摘要:贱金属持续了近一年的看涨走势在本月出现动摇,因为中国退出大规模刺激政策的行动令需求放缓,这凸显出由国家主导的中国经济在全球大宗商品繁荣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影响。


中国的电动汽车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一半,包括这款比亚迪汉电动车。

Chuin-Wei Yap

OR--商业新媒体

贱金属持续了近一年的看涨行情在本月有所动摇,因为中国退出大规模刺激政策的行动令需求放缓,这凸显出由国家主导的中国经济对全球大宗商品繁荣的影响日益重大。

中国去年进行了约5,000亿美元的政府投资,为遭受疫情打击的本国经济提供支持。这些措施刺激了从原油到钢铁等各种大宗商品的大量进口。考虑到中国政府希望在清洁能源领域成为全球领导者,资源行业的许多人将贱金属的这波繁荣视为一个可持续上涨多年的超级周期的开始,特别是那些在电动化和电池发展方面不可或缺的贱金属。

全球经济开始复苏提振了贱金属的涨势。但占全球资源消耗量高达60%的中国已在最近几周撤出由投资拉动的经济运行模式,与此同时,中国的决策者将重点重新放在控制坏账以及引导经济转向消费主导的增长模式。一些用于电池制造的贱金属可能出现全球供应过剩,在这种新的担忧浮现之际,基准贱金属价格在3月份从一个月前创下的高位下滑,镍价跌了18%,钴价降了13%,铜价下跌9%。

投资银行Natixis的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加西亚-埃雷罗(Alicia Garcia-Herrero)表示:“只有在对回调视而不见的情况下,才能把这波走势称为超级周期。”她表示:“基本面迹象反映出的是周期性复苏,但我们认为也有可能出现大宗商品需求下降的情况。”

在截至2月下旬的12个月里,中国的采购刺激许多金属市场上涨,推动一些金属的价格较疫情低点上涨了一倍。中国去年的铜进口量同比增长34%,达到创纪录的670万吨,钴进口量增长45%。如此大规模的进口量对世界其他地区造成了扰动,例如印度的家用电器制造商争相抢购铜。中国以外国家的电动车生产商担心电池的供应情况。由于天然气进口量减少,日本的电厂进入满负荷运行状态。

印度制造商Godrej Appliances的业务主管南迪(Kamal Nandi)说:“与去年11月相比,我们的成本增加了15%至20%。”南迪表示:“大多数矿山没有预测到这种需求,因此没有满负荷生产。”该公司需要进口铜生产空调。

中国工业金属进口量的增长推升了全球矿产行业的利润。全球第一大矿企必和必拓(Bhp Billiton Ltd., BHP.AU)上个月公布了创纪录的半年度股息。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Tesla Inc., TSLA)的电池供应商LG化学(LG Chem Ltd.)报告,该公司2020年的利润同比增长近两倍。中国的电动汽车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一半。

金属咨询公司Kallanish Commodities的分析师古铁雷斯(Tomas Gutierrez)说:“去年的周期与超级周期有区别。”他表示:“即将发生的情况对电池材料特别有利,电动汽车可能率先受益。”

但与铁矿石和原油等大宗资源不同的是,中国在电池技术组件方面对全球市场的依赖程度要低得多。中国主导着用于移动电气化的金属的供应和加工。中国正在大力投资,以便找到所缺乏导电材料的替代品,比如用铝(中国有充足的铝)来替代严重依赖进口的铜。中国政府正在推动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并已积累了海外资源,尤其是钴、锂和镍这三种电池必需的资源。

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在3月份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对北京方面而言,能源独立和去碳化是不能分开的:通过赢得清洁能源竞赛,中国可以摆脱对其他国家的依赖,主导世界去碳化所需的资源和技术。

铜是全球供应最紧张的金属之一。但即便如此,到去年12月,中国铜进口量已从年中高点回落,较去年11月下降了9%。去年锂钴氧化物(在充电电池电极中使用的蓝灰色晶体)的进口较2019年下降了14%。2020年镍矿石进口同比下降了30%。

依赖铜的制造商预计不会出现长期性短缺。Godrej的南迪表示:“我认为这种短缺不会持续超过两个季度。这些领域正在进行大量的材料替代和研究。”

3月初的一天,在中国金属生产商青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Tsingshan Holding Group)宣布计划向中国电池制造商提供大量低成本镍流数小时后, 镍价单日暴跌9%,扭转了此前数月因市场预期中国电池需求增加而出现的涨势,青山控股集团的这一计划打消了业内对于电池级镍供应短缺的预期。

镍价承压的另一个原因是:一定程度上为了减少对中国依赖,美国矿商正竞相开发新的锂供应渠道。分析师估计中国控制着全球大约一半的锂产量,中国锂离子电池产量占全球的四分之三。

全球上次超级周期在2011年左右见顶,当时公司债务激增、基础设施建设过度和工业产能过剩等因素导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受此影响,大宗商品市场多年来一直承压。中国现在面临着楼市过热等类似的结构性问题,政府准备采取的措施可能会抑制疯狂扩张和大宗商品消费。

“中国能维持对大宗商品的这种大量需求吗?在我看来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中国的结构性增长在往下走,”加西亚-埃雷罗说,“这对超级周期来说不是好兆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全球大宗商品繁荣遇冷,成也中国败也中国

发布日期:2021-03-29 15:46
摘要:贱金属持续了近一年的看涨走势在本月出现动摇,因为中国退出大规模刺激政策的行动令需求放缓,这凸显出由国家主导的中国经济在全球大宗商品繁荣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影响。


中国的电动汽车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一半,包括这款比亚迪汉电动车。

Chuin-Wei Yap

OR--商业新媒体

贱金属持续了近一年的看涨行情在本月有所动摇,因为中国退出大规模刺激政策的行动令需求放缓,这凸显出由国家主导的中国经济对全球大宗商品繁荣的影响日益重大。

中国去年进行了约5,000亿美元的政府投资,为遭受疫情打击的本国经济提供支持。这些措施刺激了从原油到钢铁等各种大宗商品的大量进口。考虑到中国政府希望在清洁能源领域成为全球领导者,资源行业的许多人将贱金属的这波繁荣视为一个可持续上涨多年的超级周期的开始,特别是那些在电动化和电池发展方面不可或缺的贱金属。

全球经济开始复苏提振了贱金属的涨势。但占全球资源消耗量高达60%的中国已在最近几周撤出由投资拉动的经济运行模式,与此同时,中国的决策者将重点重新放在控制坏账以及引导经济转向消费主导的增长模式。一些用于电池制造的贱金属可能出现全球供应过剩,在这种新的担忧浮现之际,基准贱金属价格在3月份从一个月前创下的高位下滑,镍价跌了18%,钴价降了13%,铜价下跌9%。

投资银行Natixis的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加西亚-埃雷罗(Alicia Garcia-Herrero)表示:“只有在对回调视而不见的情况下,才能把这波走势称为超级周期。”她表示:“基本面迹象反映出的是周期性复苏,但我们认为也有可能出现大宗商品需求下降的情况。”

在截至2月下旬的12个月里,中国的采购刺激许多金属市场上涨,推动一些金属的价格较疫情低点上涨了一倍。中国去年的铜进口量同比增长34%,达到创纪录的670万吨,钴进口量增长45%。如此大规模的进口量对世界其他地区造成了扰动,例如印度的家用电器制造商争相抢购铜。中国以外国家的电动车生产商担心电池的供应情况。由于天然气进口量减少,日本的电厂进入满负荷运行状态。

印度制造商Godrej Appliances的业务主管南迪(Kamal Nandi)说:“与去年11月相比,我们的成本增加了15%至20%。”南迪表示:“大多数矿山没有预测到这种需求,因此没有满负荷生产。”该公司需要进口铜生产空调。

中国工业金属进口量的增长推升了全球矿产行业的利润。全球第一大矿企必和必拓(Bhp Billiton Ltd., BHP.AU)上个月公布了创纪录的半年度股息。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Tesla Inc., TSLA)的电池供应商LG化学(LG Chem Ltd.)报告,该公司2020年的利润同比增长近两倍。中国的电动汽车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一半。

金属咨询公司Kallanish Commodities的分析师古铁雷斯(Tomas Gutierrez)说:“去年的周期与超级周期有区别。”他表示:“即将发生的情况对电池材料特别有利,电动汽车可能率先受益。”

但与铁矿石和原油等大宗资源不同的是,中国在电池技术组件方面对全球市场的依赖程度要低得多。中国主导着用于移动电气化的金属的供应和加工。中国正在大力投资,以便找到所缺乏导电材料的替代品,比如用铝(中国有充足的铝)来替代严重依赖进口的铜。中国政府正在推动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并已积累了海外资源,尤其是钴、锂和镍这三种电池必需的资源。

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在3月份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对北京方面而言,能源独立和去碳化是不能分开的:通过赢得清洁能源竞赛,中国可以摆脱对其他国家的依赖,主导世界去碳化所需的资源和技术。

铜是全球供应最紧张的金属之一。但即便如此,到去年12月,中国铜进口量已从年中高点回落,较去年11月下降了9%。去年锂钴氧化物(在充电电池电极中使用的蓝灰色晶体)的进口较2019年下降了14%。2020年镍矿石进口同比下降了30%。

依赖铜的制造商预计不会出现长期性短缺。Godrej的南迪表示:“我认为这种短缺不会持续超过两个季度。这些领域正在进行大量的材料替代和研究。”

3月初的一天,在中国金属生产商青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Tsingshan Holding Group)宣布计划向中国电池制造商提供大量低成本镍流数小时后, 镍价单日暴跌9%,扭转了此前数月因市场预期中国电池需求增加而出现的涨势,青山控股集团的这一计划打消了业内对于电池级镍供应短缺的预期。

镍价承压的另一个原因是:一定程度上为了减少对中国依赖,美国矿商正竞相开发新的锂供应渠道。分析师估计中国控制着全球大约一半的锂产量,中国锂离子电池产量占全球的四分之三。

全球上次超级周期在2011年左右见顶,当时公司债务激增、基础设施建设过度和工业产能过剩等因素导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受此影响,大宗商品市场多年来一直承压。中国现在面临着楼市过热等类似的结构性问题,政府准备采取的措施可能会抑制疯狂扩张和大宗商品消费。

“中国能维持对大宗商品的这种大量需求吗?在我看来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中国的结构性增长在往下走,”加西亚-埃雷罗说,“这对超级周期来说不是好兆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贱金属持续了近一年的看涨走势在本月出现动摇,因为中国退出大规模刺激政策的行动令需求放缓,这凸显出由国家主导的中国经济在全球大宗商品繁荣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影响。


中国的电动汽车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一半,包括这款比亚迪汉电动车。

Chuin-Wei Yap

OR--商业新媒体

贱金属持续了近一年的看涨行情在本月有所动摇,因为中国退出大规模刺激政策的行动令需求放缓,这凸显出由国家主导的中国经济对全球大宗商品繁荣的影响日益重大。

中国去年进行了约5,000亿美元的政府投资,为遭受疫情打击的本国经济提供支持。这些措施刺激了从原油到钢铁等各种大宗商品的大量进口。考虑到中国政府希望在清洁能源领域成为全球领导者,资源行业的许多人将贱金属的这波繁荣视为一个可持续上涨多年的超级周期的开始,特别是那些在电动化和电池发展方面不可或缺的贱金属。

全球经济开始复苏提振了贱金属的涨势。但占全球资源消耗量高达60%的中国已在最近几周撤出由投资拉动的经济运行模式,与此同时,中国的决策者将重点重新放在控制坏账以及引导经济转向消费主导的增长模式。一些用于电池制造的贱金属可能出现全球供应过剩,在这种新的担忧浮现之际,基准贱金属价格在3月份从一个月前创下的高位下滑,镍价跌了18%,钴价降了13%,铜价下跌9%。

投资银行Natixis的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加西亚-埃雷罗(Alicia Garcia-Herrero)表示:“只有在对回调视而不见的情况下,才能把这波走势称为超级周期。”她表示:“基本面迹象反映出的是周期性复苏,但我们认为也有可能出现大宗商品需求下降的情况。”

在截至2月下旬的12个月里,中国的采购刺激许多金属市场上涨,推动一些金属的价格较疫情低点上涨了一倍。中国去年的铜进口量同比增长34%,达到创纪录的670万吨,钴进口量增长45%。如此大规模的进口量对世界其他地区造成了扰动,例如印度的家用电器制造商争相抢购铜。中国以外国家的电动车生产商担心电池的供应情况。由于天然气进口量减少,日本的电厂进入满负荷运行状态。

印度制造商Godrej Appliances的业务主管南迪(Kamal Nandi)说:“与去年11月相比,我们的成本增加了15%至20%。”南迪表示:“大多数矿山没有预测到这种需求,因此没有满负荷生产。”该公司需要进口铜生产空调。

中国工业金属进口量的增长推升了全球矿产行业的利润。全球第一大矿企必和必拓(Bhp Billiton Ltd., BHP.AU)上个月公布了创纪录的半年度股息。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Tesla Inc., TSLA)的电池供应商LG化学(LG Chem Ltd.)报告,该公司2020年的利润同比增长近两倍。中国的电动汽车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一半。

金属咨询公司Kallanish Commodities的分析师古铁雷斯(Tomas Gutierrez)说:“去年的周期与超级周期有区别。”他表示:“即将发生的情况对电池材料特别有利,电动汽车可能率先受益。”

但与铁矿石和原油等大宗资源不同的是,中国在电池技术组件方面对全球市场的依赖程度要低得多。中国主导着用于移动电气化的金属的供应和加工。中国正在大力投资,以便找到所缺乏导电材料的替代品,比如用铝(中国有充足的铝)来替代严重依赖进口的铜。中国政府正在推动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并已积累了海外资源,尤其是钴、锂和镍这三种电池必需的资源。

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在3月份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对北京方面而言,能源独立和去碳化是不能分开的:通过赢得清洁能源竞赛,中国可以摆脱对其他国家的依赖,主导世界去碳化所需的资源和技术。

铜是全球供应最紧张的金属之一。但即便如此,到去年12月,中国铜进口量已从年中高点回落,较去年11月下降了9%。去年锂钴氧化物(在充电电池电极中使用的蓝灰色晶体)的进口较2019年下降了14%。2020年镍矿石进口同比下降了30%。

依赖铜的制造商预计不会出现长期性短缺。Godrej的南迪表示:“我认为这种短缺不会持续超过两个季度。这些领域正在进行大量的材料替代和研究。”

3月初的一天,在中国金属生产商青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Tsingshan Holding Group)宣布计划向中国电池制造商提供大量低成本镍流数小时后, 镍价单日暴跌9%,扭转了此前数月因市场预期中国电池需求增加而出现的涨势,青山控股集团的这一计划打消了业内对于电池级镍供应短缺的预期。

镍价承压的另一个原因是:一定程度上为了减少对中国依赖,美国矿商正竞相开发新的锂供应渠道。分析师估计中国控制着全球大约一半的锂产量,中国锂离子电池产量占全球的四分之三。

全球上次超级周期在2011年左右见顶,当时公司债务激增、基础设施建设过度和工业产能过剩等因素导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受此影响,大宗商品市场多年来一直承压。中国现在面临着楼市过热等类似的结构性问题,政府准备采取的措施可能会抑制疯狂扩张和大宗商品消费。

“中国能维持对大宗商品的这种大量需求吗?在我看来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中国的结构性增长在往下走,”加西亚-埃雷罗说,“这对超级周期来说不是好兆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全球大宗商品繁荣遇冷,成也中国败也中国

发布日期:2021-03-29 15:46
摘要:贱金属持续了近一年的看涨走势在本月出现动摇,因为中国退出大规模刺激政策的行动令需求放缓,这凸显出由国家主导的中国经济在全球大宗商品繁荣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影响。


中国的电动汽车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一半,包括这款比亚迪汉电动车。

Chuin-Wei Yap

OR--商业新媒体

贱金属持续了近一年的看涨行情在本月有所动摇,因为中国退出大规模刺激政策的行动令需求放缓,这凸显出由国家主导的中国经济对全球大宗商品繁荣的影响日益重大。

中国去年进行了约5,000亿美元的政府投资,为遭受疫情打击的本国经济提供支持。这些措施刺激了从原油到钢铁等各种大宗商品的大量进口。考虑到中国政府希望在清洁能源领域成为全球领导者,资源行业的许多人将贱金属的这波繁荣视为一个可持续上涨多年的超级周期的开始,特别是那些在电动化和电池发展方面不可或缺的贱金属。

全球经济开始复苏提振了贱金属的涨势。但占全球资源消耗量高达60%的中国已在最近几周撤出由投资拉动的经济运行模式,与此同时,中国的决策者将重点重新放在控制坏账以及引导经济转向消费主导的增长模式。一些用于电池制造的贱金属可能出现全球供应过剩,在这种新的担忧浮现之际,基准贱金属价格在3月份从一个月前创下的高位下滑,镍价跌了18%,钴价降了13%,铜价下跌9%。

投资银行Natixis的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加西亚-埃雷罗(Alicia Garcia-Herrero)表示:“只有在对回调视而不见的情况下,才能把这波走势称为超级周期。”她表示:“基本面迹象反映出的是周期性复苏,但我们认为也有可能出现大宗商品需求下降的情况。”

在截至2月下旬的12个月里,中国的采购刺激许多金属市场上涨,推动一些金属的价格较疫情低点上涨了一倍。中国去年的铜进口量同比增长34%,达到创纪录的670万吨,钴进口量增长45%。如此大规模的进口量对世界其他地区造成了扰动,例如印度的家用电器制造商争相抢购铜。中国以外国家的电动车生产商担心电池的供应情况。由于天然气进口量减少,日本的电厂进入满负荷运行状态。

印度制造商Godrej Appliances的业务主管南迪(Kamal Nandi)说:“与去年11月相比,我们的成本增加了15%至20%。”南迪表示:“大多数矿山没有预测到这种需求,因此没有满负荷生产。”该公司需要进口铜生产空调。

中国工业金属进口量的增长推升了全球矿产行业的利润。全球第一大矿企必和必拓(Bhp Billiton Ltd., BHP.AU)上个月公布了创纪录的半年度股息。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Tesla Inc., TSLA)的电池供应商LG化学(LG Chem Ltd.)报告,该公司2020年的利润同比增长近两倍。中国的电动汽车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一半。

金属咨询公司Kallanish Commodities的分析师古铁雷斯(Tomas Gutierrez)说:“去年的周期与超级周期有区别。”他表示:“即将发生的情况对电池材料特别有利,电动汽车可能率先受益。”

但与铁矿石和原油等大宗资源不同的是,中国在电池技术组件方面对全球市场的依赖程度要低得多。中国主导着用于移动电气化的金属的供应和加工。中国正在大力投资,以便找到所缺乏导电材料的替代品,比如用铝(中国有充足的铝)来替代严重依赖进口的铜。中国政府正在推动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并已积累了海外资源,尤其是钴、锂和镍这三种电池必需的资源。

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在3月份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对北京方面而言,能源独立和去碳化是不能分开的:通过赢得清洁能源竞赛,中国可以摆脱对其他国家的依赖,主导世界去碳化所需的资源和技术。

铜是全球供应最紧张的金属之一。但即便如此,到去年12月,中国铜进口量已从年中高点回落,较去年11月下降了9%。去年锂钴氧化物(在充电电池电极中使用的蓝灰色晶体)的进口较2019年下降了14%。2020年镍矿石进口同比下降了30%。

依赖铜的制造商预计不会出现长期性短缺。Godrej的南迪表示:“我认为这种短缺不会持续超过两个季度。这些领域正在进行大量的材料替代和研究。”

3月初的一天,在中国金属生产商青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Tsingshan Holding Group)宣布计划向中国电池制造商提供大量低成本镍流数小时后, 镍价单日暴跌9%,扭转了此前数月因市场预期中国电池需求增加而出现的涨势,青山控股集团的这一计划打消了业内对于电池级镍供应短缺的预期。

镍价承压的另一个原因是:一定程度上为了减少对中国依赖,美国矿商正竞相开发新的锂供应渠道。分析师估计中国控制着全球大约一半的锂产量,中国锂离子电池产量占全球的四分之三。

全球上次超级周期在2011年左右见顶,当时公司债务激增、基础设施建设过度和工业产能过剩等因素导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受此影响,大宗商品市场多年来一直承压。中国现在面临着楼市过热等类似的结构性问题,政府准备采取的措施可能会抑制疯狂扩张和大宗商品消费。

“中国能维持对大宗商品的这种大量需求吗?在我看来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中国的结构性增长在往下走,”加西亚-埃雷罗说,“这对超级周期来说不是好兆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