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苏伊士运河周四仍处于封闭状态,埃及当局正致力于移走堵在该关键航道上的巨轮“长赐号”。航运专家警告说,该航道可能需要数天甚至数周时间才能恢复通航。


周四,埃及苏伊士运河,一台挖掘机试图帮被困的“长赐号”解围。

Costas Paris / Benoit Faucon

OR--商业新媒体

苏伊士运河(Suez Canal)周四仍处于封闭状态,埃及当局正致力于移走一艘堵在该关键航道上的巨轮,航运专家警告说,该航道可能需要数天甚至数周时间才能恢复通航。

苏伊士运河连通欧亚市场之间的运输,在欧洲炼制的成品油以及北非和黑海港口发出的原油船货都要途经这里。目前欧亚两大洲的出口商和客户都在为船货延误做准备。

新加坡交通部长王乙康(Ong Ye Kung)要求港口部门为航运中断做好准备。王乙康周四在Facebook上发贴称,如果堵塞时间延长,库存必然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减少。杜卡迪(Ducati Motor Holding)的高端摩托车是在意大利博洛尼亚的工厂进行生产,该公司表示,一些客户可能无法按时拿到他们订购的高端摩托车。

数艘拖船和一艘挖泥船周四早间再度开工,试图让“长赐号”(Ever Given)部分重新浮起,然后将该船移走。这艘长达1,300英尺的集装箱船由台湾长荣集团(Evergreen Group)运营。随着当天救援作业的进行,参与作业的人员表示援救工程越来越棘手,且物流方面的挑战加剧。

作业人员称,该船的船头仍然深陷在运河一侧的河岸里,需要挖掘泥沙。这艘船需要排出燃料、泵出压舱水,并且可能还要卸下一部分集装箱货物来减轻重量。由于在该船被困的运河沿岸没有足够高的起吊机,直升机就成了唯一的选择。官员们目前希望,周末预计会出现的高于正常水平的潮水能有助于使该船脱困。

长荣集团已聘请荷兰船只救援公司Smit Salvage来协助该巨轮脱困。Smit母公司Royal Boskalis Westminster的首席执行官Peter Berdowski告诉荷兰官方电视台,救援作业可能需要数天或数周时间。

丹麦航运巨头A.P.穆勒-马士基集团(A.P. Moeller-Maersk A/S,AMKBY)周四晚间告知客户,苏伊士运河双向交通堵塞,近200艘船被困其中。九艘马士基集装箱船和两艘合作船只因此受到直接影响。

苏伊士运河服务提供商Leth Agencies周四表示,周三晚间有70艘北行船只以及79艘南行船只被困,较此前合计约100艘的总数有所增加。航运业协会世界航运理事会(World Shipping Council)表示,正常情况下,每天最多有106艘船可通过苏伊士运河,并警告说,将“长赐号”货轮移走之后,可能还需要花数天时间才能消除船只堵塞。

马士基和德国公司赫伯罗特(Hapag-Lloyd AG, G.HPL)正考虑让货轮改道绕行非洲,以避开苏伊士运河的拥堵。丹麦油轮船东Torm A/S也表示,该公司的客户已在询问选择绕道的成本。

马士基一位发言人称:“我们正在考虑为客户运送货物的所有备选方案,包括空运、铁路运输和让货船从南非绕行,但目前还没有做出具体决定。”

据接受调查的十多家航运运营商估算,滞留苏伊士运河的货物价值约为120亿美元。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Suez Canal Authority)重新开放了一段较老的航道,以分流部分船只,但这条航道只能通行较小的船只。

“我们可能会在这里待上好几天,”一艘希腊运营的被困油轮的机械师Manolis Kritikos说。“没有任何进展,广播里说我们会在这里待到周末。”

“长赐号”的船东日本正荣汽船(Shoei Kisen Kaisha Ltd.)表示,正在竭尽全力让这艘船脱浅,但“情况极为困难”。长荣集团称,从船东处获悉,船员、船舶和货物都很安全,没有因搁浅而造成海洋污染。该运营商表示,将继续与船东和运河管理部门协调,让这艘船脱浅,“减轻事件影响”。但长荣集团称,脱浅作业中产生的任何费用、第三方责任和维修费用由船东承担。

航运数据显示,这艘船是从中国驶往鹿特丹的。

苏伊士运河是油轮运输石油和天然气的重要贸易通道,也是在欧亚之间运输服装、电子产品和重型机械等制成品的集装箱船的重要通道。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约有1.9万艘船只通过苏伊士运河,其中包括小型船只和客轮。航运行业组织波罗的海与国际海事理事会(Bimco)的数据显示,平均每天约有39艘大型货船通过苏伊士运河。

为了避开交通瓶颈,航运公司偶尔会从该运河改道至绕行非洲南端的好望角(Cape of Good Hope),但航行时间可能会多两周,货主的运费也会增加。托运人周四早间表示,他们已经开始选择其他路线运输石油、天然气和其他货物。航运成本已经上升。

Braemar ACM驻新加坡的油轮分析部主管Anoop Singh表示,由于托运人试图改用别的航线来运输原本从欧洲经苏伊士运河的船货,过去三天中东到亚洲航线的一些油轮租用成本已经跳涨47%。

Singh表示,如果不走苏伊士运河而远道绕行非洲,每个航次的成本可能增加45万美元。有鉴于此,那些已经抵达该运河入口处或就在附近的船只迄今仍大都坚持原来的航行计划。Braemar估计,目前有相当于200万桶/日的原油和成品油滞留在苏伊士运河上,约为全球石油消费量的2%。

据苏伊士运河的服务提供商Gulf Agency Co.称,“长赐号”于当地时间周二上午7点左右搁浅卡在河道里,当时该船正排在一列船队中向北航行。

长荣一名发言人表示,这艘船可能是遭到强风袭击,导致偏离航道并搁浅。

苏伊士运河长120英里,部分区域是狭长的单向通行航道,宽度只有300英尺,这就要求船只在一个时间段里只能朝一个方向航行。船舶以北行或南行的排队方式穿过运河。任何一艘船被卡住都会导致其他船只无法通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苏伊士运河船货堵塞加剧,搁浅货轮救援工作仍在进行

发布日期:2021-03-27 09:00
摘要:苏伊士运河周四仍处于封闭状态,埃及当局正致力于移走堵在该关键航道上的巨轮“长赐号”。航运专家警告说,该航道可能需要数天甚至数周时间才能恢复通航。


周四,埃及苏伊士运河,一台挖掘机试图帮被困的“长赐号”解围。

Costas Paris / Benoit Faucon

OR--商业新媒体

苏伊士运河(Suez Canal)周四仍处于封闭状态,埃及当局正致力于移走一艘堵在该关键航道上的巨轮,航运专家警告说,该航道可能需要数天甚至数周时间才能恢复通航。

苏伊士运河连通欧亚市场之间的运输,在欧洲炼制的成品油以及北非和黑海港口发出的原油船货都要途经这里。目前欧亚两大洲的出口商和客户都在为船货延误做准备。

新加坡交通部长王乙康(Ong Ye Kung)要求港口部门为航运中断做好准备。王乙康周四在Facebook上发贴称,如果堵塞时间延长,库存必然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减少。杜卡迪(Ducati Motor Holding)的高端摩托车是在意大利博洛尼亚的工厂进行生产,该公司表示,一些客户可能无法按时拿到他们订购的高端摩托车。

数艘拖船和一艘挖泥船周四早间再度开工,试图让“长赐号”(Ever Given)部分重新浮起,然后将该船移走。这艘长达1,300英尺的集装箱船由台湾长荣集团(Evergreen Group)运营。随着当天救援作业的进行,参与作业的人员表示援救工程越来越棘手,且物流方面的挑战加剧。

作业人员称,该船的船头仍然深陷在运河一侧的河岸里,需要挖掘泥沙。这艘船需要排出燃料、泵出压舱水,并且可能还要卸下一部分集装箱货物来减轻重量。由于在该船被困的运河沿岸没有足够高的起吊机,直升机就成了唯一的选择。官员们目前希望,周末预计会出现的高于正常水平的潮水能有助于使该船脱困。

长荣集团已聘请荷兰船只救援公司Smit Salvage来协助该巨轮脱困。Smit母公司Royal Boskalis Westminster的首席执行官Peter Berdowski告诉荷兰官方电视台,救援作业可能需要数天或数周时间。

丹麦航运巨头A.P.穆勒-马士基集团(A.P. Moeller-Maersk A/S,AMKBY)周四晚间告知客户,苏伊士运河双向交通堵塞,近200艘船被困其中。九艘马士基集装箱船和两艘合作船只因此受到直接影响。

苏伊士运河服务提供商Leth Agencies周四表示,周三晚间有70艘北行船只以及79艘南行船只被困,较此前合计约100艘的总数有所增加。航运业协会世界航运理事会(World Shipping Council)表示,正常情况下,每天最多有106艘船可通过苏伊士运河,并警告说,将“长赐号”货轮移走之后,可能还需要花数天时间才能消除船只堵塞。

马士基和德国公司赫伯罗特(Hapag-Lloyd AG, G.HPL)正考虑让货轮改道绕行非洲,以避开苏伊士运河的拥堵。丹麦油轮船东Torm A/S也表示,该公司的客户已在询问选择绕道的成本。

马士基一位发言人称:“我们正在考虑为客户运送货物的所有备选方案,包括空运、铁路运输和让货船从南非绕行,但目前还没有做出具体决定。”

据接受调查的十多家航运运营商估算,滞留苏伊士运河的货物价值约为120亿美元。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Suez Canal Authority)重新开放了一段较老的航道,以分流部分船只,但这条航道只能通行较小的船只。

“我们可能会在这里待上好几天,”一艘希腊运营的被困油轮的机械师Manolis Kritikos说。“没有任何进展,广播里说我们会在这里待到周末。”

“长赐号”的船东日本正荣汽船(Shoei Kisen Kaisha Ltd.)表示,正在竭尽全力让这艘船脱浅,但“情况极为困难”。长荣集团称,从船东处获悉,船员、船舶和货物都很安全,没有因搁浅而造成海洋污染。该运营商表示,将继续与船东和运河管理部门协调,让这艘船脱浅,“减轻事件影响”。但长荣集团称,脱浅作业中产生的任何费用、第三方责任和维修费用由船东承担。

航运数据显示,这艘船是从中国驶往鹿特丹的。

苏伊士运河是油轮运输石油和天然气的重要贸易通道,也是在欧亚之间运输服装、电子产品和重型机械等制成品的集装箱船的重要通道。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约有1.9万艘船只通过苏伊士运河,其中包括小型船只和客轮。航运行业组织波罗的海与国际海事理事会(Bimco)的数据显示,平均每天约有39艘大型货船通过苏伊士运河。

为了避开交通瓶颈,航运公司偶尔会从该运河改道至绕行非洲南端的好望角(Cape of Good Hope),但航行时间可能会多两周,货主的运费也会增加。托运人周四早间表示,他们已经开始选择其他路线运输石油、天然气和其他货物。航运成本已经上升。

Braemar ACM驻新加坡的油轮分析部主管Anoop Singh表示,由于托运人试图改用别的航线来运输原本从欧洲经苏伊士运河的船货,过去三天中东到亚洲航线的一些油轮租用成本已经跳涨47%。

Singh表示,如果不走苏伊士运河而远道绕行非洲,每个航次的成本可能增加45万美元。有鉴于此,那些已经抵达该运河入口处或就在附近的船只迄今仍大都坚持原来的航行计划。Braemar估计,目前有相当于200万桶/日的原油和成品油滞留在苏伊士运河上,约为全球石油消费量的2%。

据苏伊士运河的服务提供商Gulf Agency Co.称,“长赐号”于当地时间周二上午7点左右搁浅卡在河道里,当时该船正排在一列船队中向北航行。

长荣一名发言人表示,这艘船可能是遭到强风袭击,导致偏离航道并搁浅。

苏伊士运河长120英里,部分区域是狭长的单向通行航道,宽度只有300英尺,这就要求船只在一个时间段里只能朝一个方向航行。船舶以北行或南行的排队方式穿过运河。任何一艘船被卡住都会导致其他船只无法通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苏伊士运河周四仍处于封闭状态,埃及当局正致力于移走堵在该关键航道上的巨轮“长赐号”。航运专家警告说,该航道可能需要数天甚至数周时间才能恢复通航。


周四,埃及苏伊士运河,一台挖掘机试图帮被困的“长赐号”解围。

Costas Paris / Benoit Faucon

OR--商业新媒体

苏伊士运河(Suez Canal)周四仍处于封闭状态,埃及当局正致力于移走一艘堵在该关键航道上的巨轮,航运专家警告说,该航道可能需要数天甚至数周时间才能恢复通航。

苏伊士运河连通欧亚市场之间的运输,在欧洲炼制的成品油以及北非和黑海港口发出的原油船货都要途经这里。目前欧亚两大洲的出口商和客户都在为船货延误做准备。

新加坡交通部长王乙康(Ong Ye Kung)要求港口部门为航运中断做好准备。王乙康周四在Facebook上发贴称,如果堵塞时间延长,库存必然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减少。杜卡迪(Ducati Motor Holding)的高端摩托车是在意大利博洛尼亚的工厂进行生产,该公司表示,一些客户可能无法按时拿到他们订购的高端摩托车。

数艘拖船和一艘挖泥船周四早间再度开工,试图让“长赐号”(Ever Given)部分重新浮起,然后将该船移走。这艘长达1,300英尺的集装箱船由台湾长荣集团(Evergreen Group)运营。随着当天救援作业的进行,参与作业的人员表示援救工程越来越棘手,且物流方面的挑战加剧。

作业人员称,该船的船头仍然深陷在运河一侧的河岸里,需要挖掘泥沙。这艘船需要排出燃料、泵出压舱水,并且可能还要卸下一部分集装箱货物来减轻重量。由于在该船被困的运河沿岸没有足够高的起吊机,直升机就成了唯一的选择。官员们目前希望,周末预计会出现的高于正常水平的潮水能有助于使该船脱困。

长荣集团已聘请荷兰船只救援公司Smit Salvage来协助该巨轮脱困。Smit母公司Royal Boskalis Westminster的首席执行官Peter Berdowski告诉荷兰官方电视台,救援作业可能需要数天或数周时间。

丹麦航运巨头A.P.穆勒-马士基集团(A.P. Moeller-Maersk A/S,AMKBY)周四晚间告知客户,苏伊士运河双向交通堵塞,近200艘船被困其中。九艘马士基集装箱船和两艘合作船只因此受到直接影响。

苏伊士运河服务提供商Leth Agencies周四表示,周三晚间有70艘北行船只以及79艘南行船只被困,较此前合计约100艘的总数有所增加。航运业协会世界航运理事会(World Shipping Council)表示,正常情况下,每天最多有106艘船可通过苏伊士运河,并警告说,将“长赐号”货轮移走之后,可能还需要花数天时间才能消除船只堵塞。

马士基和德国公司赫伯罗特(Hapag-Lloyd AG, G.HPL)正考虑让货轮改道绕行非洲,以避开苏伊士运河的拥堵。丹麦油轮船东Torm A/S也表示,该公司的客户已在询问选择绕道的成本。

马士基一位发言人称:“我们正在考虑为客户运送货物的所有备选方案,包括空运、铁路运输和让货船从南非绕行,但目前还没有做出具体决定。”

据接受调查的十多家航运运营商估算,滞留苏伊士运河的货物价值约为120亿美元。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Suez Canal Authority)重新开放了一段较老的航道,以分流部分船只,但这条航道只能通行较小的船只。

“我们可能会在这里待上好几天,”一艘希腊运营的被困油轮的机械师Manolis Kritikos说。“没有任何进展,广播里说我们会在这里待到周末。”

“长赐号”的船东日本正荣汽船(Shoei Kisen Kaisha Ltd.)表示,正在竭尽全力让这艘船脱浅,但“情况极为困难”。长荣集团称,从船东处获悉,船员、船舶和货物都很安全,没有因搁浅而造成海洋污染。该运营商表示,将继续与船东和运河管理部门协调,让这艘船脱浅,“减轻事件影响”。但长荣集团称,脱浅作业中产生的任何费用、第三方责任和维修费用由船东承担。

航运数据显示,这艘船是从中国驶往鹿特丹的。

苏伊士运河是油轮运输石油和天然气的重要贸易通道,也是在欧亚之间运输服装、电子产品和重型机械等制成品的集装箱船的重要通道。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约有1.9万艘船只通过苏伊士运河,其中包括小型船只和客轮。航运行业组织波罗的海与国际海事理事会(Bimco)的数据显示,平均每天约有39艘大型货船通过苏伊士运河。

为了避开交通瓶颈,航运公司偶尔会从该运河改道至绕行非洲南端的好望角(Cape of Good Hope),但航行时间可能会多两周,货主的运费也会增加。托运人周四早间表示,他们已经开始选择其他路线运输石油、天然气和其他货物。航运成本已经上升。

Braemar ACM驻新加坡的油轮分析部主管Anoop Singh表示,由于托运人试图改用别的航线来运输原本从欧洲经苏伊士运河的船货,过去三天中东到亚洲航线的一些油轮租用成本已经跳涨47%。

Singh表示,如果不走苏伊士运河而远道绕行非洲,每个航次的成本可能增加45万美元。有鉴于此,那些已经抵达该运河入口处或就在附近的船只迄今仍大都坚持原来的航行计划。Braemar估计,目前有相当于200万桶/日的原油和成品油滞留在苏伊士运河上,约为全球石油消费量的2%。

据苏伊士运河的服务提供商Gulf Agency Co.称,“长赐号”于当地时间周二上午7点左右搁浅卡在河道里,当时该船正排在一列船队中向北航行。

长荣一名发言人表示,这艘船可能是遭到强风袭击,导致偏离航道并搁浅。

苏伊士运河长120英里,部分区域是狭长的单向通行航道,宽度只有300英尺,这就要求船只在一个时间段里只能朝一个方向航行。船舶以北行或南行的排队方式穿过运河。任何一艘船被卡住都会导致其他船只无法通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苏伊士运河船货堵塞加剧,搁浅货轮救援工作仍在进行

发布日期:2021-03-27 09:00
摘要:苏伊士运河周四仍处于封闭状态,埃及当局正致力于移走堵在该关键航道上的巨轮“长赐号”。航运专家警告说,该航道可能需要数天甚至数周时间才能恢复通航。


周四,埃及苏伊士运河,一台挖掘机试图帮被困的“长赐号”解围。

Costas Paris / Benoit Faucon

OR--商业新媒体

苏伊士运河(Suez Canal)周四仍处于封闭状态,埃及当局正致力于移走一艘堵在该关键航道上的巨轮,航运专家警告说,该航道可能需要数天甚至数周时间才能恢复通航。

苏伊士运河连通欧亚市场之间的运输,在欧洲炼制的成品油以及北非和黑海港口发出的原油船货都要途经这里。目前欧亚两大洲的出口商和客户都在为船货延误做准备。

新加坡交通部长王乙康(Ong Ye Kung)要求港口部门为航运中断做好准备。王乙康周四在Facebook上发贴称,如果堵塞时间延长,库存必然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减少。杜卡迪(Ducati Motor Holding)的高端摩托车是在意大利博洛尼亚的工厂进行生产,该公司表示,一些客户可能无法按时拿到他们订购的高端摩托车。

数艘拖船和一艘挖泥船周四早间再度开工,试图让“长赐号”(Ever Given)部分重新浮起,然后将该船移走。这艘长达1,300英尺的集装箱船由台湾长荣集团(Evergreen Group)运营。随着当天救援作业的进行,参与作业的人员表示援救工程越来越棘手,且物流方面的挑战加剧。

作业人员称,该船的船头仍然深陷在运河一侧的河岸里,需要挖掘泥沙。这艘船需要排出燃料、泵出压舱水,并且可能还要卸下一部分集装箱货物来减轻重量。由于在该船被困的运河沿岸没有足够高的起吊机,直升机就成了唯一的选择。官员们目前希望,周末预计会出现的高于正常水平的潮水能有助于使该船脱困。

长荣集团已聘请荷兰船只救援公司Smit Salvage来协助该巨轮脱困。Smit母公司Royal Boskalis Westminster的首席执行官Peter Berdowski告诉荷兰官方电视台,救援作业可能需要数天或数周时间。

丹麦航运巨头A.P.穆勒-马士基集团(A.P. Moeller-Maersk A/S,AMKBY)周四晚间告知客户,苏伊士运河双向交通堵塞,近200艘船被困其中。九艘马士基集装箱船和两艘合作船只因此受到直接影响。

苏伊士运河服务提供商Leth Agencies周四表示,周三晚间有70艘北行船只以及79艘南行船只被困,较此前合计约100艘的总数有所增加。航运业协会世界航运理事会(World Shipping Council)表示,正常情况下,每天最多有106艘船可通过苏伊士运河,并警告说,将“长赐号”货轮移走之后,可能还需要花数天时间才能消除船只堵塞。

马士基和德国公司赫伯罗特(Hapag-Lloyd AG, G.HPL)正考虑让货轮改道绕行非洲,以避开苏伊士运河的拥堵。丹麦油轮船东Torm A/S也表示,该公司的客户已在询问选择绕道的成本。

马士基一位发言人称:“我们正在考虑为客户运送货物的所有备选方案,包括空运、铁路运输和让货船从南非绕行,但目前还没有做出具体决定。”

据接受调查的十多家航运运营商估算,滞留苏伊士运河的货物价值约为120亿美元。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Suez Canal Authority)重新开放了一段较老的航道,以分流部分船只,但这条航道只能通行较小的船只。

“我们可能会在这里待上好几天,”一艘希腊运营的被困油轮的机械师Manolis Kritikos说。“没有任何进展,广播里说我们会在这里待到周末。”

“长赐号”的船东日本正荣汽船(Shoei Kisen Kaisha Ltd.)表示,正在竭尽全力让这艘船脱浅,但“情况极为困难”。长荣集团称,从船东处获悉,船员、船舶和货物都很安全,没有因搁浅而造成海洋污染。该运营商表示,将继续与船东和运河管理部门协调,让这艘船脱浅,“减轻事件影响”。但长荣集团称,脱浅作业中产生的任何费用、第三方责任和维修费用由船东承担。

航运数据显示,这艘船是从中国驶往鹿特丹的。

苏伊士运河是油轮运输石油和天然气的重要贸易通道,也是在欧亚之间运输服装、电子产品和重型机械等制成品的集装箱船的重要通道。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约有1.9万艘船只通过苏伊士运河,其中包括小型船只和客轮。航运行业组织波罗的海与国际海事理事会(Bimco)的数据显示,平均每天约有39艘大型货船通过苏伊士运河。

为了避开交通瓶颈,航运公司偶尔会从该运河改道至绕行非洲南端的好望角(Cape of Good Hope),但航行时间可能会多两周,货主的运费也会增加。托运人周四早间表示,他们已经开始选择其他路线运输石油、天然气和其他货物。航运成本已经上升。

Braemar ACM驻新加坡的油轮分析部主管Anoop Singh表示,由于托运人试图改用别的航线来运输原本从欧洲经苏伊士运河的船货,过去三天中东到亚洲航线的一些油轮租用成本已经跳涨47%。

Singh表示,如果不走苏伊士运河而远道绕行非洲,每个航次的成本可能增加45万美元。有鉴于此,那些已经抵达该运河入口处或就在附近的船只迄今仍大都坚持原来的航行计划。Braemar估计,目前有相当于200万桶/日的原油和成品油滞留在苏伊士运河上,约为全球石油消费量的2%。

据苏伊士运河的服务提供商Gulf Agency Co.称,“长赐号”于当地时间周二上午7点左右搁浅卡在河道里,当时该船正排在一列船队中向北航行。

长荣一名发言人表示,这艘船可能是遭到强风袭击,导致偏离航道并搁浅。

苏伊士运河长120英里,部分区域是狭长的单向通行航道,宽度只有300英尺,这就要求船只在一个时间段里只能朝一个方向航行。船舶以北行或南行的排队方式穿过运河。任何一艘船被卡住都会导致其他船只无法通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苏伊士运河周四仍处于封闭状态,埃及当局正致力于移走堵在该关键航道上的巨轮“长赐号”。航运专家警告说,该航道可能需要数天甚至数周时间才能恢复通航。


周四,埃及苏伊士运河,一台挖掘机试图帮被困的“长赐号”解围。

Costas Paris / Benoit Faucon

OR--商业新媒体

苏伊士运河(Suez Canal)周四仍处于封闭状态,埃及当局正致力于移走一艘堵在该关键航道上的巨轮,航运专家警告说,该航道可能需要数天甚至数周时间才能恢复通航。

苏伊士运河连通欧亚市场之间的运输,在欧洲炼制的成品油以及北非和黑海港口发出的原油船货都要途经这里。目前欧亚两大洲的出口商和客户都在为船货延误做准备。

新加坡交通部长王乙康(Ong Ye Kung)要求港口部门为航运中断做好准备。王乙康周四在Facebook上发贴称,如果堵塞时间延长,库存必然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减少。杜卡迪(Ducati Motor Holding)的高端摩托车是在意大利博洛尼亚的工厂进行生产,该公司表示,一些客户可能无法按时拿到他们订购的高端摩托车。

数艘拖船和一艘挖泥船周四早间再度开工,试图让“长赐号”(Ever Given)部分重新浮起,然后将该船移走。这艘长达1,300英尺的集装箱船由台湾长荣集团(Evergreen Group)运营。随着当天救援作业的进行,参与作业的人员表示援救工程越来越棘手,且物流方面的挑战加剧。

作业人员称,该船的船头仍然深陷在运河一侧的河岸里,需要挖掘泥沙。这艘船需要排出燃料、泵出压舱水,并且可能还要卸下一部分集装箱货物来减轻重量。由于在该船被困的运河沿岸没有足够高的起吊机,直升机就成了唯一的选择。官员们目前希望,周末预计会出现的高于正常水平的潮水能有助于使该船脱困。

长荣集团已聘请荷兰船只救援公司Smit Salvage来协助该巨轮脱困。Smit母公司Royal Boskalis Westminster的首席执行官Peter Berdowski告诉荷兰官方电视台,救援作业可能需要数天或数周时间。

丹麦航运巨头A.P.穆勒-马士基集团(A.P. Moeller-Maersk A/S,AMKBY)周四晚间告知客户,苏伊士运河双向交通堵塞,近200艘船被困其中。九艘马士基集装箱船和两艘合作船只因此受到直接影响。

苏伊士运河服务提供商Leth Agencies周四表示,周三晚间有70艘北行船只以及79艘南行船只被困,较此前合计约100艘的总数有所增加。航运业协会世界航运理事会(World Shipping Council)表示,正常情况下,每天最多有106艘船可通过苏伊士运河,并警告说,将“长赐号”货轮移走之后,可能还需要花数天时间才能消除船只堵塞。

马士基和德国公司赫伯罗特(Hapag-Lloyd AG, G.HPL)正考虑让货轮改道绕行非洲,以避开苏伊士运河的拥堵。丹麦油轮船东Torm A/S也表示,该公司的客户已在询问选择绕道的成本。

马士基一位发言人称:“我们正在考虑为客户运送货物的所有备选方案,包括空运、铁路运输和让货船从南非绕行,但目前还没有做出具体决定。”

据接受调查的十多家航运运营商估算,滞留苏伊士运河的货物价值约为120亿美元。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Suez Canal Authority)重新开放了一段较老的航道,以分流部分船只,但这条航道只能通行较小的船只。

“我们可能会在这里待上好几天,”一艘希腊运营的被困油轮的机械师Manolis Kritikos说。“没有任何进展,广播里说我们会在这里待到周末。”

“长赐号”的船东日本正荣汽船(Shoei Kisen Kaisha Ltd.)表示,正在竭尽全力让这艘船脱浅,但“情况极为困难”。长荣集团称,从船东处获悉,船员、船舶和货物都很安全,没有因搁浅而造成海洋污染。该运营商表示,将继续与船东和运河管理部门协调,让这艘船脱浅,“减轻事件影响”。但长荣集团称,脱浅作业中产生的任何费用、第三方责任和维修费用由船东承担。

航运数据显示,这艘船是从中国驶往鹿特丹的。

苏伊士运河是油轮运输石油和天然气的重要贸易通道,也是在欧亚之间运输服装、电子产品和重型机械等制成品的集装箱船的重要通道。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约有1.9万艘船只通过苏伊士运河,其中包括小型船只和客轮。航运行业组织波罗的海与国际海事理事会(Bimco)的数据显示,平均每天约有39艘大型货船通过苏伊士运河。

为了避开交通瓶颈,航运公司偶尔会从该运河改道至绕行非洲南端的好望角(Cape of Good Hope),但航行时间可能会多两周,货主的运费也会增加。托运人周四早间表示,他们已经开始选择其他路线运输石油、天然气和其他货物。航运成本已经上升。

Braemar ACM驻新加坡的油轮分析部主管Anoop Singh表示,由于托运人试图改用别的航线来运输原本从欧洲经苏伊士运河的船货,过去三天中东到亚洲航线的一些油轮租用成本已经跳涨47%。

Singh表示,如果不走苏伊士运河而远道绕行非洲,每个航次的成本可能增加45万美元。有鉴于此,那些已经抵达该运河入口处或就在附近的船只迄今仍大都坚持原来的航行计划。Braemar估计,目前有相当于200万桶/日的原油和成品油滞留在苏伊士运河上,约为全球石油消费量的2%。

据苏伊士运河的服务提供商Gulf Agency Co.称,“长赐号”于当地时间周二上午7点左右搁浅卡在河道里,当时该船正排在一列船队中向北航行。

长荣一名发言人表示,这艘船可能是遭到强风袭击,导致偏离航道并搁浅。

苏伊士运河长120英里,部分区域是狭长的单向通行航道,宽度只有300英尺,这就要求船只在一个时间段里只能朝一个方向航行。船舶以北行或南行的排队方式穿过运河。任何一艘船被卡住都会导致其他船只无法通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