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人民币被动贬值幅度有扩大之势;“具体来看,双向波动将加大,波动率也会提升”。


OR--商业新媒体

强势美元之下,人民币被动贬值幅度有扩大之势,3月25日跌破了百日均线支撑并刷新了年内低点。随着中国央行再次强调“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人民币市场前期铁板一块的盘整行情可能面临松动。

中国央行3月25日发布货币政策委员会一季度例会新闻稿,与前一次例会在汇率方面的措辞对比分析,本次例会新增“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并将上次的“稳定市场预期”调整为“加强预期管理”,为人民币汇率后市扩大波动打开了想象空间。

这一措辞调整的背景,是人民币自2020年末以来快速升值出现触顶迹象后,长时间陷于横盘整理,汇率波动走入低谷。即便在美债收益率大幅起跳,美元指数劲扬之际,人民币对美元仍然保持稳定,背后的出口商高位结汇是压制波动的主要因素。

“我们要避免那种持续的、单边的升值或者贬值预期,这就要增加汇率弹性,”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的管涛在采访中说,从中国的经验来看,当人民币双向波动、汇率预期分化的时候,就能够实现国际收支和外汇供给的自主平衡。

澳新银行中国策略师邢兆鹏在采访中表示,货币政策报告中汇率的提法反映外部风险加大, 需要汇率更高的弹性进行缓冲。“具体来看,双向波动将加大,波动率也会提升,这可能意味着年初以来三个月的横盘要结束了。”

预期变化


从前期市场交易看,出口景气带来的结汇需求和跨境资金流入继续对人民币形成支撑,美元指数走强对人民币形成压制,两种力量难分胜负。不过若强美元下人民币被动贬值加深,市场预期和供求有可能随之向人民币贬值方向转变。

银行交易员反映,部分结汇客户错过了去年的好价格,近期眼看美元指数反弹,就更不急于结汇,持币观望态度有增无减,对人民币贬值目标价位也进一步调低,大额结汇较前期减少。也有部分贬值预期不强的企业,通过远期结汇来锁定成本。

央行此时强调加强预期管理,引导企业和金融机构坚持“风险中性”理念,除有利于避免企业出现单边预期、导致汇率弹性下降之外,也有未雨绸缪之义。丰业银行策略师高奇在采访中表示,如果美元过快升值、人民币贬值压力过大时,也需要强预期管理,“比如通过官员讲话等方式稳住市场预期,避免出现大量资本外流。”

等待波动


美元对人民币期权隐含波动率目前暂无反弹迹象,部分客户和银行近期仍热衷于卖出短期期权获利,押注于人民币低波动市况不改。外汇局此前的数据显示,1月客户期权交易总额和客户卖出期权额都创出数据历史新高。

以1个月期期权微笑曲线观察,与春节前相比,近期USD/CNY卖权隐含波动率下跌幅度明显更大,但押注于人民币贬值极端行情的美元买权价格则变化不多,也从侧面体现出市场认为人民币进一步升值的可能性已经有限,对冲贬值风险需求相对偏多。

一旦汇率波动再起,卖空波动率的交易将面临止损,成为推动后期人民币波动短期急剧放大的潜在因素。东方汇理资深新兴市场经济学家Dariusz Kowalczyk说,美债收益率上升、中西方紧张关系升级都可能导致波动性加大。

也有交易员反其道行之,付出一定成本押注波动归来。浙商中拓集团公司投融部经理刘杨在采访中说,在短线区间交易、高抛低吸的同时,可以配合买入长端期权押注波动率上升,“低位多囤一些波动率”。撰文/彭博■


又讯:从中国央行调研中发现债券违约增加的原因

不管季度末的投资组合再平衡会不会导致资金从美国股市流入债市,至少3月25日的市场表现没有体现出来。

再度折戟的七年期国债发行之后,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趋陡,但不似2月那次灾难性。股市小幅上涨,而大宗商品感受到了强势美元的挤压。纵观整个市场,说明人们对复苏故事的信念减弱了。也许这只是季度末的一些噪音。摩根大通的量化大师Marko Kolanovic指出,投资者仍然喜欢股票,但有点担心再平衡的资金流出。他告诫说,这种担心可能被夸大,他的模型显示对标普500指数影响有限。让我们等到第二季度初再看看是否有更清晰的图景。

在中国,央行对银行、企业和家庭的季度调查描绘了一个经济增长强劲与金融状况收紧的画面。银行家们看到第一季度贷款需求升至201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但对贷款批准的信心已降至疫情前水平。货币政策感受指数降至2018年9月以来最低,认为政策宽松的银行家比例下降。

调查结果与近期债券违约率上升相符,因为经济复苏促使政策制定者转向“信贷清理”模式。彭博汇总的数据显示,今年到目前为止,在岸和离岸中国企业债券违约总额已达120亿美元,几乎是2020年同期的两倍。美元高收益率债券(主要是地产债)2021年跑输亚洲和美国同行。

高盛分析师何建勋指出,这种跑输反映了信用差距和对尾部风险的重新定价。尽管中国高收益率地产债中间价今年跌幅不到1%,但约有5%的债券跌幅超过10%。城投债情况也类似。

何建勋在3月25日的报告中写道:“维持信贷清理姿态,表明违约风险将保持较高水平,控制整个中国信贷领域的尾部风险至关重要。”

宏观经济的好消息或许并不是信贷市场的好消息。撰文/谢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央行重提增强汇率弹性 人民币有望被强美元唤醒

发布日期:2021-03-26 19:31
摘要:人民币被动贬值幅度有扩大之势;“具体来看,双向波动将加大,波动率也会提升”。


OR--商业新媒体

强势美元之下,人民币被动贬值幅度有扩大之势,3月25日跌破了百日均线支撑并刷新了年内低点。随着中国央行再次强调“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人民币市场前期铁板一块的盘整行情可能面临松动。

中国央行3月25日发布货币政策委员会一季度例会新闻稿,与前一次例会在汇率方面的措辞对比分析,本次例会新增“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并将上次的“稳定市场预期”调整为“加强预期管理”,为人民币汇率后市扩大波动打开了想象空间。

这一措辞调整的背景,是人民币自2020年末以来快速升值出现触顶迹象后,长时间陷于横盘整理,汇率波动走入低谷。即便在美债收益率大幅起跳,美元指数劲扬之际,人民币对美元仍然保持稳定,背后的出口商高位结汇是压制波动的主要因素。

“我们要避免那种持续的、单边的升值或者贬值预期,这就要增加汇率弹性,”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的管涛在采访中说,从中国的经验来看,当人民币双向波动、汇率预期分化的时候,就能够实现国际收支和外汇供给的自主平衡。

澳新银行中国策略师邢兆鹏在采访中表示,货币政策报告中汇率的提法反映外部风险加大, 需要汇率更高的弹性进行缓冲。“具体来看,双向波动将加大,波动率也会提升,这可能意味着年初以来三个月的横盘要结束了。”

预期变化


从前期市场交易看,出口景气带来的结汇需求和跨境资金流入继续对人民币形成支撑,美元指数走强对人民币形成压制,两种力量难分胜负。不过若强美元下人民币被动贬值加深,市场预期和供求有可能随之向人民币贬值方向转变。

银行交易员反映,部分结汇客户错过了去年的好价格,近期眼看美元指数反弹,就更不急于结汇,持币观望态度有增无减,对人民币贬值目标价位也进一步调低,大额结汇较前期减少。也有部分贬值预期不强的企业,通过远期结汇来锁定成本。

央行此时强调加强预期管理,引导企业和金融机构坚持“风险中性”理念,除有利于避免企业出现单边预期、导致汇率弹性下降之外,也有未雨绸缪之义。丰业银行策略师高奇在采访中表示,如果美元过快升值、人民币贬值压力过大时,也需要强预期管理,“比如通过官员讲话等方式稳住市场预期,避免出现大量资本外流。”

等待波动


美元对人民币期权隐含波动率目前暂无反弹迹象,部分客户和银行近期仍热衷于卖出短期期权获利,押注于人民币低波动市况不改。外汇局此前的数据显示,1月客户期权交易总额和客户卖出期权额都创出数据历史新高。

以1个月期期权微笑曲线观察,与春节前相比,近期USD/CNY卖权隐含波动率下跌幅度明显更大,但押注于人民币贬值极端行情的美元买权价格则变化不多,也从侧面体现出市场认为人民币进一步升值的可能性已经有限,对冲贬值风险需求相对偏多。

一旦汇率波动再起,卖空波动率的交易将面临止损,成为推动后期人民币波动短期急剧放大的潜在因素。东方汇理资深新兴市场经济学家Dariusz Kowalczyk说,美债收益率上升、中西方紧张关系升级都可能导致波动性加大。

也有交易员反其道行之,付出一定成本押注波动归来。浙商中拓集团公司投融部经理刘杨在采访中说,在短线区间交易、高抛低吸的同时,可以配合买入长端期权押注波动率上升,“低位多囤一些波动率”。撰文/彭博■


又讯:从中国央行调研中发现债券违约增加的原因

不管季度末的投资组合再平衡会不会导致资金从美国股市流入债市,至少3月25日的市场表现没有体现出来。

再度折戟的七年期国债发行之后,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趋陡,但不似2月那次灾难性。股市小幅上涨,而大宗商品感受到了强势美元的挤压。纵观整个市场,说明人们对复苏故事的信念减弱了。也许这只是季度末的一些噪音。摩根大通的量化大师Marko Kolanovic指出,投资者仍然喜欢股票,但有点担心再平衡的资金流出。他告诫说,这种担心可能被夸大,他的模型显示对标普500指数影响有限。让我们等到第二季度初再看看是否有更清晰的图景。

在中国,央行对银行、企业和家庭的季度调查描绘了一个经济增长强劲与金融状况收紧的画面。银行家们看到第一季度贷款需求升至201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但对贷款批准的信心已降至疫情前水平。货币政策感受指数降至2018年9月以来最低,认为政策宽松的银行家比例下降。

调查结果与近期债券违约率上升相符,因为经济复苏促使政策制定者转向“信贷清理”模式。彭博汇总的数据显示,今年到目前为止,在岸和离岸中国企业债券违约总额已达120亿美元,几乎是2020年同期的两倍。美元高收益率债券(主要是地产债)2021年跑输亚洲和美国同行。

高盛分析师何建勋指出,这种跑输反映了信用差距和对尾部风险的重新定价。尽管中国高收益率地产债中间价今年跌幅不到1%,但约有5%的债券跌幅超过10%。城投债情况也类似。

何建勋在3月25日的报告中写道:“维持信贷清理姿态,表明违约风险将保持较高水平,控制整个中国信贷领域的尾部风险至关重要。”

宏观经济的好消息或许并不是信贷市场的好消息。撰文/谢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人民币被动贬值幅度有扩大之势;“具体来看,双向波动将加大,波动率也会提升”。


OR--商业新媒体

强势美元之下,人民币被动贬值幅度有扩大之势,3月25日跌破了百日均线支撑并刷新了年内低点。随着中国央行再次强调“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人民币市场前期铁板一块的盘整行情可能面临松动。

中国央行3月25日发布货币政策委员会一季度例会新闻稿,与前一次例会在汇率方面的措辞对比分析,本次例会新增“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并将上次的“稳定市场预期”调整为“加强预期管理”,为人民币汇率后市扩大波动打开了想象空间。

这一措辞调整的背景,是人民币自2020年末以来快速升值出现触顶迹象后,长时间陷于横盘整理,汇率波动走入低谷。即便在美债收益率大幅起跳,美元指数劲扬之际,人民币对美元仍然保持稳定,背后的出口商高位结汇是压制波动的主要因素。

“我们要避免那种持续的、单边的升值或者贬值预期,这就要增加汇率弹性,”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的管涛在采访中说,从中国的经验来看,当人民币双向波动、汇率预期分化的时候,就能够实现国际收支和外汇供给的自主平衡。

澳新银行中国策略师邢兆鹏在采访中表示,货币政策报告中汇率的提法反映外部风险加大, 需要汇率更高的弹性进行缓冲。“具体来看,双向波动将加大,波动率也会提升,这可能意味着年初以来三个月的横盘要结束了。”

预期变化


从前期市场交易看,出口景气带来的结汇需求和跨境资金流入继续对人民币形成支撑,美元指数走强对人民币形成压制,两种力量难分胜负。不过若强美元下人民币被动贬值加深,市场预期和供求有可能随之向人民币贬值方向转变。

银行交易员反映,部分结汇客户错过了去年的好价格,近期眼看美元指数反弹,就更不急于结汇,持币观望态度有增无减,对人民币贬值目标价位也进一步调低,大额结汇较前期减少。也有部分贬值预期不强的企业,通过远期结汇来锁定成本。

央行此时强调加强预期管理,引导企业和金融机构坚持“风险中性”理念,除有利于避免企业出现单边预期、导致汇率弹性下降之外,也有未雨绸缪之义。丰业银行策略师高奇在采访中表示,如果美元过快升值、人民币贬值压力过大时,也需要强预期管理,“比如通过官员讲话等方式稳住市场预期,避免出现大量资本外流。”

等待波动


美元对人民币期权隐含波动率目前暂无反弹迹象,部分客户和银行近期仍热衷于卖出短期期权获利,押注于人民币低波动市况不改。外汇局此前的数据显示,1月客户期权交易总额和客户卖出期权额都创出数据历史新高。

以1个月期期权微笑曲线观察,与春节前相比,近期USD/CNY卖权隐含波动率下跌幅度明显更大,但押注于人民币贬值极端行情的美元买权价格则变化不多,也从侧面体现出市场认为人民币进一步升值的可能性已经有限,对冲贬值风险需求相对偏多。

一旦汇率波动再起,卖空波动率的交易将面临止损,成为推动后期人民币波动短期急剧放大的潜在因素。东方汇理资深新兴市场经济学家Dariusz Kowalczyk说,美债收益率上升、中西方紧张关系升级都可能导致波动性加大。

也有交易员反其道行之,付出一定成本押注波动归来。浙商中拓集团公司投融部经理刘杨在采访中说,在短线区间交易、高抛低吸的同时,可以配合买入长端期权押注波动率上升,“低位多囤一些波动率”。撰文/彭博■


又讯:从中国央行调研中发现债券违约增加的原因

不管季度末的投资组合再平衡会不会导致资金从美国股市流入债市,至少3月25日的市场表现没有体现出来。

再度折戟的七年期国债发行之后,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趋陡,但不似2月那次灾难性。股市小幅上涨,而大宗商品感受到了强势美元的挤压。纵观整个市场,说明人们对复苏故事的信念减弱了。也许这只是季度末的一些噪音。摩根大通的量化大师Marko Kolanovic指出,投资者仍然喜欢股票,但有点担心再平衡的资金流出。他告诫说,这种担心可能被夸大,他的模型显示对标普500指数影响有限。让我们等到第二季度初再看看是否有更清晰的图景。

在中国,央行对银行、企业和家庭的季度调查描绘了一个经济增长强劲与金融状况收紧的画面。银行家们看到第一季度贷款需求升至201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但对贷款批准的信心已降至疫情前水平。货币政策感受指数降至2018年9月以来最低,认为政策宽松的银行家比例下降。

调查结果与近期债券违约率上升相符,因为经济复苏促使政策制定者转向“信贷清理”模式。彭博汇总的数据显示,今年到目前为止,在岸和离岸中国企业债券违约总额已达120亿美元,几乎是2020年同期的两倍。美元高收益率债券(主要是地产债)2021年跑输亚洲和美国同行。

高盛分析师何建勋指出,这种跑输反映了信用差距和对尾部风险的重新定价。尽管中国高收益率地产债中间价今年跌幅不到1%,但约有5%的债券跌幅超过10%。城投债情况也类似。

何建勋在3月25日的报告中写道:“维持信贷清理姿态,表明违约风险将保持较高水平,控制整个中国信贷领域的尾部风险至关重要。”

宏观经济的好消息或许并不是信贷市场的好消息。撰文/谢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央行重提增强汇率弹性 人民币有望被强美元唤醒

发布日期:2021-03-26 19:31
摘要:人民币被动贬值幅度有扩大之势;“具体来看,双向波动将加大,波动率也会提升”。


OR--商业新媒体

强势美元之下,人民币被动贬值幅度有扩大之势,3月25日跌破了百日均线支撑并刷新了年内低点。随着中国央行再次强调“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人民币市场前期铁板一块的盘整行情可能面临松动。

中国央行3月25日发布货币政策委员会一季度例会新闻稿,与前一次例会在汇率方面的措辞对比分析,本次例会新增“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并将上次的“稳定市场预期”调整为“加强预期管理”,为人民币汇率后市扩大波动打开了想象空间。

这一措辞调整的背景,是人民币自2020年末以来快速升值出现触顶迹象后,长时间陷于横盘整理,汇率波动走入低谷。即便在美债收益率大幅起跳,美元指数劲扬之际,人民币对美元仍然保持稳定,背后的出口商高位结汇是压制波动的主要因素。

“我们要避免那种持续的、单边的升值或者贬值预期,这就要增加汇率弹性,”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的管涛在采访中说,从中国的经验来看,当人民币双向波动、汇率预期分化的时候,就能够实现国际收支和外汇供给的自主平衡。

澳新银行中国策略师邢兆鹏在采访中表示,货币政策报告中汇率的提法反映外部风险加大, 需要汇率更高的弹性进行缓冲。“具体来看,双向波动将加大,波动率也会提升,这可能意味着年初以来三个月的横盘要结束了。”

预期变化


从前期市场交易看,出口景气带来的结汇需求和跨境资金流入继续对人民币形成支撑,美元指数走强对人民币形成压制,两种力量难分胜负。不过若强美元下人民币被动贬值加深,市场预期和供求有可能随之向人民币贬值方向转变。

银行交易员反映,部分结汇客户错过了去年的好价格,近期眼看美元指数反弹,就更不急于结汇,持币观望态度有增无减,对人民币贬值目标价位也进一步调低,大额结汇较前期减少。也有部分贬值预期不强的企业,通过远期结汇来锁定成本。

央行此时强调加强预期管理,引导企业和金融机构坚持“风险中性”理念,除有利于避免企业出现单边预期、导致汇率弹性下降之外,也有未雨绸缪之义。丰业银行策略师高奇在采访中表示,如果美元过快升值、人民币贬值压力过大时,也需要强预期管理,“比如通过官员讲话等方式稳住市场预期,避免出现大量资本外流。”

等待波动


美元对人民币期权隐含波动率目前暂无反弹迹象,部分客户和银行近期仍热衷于卖出短期期权获利,押注于人民币低波动市况不改。外汇局此前的数据显示,1月客户期权交易总额和客户卖出期权额都创出数据历史新高。

以1个月期期权微笑曲线观察,与春节前相比,近期USD/CNY卖权隐含波动率下跌幅度明显更大,但押注于人民币贬值极端行情的美元买权价格则变化不多,也从侧面体现出市场认为人民币进一步升值的可能性已经有限,对冲贬值风险需求相对偏多。

一旦汇率波动再起,卖空波动率的交易将面临止损,成为推动后期人民币波动短期急剧放大的潜在因素。东方汇理资深新兴市场经济学家Dariusz Kowalczyk说,美债收益率上升、中西方紧张关系升级都可能导致波动性加大。

也有交易员反其道行之,付出一定成本押注波动归来。浙商中拓集团公司投融部经理刘杨在采访中说,在短线区间交易、高抛低吸的同时,可以配合买入长端期权押注波动率上升,“低位多囤一些波动率”。撰文/彭博■


又讯:从中国央行调研中发现债券违约增加的原因

不管季度末的投资组合再平衡会不会导致资金从美国股市流入债市,至少3月25日的市场表现没有体现出来。

再度折戟的七年期国债发行之后,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趋陡,但不似2月那次灾难性。股市小幅上涨,而大宗商品感受到了强势美元的挤压。纵观整个市场,说明人们对复苏故事的信念减弱了。也许这只是季度末的一些噪音。摩根大通的量化大师Marko Kolanovic指出,投资者仍然喜欢股票,但有点担心再平衡的资金流出。他告诫说,这种担心可能被夸大,他的模型显示对标普500指数影响有限。让我们等到第二季度初再看看是否有更清晰的图景。

在中国,央行对银行、企业和家庭的季度调查描绘了一个经济增长强劲与金融状况收紧的画面。银行家们看到第一季度贷款需求升至201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但对贷款批准的信心已降至疫情前水平。货币政策感受指数降至2018年9月以来最低,认为政策宽松的银行家比例下降。

调查结果与近期债券违约率上升相符,因为经济复苏促使政策制定者转向“信贷清理”模式。彭博汇总的数据显示,今年到目前为止,在岸和离岸中国企业债券违约总额已达120亿美元,几乎是2020年同期的两倍。美元高收益率债券(主要是地产债)2021年跑输亚洲和美国同行。

高盛分析师何建勋指出,这种跑输反映了信用差距和对尾部风险的重新定价。尽管中国高收益率地产债中间价今年跌幅不到1%,但约有5%的债券跌幅超过10%。城投债情况也类似。

何建勋在3月25日的报告中写道:“维持信贷清理姿态,表明违约风险将保持较高水平,控制整个中国信贷领域的尾部风险至关重要。”

宏观经济的好消息或许并不是信贷市场的好消息。撰文/谢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人民币被动贬值幅度有扩大之势;“具体来看,双向波动将加大,波动率也会提升”。


OR--商业新媒体

强势美元之下,人民币被动贬值幅度有扩大之势,3月25日跌破了百日均线支撑并刷新了年内低点。随着中国央行再次强调“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人民币市场前期铁板一块的盘整行情可能面临松动。

中国央行3月25日发布货币政策委员会一季度例会新闻稿,与前一次例会在汇率方面的措辞对比分析,本次例会新增“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并将上次的“稳定市场预期”调整为“加强预期管理”,为人民币汇率后市扩大波动打开了想象空间。

这一措辞调整的背景,是人民币自2020年末以来快速升值出现触顶迹象后,长时间陷于横盘整理,汇率波动走入低谷。即便在美债收益率大幅起跳,美元指数劲扬之际,人民币对美元仍然保持稳定,背后的出口商高位结汇是压制波动的主要因素。

“我们要避免那种持续的、单边的升值或者贬值预期,这就要增加汇率弹性,”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的管涛在采访中说,从中国的经验来看,当人民币双向波动、汇率预期分化的时候,就能够实现国际收支和外汇供给的自主平衡。

澳新银行中国策略师邢兆鹏在采访中表示,货币政策报告中汇率的提法反映外部风险加大, 需要汇率更高的弹性进行缓冲。“具体来看,双向波动将加大,波动率也会提升,这可能意味着年初以来三个月的横盘要结束了。”

预期变化


从前期市场交易看,出口景气带来的结汇需求和跨境资金流入继续对人民币形成支撑,美元指数走强对人民币形成压制,两种力量难分胜负。不过若强美元下人民币被动贬值加深,市场预期和供求有可能随之向人民币贬值方向转变。

银行交易员反映,部分结汇客户错过了去年的好价格,近期眼看美元指数反弹,就更不急于结汇,持币观望态度有增无减,对人民币贬值目标价位也进一步调低,大额结汇较前期减少。也有部分贬值预期不强的企业,通过远期结汇来锁定成本。

央行此时强调加强预期管理,引导企业和金融机构坚持“风险中性”理念,除有利于避免企业出现单边预期、导致汇率弹性下降之外,也有未雨绸缪之义。丰业银行策略师高奇在采访中表示,如果美元过快升值、人民币贬值压力过大时,也需要强预期管理,“比如通过官员讲话等方式稳住市场预期,避免出现大量资本外流。”

等待波动


美元对人民币期权隐含波动率目前暂无反弹迹象,部分客户和银行近期仍热衷于卖出短期期权获利,押注于人民币低波动市况不改。外汇局此前的数据显示,1月客户期权交易总额和客户卖出期权额都创出数据历史新高。

以1个月期期权微笑曲线观察,与春节前相比,近期USD/CNY卖权隐含波动率下跌幅度明显更大,但押注于人民币贬值极端行情的美元买权价格则变化不多,也从侧面体现出市场认为人民币进一步升值的可能性已经有限,对冲贬值风险需求相对偏多。

一旦汇率波动再起,卖空波动率的交易将面临止损,成为推动后期人民币波动短期急剧放大的潜在因素。东方汇理资深新兴市场经济学家Dariusz Kowalczyk说,美债收益率上升、中西方紧张关系升级都可能导致波动性加大。

也有交易员反其道行之,付出一定成本押注波动归来。浙商中拓集团公司投融部经理刘杨在采访中说,在短线区间交易、高抛低吸的同时,可以配合买入长端期权押注波动率上升,“低位多囤一些波动率”。撰文/彭博■


又讯:从中国央行调研中发现债券违约增加的原因

不管季度末的投资组合再平衡会不会导致资金从美国股市流入债市,至少3月25日的市场表现没有体现出来。

再度折戟的七年期国债发行之后,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趋陡,但不似2月那次灾难性。股市小幅上涨,而大宗商品感受到了强势美元的挤压。纵观整个市场,说明人们对复苏故事的信念减弱了。也许这只是季度末的一些噪音。摩根大通的量化大师Marko Kolanovic指出,投资者仍然喜欢股票,但有点担心再平衡的资金流出。他告诫说,这种担心可能被夸大,他的模型显示对标普500指数影响有限。让我们等到第二季度初再看看是否有更清晰的图景。

在中国,央行对银行、企业和家庭的季度调查描绘了一个经济增长强劲与金融状况收紧的画面。银行家们看到第一季度贷款需求升至201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但对贷款批准的信心已降至疫情前水平。货币政策感受指数降至2018年9月以来最低,认为政策宽松的银行家比例下降。

调查结果与近期债券违约率上升相符,因为经济复苏促使政策制定者转向“信贷清理”模式。彭博汇总的数据显示,今年到目前为止,在岸和离岸中国企业债券违约总额已达120亿美元,几乎是2020年同期的两倍。美元高收益率债券(主要是地产债)2021年跑输亚洲和美国同行。

高盛分析师何建勋指出,这种跑输反映了信用差距和对尾部风险的重新定价。尽管中国高收益率地产债中间价今年跌幅不到1%,但约有5%的债券跌幅超过10%。城投债情况也类似。

何建勋在3月25日的报告中写道:“维持信贷清理姿态,表明违约风险将保持较高水平,控制整个中国信贷领域的尾部风险至关重要。”

宏观经济的好消息或许并不是信贷市场的好消息。撰文/谢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