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各国经济基础和支柱产业不同,民众忍耐力和政府领导力也不同,需要在恢复经济和防控疫情之间寻找自身合适的平衡点,没有标准答案。



|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


人间万象,疫情百态。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持续一年,真实折射出人的本性和国家本性。一年前全球先抢口罩,再抢呼吸机,如今是抢疫苗,以“三棱镜”察之,煞是热闹。

疫苗技术

所有技术线路都不完美,一言蔽之,各有优劣。

美国的辉瑞、莫德纳两款mRNA疫苗目前有效性最好,高达95%,病毒变异后升级最为便捷;但可及性不好,辉瑞-70℃、莫德纳-20℃的低温保存条件,在穷国农村难以普及。其他技术线路的疫苗有效性一般在75%左右,符合世界卫生组织(WHO)过半数的要求。

都是腺病毒疫苗,英国的阿斯利康、俄罗斯的卫星-V需要两针,中国的康希诺、美国的强生只需一针,一针当然更方便和经济。由于很多人曾感染腺病毒并已产生抗体,再接种腺病毒疫苗,免疫效力会降低。

安全性方面,中国的国药、科兴疫苗使用的灭活技术更靠谱些,毕竟人类用了上百年,制备方法简单,技术极为成熟,缺陷是生产周期更慢。mRNA疫苗首次大规模适应于人类,副作用怎样还有待1年后检验。

就量产速度而言,重组蛋白疫苗比灭活疫苗容易,mRNA疫苗又比重组蛋白疫苗容易。所有疫苗都存在非中和抗体、抗体滴度低的风险,也都有导致ADE效应的风险,尤其二次感染的病人。

接种疫苗后未产生中和抗体,或抗体滴度低,就会免疫失败,导致感染。3月18日,西安市一位在入境人员定点医院隔离区工作的医生,今年1月底2月初已接种两针疫苗(应是国产灭活疫苗),仍然确诊为新冠肺炎,陕西专家组研判为“意外暴露造成偶发感染”。

因为疫情严重,经WHO、各国批准的所有疫苗都是允许“紧急使用”。多款疫苗研制时就获得数以亿剂的押宝式订单,没有很严谨地试验和评估,就快速、大规模接种,医学史上没有先例。这都是无奈之举。以往研制疫苗的时间以年计,一款成熟疫苗量产耗时10年很正常。

目前各国已批准的新冠疫苗合计有十余款,还有数十款正在进行Ⅱ期、Ⅲ期试验。不能因为新冠疫苗的百万分之一的小概率死亡,眼睁睁看着感染新冠病毒后百万分之21984的死亡率(全球累计死亡病例2745964/全球累计确诊病例124908585,据北京时间3月25日19:26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地图实时数据),两害相权取其轻。

阿斯利康疫苗存在的隐患和争议最大。Ⅲ期临床试验时报告了两例横贯性脊髓炎,其中一例不能排除与疫苗无关;大量接种后,多国又报告血栓、肺栓塞、血小板减少。3月以来,奥地利、挪威、丹麦、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泰国、印尼等欧亚20余国相继暂停接种阿斯利康疫苗。

3月14日,法国国家药物安全署公布,阿斯利康疫苗在法国的接种不适比例为0.66%,高于辉瑞疫苗的0.19%和莫德纳疫苗的0.12%。3月18日,丹麦药品管理局声明,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有10例血栓副作用的报告;瑞典斯科讷大学医院报告,怀疑一名60岁左右女性的死亡是由于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的副作用所致。

欧洲药品监管局3月18日召开紧急会议,按期公布研究结果,认为接种阿斯利康疫苗的益处远高于不良反应的风险,故依然推荐接种。德国、意大利、法国随后决定,从3月19日开始继续使用;瑞典公共卫生局决定,再等一周宣布是否恢复使用。

英国药品和保健产品监管局态度暧昧。既认可本国研制的阿斯利康疫苗益处高于风险,又于3月18日表示,任何在接受阿斯利康注射后头痛持续超过四天的人都应该寻求医疗救助,接种几天后出现淤青的人也应该与自己的家庭医生联系或者马上就医。

疫苗经济

阿斯利康疫苗虽然安全性有争议,但最早、最坚决表明非营利生产,愿意全球转让相关技术,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可圈可点。已在印度大规模生产,是第一个通过WHO的“新冠疫苗实施计划”(COVAX)进入非洲大陆的疫苗。

疫苗研发成功的经费通常以亿美元计,如无富国政府提前介入和注入巨资,分摊开发失败的高风险,全球不可能同时研制数十款,更不可能一年内多款研制成功。富国不惜巨资提前布局疫苗研制,当然不会白撒币,回报是疫苗研制成功后优先提供。

例如,新加坡投钱资助辉瑞疫苗研制,2020年12月21日成为亚洲首个获得此疫苗的国家;又预付4500万美元资助研制美国的ARCT疫苗,并出资1.75亿美元购买。

预计全球快则2022年底、慢则2023年中形成免疫屏障,即80亿人口中至少56亿接种疫苗。最早研制成功并量产的十款疫苗肯定拥有头部效应,将占据90%以上的产量和用量;后面数十款(中国已批准4款、至少还有13款进入临床试验)产能过剩,市场需求严重不足,大部分难逃或亏损、或浪费的结局。

新冠疫苗确切的保护期未知。疫苗产生中和抗体后,稳定期究竟是6个月,还是一年、两年?目前看至少有6个月,是否需要每隔1-2年再接种疫苗也未知。如果不得不如此,对穷国、小国更是灾难。第一次全民接种有望靠国际援助,今后若干年定期的全民免费接种,有哪个富国、大国会慷慨承诺持续提供?

不同疫苗的不同定价机制,横向比较也有趣。由于是商业机密,企业很少主动披露,陆续也有一些消息暴光。例如,2020年7月,辉瑞公司以每剂19.5美元向曾投巨资研制的美国政府提供1亿剂;阿斯利康疫苗价格最低,绝对是良心价,一剂仅有4-8美元,最有希望成为全球最普及的疫苗。

中国灭活疫苗早期贵到500元人民币一剂,打两针1000元,去年底今年初降到200元人民币一剂,为有需要的特定人群接种,还是偏贵。如中国政府大批量采购、全民免费提供,必然大幅度压价,比阿斯利康疫苗定价再便宜一半才合理,减少公共财产和医保基金的不必要支出。未参加中国社会保障的外籍人士,3月下旬自费接种100元人民币一剂,另当别论。

疫苗知识产权博弈的幕后,也有各国利益的精心算计。2020年10月,印度、南非在WTO正式建议,暂时免除疫苗某些《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义务,如专利、版权、工业品外观设计等,企图为本国大规模仿制、分享巨额“蛋糕”扫清法律障碍。

这个提案获得巴基斯坦、孟加拉等57个WTO成员方支持,明显都是穷国;但美国、欧盟、英国、日本、澳大利亚、瑞士、挪威、新加坡等成员方坚决反对,明显都是富国。

中国媒体没有报道中方立场,估计是保持中立和沉默。因为基于政治和道义的立场需支持广大穷国,但基于本国疫苗的巨大经济利益,又与富国观点一致。不好明确表态,干脆不吭声。

疫情对经济、就业的严重冲击依旧持续。即使抗疫较为成功的中国,全国停摆一个月的伤害也极大,所以2020年2月23日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一竿子插到底开到县级,自上而下力推,一手抓抗疫、一手抓复工复产。

各国经济基础和支柱产业不同,民众忍耐力和政府领导力也不同,需要在恢复经济和防控疫情之间寻找自身合适的平衡点,没有标准答案。

疫苗政治

看点更多,算计更多,人精也更多。可以有四个观察视角:研制疫苗国-非研制疫苗国、有选举国-无选举国、富国-穷国、联合国与WHO-欧盟等。

媒体带滤镜、带节奏的报道不少。标配的手艺是夸大他国研制疫苗副作用,淡化本国研制疫苗的副作用。客观而言,数千万剂规模使用,即使不打疫苗,其中必有一些人病痛、死亡,尤其已有基础性疾病的老年人;死亡与疫苗有无因果关系,需严格的医学评估。但在竞争对手国家的媒体偏向性报道中,有意无意指向别国疫苗更差,不如本国疫苗。

今明两年有大选的国家压力更大。巨大的民怨倒逼之下,政府顾不上考虑更多安全性,只要美国、欧盟先批准,有大树遮风雨,就迅速跟风批准相同的疫苗紧急使用,加速全民接种。指望在大选前遏制疫情、恢复经济,才有望继续执政掌权,既得利益集团继续吃香喝辣。否则一定被选民抛弃,政客们运气好的煎熬四五年后再上台,运气差的就彻底边缘化。

疫苗分发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不公平、不均衡,富国明显优于穷国。最极端的典型是加拿大,2021年1月,已向全球多家药企累计预购约4.34亿剂疫苗,全国总人口约3800万,人均11.4剂,全民接种5轮还有多。让还在疫海中苦苦挣扎的穷国、小国情何以堪?!

很多穷国、小国资金严重不足,疫苗严重不足,医护人员优先接种的疫苗都稀缺,有的还处于饥荒战乱中,甚至没有能力组织全民接种。如无国际社会鼎力援助,只能残酷地等待自然的群体免疫,这是人道主义惨剧。1月24日,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就吐槽富国大肆采购疫苗,不给发展中国家留份额,暗批加拿大,“好像他们要给所有的猫狗都接种似的。”

即使富国、盟友,逼急了抢疫苗也顾不上吃相。阿斯利康疫苗在意大利有生产基地,英国想优先保障本国的供应。欧盟对已“离婚”的英国毫不客气,抱怨阿斯利康在合同中承诺今年一季度交付9000万剂疫苗,实际仅交付约30%,威胁如不满足合同,就不许在欧洲生产的疫苗出境。意大利疫情反弹,疫苗严重短缺,澳大利亚订购的25万剂阿斯利康疫苗,在意大利离境前被“截胡”,法国、欧盟理解支持意大利。

WHO和联合国最着急、最忧心,的确基于人道和人类大家庭的公共利益,反复呼吁疫苗公平,可惜大国、富国们普遍阳奉阴违,视而不见、听而不动。据WHO通报,2月24日,非洲西部的加纳收到6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成为第一个通过COVAX分配到疫苗的国家。

2月17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安理会新冠疫苗问题部长级视频公开会上强调,“疫苗公平是人类社会当前面临的最严峻的道德考验”,10个国家的疫苗接种量占全球总接种量的75%,而130多个国家至今仍未开始接种疫苗;提议由G20集团牵头成立一个紧急特别工作组,筹备建立“全球疫苗接种计划”。

G20对古特雷斯的提议没有积极响应。3月11日,联合国硬着头皮继续孤独前行,又发起“只要同心协力”的全球运动,呼吁确保所有国家和地区都能够公平获得疫苗。古特雷斯当天发表视频致辞说,必须将疫苗视为全球公共产品,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自战胜这场危机。

3月22日,WHO总干事谭德塞在记者会上再次抱怨疫苗分配严重不公,富国的接种数量与通过COVAX的接种数量差距每天都在扩大,“每天都变得更加荒唐”、“世界正处于灾难性道德失败的边缘”。

大道虽然至简,做到的人和国家不多,持之以恒的就更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新冠“三棱镜”:疫苗技术、疫苗经济与疫苗政治

发布日期:2021-03-26 08:32
摘要:各国经济基础和支柱产业不同,民众忍耐力和政府领导力也不同,需要在恢复经济和防控疫情之间寻找自身合适的平衡点,没有标准答案。



|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


人间万象,疫情百态。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持续一年,真实折射出人的本性和国家本性。一年前全球先抢口罩,再抢呼吸机,如今是抢疫苗,以“三棱镜”察之,煞是热闹。

疫苗技术

所有技术线路都不完美,一言蔽之,各有优劣。

美国的辉瑞、莫德纳两款mRNA疫苗目前有效性最好,高达95%,病毒变异后升级最为便捷;但可及性不好,辉瑞-70℃、莫德纳-20℃的低温保存条件,在穷国农村难以普及。其他技术线路的疫苗有效性一般在75%左右,符合世界卫生组织(WHO)过半数的要求。

都是腺病毒疫苗,英国的阿斯利康、俄罗斯的卫星-V需要两针,中国的康希诺、美国的强生只需一针,一针当然更方便和经济。由于很多人曾感染腺病毒并已产生抗体,再接种腺病毒疫苗,免疫效力会降低。

安全性方面,中国的国药、科兴疫苗使用的灭活技术更靠谱些,毕竟人类用了上百年,制备方法简单,技术极为成熟,缺陷是生产周期更慢。mRNA疫苗首次大规模适应于人类,副作用怎样还有待1年后检验。

就量产速度而言,重组蛋白疫苗比灭活疫苗容易,mRNA疫苗又比重组蛋白疫苗容易。所有疫苗都存在非中和抗体、抗体滴度低的风险,也都有导致ADE效应的风险,尤其二次感染的病人。

接种疫苗后未产生中和抗体,或抗体滴度低,就会免疫失败,导致感染。3月18日,西安市一位在入境人员定点医院隔离区工作的医生,今年1月底2月初已接种两针疫苗(应是国产灭活疫苗),仍然确诊为新冠肺炎,陕西专家组研判为“意外暴露造成偶发感染”。

因为疫情严重,经WHO、各国批准的所有疫苗都是允许“紧急使用”。多款疫苗研制时就获得数以亿剂的押宝式订单,没有很严谨地试验和评估,就快速、大规模接种,医学史上没有先例。这都是无奈之举。以往研制疫苗的时间以年计,一款成熟疫苗量产耗时10年很正常。

目前各国已批准的新冠疫苗合计有十余款,还有数十款正在进行Ⅱ期、Ⅲ期试验。不能因为新冠疫苗的百万分之一的小概率死亡,眼睁睁看着感染新冠病毒后百万分之21984的死亡率(全球累计死亡病例2745964/全球累计确诊病例124908585,据北京时间3月25日19:26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地图实时数据),两害相权取其轻。

阿斯利康疫苗存在的隐患和争议最大。Ⅲ期临床试验时报告了两例横贯性脊髓炎,其中一例不能排除与疫苗无关;大量接种后,多国又报告血栓、肺栓塞、血小板减少。3月以来,奥地利、挪威、丹麦、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泰国、印尼等欧亚20余国相继暂停接种阿斯利康疫苗。

3月14日,法国国家药物安全署公布,阿斯利康疫苗在法国的接种不适比例为0.66%,高于辉瑞疫苗的0.19%和莫德纳疫苗的0.12%。3月18日,丹麦药品管理局声明,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有10例血栓副作用的报告;瑞典斯科讷大学医院报告,怀疑一名60岁左右女性的死亡是由于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的副作用所致。

欧洲药品监管局3月18日召开紧急会议,按期公布研究结果,认为接种阿斯利康疫苗的益处远高于不良反应的风险,故依然推荐接种。德国、意大利、法国随后决定,从3月19日开始继续使用;瑞典公共卫生局决定,再等一周宣布是否恢复使用。

英国药品和保健产品监管局态度暧昧。既认可本国研制的阿斯利康疫苗益处高于风险,又于3月18日表示,任何在接受阿斯利康注射后头痛持续超过四天的人都应该寻求医疗救助,接种几天后出现淤青的人也应该与自己的家庭医生联系或者马上就医。

疫苗经济

阿斯利康疫苗虽然安全性有争议,但最早、最坚决表明非营利生产,愿意全球转让相关技术,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可圈可点。已在印度大规模生产,是第一个通过WHO的“新冠疫苗实施计划”(COVAX)进入非洲大陆的疫苗。

疫苗研发成功的经费通常以亿美元计,如无富国政府提前介入和注入巨资,分摊开发失败的高风险,全球不可能同时研制数十款,更不可能一年内多款研制成功。富国不惜巨资提前布局疫苗研制,当然不会白撒币,回报是疫苗研制成功后优先提供。

例如,新加坡投钱资助辉瑞疫苗研制,2020年12月21日成为亚洲首个获得此疫苗的国家;又预付4500万美元资助研制美国的ARCT疫苗,并出资1.75亿美元购买。

预计全球快则2022年底、慢则2023年中形成免疫屏障,即80亿人口中至少56亿接种疫苗。最早研制成功并量产的十款疫苗肯定拥有头部效应,将占据90%以上的产量和用量;后面数十款(中国已批准4款、至少还有13款进入临床试验)产能过剩,市场需求严重不足,大部分难逃或亏损、或浪费的结局。

新冠疫苗确切的保护期未知。疫苗产生中和抗体后,稳定期究竟是6个月,还是一年、两年?目前看至少有6个月,是否需要每隔1-2年再接种疫苗也未知。如果不得不如此,对穷国、小国更是灾难。第一次全民接种有望靠国际援助,今后若干年定期的全民免费接种,有哪个富国、大国会慷慨承诺持续提供?

不同疫苗的不同定价机制,横向比较也有趣。由于是商业机密,企业很少主动披露,陆续也有一些消息暴光。例如,2020年7月,辉瑞公司以每剂19.5美元向曾投巨资研制的美国政府提供1亿剂;阿斯利康疫苗价格最低,绝对是良心价,一剂仅有4-8美元,最有希望成为全球最普及的疫苗。

中国灭活疫苗早期贵到500元人民币一剂,打两针1000元,去年底今年初降到200元人民币一剂,为有需要的特定人群接种,还是偏贵。如中国政府大批量采购、全民免费提供,必然大幅度压价,比阿斯利康疫苗定价再便宜一半才合理,减少公共财产和医保基金的不必要支出。未参加中国社会保障的外籍人士,3月下旬自费接种100元人民币一剂,另当别论。

疫苗知识产权博弈的幕后,也有各国利益的精心算计。2020年10月,印度、南非在WTO正式建议,暂时免除疫苗某些《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义务,如专利、版权、工业品外观设计等,企图为本国大规模仿制、分享巨额“蛋糕”扫清法律障碍。

这个提案获得巴基斯坦、孟加拉等57个WTO成员方支持,明显都是穷国;但美国、欧盟、英国、日本、澳大利亚、瑞士、挪威、新加坡等成员方坚决反对,明显都是富国。

中国媒体没有报道中方立场,估计是保持中立和沉默。因为基于政治和道义的立场需支持广大穷国,但基于本国疫苗的巨大经济利益,又与富国观点一致。不好明确表态,干脆不吭声。

疫情对经济、就业的严重冲击依旧持续。即使抗疫较为成功的中国,全国停摆一个月的伤害也极大,所以2020年2月23日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一竿子插到底开到县级,自上而下力推,一手抓抗疫、一手抓复工复产。

各国经济基础和支柱产业不同,民众忍耐力和政府领导力也不同,需要在恢复经济和防控疫情之间寻找自身合适的平衡点,没有标准答案。

疫苗政治

看点更多,算计更多,人精也更多。可以有四个观察视角:研制疫苗国-非研制疫苗国、有选举国-无选举国、富国-穷国、联合国与WHO-欧盟等。

媒体带滤镜、带节奏的报道不少。标配的手艺是夸大他国研制疫苗副作用,淡化本国研制疫苗的副作用。客观而言,数千万剂规模使用,即使不打疫苗,其中必有一些人病痛、死亡,尤其已有基础性疾病的老年人;死亡与疫苗有无因果关系,需严格的医学评估。但在竞争对手国家的媒体偏向性报道中,有意无意指向别国疫苗更差,不如本国疫苗。

今明两年有大选的国家压力更大。巨大的民怨倒逼之下,政府顾不上考虑更多安全性,只要美国、欧盟先批准,有大树遮风雨,就迅速跟风批准相同的疫苗紧急使用,加速全民接种。指望在大选前遏制疫情、恢复经济,才有望继续执政掌权,既得利益集团继续吃香喝辣。否则一定被选民抛弃,政客们运气好的煎熬四五年后再上台,运气差的就彻底边缘化。

疫苗分发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不公平、不均衡,富国明显优于穷国。最极端的典型是加拿大,2021年1月,已向全球多家药企累计预购约4.34亿剂疫苗,全国总人口约3800万,人均11.4剂,全民接种5轮还有多。让还在疫海中苦苦挣扎的穷国、小国情何以堪?!

很多穷国、小国资金严重不足,疫苗严重不足,医护人员优先接种的疫苗都稀缺,有的还处于饥荒战乱中,甚至没有能力组织全民接种。如无国际社会鼎力援助,只能残酷地等待自然的群体免疫,这是人道主义惨剧。1月24日,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就吐槽富国大肆采购疫苗,不给发展中国家留份额,暗批加拿大,“好像他们要给所有的猫狗都接种似的。”

即使富国、盟友,逼急了抢疫苗也顾不上吃相。阿斯利康疫苗在意大利有生产基地,英国想优先保障本国的供应。欧盟对已“离婚”的英国毫不客气,抱怨阿斯利康在合同中承诺今年一季度交付9000万剂疫苗,实际仅交付约30%,威胁如不满足合同,就不许在欧洲生产的疫苗出境。意大利疫情反弹,疫苗严重短缺,澳大利亚订购的25万剂阿斯利康疫苗,在意大利离境前被“截胡”,法国、欧盟理解支持意大利。

WHO和联合国最着急、最忧心,的确基于人道和人类大家庭的公共利益,反复呼吁疫苗公平,可惜大国、富国们普遍阳奉阴违,视而不见、听而不动。据WHO通报,2月24日,非洲西部的加纳收到6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成为第一个通过COVAX分配到疫苗的国家。

2月17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安理会新冠疫苗问题部长级视频公开会上强调,“疫苗公平是人类社会当前面临的最严峻的道德考验”,10个国家的疫苗接种量占全球总接种量的75%,而130多个国家至今仍未开始接种疫苗;提议由G20集团牵头成立一个紧急特别工作组,筹备建立“全球疫苗接种计划”。

G20对古特雷斯的提议没有积极响应。3月11日,联合国硬着头皮继续孤独前行,又发起“只要同心协力”的全球运动,呼吁确保所有国家和地区都能够公平获得疫苗。古特雷斯当天发表视频致辞说,必须将疫苗视为全球公共产品,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自战胜这场危机。

3月22日,WHO总干事谭德塞在记者会上再次抱怨疫苗分配严重不公,富国的接种数量与通过COVAX的接种数量差距每天都在扩大,“每天都变得更加荒唐”、“世界正处于灾难性道德失败的边缘”。

大道虽然至简,做到的人和国家不多,持之以恒的就更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各国经济基础和支柱产业不同,民众忍耐力和政府领导力也不同,需要在恢复经济和防控疫情之间寻找自身合适的平衡点,没有标准答案。



|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


人间万象,疫情百态。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持续一年,真实折射出人的本性和国家本性。一年前全球先抢口罩,再抢呼吸机,如今是抢疫苗,以“三棱镜”察之,煞是热闹。

疫苗技术

所有技术线路都不完美,一言蔽之,各有优劣。

美国的辉瑞、莫德纳两款mRNA疫苗目前有效性最好,高达95%,病毒变异后升级最为便捷;但可及性不好,辉瑞-70℃、莫德纳-20℃的低温保存条件,在穷国农村难以普及。其他技术线路的疫苗有效性一般在75%左右,符合世界卫生组织(WHO)过半数的要求。

都是腺病毒疫苗,英国的阿斯利康、俄罗斯的卫星-V需要两针,中国的康希诺、美国的强生只需一针,一针当然更方便和经济。由于很多人曾感染腺病毒并已产生抗体,再接种腺病毒疫苗,免疫效力会降低。

安全性方面,中国的国药、科兴疫苗使用的灭活技术更靠谱些,毕竟人类用了上百年,制备方法简单,技术极为成熟,缺陷是生产周期更慢。mRNA疫苗首次大规模适应于人类,副作用怎样还有待1年后检验。

就量产速度而言,重组蛋白疫苗比灭活疫苗容易,mRNA疫苗又比重组蛋白疫苗容易。所有疫苗都存在非中和抗体、抗体滴度低的风险,也都有导致ADE效应的风险,尤其二次感染的病人。

接种疫苗后未产生中和抗体,或抗体滴度低,就会免疫失败,导致感染。3月18日,西安市一位在入境人员定点医院隔离区工作的医生,今年1月底2月初已接种两针疫苗(应是国产灭活疫苗),仍然确诊为新冠肺炎,陕西专家组研判为“意外暴露造成偶发感染”。

因为疫情严重,经WHO、各国批准的所有疫苗都是允许“紧急使用”。多款疫苗研制时就获得数以亿剂的押宝式订单,没有很严谨地试验和评估,就快速、大规模接种,医学史上没有先例。这都是无奈之举。以往研制疫苗的时间以年计,一款成熟疫苗量产耗时10年很正常。

目前各国已批准的新冠疫苗合计有十余款,还有数十款正在进行Ⅱ期、Ⅲ期试验。不能因为新冠疫苗的百万分之一的小概率死亡,眼睁睁看着感染新冠病毒后百万分之21984的死亡率(全球累计死亡病例2745964/全球累计确诊病例124908585,据北京时间3月25日19:26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地图实时数据),两害相权取其轻。

阿斯利康疫苗存在的隐患和争议最大。Ⅲ期临床试验时报告了两例横贯性脊髓炎,其中一例不能排除与疫苗无关;大量接种后,多国又报告血栓、肺栓塞、血小板减少。3月以来,奥地利、挪威、丹麦、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泰国、印尼等欧亚20余国相继暂停接种阿斯利康疫苗。

3月14日,法国国家药物安全署公布,阿斯利康疫苗在法国的接种不适比例为0.66%,高于辉瑞疫苗的0.19%和莫德纳疫苗的0.12%。3月18日,丹麦药品管理局声明,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有10例血栓副作用的报告;瑞典斯科讷大学医院报告,怀疑一名60岁左右女性的死亡是由于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的副作用所致。

欧洲药品监管局3月18日召开紧急会议,按期公布研究结果,认为接种阿斯利康疫苗的益处远高于不良反应的风险,故依然推荐接种。德国、意大利、法国随后决定,从3月19日开始继续使用;瑞典公共卫生局决定,再等一周宣布是否恢复使用。

英国药品和保健产品监管局态度暧昧。既认可本国研制的阿斯利康疫苗益处高于风险,又于3月18日表示,任何在接受阿斯利康注射后头痛持续超过四天的人都应该寻求医疗救助,接种几天后出现淤青的人也应该与自己的家庭医生联系或者马上就医。

疫苗经济

阿斯利康疫苗虽然安全性有争议,但最早、最坚决表明非营利生产,愿意全球转让相关技术,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可圈可点。已在印度大规模生产,是第一个通过WHO的“新冠疫苗实施计划”(COVAX)进入非洲大陆的疫苗。

疫苗研发成功的经费通常以亿美元计,如无富国政府提前介入和注入巨资,分摊开发失败的高风险,全球不可能同时研制数十款,更不可能一年内多款研制成功。富国不惜巨资提前布局疫苗研制,当然不会白撒币,回报是疫苗研制成功后优先提供。

例如,新加坡投钱资助辉瑞疫苗研制,2020年12月21日成为亚洲首个获得此疫苗的国家;又预付4500万美元资助研制美国的ARCT疫苗,并出资1.75亿美元购买。

预计全球快则2022年底、慢则2023年中形成免疫屏障,即80亿人口中至少56亿接种疫苗。最早研制成功并量产的十款疫苗肯定拥有头部效应,将占据90%以上的产量和用量;后面数十款(中国已批准4款、至少还有13款进入临床试验)产能过剩,市场需求严重不足,大部分难逃或亏损、或浪费的结局。

新冠疫苗确切的保护期未知。疫苗产生中和抗体后,稳定期究竟是6个月,还是一年、两年?目前看至少有6个月,是否需要每隔1-2年再接种疫苗也未知。如果不得不如此,对穷国、小国更是灾难。第一次全民接种有望靠国际援助,今后若干年定期的全民免费接种,有哪个富国、大国会慷慨承诺持续提供?

不同疫苗的不同定价机制,横向比较也有趣。由于是商业机密,企业很少主动披露,陆续也有一些消息暴光。例如,2020年7月,辉瑞公司以每剂19.5美元向曾投巨资研制的美国政府提供1亿剂;阿斯利康疫苗价格最低,绝对是良心价,一剂仅有4-8美元,最有希望成为全球最普及的疫苗。

中国灭活疫苗早期贵到500元人民币一剂,打两针1000元,去年底今年初降到200元人民币一剂,为有需要的特定人群接种,还是偏贵。如中国政府大批量采购、全民免费提供,必然大幅度压价,比阿斯利康疫苗定价再便宜一半才合理,减少公共财产和医保基金的不必要支出。未参加中国社会保障的外籍人士,3月下旬自费接种100元人民币一剂,另当别论。

疫苗知识产权博弈的幕后,也有各国利益的精心算计。2020年10月,印度、南非在WTO正式建议,暂时免除疫苗某些《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义务,如专利、版权、工业品外观设计等,企图为本国大规模仿制、分享巨额“蛋糕”扫清法律障碍。

这个提案获得巴基斯坦、孟加拉等57个WTO成员方支持,明显都是穷国;但美国、欧盟、英国、日本、澳大利亚、瑞士、挪威、新加坡等成员方坚决反对,明显都是富国。

中国媒体没有报道中方立场,估计是保持中立和沉默。因为基于政治和道义的立场需支持广大穷国,但基于本国疫苗的巨大经济利益,又与富国观点一致。不好明确表态,干脆不吭声。

疫情对经济、就业的严重冲击依旧持续。即使抗疫较为成功的中国,全国停摆一个月的伤害也极大,所以2020年2月23日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一竿子插到底开到县级,自上而下力推,一手抓抗疫、一手抓复工复产。

各国经济基础和支柱产业不同,民众忍耐力和政府领导力也不同,需要在恢复经济和防控疫情之间寻找自身合适的平衡点,没有标准答案。

疫苗政治

看点更多,算计更多,人精也更多。可以有四个观察视角:研制疫苗国-非研制疫苗国、有选举国-无选举国、富国-穷国、联合国与WHO-欧盟等。

媒体带滤镜、带节奏的报道不少。标配的手艺是夸大他国研制疫苗副作用,淡化本国研制疫苗的副作用。客观而言,数千万剂规模使用,即使不打疫苗,其中必有一些人病痛、死亡,尤其已有基础性疾病的老年人;死亡与疫苗有无因果关系,需严格的医学评估。但在竞争对手国家的媒体偏向性报道中,有意无意指向别国疫苗更差,不如本国疫苗。

今明两年有大选的国家压力更大。巨大的民怨倒逼之下,政府顾不上考虑更多安全性,只要美国、欧盟先批准,有大树遮风雨,就迅速跟风批准相同的疫苗紧急使用,加速全民接种。指望在大选前遏制疫情、恢复经济,才有望继续执政掌权,既得利益集团继续吃香喝辣。否则一定被选民抛弃,政客们运气好的煎熬四五年后再上台,运气差的就彻底边缘化。

疫苗分发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不公平、不均衡,富国明显优于穷国。最极端的典型是加拿大,2021年1月,已向全球多家药企累计预购约4.34亿剂疫苗,全国总人口约3800万,人均11.4剂,全民接种5轮还有多。让还在疫海中苦苦挣扎的穷国、小国情何以堪?!

很多穷国、小国资金严重不足,疫苗严重不足,医护人员优先接种的疫苗都稀缺,有的还处于饥荒战乱中,甚至没有能力组织全民接种。如无国际社会鼎力援助,只能残酷地等待自然的群体免疫,这是人道主义惨剧。1月24日,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就吐槽富国大肆采购疫苗,不给发展中国家留份额,暗批加拿大,“好像他们要给所有的猫狗都接种似的。”

即使富国、盟友,逼急了抢疫苗也顾不上吃相。阿斯利康疫苗在意大利有生产基地,英国想优先保障本国的供应。欧盟对已“离婚”的英国毫不客气,抱怨阿斯利康在合同中承诺今年一季度交付9000万剂疫苗,实际仅交付约30%,威胁如不满足合同,就不许在欧洲生产的疫苗出境。意大利疫情反弹,疫苗严重短缺,澳大利亚订购的25万剂阿斯利康疫苗,在意大利离境前被“截胡”,法国、欧盟理解支持意大利。

WHO和联合国最着急、最忧心,的确基于人道和人类大家庭的公共利益,反复呼吁疫苗公平,可惜大国、富国们普遍阳奉阴违,视而不见、听而不动。据WHO通报,2月24日,非洲西部的加纳收到6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成为第一个通过COVAX分配到疫苗的国家。

2月17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安理会新冠疫苗问题部长级视频公开会上强调,“疫苗公平是人类社会当前面临的最严峻的道德考验”,10个国家的疫苗接种量占全球总接种量的75%,而130多个国家至今仍未开始接种疫苗;提议由G20集团牵头成立一个紧急特别工作组,筹备建立“全球疫苗接种计划”。

G20对古特雷斯的提议没有积极响应。3月11日,联合国硬着头皮继续孤独前行,又发起“只要同心协力”的全球运动,呼吁确保所有国家和地区都能够公平获得疫苗。古特雷斯当天发表视频致辞说,必须将疫苗视为全球公共产品,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自战胜这场危机。

3月22日,WHO总干事谭德塞在记者会上再次抱怨疫苗分配严重不公,富国的接种数量与通过COVAX的接种数量差距每天都在扩大,“每天都变得更加荒唐”、“世界正处于灾难性道德失败的边缘”。

大道虽然至简,做到的人和国家不多,持之以恒的就更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新冠“三棱镜”:疫苗技术、疫苗经济与疫苗政治

发布日期:2021-03-26 08:32
摘要:各国经济基础和支柱产业不同,民众忍耐力和政府领导力也不同,需要在恢复经济和防控疫情之间寻找自身合适的平衡点,没有标准答案。



|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


人间万象,疫情百态。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持续一年,真实折射出人的本性和国家本性。一年前全球先抢口罩,再抢呼吸机,如今是抢疫苗,以“三棱镜”察之,煞是热闹。

疫苗技术

所有技术线路都不完美,一言蔽之,各有优劣。

美国的辉瑞、莫德纳两款mRNA疫苗目前有效性最好,高达95%,病毒变异后升级最为便捷;但可及性不好,辉瑞-70℃、莫德纳-20℃的低温保存条件,在穷国农村难以普及。其他技术线路的疫苗有效性一般在75%左右,符合世界卫生组织(WHO)过半数的要求。

都是腺病毒疫苗,英国的阿斯利康、俄罗斯的卫星-V需要两针,中国的康希诺、美国的强生只需一针,一针当然更方便和经济。由于很多人曾感染腺病毒并已产生抗体,再接种腺病毒疫苗,免疫效力会降低。

安全性方面,中国的国药、科兴疫苗使用的灭活技术更靠谱些,毕竟人类用了上百年,制备方法简单,技术极为成熟,缺陷是生产周期更慢。mRNA疫苗首次大规模适应于人类,副作用怎样还有待1年后检验。

就量产速度而言,重组蛋白疫苗比灭活疫苗容易,mRNA疫苗又比重组蛋白疫苗容易。所有疫苗都存在非中和抗体、抗体滴度低的风险,也都有导致ADE效应的风险,尤其二次感染的病人。

接种疫苗后未产生中和抗体,或抗体滴度低,就会免疫失败,导致感染。3月18日,西安市一位在入境人员定点医院隔离区工作的医生,今年1月底2月初已接种两针疫苗(应是国产灭活疫苗),仍然确诊为新冠肺炎,陕西专家组研判为“意外暴露造成偶发感染”。

因为疫情严重,经WHO、各国批准的所有疫苗都是允许“紧急使用”。多款疫苗研制时就获得数以亿剂的押宝式订单,没有很严谨地试验和评估,就快速、大规模接种,医学史上没有先例。这都是无奈之举。以往研制疫苗的时间以年计,一款成熟疫苗量产耗时10年很正常。

目前各国已批准的新冠疫苗合计有十余款,还有数十款正在进行Ⅱ期、Ⅲ期试验。不能因为新冠疫苗的百万分之一的小概率死亡,眼睁睁看着感染新冠病毒后百万分之21984的死亡率(全球累计死亡病例2745964/全球累计确诊病例124908585,据北京时间3月25日19:26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地图实时数据),两害相权取其轻。

阿斯利康疫苗存在的隐患和争议最大。Ⅲ期临床试验时报告了两例横贯性脊髓炎,其中一例不能排除与疫苗无关;大量接种后,多国又报告血栓、肺栓塞、血小板减少。3月以来,奥地利、挪威、丹麦、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泰国、印尼等欧亚20余国相继暂停接种阿斯利康疫苗。

3月14日,法国国家药物安全署公布,阿斯利康疫苗在法国的接种不适比例为0.66%,高于辉瑞疫苗的0.19%和莫德纳疫苗的0.12%。3月18日,丹麦药品管理局声明,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有10例血栓副作用的报告;瑞典斯科讷大学医院报告,怀疑一名60岁左右女性的死亡是由于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的副作用所致。

欧洲药品监管局3月18日召开紧急会议,按期公布研究结果,认为接种阿斯利康疫苗的益处远高于不良反应的风险,故依然推荐接种。德国、意大利、法国随后决定,从3月19日开始继续使用;瑞典公共卫生局决定,再等一周宣布是否恢复使用。

英国药品和保健产品监管局态度暧昧。既认可本国研制的阿斯利康疫苗益处高于风险,又于3月18日表示,任何在接受阿斯利康注射后头痛持续超过四天的人都应该寻求医疗救助,接种几天后出现淤青的人也应该与自己的家庭医生联系或者马上就医。

疫苗经济

阿斯利康疫苗虽然安全性有争议,但最早、最坚决表明非营利生产,愿意全球转让相关技术,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可圈可点。已在印度大规模生产,是第一个通过WHO的“新冠疫苗实施计划”(COVAX)进入非洲大陆的疫苗。

疫苗研发成功的经费通常以亿美元计,如无富国政府提前介入和注入巨资,分摊开发失败的高风险,全球不可能同时研制数十款,更不可能一年内多款研制成功。富国不惜巨资提前布局疫苗研制,当然不会白撒币,回报是疫苗研制成功后优先提供。

例如,新加坡投钱资助辉瑞疫苗研制,2020年12月21日成为亚洲首个获得此疫苗的国家;又预付4500万美元资助研制美国的ARCT疫苗,并出资1.75亿美元购买。

预计全球快则2022年底、慢则2023年中形成免疫屏障,即80亿人口中至少56亿接种疫苗。最早研制成功并量产的十款疫苗肯定拥有头部效应,将占据90%以上的产量和用量;后面数十款(中国已批准4款、至少还有13款进入临床试验)产能过剩,市场需求严重不足,大部分难逃或亏损、或浪费的结局。

新冠疫苗确切的保护期未知。疫苗产生中和抗体后,稳定期究竟是6个月,还是一年、两年?目前看至少有6个月,是否需要每隔1-2年再接种疫苗也未知。如果不得不如此,对穷国、小国更是灾难。第一次全民接种有望靠国际援助,今后若干年定期的全民免费接种,有哪个富国、大国会慷慨承诺持续提供?

不同疫苗的不同定价机制,横向比较也有趣。由于是商业机密,企业很少主动披露,陆续也有一些消息暴光。例如,2020年7月,辉瑞公司以每剂19.5美元向曾投巨资研制的美国政府提供1亿剂;阿斯利康疫苗价格最低,绝对是良心价,一剂仅有4-8美元,最有希望成为全球最普及的疫苗。

中国灭活疫苗早期贵到500元人民币一剂,打两针1000元,去年底今年初降到200元人民币一剂,为有需要的特定人群接种,还是偏贵。如中国政府大批量采购、全民免费提供,必然大幅度压价,比阿斯利康疫苗定价再便宜一半才合理,减少公共财产和医保基金的不必要支出。未参加中国社会保障的外籍人士,3月下旬自费接种100元人民币一剂,另当别论。

疫苗知识产权博弈的幕后,也有各国利益的精心算计。2020年10月,印度、南非在WTO正式建议,暂时免除疫苗某些《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义务,如专利、版权、工业品外观设计等,企图为本国大规模仿制、分享巨额“蛋糕”扫清法律障碍。

这个提案获得巴基斯坦、孟加拉等57个WTO成员方支持,明显都是穷国;但美国、欧盟、英国、日本、澳大利亚、瑞士、挪威、新加坡等成员方坚决反对,明显都是富国。

中国媒体没有报道中方立场,估计是保持中立和沉默。因为基于政治和道义的立场需支持广大穷国,但基于本国疫苗的巨大经济利益,又与富国观点一致。不好明确表态,干脆不吭声。

疫情对经济、就业的严重冲击依旧持续。即使抗疫较为成功的中国,全国停摆一个月的伤害也极大,所以2020年2月23日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一竿子插到底开到县级,自上而下力推,一手抓抗疫、一手抓复工复产。

各国经济基础和支柱产业不同,民众忍耐力和政府领导力也不同,需要在恢复经济和防控疫情之间寻找自身合适的平衡点,没有标准答案。

疫苗政治

看点更多,算计更多,人精也更多。可以有四个观察视角:研制疫苗国-非研制疫苗国、有选举国-无选举国、富国-穷国、联合国与WHO-欧盟等。

媒体带滤镜、带节奏的报道不少。标配的手艺是夸大他国研制疫苗副作用,淡化本国研制疫苗的副作用。客观而言,数千万剂规模使用,即使不打疫苗,其中必有一些人病痛、死亡,尤其已有基础性疾病的老年人;死亡与疫苗有无因果关系,需严格的医学评估。但在竞争对手国家的媒体偏向性报道中,有意无意指向别国疫苗更差,不如本国疫苗。

今明两年有大选的国家压力更大。巨大的民怨倒逼之下,政府顾不上考虑更多安全性,只要美国、欧盟先批准,有大树遮风雨,就迅速跟风批准相同的疫苗紧急使用,加速全民接种。指望在大选前遏制疫情、恢复经济,才有望继续执政掌权,既得利益集团继续吃香喝辣。否则一定被选民抛弃,政客们运气好的煎熬四五年后再上台,运气差的就彻底边缘化。

疫苗分发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不公平、不均衡,富国明显优于穷国。最极端的典型是加拿大,2021年1月,已向全球多家药企累计预购约4.34亿剂疫苗,全国总人口约3800万,人均11.4剂,全民接种5轮还有多。让还在疫海中苦苦挣扎的穷国、小国情何以堪?!

很多穷国、小国资金严重不足,疫苗严重不足,医护人员优先接种的疫苗都稀缺,有的还处于饥荒战乱中,甚至没有能力组织全民接种。如无国际社会鼎力援助,只能残酷地等待自然的群体免疫,这是人道主义惨剧。1月24日,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就吐槽富国大肆采购疫苗,不给发展中国家留份额,暗批加拿大,“好像他们要给所有的猫狗都接种似的。”

即使富国、盟友,逼急了抢疫苗也顾不上吃相。阿斯利康疫苗在意大利有生产基地,英国想优先保障本国的供应。欧盟对已“离婚”的英国毫不客气,抱怨阿斯利康在合同中承诺今年一季度交付9000万剂疫苗,实际仅交付约30%,威胁如不满足合同,就不许在欧洲生产的疫苗出境。意大利疫情反弹,疫苗严重短缺,澳大利亚订购的25万剂阿斯利康疫苗,在意大利离境前被“截胡”,法国、欧盟理解支持意大利。

WHO和联合国最着急、最忧心,的确基于人道和人类大家庭的公共利益,反复呼吁疫苗公平,可惜大国、富国们普遍阳奉阴违,视而不见、听而不动。据WHO通报,2月24日,非洲西部的加纳收到6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成为第一个通过COVAX分配到疫苗的国家。

2月17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安理会新冠疫苗问题部长级视频公开会上强调,“疫苗公平是人类社会当前面临的最严峻的道德考验”,10个国家的疫苗接种量占全球总接种量的75%,而130多个国家至今仍未开始接种疫苗;提议由G20集团牵头成立一个紧急特别工作组,筹备建立“全球疫苗接种计划”。

G20对古特雷斯的提议没有积极响应。3月11日,联合国硬着头皮继续孤独前行,又发起“只要同心协力”的全球运动,呼吁确保所有国家和地区都能够公平获得疫苗。古特雷斯当天发表视频致辞说,必须将疫苗视为全球公共产品,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自战胜这场危机。

3月22日,WHO总干事谭德塞在记者会上再次抱怨疫苗分配严重不公,富国的接种数量与通过COVAX的接种数量差距每天都在扩大,“每天都变得更加荒唐”、“世界正处于灾难性道德失败的边缘”。

大道虽然至简,做到的人和国家不多,持之以恒的就更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