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后疫情时代中国的国内游大市场正蓬勃待发。



| 沈燕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北方仍是寒风料峭,但3月的云南西双版纳温度已近30度,虽不是小长假,但景区内如织的人群游览的热情和当地的温度一样居高不下。这也折射出后疫情时代中国的国内游大市场。

无论是充斥着中国各地方言的游客集散中心,抑或清晨六点的昆明长水机场,熙熙壤壤、南来北往的人络绎不绝,云南游的火爆显然也让当地的旅游从业者喜上眉梢。

“确实没想到来云南的游客这么多。”负责接团的一位云南当地导游许导称,尤其是车程距昆明近7-8个小时的西双版纳的野象谷,更是在大量游客蜂拥而至后显得拥挤不堪。

从昆明、大理、腾冲沿着滇西一路走来,再到昆明、西双版纳,尽管旅途中一天平均看景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两个小时,而车程却长达数小时,却丝毫无损诸多60-70岁老人们游玩的兴致。

“一场疫情让大家感受到健康的可贵,更能体会活在当下的现实意义。”来自江苏的退休老教师用带着乡间的普通话称,能出来跑跑就赶紧出来了,尤其是这么便宜的团费,省下的钱在当地购物也值啊。

这或许就是中国庞大国内旅游市场最原始的驱动力。当饱受疫情之苦的旅游业经历了2020年的寒冬后,在疫情下出境游依旧遥遥无期时,国内游正成为后疫情时代追逐的热点。

根据同程旅行大数据显示,截至3月17日,“五一”假期的机票预订量同比增长10倍以上,主要原因在于2020年同期疫情形势不确定。目前来看,清明假期的机票价格基本已经恢复到了2020年同期水平,“五一”的机票价格已经超过2019年同期水平。

根据同程旅行平台数据预测,三亚、成都、重庆、杭州、厦门、西安、上海、丽江、大理、桂林、北京、广州、昆明等将是国内游的热门目的地。

这在中国着力依靠内循环拉动经济的当下,旅游业的复苏爆发及带动与此相关的行业,无疑会成为拉动中国经济的重要力量。

安联集团(Allianz)旗下贸易信用保险公司--裕利安宜(Euler Hermes)最新发表报告称,各国正致力通过疫苗接种以控制新型且传染力更强的变种新冠病毒,但即使推行“疫苗护照”仍不足以重振旅游业,预期全球旅游业要在2024年始看到复苏。

**提升旅游软环境是打造大旅游的重中之重**

尽管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不乏各种多姿多彩的自然景观,但要打造一个旅游大国显然更需要软实力和硬件设施的配套,这对服务业的素质和品质要求更高。

四年前云南省副省长陈舜以普通游客的身份参团旅游,在一家旅游购物商店,游客享受到“一对一”服务。所谓“一对一”就是人盯人,游客购物达不到一定金额,甭想走出店门。

这一副省长微服私访跟团体验旅游的实例也成为云南之行的导游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并由此拉开云南重拳整治旅游市场的序幕。为整顿云南旅游市场,2016年云南组建了昆明、大理、丽江等七个州(县)市旅游警察队伍。

不可否认,旅游环境的整治奠定了云南成为国内旅游大省的地位。只是面对后疫情时代,游人如织一路向西的热情,旅游合约中虽没有了强制购物的条款,但每到一地导游必带去购物店,且一呆就一两个小时,远比去景区的时间更长,显然也损害着旅游大省的声誉。

“带游客去购物店我们也是没有办法,但我们不会强迫购物。”云南大理的一位导游坦言,“因为这与我们的收入直接挂钩,好的导游能通过对当地文化、历史特产的讲解勾起游客的购物欲,这本身就是一种良性互动。”

她提到,此前也曾规定不许带游客去购物店,导游只拿死工资,但结果是导游一上车只做最基本的讲解,然后就呼呼大睡比游客睡的还香,根本没有积极性。但现在是通过导游的推介让游客自觉自愿品尝购买当地的特产,性质完全不同。

这或许也道出当下旅游业者在现实困境中的无奈之举。近日昆明市旅游监察支队微博发布旅游消费提示,严禁变相安排和诱导购物,禁止“不合理低价游”,严禁购物商店尤其是景区景点、公路沿线、休息区、车站、码头等旅游者集中的购物场所与旅行社或司陪人员串通,通过购物回扣、返佣,给予“停车费”“茶水费”“人头费”等形式,安排旅游团队购物或兜售商品。

数据显示,2020年,云南全省接待游客5.29亿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6,477亿元人民币,新增9个国家级文旅品牌,大滇西旅游环线、半山酒店、特色小镇等成为旅游新亮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从昆明到西双版纳,摩肩接踵的人潮透露中国境内游蓬勃待发信号

发布日期:2021-03-25 13:03
摘要:后疫情时代中国的国内游大市场正蓬勃待发。



| 沈燕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北方仍是寒风料峭,但3月的云南西双版纳温度已近30度,虽不是小长假,但景区内如织的人群游览的热情和当地的温度一样居高不下。这也折射出后疫情时代中国的国内游大市场。

无论是充斥着中国各地方言的游客集散中心,抑或清晨六点的昆明长水机场,熙熙壤壤、南来北往的人络绎不绝,云南游的火爆显然也让当地的旅游从业者喜上眉梢。

“确实没想到来云南的游客这么多。”负责接团的一位云南当地导游许导称,尤其是车程距昆明近7-8个小时的西双版纳的野象谷,更是在大量游客蜂拥而至后显得拥挤不堪。

从昆明、大理、腾冲沿着滇西一路走来,再到昆明、西双版纳,尽管旅途中一天平均看景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两个小时,而车程却长达数小时,却丝毫无损诸多60-70岁老人们游玩的兴致。

“一场疫情让大家感受到健康的可贵,更能体会活在当下的现实意义。”来自江苏的退休老教师用带着乡间的普通话称,能出来跑跑就赶紧出来了,尤其是这么便宜的团费,省下的钱在当地购物也值啊。

这或许就是中国庞大国内旅游市场最原始的驱动力。当饱受疫情之苦的旅游业经历了2020年的寒冬后,在疫情下出境游依旧遥遥无期时,国内游正成为后疫情时代追逐的热点。

根据同程旅行大数据显示,截至3月17日,“五一”假期的机票预订量同比增长10倍以上,主要原因在于2020年同期疫情形势不确定。目前来看,清明假期的机票价格基本已经恢复到了2020年同期水平,“五一”的机票价格已经超过2019年同期水平。

根据同程旅行平台数据预测,三亚、成都、重庆、杭州、厦门、西安、上海、丽江、大理、桂林、北京、广州、昆明等将是国内游的热门目的地。

这在中国着力依靠内循环拉动经济的当下,旅游业的复苏爆发及带动与此相关的行业,无疑会成为拉动中国经济的重要力量。

安联集团(Allianz)旗下贸易信用保险公司--裕利安宜(Euler Hermes)最新发表报告称,各国正致力通过疫苗接种以控制新型且传染力更强的变种新冠病毒,但即使推行“疫苗护照”仍不足以重振旅游业,预期全球旅游业要在2024年始看到复苏。

**提升旅游软环境是打造大旅游的重中之重**

尽管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不乏各种多姿多彩的自然景观,但要打造一个旅游大国显然更需要软实力和硬件设施的配套,这对服务业的素质和品质要求更高。

四年前云南省副省长陈舜以普通游客的身份参团旅游,在一家旅游购物商店,游客享受到“一对一”服务。所谓“一对一”就是人盯人,游客购物达不到一定金额,甭想走出店门。

这一副省长微服私访跟团体验旅游的实例也成为云南之行的导游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并由此拉开云南重拳整治旅游市场的序幕。为整顿云南旅游市场,2016年云南组建了昆明、大理、丽江等七个州(县)市旅游警察队伍。

不可否认,旅游环境的整治奠定了云南成为国内旅游大省的地位。只是面对后疫情时代,游人如织一路向西的热情,旅游合约中虽没有了强制购物的条款,但每到一地导游必带去购物店,且一呆就一两个小时,远比去景区的时间更长,显然也损害着旅游大省的声誉。

“带游客去购物店我们也是没有办法,但我们不会强迫购物。”云南大理的一位导游坦言,“因为这与我们的收入直接挂钩,好的导游能通过对当地文化、历史特产的讲解勾起游客的购物欲,这本身就是一种良性互动。”

她提到,此前也曾规定不许带游客去购物店,导游只拿死工资,但结果是导游一上车只做最基本的讲解,然后就呼呼大睡比游客睡的还香,根本没有积极性。但现在是通过导游的推介让游客自觉自愿品尝购买当地的特产,性质完全不同。

这或许也道出当下旅游业者在现实困境中的无奈之举。近日昆明市旅游监察支队微博发布旅游消费提示,严禁变相安排和诱导购物,禁止“不合理低价游”,严禁购物商店尤其是景区景点、公路沿线、休息区、车站、码头等旅游者集中的购物场所与旅行社或司陪人员串通,通过购物回扣、返佣,给予“停车费”“茶水费”“人头费”等形式,安排旅游团队购物或兜售商品。

数据显示,2020年,云南全省接待游客5.29亿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6,477亿元人民币,新增9个国家级文旅品牌,大滇西旅游环线、半山酒店、特色小镇等成为旅游新亮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后疫情时代中国的国内游大市场正蓬勃待发。



| 沈燕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北方仍是寒风料峭,但3月的云南西双版纳温度已近30度,虽不是小长假,但景区内如织的人群游览的热情和当地的温度一样居高不下。这也折射出后疫情时代中国的国内游大市场。

无论是充斥着中国各地方言的游客集散中心,抑或清晨六点的昆明长水机场,熙熙壤壤、南来北往的人络绎不绝,云南游的火爆显然也让当地的旅游从业者喜上眉梢。

“确实没想到来云南的游客这么多。”负责接团的一位云南当地导游许导称,尤其是车程距昆明近7-8个小时的西双版纳的野象谷,更是在大量游客蜂拥而至后显得拥挤不堪。

从昆明、大理、腾冲沿着滇西一路走来,再到昆明、西双版纳,尽管旅途中一天平均看景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两个小时,而车程却长达数小时,却丝毫无损诸多60-70岁老人们游玩的兴致。

“一场疫情让大家感受到健康的可贵,更能体会活在当下的现实意义。”来自江苏的退休老教师用带着乡间的普通话称,能出来跑跑就赶紧出来了,尤其是这么便宜的团费,省下的钱在当地购物也值啊。

这或许就是中国庞大国内旅游市场最原始的驱动力。当饱受疫情之苦的旅游业经历了2020年的寒冬后,在疫情下出境游依旧遥遥无期时,国内游正成为后疫情时代追逐的热点。

根据同程旅行大数据显示,截至3月17日,“五一”假期的机票预订量同比增长10倍以上,主要原因在于2020年同期疫情形势不确定。目前来看,清明假期的机票价格基本已经恢复到了2020年同期水平,“五一”的机票价格已经超过2019年同期水平。

根据同程旅行平台数据预测,三亚、成都、重庆、杭州、厦门、西安、上海、丽江、大理、桂林、北京、广州、昆明等将是国内游的热门目的地。

这在中国着力依靠内循环拉动经济的当下,旅游业的复苏爆发及带动与此相关的行业,无疑会成为拉动中国经济的重要力量。

安联集团(Allianz)旗下贸易信用保险公司--裕利安宜(Euler Hermes)最新发表报告称,各国正致力通过疫苗接种以控制新型且传染力更强的变种新冠病毒,但即使推行“疫苗护照”仍不足以重振旅游业,预期全球旅游业要在2024年始看到复苏。

**提升旅游软环境是打造大旅游的重中之重**

尽管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不乏各种多姿多彩的自然景观,但要打造一个旅游大国显然更需要软实力和硬件设施的配套,这对服务业的素质和品质要求更高。

四年前云南省副省长陈舜以普通游客的身份参团旅游,在一家旅游购物商店,游客享受到“一对一”服务。所谓“一对一”就是人盯人,游客购物达不到一定金额,甭想走出店门。

这一副省长微服私访跟团体验旅游的实例也成为云南之行的导游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并由此拉开云南重拳整治旅游市场的序幕。为整顿云南旅游市场,2016年云南组建了昆明、大理、丽江等七个州(县)市旅游警察队伍。

不可否认,旅游环境的整治奠定了云南成为国内旅游大省的地位。只是面对后疫情时代,游人如织一路向西的热情,旅游合约中虽没有了强制购物的条款,但每到一地导游必带去购物店,且一呆就一两个小时,远比去景区的时间更长,显然也损害着旅游大省的声誉。

“带游客去购物店我们也是没有办法,但我们不会强迫购物。”云南大理的一位导游坦言,“因为这与我们的收入直接挂钩,好的导游能通过对当地文化、历史特产的讲解勾起游客的购物欲,这本身就是一种良性互动。”

她提到,此前也曾规定不许带游客去购物店,导游只拿死工资,但结果是导游一上车只做最基本的讲解,然后就呼呼大睡比游客睡的还香,根本没有积极性。但现在是通过导游的推介让游客自觉自愿品尝购买当地的特产,性质完全不同。

这或许也道出当下旅游业者在现实困境中的无奈之举。近日昆明市旅游监察支队微博发布旅游消费提示,严禁变相安排和诱导购物,禁止“不合理低价游”,严禁购物商店尤其是景区景点、公路沿线、休息区、车站、码头等旅游者集中的购物场所与旅行社或司陪人员串通,通过购物回扣、返佣,给予“停车费”“茶水费”“人头费”等形式,安排旅游团队购物或兜售商品。

数据显示,2020年,云南全省接待游客5.29亿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6,477亿元人民币,新增9个国家级文旅品牌,大滇西旅游环线、半山酒店、特色小镇等成为旅游新亮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从昆明到西双版纳,摩肩接踵的人潮透露中国境内游蓬勃待发信号

发布日期:2021-03-25 13:03
摘要:后疫情时代中国的国内游大市场正蓬勃待发。



| 沈燕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北方仍是寒风料峭,但3月的云南西双版纳温度已近30度,虽不是小长假,但景区内如织的人群游览的热情和当地的温度一样居高不下。这也折射出后疫情时代中国的国内游大市场。

无论是充斥着中国各地方言的游客集散中心,抑或清晨六点的昆明长水机场,熙熙壤壤、南来北往的人络绎不绝,云南游的火爆显然也让当地的旅游从业者喜上眉梢。

“确实没想到来云南的游客这么多。”负责接团的一位云南当地导游许导称,尤其是车程距昆明近7-8个小时的西双版纳的野象谷,更是在大量游客蜂拥而至后显得拥挤不堪。

从昆明、大理、腾冲沿着滇西一路走来,再到昆明、西双版纳,尽管旅途中一天平均看景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两个小时,而车程却长达数小时,却丝毫无损诸多60-70岁老人们游玩的兴致。

“一场疫情让大家感受到健康的可贵,更能体会活在当下的现实意义。”来自江苏的退休老教师用带着乡间的普通话称,能出来跑跑就赶紧出来了,尤其是这么便宜的团费,省下的钱在当地购物也值啊。

这或许就是中国庞大国内旅游市场最原始的驱动力。当饱受疫情之苦的旅游业经历了2020年的寒冬后,在疫情下出境游依旧遥遥无期时,国内游正成为后疫情时代追逐的热点。

根据同程旅行大数据显示,截至3月17日,“五一”假期的机票预订量同比增长10倍以上,主要原因在于2020年同期疫情形势不确定。目前来看,清明假期的机票价格基本已经恢复到了2020年同期水平,“五一”的机票价格已经超过2019年同期水平。

根据同程旅行平台数据预测,三亚、成都、重庆、杭州、厦门、西安、上海、丽江、大理、桂林、北京、广州、昆明等将是国内游的热门目的地。

这在中国着力依靠内循环拉动经济的当下,旅游业的复苏爆发及带动与此相关的行业,无疑会成为拉动中国经济的重要力量。

安联集团(Allianz)旗下贸易信用保险公司--裕利安宜(Euler Hermes)最新发表报告称,各国正致力通过疫苗接种以控制新型且传染力更强的变种新冠病毒,但即使推行“疫苗护照”仍不足以重振旅游业,预期全球旅游业要在2024年始看到复苏。

**提升旅游软环境是打造大旅游的重中之重**

尽管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不乏各种多姿多彩的自然景观,但要打造一个旅游大国显然更需要软实力和硬件设施的配套,这对服务业的素质和品质要求更高。

四年前云南省副省长陈舜以普通游客的身份参团旅游,在一家旅游购物商店,游客享受到“一对一”服务。所谓“一对一”就是人盯人,游客购物达不到一定金额,甭想走出店门。

这一副省长微服私访跟团体验旅游的实例也成为云南之行的导游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并由此拉开云南重拳整治旅游市场的序幕。为整顿云南旅游市场,2016年云南组建了昆明、大理、丽江等七个州(县)市旅游警察队伍。

不可否认,旅游环境的整治奠定了云南成为国内旅游大省的地位。只是面对后疫情时代,游人如织一路向西的热情,旅游合约中虽没有了强制购物的条款,但每到一地导游必带去购物店,且一呆就一两个小时,远比去景区的时间更长,显然也损害着旅游大省的声誉。

“带游客去购物店我们也是没有办法,但我们不会强迫购物。”云南大理的一位导游坦言,“因为这与我们的收入直接挂钩,好的导游能通过对当地文化、历史特产的讲解勾起游客的购物欲,这本身就是一种良性互动。”

她提到,此前也曾规定不许带游客去购物店,导游只拿死工资,但结果是导游一上车只做最基本的讲解,然后就呼呼大睡比游客睡的还香,根本没有积极性。但现在是通过导游的推介让游客自觉自愿品尝购买当地的特产,性质完全不同。

这或许也道出当下旅游业者在现实困境中的无奈之举。近日昆明市旅游监察支队微博发布旅游消费提示,严禁变相安排和诱导购物,禁止“不合理低价游”,严禁购物商店尤其是景区景点、公路沿线、休息区、车站、码头等旅游者集中的购物场所与旅行社或司陪人员串通,通过购物回扣、返佣,给予“停车费”“茶水费”“人头费”等形式,安排旅游团队购物或兜售商品。

数据显示,2020年,云南全省接待游客5.29亿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6,477亿元人民币,新增9个国家级文旅品牌,大滇西旅游环线、半山酒店、特色小镇等成为旅游新亮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后疫情时代中国的国内游大市场正蓬勃待发。



| 沈燕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北方仍是寒风料峭,但3月的云南西双版纳温度已近30度,虽不是小长假,但景区内如织的人群游览的热情和当地的温度一样居高不下。这也折射出后疫情时代中国的国内游大市场。

无论是充斥着中国各地方言的游客集散中心,抑或清晨六点的昆明长水机场,熙熙壤壤、南来北往的人络绎不绝,云南游的火爆显然也让当地的旅游从业者喜上眉梢。

“确实没想到来云南的游客这么多。”负责接团的一位云南当地导游许导称,尤其是车程距昆明近7-8个小时的西双版纳的野象谷,更是在大量游客蜂拥而至后显得拥挤不堪。

从昆明、大理、腾冲沿着滇西一路走来,再到昆明、西双版纳,尽管旅途中一天平均看景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两个小时,而车程却长达数小时,却丝毫无损诸多60-70岁老人们游玩的兴致。

“一场疫情让大家感受到健康的可贵,更能体会活在当下的现实意义。”来自江苏的退休老教师用带着乡间的普通话称,能出来跑跑就赶紧出来了,尤其是这么便宜的团费,省下的钱在当地购物也值啊。

这或许就是中国庞大国内旅游市场最原始的驱动力。当饱受疫情之苦的旅游业经历了2020年的寒冬后,在疫情下出境游依旧遥遥无期时,国内游正成为后疫情时代追逐的热点。

根据同程旅行大数据显示,截至3月17日,“五一”假期的机票预订量同比增长10倍以上,主要原因在于2020年同期疫情形势不确定。目前来看,清明假期的机票价格基本已经恢复到了2020年同期水平,“五一”的机票价格已经超过2019年同期水平。

根据同程旅行平台数据预测,三亚、成都、重庆、杭州、厦门、西安、上海、丽江、大理、桂林、北京、广州、昆明等将是国内游的热门目的地。

这在中国着力依靠内循环拉动经济的当下,旅游业的复苏爆发及带动与此相关的行业,无疑会成为拉动中国经济的重要力量。

安联集团(Allianz)旗下贸易信用保险公司--裕利安宜(Euler Hermes)最新发表报告称,各国正致力通过疫苗接种以控制新型且传染力更强的变种新冠病毒,但即使推行“疫苗护照”仍不足以重振旅游业,预期全球旅游业要在2024年始看到复苏。

**提升旅游软环境是打造大旅游的重中之重**

尽管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不乏各种多姿多彩的自然景观,但要打造一个旅游大国显然更需要软实力和硬件设施的配套,这对服务业的素质和品质要求更高。

四年前云南省副省长陈舜以普通游客的身份参团旅游,在一家旅游购物商店,游客享受到“一对一”服务。所谓“一对一”就是人盯人,游客购物达不到一定金额,甭想走出店门。

这一副省长微服私访跟团体验旅游的实例也成为云南之行的导游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并由此拉开云南重拳整治旅游市场的序幕。为整顿云南旅游市场,2016年云南组建了昆明、大理、丽江等七个州(县)市旅游警察队伍。

不可否认,旅游环境的整治奠定了云南成为国内旅游大省的地位。只是面对后疫情时代,游人如织一路向西的热情,旅游合约中虽没有了强制购物的条款,但每到一地导游必带去购物店,且一呆就一两个小时,远比去景区的时间更长,显然也损害着旅游大省的声誉。

“带游客去购物店我们也是没有办法,但我们不会强迫购物。”云南大理的一位导游坦言,“因为这与我们的收入直接挂钩,好的导游能通过对当地文化、历史特产的讲解勾起游客的购物欲,这本身就是一种良性互动。”

她提到,此前也曾规定不许带游客去购物店,导游只拿死工资,但结果是导游一上车只做最基本的讲解,然后就呼呼大睡比游客睡的还香,根本没有积极性。但现在是通过导游的推介让游客自觉自愿品尝购买当地的特产,性质完全不同。

这或许也道出当下旅游业者在现实困境中的无奈之举。近日昆明市旅游监察支队微博发布旅游消费提示,严禁变相安排和诱导购物,禁止“不合理低价游”,严禁购物商店尤其是景区景点、公路沿线、休息区、车站、码头等旅游者集中的购物场所与旅行社或司陪人员串通,通过购物回扣、返佣,给予“停车费”“茶水费”“人头费”等形式,安排旅游团队购物或兜售商品。

数据显示,2020年,云南全省接待游客5.29亿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6,477亿元人民币,新增9个国家级文旅品牌,大滇西旅游环线、半山酒店、特色小镇等成为旅游新亮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