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到2025年海南或将成为自由贸易港;中国消费者对境内购买奢侈品情有独钟。



Andrea Felsted 、 Anjani Trivedi

OR--商业新媒体

就在中国努力摆脱疫情阴影、经济艰难复苏之际,中国消费者却在挥金如土。奢侈品牌应紧紧盯住他们的钱都花在了哪里。目前看,是花在了国内。

贝恩公司(Bain & Co.)的数据显示,中国消费者在境内购买奢侈品的比例从2019年的32%上升至 2020年的70%以上,增长了一倍多。2020年下半年,豪车销售表现强劲。市场对高价酒和顶级酒的需求依然旺盛。受中国买家的追捧,高档葡萄酒的价格在2020年第四季度上涨了4%。
内需:中国消费者即使可以再次出国旅行,也依然会在国内购买更多奢侈品。来源:贝恩、Altagamma。(注:2020年取的是70-75%估测区间中值,2025年为预测)

由于政府推行“双循环”政策以促进国内需求和供应,消费者信心可能会保持强劲。即使中国人能再次前往巴黎和米兰,国内消费也不会倒退回疫情前的水平。

这对奢侈品大牌来说意义重大。

中国市场需求飙升,说明中国消费者在奢侈品专卖店的购物可能会增加,而这些店以前对奢侈品公司来说投资回报比并不高。疫情爆发前,成都等城市的奢侈品专卖店也许门可罗雀,但现在这些门店成了招揽当地消费者的有效途径。

或许还能更上一层楼。Jefferies的分析师发现,只有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古驰(Gucci)和博柏利(Burberry Group Plc)这三个欧洲时尚和皮具品牌在中国25大城市中的每一个城市都设有门店。其他奢侈品公司可能会考虑在这些大城市以外的地方留下足迹或开店。

但它们应谨慎行事。尽管中国一枝独秀,但2020年仍是近代史上奢侈品销售最糟糕的一年。大公司可能不愿投资开设大量门店。任何开支都必须有针对性。

享有免税政策的海南对奢侈品公司来说是个值得扩张的地方。伯恩斯坦(Bernstein)的分析师估计,过去六年进驻海南的国际奢侈品牌数量增长了80%。预计还会有更多品牌入驻。Michael kors的母公司卡普里控股有限公司(Capri Holdings Ltd.)最近说,海南“火了”。古驰母公司开云集团(Kering SA)也说,海南的业务红红火火。

预计到2025年海南将成为自由贸易港。中国政府一直在放宽对海南的政策,以增加那里的奢侈品消费额。2021年2月,中国财政部与海关和税务等部门表示,离岛旅客在海南免税店购物时,可以选择邮寄送达方式提货。2020年7月,政府提高了海南离岛免税购物限额。预计所有这些调整措施都将推高消费支出。

2021年1月,海南免税销售总额达到人民币37亿元(约合5.718亿美元),较上月下降,但较2020年同期有所上升。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数据显示,尽管在2020年第四季度旅游旺季结束后,海南的游客数量有所减少,但新开门店增多,接待游客人次逐月增加。

除线下扩张外,奢侈品公司为了俘获中国逐渐壮大的中产阶级和Z世代购物者的芳心,还需要提高线上经营能力。与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天猫商城或京东等大型在线零售商合作可能会有所帮助。与阿里巴巴和卡地亚(Cartier)母公司历峰国际集团(Cie Financiere Richemont SA)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后,Farfetch Ltd.也在进一步扩大中国市场的业务。
网上业务:奢侈品牌可能会选择通过电子商务而非实体店面来接触中国消费者。来源:贝恩、Altagamma

中国消费者境内奢侈品支出增加对奢侈品行业来说是个至关重要的机会,但同时也意味着在巴黎买爱马仕包或在伦敦买博柏利风衣的中国游客变少了。

如果令人目眩的购物血拼不再是中国人出国游的主要动力,欧洲的奢侈品门店只能要么适应改变,要么关门大吉。它们可以迁址到当地人常去的旅游目的地,这样旗舰店就能不那么关注创收,而是把更多注意力放在品牌体验上。拉夫·劳伦公司(Ralph Lauren Corp.)在店内开设了时尚酒吧。开云集团最近表示,打算在世界各地的古驰专卖店里开设更多餐厅。

这些变化将有利于全球最大的奢侈品企业,如路威酩轩(LVMH Moe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SE)、开云和历峰。他们可以负担得起哪怕赚钱变少也依然开门迎客的欧洲旗舰店,同时还有余力投资中国那些表现出色的门店,并斥巨资在微信和抖音上聘请亚洲最有影响力的网红进行营销推广。

不过,规模没那么大的奢侈品企业一样可以受益。Jefferies的分析师称,菲拉格慕(Salvatore Ferragamo SpA)和博柏利的在华门店最多。国内奢侈品消费增加可能会支持它们的重振计划,目前来看这些计划的效果喜忧参半。

中国奢侈品市场正在发生变化。去年,我们说这是“报复性消费”。而今,这个现象显然已经在此生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能在杭州买爱马仕 何必要去巴黎?

发布日期:2021-03-24 10:32
摘要:到2025年海南或将成为自由贸易港;中国消费者对境内购买奢侈品情有独钟。



Andrea Felsted 、 Anjani Trivedi

OR--商业新媒体

就在中国努力摆脱疫情阴影、经济艰难复苏之际,中国消费者却在挥金如土。奢侈品牌应紧紧盯住他们的钱都花在了哪里。目前看,是花在了国内。

贝恩公司(Bain & Co.)的数据显示,中国消费者在境内购买奢侈品的比例从2019年的32%上升至 2020年的70%以上,增长了一倍多。2020年下半年,豪车销售表现强劲。市场对高价酒和顶级酒的需求依然旺盛。受中国买家的追捧,高档葡萄酒的价格在2020年第四季度上涨了4%。
内需:中国消费者即使可以再次出国旅行,也依然会在国内购买更多奢侈品。来源:贝恩、Altagamma。(注:2020年取的是70-75%估测区间中值,2025年为预测)

由于政府推行“双循环”政策以促进国内需求和供应,消费者信心可能会保持强劲。即使中国人能再次前往巴黎和米兰,国内消费也不会倒退回疫情前的水平。

这对奢侈品大牌来说意义重大。

中国市场需求飙升,说明中国消费者在奢侈品专卖店的购物可能会增加,而这些店以前对奢侈品公司来说投资回报比并不高。疫情爆发前,成都等城市的奢侈品专卖店也许门可罗雀,但现在这些门店成了招揽当地消费者的有效途径。

或许还能更上一层楼。Jefferies的分析师发现,只有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古驰(Gucci)和博柏利(Burberry Group Plc)这三个欧洲时尚和皮具品牌在中国25大城市中的每一个城市都设有门店。其他奢侈品公司可能会考虑在这些大城市以外的地方留下足迹或开店。

但它们应谨慎行事。尽管中国一枝独秀,但2020年仍是近代史上奢侈品销售最糟糕的一年。大公司可能不愿投资开设大量门店。任何开支都必须有针对性。

享有免税政策的海南对奢侈品公司来说是个值得扩张的地方。伯恩斯坦(Bernstein)的分析师估计,过去六年进驻海南的国际奢侈品牌数量增长了80%。预计还会有更多品牌入驻。Michael kors的母公司卡普里控股有限公司(Capri Holdings Ltd.)最近说,海南“火了”。古驰母公司开云集团(Kering SA)也说,海南的业务红红火火。

预计到2025年海南将成为自由贸易港。中国政府一直在放宽对海南的政策,以增加那里的奢侈品消费额。2021年2月,中国财政部与海关和税务等部门表示,离岛旅客在海南免税店购物时,可以选择邮寄送达方式提货。2020年7月,政府提高了海南离岛免税购物限额。预计所有这些调整措施都将推高消费支出。

2021年1月,海南免税销售总额达到人民币37亿元(约合5.718亿美元),较上月下降,但较2020年同期有所上升。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数据显示,尽管在2020年第四季度旅游旺季结束后,海南的游客数量有所减少,但新开门店增多,接待游客人次逐月增加。

除线下扩张外,奢侈品公司为了俘获中国逐渐壮大的中产阶级和Z世代购物者的芳心,还需要提高线上经营能力。与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天猫商城或京东等大型在线零售商合作可能会有所帮助。与阿里巴巴和卡地亚(Cartier)母公司历峰国际集团(Cie Financiere Richemont SA)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后,Farfetch Ltd.也在进一步扩大中国市场的业务。
网上业务:奢侈品牌可能会选择通过电子商务而非实体店面来接触中国消费者。来源:贝恩、Altagamma

中国消费者境内奢侈品支出增加对奢侈品行业来说是个至关重要的机会,但同时也意味着在巴黎买爱马仕包或在伦敦买博柏利风衣的中国游客变少了。

如果令人目眩的购物血拼不再是中国人出国游的主要动力,欧洲的奢侈品门店只能要么适应改变,要么关门大吉。它们可以迁址到当地人常去的旅游目的地,这样旗舰店就能不那么关注创收,而是把更多注意力放在品牌体验上。拉夫·劳伦公司(Ralph Lauren Corp.)在店内开设了时尚酒吧。开云集团最近表示,打算在世界各地的古驰专卖店里开设更多餐厅。

这些变化将有利于全球最大的奢侈品企业,如路威酩轩(LVMH Moe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SE)、开云和历峰。他们可以负担得起哪怕赚钱变少也依然开门迎客的欧洲旗舰店,同时还有余力投资中国那些表现出色的门店,并斥巨资在微信和抖音上聘请亚洲最有影响力的网红进行营销推广。

不过,规模没那么大的奢侈品企业一样可以受益。Jefferies的分析师称,菲拉格慕(Salvatore Ferragamo SpA)和博柏利的在华门店最多。国内奢侈品消费增加可能会支持它们的重振计划,目前来看这些计划的效果喜忧参半。

中国奢侈品市场正在发生变化。去年,我们说这是“报复性消费”。而今,这个现象显然已经在此生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到2025年海南或将成为自由贸易港;中国消费者对境内购买奢侈品情有独钟。



Andrea Felsted 、 Anjani Trivedi

OR--商业新媒体

就在中国努力摆脱疫情阴影、经济艰难复苏之际,中国消费者却在挥金如土。奢侈品牌应紧紧盯住他们的钱都花在了哪里。目前看,是花在了国内。

贝恩公司(Bain & Co.)的数据显示,中国消费者在境内购买奢侈品的比例从2019年的32%上升至 2020年的70%以上,增长了一倍多。2020年下半年,豪车销售表现强劲。市场对高价酒和顶级酒的需求依然旺盛。受中国买家的追捧,高档葡萄酒的价格在2020年第四季度上涨了4%。
内需:中国消费者即使可以再次出国旅行,也依然会在国内购买更多奢侈品。来源:贝恩、Altagamma。(注:2020年取的是70-75%估测区间中值,2025年为预测)

由于政府推行“双循环”政策以促进国内需求和供应,消费者信心可能会保持强劲。即使中国人能再次前往巴黎和米兰,国内消费也不会倒退回疫情前的水平。

这对奢侈品大牌来说意义重大。

中国市场需求飙升,说明中国消费者在奢侈品专卖店的购物可能会增加,而这些店以前对奢侈品公司来说投资回报比并不高。疫情爆发前,成都等城市的奢侈品专卖店也许门可罗雀,但现在这些门店成了招揽当地消费者的有效途径。

或许还能更上一层楼。Jefferies的分析师发现,只有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古驰(Gucci)和博柏利(Burberry Group Plc)这三个欧洲时尚和皮具品牌在中国25大城市中的每一个城市都设有门店。其他奢侈品公司可能会考虑在这些大城市以外的地方留下足迹或开店。

但它们应谨慎行事。尽管中国一枝独秀,但2020年仍是近代史上奢侈品销售最糟糕的一年。大公司可能不愿投资开设大量门店。任何开支都必须有针对性。

享有免税政策的海南对奢侈品公司来说是个值得扩张的地方。伯恩斯坦(Bernstein)的分析师估计,过去六年进驻海南的国际奢侈品牌数量增长了80%。预计还会有更多品牌入驻。Michael kors的母公司卡普里控股有限公司(Capri Holdings Ltd.)最近说,海南“火了”。古驰母公司开云集团(Kering SA)也说,海南的业务红红火火。

预计到2025年海南将成为自由贸易港。中国政府一直在放宽对海南的政策,以增加那里的奢侈品消费额。2021年2月,中国财政部与海关和税务等部门表示,离岛旅客在海南免税店购物时,可以选择邮寄送达方式提货。2020年7月,政府提高了海南离岛免税购物限额。预计所有这些调整措施都将推高消费支出。

2021年1月,海南免税销售总额达到人民币37亿元(约合5.718亿美元),较上月下降,但较2020年同期有所上升。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数据显示,尽管在2020年第四季度旅游旺季结束后,海南的游客数量有所减少,但新开门店增多,接待游客人次逐月增加。

除线下扩张外,奢侈品公司为了俘获中国逐渐壮大的中产阶级和Z世代购物者的芳心,还需要提高线上经营能力。与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天猫商城或京东等大型在线零售商合作可能会有所帮助。与阿里巴巴和卡地亚(Cartier)母公司历峰国际集团(Cie Financiere Richemont SA)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后,Farfetch Ltd.也在进一步扩大中国市场的业务。
网上业务:奢侈品牌可能会选择通过电子商务而非实体店面来接触中国消费者。来源:贝恩、Altagamma

中国消费者境内奢侈品支出增加对奢侈品行业来说是个至关重要的机会,但同时也意味着在巴黎买爱马仕包或在伦敦买博柏利风衣的中国游客变少了。

如果令人目眩的购物血拼不再是中国人出国游的主要动力,欧洲的奢侈品门店只能要么适应改变,要么关门大吉。它们可以迁址到当地人常去的旅游目的地,这样旗舰店就能不那么关注创收,而是把更多注意力放在品牌体验上。拉夫·劳伦公司(Ralph Lauren Corp.)在店内开设了时尚酒吧。开云集团最近表示,打算在世界各地的古驰专卖店里开设更多餐厅。

这些变化将有利于全球最大的奢侈品企业,如路威酩轩(LVMH Moe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SE)、开云和历峰。他们可以负担得起哪怕赚钱变少也依然开门迎客的欧洲旗舰店,同时还有余力投资中国那些表现出色的门店,并斥巨资在微信和抖音上聘请亚洲最有影响力的网红进行营销推广。

不过,规模没那么大的奢侈品企业一样可以受益。Jefferies的分析师称,菲拉格慕(Salvatore Ferragamo SpA)和博柏利的在华门店最多。国内奢侈品消费增加可能会支持它们的重振计划,目前来看这些计划的效果喜忧参半。

中国奢侈品市场正在发生变化。去年,我们说这是“报复性消费”。而今,这个现象显然已经在此生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能在杭州买爱马仕 何必要去巴黎?

发布日期:2021-03-24 10:32
摘要:到2025年海南或将成为自由贸易港;中国消费者对境内购买奢侈品情有独钟。



Andrea Felsted 、 Anjani Trivedi

OR--商业新媒体

就在中国努力摆脱疫情阴影、经济艰难复苏之际,中国消费者却在挥金如土。奢侈品牌应紧紧盯住他们的钱都花在了哪里。目前看,是花在了国内。

贝恩公司(Bain & Co.)的数据显示,中国消费者在境内购买奢侈品的比例从2019年的32%上升至 2020年的70%以上,增长了一倍多。2020年下半年,豪车销售表现强劲。市场对高价酒和顶级酒的需求依然旺盛。受中国买家的追捧,高档葡萄酒的价格在2020年第四季度上涨了4%。
内需:中国消费者即使可以再次出国旅行,也依然会在国内购买更多奢侈品。来源:贝恩、Altagamma。(注:2020年取的是70-75%估测区间中值,2025年为预测)

由于政府推行“双循环”政策以促进国内需求和供应,消费者信心可能会保持强劲。即使中国人能再次前往巴黎和米兰,国内消费也不会倒退回疫情前的水平。

这对奢侈品大牌来说意义重大。

中国市场需求飙升,说明中国消费者在奢侈品专卖店的购物可能会增加,而这些店以前对奢侈品公司来说投资回报比并不高。疫情爆发前,成都等城市的奢侈品专卖店也许门可罗雀,但现在这些门店成了招揽当地消费者的有效途径。

或许还能更上一层楼。Jefferies的分析师发现,只有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古驰(Gucci)和博柏利(Burberry Group Plc)这三个欧洲时尚和皮具品牌在中国25大城市中的每一个城市都设有门店。其他奢侈品公司可能会考虑在这些大城市以外的地方留下足迹或开店。

但它们应谨慎行事。尽管中国一枝独秀,但2020年仍是近代史上奢侈品销售最糟糕的一年。大公司可能不愿投资开设大量门店。任何开支都必须有针对性。

享有免税政策的海南对奢侈品公司来说是个值得扩张的地方。伯恩斯坦(Bernstein)的分析师估计,过去六年进驻海南的国际奢侈品牌数量增长了80%。预计还会有更多品牌入驻。Michael kors的母公司卡普里控股有限公司(Capri Holdings Ltd.)最近说,海南“火了”。古驰母公司开云集团(Kering SA)也说,海南的业务红红火火。

预计到2025年海南将成为自由贸易港。中国政府一直在放宽对海南的政策,以增加那里的奢侈品消费额。2021年2月,中国财政部与海关和税务等部门表示,离岛旅客在海南免税店购物时,可以选择邮寄送达方式提货。2020年7月,政府提高了海南离岛免税购物限额。预计所有这些调整措施都将推高消费支出。

2021年1月,海南免税销售总额达到人民币37亿元(约合5.718亿美元),较上月下降,但较2020年同期有所上升。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数据显示,尽管在2020年第四季度旅游旺季结束后,海南的游客数量有所减少,但新开门店增多,接待游客人次逐月增加。

除线下扩张外,奢侈品公司为了俘获中国逐渐壮大的中产阶级和Z世代购物者的芳心,还需要提高线上经营能力。与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天猫商城或京东等大型在线零售商合作可能会有所帮助。与阿里巴巴和卡地亚(Cartier)母公司历峰国际集团(Cie Financiere Richemont SA)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后,Farfetch Ltd.也在进一步扩大中国市场的业务。
网上业务:奢侈品牌可能会选择通过电子商务而非实体店面来接触中国消费者。来源:贝恩、Altagamma

中国消费者境内奢侈品支出增加对奢侈品行业来说是个至关重要的机会,但同时也意味着在巴黎买爱马仕包或在伦敦买博柏利风衣的中国游客变少了。

如果令人目眩的购物血拼不再是中国人出国游的主要动力,欧洲的奢侈品门店只能要么适应改变,要么关门大吉。它们可以迁址到当地人常去的旅游目的地,这样旗舰店就能不那么关注创收,而是把更多注意力放在品牌体验上。拉夫·劳伦公司(Ralph Lauren Corp.)在店内开设了时尚酒吧。开云集团最近表示,打算在世界各地的古驰专卖店里开设更多餐厅。

这些变化将有利于全球最大的奢侈品企业,如路威酩轩(LVMH Moe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SE)、开云和历峰。他们可以负担得起哪怕赚钱变少也依然开门迎客的欧洲旗舰店,同时还有余力投资中国那些表现出色的门店,并斥巨资在微信和抖音上聘请亚洲最有影响力的网红进行营销推广。

不过,规模没那么大的奢侈品企业一样可以受益。Jefferies的分析师称,菲拉格慕(Salvatore Ferragamo SpA)和博柏利的在华门店最多。国内奢侈品消费增加可能会支持它们的重振计划,目前来看这些计划的效果喜忧参半。

中国奢侈品市场正在发生变化。去年,我们说这是“报复性消费”。而今,这个现象显然已经在此生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生活时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