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疫情期间,美国失业率飙升,一些囊中羞涩的年轻人多次向父母求助。已退休的父母该如何是好?专栏作家Glenn Ruffenach给出一些建议。此外,针对有读者提出的关于退休金最低提款要求的问题,文中也进行了解答。


作为一名退休族,能够为自己所爱的人提供经济上的帮助,这种感觉固然很好,但有时,你也要学会拒绝才行。

Glenn Ruffenach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提问:您在最近的一篇专栏文章里提到,如果退休人士向已成年的子女或其他家人提供经济帮助,可能会陷入困境。我的问题是 :可你如何说“不”呢?我觉得对大多数父母来说,拒绝这样的请求挺难的。

没错。我自己恰好就遇到了这样的事。

最近几年,我们夫妻二人帮助过一些亲戚解决经济问题。大多数时候,我们很乐意伸出援手。显然,能够帮助你爱的人,这种感觉挺好。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知道还有人需要我们,也让我们觉得欣慰,即便他们需要的是我们的钱。

不过有时候,我们原本也想说“不”——但最终没有说出口。有一次,我们觉得直接答应的话会更简单,你不必去解释或是争论,也不会觉得内疚。还有一次,我们这样安慰自己,“我们只会帮这一次。”(到头来,“一次”变成了“好几次”。)还有一回,一个亲戚知道我们帮助过另一个亲戚,于是也想让我们提供同样的帮助。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退休积蓄还没有因为我们慷慨解囊而受到大的影响。但正如我在最近的专栏里所说,年长的父母未必会清楚他们今天给予的帮助——或是日后继续给予的帮助——是否会危及自己的养老钱。

有一本书恰好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探讨,内容颇为精彩,书名叫做《终极父母:婴儿潮一代如何佛系育儿、如何培养成年子女的责任感,以及如何守住自己的血汗钱》(Parents to the End: How Baby Boomers Can Parent for Peace of Mind, Foster Responsibility in Their Adult Children, and Keep Their Hard-Earned Money)。作者琳达·M·赫曼(Linda M. Herman)虽然没有教给我们如何说“不”,但却解释了为什么这样做是适宜之举。她列出的理由包括:

• 忘掉完美二字。在有的父母看来,拒绝成年子女的经济求助等于没有尽到父母的责任,等于让孩子失望了。对于这种心理,赫曼建议,父母应该抛开这种想法,不要追求尽善尽美。“有时候,做个‘还可以’的父母就够了。”她在书中写道,“一个‘还可以’的父母知道自己的优势和短板,总的来说,对于自己‘还可以’的表现,他们心里不会觉得过意不去。”

• 一再满足借钱要求。面对现实吧:有些成年子女在借到钱后,会不负责任地肆意挥霍。赫曼指出,某些情况下,你有权利,或许也有责任,停止为挥霍行为买单。

她写道,“父母不必为子女可能已经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买单。”

• 界限的重要性。拒绝子女的请求,或是让自己的慷慨有个“度”,并不一定就是坏事。赫曼说,相反,这样做可以向成年子女传递一种强有力的信息。

她谈到,“你这样做是把他们看作是成年人。你相信他们有能力解决好自己的经济问题。你让他们体验到‘延迟满足’,而这是一个人成熟的标志。”

• 将来谁来照顾你?成年子女或许觉得他们有权得到你的帮助。但赫曼指出,父母也有他们的权利。其中一项就是在工作了一辈子后,将来某个时候可以安享晚年。的确,为家人做出牺牲很好,但不要忽略一个事实:你的未来也该有稳定的经济保障。

“成年子女还可以有很多年为自己的退休生活做准备。”赫曼写道,“不要这么快就把你的钱给出去。”

读者提问:2020年1月,我从自己的退休金账户中提取了一笔钱,数量恰好符合当年的最低提款要求(Required Minimum Distribution,简称RMD)。后来我得知可以退还这笔钱,以免为此缴税。于是6月份时,我真这么做了。可问题来了:我不知道如何向美国国税局(IRS)申报这一操作。我尝试过在“应税金额”一栏里写上零,可我的税务软件对这个零视而不见,直接把RMD归为应税部分。我想,有同样问题的老年人肯定不在少数。

你想得没错:很多人都在绞尽脑汁解决这个问题。但其实,解决方法并不算太难。

让你犯迷糊的是1099-R表格。如果你从退休金账户中取钱出来,你需要填写这张表格,或者你的退休金账户管理方会发给你这张表格。在你拿到的2020年1099-R表格中,你的RMD极有可能被归为应税部分——当然,事实上不该如此,因为你已将这笔钱返还到退休金账户中。(注意:大部分情况下,返还行为必须在2020年8月31日之前完成。)不过,1099-R并非针对返还行为而设计的,它反映的只是退休金的支取状况,至于支取后的去向,则不在它的考虑之列。

所以,如果看到1099-R上显示你的RMD为应税部分,你不必慌张。(也别指望1099-R会做出更正。)纽约州罗克维尔森特(Rockville Centre)的埃德·斯洛特(Ed Slott)是个人退休账户(IRA)方面的专家,按照他的建议,此时你可以把注意力转向1040表格,也就是你2020年的联邦所得税申报表。

斯洛特指出,关键的一点是,你需要在这张表格中表明,你已经进行了返还操作,也就是你不再需要原先支取的RMD,又把这笔钱存了回去。1040表格中4a这一行针对的是“IRA支取情况”,要在这一行输入你在2020年1月支取的金额。而4b这一行通常要填写这笔支取款的应税金额,但此时,你要在4b这一行边上输入“已返还”。

假如你用的是报税软件,实际上你都不用输入“已返还”几个字,软件会自带,或者说应该自带一个操作选项——也许是一个勾选框,勾选后会自动识别为“已返还”。这样一来,软件中你的应税金额应该就会显示为零了。

斯洛特指出,不管你将IRA中取出的资金用到了哪里,比如转移到另一家金融机构,只要最终如数返还,申报方式都基本一样。若支取RMD后不再需要这笔钱,返还后的申报操作也是一样。

这里有两点要提醒你注意。第一点,几个月后,你原先将IRA资金转入的金融机构会给你和美国国税局发来一张5498表格,用来正式确认返还金额。你没有必要把5498表格和纳税申报单一起交上去。

第二点,从RMD的角度来说,2020年是特殊的一年。正常情况下,RMD取出后是不能返还到退休金账户中的。但斯洛特说,由于2020年美国国会取消了最低提款要求,因此,去年初你从退休金账户中取出的钱不会被视为RMD;这样的话,这笔钱就可以返还到原先的账户中。但到了2021年,传统规定重新开始生效:RMD一旦支取,将无法返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退休父母如何对开口要钱的成年子女说“不”

发布日期:2021-03-24 09:47
摘要:疫情期间,美国失业率飙升,一些囊中羞涩的年轻人多次向父母求助。已退休的父母该如何是好?专栏作家Glenn Ruffenach给出一些建议。此外,针对有读者提出的关于退休金最低提款要求的问题,文中也进行了解答。


作为一名退休族,能够为自己所爱的人提供经济上的帮助,这种感觉固然很好,但有时,你也要学会拒绝才行。

Glenn Ruffenach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提问:您在最近的一篇专栏文章里提到,如果退休人士向已成年的子女或其他家人提供经济帮助,可能会陷入困境。我的问题是 :可你如何说“不”呢?我觉得对大多数父母来说,拒绝这样的请求挺难的。

没错。我自己恰好就遇到了这样的事。

最近几年,我们夫妻二人帮助过一些亲戚解决经济问题。大多数时候,我们很乐意伸出援手。显然,能够帮助你爱的人,这种感觉挺好。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知道还有人需要我们,也让我们觉得欣慰,即便他们需要的是我们的钱。

不过有时候,我们原本也想说“不”——但最终没有说出口。有一次,我们觉得直接答应的话会更简单,你不必去解释或是争论,也不会觉得内疚。还有一次,我们这样安慰自己,“我们只会帮这一次。”(到头来,“一次”变成了“好几次”。)还有一回,一个亲戚知道我们帮助过另一个亲戚,于是也想让我们提供同样的帮助。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退休积蓄还没有因为我们慷慨解囊而受到大的影响。但正如我在最近的专栏里所说,年长的父母未必会清楚他们今天给予的帮助——或是日后继续给予的帮助——是否会危及自己的养老钱。

有一本书恰好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探讨,内容颇为精彩,书名叫做《终极父母:婴儿潮一代如何佛系育儿、如何培养成年子女的责任感,以及如何守住自己的血汗钱》(Parents to the End: How Baby Boomers Can Parent for Peace of Mind, Foster Responsibility in Their Adult Children, and Keep Their Hard-Earned Money)。作者琳达·M·赫曼(Linda M. Herman)虽然没有教给我们如何说“不”,但却解释了为什么这样做是适宜之举。她列出的理由包括:

• 忘掉完美二字。在有的父母看来,拒绝成年子女的经济求助等于没有尽到父母的责任,等于让孩子失望了。对于这种心理,赫曼建议,父母应该抛开这种想法,不要追求尽善尽美。“有时候,做个‘还可以’的父母就够了。”她在书中写道,“一个‘还可以’的父母知道自己的优势和短板,总的来说,对于自己‘还可以’的表现,他们心里不会觉得过意不去。”

• 一再满足借钱要求。面对现实吧:有些成年子女在借到钱后,会不负责任地肆意挥霍。赫曼指出,某些情况下,你有权利,或许也有责任,停止为挥霍行为买单。

她写道,“父母不必为子女可能已经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买单。”

• 界限的重要性。拒绝子女的请求,或是让自己的慷慨有个“度”,并不一定就是坏事。赫曼说,相反,这样做可以向成年子女传递一种强有力的信息。

她谈到,“你这样做是把他们看作是成年人。你相信他们有能力解决好自己的经济问题。你让他们体验到‘延迟满足’,而这是一个人成熟的标志。”

• 将来谁来照顾你?成年子女或许觉得他们有权得到你的帮助。但赫曼指出,父母也有他们的权利。其中一项就是在工作了一辈子后,将来某个时候可以安享晚年。的确,为家人做出牺牲很好,但不要忽略一个事实:你的未来也该有稳定的经济保障。

“成年子女还可以有很多年为自己的退休生活做准备。”赫曼写道,“不要这么快就把你的钱给出去。”

读者提问:2020年1月,我从自己的退休金账户中提取了一笔钱,数量恰好符合当年的最低提款要求(Required Minimum Distribution,简称RMD)。后来我得知可以退还这笔钱,以免为此缴税。于是6月份时,我真这么做了。可问题来了:我不知道如何向美国国税局(IRS)申报这一操作。我尝试过在“应税金额”一栏里写上零,可我的税务软件对这个零视而不见,直接把RMD归为应税部分。我想,有同样问题的老年人肯定不在少数。

你想得没错:很多人都在绞尽脑汁解决这个问题。但其实,解决方法并不算太难。

让你犯迷糊的是1099-R表格。如果你从退休金账户中取钱出来,你需要填写这张表格,或者你的退休金账户管理方会发给你这张表格。在你拿到的2020年1099-R表格中,你的RMD极有可能被归为应税部分——当然,事实上不该如此,因为你已将这笔钱返还到退休金账户中。(注意:大部分情况下,返还行为必须在2020年8月31日之前完成。)不过,1099-R并非针对返还行为而设计的,它反映的只是退休金的支取状况,至于支取后的去向,则不在它的考虑之列。

所以,如果看到1099-R上显示你的RMD为应税部分,你不必慌张。(也别指望1099-R会做出更正。)纽约州罗克维尔森特(Rockville Centre)的埃德·斯洛特(Ed Slott)是个人退休账户(IRA)方面的专家,按照他的建议,此时你可以把注意力转向1040表格,也就是你2020年的联邦所得税申报表。

斯洛特指出,关键的一点是,你需要在这张表格中表明,你已经进行了返还操作,也就是你不再需要原先支取的RMD,又把这笔钱存了回去。1040表格中4a这一行针对的是“IRA支取情况”,要在这一行输入你在2020年1月支取的金额。而4b这一行通常要填写这笔支取款的应税金额,但此时,你要在4b这一行边上输入“已返还”。

假如你用的是报税软件,实际上你都不用输入“已返还”几个字,软件会自带,或者说应该自带一个操作选项——也许是一个勾选框,勾选后会自动识别为“已返还”。这样一来,软件中你的应税金额应该就会显示为零了。

斯洛特指出,不管你将IRA中取出的资金用到了哪里,比如转移到另一家金融机构,只要最终如数返还,申报方式都基本一样。若支取RMD后不再需要这笔钱,返还后的申报操作也是一样。

这里有两点要提醒你注意。第一点,几个月后,你原先将IRA资金转入的金融机构会给你和美国国税局发来一张5498表格,用来正式确认返还金额。你没有必要把5498表格和纳税申报单一起交上去。

第二点,从RMD的角度来说,2020年是特殊的一年。正常情况下,RMD取出后是不能返还到退休金账户中的。但斯洛特说,由于2020年美国国会取消了最低提款要求,因此,去年初你从退休金账户中取出的钱不会被视为RMD;这样的话,这笔钱就可以返还到原先的账户中。但到了2021年,传统规定重新开始生效:RMD一旦支取,将无法返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疫情期间,美国失业率飙升,一些囊中羞涩的年轻人多次向父母求助。已退休的父母该如何是好?专栏作家Glenn Ruffenach给出一些建议。此外,针对有读者提出的关于退休金最低提款要求的问题,文中也进行了解答。


作为一名退休族,能够为自己所爱的人提供经济上的帮助,这种感觉固然很好,但有时,你也要学会拒绝才行。

Glenn Ruffenach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提问:您在最近的一篇专栏文章里提到,如果退休人士向已成年的子女或其他家人提供经济帮助,可能会陷入困境。我的问题是 :可你如何说“不”呢?我觉得对大多数父母来说,拒绝这样的请求挺难的。

没错。我自己恰好就遇到了这样的事。

最近几年,我们夫妻二人帮助过一些亲戚解决经济问题。大多数时候,我们很乐意伸出援手。显然,能够帮助你爱的人,这种感觉挺好。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知道还有人需要我们,也让我们觉得欣慰,即便他们需要的是我们的钱。

不过有时候,我们原本也想说“不”——但最终没有说出口。有一次,我们觉得直接答应的话会更简单,你不必去解释或是争论,也不会觉得内疚。还有一次,我们这样安慰自己,“我们只会帮这一次。”(到头来,“一次”变成了“好几次”。)还有一回,一个亲戚知道我们帮助过另一个亲戚,于是也想让我们提供同样的帮助。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退休积蓄还没有因为我们慷慨解囊而受到大的影响。但正如我在最近的专栏里所说,年长的父母未必会清楚他们今天给予的帮助——或是日后继续给予的帮助——是否会危及自己的养老钱。

有一本书恰好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探讨,内容颇为精彩,书名叫做《终极父母:婴儿潮一代如何佛系育儿、如何培养成年子女的责任感,以及如何守住自己的血汗钱》(Parents to the End: How Baby Boomers Can Parent for Peace of Mind, Foster Responsibility in Their Adult Children, and Keep Their Hard-Earned Money)。作者琳达·M·赫曼(Linda M. Herman)虽然没有教给我们如何说“不”,但却解释了为什么这样做是适宜之举。她列出的理由包括:

• 忘掉完美二字。在有的父母看来,拒绝成年子女的经济求助等于没有尽到父母的责任,等于让孩子失望了。对于这种心理,赫曼建议,父母应该抛开这种想法,不要追求尽善尽美。“有时候,做个‘还可以’的父母就够了。”她在书中写道,“一个‘还可以’的父母知道自己的优势和短板,总的来说,对于自己‘还可以’的表现,他们心里不会觉得过意不去。”

• 一再满足借钱要求。面对现实吧:有些成年子女在借到钱后,会不负责任地肆意挥霍。赫曼指出,某些情况下,你有权利,或许也有责任,停止为挥霍行为买单。

她写道,“父母不必为子女可能已经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买单。”

• 界限的重要性。拒绝子女的请求,或是让自己的慷慨有个“度”,并不一定就是坏事。赫曼说,相反,这样做可以向成年子女传递一种强有力的信息。

她谈到,“你这样做是把他们看作是成年人。你相信他们有能力解决好自己的经济问题。你让他们体验到‘延迟满足’,而这是一个人成熟的标志。”

• 将来谁来照顾你?成年子女或许觉得他们有权得到你的帮助。但赫曼指出,父母也有他们的权利。其中一项就是在工作了一辈子后,将来某个时候可以安享晚年。的确,为家人做出牺牲很好,但不要忽略一个事实:你的未来也该有稳定的经济保障。

“成年子女还可以有很多年为自己的退休生活做准备。”赫曼写道,“不要这么快就把你的钱给出去。”

读者提问:2020年1月,我从自己的退休金账户中提取了一笔钱,数量恰好符合当年的最低提款要求(Required Minimum Distribution,简称RMD)。后来我得知可以退还这笔钱,以免为此缴税。于是6月份时,我真这么做了。可问题来了:我不知道如何向美国国税局(IRS)申报这一操作。我尝试过在“应税金额”一栏里写上零,可我的税务软件对这个零视而不见,直接把RMD归为应税部分。我想,有同样问题的老年人肯定不在少数。

你想得没错:很多人都在绞尽脑汁解决这个问题。但其实,解决方法并不算太难。

让你犯迷糊的是1099-R表格。如果你从退休金账户中取钱出来,你需要填写这张表格,或者你的退休金账户管理方会发给你这张表格。在你拿到的2020年1099-R表格中,你的RMD极有可能被归为应税部分——当然,事实上不该如此,因为你已将这笔钱返还到退休金账户中。(注意:大部分情况下,返还行为必须在2020年8月31日之前完成。)不过,1099-R并非针对返还行为而设计的,它反映的只是退休金的支取状况,至于支取后的去向,则不在它的考虑之列。

所以,如果看到1099-R上显示你的RMD为应税部分,你不必慌张。(也别指望1099-R会做出更正。)纽约州罗克维尔森特(Rockville Centre)的埃德·斯洛特(Ed Slott)是个人退休账户(IRA)方面的专家,按照他的建议,此时你可以把注意力转向1040表格,也就是你2020年的联邦所得税申报表。

斯洛特指出,关键的一点是,你需要在这张表格中表明,你已经进行了返还操作,也就是你不再需要原先支取的RMD,又把这笔钱存了回去。1040表格中4a这一行针对的是“IRA支取情况”,要在这一行输入你在2020年1月支取的金额。而4b这一行通常要填写这笔支取款的应税金额,但此时,你要在4b这一行边上输入“已返还”。

假如你用的是报税软件,实际上你都不用输入“已返还”几个字,软件会自带,或者说应该自带一个操作选项——也许是一个勾选框,勾选后会自动识别为“已返还”。这样一来,软件中你的应税金额应该就会显示为零了。

斯洛特指出,不管你将IRA中取出的资金用到了哪里,比如转移到另一家金融机构,只要最终如数返还,申报方式都基本一样。若支取RMD后不再需要这笔钱,返还后的申报操作也是一样。

这里有两点要提醒你注意。第一点,几个月后,你原先将IRA资金转入的金融机构会给你和美国国税局发来一张5498表格,用来正式确认返还金额。你没有必要把5498表格和纳税申报单一起交上去。

第二点,从RMD的角度来说,2020年是特殊的一年。正常情况下,RMD取出后是不能返还到退休金账户中的。但斯洛特说,由于2020年美国国会取消了最低提款要求,因此,去年初你从退休金账户中取出的钱不会被视为RMD;这样的话,这笔钱就可以返还到原先的账户中。但到了2021年,传统规定重新开始生效:RMD一旦支取,将无法返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退休父母如何对开口要钱的成年子女说“不”

发布日期:2021-03-24 09:47
摘要:疫情期间,美国失业率飙升,一些囊中羞涩的年轻人多次向父母求助。已退休的父母该如何是好?专栏作家Glenn Ruffenach给出一些建议。此外,针对有读者提出的关于退休金最低提款要求的问题,文中也进行了解答。


作为一名退休族,能够为自己所爱的人提供经济上的帮助,这种感觉固然很好,但有时,你也要学会拒绝才行。

Glenn Ruffenach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提问:您在最近的一篇专栏文章里提到,如果退休人士向已成年的子女或其他家人提供经济帮助,可能会陷入困境。我的问题是 :可你如何说“不”呢?我觉得对大多数父母来说,拒绝这样的请求挺难的。

没错。我自己恰好就遇到了这样的事。

最近几年,我们夫妻二人帮助过一些亲戚解决经济问题。大多数时候,我们很乐意伸出援手。显然,能够帮助你爱的人,这种感觉挺好。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知道还有人需要我们,也让我们觉得欣慰,即便他们需要的是我们的钱。

不过有时候,我们原本也想说“不”——但最终没有说出口。有一次,我们觉得直接答应的话会更简单,你不必去解释或是争论,也不会觉得内疚。还有一次,我们这样安慰自己,“我们只会帮这一次。”(到头来,“一次”变成了“好几次”。)还有一回,一个亲戚知道我们帮助过另一个亲戚,于是也想让我们提供同样的帮助。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退休积蓄还没有因为我们慷慨解囊而受到大的影响。但正如我在最近的专栏里所说,年长的父母未必会清楚他们今天给予的帮助——或是日后继续给予的帮助——是否会危及自己的养老钱。

有一本书恰好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探讨,内容颇为精彩,书名叫做《终极父母:婴儿潮一代如何佛系育儿、如何培养成年子女的责任感,以及如何守住自己的血汗钱》(Parents to the End: How Baby Boomers Can Parent for Peace of Mind, Foster Responsibility in Their Adult Children, and Keep Their Hard-Earned Money)。作者琳达·M·赫曼(Linda M. Herman)虽然没有教给我们如何说“不”,但却解释了为什么这样做是适宜之举。她列出的理由包括:

• 忘掉完美二字。在有的父母看来,拒绝成年子女的经济求助等于没有尽到父母的责任,等于让孩子失望了。对于这种心理,赫曼建议,父母应该抛开这种想法,不要追求尽善尽美。“有时候,做个‘还可以’的父母就够了。”她在书中写道,“一个‘还可以’的父母知道自己的优势和短板,总的来说,对于自己‘还可以’的表现,他们心里不会觉得过意不去。”

• 一再满足借钱要求。面对现实吧:有些成年子女在借到钱后,会不负责任地肆意挥霍。赫曼指出,某些情况下,你有权利,或许也有责任,停止为挥霍行为买单。

她写道,“父母不必为子女可能已经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买单。”

• 界限的重要性。拒绝子女的请求,或是让自己的慷慨有个“度”,并不一定就是坏事。赫曼说,相反,这样做可以向成年子女传递一种强有力的信息。

她谈到,“你这样做是把他们看作是成年人。你相信他们有能力解决好自己的经济问题。你让他们体验到‘延迟满足’,而这是一个人成熟的标志。”

• 将来谁来照顾你?成年子女或许觉得他们有权得到你的帮助。但赫曼指出,父母也有他们的权利。其中一项就是在工作了一辈子后,将来某个时候可以安享晚年。的确,为家人做出牺牲很好,但不要忽略一个事实:你的未来也该有稳定的经济保障。

“成年子女还可以有很多年为自己的退休生活做准备。”赫曼写道,“不要这么快就把你的钱给出去。”

读者提问:2020年1月,我从自己的退休金账户中提取了一笔钱,数量恰好符合当年的最低提款要求(Required Minimum Distribution,简称RMD)。后来我得知可以退还这笔钱,以免为此缴税。于是6月份时,我真这么做了。可问题来了:我不知道如何向美国国税局(IRS)申报这一操作。我尝试过在“应税金额”一栏里写上零,可我的税务软件对这个零视而不见,直接把RMD归为应税部分。我想,有同样问题的老年人肯定不在少数。

你想得没错:很多人都在绞尽脑汁解决这个问题。但其实,解决方法并不算太难。

让你犯迷糊的是1099-R表格。如果你从退休金账户中取钱出来,你需要填写这张表格,或者你的退休金账户管理方会发给你这张表格。在你拿到的2020年1099-R表格中,你的RMD极有可能被归为应税部分——当然,事实上不该如此,因为你已将这笔钱返还到退休金账户中。(注意:大部分情况下,返还行为必须在2020年8月31日之前完成。)不过,1099-R并非针对返还行为而设计的,它反映的只是退休金的支取状况,至于支取后的去向,则不在它的考虑之列。

所以,如果看到1099-R上显示你的RMD为应税部分,你不必慌张。(也别指望1099-R会做出更正。)纽约州罗克维尔森特(Rockville Centre)的埃德·斯洛特(Ed Slott)是个人退休账户(IRA)方面的专家,按照他的建议,此时你可以把注意力转向1040表格,也就是你2020年的联邦所得税申报表。

斯洛特指出,关键的一点是,你需要在这张表格中表明,你已经进行了返还操作,也就是你不再需要原先支取的RMD,又把这笔钱存了回去。1040表格中4a这一行针对的是“IRA支取情况”,要在这一行输入你在2020年1月支取的金额。而4b这一行通常要填写这笔支取款的应税金额,但此时,你要在4b这一行边上输入“已返还”。

假如你用的是报税软件,实际上你都不用输入“已返还”几个字,软件会自带,或者说应该自带一个操作选项——也许是一个勾选框,勾选后会自动识别为“已返还”。这样一来,软件中你的应税金额应该就会显示为零了。

斯洛特指出,不管你将IRA中取出的资金用到了哪里,比如转移到另一家金融机构,只要最终如数返还,申报方式都基本一样。若支取RMD后不再需要这笔钱,返还后的申报操作也是一样。

这里有两点要提醒你注意。第一点,几个月后,你原先将IRA资金转入的金融机构会给你和美国国税局发来一张5498表格,用来正式确认返还金额。你没有必要把5498表格和纳税申报单一起交上去。

第二点,从RMD的角度来说,2020年是特殊的一年。正常情况下,RMD取出后是不能返还到退休金账户中的。但斯洛特说,由于2020年美国国会取消了最低提款要求,因此,去年初你从退休金账户中取出的钱不会被视为RMD;这样的话,这笔钱就可以返还到原先的账户中。但到了2021年,传统规定重新开始生效:RMD一旦支取,将无法返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疫情期间,美国失业率飙升,一些囊中羞涩的年轻人多次向父母求助。已退休的父母该如何是好?专栏作家Glenn Ruffenach给出一些建议。此外,针对有读者提出的关于退休金最低提款要求的问题,文中也进行了解答。


作为一名退休族,能够为自己所爱的人提供经济上的帮助,这种感觉固然很好,但有时,你也要学会拒绝才行。

Glenn Ruffenach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提问:您在最近的一篇专栏文章里提到,如果退休人士向已成年的子女或其他家人提供经济帮助,可能会陷入困境。我的问题是 :可你如何说“不”呢?我觉得对大多数父母来说,拒绝这样的请求挺难的。

没错。我自己恰好就遇到了这样的事。

最近几年,我们夫妻二人帮助过一些亲戚解决经济问题。大多数时候,我们很乐意伸出援手。显然,能够帮助你爱的人,这种感觉挺好。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知道还有人需要我们,也让我们觉得欣慰,即便他们需要的是我们的钱。

不过有时候,我们原本也想说“不”——但最终没有说出口。有一次,我们觉得直接答应的话会更简单,你不必去解释或是争论,也不会觉得内疚。还有一次,我们这样安慰自己,“我们只会帮这一次。”(到头来,“一次”变成了“好几次”。)还有一回,一个亲戚知道我们帮助过另一个亲戚,于是也想让我们提供同样的帮助。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退休积蓄还没有因为我们慷慨解囊而受到大的影响。但正如我在最近的专栏里所说,年长的父母未必会清楚他们今天给予的帮助——或是日后继续给予的帮助——是否会危及自己的养老钱。

有一本书恰好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探讨,内容颇为精彩,书名叫做《终极父母:婴儿潮一代如何佛系育儿、如何培养成年子女的责任感,以及如何守住自己的血汗钱》(Parents to the End: How Baby Boomers Can Parent for Peace of Mind, Foster Responsibility in Their Adult Children, and Keep Their Hard-Earned Money)。作者琳达·M·赫曼(Linda M. Herman)虽然没有教给我们如何说“不”,但却解释了为什么这样做是适宜之举。她列出的理由包括:

• 忘掉完美二字。在有的父母看来,拒绝成年子女的经济求助等于没有尽到父母的责任,等于让孩子失望了。对于这种心理,赫曼建议,父母应该抛开这种想法,不要追求尽善尽美。“有时候,做个‘还可以’的父母就够了。”她在书中写道,“一个‘还可以’的父母知道自己的优势和短板,总的来说,对于自己‘还可以’的表现,他们心里不会觉得过意不去。”

• 一再满足借钱要求。面对现实吧:有些成年子女在借到钱后,会不负责任地肆意挥霍。赫曼指出,某些情况下,你有权利,或许也有责任,停止为挥霍行为买单。

她写道,“父母不必为子女可能已经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买单。”

• 界限的重要性。拒绝子女的请求,或是让自己的慷慨有个“度”,并不一定就是坏事。赫曼说,相反,这样做可以向成年子女传递一种强有力的信息。

她谈到,“你这样做是把他们看作是成年人。你相信他们有能力解决好自己的经济问题。你让他们体验到‘延迟满足’,而这是一个人成熟的标志。”

• 将来谁来照顾你?成年子女或许觉得他们有权得到你的帮助。但赫曼指出,父母也有他们的权利。其中一项就是在工作了一辈子后,将来某个时候可以安享晚年。的确,为家人做出牺牲很好,但不要忽略一个事实:你的未来也该有稳定的经济保障。

“成年子女还可以有很多年为自己的退休生活做准备。”赫曼写道,“不要这么快就把你的钱给出去。”

读者提问:2020年1月,我从自己的退休金账户中提取了一笔钱,数量恰好符合当年的最低提款要求(Required Minimum Distribution,简称RMD)。后来我得知可以退还这笔钱,以免为此缴税。于是6月份时,我真这么做了。可问题来了:我不知道如何向美国国税局(IRS)申报这一操作。我尝试过在“应税金额”一栏里写上零,可我的税务软件对这个零视而不见,直接把RMD归为应税部分。我想,有同样问题的老年人肯定不在少数。

你想得没错:很多人都在绞尽脑汁解决这个问题。但其实,解决方法并不算太难。

让你犯迷糊的是1099-R表格。如果你从退休金账户中取钱出来,你需要填写这张表格,或者你的退休金账户管理方会发给你这张表格。在你拿到的2020年1099-R表格中,你的RMD极有可能被归为应税部分——当然,事实上不该如此,因为你已将这笔钱返还到退休金账户中。(注意:大部分情况下,返还行为必须在2020年8月31日之前完成。)不过,1099-R并非针对返还行为而设计的,它反映的只是退休金的支取状况,至于支取后的去向,则不在它的考虑之列。

所以,如果看到1099-R上显示你的RMD为应税部分,你不必慌张。(也别指望1099-R会做出更正。)纽约州罗克维尔森特(Rockville Centre)的埃德·斯洛特(Ed Slott)是个人退休账户(IRA)方面的专家,按照他的建议,此时你可以把注意力转向1040表格,也就是你2020年的联邦所得税申报表。

斯洛特指出,关键的一点是,你需要在这张表格中表明,你已经进行了返还操作,也就是你不再需要原先支取的RMD,又把这笔钱存了回去。1040表格中4a这一行针对的是“IRA支取情况”,要在这一行输入你在2020年1月支取的金额。而4b这一行通常要填写这笔支取款的应税金额,但此时,你要在4b这一行边上输入“已返还”。

假如你用的是报税软件,实际上你都不用输入“已返还”几个字,软件会自带,或者说应该自带一个操作选项——也许是一个勾选框,勾选后会自动识别为“已返还”。这样一来,软件中你的应税金额应该就会显示为零了。

斯洛特指出,不管你将IRA中取出的资金用到了哪里,比如转移到另一家金融机构,只要最终如数返还,申报方式都基本一样。若支取RMD后不再需要这笔钱,返还后的申报操作也是一样。

这里有两点要提醒你注意。第一点,几个月后,你原先将IRA资金转入的金融机构会给你和美国国税局发来一张5498表格,用来正式确认返还金额。你没有必要把5498表格和纳税申报单一起交上去。

第二点,从RMD的角度来说,2020年是特殊的一年。正常情况下,RMD取出后是不能返还到退休金账户中的。但斯洛特说,由于2020年美国国会取消了最低提款要求,因此,去年初你从退休金账户中取出的钱不会被视为RMD;这样的话,这笔钱就可以返还到原先的账户中。但到了2021年,传统规定重新开始生效:RMD一旦支取,将无法返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