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今年截至3月22日,A股共有84家企业IPO撤回申请;本周吉利汽车科创板上市计划亦据称遇阻。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监管层越来越旗帜鲜明的“防风险”,即便在推行流程简便快捷的注册制的科创板和创业板市场上,企业上市的“监管关”也变得不那么好闯了。

据彭博数据显示,今年截至3月22日,A股共有84家企业IPO撤回申请,以申请科创板和创业板的企业居多,是去年一季度撤回申请企业数量的逾九倍。与此相呼应的,是监管的收紧。知情人士3月初透露中国考虑提高科创板上市标准后,本周吉利汽车科创板上市计划亦据称遇阻,因监管机构质疑其是否足够高科技。

“这从大面来讲也是防范风险,防范公司申报过程中因为一些材料有问题而在上市以后给投资者带来风险,”摩根资产管理全球市场策略师朱超平表示,“如果上市公司总是出问题的话,以后整体的融资是会受到阻碍的。”

随着注册制的实施,中国监管层早已将控制上市新股质量的问题摆上议事日程,证监会去年底表示将推动修改刑事立案追诉标准,打击欺诈发行等现象。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上周末也在一论坛上表示,注册制绝不意味着放松审核要求,要求交易所严格履行审核把关职责,证监会注册环节对交易所审核质量及发行条件等方面亦进行把关并监督。

监管之手的收紧令新股发行市场似有再现“堰塞湖”之势,彭博数据显示,当前排队等待IPO的企业超过730家;而此前在科创板和创业板落实注册制的推动下,去年A股IPO数量达到近400家,为2017年以来最多,总募资金额更是创下十年来纪录。

中介责任

今年1月底,证监会发布《首发企业现场检查规定》,强化首发企业信息披露监管,督促中介机构归位尽责。2月初又发布监管指引,要求首发上市的发行人的自然人股东入股交易价格明显异常的,中介机构应核查该股东基本情况和入股背景等信息,并要求保荐和证券服务等中介机构对发行人披露的股东信息进行核查。

如是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张奥平等在报告中指出,证监会对首发企业开展现场检查的本意是为了提高IPO信息披露质量,压实发行人和中介机构责任,震慑违法违规行为,从源头提升上市公司质量,而非对IPO的收紧。

不过,市场也不用担心中介机构的业务收入会因责任的进一步明晰而受到冲击。“短期看在审核趋严的大环境下,券商撤回IPO申请对业务收入会产生负面影响,”植信投资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张秉文称,“但当券商IPO业务的整体水平升至监管要求以上时,反而会提升效率而大幅增加投行业务收入。”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防风险”风起 IPO潮滞 今年A股撤回上市申请数量同比骤增八倍

发布日期:2021-03-24 07:51
摘要:今年截至3月22日,A股共有84家企业IPO撤回申请;本周吉利汽车科创板上市计划亦据称遇阻。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监管层越来越旗帜鲜明的“防风险”,即便在推行流程简便快捷的注册制的科创板和创业板市场上,企业上市的“监管关”也变得不那么好闯了。

据彭博数据显示,今年截至3月22日,A股共有84家企业IPO撤回申请,以申请科创板和创业板的企业居多,是去年一季度撤回申请企业数量的逾九倍。与此相呼应的,是监管的收紧。知情人士3月初透露中国考虑提高科创板上市标准后,本周吉利汽车科创板上市计划亦据称遇阻,因监管机构质疑其是否足够高科技。

“这从大面来讲也是防范风险,防范公司申报过程中因为一些材料有问题而在上市以后给投资者带来风险,”摩根资产管理全球市场策略师朱超平表示,“如果上市公司总是出问题的话,以后整体的融资是会受到阻碍的。”

随着注册制的实施,中国监管层早已将控制上市新股质量的问题摆上议事日程,证监会去年底表示将推动修改刑事立案追诉标准,打击欺诈发行等现象。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上周末也在一论坛上表示,注册制绝不意味着放松审核要求,要求交易所严格履行审核把关职责,证监会注册环节对交易所审核质量及发行条件等方面亦进行把关并监督。

监管之手的收紧令新股发行市场似有再现“堰塞湖”之势,彭博数据显示,当前排队等待IPO的企业超过730家;而此前在科创板和创业板落实注册制的推动下,去年A股IPO数量达到近400家,为2017年以来最多,总募资金额更是创下十年来纪录。

中介责任

今年1月底,证监会发布《首发企业现场检查规定》,强化首发企业信息披露监管,督促中介机构归位尽责。2月初又发布监管指引,要求首发上市的发行人的自然人股东入股交易价格明显异常的,中介机构应核查该股东基本情况和入股背景等信息,并要求保荐和证券服务等中介机构对发行人披露的股东信息进行核查。

如是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张奥平等在报告中指出,证监会对首发企业开展现场检查的本意是为了提高IPO信息披露质量,压实发行人和中介机构责任,震慑违法违规行为,从源头提升上市公司质量,而非对IPO的收紧。

不过,市场也不用担心中介机构的业务收入会因责任的进一步明晰而受到冲击。“短期看在审核趋严的大环境下,券商撤回IPO申请对业务收入会产生负面影响,”植信投资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张秉文称,“但当券商IPO业务的整体水平升至监管要求以上时,反而会提升效率而大幅增加投行业务收入。”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今年截至3月22日,A股共有84家企业IPO撤回申请;本周吉利汽车科创板上市计划亦据称遇阻。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监管层越来越旗帜鲜明的“防风险”,即便在推行流程简便快捷的注册制的科创板和创业板市场上,企业上市的“监管关”也变得不那么好闯了。

据彭博数据显示,今年截至3月22日,A股共有84家企业IPO撤回申请,以申请科创板和创业板的企业居多,是去年一季度撤回申请企业数量的逾九倍。与此相呼应的,是监管的收紧。知情人士3月初透露中国考虑提高科创板上市标准后,本周吉利汽车科创板上市计划亦据称遇阻,因监管机构质疑其是否足够高科技。

“这从大面来讲也是防范风险,防范公司申报过程中因为一些材料有问题而在上市以后给投资者带来风险,”摩根资产管理全球市场策略师朱超平表示,“如果上市公司总是出问题的话,以后整体的融资是会受到阻碍的。”

随着注册制的实施,中国监管层早已将控制上市新股质量的问题摆上议事日程,证监会去年底表示将推动修改刑事立案追诉标准,打击欺诈发行等现象。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上周末也在一论坛上表示,注册制绝不意味着放松审核要求,要求交易所严格履行审核把关职责,证监会注册环节对交易所审核质量及发行条件等方面亦进行把关并监督。

监管之手的收紧令新股发行市场似有再现“堰塞湖”之势,彭博数据显示,当前排队等待IPO的企业超过730家;而此前在科创板和创业板落实注册制的推动下,去年A股IPO数量达到近400家,为2017年以来最多,总募资金额更是创下十年来纪录。

中介责任

今年1月底,证监会发布《首发企业现场检查规定》,强化首发企业信息披露监管,督促中介机构归位尽责。2月初又发布监管指引,要求首发上市的发行人的自然人股东入股交易价格明显异常的,中介机构应核查该股东基本情况和入股背景等信息,并要求保荐和证券服务等中介机构对发行人披露的股东信息进行核查。

如是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张奥平等在报告中指出,证监会对首发企业开展现场检查的本意是为了提高IPO信息披露质量,压实发行人和中介机构责任,震慑违法违规行为,从源头提升上市公司质量,而非对IPO的收紧。

不过,市场也不用担心中介机构的业务收入会因责任的进一步明晰而受到冲击。“短期看在审核趋严的大环境下,券商撤回IPO申请对业务收入会产生负面影响,”植信投资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张秉文称,“但当券商IPO业务的整体水平升至监管要求以上时,反而会提升效率而大幅增加投行业务收入。”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防风险”风起 IPO潮滞 今年A股撤回上市申请数量同比骤增八倍

发布日期:2021-03-24 07:51
摘要:今年截至3月22日,A股共有84家企业IPO撤回申请;本周吉利汽车科创板上市计划亦据称遇阻。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监管层越来越旗帜鲜明的“防风险”,即便在推行流程简便快捷的注册制的科创板和创业板市场上,企业上市的“监管关”也变得不那么好闯了。

据彭博数据显示,今年截至3月22日,A股共有84家企业IPO撤回申请,以申请科创板和创业板的企业居多,是去年一季度撤回申请企业数量的逾九倍。与此相呼应的,是监管的收紧。知情人士3月初透露中国考虑提高科创板上市标准后,本周吉利汽车科创板上市计划亦据称遇阻,因监管机构质疑其是否足够高科技。

“这从大面来讲也是防范风险,防范公司申报过程中因为一些材料有问题而在上市以后给投资者带来风险,”摩根资产管理全球市场策略师朱超平表示,“如果上市公司总是出问题的话,以后整体的融资是会受到阻碍的。”

随着注册制的实施,中国监管层早已将控制上市新股质量的问题摆上议事日程,证监会去年底表示将推动修改刑事立案追诉标准,打击欺诈发行等现象。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上周末也在一论坛上表示,注册制绝不意味着放松审核要求,要求交易所严格履行审核把关职责,证监会注册环节对交易所审核质量及发行条件等方面亦进行把关并监督。

监管之手的收紧令新股发行市场似有再现“堰塞湖”之势,彭博数据显示,当前排队等待IPO的企业超过730家;而此前在科创板和创业板落实注册制的推动下,去年A股IPO数量达到近400家,为2017年以来最多,总募资金额更是创下十年来纪录。

中介责任

今年1月底,证监会发布《首发企业现场检查规定》,强化首发企业信息披露监管,督促中介机构归位尽责。2月初又发布监管指引,要求首发上市的发行人的自然人股东入股交易价格明显异常的,中介机构应核查该股东基本情况和入股背景等信息,并要求保荐和证券服务等中介机构对发行人披露的股东信息进行核查。

如是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张奥平等在报告中指出,证监会对首发企业开展现场检查的本意是为了提高IPO信息披露质量,压实发行人和中介机构责任,震慑违法违规行为,从源头提升上市公司质量,而非对IPO的收紧。

不过,市场也不用担心中介机构的业务收入会因责任的进一步明晰而受到冲击。“短期看在审核趋严的大环境下,券商撤回IPO申请对业务收入会产生负面影响,”植信投资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张秉文称,“但当券商IPO业务的整体水平升至监管要求以上时,反而会提升效率而大幅增加投行业务收入。”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今年截至3月22日,A股共有84家企业IPO撤回申请;本周吉利汽车科创板上市计划亦据称遇阻。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监管层越来越旗帜鲜明的“防风险”,即便在推行流程简便快捷的注册制的科创板和创业板市场上,企业上市的“监管关”也变得不那么好闯了。

据彭博数据显示,今年截至3月22日,A股共有84家企业IPO撤回申请,以申请科创板和创业板的企业居多,是去年一季度撤回申请企业数量的逾九倍。与此相呼应的,是监管的收紧。知情人士3月初透露中国考虑提高科创板上市标准后,本周吉利汽车科创板上市计划亦据称遇阻,因监管机构质疑其是否足够高科技。

“这从大面来讲也是防范风险,防范公司申报过程中因为一些材料有问题而在上市以后给投资者带来风险,”摩根资产管理全球市场策略师朱超平表示,“如果上市公司总是出问题的话,以后整体的融资是会受到阻碍的。”

随着注册制的实施,中国监管层早已将控制上市新股质量的问题摆上议事日程,证监会去年底表示将推动修改刑事立案追诉标准,打击欺诈发行等现象。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上周末也在一论坛上表示,注册制绝不意味着放松审核要求,要求交易所严格履行审核把关职责,证监会注册环节对交易所审核质量及发行条件等方面亦进行把关并监督。

监管之手的收紧令新股发行市场似有再现“堰塞湖”之势,彭博数据显示,当前排队等待IPO的企业超过730家;而此前在科创板和创业板落实注册制的推动下,去年A股IPO数量达到近400家,为2017年以来最多,总募资金额更是创下十年来纪录。

中介责任

今年1月底,证监会发布《首发企业现场检查规定》,强化首发企业信息披露监管,督促中介机构归位尽责。2月初又发布监管指引,要求首发上市的发行人的自然人股东入股交易价格明显异常的,中介机构应核查该股东基本情况和入股背景等信息,并要求保荐和证券服务等中介机构对发行人披露的股东信息进行核查。

如是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张奥平等在报告中指出,证监会对首发企业开展现场检查的本意是为了提高IPO信息披露质量,压实发行人和中介机构责任,震慑违法违规行为,从源头提升上市公司质量,而非对IPO的收紧。

不过,市场也不用担心中介机构的业务收入会因责任的进一步明晰而受到冲击。“短期看在审核趋严的大环境下,券商撤回IPO申请对业务收入会产生负面影响,”植信投资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张秉文称,“但当券商IPO业务的整体水平升至监管要求以上时,反而会提升效率而大幅增加投行业务收入。”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