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悬在电子烟行业头顶的达摩克斯之剑终将落下。



OR--商业新媒体

该来的终究躲不掉。

3月22日,工信部公布《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在附则中增加一条,作为第六十五条:“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

此次修改主要是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电子烟监管法治化的要求,明确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的监管法律依据,并做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法规的衔接,发挥好法治固根本、稳预期、利长远的重要作用。

由于此次公告中表示,相关规定仍在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阶段,36氪将根据现行的相关烟草规定,对比电子烟行业现状进行分析。

自建销售渠道怎么办?

目前,中国电子烟产品的合规销售渠道主要分为两种:线下品牌专卖店/集合店、无人零售货柜。

1、线下品牌专卖/集合店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第六条第一款规定,从事烟草专卖品生产、批发、零售业务,必须依照《烟草专卖法》和本条例的规定申请领取烟草专卖许可证。对部分电子烟,经鉴别检验,含有烟草成分,国家烟草专卖局纳入卷烟鉴别检验目录的,属于烟草专卖品,销售此类产品应持有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
在这其中,法律规定持证零售客户必须从当地烟草公司进货,但国家烟草专卖局并未供应任何电子烟产品,也就是说电子烟极有可能归入烟草专卖体系,生产厂商在需要获得生产加工和售卖牌照同时,获得烟草专卖配额并按额售卖。

包括现有品牌专卖店和品牌集合店,都需要获得针对电子烟的“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才可合法进货并售卖电子烟;便利店等具备烟草专卖许可的渠道,未来有机会通过增项或统一规划的方式,继续合法售卖电子烟。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烟草专卖局邮电部关于恢复烟草及其制品邮寄业务的通知》中规定:邮寄卷烟、雪茄烟每件以二条(即400支)为限,但目前国内电子烟的邮寄尚无明确限制。美国近期已出台新规,全面禁止电子烟邮寄,国内或将参考卷烟相关规定。

2、无人零售货柜


在此前的相关规定中,电子烟无人零售货柜需要避免在未成年人聚集地附近摆设,并需要通过微信支付分、芝麻信用等方式进行身份年龄核验后,才可合规合法购买。

根据现行的《烟草专卖许可证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第五章第五十一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得利用自动售货机或者其他自动售货形式销售或者变相销售烟草制品。

业内资深人士认为,如若参照上述《细则》规定,现阶段市场上的所有线下电子烟无人售卖场景都会被取缔,或通过人工远程核验的方式进行“人工化”售卖。

烟草税怎么收?

烟草是重税行业,2020年,中国烟草税收约为10000亿元人民币,其税收在中国所有行业中常年占据首位。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第二条,烟草属于货物销售,增值税税率为16%。
1、增值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第二条,烟草属于货物销售,增值税税率为17%。
2、消费税: 根据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调整卷烟消费税的通知》, 各类烟草的税率为: 甲类卷烟(调拨价70元或以上/条):税率56%,另收0.003元/支,于生产环节征收;乙类卷烟(调拨价低于70元/条):税率36%,另收0.003元/支,于生产环节征收;商业批发:税率11%,另收0.005元/支,于批发环节征收;雪茄:税率36%,于生产环节征收;烟丝:税率30%,于生产环节征收。
目前主流电子烟的烟弹,售价约为每盒(3颗)99元,部分产品单盒定价在60~70元;品牌商的最高级代理的进货价格,普遍为售价的50%~55%;品牌商的生产及代工成本约为售价的25%~35%。

假设电子烟按照甲类卷烟计算,由于传统烟草的卷烟和烟丝分别计税,总税率约为80%,这也就意味着生产成本约为30元(售卖99元/盒)的烟弹至少需要征收超过25元的税款,而上限暂无可参考。

相比于传统烟草,这样的售卖税收比已足够低,但足以对大型代理商和终端零售带来相应的利润空间挤压,品牌加盟店的回本周期也会相应拉长。一位连锁便利店员工告诉36氪,目前没有接到明确的电子烟产品下架通知,后续会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进行业务调整。

据雾芯科技招股书显示,公司2020年1月~9月的营收22.01亿元,毛利润8.33亿元,毛利润率约为37.84%。

新规出台后,包括悦刻在内的电子烟厂商的毛利润预计会出现大幅度的下调,但目前电子烟市场的售价尚未稳定,品牌商有机会通过调整代理商价格体系及终端零售价,平衡税收和监管带来的利润率下跌。毕竟,中国烟草行业在重税的政策下,仍然能依靠整体的营收规模获得高额利润。

某省级烟草局工作人员告诉36氪,电子烟行业的未来,要看最终划进传统烟草管理体系,还是划进新型烟草管理体系。传统烟草专卖需要生产许可和售卖许可,对于民营企业来说未来经营难度较大;若按照新型烟草的管理办法重新规划,那么具体的规定还需等待进一步的社会反馈和内部研讨结果。

在一切没有尘埃落定前,厂商只能通过既有的政策参考进行预案。

大厂何去何从?


2021年1月,RLX雾芯科技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开盘市值最高超过3000亿元人民币,单股最高超过35美元。工信部《决定》公告发出后,市场对此解读为重大利空消息;截至发稿时,雾芯科技盘前跌超40%,单股跌破14美元。

市场短期的恐慌并不代表行业长期的惨淡,部分电子烟零售店主告诉36氪,合法化的电子烟售卖会增强他们长期经营的信心。“以前开店会担心很多风险,现在已经开始找有烟草专卖许可的商铺了。未来如果能够进一步合规、合法,对于我们无非就是回本周期的变化。”

从2019年的线上禁售,到近期封禁微商渠道,“电子烟终于合法”已经成为电子烟行业工作者们的共识。反映在雾芯科技股价上的状况,更像是股民短期的观点。

36氪此前曾分析,2020年中国电子烟市场的用户规模约为300万~500万,约为中国烟民总数的1%,相较于英国、美国、日本(由于雾化式电子烟受限,日本新型烟草主要为加热不燃烧产品)等电子烟普及率较高的国家,中国电子烟市场的天花板还远未触顶。

现阶段来看,“开店”依然是品牌方的工作重点,在保证产量、质量和供应链合规性的情况下,大厂们在新规来袭的情况下依然能保证自身的营收规模增长。

对于大部分OEM品牌及资金短缺的厂商来说,新规可能会彻底改变其生存状态——没有足够强大的生产背景以及渠道资源,会使其在牌照获取、税收等方面遭遇难题。

事实上,国内已有部分烟草公司在前几年便开展HNB(加热不燃烧)、雾化式电子烟相关技术和产品的研发,但目前市场上并未有烟草公司推出的雾化式产品。关于烟草公司是否会通过入股、收购等方式入驻现有电子烟厂商,36氪暂未获得明确消息。■

| 刘士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电子烟监管法治化,雾芯科技盘前跌超41%,行业前路如何?

发布日期:2021-03-23 15:23
摘要:悬在电子烟行业头顶的达摩克斯之剑终将落下。



OR--商业新媒体

该来的终究躲不掉。

3月22日,工信部公布《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在附则中增加一条,作为第六十五条:“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

此次修改主要是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电子烟监管法治化的要求,明确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的监管法律依据,并做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法规的衔接,发挥好法治固根本、稳预期、利长远的重要作用。

由于此次公告中表示,相关规定仍在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阶段,36氪将根据现行的相关烟草规定,对比电子烟行业现状进行分析。

自建销售渠道怎么办?

目前,中国电子烟产品的合规销售渠道主要分为两种:线下品牌专卖店/集合店、无人零售货柜。

1、线下品牌专卖/集合店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第六条第一款规定,从事烟草专卖品生产、批发、零售业务,必须依照《烟草专卖法》和本条例的规定申请领取烟草专卖许可证。对部分电子烟,经鉴别检验,含有烟草成分,国家烟草专卖局纳入卷烟鉴别检验目录的,属于烟草专卖品,销售此类产品应持有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
在这其中,法律规定持证零售客户必须从当地烟草公司进货,但国家烟草专卖局并未供应任何电子烟产品,也就是说电子烟极有可能归入烟草专卖体系,生产厂商在需要获得生产加工和售卖牌照同时,获得烟草专卖配额并按额售卖。

包括现有品牌专卖店和品牌集合店,都需要获得针对电子烟的“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才可合法进货并售卖电子烟;便利店等具备烟草专卖许可的渠道,未来有机会通过增项或统一规划的方式,继续合法售卖电子烟。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烟草专卖局邮电部关于恢复烟草及其制品邮寄业务的通知》中规定:邮寄卷烟、雪茄烟每件以二条(即400支)为限,但目前国内电子烟的邮寄尚无明确限制。美国近期已出台新规,全面禁止电子烟邮寄,国内或将参考卷烟相关规定。

2、无人零售货柜


在此前的相关规定中,电子烟无人零售货柜需要避免在未成年人聚集地附近摆设,并需要通过微信支付分、芝麻信用等方式进行身份年龄核验后,才可合规合法购买。

根据现行的《烟草专卖许可证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第五章第五十一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得利用自动售货机或者其他自动售货形式销售或者变相销售烟草制品。

业内资深人士认为,如若参照上述《细则》规定,现阶段市场上的所有线下电子烟无人售卖场景都会被取缔,或通过人工远程核验的方式进行“人工化”售卖。

烟草税怎么收?

烟草是重税行业,2020年,中国烟草税收约为10000亿元人民币,其税收在中国所有行业中常年占据首位。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第二条,烟草属于货物销售,增值税税率为16%。
1、增值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第二条,烟草属于货物销售,增值税税率为17%。
2、消费税: 根据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调整卷烟消费税的通知》, 各类烟草的税率为: 甲类卷烟(调拨价70元或以上/条):税率56%,另收0.003元/支,于生产环节征收;乙类卷烟(调拨价低于70元/条):税率36%,另收0.003元/支,于生产环节征收;商业批发:税率11%,另收0.005元/支,于批发环节征收;雪茄:税率36%,于生产环节征收;烟丝:税率30%,于生产环节征收。
目前主流电子烟的烟弹,售价约为每盒(3颗)99元,部分产品单盒定价在60~70元;品牌商的最高级代理的进货价格,普遍为售价的50%~55%;品牌商的生产及代工成本约为售价的25%~35%。

假设电子烟按照甲类卷烟计算,由于传统烟草的卷烟和烟丝分别计税,总税率约为80%,这也就意味着生产成本约为30元(售卖99元/盒)的烟弹至少需要征收超过25元的税款,而上限暂无可参考。

相比于传统烟草,这样的售卖税收比已足够低,但足以对大型代理商和终端零售带来相应的利润空间挤压,品牌加盟店的回本周期也会相应拉长。一位连锁便利店员工告诉36氪,目前没有接到明确的电子烟产品下架通知,后续会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进行业务调整。

据雾芯科技招股书显示,公司2020年1月~9月的营收22.01亿元,毛利润8.33亿元,毛利润率约为37.84%。

新规出台后,包括悦刻在内的电子烟厂商的毛利润预计会出现大幅度的下调,但目前电子烟市场的售价尚未稳定,品牌商有机会通过调整代理商价格体系及终端零售价,平衡税收和监管带来的利润率下跌。毕竟,中国烟草行业在重税的政策下,仍然能依靠整体的营收规模获得高额利润。

某省级烟草局工作人员告诉36氪,电子烟行业的未来,要看最终划进传统烟草管理体系,还是划进新型烟草管理体系。传统烟草专卖需要生产许可和售卖许可,对于民营企业来说未来经营难度较大;若按照新型烟草的管理办法重新规划,那么具体的规定还需等待进一步的社会反馈和内部研讨结果。

在一切没有尘埃落定前,厂商只能通过既有的政策参考进行预案。

大厂何去何从?


2021年1月,RLX雾芯科技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开盘市值最高超过3000亿元人民币,单股最高超过35美元。工信部《决定》公告发出后,市场对此解读为重大利空消息;截至发稿时,雾芯科技盘前跌超40%,单股跌破14美元。

市场短期的恐慌并不代表行业长期的惨淡,部分电子烟零售店主告诉36氪,合法化的电子烟售卖会增强他们长期经营的信心。“以前开店会担心很多风险,现在已经开始找有烟草专卖许可的商铺了。未来如果能够进一步合规、合法,对于我们无非就是回本周期的变化。”

从2019年的线上禁售,到近期封禁微商渠道,“电子烟终于合法”已经成为电子烟行业工作者们的共识。反映在雾芯科技股价上的状况,更像是股民短期的观点。

36氪此前曾分析,2020年中国电子烟市场的用户规模约为300万~500万,约为中国烟民总数的1%,相较于英国、美国、日本(由于雾化式电子烟受限,日本新型烟草主要为加热不燃烧产品)等电子烟普及率较高的国家,中国电子烟市场的天花板还远未触顶。

现阶段来看,“开店”依然是品牌方的工作重点,在保证产量、质量和供应链合规性的情况下,大厂们在新规来袭的情况下依然能保证自身的营收规模增长。

对于大部分OEM品牌及资金短缺的厂商来说,新规可能会彻底改变其生存状态——没有足够强大的生产背景以及渠道资源,会使其在牌照获取、税收等方面遭遇难题。

事实上,国内已有部分烟草公司在前几年便开展HNB(加热不燃烧)、雾化式电子烟相关技术和产品的研发,但目前市场上并未有烟草公司推出的雾化式产品。关于烟草公司是否会通过入股、收购等方式入驻现有电子烟厂商,36氪暂未获得明确消息。■

| 刘士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悬在电子烟行业头顶的达摩克斯之剑终将落下。



OR--商业新媒体

该来的终究躲不掉。

3月22日,工信部公布《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在附则中增加一条,作为第六十五条:“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

此次修改主要是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电子烟监管法治化的要求,明确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的监管法律依据,并做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法规的衔接,发挥好法治固根本、稳预期、利长远的重要作用。

由于此次公告中表示,相关规定仍在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阶段,36氪将根据现行的相关烟草规定,对比电子烟行业现状进行分析。

自建销售渠道怎么办?

目前,中国电子烟产品的合规销售渠道主要分为两种:线下品牌专卖店/集合店、无人零售货柜。

1、线下品牌专卖/集合店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第六条第一款规定,从事烟草专卖品生产、批发、零售业务,必须依照《烟草专卖法》和本条例的规定申请领取烟草专卖许可证。对部分电子烟,经鉴别检验,含有烟草成分,国家烟草专卖局纳入卷烟鉴别检验目录的,属于烟草专卖品,销售此类产品应持有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
在这其中,法律规定持证零售客户必须从当地烟草公司进货,但国家烟草专卖局并未供应任何电子烟产品,也就是说电子烟极有可能归入烟草专卖体系,生产厂商在需要获得生产加工和售卖牌照同时,获得烟草专卖配额并按额售卖。

包括现有品牌专卖店和品牌集合店,都需要获得针对电子烟的“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才可合法进货并售卖电子烟;便利店等具备烟草专卖许可的渠道,未来有机会通过增项或统一规划的方式,继续合法售卖电子烟。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烟草专卖局邮电部关于恢复烟草及其制品邮寄业务的通知》中规定:邮寄卷烟、雪茄烟每件以二条(即400支)为限,但目前国内电子烟的邮寄尚无明确限制。美国近期已出台新规,全面禁止电子烟邮寄,国内或将参考卷烟相关规定。

2、无人零售货柜


在此前的相关规定中,电子烟无人零售货柜需要避免在未成年人聚集地附近摆设,并需要通过微信支付分、芝麻信用等方式进行身份年龄核验后,才可合规合法购买。

根据现行的《烟草专卖许可证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第五章第五十一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得利用自动售货机或者其他自动售货形式销售或者变相销售烟草制品。

业内资深人士认为,如若参照上述《细则》规定,现阶段市场上的所有线下电子烟无人售卖场景都会被取缔,或通过人工远程核验的方式进行“人工化”售卖。

烟草税怎么收?

烟草是重税行业,2020年,中国烟草税收约为10000亿元人民币,其税收在中国所有行业中常年占据首位。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第二条,烟草属于货物销售,增值税税率为16%。
1、增值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第二条,烟草属于货物销售,增值税税率为17%。
2、消费税: 根据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调整卷烟消费税的通知》, 各类烟草的税率为: 甲类卷烟(调拨价70元或以上/条):税率56%,另收0.003元/支,于生产环节征收;乙类卷烟(调拨价低于70元/条):税率36%,另收0.003元/支,于生产环节征收;商业批发:税率11%,另收0.005元/支,于批发环节征收;雪茄:税率36%,于生产环节征收;烟丝:税率30%,于生产环节征收。
目前主流电子烟的烟弹,售价约为每盒(3颗)99元,部分产品单盒定价在60~70元;品牌商的最高级代理的进货价格,普遍为售价的50%~55%;品牌商的生产及代工成本约为售价的25%~35%。

假设电子烟按照甲类卷烟计算,由于传统烟草的卷烟和烟丝分别计税,总税率约为80%,这也就意味着生产成本约为30元(售卖99元/盒)的烟弹至少需要征收超过25元的税款,而上限暂无可参考。

相比于传统烟草,这样的售卖税收比已足够低,但足以对大型代理商和终端零售带来相应的利润空间挤压,品牌加盟店的回本周期也会相应拉长。一位连锁便利店员工告诉36氪,目前没有接到明确的电子烟产品下架通知,后续会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进行业务调整。

据雾芯科技招股书显示,公司2020年1月~9月的营收22.01亿元,毛利润8.33亿元,毛利润率约为37.84%。

新规出台后,包括悦刻在内的电子烟厂商的毛利润预计会出现大幅度的下调,但目前电子烟市场的售价尚未稳定,品牌商有机会通过调整代理商价格体系及终端零售价,平衡税收和监管带来的利润率下跌。毕竟,中国烟草行业在重税的政策下,仍然能依靠整体的营收规模获得高额利润。

某省级烟草局工作人员告诉36氪,电子烟行业的未来,要看最终划进传统烟草管理体系,还是划进新型烟草管理体系。传统烟草专卖需要生产许可和售卖许可,对于民营企业来说未来经营难度较大;若按照新型烟草的管理办法重新规划,那么具体的规定还需等待进一步的社会反馈和内部研讨结果。

在一切没有尘埃落定前,厂商只能通过既有的政策参考进行预案。

大厂何去何从?


2021年1月,RLX雾芯科技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开盘市值最高超过3000亿元人民币,单股最高超过35美元。工信部《决定》公告发出后,市场对此解读为重大利空消息;截至发稿时,雾芯科技盘前跌超40%,单股跌破14美元。

市场短期的恐慌并不代表行业长期的惨淡,部分电子烟零售店主告诉36氪,合法化的电子烟售卖会增强他们长期经营的信心。“以前开店会担心很多风险,现在已经开始找有烟草专卖许可的商铺了。未来如果能够进一步合规、合法,对于我们无非就是回本周期的变化。”

从2019年的线上禁售,到近期封禁微商渠道,“电子烟终于合法”已经成为电子烟行业工作者们的共识。反映在雾芯科技股价上的状况,更像是股民短期的观点。

36氪此前曾分析,2020年中国电子烟市场的用户规模约为300万~500万,约为中国烟民总数的1%,相较于英国、美国、日本(由于雾化式电子烟受限,日本新型烟草主要为加热不燃烧产品)等电子烟普及率较高的国家,中国电子烟市场的天花板还远未触顶。

现阶段来看,“开店”依然是品牌方的工作重点,在保证产量、质量和供应链合规性的情况下,大厂们在新规来袭的情况下依然能保证自身的营收规模增长。

对于大部分OEM品牌及资金短缺的厂商来说,新规可能会彻底改变其生存状态——没有足够强大的生产背景以及渠道资源,会使其在牌照获取、税收等方面遭遇难题。

事实上,国内已有部分烟草公司在前几年便开展HNB(加热不燃烧)、雾化式电子烟相关技术和产品的研发,但目前市场上并未有烟草公司推出的雾化式产品。关于烟草公司是否会通过入股、收购等方式入驻现有电子烟厂商,36氪暂未获得明确消息。■

| 刘士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电子烟监管法治化,雾芯科技盘前跌超41%,行业前路如何?

发布日期:2021-03-23 15:23
摘要:悬在电子烟行业头顶的达摩克斯之剑终将落下。



OR--商业新媒体

该来的终究躲不掉。

3月22日,工信部公布《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在附则中增加一条,作为第六十五条:“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

此次修改主要是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电子烟监管法治化的要求,明确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的监管法律依据,并做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法规的衔接,发挥好法治固根本、稳预期、利长远的重要作用。

由于此次公告中表示,相关规定仍在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阶段,36氪将根据现行的相关烟草规定,对比电子烟行业现状进行分析。

自建销售渠道怎么办?

目前,中国电子烟产品的合规销售渠道主要分为两种:线下品牌专卖店/集合店、无人零售货柜。

1、线下品牌专卖/集合店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第六条第一款规定,从事烟草专卖品生产、批发、零售业务,必须依照《烟草专卖法》和本条例的规定申请领取烟草专卖许可证。对部分电子烟,经鉴别检验,含有烟草成分,国家烟草专卖局纳入卷烟鉴别检验目录的,属于烟草专卖品,销售此类产品应持有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
在这其中,法律规定持证零售客户必须从当地烟草公司进货,但国家烟草专卖局并未供应任何电子烟产品,也就是说电子烟极有可能归入烟草专卖体系,生产厂商在需要获得生产加工和售卖牌照同时,获得烟草专卖配额并按额售卖。

包括现有品牌专卖店和品牌集合店,都需要获得针对电子烟的“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才可合法进货并售卖电子烟;便利店等具备烟草专卖许可的渠道,未来有机会通过增项或统一规划的方式,继续合法售卖电子烟。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烟草专卖局邮电部关于恢复烟草及其制品邮寄业务的通知》中规定:邮寄卷烟、雪茄烟每件以二条(即400支)为限,但目前国内电子烟的邮寄尚无明确限制。美国近期已出台新规,全面禁止电子烟邮寄,国内或将参考卷烟相关规定。

2、无人零售货柜


在此前的相关规定中,电子烟无人零售货柜需要避免在未成年人聚集地附近摆设,并需要通过微信支付分、芝麻信用等方式进行身份年龄核验后,才可合规合法购买。

根据现行的《烟草专卖许可证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第五章第五十一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得利用自动售货机或者其他自动售货形式销售或者变相销售烟草制品。

业内资深人士认为,如若参照上述《细则》规定,现阶段市场上的所有线下电子烟无人售卖场景都会被取缔,或通过人工远程核验的方式进行“人工化”售卖。

烟草税怎么收?

烟草是重税行业,2020年,中国烟草税收约为10000亿元人民币,其税收在中国所有行业中常年占据首位。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第二条,烟草属于货物销售,增值税税率为16%。
1、增值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第二条,烟草属于货物销售,增值税税率为17%。
2、消费税: 根据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调整卷烟消费税的通知》, 各类烟草的税率为: 甲类卷烟(调拨价70元或以上/条):税率56%,另收0.003元/支,于生产环节征收;乙类卷烟(调拨价低于70元/条):税率36%,另收0.003元/支,于生产环节征收;商业批发:税率11%,另收0.005元/支,于批发环节征收;雪茄:税率36%,于生产环节征收;烟丝:税率30%,于生产环节征收。
目前主流电子烟的烟弹,售价约为每盒(3颗)99元,部分产品单盒定价在60~70元;品牌商的最高级代理的进货价格,普遍为售价的50%~55%;品牌商的生产及代工成本约为售价的25%~35%。

假设电子烟按照甲类卷烟计算,由于传统烟草的卷烟和烟丝分别计税,总税率约为80%,这也就意味着生产成本约为30元(售卖99元/盒)的烟弹至少需要征收超过25元的税款,而上限暂无可参考。

相比于传统烟草,这样的售卖税收比已足够低,但足以对大型代理商和终端零售带来相应的利润空间挤压,品牌加盟店的回本周期也会相应拉长。一位连锁便利店员工告诉36氪,目前没有接到明确的电子烟产品下架通知,后续会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进行业务调整。

据雾芯科技招股书显示,公司2020年1月~9月的营收22.01亿元,毛利润8.33亿元,毛利润率约为37.84%。

新规出台后,包括悦刻在内的电子烟厂商的毛利润预计会出现大幅度的下调,但目前电子烟市场的售价尚未稳定,品牌商有机会通过调整代理商价格体系及终端零售价,平衡税收和监管带来的利润率下跌。毕竟,中国烟草行业在重税的政策下,仍然能依靠整体的营收规模获得高额利润。

某省级烟草局工作人员告诉36氪,电子烟行业的未来,要看最终划进传统烟草管理体系,还是划进新型烟草管理体系。传统烟草专卖需要生产许可和售卖许可,对于民营企业来说未来经营难度较大;若按照新型烟草的管理办法重新规划,那么具体的规定还需等待进一步的社会反馈和内部研讨结果。

在一切没有尘埃落定前,厂商只能通过既有的政策参考进行预案。

大厂何去何从?


2021年1月,RLX雾芯科技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开盘市值最高超过3000亿元人民币,单股最高超过35美元。工信部《决定》公告发出后,市场对此解读为重大利空消息;截至发稿时,雾芯科技盘前跌超40%,单股跌破14美元。

市场短期的恐慌并不代表行业长期的惨淡,部分电子烟零售店主告诉36氪,合法化的电子烟售卖会增强他们长期经营的信心。“以前开店会担心很多风险,现在已经开始找有烟草专卖许可的商铺了。未来如果能够进一步合规、合法,对于我们无非就是回本周期的变化。”

从2019年的线上禁售,到近期封禁微商渠道,“电子烟终于合法”已经成为电子烟行业工作者们的共识。反映在雾芯科技股价上的状况,更像是股民短期的观点。

36氪此前曾分析,2020年中国电子烟市场的用户规模约为300万~500万,约为中国烟民总数的1%,相较于英国、美国、日本(由于雾化式电子烟受限,日本新型烟草主要为加热不燃烧产品)等电子烟普及率较高的国家,中国电子烟市场的天花板还远未触顶。

现阶段来看,“开店”依然是品牌方的工作重点,在保证产量、质量和供应链合规性的情况下,大厂们在新规来袭的情况下依然能保证自身的营收规模增长。

对于大部分OEM品牌及资金短缺的厂商来说,新规可能会彻底改变其生存状态——没有足够强大的生产背景以及渠道资源,会使其在牌照获取、税收等方面遭遇难题。

事实上,国内已有部分烟草公司在前几年便开展HNB(加热不燃烧)、雾化式电子烟相关技术和产品的研发,但目前市场上并未有烟草公司推出的雾化式产品。关于烟草公司是否会通过入股、收购等方式入驻现有电子烟厂商,36氪暂未获得明确消息。■

| 刘士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