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历史上最命运多舛的一届奥运会。



OR--商业新媒体

推迟一年后,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将在今年8月举办。虽然人们都愿意将本届奥运会及残奥会视为人类战胜新冠病毒的一个重要标志,但是关于本次赛会的一项最新决定,传达的信息却是人类至少在8月到9月间,还不得不继续向新冠病毒低头。

3月20日,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组织委员会、日本政府、东京都和国际奥委会以及国际残奥委会五方代表举行线上会议后,宣布了他们的正式决定:日本将不会接纳海外观众入境现场观看比赛。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对此表示“非常遗憾”,同时她也认为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决定。对日本和东京都和国际奥委会来说,确保奥运会成功举行,维护运动员和日本民众的健康是首要目标。

或许,中国人常说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要改写为“健康第一、比赛第二”。参加这次线上会议的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重申,主办方首先考虑的问题是,如何确保所有与会者的安全:“我们不得不作出这个决定,它或许会要大家作出牺牲,我们不得不请求大家的理解。”他说。

无论是作为官方释放的探测气球,还是来自民间的猜测,谢绝海外观众的耳语流传已久,但一经官方宣布,仍旧难免引发失望情绪。

原计划2020年到东京观看奥运会的人们,在经过一年的等待之后,继续收获了失望,他们只能通过电视和网络转播看到比赛实况。

第32届夏季奥运会和第16届残疾人奥运会原定于2020年在东京举行,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特别是3月世卫组织宣布新冠病毒大流行后,各方不得不考虑能否如期举办奥运会的问题。

尽管当时也有干脆取消的议论,但是当时各方研究的结果是施行历史上的第一次推迟:奥运会将于2021年7月23日至8月8日间举行,残奥会将于2021年8月24日至9月5日举行,并且仍然称其为2020年奥运会及残奥会。

解决了会期问题,奥运会及残奥会的组织及观众问题也就需要面对。

是否允许海外观众进入日本观看比赛,一直是本届奥运会及残奥会的争议话题。争议焦点在于,尽管日本的疫情在可控范围内,但是奥运会期间,大量的外国人短期入境,很难避免病毒的传播、蔓延与扩散。毕竟,参加两场赛会的运动员就可能有1.5万人,还有总共8万名志愿者,且其中近十分之一来自国外。

日本政府之前对奥运会安全问题做出的评估结论是:依靠常规地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防疫措施很难保证与会者的安全。而日本自开始疫苗接种以来,畸低的接种率使日本国民中免疫屏障的建立遥遥无期。

东京奥运会几乎成了历史上最命运多舛的一届,除了创造首次推迟的历史纪录之外,还创造了奥组委主席与开闭幕式总导演在距赛会举办不到6个月时先后辞职的纪录。

2月3日,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在一次会议上抱怨“有女性在场的会议时间太长了。而且女人竞争意识强,一个说完另一个也一定要说”,因此建议限制女性在会上的发言时间。

由于不满森喜朗的言论,约390名奥运会和残奥会志愿者宣布退出服务行列。12日,森喜朗宣布因前述言论辞职。日本奥运担当相桥本圣子接任奥组委主席职位,并成立了致力于性别平等的推进小组,推进男女共同参与工作。

在短短一个月后,3月17日,负责统筹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开闭幕式的创意总监佐佐木宏被曝光曾向演出团队成员发送侮辱女艺人外貌的方案。

他在LINE上提出开幕式上让体型丰满的女艺人渡边直美扮演一只猪的方案。这个引发演出团队成员不快的方案虽然很快被撤回,但已引起一片声讨。

佐佐木宏18日凌晨通过东京奥组委向媒体发表道歉声明,当日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举行记者会,宣布佐佐木宏辞职。

2020年12月,原本担任东京奥运会开闭幕式总策划的狂言师野村万斋团队解散,由佐佐木宏接任这一岗位。

四年前,佐佐木宏负责策划了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闭幕式上的“东京8分钟”,当时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扮演成热门游戏《超级马里奥兄弟》中的马里奥亮相。

安倍晋三当年在里约热内卢闪亮登场时,人们对东京奥运会充满期待,不料事情的结局却是“萧瑟秋风”,在2020年换了人间。

安倍晋三提前辞职,而成功举办奥运会就成为继任者菅义伟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任务。

申办奥运会成功后,日本政府曾预测,奥运年可迎来4000万人次的海外游客。然而2020年疫情爆发后,日本全年外国游客数量从2019年的3200万人次直线下降到近乎为零。而2021年奥运举办时,谢绝海外观众进入,带来的经济损失以千亿日元计。

3月20日,东京奥组委会透露,面向海外观众已售出约60万张门票。3月21日,《日经新闻》援引第一生命保险株式会社(Dai-ichi Life Research Institute)的经济学家称,预计日本举办奥运会带来的经济效益将减少1500亿日元(约合13.7亿美元)。这一数字也得到了野村综合研究所(Nomura Research Institute, Ltd.)专家木内登英的认可。

除了奥运会举办时运动员和日本国民的健康安全,现在菅义伟和自民党还必须面对1500亿日元的经济损失带来的政治压力,未来日本政治格局也很有可能因此而发生变化。

现在还无法预测哪些政治势力能够从中“获益”,但可以确定,其中肯定不包括原本应该因为举办奥运会而大有收获的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

按照各国举办奥运会的惯例,小池百合子本应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之一,成功举办一届世界级的体育盛会将成为她未来政治之路上一级跃升的台阶,甚至能够积累当日本首相的强大资本。

但是如今,这一切都已经提前结束。

因为,尽管她是自民党的叛将,在2021年之后的很长时间中,她也必须与自民党一样,面对本届奥运会遗留的负面资产。■

| 岳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这届东京奥运会,不止是亏钱

发布日期:2021-03-23 06:11
摘要:历史上最命运多舛的一届奥运会。



OR--商业新媒体

推迟一年后,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将在今年8月举办。虽然人们都愿意将本届奥运会及残奥会视为人类战胜新冠病毒的一个重要标志,但是关于本次赛会的一项最新决定,传达的信息却是人类至少在8月到9月间,还不得不继续向新冠病毒低头。

3月20日,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组织委员会、日本政府、东京都和国际奥委会以及国际残奥委会五方代表举行线上会议后,宣布了他们的正式决定:日本将不会接纳海外观众入境现场观看比赛。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对此表示“非常遗憾”,同时她也认为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决定。对日本和东京都和国际奥委会来说,确保奥运会成功举行,维护运动员和日本民众的健康是首要目标。

或许,中国人常说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要改写为“健康第一、比赛第二”。参加这次线上会议的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重申,主办方首先考虑的问题是,如何确保所有与会者的安全:“我们不得不作出这个决定,它或许会要大家作出牺牲,我们不得不请求大家的理解。”他说。

无论是作为官方释放的探测气球,还是来自民间的猜测,谢绝海外观众的耳语流传已久,但一经官方宣布,仍旧难免引发失望情绪。

原计划2020年到东京观看奥运会的人们,在经过一年的等待之后,继续收获了失望,他们只能通过电视和网络转播看到比赛实况。

第32届夏季奥运会和第16届残疾人奥运会原定于2020年在东京举行,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特别是3月世卫组织宣布新冠病毒大流行后,各方不得不考虑能否如期举办奥运会的问题。

尽管当时也有干脆取消的议论,但是当时各方研究的结果是施行历史上的第一次推迟:奥运会将于2021年7月23日至8月8日间举行,残奥会将于2021年8月24日至9月5日举行,并且仍然称其为2020年奥运会及残奥会。

解决了会期问题,奥运会及残奥会的组织及观众问题也就需要面对。

是否允许海外观众进入日本观看比赛,一直是本届奥运会及残奥会的争议话题。争议焦点在于,尽管日本的疫情在可控范围内,但是奥运会期间,大量的外国人短期入境,很难避免病毒的传播、蔓延与扩散。毕竟,参加两场赛会的运动员就可能有1.5万人,还有总共8万名志愿者,且其中近十分之一来自国外。

日本政府之前对奥运会安全问题做出的评估结论是:依靠常规地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防疫措施很难保证与会者的安全。而日本自开始疫苗接种以来,畸低的接种率使日本国民中免疫屏障的建立遥遥无期。

东京奥运会几乎成了历史上最命运多舛的一届,除了创造首次推迟的历史纪录之外,还创造了奥组委主席与开闭幕式总导演在距赛会举办不到6个月时先后辞职的纪录。

2月3日,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在一次会议上抱怨“有女性在场的会议时间太长了。而且女人竞争意识强,一个说完另一个也一定要说”,因此建议限制女性在会上的发言时间。

由于不满森喜朗的言论,约390名奥运会和残奥会志愿者宣布退出服务行列。12日,森喜朗宣布因前述言论辞职。日本奥运担当相桥本圣子接任奥组委主席职位,并成立了致力于性别平等的推进小组,推进男女共同参与工作。

在短短一个月后,3月17日,负责统筹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开闭幕式的创意总监佐佐木宏被曝光曾向演出团队成员发送侮辱女艺人外貌的方案。

他在LINE上提出开幕式上让体型丰满的女艺人渡边直美扮演一只猪的方案。这个引发演出团队成员不快的方案虽然很快被撤回,但已引起一片声讨。

佐佐木宏18日凌晨通过东京奥组委向媒体发表道歉声明,当日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举行记者会,宣布佐佐木宏辞职。

2020年12月,原本担任东京奥运会开闭幕式总策划的狂言师野村万斋团队解散,由佐佐木宏接任这一岗位。

四年前,佐佐木宏负责策划了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闭幕式上的“东京8分钟”,当时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扮演成热门游戏《超级马里奥兄弟》中的马里奥亮相。

安倍晋三当年在里约热内卢闪亮登场时,人们对东京奥运会充满期待,不料事情的结局却是“萧瑟秋风”,在2020年换了人间。

安倍晋三提前辞职,而成功举办奥运会就成为继任者菅义伟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任务。

申办奥运会成功后,日本政府曾预测,奥运年可迎来4000万人次的海外游客。然而2020年疫情爆发后,日本全年外国游客数量从2019年的3200万人次直线下降到近乎为零。而2021年奥运举办时,谢绝海外观众进入,带来的经济损失以千亿日元计。

3月20日,东京奥组委会透露,面向海外观众已售出约60万张门票。3月21日,《日经新闻》援引第一生命保险株式会社(Dai-ichi Life Research Institute)的经济学家称,预计日本举办奥运会带来的经济效益将减少1500亿日元(约合13.7亿美元)。这一数字也得到了野村综合研究所(Nomura Research Institute, Ltd.)专家木内登英的认可。

除了奥运会举办时运动员和日本国民的健康安全,现在菅义伟和自民党还必须面对1500亿日元的经济损失带来的政治压力,未来日本政治格局也很有可能因此而发生变化。

现在还无法预测哪些政治势力能够从中“获益”,但可以确定,其中肯定不包括原本应该因为举办奥运会而大有收获的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

按照各国举办奥运会的惯例,小池百合子本应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之一,成功举办一届世界级的体育盛会将成为她未来政治之路上一级跃升的台阶,甚至能够积累当日本首相的强大资本。

但是如今,这一切都已经提前结束。

因为,尽管她是自民党的叛将,在2021年之后的很长时间中,她也必须与自民党一样,面对本届奥运会遗留的负面资产。■

| 岳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历史上最命运多舛的一届奥运会。



OR--商业新媒体

推迟一年后,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将在今年8月举办。虽然人们都愿意将本届奥运会及残奥会视为人类战胜新冠病毒的一个重要标志,但是关于本次赛会的一项最新决定,传达的信息却是人类至少在8月到9月间,还不得不继续向新冠病毒低头。

3月20日,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组织委员会、日本政府、东京都和国际奥委会以及国际残奥委会五方代表举行线上会议后,宣布了他们的正式决定:日本将不会接纳海外观众入境现场观看比赛。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对此表示“非常遗憾”,同时她也认为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决定。对日本和东京都和国际奥委会来说,确保奥运会成功举行,维护运动员和日本民众的健康是首要目标。

或许,中国人常说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要改写为“健康第一、比赛第二”。参加这次线上会议的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重申,主办方首先考虑的问题是,如何确保所有与会者的安全:“我们不得不作出这个决定,它或许会要大家作出牺牲,我们不得不请求大家的理解。”他说。

无论是作为官方释放的探测气球,还是来自民间的猜测,谢绝海外观众的耳语流传已久,但一经官方宣布,仍旧难免引发失望情绪。

原计划2020年到东京观看奥运会的人们,在经过一年的等待之后,继续收获了失望,他们只能通过电视和网络转播看到比赛实况。

第32届夏季奥运会和第16届残疾人奥运会原定于2020年在东京举行,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特别是3月世卫组织宣布新冠病毒大流行后,各方不得不考虑能否如期举办奥运会的问题。

尽管当时也有干脆取消的议论,但是当时各方研究的结果是施行历史上的第一次推迟:奥运会将于2021年7月23日至8月8日间举行,残奥会将于2021年8月24日至9月5日举行,并且仍然称其为2020年奥运会及残奥会。

解决了会期问题,奥运会及残奥会的组织及观众问题也就需要面对。

是否允许海外观众进入日本观看比赛,一直是本届奥运会及残奥会的争议话题。争议焦点在于,尽管日本的疫情在可控范围内,但是奥运会期间,大量的外国人短期入境,很难避免病毒的传播、蔓延与扩散。毕竟,参加两场赛会的运动员就可能有1.5万人,还有总共8万名志愿者,且其中近十分之一来自国外。

日本政府之前对奥运会安全问题做出的评估结论是:依靠常规地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防疫措施很难保证与会者的安全。而日本自开始疫苗接种以来,畸低的接种率使日本国民中免疫屏障的建立遥遥无期。

东京奥运会几乎成了历史上最命运多舛的一届,除了创造首次推迟的历史纪录之外,还创造了奥组委主席与开闭幕式总导演在距赛会举办不到6个月时先后辞职的纪录。

2月3日,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在一次会议上抱怨“有女性在场的会议时间太长了。而且女人竞争意识强,一个说完另一个也一定要说”,因此建议限制女性在会上的发言时间。

由于不满森喜朗的言论,约390名奥运会和残奥会志愿者宣布退出服务行列。12日,森喜朗宣布因前述言论辞职。日本奥运担当相桥本圣子接任奥组委主席职位,并成立了致力于性别平等的推进小组,推进男女共同参与工作。

在短短一个月后,3月17日,负责统筹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开闭幕式的创意总监佐佐木宏被曝光曾向演出团队成员发送侮辱女艺人外貌的方案。

他在LINE上提出开幕式上让体型丰满的女艺人渡边直美扮演一只猪的方案。这个引发演出团队成员不快的方案虽然很快被撤回,但已引起一片声讨。

佐佐木宏18日凌晨通过东京奥组委向媒体发表道歉声明,当日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举行记者会,宣布佐佐木宏辞职。

2020年12月,原本担任东京奥运会开闭幕式总策划的狂言师野村万斋团队解散,由佐佐木宏接任这一岗位。

四年前,佐佐木宏负责策划了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闭幕式上的“东京8分钟”,当时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扮演成热门游戏《超级马里奥兄弟》中的马里奥亮相。

安倍晋三当年在里约热内卢闪亮登场时,人们对东京奥运会充满期待,不料事情的结局却是“萧瑟秋风”,在2020年换了人间。

安倍晋三提前辞职,而成功举办奥运会就成为继任者菅义伟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任务。

申办奥运会成功后,日本政府曾预测,奥运年可迎来4000万人次的海外游客。然而2020年疫情爆发后,日本全年外国游客数量从2019年的3200万人次直线下降到近乎为零。而2021年奥运举办时,谢绝海外观众进入,带来的经济损失以千亿日元计。

3月20日,东京奥组委会透露,面向海外观众已售出约60万张门票。3月21日,《日经新闻》援引第一生命保险株式会社(Dai-ichi Life Research Institute)的经济学家称,预计日本举办奥运会带来的经济效益将减少1500亿日元(约合13.7亿美元)。这一数字也得到了野村综合研究所(Nomura Research Institute, Ltd.)专家木内登英的认可。

除了奥运会举办时运动员和日本国民的健康安全,现在菅义伟和自民党还必须面对1500亿日元的经济损失带来的政治压力,未来日本政治格局也很有可能因此而发生变化。

现在还无法预测哪些政治势力能够从中“获益”,但可以确定,其中肯定不包括原本应该因为举办奥运会而大有收获的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

按照各国举办奥运会的惯例,小池百合子本应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之一,成功举办一届世界级的体育盛会将成为她未来政治之路上一级跃升的台阶,甚至能够积累当日本首相的强大资本。

但是如今,这一切都已经提前结束。

因为,尽管她是自民党的叛将,在2021年之后的很长时间中,她也必须与自民党一样,面对本届奥运会遗留的负面资产。■

| 岳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这届东京奥运会,不止是亏钱

发布日期:2021-03-23 06:11
摘要:历史上最命运多舛的一届奥运会。



OR--商业新媒体

推迟一年后,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将在今年8月举办。虽然人们都愿意将本届奥运会及残奥会视为人类战胜新冠病毒的一个重要标志,但是关于本次赛会的一项最新决定,传达的信息却是人类至少在8月到9月间,还不得不继续向新冠病毒低头。

3月20日,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组织委员会、日本政府、东京都和国际奥委会以及国际残奥委会五方代表举行线上会议后,宣布了他们的正式决定:日本将不会接纳海外观众入境现场观看比赛。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对此表示“非常遗憾”,同时她也认为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决定。对日本和东京都和国际奥委会来说,确保奥运会成功举行,维护运动员和日本民众的健康是首要目标。

或许,中国人常说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要改写为“健康第一、比赛第二”。参加这次线上会议的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重申,主办方首先考虑的问题是,如何确保所有与会者的安全:“我们不得不作出这个决定,它或许会要大家作出牺牲,我们不得不请求大家的理解。”他说。

无论是作为官方释放的探测气球,还是来自民间的猜测,谢绝海外观众的耳语流传已久,但一经官方宣布,仍旧难免引发失望情绪。

原计划2020年到东京观看奥运会的人们,在经过一年的等待之后,继续收获了失望,他们只能通过电视和网络转播看到比赛实况。

第32届夏季奥运会和第16届残疾人奥运会原定于2020年在东京举行,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特别是3月世卫组织宣布新冠病毒大流行后,各方不得不考虑能否如期举办奥运会的问题。

尽管当时也有干脆取消的议论,但是当时各方研究的结果是施行历史上的第一次推迟:奥运会将于2021年7月23日至8月8日间举行,残奥会将于2021年8月24日至9月5日举行,并且仍然称其为2020年奥运会及残奥会。

解决了会期问题,奥运会及残奥会的组织及观众问题也就需要面对。

是否允许海外观众进入日本观看比赛,一直是本届奥运会及残奥会的争议话题。争议焦点在于,尽管日本的疫情在可控范围内,但是奥运会期间,大量的外国人短期入境,很难避免病毒的传播、蔓延与扩散。毕竟,参加两场赛会的运动员就可能有1.5万人,还有总共8万名志愿者,且其中近十分之一来自国外。

日本政府之前对奥运会安全问题做出的评估结论是:依靠常规地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防疫措施很难保证与会者的安全。而日本自开始疫苗接种以来,畸低的接种率使日本国民中免疫屏障的建立遥遥无期。

东京奥运会几乎成了历史上最命运多舛的一届,除了创造首次推迟的历史纪录之外,还创造了奥组委主席与开闭幕式总导演在距赛会举办不到6个月时先后辞职的纪录。

2月3日,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在一次会议上抱怨“有女性在场的会议时间太长了。而且女人竞争意识强,一个说完另一个也一定要说”,因此建议限制女性在会上的发言时间。

由于不满森喜朗的言论,约390名奥运会和残奥会志愿者宣布退出服务行列。12日,森喜朗宣布因前述言论辞职。日本奥运担当相桥本圣子接任奥组委主席职位,并成立了致力于性别平等的推进小组,推进男女共同参与工作。

在短短一个月后,3月17日,负责统筹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开闭幕式的创意总监佐佐木宏被曝光曾向演出团队成员发送侮辱女艺人外貌的方案。

他在LINE上提出开幕式上让体型丰满的女艺人渡边直美扮演一只猪的方案。这个引发演出团队成员不快的方案虽然很快被撤回,但已引起一片声讨。

佐佐木宏18日凌晨通过东京奥组委向媒体发表道歉声明,当日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举行记者会,宣布佐佐木宏辞职。

2020年12月,原本担任东京奥运会开闭幕式总策划的狂言师野村万斋团队解散,由佐佐木宏接任这一岗位。

四年前,佐佐木宏负责策划了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闭幕式上的“东京8分钟”,当时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扮演成热门游戏《超级马里奥兄弟》中的马里奥亮相。

安倍晋三当年在里约热内卢闪亮登场时,人们对东京奥运会充满期待,不料事情的结局却是“萧瑟秋风”,在2020年换了人间。

安倍晋三提前辞职,而成功举办奥运会就成为继任者菅义伟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任务。

申办奥运会成功后,日本政府曾预测,奥运年可迎来4000万人次的海外游客。然而2020年疫情爆发后,日本全年外国游客数量从2019年的3200万人次直线下降到近乎为零。而2021年奥运举办时,谢绝海外观众进入,带来的经济损失以千亿日元计。

3月20日,东京奥组委会透露,面向海外观众已售出约60万张门票。3月21日,《日经新闻》援引第一生命保险株式会社(Dai-ichi Life Research Institute)的经济学家称,预计日本举办奥运会带来的经济效益将减少1500亿日元(约合13.7亿美元)。这一数字也得到了野村综合研究所(Nomura Research Institute, Ltd.)专家木内登英的认可。

除了奥运会举办时运动员和日本国民的健康安全,现在菅义伟和自民党还必须面对1500亿日元的经济损失带来的政治压力,未来日本政治格局也很有可能因此而发生变化。

现在还无法预测哪些政治势力能够从中“获益”,但可以确定,其中肯定不包括原本应该因为举办奥运会而大有收获的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

按照各国举办奥运会的惯例,小池百合子本应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之一,成功举办一届世界级的体育盛会将成为她未来政治之路上一级跃升的台阶,甚至能够积累当日本首相的强大资本。

但是如今,这一切都已经提前结束。

因为,尽管她是自民党的叛将,在2021年之后的很长时间中,她也必须与自民党一样,面对本届奥运会遗留的负面资产。■

| 岳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历史上最命运多舛的一届奥运会。



OR--商业新媒体

推迟一年后,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将在今年8月举办。虽然人们都愿意将本届奥运会及残奥会视为人类战胜新冠病毒的一个重要标志,但是关于本次赛会的一项最新决定,传达的信息却是人类至少在8月到9月间,还不得不继续向新冠病毒低头。

3月20日,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组织委员会、日本政府、东京都和国际奥委会以及国际残奥委会五方代表举行线上会议后,宣布了他们的正式决定:日本将不会接纳海外观众入境现场观看比赛。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对此表示“非常遗憾”,同时她也认为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决定。对日本和东京都和国际奥委会来说,确保奥运会成功举行,维护运动员和日本民众的健康是首要目标。

或许,中国人常说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要改写为“健康第一、比赛第二”。参加这次线上会议的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重申,主办方首先考虑的问题是,如何确保所有与会者的安全:“我们不得不作出这个决定,它或许会要大家作出牺牲,我们不得不请求大家的理解。”他说。

无论是作为官方释放的探测气球,还是来自民间的猜测,谢绝海外观众的耳语流传已久,但一经官方宣布,仍旧难免引发失望情绪。

原计划2020年到东京观看奥运会的人们,在经过一年的等待之后,继续收获了失望,他们只能通过电视和网络转播看到比赛实况。

第32届夏季奥运会和第16届残疾人奥运会原定于2020年在东京举行,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特别是3月世卫组织宣布新冠病毒大流行后,各方不得不考虑能否如期举办奥运会的问题。

尽管当时也有干脆取消的议论,但是当时各方研究的结果是施行历史上的第一次推迟:奥运会将于2021年7月23日至8月8日间举行,残奥会将于2021年8月24日至9月5日举行,并且仍然称其为2020年奥运会及残奥会。

解决了会期问题,奥运会及残奥会的组织及观众问题也就需要面对。

是否允许海外观众进入日本观看比赛,一直是本届奥运会及残奥会的争议话题。争议焦点在于,尽管日本的疫情在可控范围内,但是奥运会期间,大量的外国人短期入境,很难避免病毒的传播、蔓延与扩散。毕竟,参加两场赛会的运动员就可能有1.5万人,还有总共8万名志愿者,且其中近十分之一来自国外。

日本政府之前对奥运会安全问题做出的评估结论是:依靠常规地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防疫措施很难保证与会者的安全。而日本自开始疫苗接种以来,畸低的接种率使日本国民中免疫屏障的建立遥遥无期。

东京奥运会几乎成了历史上最命运多舛的一届,除了创造首次推迟的历史纪录之外,还创造了奥组委主席与开闭幕式总导演在距赛会举办不到6个月时先后辞职的纪录。

2月3日,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在一次会议上抱怨“有女性在场的会议时间太长了。而且女人竞争意识强,一个说完另一个也一定要说”,因此建议限制女性在会上的发言时间。

由于不满森喜朗的言论,约390名奥运会和残奥会志愿者宣布退出服务行列。12日,森喜朗宣布因前述言论辞职。日本奥运担当相桥本圣子接任奥组委主席职位,并成立了致力于性别平等的推进小组,推进男女共同参与工作。

在短短一个月后,3月17日,负责统筹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开闭幕式的创意总监佐佐木宏被曝光曾向演出团队成员发送侮辱女艺人外貌的方案。

他在LINE上提出开幕式上让体型丰满的女艺人渡边直美扮演一只猪的方案。这个引发演出团队成员不快的方案虽然很快被撤回,但已引起一片声讨。

佐佐木宏18日凌晨通过东京奥组委向媒体发表道歉声明,当日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举行记者会,宣布佐佐木宏辞职。

2020年12月,原本担任东京奥运会开闭幕式总策划的狂言师野村万斋团队解散,由佐佐木宏接任这一岗位。

四年前,佐佐木宏负责策划了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闭幕式上的“东京8分钟”,当时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扮演成热门游戏《超级马里奥兄弟》中的马里奥亮相。

安倍晋三当年在里约热内卢闪亮登场时,人们对东京奥运会充满期待,不料事情的结局却是“萧瑟秋风”,在2020年换了人间。

安倍晋三提前辞职,而成功举办奥运会就成为继任者菅义伟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任务。

申办奥运会成功后,日本政府曾预测,奥运年可迎来4000万人次的海外游客。然而2020年疫情爆发后,日本全年外国游客数量从2019年的3200万人次直线下降到近乎为零。而2021年奥运举办时,谢绝海外观众进入,带来的经济损失以千亿日元计。

3月20日,东京奥组委会透露,面向海外观众已售出约60万张门票。3月21日,《日经新闻》援引第一生命保险株式会社(Dai-ichi Life Research Institute)的经济学家称,预计日本举办奥运会带来的经济效益将减少1500亿日元(约合13.7亿美元)。这一数字也得到了野村综合研究所(Nomura Research Institute, Ltd.)专家木内登英的认可。

除了奥运会举办时运动员和日本国民的健康安全,现在菅义伟和自民党还必须面对1500亿日元的经济损失带来的政治压力,未来日本政治格局也很有可能因此而发生变化。

现在还无法预测哪些政治势力能够从中“获益”,但可以确定,其中肯定不包括原本应该因为举办奥运会而大有收获的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

按照各国举办奥运会的惯例,小池百合子本应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之一,成功举办一届世界级的体育盛会将成为她未来政治之路上一级跃升的台阶,甚至能够积累当日本首相的强大资本。

但是如今,这一切都已经提前结束。

因为,尽管她是自民党的叛将,在2021年之后的很长时间中,她也必须与自民党一样,面对本届奥运会遗留的负面资产。■

| 岳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