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车企通过添加更多车载摄像头和传感器以捕获汽车周围环境数据,来为车辆提供更多辅助性自动驾驶功能。如何管理这些数据的使用,对各国监管机构都是一个新挑战。



OR--商业新媒体

今天“墙内”和“墙外”分别传播着这样一则消息。

多家美国媒体报道,Tesla因为涉及国家安全隐患,被军事机构和部分敏感行业的国企列为禁止本单位内使用/进入的车辆。

在中国大陆的微博上也被广泛转发这样一张图片:某军事单位贴出通知,指明经过考察和实际测试,Tesla汽车的全方位摄像头、超声波传感器等一系列能够暴露目标位置的技术装置对军事秘密构成安全隐患。因此该军事单位禁止驶入和停放Tesla汽车。

结合墙内外的信息来看,这件事并不是空穴来风。根据媒体的报道,有关措施是在政府对Tesla进行安全审查后非公开提出的。

其实有关Tesla收集和上传存储用户数据的情况一直被业界所注意。Tesla的官网介绍说明,Tesla汽车有8个环绕车身并能够覆盖360°的摄像头,12个超声波传感器和用于自动驾驶系统的雷达最远能够探测160米。Model 3和Model Y型还装有一个在后视镜上方的摄像头,捕捉车内的图像。

因为Tesla的摄像头可以不间断采集周围的图像数据,并和位置信息以及与汽车同步的联系人信息等数据上传到云端,所以Tesla官方可以根据上传的数据了解到车辆何时何地被如何使用过。结合客户基本资料和上传的联系人信息后,Tesla甚至能够依靠使用者的社交关系,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判断出使用者的身份。

和普通的互联网智能设备不同的是,Tesla采集的数据量是极为庞大的。

在2017年发布Autopilot系统升级时,Tesla主动向车主申请获得从车载摄像头收集上传视频的授权。自此以后,特斯拉打开了自动驾驶数据收集的大门。尽管数据收集需要Tesla客户自愿授权,但由于Tesla需要检测并收集驾驶员在自动驾驶系统操作期间的干预数据来为自动系统进行优化,所以大多数车主都开放了数据收集权限。

但当其中一位车主在开车一天后注意了Tesla上传的数据总量后发现,Tesla从他的汽车中上传了多达4GB的数据。

另外一个和普通的互联网智能设备有差异的是,Tesla采集的数据并不仅限于车主自身的数据,而是覆盖了车身周围360度无死角,最远可以到达250米的视频数据。

在密集的城市环境下,这样海量广角的数据采集范围,一定会将周围附近各种相关或不相关的视频信息全部采集下来。而其中绝大部分信息并不属于车主,所以也谈不上采集的授权。但对于AI自动驾驶系统来说,这些信息采集又是非常必要的,是识别环境和操控车辆必要的信息。

这就是Tesla和其它互联网智能设备最大的区别。普通的互联网智能设备如Apple手机,只要机主关机就不会产生信息收集和上传。就算开机使用并产生信息,通常也只是机主的个人使用信息,而不会涉及第三方(除非机主打开摄像头拍照或录视频)。但对于Tesla来说,只要是在正常状态,无论是行驶还是驻车,Tesla都会主动采集周围的视频信息。这是目前的Tesla的基本功能设计所决定的,也是让有关部门担心的国家安全隐患。

从目前的销量来看,Tesla逐渐开始成为中国社会的主流车型。Model 3去年在中国销售了13.8万辆,占全部售出电动汽车的八分之一。和传统的非联网汽车所不同的是,如果Tesla在中国社会被广泛使用,那么Tesla公司就可以获取大量详尽的社会社交联系与个体活动的数据。这些数据的价值是和Tesla车主/使用者的身份直接相关的。考虑到目前中国数据黑色产业相当活跃,在和现有的灰色“社工库”(社会工程学数据库的简称,即Social Engineering Data)相匹配后,Tesla的客户和使用数据将拥有巨大的“价值”。

怀疑Tesla的客户使用数据被数据黑产所盗取,这是不是杞人忧天呢?目前看来恐怕并不是。Tesla公司在使用监控摄像头方面引起过不止一次争议。一周前部分黑客表示,他们破解了硅谷初创公司Verkada采集的大量安全摄像头数据,其中也包括了从上海特斯拉仓库内获得的视频数据。

黑客表示他们可以访问特斯拉工厂和仓库中的222台摄像机,并展示了已泄密的视频数据以证实Tesla视频监控系统能够如何被轻易攻破。虽然这次并不是直接攻破Tesla的核心系统以获取行车视频数据,但可以想象,一旦Tesla的360°摄像头系统采集的数据被盗取,那Tesla就成为了一辆随时在移动的具有“偷窥”功能的互联网汽车,其行驶和驻车过程中采集到的视频数据都有可能成为灰色“社工库”的一部分。

各个车厂一直以来通过添加更多的车载摄像头和传感器以捕获汽车周围环境的数据,从而为车辆提供更多的辅助性自动驾驶功能。但真正全面上传采集到的视频数据并大规模商用的只有Tesla。正因为存在这样特殊的工作方式,所以如何管理这些采集数据的使用方式,以及基于何种规范进行传输和存储,对于世界各国监管机构来说都是一个新的挑战。这个挑战并不是Tesla所独有的,而是所有期望进入L4自动驾驶级别的车厂都需要面对的。所以在可见的未来,如果中国政府没有类似的规则,那么不论是Tesla,还是未来很有可能商用的Google公司的Waymo,乃至通用、福特等传统车厂,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坦白说,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非常理想的解决方案。

在相关新闻中有些媒体还质疑Tesla的客户信息和使用数据是否被传送回美国。根据中国现有的法律法规,中国境内的采集和生成的客户数据应该存储在中国境内。需要跨境传输和存储中国的客户数据必须报经监管部门批准。Tesla在大举进入中国市场并在上海建立生产线之后,就开始着力解决跨境数据传输和服务支持的问题。2020年6月份Tesla披露将在中国建立用户数据和认证服务平台,并让Tesla的App和中国境内的系统连接,以解决现有App连接不稳定的问题。这也是Tesla立足中国市场希望提供长期服务的必然举措。

熟悉海外互联网巨头在中国落地发展业务的读者此时很容易想到几年前Apple在发展中国区云业务时的选择:依托具有政府背景的“云上贵州”提供iCloud和相关的本地化云服务。

Apple依托“云上贵州”提供的服务主要还是功能简单的用户认证、iCloud云存储和相关的数据备份和恢复功能,其中主要包括个人内容(如联系人、日历、照片、笔记、提醒、文件、应用程序数据和iCloud 电子邮件)的数据。我们不妨称为“云上贵州”1.0。

目前Tesla在中国销售的产品包括基础版辅助驾驶、增强版自动辅助驾驶和完全自动驾驶(Full Self-Driving,即FSD)等功能包。其中完全自动驾驶模式需要从现有车辆行驶过程中采集大量的数据上传系统进行优化,并最终在OTA软件更新时将改进的自动驾驶系统更新推送给车辆。

正因为需要从车辆的行驶过程中采集大量数据上传,所以这就成为Tesla在中的巨大挑战。一方面有关法律法规不允许境内的客户数据上传到境外存储和使用,另一方面中国特殊的路况和驾驶习惯要求Tesla必须根据中国道路交通实际情况对自动驾驶进行本地优化,两者之间存在着明显的矛盾。Tesla如果要合规地在中国开展自动驾驶服务,就必须将其自动驾驶云服务在中国境内落地,并透明地开放给有关部门进行监管,以打消其对国家安全和个人数据保护的顾虑。

Tesla作为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新一代互联网“终端”,其接近L4级别的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需要大量数据进行训练、优化和完善,其数据采集量是非常巨大的。Tesla后台的云计算平台也绝不是像Apple的“云上贵州”一样只提供简单的存储和认证管理,而是需要包含整套基于人工智能引擎的自动驾驶系统训练、优化以及相关的业务支撑功能。再加上Tesla充电站及能源管理的功能,Tesla需要在中国落地的整套云服务将比Apple目前在“云上贵州”运行的服务复杂度要高得多,我们可以称之为“云上贵州”2.0。

换句话说,“云上贵州”2.0模式就意味着海外互联网巨头必须把自己的核心技术和关键业务流程全部在中国境内落地,才能保证满足政府有关安全和数据监管的法律法规的要求。之前微软的Office 365以及Amazon的AWS在中国大陆落地都是遵循这样的方式,只是Tesla需要采集大量的外部数据,包含的业务功能也更加复杂,所以这个问题特别突出。

之前我在《印度不是小白兔——印度封禁59款中国应用的背后》一文中谈到,“中国互联网企业后续在发展印度业务需要在团队、数据、业务流程和IT基础架构等方面进行切割,并以相对独立的方式在印度市场发展,其原因就在于前面谈到的印度政府对于本国互联网发展的监管限制。”Tesla也面临着同样的情况。要想在监管严格的中国大规模开展业务,必须在本地搭建一套独立的团队、数据、业务流程和IT基础架构,以实现本地业务本地支撑和优化。这也是互联网行业面临各国“以邻为壑”的局面下不得已的选择。

另外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按照2020年8月发布的《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商务部 科技部公告2020年第38号,以下简称《目录》)所规定,凡是涉及向境外转移技术,无论是采用贸易还是投资或是其他方式,均要申请技术出口许可,获得批准后方可对外进行实质性谈判,签订技术出口合同。当初《目录》在公布后,其中包括对于“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限制,以及以此相关的TikTok在美国是否应该独立进行业务运营,就引起过很多争议。中国大陆的舆论普遍认为TikTok把核心的信息推荐技术拿到美国落地运营是技术流失,政府作出的相关限制是是及时和必要的。

如果这个问题套用到Tesla也是类似的局面。Tesla如果把包含自动驾驶系统的云服务在中国落地算不算美国的技术流失呢?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不能一方面要求海外互联网企业必须把核心技术在中国大陆落地才能开展业务,另一方面又阻止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在走向海外时带着核心技术在当地市场落地。本质上来说,这还是一种不自信的行为。

就算是Tesla全部满足了政府有关信息安全和个人数据保护的监管要求,我觉得军事单位或敏感行业恐怕也很难在短期内放行Tesla。这并不是Tesla本身的问题,而是所有提供L4或接近L4自动驾驶功能的汽车共有的问题——大量的周边信息采集。一旦有关部门意识到具备准自动驾驶的车辆都有类似的信息收集风险的话,禁令将会面向所有类似的品牌或车型。这也算是行业的一个小小的利空。■

|李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特斯拉的下一站:“云上贵州”2.0吗?

发布日期:2021-03-22 07:36
摘要:车企通过添加更多车载摄像头和传感器以捕获汽车周围环境数据,来为车辆提供更多辅助性自动驾驶功能。如何管理这些数据的使用,对各国监管机构都是一个新挑战。



OR--商业新媒体

今天“墙内”和“墙外”分别传播着这样一则消息。

多家美国媒体报道,Tesla因为涉及国家安全隐患,被军事机构和部分敏感行业的国企列为禁止本单位内使用/进入的车辆。

在中国大陆的微博上也被广泛转发这样一张图片:某军事单位贴出通知,指明经过考察和实际测试,Tesla汽车的全方位摄像头、超声波传感器等一系列能够暴露目标位置的技术装置对军事秘密构成安全隐患。因此该军事单位禁止驶入和停放Tesla汽车。

结合墙内外的信息来看,这件事并不是空穴来风。根据媒体的报道,有关措施是在政府对Tesla进行安全审查后非公开提出的。

其实有关Tesla收集和上传存储用户数据的情况一直被业界所注意。Tesla的官网介绍说明,Tesla汽车有8个环绕车身并能够覆盖360°的摄像头,12个超声波传感器和用于自动驾驶系统的雷达最远能够探测160米。Model 3和Model Y型还装有一个在后视镜上方的摄像头,捕捉车内的图像。

因为Tesla的摄像头可以不间断采集周围的图像数据,并和位置信息以及与汽车同步的联系人信息等数据上传到云端,所以Tesla官方可以根据上传的数据了解到车辆何时何地被如何使用过。结合客户基本资料和上传的联系人信息后,Tesla甚至能够依靠使用者的社交关系,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判断出使用者的身份。

和普通的互联网智能设备不同的是,Tesla采集的数据量是极为庞大的。

在2017年发布Autopilot系统升级时,Tesla主动向车主申请获得从车载摄像头收集上传视频的授权。自此以后,特斯拉打开了自动驾驶数据收集的大门。尽管数据收集需要Tesla客户自愿授权,但由于Tesla需要检测并收集驾驶员在自动驾驶系统操作期间的干预数据来为自动系统进行优化,所以大多数车主都开放了数据收集权限。

但当其中一位车主在开车一天后注意了Tesla上传的数据总量后发现,Tesla从他的汽车中上传了多达4GB的数据。

另外一个和普通的互联网智能设备有差异的是,Tesla采集的数据并不仅限于车主自身的数据,而是覆盖了车身周围360度无死角,最远可以到达250米的视频数据。

在密集的城市环境下,这样海量广角的数据采集范围,一定会将周围附近各种相关或不相关的视频信息全部采集下来。而其中绝大部分信息并不属于车主,所以也谈不上采集的授权。但对于AI自动驾驶系统来说,这些信息采集又是非常必要的,是识别环境和操控车辆必要的信息。

这就是Tesla和其它互联网智能设备最大的区别。普通的互联网智能设备如Apple手机,只要机主关机就不会产生信息收集和上传。就算开机使用并产生信息,通常也只是机主的个人使用信息,而不会涉及第三方(除非机主打开摄像头拍照或录视频)。但对于Tesla来说,只要是在正常状态,无论是行驶还是驻车,Tesla都会主动采集周围的视频信息。这是目前的Tesla的基本功能设计所决定的,也是让有关部门担心的国家安全隐患。

从目前的销量来看,Tesla逐渐开始成为中国社会的主流车型。Model 3去年在中国销售了13.8万辆,占全部售出电动汽车的八分之一。和传统的非联网汽车所不同的是,如果Tesla在中国社会被广泛使用,那么Tesla公司就可以获取大量详尽的社会社交联系与个体活动的数据。这些数据的价值是和Tesla车主/使用者的身份直接相关的。考虑到目前中国数据黑色产业相当活跃,在和现有的灰色“社工库”(社会工程学数据库的简称,即Social Engineering Data)相匹配后,Tesla的客户和使用数据将拥有巨大的“价值”。

怀疑Tesla的客户使用数据被数据黑产所盗取,这是不是杞人忧天呢?目前看来恐怕并不是。Tesla公司在使用监控摄像头方面引起过不止一次争议。一周前部分黑客表示,他们破解了硅谷初创公司Verkada采集的大量安全摄像头数据,其中也包括了从上海特斯拉仓库内获得的视频数据。

黑客表示他们可以访问特斯拉工厂和仓库中的222台摄像机,并展示了已泄密的视频数据以证实Tesla视频监控系统能够如何被轻易攻破。虽然这次并不是直接攻破Tesla的核心系统以获取行车视频数据,但可以想象,一旦Tesla的360°摄像头系统采集的数据被盗取,那Tesla就成为了一辆随时在移动的具有“偷窥”功能的互联网汽车,其行驶和驻车过程中采集到的视频数据都有可能成为灰色“社工库”的一部分。

各个车厂一直以来通过添加更多的车载摄像头和传感器以捕获汽车周围环境的数据,从而为车辆提供更多的辅助性自动驾驶功能。但真正全面上传采集到的视频数据并大规模商用的只有Tesla。正因为存在这样特殊的工作方式,所以如何管理这些采集数据的使用方式,以及基于何种规范进行传输和存储,对于世界各国监管机构来说都是一个新的挑战。这个挑战并不是Tesla所独有的,而是所有期望进入L4自动驾驶级别的车厂都需要面对的。所以在可见的未来,如果中国政府没有类似的规则,那么不论是Tesla,还是未来很有可能商用的Google公司的Waymo,乃至通用、福特等传统车厂,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坦白说,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非常理想的解决方案。

在相关新闻中有些媒体还质疑Tesla的客户信息和使用数据是否被传送回美国。根据中国现有的法律法规,中国境内的采集和生成的客户数据应该存储在中国境内。需要跨境传输和存储中国的客户数据必须报经监管部门批准。Tesla在大举进入中国市场并在上海建立生产线之后,就开始着力解决跨境数据传输和服务支持的问题。2020年6月份Tesla披露将在中国建立用户数据和认证服务平台,并让Tesla的App和中国境内的系统连接,以解决现有App连接不稳定的问题。这也是Tesla立足中国市场希望提供长期服务的必然举措。

熟悉海外互联网巨头在中国落地发展业务的读者此时很容易想到几年前Apple在发展中国区云业务时的选择:依托具有政府背景的“云上贵州”提供iCloud和相关的本地化云服务。

Apple依托“云上贵州”提供的服务主要还是功能简单的用户认证、iCloud云存储和相关的数据备份和恢复功能,其中主要包括个人内容(如联系人、日历、照片、笔记、提醒、文件、应用程序数据和iCloud 电子邮件)的数据。我们不妨称为“云上贵州”1.0。

目前Tesla在中国销售的产品包括基础版辅助驾驶、增强版自动辅助驾驶和完全自动驾驶(Full Self-Driving,即FSD)等功能包。其中完全自动驾驶模式需要从现有车辆行驶过程中采集大量的数据上传系统进行优化,并最终在OTA软件更新时将改进的自动驾驶系统更新推送给车辆。

正因为需要从车辆的行驶过程中采集大量数据上传,所以这就成为Tesla在中的巨大挑战。一方面有关法律法规不允许境内的客户数据上传到境外存储和使用,另一方面中国特殊的路况和驾驶习惯要求Tesla必须根据中国道路交通实际情况对自动驾驶进行本地优化,两者之间存在着明显的矛盾。Tesla如果要合规地在中国开展自动驾驶服务,就必须将其自动驾驶云服务在中国境内落地,并透明地开放给有关部门进行监管,以打消其对国家安全和个人数据保护的顾虑。

Tesla作为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新一代互联网“终端”,其接近L4级别的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需要大量数据进行训练、优化和完善,其数据采集量是非常巨大的。Tesla后台的云计算平台也绝不是像Apple的“云上贵州”一样只提供简单的存储和认证管理,而是需要包含整套基于人工智能引擎的自动驾驶系统训练、优化以及相关的业务支撑功能。再加上Tesla充电站及能源管理的功能,Tesla需要在中国落地的整套云服务将比Apple目前在“云上贵州”运行的服务复杂度要高得多,我们可以称之为“云上贵州”2.0。

换句话说,“云上贵州”2.0模式就意味着海外互联网巨头必须把自己的核心技术和关键业务流程全部在中国境内落地,才能保证满足政府有关安全和数据监管的法律法规的要求。之前微软的Office 365以及Amazon的AWS在中国大陆落地都是遵循这样的方式,只是Tesla需要采集大量的外部数据,包含的业务功能也更加复杂,所以这个问题特别突出。

之前我在《印度不是小白兔——印度封禁59款中国应用的背后》一文中谈到,“中国互联网企业后续在发展印度业务需要在团队、数据、业务流程和IT基础架构等方面进行切割,并以相对独立的方式在印度市场发展,其原因就在于前面谈到的印度政府对于本国互联网发展的监管限制。”Tesla也面临着同样的情况。要想在监管严格的中国大规模开展业务,必须在本地搭建一套独立的团队、数据、业务流程和IT基础架构,以实现本地业务本地支撑和优化。这也是互联网行业面临各国“以邻为壑”的局面下不得已的选择。

另外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按照2020年8月发布的《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商务部 科技部公告2020年第38号,以下简称《目录》)所规定,凡是涉及向境外转移技术,无论是采用贸易还是投资或是其他方式,均要申请技术出口许可,获得批准后方可对外进行实质性谈判,签订技术出口合同。当初《目录》在公布后,其中包括对于“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限制,以及以此相关的TikTok在美国是否应该独立进行业务运营,就引起过很多争议。中国大陆的舆论普遍认为TikTok把核心的信息推荐技术拿到美国落地运营是技术流失,政府作出的相关限制是是及时和必要的。

如果这个问题套用到Tesla也是类似的局面。Tesla如果把包含自动驾驶系统的云服务在中国落地算不算美国的技术流失呢?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不能一方面要求海外互联网企业必须把核心技术在中国大陆落地才能开展业务,另一方面又阻止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在走向海外时带着核心技术在当地市场落地。本质上来说,这还是一种不自信的行为。

就算是Tesla全部满足了政府有关信息安全和个人数据保护的监管要求,我觉得军事单位或敏感行业恐怕也很难在短期内放行Tesla。这并不是Tesla本身的问题,而是所有提供L4或接近L4自动驾驶功能的汽车共有的问题——大量的周边信息采集。一旦有关部门意识到具备准自动驾驶的车辆都有类似的信息收集风险的话,禁令将会面向所有类似的品牌或车型。这也算是行业的一个小小的利空。■

|李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车企通过添加更多车载摄像头和传感器以捕获汽车周围环境数据,来为车辆提供更多辅助性自动驾驶功能。如何管理这些数据的使用,对各国监管机构都是一个新挑战。



OR--商业新媒体

今天“墙内”和“墙外”分别传播着这样一则消息。

多家美国媒体报道,Tesla因为涉及国家安全隐患,被军事机构和部分敏感行业的国企列为禁止本单位内使用/进入的车辆。

在中国大陆的微博上也被广泛转发这样一张图片:某军事单位贴出通知,指明经过考察和实际测试,Tesla汽车的全方位摄像头、超声波传感器等一系列能够暴露目标位置的技术装置对军事秘密构成安全隐患。因此该军事单位禁止驶入和停放Tesla汽车。

结合墙内外的信息来看,这件事并不是空穴来风。根据媒体的报道,有关措施是在政府对Tesla进行安全审查后非公开提出的。

其实有关Tesla收集和上传存储用户数据的情况一直被业界所注意。Tesla的官网介绍说明,Tesla汽车有8个环绕车身并能够覆盖360°的摄像头,12个超声波传感器和用于自动驾驶系统的雷达最远能够探测160米。Model 3和Model Y型还装有一个在后视镜上方的摄像头,捕捉车内的图像。

因为Tesla的摄像头可以不间断采集周围的图像数据,并和位置信息以及与汽车同步的联系人信息等数据上传到云端,所以Tesla官方可以根据上传的数据了解到车辆何时何地被如何使用过。结合客户基本资料和上传的联系人信息后,Tesla甚至能够依靠使用者的社交关系,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判断出使用者的身份。

和普通的互联网智能设备不同的是,Tesla采集的数据量是极为庞大的。

在2017年发布Autopilot系统升级时,Tesla主动向车主申请获得从车载摄像头收集上传视频的授权。自此以后,特斯拉打开了自动驾驶数据收集的大门。尽管数据收集需要Tesla客户自愿授权,但由于Tesla需要检测并收集驾驶员在自动驾驶系统操作期间的干预数据来为自动系统进行优化,所以大多数车主都开放了数据收集权限。

但当其中一位车主在开车一天后注意了Tesla上传的数据总量后发现,Tesla从他的汽车中上传了多达4GB的数据。

另外一个和普通的互联网智能设备有差异的是,Tesla采集的数据并不仅限于车主自身的数据,而是覆盖了车身周围360度无死角,最远可以到达250米的视频数据。

在密集的城市环境下,这样海量广角的数据采集范围,一定会将周围附近各种相关或不相关的视频信息全部采集下来。而其中绝大部分信息并不属于车主,所以也谈不上采集的授权。但对于AI自动驾驶系统来说,这些信息采集又是非常必要的,是识别环境和操控车辆必要的信息。

这就是Tesla和其它互联网智能设备最大的区别。普通的互联网智能设备如Apple手机,只要机主关机就不会产生信息收集和上传。就算开机使用并产生信息,通常也只是机主的个人使用信息,而不会涉及第三方(除非机主打开摄像头拍照或录视频)。但对于Tesla来说,只要是在正常状态,无论是行驶还是驻车,Tesla都会主动采集周围的视频信息。这是目前的Tesla的基本功能设计所决定的,也是让有关部门担心的国家安全隐患。

从目前的销量来看,Tesla逐渐开始成为中国社会的主流车型。Model 3去年在中国销售了13.8万辆,占全部售出电动汽车的八分之一。和传统的非联网汽车所不同的是,如果Tesla在中国社会被广泛使用,那么Tesla公司就可以获取大量详尽的社会社交联系与个体活动的数据。这些数据的价值是和Tesla车主/使用者的身份直接相关的。考虑到目前中国数据黑色产业相当活跃,在和现有的灰色“社工库”(社会工程学数据库的简称,即Social Engineering Data)相匹配后,Tesla的客户和使用数据将拥有巨大的“价值”。

怀疑Tesla的客户使用数据被数据黑产所盗取,这是不是杞人忧天呢?目前看来恐怕并不是。Tesla公司在使用监控摄像头方面引起过不止一次争议。一周前部分黑客表示,他们破解了硅谷初创公司Verkada采集的大量安全摄像头数据,其中也包括了从上海特斯拉仓库内获得的视频数据。

黑客表示他们可以访问特斯拉工厂和仓库中的222台摄像机,并展示了已泄密的视频数据以证实Tesla视频监控系统能够如何被轻易攻破。虽然这次并不是直接攻破Tesla的核心系统以获取行车视频数据,但可以想象,一旦Tesla的360°摄像头系统采集的数据被盗取,那Tesla就成为了一辆随时在移动的具有“偷窥”功能的互联网汽车,其行驶和驻车过程中采集到的视频数据都有可能成为灰色“社工库”的一部分。

各个车厂一直以来通过添加更多的车载摄像头和传感器以捕获汽车周围环境的数据,从而为车辆提供更多的辅助性自动驾驶功能。但真正全面上传采集到的视频数据并大规模商用的只有Tesla。正因为存在这样特殊的工作方式,所以如何管理这些采集数据的使用方式,以及基于何种规范进行传输和存储,对于世界各国监管机构来说都是一个新的挑战。这个挑战并不是Tesla所独有的,而是所有期望进入L4自动驾驶级别的车厂都需要面对的。所以在可见的未来,如果中国政府没有类似的规则,那么不论是Tesla,还是未来很有可能商用的Google公司的Waymo,乃至通用、福特等传统车厂,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坦白说,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非常理想的解决方案。

在相关新闻中有些媒体还质疑Tesla的客户信息和使用数据是否被传送回美国。根据中国现有的法律法规,中国境内的采集和生成的客户数据应该存储在中国境内。需要跨境传输和存储中国的客户数据必须报经监管部门批准。Tesla在大举进入中国市场并在上海建立生产线之后,就开始着力解决跨境数据传输和服务支持的问题。2020年6月份Tesla披露将在中国建立用户数据和认证服务平台,并让Tesla的App和中国境内的系统连接,以解决现有App连接不稳定的问题。这也是Tesla立足中国市场希望提供长期服务的必然举措。

熟悉海外互联网巨头在中国落地发展业务的读者此时很容易想到几年前Apple在发展中国区云业务时的选择:依托具有政府背景的“云上贵州”提供iCloud和相关的本地化云服务。

Apple依托“云上贵州”提供的服务主要还是功能简单的用户认证、iCloud云存储和相关的数据备份和恢复功能,其中主要包括个人内容(如联系人、日历、照片、笔记、提醒、文件、应用程序数据和iCloud 电子邮件)的数据。我们不妨称为“云上贵州”1.0。

目前Tesla在中国销售的产品包括基础版辅助驾驶、增强版自动辅助驾驶和完全自动驾驶(Full Self-Driving,即FSD)等功能包。其中完全自动驾驶模式需要从现有车辆行驶过程中采集大量的数据上传系统进行优化,并最终在OTA软件更新时将改进的自动驾驶系统更新推送给车辆。

正因为需要从车辆的行驶过程中采集大量数据上传,所以这就成为Tesla在中的巨大挑战。一方面有关法律法规不允许境内的客户数据上传到境外存储和使用,另一方面中国特殊的路况和驾驶习惯要求Tesla必须根据中国道路交通实际情况对自动驾驶进行本地优化,两者之间存在着明显的矛盾。Tesla如果要合规地在中国开展自动驾驶服务,就必须将其自动驾驶云服务在中国境内落地,并透明地开放给有关部门进行监管,以打消其对国家安全和个人数据保护的顾虑。

Tesla作为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新一代互联网“终端”,其接近L4级别的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需要大量数据进行训练、优化和完善,其数据采集量是非常巨大的。Tesla后台的云计算平台也绝不是像Apple的“云上贵州”一样只提供简单的存储和认证管理,而是需要包含整套基于人工智能引擎的自动驾驶系统训练、优化以及相关的业务支撑功能。再加上Tesla充电站及能源管理的功能,Tesla需要在中国落地的整套云服务将比Apple目前在“云上贵州”运行的服务复杂度要高得多,我们可以称之为“云上贵州”2.0。

换句话说,“云上贵州”2.0模式就意味着海外互联网巨头必须把自己的核心技术和关键业务流程全部在中国境内落地,才能保证满足政府有关安全和数据监管的法律法规的要求。之前微软的Office 365以及Amazon的AWS在中国大陆落地都是遵循这样的方式,只是Tesla需要采集大量的外部数据,包含的业务功能也更加复杂,所以这个问题特别突出。

之前我在《印度不是小白兔——印度封禁59款中国应用的背后》一文中谈到,“中国互联网企业后续在发展印度业务需要在团队、数据、业务流程和IT基础架构等方面进行切割,并以相对独立的方式在印度市场发展,其原因就在于前面谈到的印度政府对于本国互联网发展的监管限制。”Tesla也面临着同样的情况。要想在监管严格的中国大规模开展业务,必须在本地搭建一套独立的团队、数据、业务流程和IT基础架构,以实现本地业务本地支撑和优化。这也是互联网行业面临各国“以邻为壑”的局面下不得已的选择。

另外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按照2020年8月发布的《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商务部 科技部公告2020年第38号,以下简称《目录》)所规定,凡是涉及向境外转移技术,无论是采用贸易还是投资或是其他方式,均要申请技术出口许可,获得批准后方可对外进行实质性谈判,签订技术出口合同。当初《目录》在公布后,其中包括对于“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限制,以及以此相关的TikTok在美国是否应该独立进行业务运营,就引起过很多争议。中国大陆的舆论普遍认为TikTok把核心的信息推荐技术拿到美国落地运营是技术流失,政府作出的相关限制是是及时和必要的。

如果这个问题套用到Tesla也是类似的局面。Tesla如果把包含自动驾驶系统的云服务在中国落地算不算美国的技术流失呢?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不能一方面要求海外互联网企业必须把核心技术在中国大陆落地才能开展业务,另一方面又阻止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在走向海外时带着核心技术在当地市场落地。本质上来说,这还是一种不自信的行为。

就算是Tesla全部满足了政府有关信息安全和个人数据保护的监管要求,我觉得军事单位或敏感行业恐怕也很难在短期内放行Tesla。这并不是Tesla本身的问题,而是所有提供L4或接近L4自动驾驶功能的汽车共有的问题——大量的周边信息采集。一旦有关部门意识到具备准自动驾驶的车辆都有类似的信息收集风险的话,禁令将会面向所有类似的品牌或车型。这也算是行业的一个小小的利空。■

|李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特斯拉的下一站:“云上贵州”2.0吗?

发布日期:2021-03-22 07:36
摘要:车企通过添加更多车载摄像头和传感器以捕获汽车周围环境数据,来为车辆提供更多辅助性自动驾驶功能。如何管理这些数据的使用,对各国监管机构都是一个新挑战。



OR--商业新媒体

今天“墙内”和“墙外”分别传播着这样一则消息。

多家美国媒体报道,Tesla因为涉及国家安全隐患,被军事机构和部分敏感行业的国企列为禁止本单位内使用/进入的车辆。

在中国大陆的微博上也被广泛转发这样一张图片:某军事单位贴出通知,指明经过考察和实际测试,Tesla汽车的全方位摄像头、超声波传感器等一系列能够暴露目标位置的技术装置对军事秘密构成安全隐患。因此该军事单位禁止驶入和停放Tesla汽车。

结合墙内外的信息来看,这件事并不是空穴来风。根据媒体的报道,有关措施是在政府对Tesla进行安全审查后非公开提出的。

其实有关Tesla收集和上传存储用户数据的情况一直被业界所注意。Tesla的官网介绍说明,Tesla汽车有8个环绕车身并能够覆盖360°的摄像头,12个超声波传感器和用于自动驾驶系统的雷达最远能够探测160米。Model 3和Model Y型还装有一个在后视镜上方的摄像头,捕捉车内的图像。

因为Tesla的摄像头可以不间断采集周围的图像数据,并和位置信息以及与汽车同步的联系人信息等数据上传到云端,所以Tesla官方可以根据上传的数据了解到车辆何时何地被如何使用过。结合客户基本资料和上传的联系人信息后,Tesla甚至能够依靠使用者的社交关系,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判断出使用者的身份。

和普通的互联网智能设备不同的是,Tesla采集的数据量是极为庞大的。

在2017年发布Autopilot系统升级时,Tesla主动向车主申请获得从车载摄像头收集上传视频的授权。自此以后,特斯拉打开了自动驾驶数据收集的大门。尽管数据收集需要Tesla客户自愿授权,但由于Tesla需要检测并收集驾驶员在自动驾驶系统操作期间的干预数据来为自动系统进行优化,所以大多数车主都开放了数据收集权限。

但当其中一位车主在开车一天后注意了Tesla上传的数据总量后发现,Tesla从他的汽车中上传了多达4GB的数据。

另外一个和普通的互联网智能设备有差异的是,Tesla采集的数据并不仅限于车主自身的数据,而是覆盖了车身周围360度无死角,最远可以到达250米的视频数据。

在密集的城市环境下,这样海量广角的数据采集范围,一定会将周围附近各种相关或不相关的视频信息全部采集下来。而其中绝大部分信息并不属于车主,所以也谈不上采集的授权。但对于AI自动驾驶系统来说,这些信息采集又是非常必要的,是识别环境和操控车辆必要的信息。

这就是Tesla和其它互联网智能设备最大的区别。普通的互联网智能设备如Apple手机,只要机主关机就不会产生信息收集和上传。就算开机使用并产生信息,通常也只是机主的个人使用信息,而不会涉及第三方(除非机主打开摄像头拍照或录视频)。但对于Tesla来说,只要是在正常状态,无论是行驶还是驻车,Tesla都会主动采集周围的视频信息。这是目前的Tesla的基本功能设计所决定的,也是让有关部门担心的国家安全隐患。

从目前的销量来看,Tesla逐渐开始成为中国社会的主流车型。Model 3去年在中国销售了13.8万辆,占全部售出电动汽车的八分之一。和传统的非联网汽车所不同的是,如果Tesla在中国社会被广泛使用,那么Tesla公司就可以获取大量详尽的社会社交联系与个体活动的数据。这些数据的价值是和Tesla车主/使用者的身份直接相关的。考虑到目前中国数据黑色产业相当活跃,在和现有的灰色“社工库”(社会工程学数据库的简称,即Social Engineering Data)相匹配后,Tesla的客户和使用数据将拥有巨大的“价值”。

怀疑Tesla的客户使用数据被数据黑产所盗取,这是不是杞人忧天呢?目前看来恐怕并不是。Tesla公司在使用监控摄像头方面引起过不止一次争议。一周前部分黑客表示,他们破解了硅谷初创公司Verkada采集的大量安全摄像头数据,其中也包括了从上海特斯拉仓库内获得的视频数据。

黑客表示他们可以访问特斯拉工厂和仓库中的222台摄像机,并展示了已泄密的视频数据以证实Tesla视频监控系统能够如何被轻易攻破。虽然这次并不是直接攻破Tesla的核心系统以获取行车视频数据,但可以想象,一旦Tesla的360°摄像头系统采集的数据被盗取,那Tesla就成为了一辆随时在移动的具有“偷窥”功能的互联网汽车,其行驶和驻车过程中采集到的视频数据都有可能成为灰色“社工库”的一部分。

各个车厂一直以来通过添加更多的车载摄像头和传感器以捕获汽车周围环境的数据,从而为车辆提供更多的辅助性自动驾驶功能。但真正全面上传采集到的视频数据并大规模商用的只有Tesla。正因为存在这样特殊的工作方式,所以如何管理这些采集数据的使用方式,以及基于何种规范进行传输和存储,对于世界各国监管机构来说都是一个新的挑战。这个挑战并不是Tesla所独有的,而是所有期望进入L4自动驾驶级别的车厂都需要面对的。所以在可见的未来,如果中国政府没有类似的规则,那么不论是Tesla,还是未来很有可能商用的Google公司的Waymo,乃至通用、福特等传统车厂,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坦白说,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非常理想的解决方案。

在相关新闻中有些媒体还质疑Tesla的客户信息和使用数据是否被传送回美国。根据中国现有的法律法规,中国境内的采集和生成的客户数据应该存储在中国境内。需要跨境传输和存储中国的客户数据必须报经监管部门批准。Tesla在大举进入中国市场并在上海建立生产线之后,就开始着力解决跨境数据传输和服务支持的问题。2020年6月份Tesla披露将在中国建立用户数据和认证服务平台,并让Tesla的App和中国境内的系统连接,以解决现有App连接不稳定的问题。这也是Tesla立足中国市场希望提供长期服务的必然举措。

熟悉海外互联网巨头在中国落地发展业务的读者此时很容易想到几年前Apple在发展中国区云业务时的选择:依托具有政府背景的“云上贵州”提供iCloud和相关的本地化云服务。

Apple依托“云上贵州”提供的服务主要还是功能简单的用户认证、iCloud云存储和相关的数据备份和恢复功能,其中主要包括个人内容(如联系人、日历、照片、笔记、提醒、文件、应用程序数据和iCloud 电子邮件)的数据。我们不妨称为“云上贵州”1.0。

目前Tesla在中国销售的产品包括基础版辅助驾驶、增强版自动辅助驾驶和完全自动驾驶(Full Self-Driving,即FSD)等功能包。其中完全自动驾驶模式需要从现有车辆行驶过程中采集大量的数据上传系统进行优化,并最终在OTA软件更新时将改进的自动驾驶系统更新推送给车辆。

正因为需要从车辆的行驶过程中采集大量数据上传,所以这就成为Tesla在中的巨大挑战。一方面有关法律法规不允许境内的客户数据上传到境外存储和使用,另一方面中国特殊的路况和驾驶习惯要求Tesla必须根据中国道路交通实际情况对自动驾驶进行本地优化,两者之间存在着明显的矛盾。Tesla如果要合规地在中国开展自动驾驶服务,就必须将其自动驾驶云服务在中国境内落地,并透明地开放给有关部门进行监管,以打消其对国家安全和个人数据保护的顾虑。

Tesla作为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新一代互联网“终端”,其接近L4级别的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需要大量数据进行训练、优化和完善,其数据采集量是非常巨大的。Tesla后台的云计算平台也绝不是像Apple的“云上贵州”一样只提供简单的存储和认证管理,而是需要包含整套基于人工智能引擎的自动驾驶系统训练、优化以及相关的业务支撑功能。再加上Tesla充电站及能源管理的功能,Tesla需要在中国落地的整套云服务将比Apple目前在“云上贵州”运行的服务复杂度要高得多,我们可以称之为“云上贵州”2.0。

换句话说,“云上贵州”2.0模式就意味着海外互联网巨头必须把自己的核心技术和关键业务流程全部在中国境内落地,才能保证满足政府有关安全和数据监管的法律法规的要求。之前微软的Office 365以及Amazon的AWS在中国大陆落地都是遵循这样的方式,只是Tesla需要采集大量的外部数据,包含的业务功能也更加复杂,所以这个问题特别突出。

之前我在《印度不是小白兔——印度封禁59款中国应用的背后》一文中谈到,“中国互联网企业后续在发展印度业务需要在团队、数据、业务流程和IT基础架构等方面进行切割,并以相对独立的方式在印度市场发展,其原因就在于前面谈到的印度政府对于本国互联网发展的监管限制。”Tesla也面临着同样的情况。要想在监管严格的中国大规模开展业务,必须在本地搭建一套独立的团队、数据、业务流程和IT基础架构,以实现本地业务本地支撑和优化。这也是互联网行业面临各国“以邻为壑”的局面下不得已的选择。

另外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按照2020年8月发布的《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商务部 科技部公告2020年第38号,以下简称《目录》)所规定,凡是涉及向境外转移技术,无论是采用贸易还是投资或是其他方式,均要申请技术出口许可,获得批准后方可对外进行实质性谈判,签订技术出口合同。当初《目录》在公布后,其中包括对于“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限制,以及以此相关的TikTok在美国是否应该独立进行业务运营,就引起过很多争议。中国大陆的舆论普遍认为TikTok把核心的信息推荐技术拿到美国落地运营是技术流失,政府作出的相关限制是是及时和必要的。

如果这个问题套用到Tesla也是类似的局面。Tesla如果把包含自动驾驶系统的云服务在中国落地算不算美国的技术流失呢?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不能一方面要求海外互联网企业必须把核心技术在中国大陆落地才能开展业务,另一方面又阻止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在走向海外时带着核心技术在当地市场落地。本质上来说,这还是一种不自信的行为。

就算是Tesla全部满足了政府有关信息安全和个人数据保护的监管要求,我觉得军事单位或敏感行业恐怕也很难在短期内放行Tesla。这并不是Tesla本身的问题,而是所有提供L4或接近L4自动驾驶功能的汽车共有的问题——大量的周边信息采集。一旦有关部门意识到具备准自动驾驶的车辆都有类似的信息收集风险的话,禁令将会面向所有类似的品牌或车型。这也算是行业的一个小小的利空。■

|李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车企通过添加更多车载摄像头和传感器以捕获汽车周围环境数据,来为车辆提供更多辅助性自动驾驶功能。如何管理这些数据的使用,对各国监管机构都是一个新挑战。



OR--商业新媒体

今天“墙内”和“墙外”分别传播着这样一则消息。

多家美国媒体报道,Tesla因为涉及国家安全隐患,被军事机构和部分敏感行业的国企列为禁止本单位内使用/进入的车辆。

在中国大陆的微博上也被广泛转发这样一张图片:某军事单位贴出通知,指明经过考察和实际测试,Tesla汽车的全方位摄像头、超声波传感器等一系列能够暴露目标位置的技术装置对军事秘密构成安全隐患。因此该军事单位禁止驶入和停放Tesla汽车。

结合墙内外的信息来看,这件事并不是空穴来风。根据媒体的报道,有关措施是在政府对Tesla进行安全审查后非公开提出的。

其实有关Tesla收集和上传存储用户数据的情况一直被业界所注意。Tesla的官网介绍说明,Tesla汽车有8个环绕车身并能够覆盖360°的摄像头,12个超声波传感器和用于自动驾驶系统的雷达最远能够探测160米。Model 3和Model Y型还装有一个在后视镜上方的摄像头,捕捉车内的图像。

因为Tesla的摄像头可以不间断采集周围的图像数据,并和位置信息以及与汽车同步的联系人信息等数据上传到云端,所以Tesla官方可以根据上传的数据了解到车辆何时何地被如何使用过。结合客户基本资料和上传的联系人信息后,Tesla甚至能够依靠使用者的社交关系,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判断出使用者的身份。

和普通的互联网智能设备不同的是,Tesla采集的数据量是极为庞大的。

在2017年发布Autopilot系统升级时,Tesla主动向车主申请获得从车载摄像头收集上传视频的授权。自此以后,特斯拉打开了自动驾驶数据收集的大门。尽管数据收集需要Tesla客户自愿授权,但由于Tesla需要检测并收集驾驶员在自动驾驶系统操作期间的干预数据来为自动系统进行优化,所以大多数车主都开放了数据收集权限。

但当其中一位车主在开车一天后注意了Tesla上传的数据总量后发现,Tesla从他的汽车中上传了多达4GB的数据。

另外一个和普通的互联网智能设备有差异的是,Tesla采集的数据并不仅限于车主自身的数据,而是覆盖了车身周围360度无死角,最远可以到达250米的视频数据。

在密集的城市环境下,这样海量广角的数据采集范围,一定会将周围附近各种相关或不相关的视频信息全部采集下来。而其中绝大部分信息并不属于车主,所以也谈不上采集的授权。但对于AI自动驾驶系统来说,这些信息采集又是非常必要的,是识别环境和操控车辆必要的信息。

这就是Tesla和其它互联网智能设备最大的区别。普通的互联网智能设备如Apple手机,只要机主关机就不会产生信息收集和上传。就算开机使用并产生信息,通常也只是机主的个人使用信息,而不会涉及第三方(除非机主打开摄像头拍照或录视频)。但对于Tesla来说,只要是在正常状态,无论是行驶还是驻车,Tesla都会主动采集周围的视频信息。这是目前的Tesla的基本功能设计所决定的,也是让有关部门担心的国家安全隐患。

从目前的销量来看,Tesla逐渐开始成为中国社会的主流车型。Model 3去年在中国销售了13.8万辆,占全部售出电动汽车的八分之一。和传统的非联网汽车所不同的是,如果Tesla在中国社会被广泛使用,那么Tesla公司就可以获取大量详尽的社会社交联系与个体活动的数据。这些数据的价值是和Tesla车主/使用者的身份直接相关的。考虑到目前中国数据黑色产业相当活跃,在和现有的灰色“社工库”(社会工程学数据库的简称,即Social Engineering Data)相匹配后,Tesla的客户和使用数据将拥有巨大的“价值”。

怀疑Tesla的客户使用数据被数据黑产所盗取,这是不是杞人忧天呢?目前看来恐怕并不是。Tesla公司在使用监控摄像头方面引起过不止一次争议。一周前部分黑客表示,他们破解了硅谷初创公司Verkada采集的大量安全摄像头数据,其中也包括了从上海特斯拉仓库内获得的视频数据。

黑客表示他们可以访问特斯拉工厂和仓库中的222台摄像机,并展示了已泄密的视频数据以证实Tesla视频监控系统能够如何被轻易攻破。虽然这次并不是直接攻破Tesla的核心系统以获取行车视频数据,但可以想象,一旦Tesla的360°摄像头系统采集的数据被盗取,那Tesla就成为了一辆随时在移动的具有“偷窥”功能的互联网汽车,其行驶和驻车过程中采集到的视频数据都有可能成为灰色“社工库”的一部分。

各个车厂一直以来通过添加更多的车载摄像头和传感器以捕获汽车周围环境的数据,从而为车辆提供更多的辅助性自动驾驶功能。但真正全面上传采集到的视频数据并大规模商用的只有Tesla。正因为存在这样特殊的工作方式,所以如何管理这些采集数据的使用方式,以及基于何种规范进行传输和存储,对于世界各国监管机构来说都是一个新的挑战。这个挑战并不是Tesla所独有的,而是所有期望进入L4自动驾驶级别的车厂都需要面对的。所以在可见的未来,如果中国政府没有类似的规则,那么不论是Tesla,还是未来很有可能商用的Google公司的Waymo,乃至通用、福特等传统车厂,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坦白说,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非常理想的解决方案。

在相关新闻中有些媒体还质疑Tesla的客户信息和使用数据是否被传送回美国。根据中国现有的法律法规,中国境内的采集和生成的客户数据应该存储在中国境内。需要跨境传输和存储中国的客户数据必须报经监管部门批准。Tesla在大举进入中国市场并在上海建立生产线之后,就开始着力解决跨境数据传输和服务支持的问题。2020年6月份Tesla披露将在中国建立用户数据和认证服务平台,并让Tesla的App和中国境内的系统连接,以解决现有App连接不稳定的问题。这也是Tesla立足中国市场希望提供长期服务的必然举措。

熟悉海外互联网巨头在中国落地发展业务的读者此时很容易想到几年前Apple在发展中国区云业务时的选择:依托具有政府背景的“云上贵州”提供iCloud和相关的本地化云服务。

Apple依托“云上贵州”提供的服务主要还是功能简单的用户认证、iCloud云存储和相关的数据备份和恢复功能,其中主要包括个人内容(如联系人、日历、照片、笔记、提醒、文件、应用程序数据和iCloud 电子邮件)的数据。我们不妨称为“云上贵州”1.0。

目前Tesla在中国销售的产品包括基础版辅助驾驶、增强版自动辅助驾驶和完全自动驾驶(Full Self-Driving,即FSD)等功能包。其中完全自动驾驶模式需要从现有车辆行驶过程中采集大量的数据上传系统进行优化,并最终在OTA软件更新时将改进的自动驾驶系统更新推送给车辆。

正因为需要从车辆的行驶过程中采集大量数据上传,所以这就成为Tesla在中的巨大挑战。一方面有关法律法规不允许境内的客户数据上传到境外存储和使用,另一方面中国特殊的路况和驾驶习惯要求Tesla必须根据中国道路交通实际情况对自动驾驶进行本地优化,两者之间存在着明显的矛盾。Tesla如果要合规地在中国开展自动驾驶服务,就必须将其自动驾驶云服务在中国境内落地,并透明地开放给有关部门进行监管,以打消其对国家安全和个人数据保护的顾虑。

Tesla作为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新一代互联网“终端”,其接近L4级别的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需要大量数据进行训练、优化和完善,其数据采集量是非常巨大的。Tesla后台的云计算平台也绝不是像Apple的“云上贵州”一样只提供简单的存储和认证管理,而是需要包含整套基于人工智能引擎的自动驾驶系统训练、优化以及相关的业务支撑功能。再加上Tesla充电站及能源管理的功能,Tesla需要在中国落地的整套云服务将比Apple目前在“云上贵州”运行的服务复杂度要高得多,我们可以称之为“云上贵州”2.0。

换句话说,“云上贵州”2.0模式就意味着海外互联网巨头必须把自己的核心技术和关键业务流程全部在中国境内落地,才能保证满足政府有关安全和数据监管的法律法规的要求。之前微软的Office 365以及Amazon的AWS在中国大陆落地都是遵循这样的方式,只是Tesla需要采集大量的外部数据,包含的业务功能也更加复杂,所以这个问题特别突出。

之前我在《印度不是小白兔——印度封禁59款中国应用的背后》一文中谈到,“中国互联网企业后续在发展印度业务需要在团队、数据、业务流程和IT基础架构等方面进行切割,并以相对独立的方式在印度市场发展,其原因就在于前面谈到的印度政府对于本国互联网发展的监管限制。”Tesla也面临着同样的情况。要想在监管严格的中国大规模开展业务,必须在本地搭建一套独立的团队、数据、业务流程和IT基础架构,以实现本地业务本地支撑和优化。这也是互联网行业面临各国“以邻为壑”的局面下不得已的选择。

另外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按照2020年8月发布的《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商务部 科技部公告2020年第38号,以下简称《目录》)所规定,凡是涉及向境外转移技术,无论是采用贸易还是投资或是其他方式,均要申请技术出口许可,获得批准后方可对外进行实质性谈判,签订技术出口合同。当初《目录》在公布后,其中包括对于“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限制,以及以此相关的TikTok在美国是否应该独立进行业务运营,就引起过很多争议。中国大陆的舆论普遍认为TikTok把核心的信息推荐技术拿到美国落地运营是技术流失,政府作出的相关限制是是及时和必要的。

如果这个问题套用到Tesla也是类似的局面。Tesla如果把包含自动驾驶系统的云服务在中国落地算不算美国的技术流失呢?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不能一方面要求海外互联网企业必须把核心技术在中国大陆落地才能开展业务,另一方面又阻止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在走向海外时带着核心技术在当地市场落地。本质上来说,这还是一种不自信的行为。

就算是Tesla全部满足了政府有关信息安全和个人数据保护的监管要求,我觉得军事单位或敏感行业恐怕也很难在短期内放行Tesla。这并不是Tesla本身的问题,而是所有提供L4或接近L4自动驾驶功能的汽车共有的问题——大量的周边信息采集。一旦有关部门意识到具备准自动驾驶的车辆都有类似的信息收集风险的话,禁令将会面向所有类似的品牌或车型。这也算是行业的一个小小的利空。■

|李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