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人们越来越难接触到有益微生物,而这对于维系人体健康原本有着必不可少的作用——新冠疫情的爆发让情况变得更糟。所幸,科学家正在设法帮助人类重建这一至关重要的生物系统,本文列举了其中的八种思路。




OR--商业新媒体

所谓微生物群,是指人体表面及人体内的微生物集合,它对于维持人体身心健康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它不仅可以抵御病菌,还可以锻炼免疫系统、指导新陈代谢、协助大脑对身体发号施令,等等。人类出生的头几年是获得微生物的关键阶段,接触了它们,才能构建起强大且种类丰富的微生物群。然而在现代生活环境中,我们暴露在这种必要微生物面前的机会越来越少,通常情况下,我们可以通过与他人的身体接触、呼吸及进食来获得微生物。而新冠疫情期间人际交往减少,这或许也会对人体微生物群产生长远影响。

工业革命之后,人类开始向城市迁徙,他们因此不再有机会接触土壤、灰尘和动物携带的微生物,而这些东西在农村原本是很常见的。科学家指出,随着1928年青霉素的诞生以及抗生素使用频率的增加,人体微生物群遭到了进一步破坏。研究显示,那些过早使用抗生素的儿童罹患哮喘、乳糜泻、肥胖症、过动症等疾病的风险要更高。科学家还表示,过去几十年里,抗菌清洁产品的大量使用也对微生物群和免疫系统的发展造成了破坏。除上述因素外,分娩方式的改变也会产生影响:尽管很多情况下剖腹产手术很有必要,但与顺产婴儿相比,剖腹产婴儿可能难以获得对身体有益的微生物。

如今,科学家正在想办法重建微生物群,恢复其对人体有益的功能。以下是其中一些科学家的思路。

模拟顺产环境

科学家正尝试让剖腹产婴儿拥有与顺产婴儿同样的微生物,方法有两种,一是在他们身上涂抹母亲阴道的分泌物,二是粪便移植。不过,因为容易引发感染,研究团队之外的主流妇产科学会目前并不推荐这种被称为“阴道环境培养”的做法。一些科学家认为,随着了解的深入,加之方法的逐步改进,这种情况将会改变。“通过研究,希望将来我们可以知道是哪些微生物在起作用,我们可以在阻断感染风险的情况下进行准备。”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微生物群及健康学教授玛丽亚·格洛丽亚·多明格斯-贝洛(Maria Gloria Dominguez-Bello)谈到。

未来版益生菌

科学家认为,抗生素之所以会破坏微生物群,部分原因是它在消灭对人体有害的微生物时,会将有益的微生物一起杀死。针对这一情况,科学家想到有一种东西可以让有益微生物“起死回生”——益生菌。“不是那种可以在保健品店买到的益生菌,有可能是未来版的益生菌。”罗格斯大学高级生物科技与医学中心(Center for Advanced Biotechnology and Medicine)主任马丁·布莱泽(Martin Blaser)说。他指出,药店或超市里出售的益生菌,其疗效基本没有经过科学验证,而新的益生菌不同,它将建立在动物及人体实验的基础之上,通过科学实验的方式来检验真实效果。“我们需要明确可以引入哪些有益微生物,它们有什么益处,以及对哪些人有效果。”布莱泽谈到。

布莱泽博士的实验室正在开展一项研究,他们将小鼠分为两组,其中一组服用抗生素,然后让它们食用另一组未服用抗生素的小鼠的粪便,以此恢复体内的微生物环境。布莱泽说,他们发现,这种方法的确有助于恢复微生物。

新型清洁剂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微生物学专家杰克·吉尔伯特(Jack Gilbert)教授指出,传统的抗菌型表面清洁剂存在一些问题。他谈到,物体表面的微生物被清除后,新的微生物很快又会繁殖,长此以往,传统清洁剂会让细菌产生耐药性,而且在杀掉有害微生物的同时,也没有放过有益微生物,如此一来,人们就失去了接触后者的机会。

如今,科学家正在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吉尔伯特博士在研制一种含有无害细菌的清洁剂,这种无害细菌的生长速度要超过有害病菌。换句话说,它可以阻止致病菌获得营养物质,它产生的化合物可以毒杀致病菌,同时还占据了致病菌的生长空间,使后者最终消亡。此后,清洁剂里的无害细菌将长期附着在物体表面,尽管微生物难免还会再生,但依然逃脱不了被打击的命运——清洁剂的功效因此也更加持久。另据吉尔伯特介绍,这类含有无害细菌的清洁剂导致细菌产生耐药性的概率也更低。

目前,吉尔伯特的实验室正在当地一家医院试验这款清洁剂,他们希望,有朝一日它也可以像医院使用的其他产品一样,用来保障患者安全。他预计试验结果会在一两年内出来。他希望将来可以研制出有益的微生物组合,在清洁物体后可以把它们喷洒在物体表面,这样一来,人们就不会因为好细菌也被消灭而无法接触到有益的微生物了。

合理膳食

肠道中的微生物会影响我们从食物中摄取能量的多少吗?位于以色列雷霍沃特(Rehovot)的魏茨曼科学研究所(Weizmann Institute of Science)的研究显示,即便人们吃的东西一样,他们饭后的血糖水平也不尽相同,原因之一在于每个人的微生物群存在差异。免疫学家伊兰·艾林纳夫(Eran Elinav)、计算生物学家伊兰·西格尔(Eran Segal)及其同事开发了一套机器学习算法,可以根据一个人的血液情况、饮食习惯、身材数据、肠道微生物群等信息,预测其餐后血糖水平。依照这些结果,他们为26名前驱糖尿病人制订了个性化食谱。与之前相比,这些人餐后血糖快速上升的情况有了明显好转,而这有助于降低前驱糖尿病发展为糖尿病的风险。该实验室目前正在进行一项更大规模的随机对照试验,在这项为期一年的试验中,100名前驱糖尿病患者将遵循针对各自状况制订的个性化食谱,另外100名前驱糖尿病患者则按照美国糖尿病学会(American Diabetes Association)推荐的标准食谱。艾林纳夫博士介绍说,最终,“我们的个性化营养方案可能不仅会用来控制血糖,也许还会用来控制其他与微生物群相关的疾病、炎症性疾病以及其他疾病。”

脂肪吸收

一些研究显示,微生物群有助于调节肠道内脂肪的吸收。得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Texas Southwestern Medical Center)免疫学教授罗拉·霍珀(Lora Hooper)正在对一种特殊的脂肪转运体进行研究,这种转运体会受到微生物群和人体生物钟的调节。她说,“如果我们能找到一种方法,通过微生物群来控制肠道中的转运体,或许就可以控制我们吸收的脂肪,”从而为减少食物引起的肥胖症或是增加营养物质吸收提供了新的解决思路。

据霍珀博士介绍,她和同事们正在研究哪类肠道细菌会影响这种转运体的产生?她指出,“假如我们弄清了这个问题,那么当你遇到类似营养不良的情况,需要增加脂肪吸收时,我们就可以将这些细菌用作益生菌,或者我们也可以通过一些方式来抑制它们的繁衍。”霍珀希望,她的实验室能在未来一两年内有更多的答案。

新冠疫情的影响

科学家称,新冠疫情期间,灭菌消毒力度加大,人们走出家门与外界的接触变少,加之有些人获取营养食品的难度增加,所有这些因素都可能导致微生物群的多样性进一步降低,从而给健康带来不利影响。针对这一现象,科研人员鼓励人们在使用抗菌清洁剂时更加谨慎,并且增加外出,他们还呼吁向之前照护不到位的社区提供更多食品援助。不过一些科学家表示,从某些方面来说,新冠疫情或许也为微生物群的生存带来了好处,那便是抗生素的使用减少了,原因之一是社交隔离措施降低了上呼吸道感染的发生概率。

布莱泽博士的实验室正对感染过新冠肺炎的医护人员进行微生物群测序,除了将测序结果与感染前对比之外,还将与未感染人员的测序结果进行比对。这么做的目的在于弄清楚微生物群之间的差异是否会让一些人更易罹患严重疾病,还是说之所以会有这些变化,是病毒感染本身所造成的。

宠物的益处

一些研究人员发现,如果婴儿和学步期幼儿与狗或猫生活在一起,他们出现过敏和哮喘的几率会比较低。已有研究发现,在那些有宠物的家庭,微生物种类也更加丰富,这对于婴儿肠道微生物群以及免疫系统响应都有着重要作用。Siolta Therapeutics是一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生物科技初创企业,它正在研发几种以微生物群为基础的药物,其中一种混合微生物就是为了重新给人类提供这方面的保护。该公司联合创始人苏珊·林奇(Susan Lynch)称,这种混合物组合将用于有哮喘病高风险的婴儿,比如父母双方至少一方有哮喘病史。

林奇博士表示,“通过引入肠道中本应存在的微生物,以此改变微生物系统以及免疫系统的发育,这是一种假设,也是我们的希望。”林奇还担任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贝尼奥夫微生物群医学中心(Benioff Center for Microbiome Medicine)主任。

把“大自然”带回家

研究显示,在乡村长大可以丰富幼儿的微生物群,降低他们日后患哮喘或过敏症的风险。2019年,芬兰卫生与健康研究所(Finnish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Welfare)的室内环境研究人员马丁·塔布尔(Martin Täubel)收集了少量乡村地区的土壤,然后把这些富含微生物的土壤撒在地垫上,放在六户人家的进门处。他发现随后几周,土壤中的微生物会通过空气在这几户人家里传播。“仅仅是把外面的土壤撒在门垫上,室内的微生物环境就会发生变化。”他说,“你可以增加屋里的微生物含量,改变孩子在家里接触微生物的机会。”洒在地垫上的土壤只有薄薄一层,而且渗入到地垫内部,以至于在房间里看不见任何泥土的痕迹。

塔布尔指出,今后人们或许可以铺上专门撒有室外微生物的垫子或地毯,这些有益的微生物可以帮助孩子们形成强健的微生物群,同时还能抑制哮喘和过敏症。塔布尔还说,目前他们仍在研究哪些微生物以及哪些微生物组合可以给人体带来最大益处。他正在整理研究结果,希望以书面形式发表出来,此外他还在思考如何开展更大范围的试验。■
SARAH TOY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如何恢复我们被现代生活扰乱的微生物群?

发布日期:2021-03-20 05:55
摘要:人们越来越难接触到有益微生物,而这对于维系人体健康原本有着必不可少的作用——新冠疫情的爆发让情况变得更糟。所幸,科学家正在设法帮助人类重建这一至关重要的生物系统,本文列举了其中的八种思路。




OR--商业新媒体

所谓微生物群,是指人体表面及人体内的微生物集合,它对于维持人体身心健康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它不仅可以抵御病菌,还可以锻炼免疫系统、指导新陈代谢、协助大脑对身体发号施令,等等。人类出生的头几年是获得微生物的关键阶段,接触了它们,才能构建起强大且种类丰富的微生物群。然而在现代生活环境中,我们暴露在这种必要微生物面前的机会越来越少,通常情况下,我们可以通过与他人的身体接触、呼吸及进食来获得微生物。而新冠疫情期间人际交往减少,这或许也会对人体微生物群产生长远影响。

工业革命之后,人类开始向城市迁徙,他们因此不再有机会接触土壤、灰尘和动物携带的微生物,而这些东西在农村原本是很常见的。科学家指出,随着1928年青霉素的诞生以及抗生素使用频率的增加,人体微生物群遭到了进一步破坏。研究显示,那些过早使用抗生素的儿童罹患哮喘、乳糜泻、肥胖症、过动症等疾病的风险要更高。科学家还表示,过去几十年里,抗菌清洁产品的大量使用也对微生物群和免疫系统的发展造成了破坏。除上述因素外,分娩方式的改变也会产生影响:尽管很多情况下剖腹产手术很有必要,但与顺产婴儿相比,剖腹产婴儿可能难以获得对身体有益的微生物。

如今,科学家正在想办法重建微生物群,恢复其对人体有益的功能。以下是其中一些科学家的思路。

模拟顺产环境

科学家正尝试让剖腹产婴儿拥有与顺产婴儿同样的微生物,方法有两种,一是在他们身上涂抹母亲阴道的分泌物,二是粪便移植。不过,因为容易引发感染,研究团队之外的主流妇产科学会目前并不推荐这种被称为“阴道环境培养”的做法。一些科学家认为,随着了解的深入,加之方法的逐步改进,这种情况将会改变。“通过研究,希望将来我们可以知道是哪些微生物在起作用,我们可以在阻断感染风险的情况下进行准备。”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微生物群及健康学教授玛丽亚·格洛丽亚·多明格斯-贝洛(Maria Gloria Dominguez-Bello)谈到。

未来版益生菌

科学家认为,抗生素之所以会破坏微生物群,部分原因是它在消灭对人体有害的微生物时,会将有益的微生物一起杀死。针对这一情况,科学家想到有一种东西可以让有益微生物“起死回生”——益生菌。“不是那种可以在保健品店买到的益生菌,有可能是未来版的益生菌。”罗格斯大学高级生物科技与医学中心(Center for Advanced Biotechnology and Medicine)主任马丁·布莱泽(Martin Blaser)说。他指出,药店或超市里出售的益生菌,其疗效基本没有经过科学验证,而新的益生菌不同,它将建立在动物及人体实验的基础之上,通过科学实验的方式来检验真实效果。“我们需要明确可以引入哪些有益微生物,它们有什么益处,以及对哪些人有效果。”布莱泽谈到。

布莱泽博士的实验室正在开展一项研究,他们将小鼠分为两组,其中一组服用抗生素,然后让它们食用另一组未服用抗生素的小鼠的粪便,以此恢复体内的微生物环境。布莱泽说,他们发现,这种方法的确有助于恢复微生物。

新型清洁剂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微生物学专家杰克·吉尔伯特(Jack Gilbert)教授指出,传统的抗菌型表面清洁剂存在一些问题。他谈到,物体表面的微生物被清除后,新的微生物很快又会繁殖,长此以往,传统清洁剂会让细菌产生耐药性,而且在杀掉有害微生物的同时,也没有放过有益微生物,如此一来,人们就失去了接触后者的机会。

如今,科学家正在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吉尔伯特博士在研制一种含有无害细菌的清洁剂,这种无害细菌的生长速度要超过有害病菌。换句话说,它可以阻止致病菌获得营养物质,它产生的化合物可以毒杀致病菌,同时还占据了致病菌的生长空间,使后者最终消亡。此后,清洁剂里的无害细菌将长期附着在物体表面,尽管微生物难免还会再生,但依然逃脱不了被打击的命运——清洁剂的功效因此也更加持久。另据吉尔伯特介绍,这类含有无害细菌的清洁剂导致细菌产生耐药性的概率也更低。

目前,吉尔伯特的实验室正在当地一家医院试验这款清洁剂,他们希望,有朝一日它也可以像医院使用的其他产品一样,用来保障患者安全。他预计试验结果会在一两年内出来。他希望将来可以研制出有益的微生物组合,在清洁物体后可以把它们喷洒在物体表面,这样一来,人们就不会因为好细菌也被消灭而无法接触到有益的微生物了。

合理膳食

肠道中的微生物会影响我们从食物中摄取能量的多少吗?位于以色列雷霍沃特(Rehovot)的魏茨曼科学研究所(Weizmann Institute of Science)的研究显示,即便人们吃的东西一样,他们饭后的血糖水平也不尽相同,原因之一在于每个人的微生物群存在差异。免疫学家伊兰·艾林纳夫(Eran Elinav)、计算生物学家伊兰·西格尔(Eran Segal)及其同事开发了一套机器学习算法,可以根据一个人的血液情况、饮食习惯、身材数据、肠道微生物群等信息,预测其餐后血糖水平。依照这些结果,他们为26名前驱糖尿病人制订了个性化食谱。与之前相比,这些人餐后血糖快速上升的情况有了明显好转,而这有助于降低前驱糖尿病发展为糖尿病的风险。该实验室目前正在进行一项更大规模的随机对照试验,在这项为期一年的试验中,100名前驱糖尿病患者将遵循针对各自状况制订的个性化食谱,另外100名前驱糖尿病患者则按照美国糖尿病学会(American Diabetes Association)推荐的标准食谱。艾林纳夫博士介绍说,最终,“我们的个性化营养方案可能不仅会用来控制血糖,也许还会用来控制其他与微生物群相关的疾病、炎症性疾病以及其他疾病。”

脂肪吸收

一些研究显示,微生物群有助于调节肠道内脂肪的吸收。得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Texas Southwestern Medical Center)免疫学教授罗拉·霍珀(Lora Hooper)正在对一种特殊的脂肪转运体进行研究,这种转运体会受到微生物群和人体生物钟的调节。她说,“如果我们能找到一种方法,通过微生物群来控制肠道中的转运体,或许就可以控制我们吸收的脂肪,”从而为减少食物引起的肥胖症或是增加营养物质吸收提供了新的解决思路。

据霍珀博士介绍,她和同事们正在研究哪类肠道细菌会影响这种转运体的产生?她指出,“假如我们弄清了这个问题,那么当你遇到类似营养不良的情况,需要增加脂肪吸收时,我们就可以将这些细菌用作益生菌,或者我们也可以通过一些方式来抑制它们的繁衍。”霍珀希望,她的实验室能在未来一两年内有更多的答案。

新冠疫情的影响

科学家称,新冠疫情期间,灭菌消毒力度加大,人们走出家门与外界的接触变少,加之有些人获取营养食品的难度增加,所有这些因素都可能导致微生物群的多样性进一步降低,从而给健康带来不利影响。针对这一现象,科研人员鼓励人们在使用抗菌清洁剂时更加谨慎,并且增加外出,他们还呼吁向之前照护不到位的社区提供更多食品援助。不过一些科学家表示,从某些方面来说,新冠疫情或许也为微生物群的生存带来了好处,那便是抗生素的使用减少了,原因之一是社交隔离措施降低了上呼吸道感染的发生概率。

布莱泽博士的实验室正对感染过新冠肺炎的医护人员进行微生物群测序,除了将测序结果与感染前对比之外,还将与未感染人员的测序结果进行比对。这么做的目的在于弄清楚微生物群之间的差异是否会让一些人更易罹患严重疾病,还是说之所以会有这些变化,是病毒感染本身所造成的。

宠物的益处

一些研究人员发现,如果婴儿和学步期幼儿与狗或猫生活在一起,他们出现过敏和哮喘的几率会比较低。已有研究发现,在那些有宠物的家庭,微生物种类也更加丰富,这对于婴儿肠道微生物群以及免疫系统响应都有着重要作用。Siolta Therapeutics是一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生物科技初创企业,它正在研发几种以微生物群为基础的药物,其中一种混合微生物就是为了重新给人类提供这方面的保护。该公司联合创始人苏珊·林奇(Susan Lynch)称,这种混合物组合将用于有哮喘病高风险的婴儿,比如父母双方至少一方有哮喘病史。

林奇博士表示,“通过引入肠道中本应存在的微生物,以此改变微生物系统以及免疫系统的发育,这是一种假设,也是我们的希望。”林奇还担任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贝尼奥夫微生物群医学中心(Benioff Center for Microbiome Medicine)主任。

把“大自然”带回家

研究显示,在乡村长大可以丰富幼儿的微生物群,降低他们日后患哮喘或过敏症的风险。2019年,芬兰卫生与健康研究所(Finnish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Welfare)的室内环境研究人员马丁·塔布尔(Martin Täubel)收集了少量乡村地区的土壤,然后把这些富含微生物的土壤撒在地垫上,放在六户人家的进门处。他发现随后几周,土壤中的微生物会通过空气在这几户人家里传播。“仅仅是把外面的土壤撒在门垫上,室内的微生物环境就会发生变化。”他说,“你可以增加屋里的微生物含量,改变孩子在家里接触微生物的机会。”洒在地垫上的土壤只有薄薄一层,而且渗入到地垫内部,以至于在房间里看不见任何泥土的痕迹。

塔布尔指出,今后人们或许可以铺上专门撒有室外微生物的垫子或地毯,这些有益的微生物可以帮助孩子们形成强健的微生物群,同时还能抑制哮喘和过敏症。塔布尔还说,目前他们仍在研究哪些微生物以及哪些微生物组合可以给人体带来最大益处。他正在整理研究结果,希望以书面形式发表出来,此外他还在思考如何开展更大范围的试验。■
SARAH TOY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人们越来越难接触到有益微生物,而这对于维系人体健康原本有着必不可少的作用——新冠疫情的爆发让情况变得更糟。所幸,科学家正在设法帮助人类重建这一至关重要的生物系统,本文列举了其中的八种思路。




OR--商业新媒体

所谓微生物群,是指人体表面及人体内的微生物集合,它对于维持人体身心健康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它不仅可以抵御病菌,还可以锻炼免疫系统、指导新陈代谢、协助大脑对身体发号施令,等等。人类出生的头几年是获得微生物的关键阶段,接触了它们,才能构建起强大且种类丰富的微生物群。然而在现代生活环境中,我们暴露在这种必要微生物面前的机会越来越少,通常情况下,我们可以通过与他人的身体接触、呼吸及进食来获得微生物。而新冠疫情期间人际交往减少,这或许也会对人体微生物群产生长远影响。

工业革命之后,人类开始向城市迁徙,他们因此不再有机会接触土壤、灰尘和动物携带的微生物,而这些东西在农村原本是很常见的。科学家指出,随着1928年青霉素的诞生以及抗生素使用频率的增加,人体微生物群遭到了进一步破坏。研究显示,那些过早使用抗生素的儿童罹患哮喘、乳糜泻、肥胖症、过动症等疾病的风险要更高。科学家还表示,过去几十年里,抗菌清洁产品的大量使用也对微生物群和免疫系统的发展造成了破坏。除上述因素外,分娩方式的改变也会产生影响:尽管很多情况下剖腹产手术很有必要,但与顺产婴儿相比,剖腹产婴儿可能难以获得对身体有益的微生物。

如今,科学家正在想办法重建微生物群,恢复其对人体有益的功能。以下是其中一些科学家的思路。

模拟顺产环境

科学家正尝试让剖腹产婴儿拥有与顺产婴儿同样的微生物,方法有两种,一是在他们身上涂抹母亲阴道的分泌物,二是粪便移植。不过,因为容易引发感染,研究团队之外的主流妇产科学会目前并不推荐这种被称为“阴道环境培养”的做法。一些科学家认为,随着了解的深入,加之方法的逐步改进,这种情况将会改变。“通过研究,希望将来我们可以知道是哪些微生物在起作用,我们可以在阻断感染风险的情况下进行准备。”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微生物群及健康学教授玛丽亚·格洛丽亚·多明格斯-贝洛(Maria Gloria Dominguez-Bello)谈到。

未来版益生菌

科学家认为,抗生素之所以会破坏微生物群,部分原因是它在消灭对人体有害的微生物时,会将有益的微生物一起杀死。针对这一情况,科学家想到有一种东西可以让有益微生物“起死回生”——益生菌。“不是那种可以在保健品店买到的益生菌,有可能是未来版的益生菌。”罗格斯大学高级生物科技与医学中心(Center for Advanced Biotechnology and Medicine)主任马丁·布莱泽(Martin Blaser)说。他指出,药店或超市里出售的益生菌,其疗效基本没有经过科学验证,而新的益生菌不同,它将建立在动物及人体实验的基础之上,通过科学实验的方式来检验真实效果。“我们需要明确可以引入哪些有益微生物,它们有什么益处,以及对哪些人有效果。”布莱泽谈到。

布莱泽博士的实验室正在开展一项研究,他们将小鼠分为两组,其中一组服用抗生素,然后让它们食用另一组未服用抗生素的小鼠的粪便,以此恢复体内的微生物环境。布莱泽说,他们发现,这种方法的确有助于恢复微生物。

新型清洁剂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微生物学专家杰克·吉尔伯特(Jack Gilbert)教授指出,传统的抗菌型表面清洁剂存在一些问题。他谈到,物体表面的微生物被清除后,新的微生物很快又会繁殖,长此以往,传统清洁剂会让细菌产生耐药性,而且在杀掉有害微生物的同时,也没有放过有益微生物,如此一来,人们就失去了接触后者的机会。

如今,科学家正在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吉尔伯特博士在研制一种含有无害细菌的清洁剂,这种无害细菌的生长速度要超过有害病菌。换句话说,它可以阻止致病菌获得营养物质,它产生的化合物可以毒杀致病菌,同时还占据了致病菌的生长空间,使后者最终消亡。此后,清洁剂里的无害细菌将长期附着在物体表面,尽管微生物难免还会再生,但依然逃脱不了被打击的命运——清洁剂的功效因此也更加持久。另据吉尔伯特介绍,这类含有无害细菌的清洁剂导致细菌产生耐药性的概率也更低。

目前,吉尔伯特的实验室正在当地一家医院试验这款清洁剂,他们希望,有朝一日它也可以像医院使用的其他产品一样,用来保障患者安全。他预计试验结果会在一两年内出来。他希望将来可以研制出有益的微生物组合,在清洁物体后可以把它们喷洒在物体表面,这样一来,人们就不会因为好细菌也被消灭而无法接触到有益的微生物了。

合理膳食

肠道中的微生物会影响我们从食物中摄取能量的多少吗?位于以色列雷霍沃特(Rehovot)的魏茨曼科学研究所(Weizmann Institute of Science)的研究显示,即便人们吃的东西一样,他们饭后的血糖水平也不尽相同,原因之一在于每个人的微生物群存在差异。免疫学家伊兰·艾林纳夫(Eran Elinav)、计算生物学家伊兰·西格尔(Eran Segal)及其同事开发了一套机器学习算法,可以根据一个人的血液情况、饮食习惯、身材数据、肠道微生物群等信息,预测其餐后血糖水平。依照这些结果,他们为26名前驱糖尿病人制订了个性化食谱。与之前相比,这些人餐后血糖快速上升的情况有了明显好转,而这有助于降低前驱糖尿病发展为糖尿病的风险。该实验室目前正在进行一项更大规模的随机对照试验,在这项为期一年的试验中,100名前驱糖尿病患者将遵循针对各自状况制订的个性化食谱,另外100名前驱糖尿病患者则按照美国糖尿病学会(American Diabetes Association)推荐的标准食谱。艾林纳夫博士介绍说,最终,“我们的个性化营养方案可能不仅会用来控制血糖,也许还会用来控制其他与微生物群相关的疾病、炎症性疾病以及其他疾病。”

脂肪吸收

一些研究显示,微生物群有助于调节肠道内脂肪的吸收。得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Texas Southwestern Medical Center)免疫学教授罗拉·霍珀(Lora Hooper)正在对一种特殊的脂肪转运体进行研究,这种转运体会受到微生物群和人体生物钟的调节。她说,“如果我们能找到一种方法,通过微生物群来控制肠道中的转运体,或许就可以控制我们吸收的脂肪,”从而为减少食物引起的肥胖症或是增加营养物质吸收提供了新的解决思路。

据霍珀博士介绍,她和同事们正在研究哪类肠道细菌会影响这种转运体的产生?她指出,“假如我们弄清了这个问题,那么当你遇到类似营养不良的情况,需要增加脂肪吸收时,我们就可以将这些细菌用作益生菌,或者我们也可以通过一些方式来抑制它们的繁衍。”霍珀希望,她的实验室能在未来一两年内有更多的答案。

新冠疫情的影响

科学家称,新冠疫情期间,灭菌消毒力度加大,人们走出家门与外界的接触变少,加之有些人获取营养食品的难度增加,所有这些因素都可能导致微生物群的多样性进一步降低,从而给健康带来不利影响。针对这一现象,科研人员鼓励人们在使用抗菌清洁剂时更加谨慎,并且增加外出,他们还呼吁向之前照护不到位的社区提供更多食品援助。不过一些科学家表示,从某些方面来说,新冠疫情或许也为微生物群的生存带来了好处,那便是抗生素的使用减少了,原因之一是社交隔离措施降低了上呼吸道感染的发生概率。

布莱泽博士的实验室正对感染过新冠肺炎的医护人员进行微生物群测序,除了将测序结果与感染前对比之外,还将与未感染人员的测序结果进行比对。这么做的目的在于弄清楚微生物群之间的差异是否会让一些人更易罹患严重疾病,还是说之所以会有这些变化,是病毒感染本身所造成的。

宠物的益处

一些研究人员发现,如果婴儿和学步期幼儿与狗或猫生活在一起,他们出现过敏和哮喘的几率会比较低。已有研究发现,在那些有宠物的家庭,微生物种类也更加丰富,这对于婴儿肠道微生物群以及免疫系统响应都有着重要作用。Siolta Therapeutics是一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生物科技初创企业,它正在研发几种以微生物群为基础的药物,其中一种混合微生物就是为了重新给人类提供这方面的保护。该公司联合创始人苏珊·林奇(Susan Lynch)称,这种混合物组合将用于有哮喘病高风险的婴儿,比如父母双方至少一方有哮喘病史。

林奇博士表示,“通过引入肠道中本应存在的微生物,以此改变微生物系统以及免疫系统的发育,这是一种假设,也是我们的希望。”林奇还担任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贝尼奥夫微生物群医学中心(Benioff Center for Microbiome Medicine)主任。

把“大自然”带回家

研究显示,在乡村长大可以丰富幼儿的微生物群,降低他们日后患哮喘或过敏症的风险。2019年,芬兰卫生与健康研究所(Finnish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Welfare)的室内环境研究人员马丁·塔布尔(Martin Täubel)收集了少量乡村地区的土壤,然后把这些富含微生物的土壤撒在地垫上,放在六户人家的进门处。他发现随后几周,土壤中的微生物会通过空气在这几户人家里传播。“仅仅是把外面的土壤撒在门垫上,室内的微生物环境就会发生变化。”他说,“你可以增加屋里的微生物含量,改变孩子在家里接触微生物的机会。”洒在地垫上的土壤只有薄薄一层,而且渗入到地垫内部,以至于在房间里看不见任何泥土的痕迹。

塔布尔指出,今后人们或许可以铺上专门撒有室外微生物的垫子或地毯,这些有益的微生物可以帮助孩子们形成强健的微生物群,同时还能抑制哮喘和过敏症。塔布尔还说,目前他们仍在研究哪些微生物以及哪些微生物组合可以给人体带来最大益处。他正在整理研究结果,希望以书面形式发表出来,此外他还在思考如何开展更大范围的试验。■
SARAH TOY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如何恢复我们被现代生活扰乱的微生物群?

发布日期:2021-03-20 05:55
摘要:人们越来越难接触到有益微生物,而这对于维系人体健康原本有着必不可少的作用——新冠疫情的爆发让情况变得更糟。所幸,科学家正在设法帮助人类重建这一至关重要的生物系统,本文列举了其中的八种思路。




OR--商业新媒体

所谓微生物群,是指人体表面及人体内的微生物集合,它对于维持人体身心健康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它不仅可以抵御病菌,还可以锻炼免疫系统、指导新陈代谢、协助大脑对身体发号施令,等等。人类出生的头几年是获得微生物的关键阶段,接触了它们,才能构建起强大且种类丰富的微生物群。然而在现代生活环境中,我们暴露在这种必要微生物面前的机会越来越少,通常情况下,我们可以通过与他人的身体接触、呼吸及进食来获得微生物。而新冠疫情期间人际交往减少,这或许也会对人体微生物群产生长远影响。

工业革命之后,人类开始向城市迁徙,他们因此不再有机会接触土壤、灰尘和动物携带的微生物,而这些东西在农村原本是很常见的。科学家指出,随着1928年青霉素的诞生以及抗生素使用频率的增加,人体微生物群遭到了进一步破坏。研究显示,那些过早使用抗生素的儿童罹患哮喘、乳糜泻、肥胖症、过动症等疾病的风险要更高。科学家还表示,过去几十年里,抗菌清洁产品的大量使用也对微生物群和免疫系统的发展造成了破坏。除上述因素外,分娩方式的改变也会产生影响:尽管很多情况下剖腹产手术很有必要,但与顺产婴儿相比,剖腹产婴儿可能难以获得对身体有益的微生物。

如今,科学家正在想办法重建微生物群,恢复其对人体有益的功能。以下是其中一些科学家的思路。

模拟顺产环境

科学家正尝试让剖腹产婴儿拥有与顺产婴儿同样的微生物,方法有两种,一是在他们身上涂抹母亲阴道的分泌物,二是粪便移植。不过,因为容易引发感染,研究团队之外的主流妇产科学会目前并不推荐这种被称为“阴道环境培养”的做法。一些科学家认为,随着了解的深入,加之方法的逐步改进,这种情况将会改变。“通过研究,希望将来我们可以知道是哪些微生物在起作用,我们可以在阻断感染风险的情况下进行准备。”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微生物群及健康学教授玛丽亚·格洛丽亚·多明格斯-贝洛(Maria Gloria Dominguez-Bello)谈到。

未来版益生菌

科学家认为,抗生素之所以会破坏微生物群,部分原因是它在消灭对人体有害的微生物时,会将有益的微生物一起杀死。针对这一情况,科学家想到有一种东西可以让有益微生物“起死回生”——益生菌。“不是那种可以在保健品店买到的益生菌,有可能是未来版的益生菌。”罗格斯大学高级生物科技与医学中心(Center for Advanced Biotechnology and Medicine)主任马丁·布莱泽(Martin Blaser)说。他指出,药店或超市里出售的益生菌,其疗效基本没有经过科学验证,而新的益生菌不同,它将建立在动物及人体实验的基础之上,通过科学实验的方式来检验真实效果。“我们需要明确可以引入哪些有益微生物,它们有什么益处,以及对哪些人有效果。”布莱泽谈到。

布莱泽博士的实验室正在开展一项研究,他们将小鼠分为两组,其中一组服用抗生素,然后让它们食用另一组未服用抗生素的小鼠的粪便,以此恢复体内的微生物环境。布莱泽说,他们发现,这种方法的确有助于恢复微生物。

新型清洁剂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微生物学专家杰克·吉尔伯特(Jack Gilbert)教授指出,传统的抗菌型表面清洁剂存在一些问题。他谈到,物体表面的微生物被清除后,新的微生物很快又会繁殖,长此以往,传统清洁剂会让细菌产生耐药性,而且在杀掉有害微生物的同时,也没有放过有益微生物,如此一来,人们就失去了接触后者的机会。

如今,科学家正在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吉尔伯特博士在研制一种含有无害细菌的清洁剂,这种无害细菌的生长速度要超过有害病菌。换句话说,它可以阻止致病菌获得营养物质,它产生的化合物可以毒杀致病菌,同时还占据了致病菌的生长空间,使后者最终消亡。此后,清洁剂里的无害细菌将长期附着在物体表面,尽管微生物难免还会再生,但依然逃脱不了被打击的命运——清洁剂的功效因此也更加持久。另据吉尔伯特介绍,这类含有无害细菌的清洁剂导致细菌产生耐药性的概率也更低。

目前,吉尔伯特的实验室正在当地一家医院试验这款清洁剂,他们希望,有朝一日它也可以像医院使用的其他产品一样,用来保障患者安全。他预计试验结果会在一两年内出来。他希望将来可以研制出有益的微生物组合,在清洁物体后可以把它们喷洒在物体表面,这样一来,人们就不会因为好细菌也被消灭而无法接触到有益的微生物了。

合理膳食

肠道中的微生物会影响我们从食物中摄取能量的多少吗?位于以色列雷霍沃特(Rehovot)的魏茨曼科学研究所(Weizmann Institute of Science)的研究显示,即便人们吃的东西一样,他们饭后的血糖水平也不尽相同,原因之一在于每个人的微生物群存在差异。免疫学家伊兰·艾林纳夫(Eran Elinav)、计算生物学家伊兰·西格尔(Eran Segal)及其同事开发了一套机器学习算法,可以根据一个人的血液情况、饮食习惯、身材数据、肠道微生物群等信息,预测其餐后血糖水平。依照这些结果,他们为26名前驱糖尿病人制订了个性化食谱。与之前相比,这些人餐后血糖快速上升的情况有了明显好转,而这有助于降低前驱糖尿病发展为糖尿病的风险。该实验室目前正在进行一项更大规模的随机对照试验,在这项为期一年的试验中,100名前驱糖尿病患者将遵循针对各自状况制订的个性化食谱,另外100名前驱糖尿病患者则按照美国糖尿病学会(American Diabetes Association)推荐的标准食谱。艾林纳夫博士介绍说,最终,“我们的个性化营养方案可能不仅会用来控制血糖,也许还会用来控制其他与微生物群相关的疾病、炎症性疾病以及其他疾病。”

脂肪吸收

一些研究显示,微生物群有助于调节肠道内脂肪的吸收。得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Texas Southwestern Medical Center)免疫学教授罗拉·霍珀(Lora Hooper)正在对一种特殊的脂肪转运体进行研究,这种转运体会受到微生物群和人体生物钟的调节。她说,“如果我们能找到一种方法,通过微生物群来控制肠道中的转运体,或许就可以控制我们吸收的脂肪,”从而为减少食物引起的肥胖症或是增加营养物质吸收提供了新的解决思路。

据霍珀博士介绍,她和同事们正在研究哪类肠道细菌会影响这种转运体的产生?她指出,“假如我们弄清了这个问题,那么当你遇到类似营养不良的情况,需要增加脂肪吸收时,我们就可以将这些细菌用作益生菌,或者我们也可以通过一些方式来抑制它们的繁衍。”霍珀希望,她的实验室能在未来一两年内有更多的答案。

新冠疫情的影响

科学家称,新冠疫情期间,灭菌消毒力度加大,人们走出家门与外界的接触变少,加之有些人获取营养食品的难度增加,所有这些因素都可能导致微生物群的多样性进一步降低,从而给健康带来不利影响。针对这一现象,科研人员鼓励人们在使用抗菌清洁剂时更加谨慎,并且增加外出,他们还呼吁向之前照护不到位的社区提供更多食品援助。不过一些科学家表示,从某些方面来说,新冠疫情或许也为微生物群的生存带来了好处,那便是抗生素的使用减少了,原因之一是社交隔离措施降低了上呼吸道感染的发生概率。

布莱泽博士的实验室正对感染过新冠肺炎的医护人员进行微生物群测序,除了将测序结果与感染前对比之外,还将与未感染人员的测序结果进行比对。这么做的目的在于弄清楚微生物群之间的差异是否会让一些人更易罹患严重疾病,还是说之所以会有这些变化,是病毒感染本身所造成的。

宠物的益处

一些研究人员发现,如果婴儿和学步期幼儿与狗或猫生活在一起,他们出现过敏和哮喘的几率会比较低。已有研究发现,在那些有宠物的家庭,微生物种类也更加丰富,这对于婴儿肠道微生物群以及免疫系统响应都有着重要作用。Siolta Therapeutics是一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生物科技初创企业,它正在研发几种以微生物群为基础的药物,其中一种混合微生物就是为了重新给人类提供这方面的保护。该公司联合创始人苏珊·林奇(Susan Lynch)称,这种混合物组合将用于有哮喘病高风险的婴儿,比如父母双方至少一方有哮喘病史。

林奇博士表示,“通过引入肠道中本应存在的微生物,以此改变微生物系统以及免疫系统的发育,这是一种假设,也是我们的希望。”林奇还担任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贝尼奥夫微生物群医学中心(Benioff Center for Microbiome Medicine)主任。

把“大自然”带回家

研究显示,在乡村长大可以丰富幼儿的微生物群,降低他们日后患哮喘或过敏症的风险。2019年,芬兰卫生与健康研究所(Finnish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Welfare)的室内环境研究人员马丁·塔布尔(Martin Täubel)收集了少量乡村地区的土壤,然后把这些富含微生物的土壤撒在地垫上,放在六户人家的进门处。他发现随后几周,土壤中的微生物会通过空气在这几户人家里传播。“仅仅是把外面的土壤撒在门垫上,室内的微生物环境就会发生变化。”他说,“你可以增加屋里的微生物含量,改变孩子在家里接触微生物的机会。”洒在地垫上的土壤只有薄薄一层,而且渗入到地垫内部,以至于在房间里看不见任何泥土的痕迹。

塔布尔指出,今后人们或许可以铺上专门撒有室外微生物的垫子或地毯,这些有益的微生物可以帮助孩子们形成强健的微生物群,同时还能抑制哮喘和过敏症。塔布尔还说,目前他们仍在研究哪些微生物以及哪些微生物组合可以给人体带来最大益处。他正在整理研究结果,希望以书面形式发表出来,此外他还在思考如何开展更大范围的试验。■
SARAH TOY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人们越来越难接触到有益微生物,而这对于维系人体健康原本有着必不可少的作用——新冠疫情的爆发让情况变得更糟。所幸,科学家正在设法帮助人类重建这一至关重要的生物系统,本文列举了其中的八种思路。




OR--商业新媒体

所谓微生物群,是指人体表面及人体内的微生物集合,它对于维持人体身心健康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它不仅可以抵御病菌,还可以锻炼免疫系统、指导新陈代谢、协助大脑对身体发号施令,等等。人类出生的头几年是获得微生物的关键阶段,接触了它们,才能构建起强大且种类丰富的微生物群。然而在现代生活环境中,我们暴露在这种必要微生物面前的机会越来越少,通常情况下,我们可以通过与他人的身体接触、呼吸及进食来获得微生物。而新冠疫情期间人际交往减少,这或许也会对人体微生物群产生长远影响。

工业革命之后,人类开始向城市迁徙,他们因此不再有机会接触土壤、灰尘和动物携带的微生物,而这些东西在农村原本是很常见的。科学家指出,随着1928年青霉素的诞生以及抗生素使用频率的增加,人体微生物群遭到了进一步破坏。研究显示,那些过早使用抗生素的儿童罹患哮喘、乳糜泻、肥胖症、过动症等疾病的风险要更高。科学家还表示,过去几十年里,抗菌清洁产品的大量使用也对微生物群和免疫系统的发展造成了破坏。除上述因素外,分娩方式的改变也会产生影响:尽管很多情况下剖腹产手术很有必要,但与顺产婴儿相比,剖腹产婴儿可能难以获得对身体有益的微生物。

如今,科学家正在想办法重建微生物群,恢复其对人体有益的功能。以下是其中一些科学家的思路。

模拟顺产环境

科学家正尝试让剖腹产婴儿拥有与顺产婴儿同样的微生物,方法有两种,一是在他们身上涂抹母亲阴道的分泌物,二是粪便移植。不过,因为容易引发感染,研究团队之外的主流妇产科学会目前并不推荐这种被称为“阴道环境培养”的做法。一些科学家认为,随着了解的深入,加之方法的逐步改进,这种情况将会改变。“通过研究,希望将来我们可以知道是哪些微生物在起作用,我们可以在阻断感染风险的情况下进行准备。”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微生物群及健康学教授玛丽亚·格洛丽亚·多明格斯-贝洛(Maria Gloria Dominguez-Bello)谈到。

未来版益生菌

科学家认为,抗生素之所以会破坏微生物群,部分原因是它在消灭对人体有害的微生物时,会将有益的微生物一起杀死。针对这一情况,科学家想到有一种东西可以让有益微生物“起死回生”——益生菌。“不是那种可以在保健品店买到的益生菌,有可能是未来版的益生菌。”罗格斯大学高级生物科技与医学中心(Center for Advanced Biotechnology and Medicine)主任马丁·布莱泽(Martin Blaser)说。他指出,药店或超市里出售的益生菌,其疗效基本没有经过科学验证,而新的益生菌不同,它将建立在动物及人体实验的基础之上,通过科学实验的方式来检验真实效果。“我们需要明确可以引入哪些有益微生物,它们有什么益处,以及对哪些人有效果。”布莱泽谈到。

布莱泽博士的实验室正在开展一项研究,他们将小鼠分为两组,其中一组服用抗生素,然后让它们食用另一组未服用抗生素的小鼠的粪便,以此恢复体内的微生物环境。布莱泽说,他们发现,这种方法的确有助于恢复微生物。

新型清洁剂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微生物学专家杰克·吉尔伯特(Jack Gilbert)教授指出,传统的抗菌型表面清洁剂存在一些问题。他谈到,物体表面的微生物被清除后,新的微生物很快又会繁殖,长此以往,传统清洁剂会让细菌产生耐药性,而且在杀掉有害微生物的同时,也没有放过有益微生物,如此一来,人们就失去了接触后者的机会。

如今,科学家正在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吉尔伯特博士在研制一种含有无害细菌的清洁剂,这种无害细菌的生长速度要超过有害病菌。换句话说,它可以阻止致病菌获得营养物质,它产生的化合物可以毒杀致病菌,同时还占据了致病菌的生长空间,使后者最终消亡。此后,清洁剂里的无害细菌将长期附着在物体表面,尽管微生物难免还会再生,但依然逃脱不了被打击的命运——清洁剂的功效因此也更加持久。另据吉尔伯特介绍,这类含有无害细菌的清洁剂导致细菌产生耐药性的概率也更低。

目前,吉尔伯特的实验室正在当地一家医院试验这款清洁剂,他们希望,有朝一日它也可以像医院使用的其他产品一样,用来保障患者安全。他预计试验结果会在一两年内出来。他希望将来可以研制出有益的微生物组合,在清洁物体后可以把它们喷洒在物体表面,这样一来,人们就不会因为好细菌也被消灭而无法接触到有益的微生物了。

合理膳食

肠道中的微生物会影响我们从食物中摄取能量的多少吗?位于以色列雷霍沃特(Rehovot)的魏茨曼科学研究所(Weizmann Institute of Science)的研究显示,即便人们吃的东西一样,他们饭后的血糖水平也不尽相同,原因之一在于每个人的微生物群存在差异。免疫学家伊兰·艾林纳夫(Eran Elinav)、计算生物学家伊兰·西格尔(Eran Segal)及其同事开发了一套机器学习算法,可以根据一个人的血液情况、饮食习惯、身材数据、肠道微生物群等信息,预测其餐后血糖水平。依照这些结果,他们为26名前驱糖尿病人制订了个性化食谱。与之前相比,这些人餐后血糖快速上升的情况有了明显好转,而这有助于降低前驱糖尿病发展为糖尿病的风险。该实验室目前正在进行一项更大规模的随机对照试验,在这项为期一年的试验中,100名前驱糖尿病患者将遵循针对各自状况制订的个性化食谱,另外100名前驱糖尿病患者则按照美国糖尿病学会(American Diabetes Association)推荐的标准食谱。艾林纳夫博士介绍说,最终,“我们的个性化营养方案可能不仅会用来控制血糖,也许还会用来控制其他与微生物群相关的疾病、炎症性疾病以及其他疾病。”

脂肪吸收

一些研究显示,微生物群有助于调节肠道内脂肪的吸收。得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Texas Southwestern Medical Center)免疫学教授罗拉·霍珀(Lora Hooper)正在对一种特殊的脂肪转运体进行研究,这种转运体会受到微生物群和人体生物钟的调节。她说,“如果我们能找到一种方法,通过微生物群来控制肠道中的转运体,或许就可以控制我们吸收的脂肪,”从而为减少食物引起的肥胖症或是增加营养物质吸收提供了新的解决思路。

据霍珀博士介绍,她和同事们正在研究哪类肠道细菌会影响这种转运体的产生?她指出,“假如我们弄清了这个问题,那么当你遇到类似营养不良的情况,需要增加脂肪吸收时,我们就可以将这些细菌用作益生菌,或者我们也可以通过一些方式来抑制它们的繁衍。”霍珀希望,她的实验室能在未来一两年内有更多的答案。

新冠疫情的影响

科学家称,新冠疫情期间,灭菌消毒力度加大,人们走出家门与外界的接触变少,加之有些人获取营养食品的难度增加,所有这些因素都可能导致微生物群的多样性进一步降低,从而给健康带来不利影响。针对这一现象,科研人员鼓励人们在使用抗菌清洁剂时更加谨慎,并且增加外出,他们还呼吁向之前照护不到位的社区提供更多食品援助。不过一些科学家表示,从某些方面来说,新冠疫情或许也为微生物群的生存带来了好处,那便是抗生素的使用减少了,原因之一是社交隔离措施降低了上呼吸道感染的发生概率。

布莱泽博士的实验室正对感染过新冠肺炎的医护人员进行微生物群测序,除了将测序结果与感染前对比之外,还将与未感染人员的测序结果进行比对。这么做的目的在于弄清楚微生物群之间的差异是否会让一些人更易罹患严重疾病,还是说之所以会有这些变化,是病毒感染本身所造成的。

宠物的益处

一些研究人员发现,如果婴儿和学步期幼儿与狗或猫生活在一起,他们出现过敏和哮喘的几率会比较低。已有研究发现,在那些有宠物的家庭,微生物种类也更加丰富,这对于婴儿肠道微生物群以及免疫系统响应都有着重要作用。Siolta Therapeutics是一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生物科技初创企业,它正在研发几种以微生物群为基础的药物,其中一种混合微生物就是为了重新给人类提供这方面的保护。该公司联合创始人苏珊·林奇(Susan Lynch)称,这种混合物组合将用于有哮喘病高风险的婴儿,比如父母双方至少一方有哮喘病史。

林奇博士表示,“通过引入肠道中本应存在的微生物,以此改变微生物系统以及免疫系统的发育,这是一种假设,也是我们的希望。”林奇还担任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贝尼奥夫微生物群医学中心(Benioff Center for Microbiome Medicine)主任。

把“大自然”带回家

研究显示,在乡村长大可以丰富幼儿的微生物群,降低他们日后患哮喘或过敏症的风险。2019年,芬兰卫生与健康研究所(Finnish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Welfare)的室内环境研究人员马丁·塔布尔(Martin Täubel)收集了少量乡村地区的土壤,然后把这些富含微生物的土壤撒在地垫上,放在六户人家的进门处。他发现随后几周,土壤中的微生物会通过空气在这几户人家里传播。“仅仅是把外面的土壤撒在门垫上,室内的微生物环境就会发生变化。”他说,“你可以增加屋里的微生物含量,改变孩子在家里接触微生物的机会。”洒在地垫上的土壤只有薄薄一层,而且渗入到地垫内部,以至于在房间里看不见任何泥土的痕迹。

塔布尔指出,今后人们或许可以铺上专门撒有室外微生物的垫子或地毯,这些有益的微生物可以帮助孩子们形成强健的微生物群,同时还能抑制哮喘和过敏症。塔布尔还说,目前他们仍在研究哪些微生物以及哪些微生物组合可以给人体带来最大益处。他正在整理研究结果,希望以书面形式发表出来,此外他还在思考如何开展更大范围的试验。■
SARAH TOY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