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中美重启高层对话之下,推动中美建立良性竞争关系而非趋向于战略敌对,应成为中美高层逐步开展全面对话的努力方向。




OR--商业新媒体

3月18日至19日,应美方邀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在安克雷奇举行中美高层战略对话。这是中美元首除夕通话后首次高层接触,也是美国新政府执政以来中美首次面对面会晤。

特朗普执政四年间中美关系急剧恶化,经贸科技、政治外交、军事安全等领域摩擦均有升级。拜登政府上台为重构中美关系创造了新机遇。从近期中美高层发言可以看出,双方对新时期中美关系的定义均承认且强调中美既有竞争又有合作,这与中美双方此前论调相比有所变化。

从拜登政府来看,拜登政府对打“新冷战”不感兴趣。相较于特朗普政府上任后将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合作”在拜登政府对华政策基调中得以凸显。拜登2月19日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将中国明确称为美国面对的“最严峻的竞争者”,并提出美国和欧洲等必须共同为与中国的长期战略竞争做好准备。同时他也表示,不想造成东西方对抗的局面,也不想制造冲突,“我们不能也绝不会回到冷战时期的对立僵局中,不允许竞争阻碍在重大问题上的合作”。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上任后发表的第一次外交政策演讲中将中国与美国的关系称为“本世纪世界最大的地缘政治考验”。他表示,中国在外交、经济和军事等各个领域都拥有非常强的实力,未来美中关系将会呈现竞争性和合作性。

中方一贯主张中美相向而行,认为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应秉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加强对话,聚焦合作,管控分歧。而在今年“两会”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时,中方首次公开肯定中美存在竞争。王毅表示,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中美之间在利益交融中出现竞争并不奇怪,关键是要在公平公正基础上良性竞争,既提升自我,又照亮对方,而不是相互攻击、零和博弈。同时,王毅也呼吁,中美应激活或建立各领域、各层面的对话机制,进行开诚布公的沟通,“开展解决问题的对话”。

在中美重启高层对话之下,推动中美建立良性竞争关系而非趋向于战略敌对,打造既有竞争又有合作的新竞合关系,应成为中美高层逐步开展全面对话的努力方向。全球性挑战在加剧,中美在抗击新冠疫情、应对气候变化、推动世界经济复苏等方面需增进合作已是双方共识,而双方在经济、科技发展等方面存在竞争也是不可避免的现实。

必须指出的是,中美合作的一面是迫切且空间广阔的,而在意识形态、经济科技发展等方面的观念冲突及现实摩擦,则可以在长期对话中增进理解与协调。无论是应对新冠病毒疫情、气候变暖问题,还是WTO改革、发展中国家债务负担等问题,都是重要且迫切的全球治理问题,关乎当下国际秩序稳定及世界发展繁荣。

20世纪时,第二次世界大战给人类带来了巨大创伤,造成约6000万人死亡,经济损失高达5万多亿美元。战后几大国及时协商构建了雅尔塔体系、布雷顿森林体系等,塑造了全新的世界秩序与全球治理框架,维护了战后70多年的相对和平稳定。如今,新冠病毒疫情持续肆虐下,全球累计确诊病例突破1.2亿,死亡人数已近270万,而实际死亡人数更高且仍在快速增加。据估计,新冠病毒疫情导致2020年全球整体经济损失为6.6万亿美元,至2021年底将达到12万亿美元。同时,研究发现,“疫苗民族主义”可能使全球经济损失多达9.2万亿美元,而其中近一半的损失,即4.5万亿美元,将发生在最富有的经济体。可以说,新冠疫情所带来的冲击宛如第三次世界大战,在危机时刻,国际社会尤其是大国需要团结起来增进协调合作,在新的“布雷顿森林时刻”完善甚至重构国际合作秩序,以共同应对新冠疫情及其所带来的一系列危机。

中美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无疑在增进国际合作中发挥着重要领导性作用。拜登政府相对理性务实,且推崇多边主义,目前美国已重回《巴黎协定》、世界卫生组织等,在应对气候变化及增强公共卫生合作等方面持积极合作态度。4月22日是世界地球日,拜登还将于当天主持有关气候问题的峰会,推动包括美国在内的主要温室气体排放国采取更具雄心的举措。中国是碳排放大国且已承诺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届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可能受邀参加并与拜登总统等国家首脑展开会晤,中美或将就气候变化等问题达成新的共识以及更具体的举措。

中美在民主、人权及台湾、南海等意识形态、政治军事方面存在的摩擦争议固然是中美关系不可回避的顽疾,也触及中美关系根本基调,但中美关系好坏早已具有了超越双边及地区的全球性影响。中美作为世界性大国不仅要出于国家主权安全及根本利益考虑,更要在全球视野下发挥领导性作用,为世界可持续发展及繁荣稳定做出表率及积极贡献。在全球性气候、公共卫生、经济金融安全等危机挑战加剧背景下,尤当如此。除了全球治理议题,中美还可适时恢复双边高层次多渠道对话沟通机制,并着力缓和经贸及科技领域摩擦,在基础设施、“一带一路”、人文交流等领域加强合作,以扩大合作领域、夯实合作基础,从而打造两国在竞争中合作、在合作中竞争的新竞合关系。

中美开启高层对话为国际社会释放了积极信号,两国应在全方位多层级战略性对话中厘清竞争与合作的边界,秉持底线思维,为两国有序开展竞争与合作构建机制性对话渠道,搭建制度性框架条约。正如习近平春节期间与拜登通话时所强调的,中美在一些问题上会有不同看法,关键是要相互尊重、平等相待,以建设性方式妥善管控和处理。■

| 王辉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美需要打造新竞合关系

发布日期:2021-03-19 14:07
摘要:在中美重启高层对话之下,推动中美建立良性竞争关系而非趋向于战略敌对,应成为中美高层逐步开展全面对话的努力方向。




OR--商业新媒体

3月18日至19日,应美方邀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在安克雷奇举行中美高层战略对话。这是中美元首除夕通话后首次高层接触,也是美国新政府执政以来中美首次面对面会晤。

特朗普执政四年间中美关系急剧恶化,经贸科技、政治外交、军事安全等领域摩擦均有升级。拜登政府上台为重构中美关系创造了新机遇。从近期中美高层发言可以看出,双方对新时期中美关系的定义均承认且强调中美既有竞争又有合作,这与中美双方此前论调相比有所变化。

从拜登政府来看,拜登政府对打“新冷战”不感兴趣。相较于特朗普政府上任后将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合作”在拜登政府对华政策基调中得以凸显。拜登2月19日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将中国明确称为美国面对的“最严峻的竞争者”,并提出美国和欧洲等必须共同为与中国的长期战略竞争做好准备。同时他也表示,不想造成东西方对抗的局面,也不想制造冲突,“我们不能也绝不会回到冷战时期的对立僵局中,不允许竞争阻碍在重大问题上的合作”。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上任后发表的第一次外交政策演讲中将中国与美国的关系称为“本世纪世界最大的地缘政治考验”。他表示,中国在外交、经济和军事等各个领域都拥有非常强的实力,未来美中关系将会呈现竞争性和合作性。

中方一贯主张中美相向而行,认为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应秉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加强对话,聚焦合作,管控分歧。而在今年“两会”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时,中方首次公开肯定中美存在竞争。王毅表示,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中美之间在利益交融中出现竞争并不奇怪,关键是要在公平公正基础上良性竞争,既提升自我,又照亮对方,而不是相互攻击、零和博弈。同时,王毅也呼吁,中美应激活或建立各领域、各层面的对话机制,进行开诚布公的沟通,“开展解决问题的对话”。

在中美重启高层对话之下,推动中美建立良性竞争关系而非趋向于战略敌对,打造既有竞争又有合作的新竞合关系,应成为中美高层逐步开展全面对话的努力方向。全球性挑战在加剧,中美在抗击新冠疫情、应对气候变化、推动世界经济复苏等方面需增进合作已是双方共识,而双方在经济、科技发展等方面存在竞争也是不可避免的现实。

必须指出的是,中美合作的一面是迫切且空间广阔的,而在意识形态、经济科技发展等方面的观念冲突及现实摩擦,则可以在长期对话中增进理解与协调。无论是应对新冠病毒疫情、气候变暖问题,还是WTO改革、发展中国家债务负担等问题,都是重要且迫切的全球治理问题,关乎当下国际秩序稳定及世界发展繁荣。

20世纪时,第二次世界大战给人类带来了巨大创伤,造成约6000万人死亡,经济损失高达5万多亿美元。战后几大国及时协商构建了雅尔塔体系、布雷顿森林体系等,塑造了全新的世界秩序与全球治理框架,维护了战后70多年的相对和平稳定。如今,新冠病毒疫情持续肆虐下,全球累计确诊病例突破1.2亿,死亡人数已近270万,而实际死亡人数更高且仍在快速增加。据估计,新冠病毒疫情导致2020年全球整体经济损失为6.6万亿美元,至2021年底将达到12万亿美元。同时,研究发现,“疫苗民族主义”可能使全球经济损失多达9.2万亿美元,而其中近一半的损失,即4.5万亿美元,将发生在最富有的经济体。可以说,新冠疫情所带来的冲击宛如第三次世界大战,在危机时刻,国际社会尤其是大国需要团结起来增进协调合作,在新的“布雷顿森林时刻”完善甚至重构国际合作秩序,以共同应对新冠疫情及其所带来的一系列危机。

中美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无疑在增进国际合作中发挥着重要领导性作用。拜登政府相对理性务实,且推崇多边主义,目前美国已重回《巴黎协定》、世界卫生组织等,在应对气候变化及增强公共卫生合作等方面持积极合作态度。4月22日是世界地球日,拜登还将于当天主持有关气候问题的峰会,推动包括美国在内的主要温室气体排放国采取更具雄心的举措。中国是碳排放大国且已承诺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届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可能受邀参加并与拜登总统等国家首脑展开会晤,中美或将就气候变化等问题达成新的共识以及更具体的举措。

中美在民主、人权及台湾、南海等意识形态、政治军事方面存在的摩擦争议固然是中美关系不可回避的顽疾,也触及中美关系根本基调,但中美关系好坏早已具有了超越双边及地区的全球性影响。中美作为世界性大国不仅要出于国家主权安全及根本利益考虑,更要在全球视野下发挥领导性作用,为世界可持续发展及繁荣稳定做出表率及积极贡献。在全球性气候、公共卫生、经济金融安全等危机挑战加剧背景下,尤当如此。除了全球治理议题,中美还可适时恢复双边高层次多渠道对话沟通机制,并着力缓和经贸及科技领域摩擦,在基础设施、“一带一路”、人文交流等领域加强合作,以扩大合作领域、夯实合作基础,从而打造两国在竞争中合作、在合作中竞争的新竞合关系。

中美开启高层对话为国际社会释放了积极信号,两国应在全方位多层级战略性对话中厘清竞争与合作的边界,秉持底线思维,为两国有序开展竞争与合作构建机制性对话渠道,搭建制度性框架条约。正如习近平春节期间与拜登通话时所强调的,中美在一些问题上会有不同看法,关键是要相互尊重、平等相待,以建设性方式妥善管控和处理。■

| 王辉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在中美重启高层对话之下,推动中美建立良性竞争关系而非趋向于战略敌对,应成为中美高层逐步开展全面对话的努力方向。




OR--商业新媒体

3月18日至19日,应美方邀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在安克雷奇举行中美高层战略对话。这是中美元首除夕通话后首次高层接触,也是美国新政府执政以来中美首次面对面会晤。

特朗普执政四年间中美关系急剧恶化,经贸科技、政治外交、军事安全等领域摩擦均有升级。拜登政府上台为重构中美关系创造了新机遇。从近期中美高层发言可以看出,双方对新时期中美关系的定义均承认且强调中美既有竞争又有合作,这与中美双方此前论调相比有所变化。

从拜登政府来看,拜登政府对打“新冷战”不感兴趣。相较于特朗普政府上任后将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合作”在拜登政府对华政策基调中得以凸显。拜登2月19日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将中国明确称为美国面对的“最严峻的竞争者”,并提出美国和欧洲等必须共同为与中国的长期战略竞争做好准备。同时他也表示,不想造成东西方对抗的局面,也不想制造冲突,“我们不能也绝不会回到冷战时期的对立僵局中,不允许竞争阻碍在重大问题上的合作”。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上任后发表的第一次外交政策演讲中将中国与美国的关系称为“本世纪世界最大的地缘政治考验”。他表示,中国在外交、经济和军事等各个领域都拥有非常强的实力,未来美中关系将会呈现竞争性和合作性。

中方一贯主张中美相向而行,认为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应秉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加强对话,聚焦合作,管控分歧。而在今年“两会”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时,中方首次公开肯定中美存在竞争。王毅表示,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中美之间在利益交融中出现竞争并不奇怪,关键是要在公平公正基础上良性竞争,既提升自我,又照亮对方,而不是相互攻击、零和博弈。同时,王毅也呼吁,中美应激活或建立各领域、各层面的对话机制,进行开诚布公的沟通,“开展解决问题的对话”。

在中美重启高层对话之下,推动中美建立良性竞争关系而非趋向于战略敌对,打造既有竞争又有合作的新竞合关系,应成为中美高层逐步开展全面对话的努力方向。全球性挑战在加剧,中美在抗击新冠疫情、应对气候变化、推动世界经济复苏等方面需增进合作已是双方共识,而双方在经济、科技发展等方面存在竞争也是不可避免的现实。

必须指出的是,中美合作的一面是迫切且空间广阔的,而在意识形态、经济科技发展等方面的观念冲突及现实摩擦,则可以在长期对话中增进理解与协调。无论是应对新冠病毒疫情、气候变暖问题,还是WTO改革、发展中国家债务负担等问题,都是重要且迫切的全球治理问题,关乎当下国际秩序稳定及世界发展繁荣。

20世纪时,第二次世界大战给人类带来了巨大创伤,造成约6000万人死亡,经济损失高达5万多亿美元。战后几大国及时协商构建了雅尔塔体系、布雷顿森林体系等,塑造了全新的世界秩序与全球治理框架,维护了战后70多年的相对和平稳定。如今,新冠病毒疫情持续肆虐下,全球累计确诊病例突破1.2亿,死亡人数已近270万,而实际死亡人数更高且仍在快速增加。据估计,新冠病毒疫情导致2020年全球整体经济损失为6.6万亿美元,至2021年底将达到12万亿美元。同时,研究发现,“疫苗民族主义”可能使全球经济损失多达9.2万亿美元,而其中近一半的损失,即4.5万亿美元,将发生在最富有的经济体。可以说,新冠疫情所带来的冲击宛如第三次世界大战,在危机时刻,国际社会尤其是大国需要团结起来增进协调合作,在新的“布雷顿森林时刻”完善甚至重构国际合作秩序,以共同应对新冠疫情及其所带来的一系列危机。

中美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无疑在增进国际合作中发挥着重要领导性作用。拜登政府相对理性务实,且推崇多边主义,目前美国已重回《巴黎协定》、世界卫生组织等,在应对气候变化及增强公共卫生合作等方面持积极合作态度。4月22日是世界地球日,拜登还将于当天主持有关气候问题的峰会,推动包括美国在内的主要温室气体排放国采取更具雄心的举措。中国是碳排放大国且已承诺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届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可能受邀参加并与拜登总统等国家首脑展开会晤,中美或将就气候变化等问题达成新的共识以及更具体的举措。

中美在民主、人权及台湾、南海等意识形态、政治军事方面存在的摩擦争议固然是中美关系不可回避的顽疾,也触及中美关系根本基调,但中美关系好坏早已具有了超越双边及地区的全球性影响。中美作为世界性大国不仅要出于国家主权安全及根本利益考虑,更要在全球视野下发挥领导性作用,为世界可持续发展及繁荣稳定做出表率及积极贡献。在全球性气候、公共卫生、经济金融安全等危机挑战加剧背景下,尤当如此。除了全球治理议题,中美还可适时恢复双边高层次多渠道对话沟通机制,并着力缓和经贸及科技领域摩擦,在基础设施、“一带一路”、人文交流等领域加强合作,以扩大合作领域、夯实合作基础,从而打造两国在竞争中合作、在合作中竞争的新竞合关系。

中美开启高层对话为国际社会释放了积极信号,两国应在全方位多层级战略性对话中厘清竞争与合作的边界,秉持底线思维,为两国有序开展竞争与合作构建机制性对话渠道,搭建制度性框架条约。正如习近平春节期间与拜登通话时所强调的,中美在一些问题上会有不同看法,关键是要相互尊重、平等相待,以建设性方式妥善管控和处理。■

| 王辉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美需要打造新竞合关系

发布日期:2021-03-19 14:07
摘要:在中美重启高层对话之下,推动中美建立良性竞争关系而非趋向于战略敌对,应成为中美高层逐步开展全面对话的努力方向。




OR--商业新媒体

3月18日至19日,应美方邀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在安克雷奇举行中美高层战略对话。这是中美元首除夕通话后首次高层接触,也是美国新政府执政以来中美首次面对面会晤。

特朗普执政四年间中美关系急剧恶化,经贸科技、政治外交、军事安全等领域摩擦均有升级。拜登政府上台为重构中美关系创造了新机遇。从近期中美高层发言可以看出,双方对新时期中美关系的定义均承认且强调中美既有竞争又有合作,这与中美双方此前论调相比有所变化。

从拜登政府来看,拜登政府对打“新冷战”不感兴趣。相较于特朗普政府上任后将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合作”在拜登政府对华政策基调中得以凸显。拜登2月19日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将中国明确称为美国面对的“最严峻的竞争者”,并提出美国和欧洲等必须共同为与中国的长期战略竞争做好准备。同时他也表示,不想造成东西方对抗的局面,也不想制造冲突,“我们不能也绝不会回到冷战时期的对立僵局中,不允许竞争阻碍在重大问题上的合作”。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上任后发表的第一次外交政策演讲中将中国与美国的关系称为“本世纪世界最大的地缘政治考验”。他表示,中国在外交、经济和军事等各个领域都拥有非常强的实力,未来美中关系将会呈现竞争性和合作性。

中方一贯主张中美相向而行,认为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应秉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加强对话,聚焦合作,管控分歧。而在今年“两会”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时,中方首次公开肯定中美存在竞争。王毅表示,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中美之间在利益交融中出现竞争并不奇怪,关键是要在公平公正基础上良性竞争,既提升自我,又照亮对方,而不是相互攻击、零和博弈。同时,王毅也呼吁,中美应激活或建立各领域、各层面的对话机制,进行开诚布公的沟通,“开展解决问题的对话”。

在中美重启高层对话之下,推动中美建立良性竞争关系而非趋向于战略敌对,打造既有竞争又有合作的新竞合关系,应成为中美高层逐步开展全面对话的努力方向。全球性挑战在加剧,中美在抗击新冠疫情、应对气候变化、推动世界经济复苏等方面需增进合作已是双方共识,而双方在经济、科技发展等方面存在竞争也是不可避免的现实。

必须指出的是,中美合作的一面是迫切且空间广阔的,而在意识形态、经济科技发展等方面的观念冲突及现实摩擦,则可以在长期对话中增进理解与协调。无论是应对新冠病毒疫情、气候变暖问题,还是WTO改革、发展中国家债务负担等问题,都是重要且迫切的全球治理问题,关乎当下国际秩序稳定及世界发展繁荣。

20世纪时,第二次世界大战给人类带来了巨大创伤,造成约6000万人死亡,经济损失高达5万多亿美元。战后几大国及时协商构建了雅尔塔体系、布雷顿森林体系等,塑造了全新的世界秩序与全球治理框架,维护了战后70多年的相对和平稳定。如今,新冠病毒疫情持续肆虐下,全球累计确诊病例突破1.2亿,死亡人数已近270万,而实际死亡人数更高且仍在快速增加。据估计,新冠病毒疫情导致2020年全球整体经济损失为6.6万亿美元,至2021年底将达到12万亿美元。同时,研究发现,“疫苗民族主义”可能使全球经济损失多达9.2万亿美元,而其中近一半的损失,即4.5万亿美元,将发生在最富有的经济体。可以说,新冠疫情所带来的冲击宛如第三次世界大战,在危机时刻,国际社会尤其是大国需要团结起来增进协调合作,在新的“布雷顿森林时刻”完善甚至重构国际合作秩序,以共同应对新冠疫情及其所带来的一系列危机。

中美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无疑在增进国际合作中发挥着重要领导性作用。拜登政府相对理性务实,且推崇多边主义,目前美国已重回《巴黎协定》、世界卫生组织等,在应对气候变化及增强公共卫生合作等方面持积极合作态度。4月22日是世界地球日,拜登还将于当天主持有关气候问题的峰会,推动包括美国在内的主要温室气体排放国采取更具雄心的举措。中国是碳排放大国且已承诺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届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可能受邀参加并与拜登总统等国家首脑展开会晤,中美或将就气候变化等问题达成新的共识以及更具体的举措。

中美在民主、人权及台湾、南海等意识形态、政治军事方面存在的摩擦争议固然是中美关系不可回避的顽疾,也触及中美关系根本基调,但中美关系好坏早已具有了超越双边及地区的全球性影响。中美作为世界性大国不仅要出于国家主权安全及根本利益考虑,更要在全球视野下发挥领导性作用,为世界可持续发展及繁荣稳定做出表率及积极贡献。在全球性气候、公共卫生、经济金融安全等危机挑战加剧背景下,尤当如此。除了全球治理议题,中美还可适时恢复双边高层次多渠道对话沟通机制,并着力缓和经贸及科技领域摩擦,在基础设施、“一带一路”、人文交流等领域加强合作,以扩大合作领域、夯实合作基础,从而打造两国在竞争中合作、在合作中竞争的新竞合关系。

中美开启高层对话为国际社会释放了积极信号,两国应在全方位多层级战略性对话中厘清竞争与合作的边界,秉持底线思维,为两国有序开展竞争与合作构建机制性对话渠道,搭建制度性框架条约。正如习近平春节期间与拜登通话时所强调的,中美在一些问题上会有不同看法,关键是要相互尊重、平等相待,以建设性方式妥善管控和处理。■

| 王辉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在中美重启高层对话之下,推动中美建立良性竞争关系而非趋向于战略敌对,应成为中美高层逐步开展全面对话的努力方向。




OR--商业新媒体

3月18日至19日,应美方邀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在安克雷奇举行中美高层战略对话。这是中美元首除夕通话后首次高层接触,也是美国新政府执政以来中美首次面对面会晤。

特朗普执政四年间中美关系急剧恶化,经贸科技、政治外交、军事安全等领域摩擦均有升级。拜登政府上台为重构中美关系创造了新机遇。从近期中美高层发言可以看出,双方对新时期中美关系的定义均承认且强调中美既有竞争又有合作,这与中美双方此前论调相比有所变化。

从拜登政府来看,拜登政府对打“新冷战”不感兴趣。相较于特朗普政府上任后将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合作”在拜登政府对华政策基调中得以凸显。拜登2月19日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将中国明确称为美国面对的“最严峻的竞争者”,并提出美国和欧洲等必须共同为与中国的长期战略竞争做好准备。同时他也表示,不想造成东西方对抗的局面,也不想制造冲突,“我们不能也绝不会回到冷战时期的对立僵局中,不允许竞争阻碍在重大问题上的合作”。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上任后发表的第一次外交政策演讲中将中国与美国的关系称为“本世纪世界最大的地缘政治考验”。他表示,中国在外交、经济和军事等各个领域都拥有非常强的实力,未来美中关系将会呈现竞争性和合作性。

中方一贯主张中美相向而行,认为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应秉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加强对话,聚焦合作,管控分歧。而在今年“两会”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时,中方首次公开肯定中美存在竞争。王毅表示,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中美之间在利益交融中出现竞争并不奇怪,关键是要在公平公正基础上良性竞争,既提升自我,又照亮对方,而不是相互攻击、零和博弈。同时,王毅也呼吁,中美应激活或建立各领域、各层面的对话机制,进行开诚布公的沟通,“开展解决问题的对话”。

在中美重启高层对话之下,推动中美建立良性竞争关系而非趋向于战略敌对,打造既有竞争又有合作的新竞合关系,应成为中美高层逐步开展全面对话的努力方向。全球性挑战在加剧,中美在抗击新冠疫情、应对气候变化、推动世界经济复苏等方面需增进合作已是双方共识,而双方在经济、科技发展等方面存在竞争也是不可避免的现实。

必须指出的是,中美合作的一面是迫切且空间广阔的,而在意识形态、经济科技发展等方面的观念冲突及现实摩擦,则可以在长期对话中增进理解与协调。无论是应对新冠病毒疫情、气候变暖问题,还是WTO改革、发展中国家债务负担等问题,都是重要且迫切的全球治理问题,关乎当下国际秩序稳定及世界发展繁荣。

20世纪时,第二次世界大战给人类带来了巨大创伤,造成约6000万人死亡,经济损失高达5万多亿美元。战后几大国及时协商构建了雅尔塔体系、布雷顿森林体系等,塑造了全新的世界秩序与全球治理框架,维护了战后70多年的相对和平稳定。如今,新冠病毒疫情持续肆虐下,全球累计确诊病例突破1.2亿,死亡人数已近270万,而实际死亡人数更高且仍在快速增加。据估计,新冠病毒疫情导致2020年全球整体经济损失为6.6万亿美元,至2021年底将达到12万亿美元。同时,研究发现,“疫苗民族主义”可能使全球经济损失多达9.2万亿美元,而其中近一半的损失,即4.5万亿美元,将发生在最富有的经济体。可以说,新冠疫情所带来的冲击宛如第三次世界大战,在危机时刻,国际社会尤其是大国需要团结起来增进协调合作,在新的“布雷顿森林时刻”完善甚至重构国际合作秩序,以共同应对新冠疫情及其所带来的一系列危机。

中美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无疑在增进国际合作中发挥着重要领导性作用。拜登政府相对理性务实,且推崇多边主义,目前美国已重回《巴黎协定》、世界卫生组织等,在应对气候变化及增强公共卫生合作等方面持积极合作态度。4月22日是世界地球日,拜登还将于当天主持有关气候问题的峰会,推动包括美国在内的主要温室气体排放国采取更具雄心的举措。中国是碳排放大国且已承诺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届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可能受邀参加并与拜登总统等国家首脑展开会晤,中美或将就气候变化等问题达成新的共识以及更具体的举措。

中美在民主、人权及台湾、南海等意识形态、政治军事方面存在的摩擦争议固然是中美关系不可回避的顽疾,也触及中美关系根本基调,但中美关系好坏早已具有了超越双边及地区的全球性影响。中美作为世界性大国不仅要出于国家主权安全及根本利益考虑,更要在全球视野下发挥领导性作用,为世界可持续发展及繁荣稳定做出表率及积极贡献。在全球性气候、公共卫生、经济金融安全等危机挑战加剧背景下,尤当如此。除了全球治理议题,中美还可适时恢复双边高层次多渠道对话沟通机制,并着力缓和经贸及科技领域摩擦,在基础设施、“一带一路”、人文交流等领域加强合作,以扩大合作领域、夯实合作基础,从而打造两国在竞争中合作、在合作中竞争的新竞合关系。

中美开启高层对话为国际社会释放了积极信号,两国应在全方位多层级战略性对话中厘清竞争与合作的边界,秉持底线思维,为两国有序开展竞争与合作构建机制性对话渠道,搭建制度性框架条约。正如习近平春节期间与拜登通话时所强调的,中美在一些问题上会有不同看法,关键是要相互尊重、平等相待,以建设性方式妥善管控和处理。■

| 王辉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