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为了防止疫情再次发生,我们采取了什么有意义的行动?就我所知,什么都没有。如果你与专家交谈,他们会说,类似情况可能很快会再来。




OR--商业新媒体

想象一下,2019年12月,某国发生了核事故——导弹试验出了差错,导致小型核爆炸,大量放射性物质飘散到世界各地,造成266万人死亡,加上数万亿美元的医疗保健支出,几乎引发全球萧条的商业损失。你觉得我们今天会讨论些什么呢?

我们会讨论一个新的全球核武器安全协议机制,以确保此类事件不再发生。

我们刚刚经历了一场自然世界的核事故。人们普遍怀疑,一只蝙蝠身上的病原体传染给另一只动物,再传染给一个身在中国的人类,然后跳上全球化快车,造成了巨大的痛苦和数万亿美元的损失。在此之前的几十年里,人类与野生动物的不健康互动也引发了流行病——比如与蝙蝠或果子狸的接触引发了埃博拉病毒和SARS-CoV-1病毒,而HIV很有可能来自黑猩猩。

我们刚刚迎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导致Covid-19的病原体SARS-CoV-2暴发大流行的一周年纪念日,有必要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为防止这种情况再次发生,我们正在采取什么明智的集体行动。

就我所知,答案是什么都没有——至少没有什么有意义的行动。

如果你与野生动物兽医和其他环保人士交谈,他们会告诉你,SARS-CoV-2从野生动物向人类的暴发不仅不足为奇,而且类似情况可能很快再次发生。所以,不要把剩下的口罩扔掉。

这是我在几周前主持的一个全球网络研讨会上获得的启示,这个研讨会名为“新兴疾病、野生动物贸易和消费:有力全球治理的必要性”,副标题是“探索预防未来大流行病的方法”。会议聚集了一些研究动物、野外和人类之间互动的最优秀专家,著名灵长类动物学家珍·古道尔(Jane Goodall)鼓舞人心的演讲成了会上的高潮。

我非常喜欢活动组织者之一、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的野生动物兽医史蒂夫·奥索夫斯基(Steve Osofsky)的发言,他总结了野生动物的健康、生态系统的健康和我们自身的健康为何密不可分。

奥索夫斯基解释,我们说大多数新出现的病毒来自野生动物,但这并不是在责怪野生动物,而是为了说明,是我们自己的行为“把这些病毒请进了人类的客厅:我们食用野生动物的身体部位;我们捕捉野生物种,将它们混合在一起,在市场上出售;我们以令人目眩的速度摧毁剩下的野生自然——想想森林砍伐——所有这一切都大大增加了我们与新病原体接触的几率。”

奥索夫斯基还说,这三种行为的共同点是出于“一个简单得令人惊讶的潜在原因:我们与野生自然的关系破裂,往往是基于一种傲慢,认为我们在某种程度上与地球上的其他生命是割裂的”。

道理很简单:森林、淡水系统、海洋、草原以及其中的生物多样性实际上给我们提供了繁荣发展所需的清洁空气、清洁的水、稳定气候的缓冲地带和健康的食物,同时也提供了天然的保护,使我们免受病毒侵害。

如果我们保护这些自然系统,它们也会保护我们。我们需要用这个真理来指导我们今后所做的一切工作,以防止另一种人畜共患的大流行病。这意味着现在肯定要采取三个步骤:

首先,我们要认识到,许多可能导致大流行的人畜共患病毒可以通过所谓的生鲜市场传染给人类。这种市场出售来自陆地和海洋的家畜和野生动物,它们携带着病原体,被混合在一起出售。

NPR周一的一篇报道称,中国官员自己认为,中国野生动物养殖场中的一种哺乳动物可能是新冠病毒从蝙蝠传播到人类的桥梁载体。这样的养殖场饲养果子狸、豪猪、穿山甲、浣熊和竹鼠,并供应给武汉的生鲜市场。北京必须控制对野生动物的食用。

“虽然我们错过了阻止SARS-CoV-1和现在SARS-CoV-2出现的机会,但人类还要让这种循环再重复多少次?”奥索夫斯基问道。“现在是时候了,在那些人们拥有其他营养来源的地方,应当让出售野生动物(尤其是哺乳动物和鸟类)的市场被视为完全不可接受。”

可以肯定的是,世界各地都有人需要食用野生动物来维持生存和生计。因此,世界上较富裕的国家需要联合起来,帮助解决导致这些行为的贫困和粮食不安全问题,这不仅是出于同情,也是出于自身利益。

其次,富裕国家还需要联合起来,支持国际刑警组织和其他新的努力,消除非法的野生动物相关供应链,这些供应链向生鲜市场供应在饮食和/或文化方面需求很高的濒危野生动物。

长期以来,贸易商和帮助他们的腐败政府官员可将出售野生动物(比如肉和鳞片被一些人所喜爱的穿山甲)所获收益据为己有,而当这些动物将病毒传播给我们时,损失则由社会承担。

如果哪些国家不阻止非法的野生动物贸易,美国就应当威胁禁止该国所有合法的野生动物贸易。失控的核武器会杀人,关在笼子里的穿山甲也可以。

最后,还有森林砍伐。巴西如何处理雨林,我们如何处理城市扩张,中国如何处理荒野地区的迅速城市化,这是所有人的问题。三个国家都在消除自然缓冲区,扩大野生动物和人类之间的接触点,也就是大流行出现的地方。这种情况必须停止。

“如果跨国公司仍然能够在世界上仅存的大森林中进行大规模采伐或采矿,而不为这些活动给我们所有人带来的真正风险付出代价,我们是会受到报应的,”奥索夫斯基说。“但是,如果公司真的必须为同这些开发活动相关的大流行风险买单,或许其中一些项目根本就不会进行。”

正如全球野生动物保护组织(Global Wildlife Conservation)的首席保护官罗斯·米特梅尔(Russ Mittermeier)对我说的:“当宇宙飞船降落在火星上,寻找可能存在或不存在的微小生命痕迹时,我们感到惊奇。”与此同时,在地球上,“我们继续破坏各种各样的生态系统,令其退化,比如热带森林和珊瑚礁。”然而正是这些生态系统维持着我们的生命,丰富着我们的生活。

停止这种做法是对抗下一次大流行的唯一真正可持续的疫苗。换句话说,与其在火星上寻找智慧生命,不如在地球上展现点智慧。■

| 托马斯·弗里德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我们仍未准备好应对下一次大流行

发布日期:2021-03-18 15:50
摘要:为了防止疫情再次发生,我们采取了什么有意义的行动?就我所知,什么都没有。如果你与专家交谈,他们会说,类似情况可能很快会再来。




OR--商业新媒体

想象一下,2019年12月,某国发生了核事故——导弹试验出了差错,导致小型核爆炸,大量放射性物质飘散到世界各地,造成266万人死亡,加上数万亿美元的医疗保健支出,几乎引发全球萧条的商业损失。你觉得我们今天会讨论些什么呢?

我们会讨论一个新的全球核武器安全协议机制,以确保此类事件不再发生。

我们刚刚经历了一场自然世界的核事故。人们普遍怀疑,一只蝙蝠身上的病原体传染给另一只动物,再传染给一个身在中国的人类,然后跳上全球化快车,造成了巨大的痛苦和数万亿美元的损失。在此之前的几十年里,人类与野生动物的不健康互动也引发了流行病——比如与蝙蝠或果子狸的接触引发了埃博拉病毒和SARS-CoV-1病毒,而HIV很有可能来自黑猩猩。

我们刚刚迎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导致Covid-19的病原体SARS-CoV-2暴发大流行的一周年纪念日,有必要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为防止这种情况再次发生,我们正在采取什么明智的集体行动。

就我所知,答案是什么都没有——至少没有什么有意义的行动。

如果你与野生动物兽医和其他环保人士交谈,他们会告诉你,SARS-CoV-2从野生动物向人类的暴发不仅不足为奇,而且类似情况可能很快再次发生。所以,不要把剩下的口罩扔掉。

这是我在几周前主持的一个全球网络研讨会上获得的启示,这个研讨会名为“新兴疾病、野生动物贸易和消费:有力全球治理的必要性”,副标题是“探索预防未来大流行病的方法”。会议聚集了一些研究动物、野外和人类之间互动的最优秀专家,著名灵长类动物学家珍·古道尔(Jane Goodall)鼓舞人心的演讲成了会上的高潮。

我非常喜欢活动组织者之一、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的野生动物兽医史蒂夫·奥索夫斯基(Steve Osofsky)的发言,他总结了野生动物的健康、生态系统的健康和我们自身的健康为何密不可分。

奥索夫斯基解释,我们说大多数新出现的病毒来自野生动物,但这并不是在责怪野生动物,而是为了说明,是我们自己的行为“把这些病毒请进了人类的客厅:我们食用野生动物的身体部位;我们捕捉野生物种,将它们混合在一起,在市场上出售;我们以令人目眩的速度摧毁剩下的野生自然——想想森林砍伐——所有这一切都大大增加了我们与新病原体接触的几率。”

奥索夫斯基还说,这三种行为的共同点是出于“一个简单得令人惊讶的潜在原因:我们与野生自然的关系破裂,往往是基于一种傲慢,认为我们在某种程度上与地球上的其他生命是割裂的”。

道理很简单:森林、淡水系统、海洋、草原以及其中的生物多样性实际上给我们提供了繁荣发展所需的清洁空气、清洁的水、稳定气候的缓冲地带和健康的食物,同时也提供了天然的保护,使我们免受病毒侵害。

如果我们保护这些自然系统,它们也会保护我们。我们需要用这个真理来指导我们今后所做的一切工作,以防止另一种人畜共患的大流行病。这意味着现在肯定要采取三个步骤:

首先,我们要认识到,许多可能导致大流行的人畜共患病毒可以通过所谓的生鲜市场传染给人类。这种市场出售来自陆地和海洋的家畜和野生动物,它们携带着病原体,被混合在一起出售。

NPR周一的一篇报道称,中国官员自己认为,中国野生动物养殖场中的一种哺乳动物可能是新冠病毒从蝙蝠传播到人类的桥梁载体。这样的养殖场饲养果子狸、豪猪、穿山甲、浣熊和竹鼠,并供应给武汉的生鲜市场。北京必须控制对野生动物的食用。

“虽然我们错过了阻止SARS-CoV-1和现在SARS-CoV-2出现的机会,但人类还要让这种循环再重复多少次?”奥索夫斯基问道。“现在是时候了,在那些人们拥有其他营养来源的地方,应当让出售野生动物(尤其是哺乳动物和鸟类)的市场被视为完全不可接受。”

可以肯定的是,世界各地都有人需要食用野生动物来维持生存和生计。因此,世界上较富裕的国家需要联合起来,帮助解决导致这些行为的贫困和粮食不安全问题,这不仅是出于同情,也是出于自身利益。

其次,富裕国家还需要联合起来,支持国际刑警组织和其他新的努力,消除非法的野生动物相关供应链,这些供应链向生鲜市场供应在饮食和/或文化方面需求很高的濒危野生动物。

长期以来,贸易商和帮助他们的腐败政府官员可将出售野生动物(比如肉和鳞片被一些人所喜爱的穿山甲)所获收益据为己有,而当这些动物将病毒传播给我们时,损失则由社会承担。

如果哪些国家不阻止非法的野生动物贸易,美国就应当威胁禁止该国所有合法的野生动物贸易。失控的核武器会杀人,关在笼子里的穿山甲也可以。

最后,还有森林砍伐。巴西如何处理雨林,我们如何处理城市扩张,中国如何处理荒野地区的迅速城市化,这是所有人的问题。三个国家都在消除自然缓冲区,扩大野生动物和人类之间的接触点,也就是大流行出现的地方。这种情况必须停止。

“如果跨国公司仍然能够在世界上仅存的大森林中进行大规模采伐或采矿,而不为这些活动给我们所有人带来的真正风险付出代价,我们是会受到报应的,”奥索夫斯基说。“但是,如果公司真的必须为同这些开发活动相关的大流行风险买单,或许其中一些项目根本就不会进行。”

正如全球野生动物保护组织(Global Wildlife Conservation)的首席保护官罗斯·米特梅尔(Russ Mittermeier)对我说的:“当宇宙飞船降落在火星上,寻找可能存在或不存在的微小生命痕迹时,我们感到惊奇。”与此同时,在地球上,“我们继续破坏各种各样的生态系统,令其退化,比如热带森林和珊瑚礁。”然而正是这些生态系统维持着我们的生命,丰富着我们的生活。

停止这种做法是对抗下一次大流行的唯一真正可持续的疫苗。换句话说,与其在火星上寻找智慧生命,不如在地球上展现点智慧。■

| 托马斯·弗里德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为了防止疫情再次发生,我们采取了什么有意义的行动?就我所知,什么都没有。如果你与专家交谈,他们会说,类似情况可能很快会再来。




OR--商业新媒体

想象一下,2019年12月,某国发生了核事故——导弹试验出了差错,导致小型核爆炸,大量放射性物质飘散到世界各地,造成266万人死亡,加上数万亿美元的医疗保健支出,几乎引发全球萧条的商业损失。你觉得我们今天会讨论些什么呢?

我们会讨论一个新的全球核武器安全协议机制,以确保此类事件不再发生。

我们刚刚经历了一场自然世界的核事故。人们普遍怀疑,一只蝙蝠身上的病原体传染给另一只动物,再传染给一个身在中国的人类,然后跳上全球化快车,造成了巨大的痛苦和数万亿美元的损失。在此之前的几十年里,人类与野生动物的不健康互动也引发了流行病——比如与蝙蝠或果子狸的接触引发了埃博拉病毒和SARS-CoV-1病毒,而HIV很有可能来自黑猩猩。

我们刚刚迎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导致Covid-19的病原体SARS-CoV-2暴发大流行的一周年纪念日,有必要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为防止这种情况再次发生,我们正在采取什么明智的集体行动。

就我所知,答案是什么都没有——至少没有什么有意义的行动。

如果你与野生动物兽医和其他环保人士交谈,他们会告诉你,SARS-CoV-2从野生动物向人类的暴发不仅不足为奇,而且类似情况可能很快再次发生。所以,不要把剩下的口罩扔掉。

这是我在几周前主持的一个全球网络研讨会上获得的启示,这个研讨会名为“新兴疾病、野生动物贸易和消费:有力全球治理的必要性”,副标题是“探索预防未来大流行病的方法”。会议聚集了一些研究动物、野外和人类之间互动的最优秀专家,著名灵长类动物学家珍·古道尔(Jane Goodall)鼓舞人心的演讲成了会上的高潮。

我非常喜欢活动组织者之一、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的野生动物兽医史蒂夫·奥索夫斯基(Steve Osofsky)的发言,他总结了野生动物的健康、生态系统的健康和我们自身的健康为何密不可分。

奥索夫斯基解释,我们说大多数新出现的病毒来自野生动物,但这并不是在责怪野生动物,而是为了说明,是我们自己的行为“把这些病毒请进了人类的客厅:我们食用野生动物的身体部位;我们捕捉野生物种,将它们混合在一起,在市场上出售;我们以令人目眩的速度摧毁剩下的野生自然——想想森林砍伐——所有这一切都大大增加了我们与新病原体接触的几率。”

奥索夫斯基还说,这三种行为的共同点是出于“一个简单得令人惊讶的潜在原因:我们与野生自然的关系破裂,往往是基于一种傲慢,认为我们在某种程度上与地球上的其他生命是割裂的”。

道理很简单:森林、淡水系统、海洋、草原以及其中的生物多样性实际上给我们提供了繁荣发展所需的清洁空气、清洁的水、稳定气候的缓冲地带和健康的食物,同时也提供了天然的保护,使我们免受病毒侵害。

如果我们保护这些自然系统,它们也会保护我们。我们需要用这个真理来指导我们今后所做的一切工作,以防止另一种人畜共患的大流行病。这意味着现在肯定要采取三个步骤:

首先,我们要认识到,许多可能导致大流行的人畜共患病毒可以通过所谓的生鲜市场传染给人类。这种市场出售来自陆地和海洋的家畜和野生动物,它们携带着病原体,被混合在一起出售。

NPR周一的一篇报道称,中国官员自己认为,中国野生动物养殖场中的一种哺乳动物可能是新冠病毒从蝙蝠传播到人类的桥梁载体。这样的养殖场饲养果子狸、豪猪、穿山甲、浣熊和竹鼠,并供应给武汉的生鲜市场。北京必须控制对野生动物的食用。

“虽然我们错过了阻止SARS-CoV-1和现在SARS-CoV-2出现的机会,但人类还要让这种循环再重复多少次?”奥索夫斯基问道。“现在是时候了,在那些人们拥有其他营养来源的地方,应当让出售野生动物(尤其是哺乳动物和鸟类)的市场被视为完全不可接受。”

可以肯定的是,世界各地都有人需要食用野生动物来维持生存和生计。因此,世界上较富裕的国家需要联合起来,帮助解决导致这些行为的贫困和粮食不安全问题,这不仅是出于同情,也是出于自身利益。

其次,富裕国家还需要联合起来,支持国际刑警组织和其他新的努力,消除非法的野生动物相关供应链,这些供应链向生鲜市场供应在饮食和/或文化方面需求很高的濒危野生动物。

长期以来,贸易商和帮助他们的腐败政府官员可将出售野生动物(比如肉和鳞片被一些人所喜爱的穿山甲)所获收益据为己有,而当这些动物将病毒传播给我们时,损失则由社会承担。

如果哪些国家不阻止非法的野生动物贸易,美国就应当威胁禁止该国所有合法的野生动物贸易。失控的核武器会杀人,关在笼子里的穿山甲也可以。

最后,还有森林砍伐。巴西如何处理雨林,我们如何处理城市扩张,中国如何处理荒野地区的迅速城市化,这是所有人的问题。三个国家都在消除自然缓冲区,扩大野生动物和人类之间的接触点,也就是大流行出现的地方。这种情况必须停止。

“如果跨国公司仍然能够在世界上仅存的大森林中进行大规模采伐或采矿,而不为这些活动给我们所有人带来的真正风险付出代价,我们是会受到报应的,”奥索夫斯基说。“但是,如果公司真的必须为同这些开发活动相关的大流行风险买单,或许其中一些项目根本就不会进行。”

正如全球野生动物保护组织(Global Wildlife Conservation)的首席保护官罗斯·米特梅尔(Russ Mittermeier)对我说的:“当宇宙飞船降落在火星上,寻找可能存在或不存在的微小生命痕迹时,我们感到惊奇。”与此同时,在地球上,“我们继续破坏各种各样的生态系统,令其退化,比如热带森林和珊瑚礁。”然而正是这些生态系统维持着我们的生命,丰富着我们的生活。

停止这种做法是对抗下一次大流行的唯一真正可持续的疫苗。换句话说,与其在火星上寻找智慧生命,不如在地球上展现点智慧。■

| 托马斯·弗里德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我们仍未准备好应对下一次大流行

发布日期:2021-03-18 15:50
摘要:为了防止疫情再次发生,我们采取了什么有意义的行动?就我所知,什么都没有。如果你与专家交谈,他们会说,类似情况可能很快会再来。




OR--商业新媒体

想象一下,2019年12月,某国发生了核事故——导弹试验出了差错,导致小型核爆炸,大量放射性物质飘散到世界各地,造成266万人死亡,加上数万亿美元的医疗保健支出,几乎引发全球萧条的商业损失。你觉得我们今天会讨论些什么呢?

我们会讨论一个新的全球核武器安全协议机制,以确保此类事件不再发生。

我们刚刚经历了一场自然世界的核事故。人们普遍怀疑,一只蝙蝠身上的病原体传染给另一只动物,再传染给一个身在中国的人类,然后跳上全球化快车,造成了巨大的痛苦和数万亿美元的损失。在此之前的几十年里,人类与野生动物的不健康互动也引发了流行病——比如与蝙蝠或果子狸的接触引发了埃博拉病毒和SARS-CoV-1病毒,而HIV很有可能来自黑猩猩。

我们刚刚迎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导致Covid-19的病原体SARS-CoV-2暴发大流行的一周年纪念日,有必要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为防止这种情况再次发生,我们正在采取什么明智的集体行动。

就我所知,答案是什么都没有——至少没有什么有意义的行动。

如果你与野生动物兽医和其他环保人士交谈,他们会告诉你,SARS-CoV-2从野生动物向人类的暴发不仅不足为奇,而且类似情况可能很快再次发生。所以,不要把剩下的口罩扔掉。

这是我在几周前主持的一个全球网络研讨会上获得的启示,这个研讨会名为“新兴疾病、野生动物贸易和消费:有力全球治理的必要性”,副标题是“探索预防未来大流行病的方法”。会议聚集了一些研究动物、野外和人类之间互动的最优秀专家,著名灵长类动物学家珍·古道尔(Jane Goodall)鼓舞人心的演讲成了会上的高潮。

我非常喜欢活动组织者之一、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的野生动物兽医史蒂夫·奥索夫斯基(Steve Osofsky)的发言,他总结了野生动物的健康、生态系统的健康和我们自身的健康为何密不可分。

奥索夫斯基解释,我们说大多数新出现的病毒来自野生动物,但这并不是在责怪野生动物,而是为了说明,是我们自己的行为“把这些病毒请进了人类的客厅:我们食用野生动物的身体部位;我们捕捉野生物种,将它们混合在一起,在市场上出售;我们以令人目眩的速度摧毁剩下的野生自然——想想森林砍伐——所有这一切都大大增加了我们与新病原体接触的几率。”

奥索夫斯基还说,这三种行为的共同点是出于“一个简单得令人惊讶的潜在原因:我们与野生自然的关系破裂,往往是基于一种傲慢,认为我们在某种程度上与地球上的其他生命是割裂的”。

道理很简单:森林、淡水系统、海洋、草原以及其中的生物多样性实际上给我们提供了繁荣发展所需的清洁空气、清洁的水、稳定气候的缓冲地带和健康的食物,同时也提供了天然的保护,使我们免受病毒侵害。

如果我们保护这些自然系统,它们也会保护我们。我们需要用这个真理来指导我们今后所做的一切工作,以防止另一种人畜共患的大流行病。这意味着现在肯定要采取三个步骤:

首先,我们要认识到,许多可能导致大流行的人畜共患病毒可以通过所谓的生鲜市场传染给人类。这种市场出售来自陆地和海洋的家畜和野生动物,它们携带着病原体,被混合在一起出售。

NPR周一的一篇报道称,中国官员自己认为,中国野生动物养殖场中的一种哺乳动物可能是新冠病毒从蝙蝠传播到人类的桥梁载体。这样的养殖场饲养果子狸、豪猪、穿山甲、浣熊和竹鼠,并供应给武汉的生鲜市场。北京必须控制对野生动物的食用。

“虽然我们错过了阻止SARS-CoV-1和现在SARS-CoV-2出现的机会,但人类还要让这种循环再重复多少次?”奥索夫斯基问道。“现在是时候了,在那些人们拥有其他营养来源的地方,应当让出售野生动物(尤其是哺乳动物和鸟类)的市场被视为完全不可接受。”

可以肯定的是,世界各地都有人需要食用野生动物来维持生存和生计。因此,世界上较富裕的国家需要联合起来,帮助解决导致这些行为的贫困和粮食不安全问题,这不仅是出于同情,也是出于自身利益。

其次,富裕国家还需要联合起来,支持国际刑警组织和其他新的努力,消除非法的野生动物相关供应链,这些供应链向生鲜市场供应在饮食和/或文化方面需求很高的濒危野生动物。

长期以来,贸易商和帮助他们的腐败政府官员可将出售野生动物(比如肉和鳞片被一些人所喜爱的穿山甲)所获收益据为己有,而当这些动物将病毒传播给我们时,损失则由社会承担。

如果哪些国家不阻止非法的野生动物贸易,美国就应当威胁禁止该国所有合法的野生动物贸易。失控的核武器会杀人,关在笼子里的穿山甲也可以。

最后,还有森林砍伐。巴西如何处理雨林,我们如何处理城市扩张,中国如何处理荒野地区的迅速城市化,这是所有人的问题。三个国家都在消除自然缓冲区,扩大野生动物和人类之间的接触点,也就是大流行出现的地方。这种情况必须停止。

“如果跨国公司仍然能够在世界上仅存的大森林中进行大规模采伐或采矿,而不为这些活动给我们所有人带来的真正风险付出代价,我们是会受到报应的,”奥索夫斯基说。“但是,如果公司真的必须为同这些开发活动相关的大流行风险买单,或许其中一些项目根本就不会进行。”

正如全球野生动物保护组织(Global Wildlife Conservation)的首席保护官罗斯·米特梅尔(Russ Mittermeier)对我说的:“当宇宙飞船降落在火星上,寻找可能存在或不存在的微小生命痕迹时,我们感到惊奇。”与此同时,在地球上,“我们继续破坏各种各样的生态系统,令其退化,比如热带森林和珊瑚礁。”然而正是这些生态系统维持着我们的生命,丰富着我们的生活。

停止这种做法是对抗下一次大流行的唯一真正可持续的疫苗。换句话说,与其在火星上寻找智慧生命,不如在地球上展现点智慧。■

| 托马斯·弗里德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