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由于现金紧缺,苏宁正试图出售持有的国际米兰股份。俱乐部亏损严重,消息称其已难以按时向球员支付工资。苏宁的困境也表明,中国未能实现进军全球最受欢迎运动的梦想。


国际米兰的前锋罗梅卢·卢卡库在上个月与AC米兰的比赛中。2015年至2017年间,中国投资者斥资18亿美元收购了十几支欧洲足球队的股份。

 |艾莎, TARIQ PANJA

OR--商业新媒体

高调的中国新东家本应让国际米兰队恢复昔日辉煌。它在罗梅卢·卢卡库(Romelu Lukaku)和克里斯蒂安·埃里克森(Christian Eriksen)等战绩丰硕的得分手上投入了大量资金。经过五年的投资,这座传奇的米兰足球俱乐部距离其十年来的首个意大利联赛冠军仅一步之遥。
现在账单来了——突然间,国际米兰前途未卜。

俱乐部的主要所有者、电子零售商苏宁现金紧缺,正试图出售其股份。俱乐部亏损严重。一位与俱乐部关系紧密的人士说,部分球员已经同意俱乐部推迟支付薪水,由于这是非公开信息,此人要求不具名。

据了解谈判情况的其他人士说,国际米兰已经与至少一位潜在投资者进行了谈判,但是双方无法就价格达成共识。

在国内,苏宁的足球理想也在破灭。在赢得中超冠军四个月后,该公司突然将其国内球队解散。一些选择去那里而不是切尔西或利物浦的球星说,他们一直没有收到薪水。

中国未能实现进军全球最受欢迎运动的梦想。中国新一代大亨们向大型俱乐部和明星球员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从而改变了这个运动的经济方式。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中国投资者斥资18亿美元收购了十几支欧洲球队的股份,而中国资金充沛的国内联赛则支付向外援支付前所未有的高薪。

但是这种挥金如土使国际足球暴露于中国商业世界的特殊风险。花钱大手大脚的大亨通常缺乏国际经验或不够成熟。

现在,关于违约、资产甩卖和仓促退出的讨论占据董事会会议的主要内容。一位矿业大亨因人们对其商业帝国的质疑而失去了对AC米兰的控制权。一家制作肥皂和食品添加剂的公司的所有者放弃了在阿斯顿维拉(Aston Villa)的股份。一家能源集团在其创始人失踪后放弃了在布拉格斯拉维亚(Slavia Prague)的股权。

体育营销公司Red Lantern在中国为欧洲顶级足球队服务,其负责人季哲(音)说,苏宁的困境反映了“中国整个足球时代的兴衰。当人们谈论中国足球及其在2016年获得的所有关注时,它来的很快,但去的也很快”。

苏宁在2016年以3.0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国际米兰的主要股份。苏宁在中国是家喻户晓的电器商,店里摆满了电脑、iPad和电饭锅,以满足该国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的需求。尽管受到中国电子商务革命的打击,网购巨头阿里巴巴却是其主要投资者。

在宣布国际米兰交易的华美舞台上,苏宁的亿万富翁创始人兼董事长张近东举起香槟杯,谈起了这支著名的意大利球队——自1910年以来共赢得18项冠军,但自2010年以来从未夺冠——将如何在国际舞台上有助于他的品牌并为中国体育事业做出贡献。

张近东说苏宁“资源丰富”,并承诺俱乐部将“吸引全球更多的顶级球星,成为国际米兰再创辉煌的坚强后盾”。

在张近东儿子、现年29岁的张康阳的领导下,俱乐部花费了超过3亿美元签约卢卡库、埃里克森以及因不懈追求进球而获绰号“公牛”的阿根廷前锋劳塔罗·马丁内斯(Lautaro Martínez)等球星。

苏宁还向英格兰超级联赛支付7亿美元购买从2019年开始的中国转播权,震惊了整个行业。

苏宁在其于2015年购买的一家国内俱乐部上花费了大量资金。它为切尔西球员、巴西中场拉米雷斯(Ramires)支付了3200万美元的转会费,为年轻的巴西前锋阿莱士·特谢拉(Alex Teixeira)支付了5000万欧元的转会费。特谢拉选择了中国球队而不是最受欢迎的球会之一利物浦。

新招募的球星被安排销售空调和洗衣机的工作。在一个广告中,特谢拉敦促观众购买中国品牌的电器。他用普通话说:“我是特谢拉,来苏宁,买海尔。”

加纳中场穆巴拉克·瓦卡索(Mubarak Wakaso)说,这些钱让中国更具吸引力。“我在中国赚的钱将要比西甲多得多,”他在去年的一次采访中用契维语混着英语说,提到了他曾经效力的西班牙球队。“这是实话。”

苏宁投资足球的时机很糟糕。中国政府开始担心大型企业集团借贷过多,威胁到中国的金融体系。在与国际米兰达成交易的一年后,中国官方媒体批评苏宁的“非理性”收购。

然后大流行袭来。即使国际米兰在球场上获胜,它也失去了圣西罗体育场——欧洲最大的体育场之一——的门票收入。一些赞助商出于自身的财务压力而退出。该俱乐部去年亏损约1.2亿美元,是欧洲足球俱乐部中报告亏损最大的俱乐部之一。

而在中国,苏宁就被电子商务以及新冠病毒所打击。在秋天,当它选择不要求中国负债最多的公司恒大地产偿还30亿美元的投资时,麻烦加剧了。

苏宁的负担将越来越重。今年,它必须兑现12亿美元的债券。该公司拒绝置评。

苏宁开始采取极端措施。去年,它放弃了与英超联赛的转播协议。

然后它在2月解散了国内球队江苏苏宁,距离该队战胜恒大控制的球队夺得中超联赛冠军后还不到四个月。一位知情人士说,球队至少有一名外援已聘请律师来帮助讨回未付的薪水。

在媒体报道前苏宁球员、巴西出生的球星埃德说苏宁没有付钱给他后,在足球界引起了轩然大波。埃德在推特上说,这些评论是未经他本人许可的私下聊天。他的经纪人未回应置评请求。

苏宁为了自救所采取的步骤可能对国际米兰不利。3月1日,该公司将价值23亿美元的股票出售给了中国深圳市政府的下属机构。该协议使中国当局对国际米兰的命运拥有发言权。

国际米兰接下来还要面对更大的财务压力。它必须在明年偿还3.6亿美元的债券。一位与俱乐部关系紧密的知情人士表示,香港的一家小股东狮石资本(Lion Rock Capital)于2019年收购了国际米兰的31%股权,可以行使一项期权,要求苏宁以高达2.15亿美元的价格购买其股份。

这位知情人士说,国际米兰官员正在寻求融资、新的合作伙伴,或出售这支球队,其估值约为11亿美元。

俱乐部最近在与英国私募股权公司BC Partners进行独家会谈,但据对会谈知情的人士表示,他们未能就价格达成共识。

没有新的资金,国际米兰可能会失去球员。欧洲足球规则规定,如果它不能为离任球员支付薪水或转会费,则会被取消参与顶级比赛的资格。

位于伦敦的国际米兰支持者俱乐部的成员曼努埃尔·科蒂(Manuel Corti)表示:“现在的情况我们很担心,但还不至于恐惧——我们只能等新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苏宁深陷财务困境,国际米兰前途未卜

发布日期:2021-03-18 15:11
摘要:由于现金紧缺,苏宁正试图出售持有的国际米兰股份。俱乐部亏损严重,消息称其已难以按时向球员支付工资。苏宁的困境也表明,中国未能实现进军全球最受欢迎运动的梦想。


国际米兰的前锋罗梅卢·卢卡库在上个月与AC米兰的比赛中。2015年至2017年间,中国投资者斥资18亿美元收购了十几支欧洲足球队的股份。

 |艾莎, TARIQ PANJA

OR--商业新媒体

高调的中国新东家本应让国际米兰队恢复昔日辉煌。它在罗梅卢·卢卡库(Romelu Lukaku)和克里斯蒂安·埃里克森(Christian Eriksen)等战绩丰硕的得分手上投入了大量资金。经过五年的投资,这座传奇的米兰足球俱乐部距离其十年来的首个意大利联赛冠军仅一步之遥。
现在账单来了——突然间,国际米兰前途未卜。

俱乐部的主要所有者、电子零售商苏宁现金紧缺,正试图出售其股份。俱乐部亏损严重。一位与俱乐部关系紧密的人士说,部分球员已经同意俱乐部推迟支付薪水,由于这是非公开信息,此人要求不具名。

据了解谈判情况的其他人士说,国际米兰已经与至少一位潜在投资者进行了谈判,但是双方无法就价格达成共识。

在国内,苏宁的足球理想也在破灭。在赢得中超冠军四个月后,该公司突然将其国内球队解散。一些选择去那里而不是切尔西或利物浦的球星说,他们一直没有收到薪水。

中国未能实现进军全球最受欢迎运动的梦想。中国新一代大亨们向大型俱乐部和明星球员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从而改变了这个运动的经济方式。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中国投资者斥资18亿美元收购了十几支欧洲球队的股份,而中国资金充沛的国内联赛则支付向外援支付前所未有的高薪。

但是这种挥金如土使国际足球暴露于中国商业世界的特殊风险。花钱大手大脚的大亨通常缺乏国际经验或不够成熟。

现在,关于违约、资产甩卖和仓促退出的讨论占据董事会会议的主要内容。一位矿业大亨因人们对其商业帝国的质疑而失去了对AC米兰的控制权。一家制作肥皂和食品添加剂的公司的所有者放弃了在阿斯顿维拉(Aston Villa)的股份。一家能源集团在其创始人失踪后放弃了在布拉格斯拉维亚(Slavia Prague)的股权。

体育营销公司Red Lantern在中国为欧洲顶级足球队服务,其负责人季哲(音)说,苏宁的困境反映了“中国整个足球时代的兴衰。当人们谈论中国足球及其在2016年获得的所有关注时,它来的很快,但去的也很快”。

苏宁在2016年以3.0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国际米兰的主要股份。苏宁在中国是家喻户晓的电器商,店里摆满了电脑、iPad和电饭锅,以满足该国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的需求。尽管受到中国电子商务革命的打击,网购巨头阿里巴巴却是其主要投资者。

在宣布国际米兰交易的华美舞台上,苏宁的亿万富翁创始人兼董事长张近东举起香槟杯,谈起了这支著名的意大利球队——自1910年以来共赢得18项冠军,但自2010年以来从未夺冠——将如何在国际舞台上有助于他的品牌并为中国体育事业做出贡献。

张近东说苏宁“资源丰富”,并承诺俱乐部将“吸引全球更多的顶级球星,成为国际米兰再创辉煌的坚强后盾”。

在张近东儿子、现年29岁的张康阳的领导下,俱乐部花费了超过3亿美元签约卢卡库、埃里克森以及因不懈追求进球而获绰号“公牛”的阿根廷前锋劳塔罗·马丁内斯(Lautaro Martínez)等球星。

苏宁还向英格兰超级联赛支付7亿美元购买从2019年开始的中国转播权,震惊了整个行业。

苏宁在其于2015年购买的一家国内俱乐部上花费了大量资金。它为切尔西球员、巴西中场拉米雷斯(Ramires)支付了3200万美元的转会费,为年轻的巴西前锋阿莱士·特谢拉(Alex Teixeira)支付了5000万欧元的转会费。特谢拉选择了中国球队而不是最受欢迎的球会之一利物浦。

新招募的球星被安排销售空调和洗衣机的工作。在一个广告中,特谢拉敦促观众购买中国品牌的电器。他用普通话说:“我是特谢拉,来苏宁,买海尔。”

加纳中场穆巴拉克·瓦卡索(Mubarak Wakaso)说,这些钱让中国更具吸引力。“我在中国赚的钱将要比西甲多得多,”他在去年的一次采访中用契维语混着英语说,提到了他曾经效力的西班牙球队。“这是实话。”

苏宁投资足球的时机很糟糕。中国政府开始担心大型企业集团借贷过多,威胁到中国的金融体系。在与国际米兰达成交易的一年后,中国官方媒体批评苏宁的“非理性”收购。

然后大流行袭来。即使国际米兰在球场上获胜,它也失去了圣西罗体育场——欧洲最大的体育场之一——的门票收入。一些赞助商出于自身的财务压力而退出。该俱乐部去年亏损约1.2亿美元,是欧洲足球俱乐部中报告亏损最大的俱乐部之一。

而在中国,苏宁就被电子商务以及新冠病毒所打击。在秋天,当它选择不要求中国负债最多的公司恒大地产偿还30亿美元的投资时,麻烦加剧了。

苏宁的负担将越来越重。今年,它必须兑现12亿美元的债券。该公司拒绝置评。

苏宁开始采取极端措施。去年,它放弃了与英超联赛的转播协议。

然后它在2月解散了国内球队江苏苏宁,距离该队战胜恒大控制的球队夺得中超联赛冠军后还不到四个月。一位知情人士说,球队至少有一名外援已聘请律师来帮助讨回未付的薪水。

在媒体报道前苏宁球员、巴西出生的球星埃德说苏宁没有付钱给他后,在足球界引起了轩然大波。埃德在推特上说,这些评论是未经他本人许可的私下聊天。他的经纪人未回应置评请求。

苏宁为了自救所采取的步骤可能对国际米兰不利。3月1日,该公司将价值23亿美元的股票出售给了中国深圳市政府的下属机构。该协议使中国当局对国际米兰的命运拥有发言权。

国际米兰接下来还要面对更大的财务压力。它必须在明年偿还3.6亿美元的债券。一位与俱乐部关系紧密的知情人士表示,香港的一家小股东狮石资本(Lion Rock Capital)于2019年收购了国际米兰的31%股权,可以行使一项期权,要求苏宁以高达2.15亿美元的价格购买其股份。

这位知情人士说,国际米兰官员正在寻求融资、新的合作伙伴,或出售这支球队,其估值约为11亿美元。

俱乐部最近在与英国私募股权公司BC Partners进行独家会谈,但据对会谈知情的人士表示,他们未能就价格达成共识。

没有新的资金,国际米兰可能会失去球员。欧洲足球规则规定,如果它不能为离任球员支付薪水或转会费,则会被取消参与顶级比赛的资格。

位于伦敦的国际米兰支持者俱乐部的成员曼努埃尔·科蒂(Manuel Corti)表示:“现在的情况我们很担心,但还不至于恐惧——我们只能等新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由于现金紧缺,苏宁正试图出售持有的国际米兰股份。俱乐部亏损严重,消息称其已难以按时向球员支付工资。苏宁的困境也表明,中国未能实现进军全球最受欢迎运动的梦想。


国际米兰的前锋罗梅卢·卢卡库在上个月与AC米兰的比赛中。2015年至2017年间,中国投资者斥资18亿美元收购了十几支欧洲足球队的股份。

 |艾莎, TARIQ PANJA

OR--商业新媒体

高调的中国新东家本应让国际米兰队恢复昔日辉煌。它在罗梅卢·卢卡库(Romelu Lukaku)和克里斯蒂安·埃里克森(Christian Eriksen)等战绩丰硕的得分手上投入了大量资金。经过五年的投资,这座传奇的米兰足球俱乐部距离其十年来的首个意大利联赛冠军仅一步之遥。
现在账单来了——突然间,国际米兰前途未卜。

俱乐部的主要所有者、电子零售商苏宁现金紧缺,正试图出售其股份。俱乐部亏损严重。一位与俱乐部关系紧密的人士说,部分球员已经同意俱乐部推迟支付薪水,由于这是非公开信息,此人要求不具名。

据了解谈判情况的其他人士说,国际米兰已经与至少一位潜在投资者进行了谈判,但是双方无法就价格达成共识。

在国内,苏宁的足球理想也在破灭。在赢得中超冠军四个月后,该公司突然将其国内球队解散。一些选择去那里而不是切尔西或利物浦的球星说,他们一直没有收到薪水。

中国未能实现进军全球最受欢迎运动的梦想。中国新一代大亨们向大型俱乐部和明星球员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从而改变了这个运动的经济方式。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中国投资者斥资18亿美元收购了十几支欧洲球队的股份,而中国资金充沛的国内联赛则支付向外援支付前所未有的高薪。

但是这种挥金如土使国际足球暴露于中国商业世界的特殊风险。花钱大手大脚的大亨通常缺乏国际经验或不够成熟。

现在,关于违约、资产甩卖和仓促退出的讨论占据董事会会议的主要内容。一位矿业大亨因人们对其商业帝国的质疑而失去了对AC米兰的控制权。一家制作肥皂和食品添加剂的公司的所有者放弃了在阿斯顿维拉(Aston Villa)的股份。一家能源集团在其创始人失踪后放弃了在布拉格斯拉维亚(Slavia Prague)的股权。

体育营销公司Red Lantern在中国为欧洲顶级足球队服务,其负责人季哲(音)说,苏宁的困境反映了“中国整个足球时代的兴衰。当人们谈论中国足球及其在2016年获得的所有关注时,它来的很快,但去的也很快”。

苏宁在2016年以3.0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国际米兰的主要股份。苏宁在中国是家喻户晓的电器商,店里摆满了电脑、iPad和电饭锅,以满足该国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的需求。尽管受到中国电子商务革命的打击,网购巨头阿里巴巴却是其主要投资者。

在宣布国际米兰交易的华美舞台上,苏宁的亿万富翁创始人兼董事长张近东举起香槟杯,谈起了这支著名的意大利球队——自1910年以来共赢得18项冠军,但自2010年以来从未夺冠——将如何在国际舞台上有助于他的品牌并为中国体育事业做出贡献。

张近东说苏宁“资源丰富”,并承诺俱乐部将“吸引全球更多的顶级球星,成为国际米兰再创辉煌的坚强后盾”。

在张近东儿子、现年29岁的张康阳的领导下,俱乐部花费了超过3亿美元签约卢卡库、埃里克森以及因不懈追求进球而获绰号“公牛”的阿根廷前锋劳塔罗·马丁内斯(Lautaro Martínez)等球星。

苏宁还向英格兰超级联赛支付7亿美元购买从2019年开始的中国转播权,震惊了整个行业。

苏宁在其于2015年购买的一家国内俱乐部上花费了大量资金。它为切尔西球员、巴西中场拉米雷斯(Ramires)支付了3200万美元的转会费,为年轻的巴西前锋阿莱士·特谢拉(Alex Teixeira)支付了5000万欧元的转会费。特谢拉选择了中国球队而不是最受欢迎的球会之一利物浦。

新招募的球星被安排销售空调和洗衣机的工作。在一个广告中,特谢拉敦促观众购买中国品牌的电器。他用普通话说:“我是特谢拉,来苏宁,买海尔。”

加纳中场穆巴拉克·瓦卡索(Mubarak Wakaso)说,这些钱让中国更具吸引力。“我在中国赚的钱将要比西甲多得多,”他在去年的一次采访中用契维语混着英语说,提到了他曾经效力的西班牙球队。“这是实话。”

苏宁投资足球的时机很糟糕。中国政府开始担心大型企业集团借贷过多,威胁到中国的金融体系。在与国际米兰达成交易的一年后,中国官方媒体批评苏宁的“非理性”收购。

然后大流行袭来。即使国际米兰在球场上获胜,它也失去了圣西罗体育场——欧洲最大的体育场之一——的门票收入。一些赞助商出于自身的财务压力而退出。该俱乐部去年亏损约1.2亿美元,是欧洲足球俱乐部中报告亏损最大的俱乐部之一。

而在中国,苏宁就被电子商务以及新冠病毒所打击。在秋天,当它选择不要求中国负债最多的公司恒大地产偿还30亿美元的投资时,麻烦加剧了。

苏宁的负担将越来越重。今年,它必须兑现12亿美元的债券。该公司拒绝置评。

苏宁开始采取极端措施。去年,它放弃了与英超联赛的转播协议。

然后它在2月解散了国内球队江苏苏宁,距离该队战胜恒大控制的球队夺得中超联赛冠军后还不到四个月。一位知情人士说,球队至少有一名外援已聘请律师来帮助讨回未付的薪水。

在媒体报道前苏宁球员、巴西出生的球星埃德说苏宁没有付钱给他后,在足球界引起了轩然大波。埃德在推特上说,这些评论是未经他本人许可的私下聊天。他的经纪人未回应置评请求。

苏宁为了自救所采取的步骤可能对国际米兰不利。3月1日,该公司将价值23亿美元的股票出售给了中国深圳市政府的下属机构。该协议使中国当局对国际米兰的命运拥有发言权。

国际米兰接下来还要面对更大的财务压力。它必须在明年偿还3.6亿美元的债券。一位与俱乐部关系紧密的知情人士表示,香港的一家小股东狮石资本(Lion Rock Capital)于2019年收购了国际米兰的31%股权,可以行使一项期权,要求苏宁以高达2.15亿美元的价格购买其股份。

这位知情人士说,国际米兰官员正在寻求融资、新的合作伙伴,或出售这支球队,其估值约为11亿美元。

俱乐部最近在与英国私募股权公司BC Partners进行独家会谈,但据对会谈知情的人士表示,他们未能就价格达成共识。

没有新的资金,国际米兰可能会失去球员。欧洲足球规则规定,如果它不能为离任球员支付薪水或转会费,则会被取消参与顶级比赛的资格。

位于伦敦的国际米兰支持者俱乐部的成员曼努埃尔·科蒂(Manuel Corti)表示:“现在的情况我们很担心,但还不至于恐惧——我们只能等新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苏宁深陷财务困境,国际米兰前途未卜

发布日期:2021-03-18 15:11
摘要:由于现金紧缺,苏宁正试图出售持有的国际米兰股份。俱乐部亏损严重,消息称其已难以按时向球员支付工资。苏宁的困境也表明,中国未能实现进军全球最受欢迎运动的梦想。


国际米兰的前锋罗梅卢·卢卡库在上个月与AC米兰的比赛中。2015年至2017年间,中国投资者斥资18亿美元收购了十几支欧洲足球队的股份。

 |艾莎, TARIQ PANJA

OR--商业新媒体

高调的中国新东家本应让国际米兰队恢复昔日辉煌。它在罗梅卢·卢卡库(Romelu Lukaku)和克里斯蒂安·埃里克森(Christian Eriksen)等战绩丰硕的得分手上投入了大量资金。经过五年的投资,这座传奇的米兰足球俱乐部距离其十年来的首个意大利联赛冠军仅一步之遥。
现在账单来了——突然间,国际米兰前途未卜。

俱乐部的主要所有者、电子零售商苏宁现金紧缺,正试图出售其股份。俱乐部亏损严重。一位与俱乐部关系紧密的人士说,部分球员已经同意俱乐部推迟支付薪水,由于这是非公开信息,此人要求不具名。

据了解谈判情况的其他人士说,国际米兰已经与至少一位潜在投资者进行了谈判,但是双方无法就价格达成共识。

在国内,苏宁的足球理想也在破灭。在赢得中超冠军四个月后,该公司突然将其国内球队解散。一些选择去那里而不是切尔西或利物浦的球星说,他们一直没有收到薪水。

中国未能实现进军全球最受欢迎运动的梦想。中国新一代大亨们向大型俱乐部和明星球员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从而改变了这个运动的经济方式。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中国投资者斥资18亿美元收购了十几支欧洲球队的股份,而中国资金充沛的国内联赛则支付向外援支付前所未有的高薪。

但是这种挥金如土使国际足球暴露于中国商业世界的特殊风险。花钱大手大脚的大亨通常缺乏国际经验或不够成熟。

现在,关于违约、资产甩卖和仓促退出的讨论占据董事会会议的主要内容。一位矿业大亨因人们对其商业帝国的质疑而失去了对AC米兰的控制权。一家制作肥皂和食品添加剂的公司的所有者放弃了在阿斯顿维拉(Aston Villa)的股份。一家能源集团在其创始人失踪后放弃了在布拉格斯拉维亚(Slavia Prague)的股权。

体育营销公司Red Lantern在中国为欧洲顶级足球队服务,其负责人季哲(音)说,苏宁的困境反映了“中国整个足球时代的兴衰。当人们谈论中国足球及其在2016年获得的所有关注时,它来的很快,但去的也很快”。

苏宁在2016年以3.0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国际米兰的主要股份。苏宁在中国是家喻户晓的电器商,店里摆满了电脑、iPad和电饭锅,以满足该国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的需求。尽管受到中国电子商务革命的打击,网购巨头阿里巴巴却是其主要投资者。

在宣布国际米兰交易的华美舞台上,苏宁的亿万富翁创始人兼董事长张近东举起香槟杯,谈起了这支著名的意大利球队——自1910年以来共赢得18项冠军,但自2010年以来从未夺冠——将如何在国际舞台上有助于他的品牌并为中国体育事业做出贡献。

张近东说苏宁“资源丰富”,并承诺俱乐部将“吸引全球更多的顶级球星,成为国际米兰再创辉煌的坚强后盾”。

在张近东儿子、现年29岁的张康阳的领导下,俱乐部花费了超过3亿美元签约卢卡库、埃里克森以及因不懈追求进球而获绰号“公牛”的阿根廷前锋劳塔罗·马丁内斯(Lautaro Martínez)等球星。

苏宁还向英格兰超级联赛支付7亿美元购买从2019年开始的中国转播权,震惊了整个行业。

苏宁在其于2015年购买的一家国内俱乐部上花费了大量资金。它为切尔西球员、巴西中场拉米雷斯(Ramires)支付了3200万美元的转会费,为年轻的巴西前锋阿莱士·特谢拉(Alex Teixeira)支付了5000万欧元的转会费。特谢拉选择了中国球队而不是最受欢迎的球会之一利物浦。

新招募的球星被安排销售空调和洗衣机的工作。在一个广告中,特谢拉敦促观众购买中国品牌的电器。他用普通话说:“我是特谢拉,来苏宁,买海尔。”

加纳中场穆巴拉克·瓦卡索(Mubarak Wakaso)说,这些钱让中国更具吸引力。“我在中国赚的钱将要比西甲多得多,”他在去年的一次采访中用契维语混着英语说,提到了他曾经效力的西班牙球队。“这是实话。”

苏宁投资足球的时机很糟糕。中国政府开始担心大型企业集团借贷过多,威胁到中国的金融体系。在与国际米兰达成交易的一年后,中国官方媒体批评苏宁的“非理性”收购。

然后大流行袭来。即使国际米兰在球场上获胜,它也失去了圣西罗体育场——欧洲最大的体育场之一——的门票收入。一些赞助商出于自身的财务压力而退出。该俱乐部去年亏损约1.2亿美元,是欧洲足球俱乐部中报告亏损最大的俱乐部之一。

而在中国,苏宁就被电子商务以及新冠病毒所打击。在秋天,当它选择不要求中国负债最多的公司恒大地产偿还30亿美元的投资时,麻烦加剧了。

苏宁的负担将越来越重。今年,它必须兑现12亿美元的债券。该公司拒绝置评。

苏宁开始采取极端措施。去年,它放弃了与英超联赛的转播协议。

然后它在2月解散了国内球队江苏苏宁,距离该队战胜恒大控制的球队夺得中超联赛冠军后还不到四个月。一位知情人士说,球队至少有一名外援已聘请律师来帮助讨回未付的薪水。

在媒体报道前苏宁球员、巴西出生的球星埃德说苏宁没有付钱给他后,在足球界引起了轩然大波。埃德在推特上说,这些评论是未经他本人许可的私下聊天。他的经纪人未回应置评请求。

苏宁为了自救所采取的步骤可能对国际米兰不利。3月1日,该公司将价值23亿美元的股票出售给了中国深圳市政府的下属机构。该协议使中国当局对国际米兰的命运拥有发言权。

国际米兰接下来还要面对更大的财务压力。它必须在明年偿还3.6亿美元的债券。一位与俱乐部关系紧密的知情人士表示,香港的一家小股东狮石资本(Lion Rock Capital)于2019年收购了国际米兰的31%股权,可以行使一项期权,要求苏宁以高达2.15亿美元的价格购买其股份。

这位知情人士说,国际米兰官员正在寻求融资、新的合作伙伴,或出售这支球队,其估值约为11亿美元。

俱乐部最近在与英国私募股权公司BC Partners进行独家会谈,但据对会谈知情的人士表示,他们未能就价格达成共识。

没有新的资金,国际米兰可能会失去球员。欧洲足球规则规定,如果它不能为离任球员支付薪水或转会费,则会被取消参与顶级比赛的资格。

位于伦敦的国际米兰支持者俱乐部的成员曼努埃尔·科蒂(Manuel Corti)表示:“现在的情况我们很担心,但还不至于恐惧——我们只能等新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由于现金紧缺,苏宁正试图出售持有的国际米兰股份。俱乐部亏损严重,消息称其已难以按时向球员支付工资。苏宁的困境也表明,中国未能实现进军全球最受欢迎运动的梦想。


国际米兰的前锋罗梅卢·卢卡库在上个月与AC米兰的比赛中。2015年至2017年间,中国投资者斥资18亿美元收购了十几支欧洲足球队的股份。

 |艾莎, TARIQ PANJA

OR--商业新媒体

高调的中国新东家本应让国际米兰队恢复昔日辉煌。它在罗梅卢·卢卡库(Romelu Lukaku)和克里斯蒂安·埃里克森(Christian Eriksen)等战绩丰硕的得分手上投入了大量资金。经过五年的投资,这座传奇的米兰足球俱乐部距离其十年来的首个意大利联赛冠军仅一步之遥。
现在账单来了——突然间,国际米兰前途未卜。

俱乐部的主要所有者、电子零售商苏宁现金紧缺,正试图出售其股份。俱乐部亏损严重。一位与俱乐部关系紧密的人士说,部分球员已经同意俱乐部推迟支付薪水,由于这是非公开信息,此人要求不具名。

据了解谈判情况的其他人士说,国际米兰已经与至少一位潜在投资者进行了谈判,但是双方无法就价格达成共识。

在国内,苏宁的足球理想也在破灭。在赢得中超冠军四个月后,该公司突然将其国内球队解散。一些选择去那里而不是切尔西或利物浦的球星说,他们一直没有收到薪水。

中国未能实现进军全球最受欢迎运动的梦想。中国新一代大亨们向大型俱乐部和明星球员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从而改变了这个运动的经济方式。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中国投资者斥资18亿美元收购了十几支欧洲球队的股份,而中国资金充沛的国内联赛则支付向外援支付前所未有的高薪。

但是这种挥金如土使国际足球暴露于中国商业世界的特殊风险。花钱大手大脚的大亨通常缺乏国际经验或不够成熟。

现在,关于违约、资产甩卖和仓促退出的讨论占据董事会会议的主要内容。一位矿业大亨因人们对其商业帝国的质疑而失去了对AC米兰的控制权。一家制作肥皂和食品添加剂的公司的所有者放弃了在阿斯顿维拉(Aston Villa)的股份。一家能源集团在其创始人失踪后放弃了在布拉格斯拉维亚(Slavia Prague)的股权。

体育营销公司Red Lantern在中国为欧洲顶级足球队服务,其负责人季哲(音)说,苏宁的困境反映了“中国整个足球时代的兴衰。当人们谈论中国足球及其在2016年获得的所有关注时,它来的很快,但去的也很快”。

苏宁在2016年以3.0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国际米兰的主要股份。苏宁在中国是家喻户晓的电器商,店里摆满了电脑、iPad和电饭锅,以满足该国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的需求。尽管受到中国电子商务革命的打击,网购巨头阿里巴巴却是其主要投资者。

在宣布国际米兰交易的华美舞台上,苏宁的亿万富翁创始人兼董事长张近东举起香槟杯,谈起了这支著名的意大利球队——自1910年以来共赢得18项冠军,但自2010年以来从未夺冠——将如何在国际舞台上有助于他的品牌并为中国体育事业做出贡献。

张近东说苏宁“资源丰富”,并承诺俱乐部将“吸引全球更多的顶级球星,成为国际米兰再创辉煌的坚强后盾”。

在张近东儿子、现年29岁的张康阳的领导下,俱乐部花费了超过3亿美元签约卢卡库、埃里克森以及因不懈追求进球而获绰号“公牛”的阿根廷前锋劳塔罗·马丁内斯(Lautaro Martínez)等球星。

苏宁还向英格兰超级联赛支付7亿美元购买从2019年开始的中国转播权,震惊了整个行业。

苏宁在其于2015年购买的一家国内俱乐部上花费了大量资金。它为切尔西球员、巴西中场拉米雷斯(Ramires)支付了3200万美元的转会费,为年轻的巴西前锋阿莱士·特谢拉(Alex Teixeira)支付了5000万欧元的转会费。特谢拉选择了中国球队而不是最受欢迎的球会之一利物浦。

新招募的球星被安排销售空调和洗衣机的工作。在一个广告中,特谢拉敦促观众购买中国品牌的电器。他用普通话说:“我是特谢拉,来苏宁,买海尔。”

加纳中场穆巴拉克·瓦卡索(Mubarak Wakaso)说,这些钱让中国更具吸引力。“我在中国赚的钱将要比西甲多得多,”他在去年的一次采访中用契维语混着英语说,提到了他曾经效力的西班牙球队。“这是实话。”

苏宁投资足球的时机很糟糕。中国政府开始担心大型企业集团借贷过多,威胁到中国的金融体系。在与国际米兰达成交易的一年后,中国官方媒体批评苏宁的“非理性”收购。

然后大流行袭来。即使国际米兰在球场上获胜,它也失去了圣西罗体育场——欧洲最大的体育场之一——的门票收入。一些赞助商出于自身的财务压力而退出。该俱乐部去年亏损约1.2亿美元,是欧洲足球俱乐部中报告亏损最大的俱乐部之一。

而在中国,苏宁就被电子商务以及新冠病毒所打击。在秋天,当它选择不要求中国负债最多的公司恒大地产偿还30亿美元的投资时,麻烦加剧了。

苏宁的负担将越来越重。今年,它必须兑现12亿美元的债券。该公司拒绝置评。

苏宁开始采取极端措施。去年,它放弃了与英超联赛的转播协议。

然后它在2月解散了国内球队江苏苏宁,距离该队战胜恒大控制的球队夺得中超联赛冠军后还不到四个月。一位知情人士说,球队至少有一名外援已聘请律师来帮助讨回未付的薪水。

在媒体报道前苏宁球员、巴西出生的球星埃德说苏宁没有付钱给他后,在足球界引起了轩然大波。埃德在推特上说,这些评论是未经他本人许可的私下聊天。他的经纪人未回应置评请求。

苏宁为了自救所采取的步骤可能对国际米兰不利。3月1日,该公司将价值23亿美元的股票出售给了中国深圳市政府的下属机构。该协议使中国当局对国际米兰的命运拥有发言权。

国际米兰接下来还要面对更大的财务压力。它必须在明年偿还3.6亿美元的债券。一位与俱乐部关系紧密的知情人士表示,香港的一家小股东狮石资本(Lion Rock Capital)于2019年收购了国际米兰的31%股权,可以行使一项期权,要求苏宁以高达2.15亿美元的价格购买其股份。

这位知情人士说,国际米兰官员正在寻求融资、新的合作伙伴,或出售这支球队,其估值约为11亿美元。

俱乐部最近在与英国私募股权公司BC Partners进行独家会谈,但据对会谈知情的人士表示,他们未能就价格达成共识。

没有新的资金,国际米兰可能会失去球员。欧洲足球规则规定,如果它不能为离任球员支付薪水或转会费,则会被取消参与顶级比赛的资格。

位于伦敦的国际米兰支持者俱乐部的成员曼努埃尔·科蒂(Manuel Corti)表示:“现在的情况我们很担心,但还不至于恐惧——我们只能等新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