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参议院周三(3月17日)以压倒性的投票确认戴琪(Katherine Tai)出任拜登政府的美国贸易代表。她将是首位担任该职位的亚裔美国人,也是首位担任此职位的华裔和少数族裔女性。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参议院周三(3月17日)以压倒性的投票确认戴琪(Katherine Tai)出任拜登政府的美国贸易代表。她将是首位担任该职位的亚裔美国人,也是首位担任此职位的华裔和少数族裔女性。

今年46岁的戴琪曾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贸易律师,精通中国问题。美国参议院以98票赞成,0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戴琪的提名,这意味着她获得了两党的确认。

戴琪是华裔美国人,父母为台湾移民。台湾媒体称其为“台二代”。可以说流利普通话的她接替特朗普时代的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成为拜登政府的“贸易沙皇”。

她是谁?

在获得美国贸易代表提名前,戴琪是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的首席贸易律师。在担任这个至关重要的内阁级别职位后,她的主要任务是执行美国的进口规则,并协调与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贸易条款。

拜登政府上任前曾在声明中写到,戴琪是一位“敬业并受尊敬的公务员和资深国际贸易专家”,并表示会借由她的经验“帮助美国走出由新冠肺炎引发的经济危机,实现候任总统支持美国工人贸易战略的愿景”。

“戴琪将成为很棒的美国贸易代表,”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罗恩·怀登(Ron Wyden)在投票前说道。“她有丰富的经验,她专注于保护美国工人,并在这个国家创造高技能型、高薪资的新工作。”

现年46岁的戴琪大部分职业生涯在美国政府机关度过。她因代表民主党人在与特朗普政府协商今年生效的《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CA)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而受到肯定。

尽管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特朗普在很多问题上水火不容,但在戴琪等人的努力下,最终还是实现了特朗普政府重写《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愿望,并满足了民主党的要求,包括拥有更强有力的保护劳工和环境条款。

2014年以前,戴琪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担任负责中国事务的贸易执法首席顾问。期间,奥巴马政府在世界贸易组织(WTO)提出对中国的贸易争端诉讼便由她一手经办。

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12年,美国就中国限制稀土出口问题向世贸组织提起诉讼。中国的稀土出产量占据世界的90%,美国指中国的出口限制违背了世贸规则和中国加入WTO时的承诺。2014年,世贸组织认定中国违规。

在众议院任职期间,她还推动民主党对《防止强迫维吾尔劳动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的支持,该法案禁止进口由中国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强迫劳力生产的产品。

华裔女性

戴琪出生在康涅狄格州的一个华人家庭,她的父母来自台湾。戴琪是家族中第一个在美国出生的公民。她在华盛顿特区长大。

她毕业于耶鲁大学和哈佛法学院,入读大学之前,她就读于华盛顿的私立学校塞维尔友谊学校(Sidwell Friends School)。这个著名学校培育了很多华盛顿著名政治人物的子女,包括奥巴马的两个女儿和拜登的孙辈。

她还曾在1996年至1998年来到中国广州生活和工作。当时她是耶鲁大学中国学者,并在中山大学教授英语。

她成为第一位担任美国贸易代表的亚裔美国人和有色人种女性。

外界预测拜登上台后,美国在贸易纠纷上可能仍延续较强硬的立场。

尽管有华裔背景,但戴琪此前对中国的强硬背景使她的任命并未让中国的智囊们松了口气。

据《南华早报》报道,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把戴琪的提名看做美中关系的“负面信号”,原因是她有处理与中国的贸易争端的经验,可能代表华盛顿会延续对中国的强硬立场。

“这对中国来说可能不是好消息,”时殷弘说。“这与她的中文水平或种族无关。我们还需要观察她是否对拜登有真正的政治影响力。”

在中国的互联网上,一篇《戴琪——比余茂春更显赫、更危险的华人来了》的文章曾广为流传。文章将戴琪与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的鹰派首席中国政策和规划顾问余茂春进行类比,认为拜登上台后美国的对华策略将比特朗普时期“更有章法”。

贸易战走向

美国媒体此前报道称,国会民主党人一直在争取戴琪的任命,部分原因是他们相信她将在确保《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的条款执行上发挥关键作用。此外,她在应对来自中国的经济挑战的问题上也具有优势。

俄亥俄州民主党参议员谢罗德·布朗 (Sherrod Brown)表示,戴琪是美国贸易代表的“最合格人选”。布朗说:“她具备处理对华问题的独一无二条件,并知道如何与我们的盟友合作来实现美国利益。”

中国和美国从2018年开始的贸易战持续至今。随着后来的新冠疫情、香港及新疆问题持续让两国关系降至20多年来的最低点,经贸这一导火索反而成为两国间仍在保持沟通的少数微妙桥梁。

“(戴琪和莱特希泽)在应对中国的不公平做法方面都有很长的历史,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紧迫的贸易问题,”前白宫首席贸易谈判代表克莱特·威廉姆斯(Clete Willems)对美国媒体CNBC表示。“戴琪做法最有可能的不同之处在于她如何利用WTO体系和盟友向中国施压,让中国改变行为,”

“作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中国贸易执行部门的前负责人,戴琪在与欧盟和日本等国家合作的同时,也有向中国提起和赢得WTO联合争端的经验,而且很可能会采取类似的做法,”他补充道。

威廉姆斯还指出,在与中国的谈判桌上,戴琪流利的普通话可能会带来优势。

其他贸易战

戴琪在去年8月时曾呼吁,对中国需采取与现任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所发起的关税战不同的策略。她表示,特朗普看似激进的对华政策“主要是防御性的”,其重点是确保中国遵守规则,并在其不遵守规则的情况下采取反制措施。

她表示,一个好的贸易政策也必须包含“进攻性”的内容,比如透过补贴及激励措施,帮助美国产业摆脱对中国的过度依赖。

拜登在胜选后接受媒体采访,被问及自己对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对中国加征25%关税一事的看法时表示,他不想“预先判断他的选择”。他称希望上台后对美中达成的阶段性协议进行全面的评估,并与美国在欧洲和亚洲的盟友磋商。文/BBC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戴琪获美参议院确认出任贸易代表 这名曾在广州工作的“中国通”是谁?

发布日期:2021-03-18 14:32
摘要:美国参议院周三(3月17日)以压倒性的投票确认戴琪(Katherine Tai)出任拜登政府的美国贸易代表。她将是首位担任该职位的亚裔美国人,也是首位担任此职位的华裔和少数族裔女性。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参议院周三(3月17日)以压倒性的投票确认戴琪(Katherine Tai)出任拜登政府的美国贸易代表。她将是首位担任该职位的亚裔美国人,也是首位担任此职位的华裔和少数族裔女性。

今年46岁的戴琪曾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贸易律师,精通中国问题。美国参议院以98票赞成,0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戴琪的提名,这意味着她获得了两党的确认。

戴琪是华裔美国人,父母为台湾移民。台湾媒体称其为“台二代”。可以说流利普通话的她接替特朗普时代的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成为拜登政府的“贸易沙皇”。

她是谁?

在获得美国贸易代表提名前,戴琪是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的首席贸易律师。在担任这个至关重要的内阁级别职位后,她的主要任务是执行美国的进口规则,并协调与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贸易条款。

拜登政府上任前曾在声明中写到,戴琪是一位“敬业并受尊敬的公务员和资深国际贸易专家”,并表示会借由她的经验“帮助美国走出由新冠肺炎引发的经济危机,实现候任总统支持美国工人贸易战略的愿景”。

“戴琪将成为很棒的美国贸易代表,”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罗恩·怀登(Ron Wyden)在投票前说道。“她有丰富的经验,她专注于保护美国工人,并在这个国家创造高技能型、高薪资的新工作。”

现年46岁的戴琪大部分职业生涯在美国政府机关度过。她因代表民主党人在与特朗普政府协商今年生效的《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CA)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而受到肯定。

尽管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特朗普在很多问题上水火不容,但在戴琪等人的努力下,最终还是实现了特朗普政府重写《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愿望,并满足了民主党的要求,包括拥有更强有力的保护劳工和环境条款。

2014年以前,戴琪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担任负责中国事务的贸易执法首席顾问。期间,奥巴马政府在世界贸易组织(WTO)提出对中国的贸易争端诉讼便由她一手经办。

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12年,美国就中国限制稀土出口问题向世贸组织提起诉讼。中国的稀土出产量占据世界的90%,美国指中国的出口限制违背了世贸规则和中国加入WTO时的承诺。2014年,世贸组织认定中国违规。

在众议院任职期间,她还推动民主党对《防止强迫维吾尔劳动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的支持,该法案禁止进口由中国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强迫劳力生产的产品。

华裔女性

戴琪出生在康涅狄格州的一个华人家庭,她的父母来自台湾。戴琪是家族中第一个在美国出生的公民。她在华盛顿特区长大。

她毕业于耶鲁大学和哈佛法学院,入读大学之前,她就读于华盛顿的私立学校塞维尔友谊学校(Sidwell Friends School)。这个著名学校培育了很多华盛顿著名政治人物的子女,包括奥巴马的两个女儿和拜登的孙辈。

她还曾在1996年至1998年来到中国广州生活和工作。当时她是耶鲁大学中国学者,并在中山大学教授英语。

她成为第一位担任美国贸易代表的亚裔美国人和有色人种女性。

外界预测拜登上台后,美国在贸易纠纷上可能仍延续较强硬的立场。

尽管有华裔背景,但戴琪此前对中国的强硬背景使她的任命并未让中国的智囊们松了口气。

据《南华早报》报道,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把戴琪的提名看做美中关系的“负面信号”,原因是她有处理与中国的贸易争端的经验,可能代表华盛顿会延续对中国的强硬立场。

“这对中国来说可能不是好消息,”时殷弘说。“这与她的中文水平或种族无关。我们还需要观察她是否对拜登有真正的政治影响力。”

在中国的互联网上,一篇《戴琪——比余茂春更显赫、更危险的华人来了》的文章曾广为流传。文章将戴琪与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的鹰派首席中国政策和规划顾问余茂春进行类比,认为拜登上台后美国的对华策略将比特朗普时期“更有章法”。

贸易战走向

美国媒体此前报道称,国会民主党人一直在争取戴琪的任命,部分原因是他们相信她将在确保《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的条款执行上发挥关键作用。此外,她在应对来自中国的经济挑战的问题上也具有优势。

俄亥俄州民主党参议员谢罗德·布朗 (Sherrod Brown)表示,戴琪是美国贸易代表的“最合格人选”。布朗说:“她具备处理对华问题的独一无二条件,并知道如何与我们的盟友合作来实现美国利益。”

中国和美国从2018年开始的贸易战持续至今。随着后来的新冠疫情、香港及新疆问题持续让两国关系降至20多年来的最低点,经贸这一导火索反而成为两国间仍在保持沟通的少数微妙桥梁。

“(戴琪和莱特希泽)在应对中国的不公平做法方面都有很长的历史,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紧迫的贸易问题,”前白宫首席贸易谈判代表克莱特·威廉姆斯(Clete Willems)对美国媒体CNBC表示。“戴琪做法最有可能的不同之处在于她如何利用WTO体系和盟友向中国施压,让中国改变行为,”

“作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中国贸易执行部门的前负责人,戴琪在与欧盟和日本等国家合作的同时,也有向中国提起和赢得WTO联合争端的经验,而且很可能会采取类似的做法,”他补充道。

威廉姆斯还指出,在与中国的谈判桌上,戴琪流利的普通话可能会带来优势。

其他贸易战

戴琪在去年8月时曾呼吁,对中国需采取与现任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所发起的关税战不同的策略。她表示,特朗普看似激进的对华政策“主要是防御性的”,其重点是确保中国遵守规则,并在其不遵守规则的情况下采取反制措施。

她表示,一个好的贸易政策也必须包含“进攻性”的内容,比如透过补贴及激励措施,帮助美国产业摆脱对中国的过度依赖。

拜登在胜选后接受媒体采访,被问及自己对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对中国加征25%关税一事的看法时表示,他不想“预先判断他的选择”。他称希望上台后对美中达成的阶段性协议进行全面的评估,并与美国在欧洲和亚洲的盟友磋商。文/BBC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美国参议院周三(3月17日)以压倒性的投票确认戴琪(Katherine Tai)出任拜登政府的美国贸易代表。她将是首位担任该职位的亚裔美国人,也是首位担任此职位的华裔和少数族裔女性。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参议院周三(3月17日)以压倒性的投票确认戴琪(Katherine Tai)出任拜登政府的美国贸易代表。她将是首位担任该职位的亚裔美国人,也是首位担任此职位的华裔和少数族裔女性。

今年46岁的戴琪曾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贸易律师,精通中国问题。美国参议院以98票赞成,0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戴琪的提名,这意味着她获得了两党的确认。

戴琪是华裔美国人,父母为台湾移民。台湾媒体称其为“台二代”。可以说流利普通话的她接替特朗普时代的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成为拜登政府的“贸易沙皇”。

她是谁?

在获得美国贸易代表提名前,戴琪是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的首席贸易律师。在担任这个至关重要的内阁级别职位后,她的主要任务是执行美国的进口规则,并协调与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贸易条款。

拜登政府上任前曾在声明中写到,戴琪是一位“敬业并受尊敬的公务员和资深国际贸易专家”,并表示会借由她的经验“帮助美国走出由新冠肺炎引发的经济危机,实现候任总统支持美国工人贸易战略的愿景”。

“戴琪将成为很棒的美国贸易代表,”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罗恩·怀登(Ron Wyden)在投票前说道。“她有丰富的经验,她专注于保护美国工人,并在这个国家创造高技能型、高薪资的新工作。”

现年46岁的戴琪大部分职业生涯在美国政府机关度过。她因代表民主党人在与特朗普政府协商今年生效的《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CA)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而受到肯定。

尽管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特朗普在很多问题上水火不容,但在戴琪等人的努力下,最终还是实现了特朗普政府重写《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愿望,并满足了民主党的要求,包括拥有更强有力的保护劳工和环境条款。

2014年以前,戴琪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担任负责中国事务的贸易执法首席顾问。期间,奥巴马政府在世界贸易组织(WTO)提出对中国的贸易争端诉讼便由她一手经办。

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12年,美国就中国限制稀土出口问题向世贸组织提起诉讼。中国的稀土出产量占据世界的90%,美国指中国的出口限制违背了世贸规则和中国加入WTO时的承诺。2014年,世贸组织认定中国违规。

在众议院任职期间,她还推动民主党对《防止强迫维吾尔劳动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的支持,该法案禁止进口由中国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强迫劳力生产的产品。

华裔女性

戴琪出生在康涅狄格州的一个华人家庭,她的父母来自台湾。戴琪是家族中第一个在美国出生的公民。她在华盛顿特区长大。

她毕业于耶鲁大学和哈佛法学院,入读大学之前,她就读于华盛顿的私立学校塞维尔友谊学校(Sidwell Friends School)。这个著名学校培育了很多华盛顿著名政治人物的子女,包括奥巴马的两个女儿和拜登的孙辈。

她还曾在1996年至1998年来到中国广州生活和工作。当时她是耶鲁大学中国学者,并在中山大学教授英语。

她成为第一位担任美国贸易代表的亚裔美国人和有色人种女性。

外界预测拜登上台后,美国在贸易纠纷上可能仍延续较强硬的立场。

尽管有华裔背景,但戴琪此前对中国的强硬背景使她的任命并未让中国的智囊们松了口气。

据《南华早报》报道,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把戴琪的提名看做美中关系的“负面信号”,原因是她有处理与中国的贸易争端的经验,可能代表华盛顿会延续对中国的强硬立场。

“这对中国来说可能不是好消息,”时殷弘说。“这与她的中文水平或种族无关。我们还需要观察她是否对拜登有真正的政治影响力。”

在中国的互联网上,一篇《戴琪——比余茂春更显赫、更危险的华人来了》的文章曾广为流传。文章将戴琪与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的鹰派首席中国政策和规划顾问余茂春进行类比,认为拜登上台后美国的对华策略将比特朗普时期“更有章法”。

贸易战走向

美国媒体此前报道称,国会民主党人一直在争取戴琪的任命,部分原因是他们相信她将在确保《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的条款执行上发挥关键作用。此外,她在应对来自中国的经济挑战的问题上也具有优势。

俄亥俄州民主党参议员谢罗德·布朗 (Sherrod Brown)表示,戴琪是美国贸易代表的“最合格人选”。布朗说:“她具备处理对华问题的独一无二条件,并知道如何与我们的盟友合作来实现美国利益。”

中国和美国从2018年开始的贸易战持续至今。随着后来的新冠疫情、香港及新疆问题持续让两国关系降至20多年来的最低点,经贸这一导火索反而成为两国间仍在保持沟通的少数微妙桥梁。

“(戴琪和莱特希泽)在应对中国的不公平做法方面都有很长的历史,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紧迫的贸易问题,”前白宫首席贸易谈判代表克莱特·威廉姆斯(Clete Willems)对美国媒体CNBC表示。“戴琪做法最有可能的不同之处在于她如何利用WTO体系和盟友向中国施压,让中国改变行为,”

“作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中国贸易执行部门的前负责人,戴琪在与欧盟和日本等国家合作的同时,也有向中国提起和赢得WTO联合争端的经验,而且很可能会采取类似的做法,”他补充道。

威廉姆斯还指出,在与中国的谈判桌上,戴琪流利的普通话可能会带来优势。

其他贸易战

戴琪在去年8月时曾呼吁,对中国需采取与现任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所发起的关税战不同的策略。她表示,特朗普看似激进的对华政策“主要是防御性的”,其重点是确保中国遵守规则,并在其不遵守规则的情况下采取反制措施。

她表示,一个好的贸易政策也必须包含“进攻性”的内容,比如透过补贴及激励措施,帮助美国产业摆脱对中国的过度依赖。

拜登在胜选后接受媒体采访,被问及自己对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对中国加征25%关税一事的看法时表示,他不想“预先判断他的选择”。他称希望上台后对美中达成的阶段性协议进行全面的评估,并与美国在欧洲和亚洲的盟友磋商。文/BBC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戴琪获美参议院确认出任贸易代表 这名曾在广州工作的“中国通”是谁?

发布日期:2021-03-18 14:32
摘要:美国参议院周三(3月17日)以压倒性的投票确认戴琪(Katherine Tai)出任拜登政府的美国贸易代表。她将是首位担任该职位的亚裔美国人,也是首位担任此职位的华裔和少数族裔女性。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参议院周三(3月17日)以压倒性的投票确认戴琪(Katherine Tai)出任拜登政府的美国贸易代表。她将是首位担任该职位的亚裔美国人,也是首位担任此职位的华裔和少数族裔女性。

今年46岁的戴琪曾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贸易律师,精通中国问题。美国参议院以98票赞成,0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戴琪的提名,这意味着她获得了两党的确认。

戴琪是华裔美国人,父母为台湾移民。台湾媒体称其为“台二代”。可以说流利普通话的她接替特朗普时代的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成为拜登政府的“贸易沙皇”。

她是谁?

在获得美国贸易代表提名前,戴琪是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的首席贸易律师。在担任这个至关重要的内阁级别职位后,她的主要任务是执行美国的进口规则,并协调与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贸易条款。

拜登政府上任前曾在声明中写到,戴琪是一位“敬业并受尊敬的公务员和资深国际贸易专家”,并表示会借由她的经验“帮助美国走出由新冠肺炎引发的经济危机,实现候任总统支持美国工人贸易战略的愿景”。

“戴琪将成为很棒的美国贸易代表,”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罗恩·怀登(Ron Wyden)在投票前说道。“她有丰富的经验,她专注于保护美国工人,并在这个国家创造高技能型、高薪资的新工作。”

现年46岁的戴琪大部分职业生涯在美国政府机关度过。她因代表民主党人在与特朗普政府协商今年生效的《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CA)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而受到肯定。

尽管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特朗普在很多问题上水火不容,但在戴琪等人的努力下,最终还是实现了特朗普政府重写《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愿望,并满足了民主党的要求,包括拥有更强有力的保护劳工和环境条款。

2014年以前,戴琪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担任负责中国事务的贸易执法首席顾问。期间,奥巴马政府在世界贸易组织(WTO)提出对中国的贸易争端诉讼便由她一手经办。

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12年,美国就中国限制稀土出口问题向世贸组织提起诉讼。中国的稀土出产量占据世界的90%,美国指中国的出口限制违背了世贸规则和中国加入WTO时的承诺。2014年,世贸组织认定中国违规。

在众议院任职期间,她还推动民主党对《防止强迫维吾尔劳动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的支持,该法案禁止进口由中国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强迫劳力生产的产品。

华裔女性

戴琪出生在康涅狄格州的一个华人家庭,她的父母来自台湾。戴琪是家族中第一个在美国出生的公民。她在华盛顿特区长大。

她毕业于耶鲁大学和哈佛法学院,入读大学之前,她就读于华盛顿的私立学校塞维尔友谊学校(Sidwell Friends School)。这个著名学校培育了很多华盛顿著名政治人物的子女,包括奥巴马的两个女儿和拜登的孙辈。

她还曾在1996年至1998年来到中国广州生活和工作。当时她是耶鲁大学中国学者,并在中山大学教授英语。

她成为第一位担任美国贸易代表的亚裔美国人和有色人种女性。

外界预测拜登上台后,美国在贸易纠纷上可能仍延续较强硬的立场。

尽管有华裔背景,但戴琪此前对中国的强硬背景使她的任命并未让中国的智囊们松了口气。

据《南华早报》报道,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把戴琪的提名看做美中关系的“负面信号”,原因是她有处理与中国的贸易争端的经验,可能代表华盛顿会延续对中国的强硬立场。

“这对中国来说可能不是好消息,”时殷弘说。“这与她的中文水平或种族无关。我们还需要观察她是否对拜登有真正的政治影响力。”

在中国的互联网上,一篇《戴琪——比余茂春更显赫、更危险的华人来了》的文章曾广为流传。文章将戴琪与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的鹰派首席中国政策和规划顾问余茂春进行类比,认为拜登上台后美国的对华策略将比特朗普时期“更有章法”。

贸易战走向

美国媒体此前报道称,国会民主党人一直在争取戴琪的任命,部分原因是他们相信她将在确保《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的条款执行上发挥关键作用。此外,她在应对来自中国的经济挑战的问题上也具有优势。

俄亥俄州民主党参议员谢罗德·布朗 (Sherrod Brown)表示,戴琪是美国贸易代表的“最合格人选”。布朗说:“她具备处理对华问题的独一无二条件,并知道如何与我们的盟友合作来实现美国利益。”

中国和美国从2018年开始的贸易战持续至今。随着后来的新冠疫情、香港及新疆问题持续让两国关系降至20多年来的最低点,经贸这一导火索反而成为两国间仍在保持沟通的少数微妙桥梁。

“(戴琪和莱特希泽)在应对中国的不公平做法方面都有很长的历史,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紧迫的贸易问题,”前白宫首席贸易谈判代表克莱特·威廉姆斯(Clete Willems)对美国媒体CNBC表示。“戴琪做法最有可能的不同之处在于她如何利用WTO体系和盟友向中国施压,让中国改变行为,”

“作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中国贸易执行部门的前负责人,戴琪在与欧盟和日本等国家合作的同时,也有向中国提起和赢得WTO联合争端的经验,而且很可能会采取类似的做法,”他补充道。

威廉姆斯还指出,在与中国的谈判桌上,戴琪流利的普通话可能会带来优势。

其他贸易战

戴琪在去年8月时曾呼吁,对中国需采取与现任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所发起的关税战不同的策略。她表示,特朗普看似激进的对华政策“主要是防御性的”,其重点是确保中国遵守规则,并在其不遵守规则的情况下采取反制措施。

她表示,一个好的贸易政策也必须包含“进攻性”的内容,比如透过补贴及激励措施,帮助美国产业摆脱对中国的过度依赖。

拜登在胜选后接受媒体采访,被问及自己对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对中国加征25%关税一事的看法时表示,他不想“预先判断他的选择”。他称希望上台后对美中达成的阶段性协议进行全面的评估,并与美国在欧洲和亚洲的盟友磋商。文/BBC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美国参议院周三(3月17日)以压倒性的投票确认戴琪(Katherine Tai)出任拜登政府的美国贸易代表。她将是首位担任该职位的亚裔美国人,也是首位担任此职位的华裔和少数族裔女性。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参议院周三(3月17日)以压倒性的投票确认戴琪(Katherine Tai)出任拜登政府的美国贸易代表。她将是首位担任该职位的亚裔美国人,也是首位担任此职位的华裔和少数族裔女性。

今年46岁的戴琪曾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贸易律师,精通中国问题。美国参议院以98票赞成,0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戴琪的提名,这意味着她获得了两党的确认。

戴琪是华裔美国人,父母为台湾移民。台湾媒体称其为“台二代”。可以说流利普通话的她接替特朗普时代的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成为拜登政府的“贸易沙皇”。

她是谁?

在获得美国贸易代表提名前,戴琪是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的首席贸易律师。在担任这个至关重要的内阁级别职位后,她的主要任务是执行美国的进口规则,并协调与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贸易条款。

拜登政府上任前曾在声明中写到,戴琪是一位“敬业并受尊敬的公务员和资深国际贸易专家”,并表示会借由她的经验“帮助美国走出由新冠肺炎引发的经济危机,实现候任总统支持美国工人贸易战略的愿景”。

“戴琪将成为很棒的美国贸易代表,”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罗恩·怀登(Ron Wyden)在投票前说道。“她有丰富的经验,她专注于保护美国工人,并在这个国家创造高技能型、高薪资的新工作。”

现年46岁的戴琪大部分职业生涯在美国政府机关度过。她因代表民主党人在与特朗普政府协商今年生效的《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CA)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而受到肯定。

尽管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特朗普在很多问题上水火不容,但在戴琪等人的努力下,最终还是实现了特朗普政府重写《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愿望,并满足了民主党的要求,包括拥有更强有力的保护劳工和环境条款。

2014年以前,戴琪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担任负责中国事务的贸易执法首席顾问。期间,奥巴马政府在世界贸易组织(WTO)提出对中国的贸易争端诉讼便由她一手经办。

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12年,美国就中国限制稀土出口问题向世贸组织提起诉讼。中国的稀土出产量占据世界的90%,美国指中国的出口限制违背了世贸规则和中国加入WTO时的承诺。2014年,世贸组织认定中国违规。

在众议院任职期间,她还推动民主党对《防止强迫维吾尔劳动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的支持,该法案禁止进口由中国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强迫劳力生产的产品。

华裔女性

戴琪出生在康涅狄格州的一个华人家庭,她的父母来自台湾。戴琪是家族中第一个在美国出生的公民。她在华盛顿特区长大。

她毕业于耶鲁大学和哈佛法学院,入读大学之前,她就读于华盛顿的私立学校塞维尔友谊学校(Sidwell Friends School)。这个著名学校培育了很多华盛顿著名政治人物的子女,包括奥巴马的两个女儿和拜登的孙辈。

她还曾在1996年至1998年来到中国广州生活和工作。当时她是耶鲁大学中国学者,并在中山大学教授英语。

她成为第一位担任美国贸易代表的亚裔美国人和有色人种女性。

外界预测拜登上台后,美国在贸易纠纷上可能仍延续较强硬的立场。

尽管有华裔背景,但戴琪此前对中国的强硬背景使她的任命并未让中国的智囊们松了口气。

据《南华早报》报道,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把戴琪的提名看做美中关系的“负面信号”,原因是她有处理与中国的贸易争端的经验,可能代表华盛顿会延续对中国的强硬立场。

“这对中国来说可能不是好消息,”时殷弘说。“这与她的中文水平或种族无关。我们还需要观察她是否对拜登有真正的政治影响力。”

在中国的互联网上,一篇《戴琪——比余茂春更显赫、更危险的华人来了》的文章曾广为流传。文章将戴琪与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的鹰派首席中国政策和规划顾问余茂春进行类比,认为拜登上台后美国的对华策略将比特朗普时期“更有章法”。

贸易战走向

美国媒体此前报道称,国会民主党人一直在争取戴琪的任命,部分原因是他们相信她将在确保《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的条款执行上发挥关键作用。此外,她在应对来自中国的经济挑战的问题上也具有优势。

俄亥俄州民主党参议员谢罗德·布朗 (Sherrod Brown)表示,戴琪是美国贸易代表的“最合格人选”。布朗说:“她具备处理对华问题的独一无二条件,并知道如何与我们的盟友合作来实现美国利益。”

中国和美国从2018年开始的贸易战持续至今。随着后来的新冠疫情、香港及新疆问题持续让两国关系降至20多年来的最低点,经贸这一导火索反而成为两国间仍在保持沟通的少数微妙桥梁。

“(戴琪和莱特希泽)在应对中国的不公平做法方面都有很长的历史,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紧迫的贸易问题,”前白宫首席贸易谈判代表克莱特·威廉姆斯(Clete Willems)对美国媒体CNBC表示。“戴琪做法最有可能的不同之处在于她如何利用WTO体系和盟友向中国施压,让中国改变行为,”

“作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中国贸易执行部门的前负责人,戴琪在与欧盟和日本等国家合作的同时,也有向中国提起和赢得WTO联合争端的经验,而且很可能会采取类似的做法,”他补充道。

威廉姆斯还指出,在与中国的谈判桌上,戴琪流利的普通话可能会带来优势。

其他贸易战

戴琪在去年8月时曾呼吁,对中国需采取与现任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所发起的关税战不同的策略。她表示,特朗普看似激进的对华政策“主要是防御性的”,其重点是确保中国遵守规则,并在其不遵守规则的情况下采取反制措施。

她表示,一个好的贸易政策也必须包含“进攻性”的内容,比如透过补贴及激励措施,帮助美国产业摆脱对中国的过度依赖。

拜登在胜选后接受媒体采访,被问及自己对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对中国加征25%关税一事的看法时表示,他不想“预先判断他的选择”。他称希望上台后对美中达成的阶段性协议进行全面的评估,并与美国在欧洲和亚洲的盟友磋商。文/BBC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