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从谷底到巅峰,基准沪深300指数的疫情后涨势只录得区区65%的涨幅;与美国相比,中国的刺激减码速度要快得多,撒钱的直升机说走马上就没了踪影。


OR--商业新媒体

投资规模10.7万亿美元的中国股市是件令人沮丧的事。这些年来,牛市行情的时间正在变得越来越短,范围也越来越窄,买入并持有因此而成了赔本的策略。

从谷底到巅峰,基准沪深300指数的疫情后涨势只录得区区65%的涨幅,与2007、2009和2015年的牛市行情相比实在是平淡无奇。动物精神和投资者热情消散得太快。尽管中国经济据料有望创出10年来的最快增速,但是沪深300指数如今相比2月中旬的高点已经下跌了15%。中国股市的牛市行情何以会如此转瞬即逝呢?

中国股市似乎总也成熟不起来。这个市场靠的依然是流动性的推动,并跟着政府“信贷冲量”的脚步走。所谓“信贷冲量”是牛津大学的Michael Biggs于2008年首次引入的一个概念,是一个衡量信贷增量加速与否的指标。按照这种概念,没有信贷反弹经济也可以复苏,但信贷的下降却与经济活动减缓有所关联。

交易员们似乎认可这一理论。如下图所示,除了2015年的那波行情有点例外,股市的走势很大程度上与中国的“信贷冲量”保持同步。


不幸的是,在股市投资者看来,如今政府变得越来越任性了。根据彭博经济研究的估算,中国的信贷冲量早至2020年11月就开始减退了,直到今年3月才开始有所加速。在去年12月中旬的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决策者表示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看来在这个问题上,他们是认真的。

与美国相比,中国的刺激减码速度要快得多,撒钱的直升机说走马上就没了踪影。雷曼兄弟破产事件后,北京在2009年启动了一项非同凡响的刺激计划。2015年的那轮刺激虽然规模较小并主要集中于棚户区改造,但也还仍持续了两年时间。可是这一次,低成本资金的潮涌持续的时间还不到一年。这种情况或有助于说明为什么中国股市的动物精神会那么低。所有人都在屏住呼吸紧跟政策的快速变化。

多年来,中国一直在努力培育股市“慢牛”,以避免2015年盛极而崩的那一幕重演。但是,如果政府自己信贷冲量的速度与激情那般火爆,又哪会有什么慢牛呢?如果宏观政策持久而稳定,投资者可能也不会如此睁大眼睛盯着每一次高层决策会议,而是会更多去关注那些上市公司的基本面。但是如今,在宏观政策如此多变之际,股票层面的研究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当然,中国有充分的理由在经济显现出反弹迹象时马上关闭流动性阀门,毕竟它如今已跻身世界最大债务国之列。截至去年11月,中国非金融债务与GDP的比例已经从一年前的254%飙升到了接近280%的水平。

尽管如此,中国还是有必要把稳方向盘,不然所有人都会晕车。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股市的牛命何以总是不得长久

发布日期:2021-03-18 13:27
摘要:从谷底到巅峰,基准沪深300指数的疫情后涨势只录得区区65%的涨幅;与美国相比,中国的刺激减码速度要快得多,撒钱的直升机说走马上就没了踪影。


OR--商业新媒体

投资规模10.7万亿美元的中国股市是件令人沮丧的事。这些年来,牛市行情的时间正在变得越来越短,范围也越来越窄,买入并持有因此而成了赔本的策略。

从谷底到巅峰,基准沪深300指数的疫情后涨势只录得区区65%的涨幅,与2007、2009和2015年的牛市行情相比实在是平淡无奇。动物精神和投资者热情消散得太快。尽管中国经济据料有望创出10年来的最快增速,但是沪深300指数如今相比2月中旬的高点已经下跌了15%。中国股市的牛市行情何以会如此转瞬即逝呢?

中国股市似乎总也成熟不起来。这个市场靠的依然是流动性的推动,并跟着政府“信贷冲量”的脚步走。所谓“信贷冲量”是牛津大学的Michael Biggs于2008年首次引入的一个概念,是一个衡量信贷增量加速与否的指标。按照这种概念,没有信贷反弹经济也可以复苏,但信贷的下降却与经济活动减缓有所关联。

交易员们似乎认可这一理论。如下图所示,除了2015年的那波行情有点例外,股市的走势很大程度上与中国的“信贷冲量”保持同步。


不幸的是,在股市投资者看来,如今政府变得越来越任性了。根据彭博经济研究的估算,中国的信贷冲量早至2020年11月就开始减退了,直到今年3月才开始有所加速。在去年12月中旬的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决策者表示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看来在这个问题上,他们是认真的。

与美国相比,中国的刺激减码速度要快得多,撒钱的直升机说走马上就没了踪影。雷曼兄弟破产事件后,北京在2009年启动了一项非同凡响的刺激计划。2015年的那轮刺激虽然规模较小并主要集中于棚户区改造,但也还仍持续了两年时间。可是这一次,低成本资金的潮涌持续的时间还不到一年。这种情况或有助于说明为什么中国股市的动物精神会那么低。所有人都在屏住呼吸紧跟政策的快速变化。

多年来,中国一直在努力培育股市“慢牛”,以避免2015年盛极而崩的那一幕重演。但是,如果政府自己信贷冲量的速度与激情那般火爆,又哪会有什么慢牛呢?如果宏观政策持久而稳定,投资者可能也不会如此睁大眼睛盯着每一次高层决策会议,而是会更多去关注那些上市公司的基本面。但是如今,在宏观政策如此多变之际,股票层面的研究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当然,中国有充分的理由在经济显现出反弹迹象时马上关闭流动性阀门,毕竟它如今已跻身世界最大债务国之列。截至去年11月,中国非金融债务与GDP的比例已经从一年前的254%飙升到了接近280%的水平。

尽管如此,中国还是有必要把稳方向盘,不然所有人都会晕车。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从谷底到巅峰,基准沪深300指数的疫情后涨势只录得区区65%的涨幅;与美国相比,中国的刺激减码速度要快得多,撒钱的直升机说走马上就没了踪影。


OR--商业新媒体

投资规模10.7万亿美元的中国股市是件令人沮丧的事。这些年来,牛市行情的时间正在变得越来越短,范围也越来越窄,买入并持有因此而成了赔本的策略。

从谷底到巅峰,基准沪深300指数的疫情后涨势只录得区区65%的涨幅,与2007、2009和2015年的牛市行情相比实在是平淡无奇。动物精神和投资者热情消散得太快。尽管中国经济据料有望创出10年来的最快增速,但是沪深300指数如今相比2月中旬的高点已经下跌了15%。中国股市的牛市行情何以会如此转瞬即逝呢?

中国股市似乎总也成熟不起来。这个市场靠的依然是流动性的推动,并跟着政府“信贷冲量”的脚步走。所谓“信贷冲量”是牛津大学的Michael Biggs于2008年首次引入的一个概念,是一个衡量信贷增量加速与否的指标。按照这种概念,没有信贷反弹经济也可以复苏,但信贷的下降却与经济活动减缓有所关联。

交易员们似乎认可这一理论。如下图所示,除了2015年的那波行情有点例外,股市的走势很大程度上与中国的“信贷冲量”保持同步。


不幸的是,在股市投资者看来,如今政府变得越来越任性了。根据彭博经济研究的估算,中国的信贷冲量早至2020年11月就开始减退了,直到今年3月才开始有所加速。在去年12月中旬的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决策者表示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看来在这个问题上,他们是认真的。

与美国相比,中国的刺激减码速度要快得多,撒钱的直升机说走马上就没了踪影。雷曼兄弟破产事件后,北京在2009年启动了一项非同凡响的刺激计划。2015年的那轮刺激虽然规模较小并主要集中于棚户区改造,但也还仍持续了两年时间。可是这一次,低成本资金的潮涌持续的时间还不到一年。这种情况或有助于说明为什么中国股市的动物精神会那么低。所有人都在屏住呼吸紧跟政策的快速变化。

多年来,中国一直在努力培育股市“慢牛”,以避免2015年盛极而崩的那一幕重演。但是,如果政府自己信贷冲量的速度与激情那般火爆,又哪会有什么慢牛呢?如果宏观政策持久而稳定,投资者可能也不会如此睁大眼睛盯着每一次高层决策会议,而是会更多去关注那些上市公司的基本面。但是如今,在宏观政策如此多变之际,股票层面的研究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当然,中国有充分的理由在经济显现出反弹迹象时马上关闭流动性阀门,毕竟它如今已跻身世界最大债务国之列。截至去年11月,中国非金融债务与GDP的比例已经从一年前的254%飙升到了接近280%的水平。

尽管如此,中国还是有必要把稳方向盘,不然所有人都会晕车。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股市的牛命何以总是不得长久

发布日期:2021-03-18 13:27
摘要:从谷底到巅峰,基准沪深300指数的疫情后涨势只录得区区65%的涨幅;与美国相比,中国的刺激减码速度要快得多,撒钱的直升机说走马上就没了踪影。


OR--商业新媒体

投资规模10.7万亿美元的中国股市是件令人沮丧的事。这些年来,牛市行情的时间正在变得越来越短,范围也越来越窄,买入并持有因此而成了赔本的策略。

从谷底到巅峰,基准沪深300指数的疫情后涨势只录得区区65%的涨幅,与2007、2009和2015年的牛市行情相比实在是平淡无奇。动物精神和投资者热情消散得太快。尽管中国经济据料有望创出10年来的最快增速,但是沪深300指数如今相比2月中旬的高点已经下跌了15%。中国股市的牛市行情何以会如此转瞬即逝呢?

中国股市似乎总也成熟不起来。这个市场靠的依然是流动性的推动,并跟着政府“信贷冲量”的脚步走。所谓“信贷冲量”是牛津大学的Michael Biggs于2008年首次引入的一个概念,是一个衡量信贷增量加速与否的指标。按照这种概念,没有信贷反弹经济也可以复苏,但信贷的下降却与经济活动减缓有所关联。

交易员们似乎认可这一理论。如下图所示,除了2015年的那波行情有点例外,股市的走势很大程度上与中国的“信贷冲量”保持同步。


不幸的是,在股市投资者看来,如今政府变得越来越任性了。根据彭博经济研究的估算,中国的信贷冲量早至2020年11月就开始减退了,直到今年3月才开始有所加速。在去年12月中旬的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决策者表示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看来在这个问题上,他们是认真的。

与美国相比,中国的刺激减码速度要快得多,撒钱的直升机说走马上就没了踪影。雷曼兄弟破产事件后,北京在2009年启动了一项非同凡响的刺激计划。2015年的那轮刺激虽然规模较小并主要集中于棚户区改造,但也还仍持续了两年时间。可是这一次,低成本资金的潮涌持续的时间还不到一年。这种情况或有助于说明为什么中国股市的动物精神会那么低。所有人都在屏住呼吸紧跟政策的快速变化。

多年来,中国一直在努力培育股市“慢牛”,以避免2015年盛极而崩的那一幕重演。但是,如果政府自己信贷冲量的速度与激情那般火爆,又哪会有什么慢牛呢?如果宏观政策持久而稳定,投资者可能也不会如此睁大眼睛盯着每一次高层决策会议,而是会更多去关注那些上市公司的基本面。但是如今,在宏观政策如此多变之际,股票层面的研究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当然,中国有充分的理由在经济显现出反弹迹象时马上关闭流动性阀门,毕竟它如今已跻身世界最大债务国之列。截至去年11月,中国非金融债务与GDP的比例已经从一年前的254%飙升到了接近280%的水平。

尽管如此,中国还是有必要把稳方向盘,不然所有人都会晕车。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从谷底到巅峰,基准沪深300指数的疫情后涨势只录得区区65%的涨幅;与美国相比,中国的刺激减码速度要快得多,撒钱的直升机说走马上就没了踪影。


OR--商业新媒体

投资规模10.7万亿美元的中国股市是件令人沮丧的事。这些年来,牛市行情的时间正在变得越来越短,范围也越来越窄,买入并持有因此而成了赔本的策略。

从谷底到巅峰,基准沪深300指数的疫情后涨势只录得区区65%的涨幅,与2007、2009和2015年的牛市行情相比实在是平淡无奇。动物精神和投资者热情消散得太快。尽管中国经济据料有望创出10年来的最快增速,但是沪深300指数如今相比2月中旬的高点已经下跌了15%。中国股市的牛市行情何以会如此转瞬即逝呢?

中国股市似乎总也成熟不起来。这个市场靠的依然是流动性的推动,并跟着政府“信贷冲量”的脚步走。所谓“信贷冲量”是牛津大学的Michael Biggs于2008年首次引入的一个概念,是一个衡量信贷增量加速与否的指标。按照这种概念,没有信贷反弹经济也可以复苏,但信贷的下降却与经济活动减缓有所关联。

交易员们似乎认可这一理论。如下图所示,除了2015年的那波行情有点例外,股市的走势很大程度上与中国的“信贷冲量”保持同步。


不幸的是,在股市投资者看来,如今政府变得越来越任性了。根据彭博经济研究的估算,中国的信贷冲量早至2020年11月就开始减退了,直到今年3月才开始有所加速。在去年12月中旬的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决策者表示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看来在这个问题上,他们是认真的。

与美国相比,中国的刺激减码速度要快得多,撒钱的直升机说走马上就没了踪影。雷曼兄弟破产事件后,北京在2009年启动了一项非同凡响的刺激计划。2015年的那轮刺激虽然规模较小并主要集中于棚户区改造,但也还仍持续了两年时间。可是这一次,低成本资金的潮涌持续的时间还不到一年。这种情况或有助于说明为什么中国股市的动物精神会那么低。所有人都在屏住呼吸紧跟政策的快速变化。

多年来,中国一直在努力培育股市“慢牛”,以避免2015年盛极而崩的那一幕重演。但是,如果政府自己信贷冲量的速度与激情那般火爆,又哪会有什么慢牛呢?如果宏观政策持久而稳定,投资者可能也不会如此睁大眼睛盯着每一次高层决策会议,而是会更多去关注那些上市公司的基本面。但是如今,在宏观政策如此多变之际,股票层面的研究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当然,中国有充分的理由在经济显现出反弹迹象时马上关闭流动性阀门,毕竟它如今已跻身世界最大债务国之列。截至去年11月,中国非金融债务与GDP的比例已经从一年前的254%飙升到了接近280%的水平。

尽管如此,中国还是有必要把稳方向盘,不然所有人都会晕车。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