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监管机构试图对蚂蚁集团和不断膨胀的网络借贷行业进行管控,他们把目标瞄准年轻人过度举债的生活方式。



 |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监管机构试图对蚂蚁集团(Ant Group Co.)和不断膨胀的网络借贷行业进行管控,目标指向了年轻人过度举债的生活方式。

去年新冠疫情暴发前,熟稔科技产品且花钱大手大脚的新一代中国人推动消费不断增长,成为中国经济日益重要的驱动力。

许多人利用短期贷款来支付高档化妆品、电子产品和在昂贵餐馆就餐的费用。他们很容易获得信贷,这要归功于蚂蚁集团和其他中国金融科技公司,它们向数以百万计未持有银行信用卡的人提供无抵押贷款。据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估计,2019年,网络贷款占中国短期消费贷款的一半之多。


现在,新的金融监管规定正迫使贷款机构重新评估自身业务策略,并引发了对中国年轻群体的美国式借贷和消费习惯的反思。从2022年开始,蚂蚁集团及其同类公司将不得不为他们与银行共同发放的贷款提供至少30%的资金,这一规定旨在让网贷机构承担更多风险。

最近几周,中国社交媒体上掀起了一波被称为“上岸”的草根运动,“上岸”指的是还清债务,这股风潮已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人们在网上分享他们在过度消费和借贷方面的经历及悔恨。

在微博和另一个流行的社交媒体平台小红书上,人们贴出了剪碎的信用卡的图片以及注销网络信贷的截图。一些人介绍他们的上岸经验,包括通过减少日常开支和避免不必要的购物来努力还清债务。

毕马威中国(KPMG China)的金融业战略咨询服务合伙人支宝才(Daniel Zhi)表示,对于过度消费展开的自上而下的打压已促使中国民众反思。他补充道,中国的监管行动已给整个网贷行业套上紧箍咒。

2020年11月,就在蚂蚁集团备受关注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被叫停的前一天,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某部门的官员在一篇专栏文章中表示,虽然消费是中国经济的支柱,但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公司需要负责任地行事,保护消费者权益。

中国官员郭武平表示,金融科技公司对借款人过度授信,使得“一些低收入群体和年轻人深陷债务陷阱。”他表示,蚂蚁集团的虚拟信用卡服务花呗与银行信用卡业务基本相同,但“普而不惠”,分期手续费高于银行。蚂蚁集团不予置评。


其他中国官媒也发声批评金融科技平台鼓励年轻人过度消费。上个月,中国央行的一份报告称,中国正设法在不依赖消费金融的情况下扩大国内消费。虽然短期贷款的违约率一直很低,但官员们担心,如果不遏制过度借贷,可能会埋下金融风险的隐患。

亿万富豪马云控制的蚂蚁集团是中国最大的线上短期消费信贷提供商,是热门支付应用支付宝(Alipay)的所有者。截至去年6月,蚂蚁集团发放的未偿还消费贷款相当于2,670亿美元,占中国家庭短期债务总额的近五分之一。

仅在截至去年6月的12个月,就有约五亿中国公民使用蚂蚁集团的个人信贷服务花呗和借呗(Jiebei)。其中大部分资金是由蚂蚁集团合作的大约100家银行和其他商业贷款机构提供。

现年27岁、在西安市中心从事金融工作的Mona Wang说,去年年底,她共欠多家线上放款机构以及银行相当于逾1.5万美元的贷款,其中包括蚂蚁集团旗下花呗还有一些信用卡发卡行。她说,这一数额大约是她平常月收入的15倍,主要是她在购买Salvatore Ferragamo牌鞋子和其他名牌商品时欠下的。

Wang说,几个月前,在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一年一度的“双11”购物节间,她用花呗疯狂购物,其中包括多瓶炙手可热的茅台酒、Lululemon瑜伽服、一部戴森(Dyson)吹风机以及一台吸尘器。她说,当时这些东西的价格看起来非常划算,不容错过。

Wang说,后来她意识到自己的财务状况已捉襟见肘,到了晚上有些睡不着觉。她说,好在2月份拿到的一笔奖金帮助她还了一半的钱,她现在开始小心翼翼地管理开支,以偿还剩下的债务。

蚂蚁集团及其同行过去常常打广告宣扬自由自在的消费方式。去年10月的一则花呗广告,说的是一名37岁的建筑工人去高级餐厅给女儿过生日。另一则广告的主角是一位用花呗买萨克斯的快递员,广告词为“热爱的不能省”。

蚂蚁集团对于上述广告不予置评。自IPO被叫停后,蚂蚁集团及其高管已表示,公司正在整改业务,而且调整了放贷方式。该公司去年12月曾表示,下调了一些年轻用户的借贷额度,倡导更理性的消费习惯。但该公司没有透露细节。

蚂蚁集团上周五公布了数字金融平台自律准则。该公司表示,准则要求负责任地放贷,不对未成年人放贷,不对偿还能力低或年轻群体发放超出基本生活所需的额度。

26岁的Yuzhang Wang称,最近他的花呗额度从约4,600多美元下调到了约2,500美元的水平。Wang原本在北京一家职业培训机构工作,他去年失业,欠下包括花呗贷款在内的3万多美元债务。这些钱用于购买古驰(Gucci)和范思哲(Versace)的饰品、iPhone和高消费就餐等。他表示,收债人已经打电话给他和他的家人,威胁要打官司。

Wang回了老家,在一家工厂工作,同时兼做网约车司机和婚礼主持。他还在网上转售了之前购置的一些东西。他已经还了三分之二的债务。

经济学家表示,鉴于消费对中国经济的重要性,他们预计中国的网贷整顿不会严重抑制整体消费支出。

安盛投资管理公司(AXA Investment Managers)资深新兴亚洲经济学家姚远(Aidan Yao)表示,若网贷渠道收紧,并且若中国政府短期内将控制金融风险列为优先事项,那么消费可能会受到冲击。不过,他表示,中国政府希望维持经济增速,因此不至于对消费施加严格限制。

惠誉追踪中国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董事陈冠如(Katie Chen)表示,监管机构不希望清除整个网贷行业,他们只是希望确保网贷机构不会因为承担过多风险而威胁到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网贷推动年轻人大举消费的浪潮面临清算

发布日期:2021-03-15 15:11
摘要:中国监管机构试图对蚂蚁集团和不断膨胀的网络借贷行业进行管控,他们把目标瞄准年轻人过度举债的生活方式。



 |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监管机构试图对蚂蚁集团(Ant Group Co.)和不断膨胀的网络借贷行业进行管控,目标指向了年轻人过度举债的生活方式。

去年新冠疫情暴发前,熟稔科技产品且花钱大手大脚的新一代中国人推动消费不断增长,成为中国经济日益重要的驱动力。

许多人利用短期贷款来支付高档化妆品、电子产品和在昂贵餐馆就餐的费用。他们很容易获得信贷,这要归功于蚂蚁集团和其他中国金融科技公司,它们向数以百万计未持有银行信用卡的人提供无抵押贷款。据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估计,2019年,网络贷款占中国短期消费贷款的一半之多。


现在,新的金融监管规定正迫使贷款机构重新评估自身业务策略,并引发了对中国年轻群体的美国式借贷和消费习惯的反思。从2022年开始,蚂蚁集团及其同类公司将不得不为他们与银行共同发放的贷款提供至少30%的资金,这一规定旨在让网贷机构承担更多风险。

最近几周,中国社交媒体上掀起了一波被称为“上岸”的草根运动,“上岸”指的是还清债务,这股风潮已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人们在网上分享他们在过度消费和借贷方面的经历及悔恨。

在微博和另一个流行的社交媒体平台小红书上,人们贴出了剪碎的信用卡的图片以及注销网络信贷的截图。一些人介绍他们的上岸经验,包括通过减少日常开支和避免不必要的购物来努力还清债务。

毕马威中国(KPMG China)的金融业战略咨询服务合伙人支宝才(Daniel Zhi)表示,对于过度消费展开的自上而下的打压已促使中国民众反思。他补充道,中国的监管行动已给整个网贷行业套上紧箍咒。

2020年11月,就在蚂蚁集团备受关注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被叫停的前一天,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某部门的官员在一篇专栏文章中表示,虽然消费是中国经济的支柱,但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公司需要负责任地行事,保护消费者权益。

中国官员郭武平表示,金融科技公司对借款人过度授信,使得“一些低收入群体和年轻人深陷债务陷阱。”他表示,蚂蚁集团的虚拟信用卡服务花呗与银行信用卡业务基本相同,但“普而不惠”,分期手续费高于银行。蚂蚁集团不予置评。


其他中国官媒也发声批评金融科技平台鼓励年轻人过度消费。上个月,中国央行的一份报告称,中国正设法在不依赖消费金融的情况下扩大国内消费。虽然短期贷款的违约率一直很低,但官员们担心,如果不遏制过度借贷,可能会埋下金融风险的隐患。

亿万富豪马云控制的蚂蚁集团是中国最大的线上短期消费信贷提供商,是热门支付应用支付宝(Alipay)的所有者。截至去年6月,蚂蚁集团发放的未偿还消费贷款相当于2,670亿美元,占中国家庭短期债务总额的近五分之一。

仅在截至去年6月的12个月,就有约五亿中国公民使用蚂蚁集团的个人信贷服务花呗和借呗(Jiebei)。其中大部分资金是由蚂蚁集团合作的大约100家银行和其他商业贷款机构提供。

现年27岁、在西安市中心从事金融工作的Mona Wang说,去年年底,她共欠多家线上放款机构以及银行相当于逾1.5万美元的贷款,其中包括蚂蚁集团旗下花呗还有一些信用卡发卡行。她说,这一数额大约是她平常月收入的15倍,主要是她在购买Salvatore Ferragamo牌鞋子和其他名牌商品时欠下的。

Wang说,几个月前,在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一年一度的“双11”购物节间,她用花呗疯狂购物,其中包括多瓶炙手可热的茅台酒、Lululemon瑜伽服、一部戴森(Dyson)吹风机以及一台吸尘器。她说,当时这些东西的价格看起来非常划算,不容错过。

Wang说,后来她意识到自己的财务状况已捉襟见肘,到了晚上有些睡不着觉。她说,好在2月份拿到的一笔奖金帮助她还了一半的钱,她现在开始小心翼翼地管理开支,以偿还剩下的债务。

蚂蚁集团及其同行过去常常打广告宣扬自由自在的消费方式。去年10月的一则花呗广告,说的是一名37岁的建筑工人去高级餐厅给女儿过生日。另一则广告的主角是一位用花呗买萨克斯的快递员,广告词为“热爱的不能省”。

蚂蚁集团对于上述广告不予置评。自IPO被叫停后,蚂蚁集团及其高管已表示,公司正在整改业务,而且调整了放贷方式。该公司去年12月曾表示,下调了一些年轻用户的借贷额度,倡导更理性的消费习惯。但该公司没有透露细节。

蚂蚁集团上周五公布了数字金融平台自律准则。该公司表示,准则要求负责任地放贷,不对未成年人放贷,不对偿还能力低或年轻群体发放超出基本生活所需的额度。

26岁的Yuzhang Wang称,最近他的花呗额度从约4,600多美元下调到了约2,500美元的水平。Wang原本在北京一家职业培训机构工作,他去年失业,欠下包括花呗贷款在内的3万多美元债务。这些钱用于购买古驰(Gucci)和范思哲(Versace)的饰品、iPhone和高消费就餐等。他表示,收债人已经打电话给他和他的家人,威胁要打官司。

Wang回了老家,在一家工厂工作,同时兼做网约车司机和婚礼主持。他还在网上转售了之前购置的一些东西。他已经还了三分之二的债务。

经济学家表示,鉴于消费对中国经济的重要性,他们预计中国的网贷整顿不会严重抑制整体消费支出。

安盛投资管理公司(AXA Investment Managers)资深新兴亚洲经济学家姚远(Aidan Yao)表示,若网贷渠道收紧,并且若中国政府短期内将控制金融风险列为优先事项,那么消费可能会受到冲击。不过,他表示,中国政府希望维持经济增速,因此不至于对消费施加严格限制。

惠誉追踪中国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董事陈冠如(Katie Chen)表示,监管机构不希望清除整个网贷行业,他们只是希望确保网贷机构不会因为承担过多风险而威胁到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监管机构试图对蚂蚁集团和不断膨胀的网络借贷行业进行管控,他们把目标瞄准年轻人过度举债的生活方式。



 |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监管机构试图对蚂蚁集团(Ant Group Co.)和不断膨胀的网络借贷行业进行管控,目标指向了年轻人过度举债的生活方式。

去年新冠疫情暴发前,熟稔科技产品且花钱大手大脚的新一代中国人推动消费不断增长,成为中国经济日益重要的驱动力。

许多人利用短期贷款来支付高档化妆品、电子产品和在昂贵餐馆就餐的费用。他们很容易获得信贷,这要归功于蚂蚁集团和其他中国金融科技公司,它们向数以百万计未持有银行信用卡的人提供无抵押贷款。据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估计,2019年,网络贷款占中国短期消费贷款的一半之多。


现在,新的金融监管规定正迫使贷款机构重新评估自身业务策略,并引发了对中国年轻群体的美国式借贷和消费习惯的反思。从2022年开始,蚂蚁集团及其同类公司将不得不为他们与银行共同发放的贷款提供至少30%的资金,这一规定旨在让网贷机构承担更多风险。

最近几周,中国社交媒体上掀起了一波被称为“上岸”的草根运动,“上岸”指的是还清债务,这股风潮已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人们在网上分享他们在过度消费和借贷方面的经历及悔恨。

在微博和另一个流行的社交媒体平台小红书上,人们贴出了剪碎的信用卡的图片以及注销网络信贷的截图。一些人介绍他们的上岸经验,包括通过减少日常开支和避免不必要的购物来努力还清债务。

毕马威中国(KPMG China)的金融业战略咨询服务合伙人支宝才(Daniel Zhi)表示,对于过度消费展开的自上而下的打压已促使中国民众反思。他补充道,中国的监管行动已给整个网贷行业套上紧箍咒。

2020年11月,就在蚂蚁集团备受关注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被叫停的前一天,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某部门的官员在一篇专栏文章中表示,虽然消费是中国经济的支柱,但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公司需要负责任地行事,保护消费者权益。

中国官员郭武平表示,金融科技公司对借款人过度授信,使得“一些低收入群体和年轻人深陷债务陷阱。”他表示,蚂蚁集团的虚拟信用卡服务花呗与银行信用卡业务基本相同,但“普而不惠”,分期手续费高于银行。蚂蚁集团不予置评。


其他中国官媒也发声批评金融科技平台鼓励年轻人过度消费。上个月,中国央行的一份报告称,中国正设法在不依赖消费金融的情况下扩大国内消费。虽然短期贷款的违约率一直很低,但官员们担心,如果不遏制过度借贷,可能会埋下金融风险的隐患。

亿万富豪马云控制的蚂蚁集团是中国最大的线上短期消费信贷提供商,是热门支付应用支付宝(Alipay)的所有者。截至去年6月,蚂蚁集团发放的未偿还消费贷款相当于2,670亿美元,占中国家庭短期债务总额的近五分之一。

仅在截至去年6月的12个月,就有约五亿中国公民使用蚂蚁集团的个人信贷服务花呗和借呗(Jiebei)。其中大部分资金是由蚂蚁集团合作的大约100家银行和其他商业贷款机构提供。

现年27岁、在西安市中心从事金融工作的Mona Wang说,去年年底,她共欠多家线上放款机构以及银行相当于逾1.5万美元的贷款,其中包括蚂蚁集团旗下花呗还有一些信用卡发卡行。她说,这一数额大约是她平常月收入的15倍,主要是她在购买Salvatore Ferragamo牌鞋子和其他名牌商品时欠下的。

Wang说,几个月前,在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一年一度的“双11”购物节间,她用花呗疯狂购物,其中包括多瓶炙手可热的茅台酒、Lululemon瑜伽服、一部戴森(Dyson)吹风机以及一台吸尘器。她说,当时这些东西的价格看起来非常划算,不容错过。

Wang说,后来她意识到自己的财务状况已捉襟见肘,到了晚上有些睡不着觉。她说,好在2月份拿到的一笔奖金帮助她还了一半的钱,她现在开始小心翼翼地管理开支,以偿还剩下的债务。

蚂蚁集团及其同行过去常常打广告宣扬自由自在的消费方式。去年10月的一则花呗广告,说的是一名37岁的建筑工人去高级餐厅给女儿过生日。另一则广告的主角是一位用花呗买萨克斯的快递员,广告词为“热爱的不能省”。

蚂蚁集团对于上述广告不予置评。自IPO被叫停后,蚂蚁集团及其高管已表示,公司正在整改业务,而且调整了放贷方式。该公司去年12月曾表示,下调了一些年轻用户的借贷额度,倡导更理性的消费习惯。但该公司没有透露细节。

蚂蚁集团上周五公布了数字金融平台自律准则。该公司表示,准则要求负责任地放贷,不对未成年人放贷,不对偿还能力低或年轻群体发放超出基本生活所需的额度。

26岁的Yuzhang Wang称,最近他的花呗额度从约4,600多美元下调到了约2,500美元的水平。Wang原本在北京一家职业培训机构工作,他去年失业,欠下包括花呗贷款在内的3万多美元债务。这些钱用于购买古驰(Gucci)和范思哲(Versace)的饰品、iPhone和高消费就餐等。他表示,收债人已经打电话给他和他的家人,威胁要打官司。

Wang回了老家,在一家工厂工作,同时兼做网约车司机和婚礼主持。他还在网上转售了之前购置的一些东西。他已经还了三分之二的债务。

经济学家表示,鉴于消费对中国经济的重要性,他们预计中国的网贷整顿不会严重抑制整体消费支出。

安盛投资管理公司(AXA Investment Managers)资深新兴亚洲经济学家姚远(Aidan Yao)表示,若网贷渠道收紧,并且若中国政府短期内将控制金融风险列为优先事项,那么消费可能会受到冲击。不过,他表示,中国政府希望维持经济增速,因此不至于对消费施加严格限制。

惠誉追踪中国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董事陈冠如(Katie Chen)表示,监管机构不希望清除整个网贷行业,他们只是希望确保网贷机构不会因为承担过多风险而威胁到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网贷推动年轻人大举消费的浪潮面临清算

发布日期:2021-03-15 15:11
摘要:中国监管机构试图对蚂蚁集团和不断膨胀的网络借贷行业进行管控,他们把目标瞄准年轻人过度举债的生活方式。



 |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监管机构试图对蚂蚁集团(Ant Group Co.)和不断膨胀的网络借贷行业进行管控,目标指向了年轻人过度举债的生活方式。

去年新冠疫情暴发前,熟稔科技产品且花钱大手大脚的新一代中国人推动消费不断增长,成为中国经济日益重要的驱动力。

许多人利用短期贷款来支付高档化妆品、电子产品和在昂贵餐馆就餐的费用。他们很容易获得信贷,这要归功于蚂蚁集团和其他中国金融科技公司,它们向数以百万计未持有银行信用卡的人提供无抵押贷款。据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估计,2019年,网络贷款占中国短期消费贷款的一半之多。


现在,新的金融监管规定正迫使贷款机构重新评估自身业务策略,并引发了对中国年轻群体的美国式借贷和消费习惯的反思。从2022年开始,蚂蚁集团及其同类公司将不得不为他们与银行共同发放的贷款提供至少30%的资金,这一规定旨在让网贷机构承担更多风险。

最近几周,中国社交媒体上掀起了一波被称为“上岸”的草根运动,“上岸”指的是还清债务,这股风潮已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人们在网上分享他们在过度消费和借贷方面的经历及悔恨。

在微博和另一个流行的社交媒体平台小红书上,人们贴出了剪碎的信用卡的图片以及注销网络信贷的截图。一些人介绍他们的上岸经验,包括通过减少日常开支和避免不必要的购物来努力还清债务。

毕马威中国(KPMG China)的金融业战略咨询服务合伙人支宝才(Daniel Zhi)表示,对于过度消费展开的自上而下的打压已促使中国民众反思。他补充道,中国的监管行动已给整个网贷行业套上紧箍咒。

2020年11月,就在蚂蚁集团备受关注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被叫停的前一天,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某部门的官员在一篇专栏文章中表示,虽然消费是中国经济的支柱,但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公司需要负责任地行事,保护消费者权益。

中国官员郭武平表示,金融科技公司对借款人过度授信,使得“一些低收入群体和年轻人深陷债务陷阱。”他表示,蚂蚁集团的虚拟信用卡服务花呗与银行信用卡业务基本相同,但“普而不惠”,分期手续费高于银行。蚂蚁集团不予置评。


其他中国官媒也发声批评金融科技平台鼓励年轻人过度消费。上个月,中国央行的一份报告称,中国正设法在不依赖消费金融的情况下扩大国内消费。虽然短期贷款的违约率一直很低,但官员们担心,如果不遏制过度借贷,可能会埋下金融风险的隐患。

亿万富豪马云控制的蚂蚁集团是中国最大的线上短期消费信贷提供商,是热门支付应用支付宝(Alipay)的所有者。截至去年6月,蚂蚁集团发放的未偿还消费贷款相当于2,670亿美元,占中国家庭短期债务总额的近五分之一。

仅在截至去年6月的12个月,就有约五亿中国公民使用蚂蚁集团的个人信贷服务花呗和借呗(Jiebei)。其中大部分资金是由蚂蚁集团合作的大约100家银行和其他商业贷款机构提供。

现年27岁、在西安市中心从事金融工作的Mona Wang说,去年年底,她共欠多家线上放款机构以及银行相当于逾1.5万美元的贷款,其中包括蚂蚁集团旗下花呗还有一些信用卡发卡行。她说,这一数额大约是她平常月收入的15倍,主要是她在购买Salvatore Ferragamo牌鞋子和其他名牌商品时欠下的。

Wang说,几个月前,在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一年一度的“双11”购物节间,她用花呗疯狂购物,其中包括多瓶炙手可热的茅台酒、Lululemon瑜伽服、一部戴森(Dyson)吹风机以及一台吸尘器。她说,当时这些东西的价格看起来非常划算,不容错过。

Wang说,后来她意识到自己的财务状况已捉襟见肘,到了晚上有些睡不着觉。她说,好在2月份拿到的一笔奖金帮助她还了一半的钱,她现在开始小心翼翼地管理开支,以偿还剩下的债务。

蚂蚁集团及其同行过去常常打广告宣扬自由自在的消费方式。去年10月的一则花呗广告,说的是一名37岁的建筑工人去高级餐厅给女儿过生日。另一则广告的主角是一位用花呗买萨克斯的快递员,广告词为“热爱的不能省”。

蚂蚁集团对于上述广告不予置评。自IPO被叫停后,蚂蚁集团及其高管已表示,公司正在整改业务,而且调整了放贷方式。该公司去年12月曾表示,下调了一些年轻用户的借贷额度,倡导更理性的消费习惯。但该公司没有透露细节。

蚂蚁集团上周五公布了数字金融平台自律准则。该公司表示,准则要求负责任地放贷,不对未成年人放贷,不对偿还能力低或年轻群体发放超出基本生活所需的额度。

26岁的Yuzhang Wang称,最近他的花呗额度从约4,600多美元下调到了约2,500美元的水平。Wang原本在北京一家职业培训机构工作,他去年失业,欠下包括花呗贷款在内的3万多美元债务。这些钱用于购买古驰(Gucci)和范思哲(Versace)的饰品、iPhone和高消费就餐等。他表示,收债人已经打电话给他和他的家人,威胁要打官司。

Wang回了老家,在一家工厂工作,同时兼做网约车司机和婚礼主持。他还在网上转售了之前购置的一些东西。他已经还了三分之二的债务。

经济学家表示,鉴于消费对中国经济的重要性,他们预计中国的网贷整顿不会严重抑制整体消费支出。

安盛投资管理公司(AXA Investment Managers)资深新兴亚洲经济学家姚远(Aidan Yao)表示,若网贷渠道收紧,并且若中国政府短期内将控制金融风险列为优先事项,那么消费可能会受到冲击。不过,他表示,中国政府希望维持经济增速,因此不至于对消费施加严格限制。

惠誉追踪中国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董事陈冠如(Katie Chen)表示,监管机构不希望清除整个网贷行业,他们只是希望确保网贷机构不会因为承担过多风险而威胁到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监管机构试图对蚂蚁集团和不断膨胀的网络借贷行业进行管控,他们把目标瞄准年轻人过度举债的生活方式。



 |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监管机构试图对蚂蚁集团(Ant Group Co.)和不断膨胀的网络借贷行业进行管控,目标指向了年轻人过度举债的生活方式。

去年新冠疫情暴发前,熟稔科技产品且花钱大手大脚的新一代中国人推动消费不断增长,成为中国经济日益重要的驱动力。

许多人利用短期贷款来支付高档化妆品、电子产品和在昂贵餐馆就餐的费用。他们很容易获得信贷,这要归功于蚂蚁集团和其他中国金融科技公司,它们向数以百万计未持有银行信用卡的人提供无抵押贷款。据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估计,2019年,网络贷款占中国短期消费贷款的一半之多。


现在,新的金融监管规定正迫使贷款机构重新评估自身业务策略,并引发了对中国年轻群体的美国式借贷和消费习惯的反思。从2022年开始,蚂蚁集团及其同类公司将不得不为他们与银行共同发放的贷款提供至少30%的资金,这一规定旨在让网贷机构承担更多风险。

最近几周,中国社交媒体上掀起了一波被称为“上岸”的草根运动,“上岸”指的是还清债务,这股风潮已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人们在网上分享他们在过度消费和借贷方面的经历及悔恨。

在微博和另一个流行的社交媒体平台小红书上,人们贴出了剪碎的信用卡的图片以及注销网络信贷的截图。一些人介绍他们的上岸经验,包括通过减少日常开支和避免不必要的购物来努力还清债务。

毕马威中国(KPMG China)的金融业战略咨询服务合伙人支宝才(Daniel Zhi)表示,对于过度消费展开的自上而下的打压已促使中国民众反思。他补充道,中国的监管行动已给整个网贷行业套上紧箍咒。

2020年11月,就在蚂蚁集团备受关注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被叫停的前一天,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某部门的官员在一篇专栏文章中表示,虽然消费是中国经济的支柱,但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公司需要负责任地行事,保护消费者权益。

中国官员郭武平表示,金融科技公司对借款人过度授信,使得“一些低收入群体和年轻人深陷债务陷阱。”他表示,蚂蚁集团的虚拟信用卡服务花呗与银行信用卡业务基本相同,但“普而不惠”,分期手续费高于银行。蚂蚁集团不予置评。


其他中国官媒也发声批评金融科技平台鼓励年轻人过度消费。上个月,中国央行的一份报告称,中国正设法在不依赖消费金融的情况下扩大国内消费。虽然短期贷款的违约率一直很低,但官员们担心,如果不遏制过度借贷,可能会埋下金融风险的隐患。

亿万富豪马云控制的蚂蚁集团是中国最大的线上短期消费信贷提供商,是热门支付应用支付宝(Alipay)的所有者。截至去年6月,蚂蚁集团发放的未偿还消费贷款相当于2,670亿美元,占中国家庭短期债务总额的近五分之一。

仅在截至去年6月的12个月,就有约五亿中国公民使用蚂蚁集团的个人信贷服务花呗和借呗(Jiebei)。其中大部分资金是由蚂蚁集团合作的大约100家银行和其他商业贷款机构提供。

现年27岁、在西安市中心从事金融工作的Mona Wang说,去年年底,她共欠多家线上放款机构以及银行相当于逾1.5万美元的贷款,其中包括蚂蚁集团旗下花呗还有一些信用卡发卡行。她说,这一数额大约是她平常月收入的15倍,主要是她在购买Salvatore Ferragamo牌鞋子和其他名牌商品时欠下的。

Wang说,几个月前,在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一年一度的“双11”购物节间,她用花呗疯狂购物,其中包括多瓶炙手可热的茅台酒、Lululemon瑜伽服、一部戴森(Dyson)吹风机以及一台吸尘器。她说,当时这些东西的价格看起来非常划算,不容错过。

Wang说,后来她意识到自己的财务状况已捉襟见肘,到了晚上有些睡不着觉。她说,好在2月份拿到的一笔奖金帮助她还了一半的钱,她现在开始小心翼翼地管理开支,以偿还剩下的债务。

蚂蚁集团及其同行过去常常打广告宣扬自由自在的消费方式。去年10月的一则花呗广告,说的是一名37岁的建筑工人去高级餐厅给女儿过生日。另一则广告的主角是一位用花呗买萨克斯的快递员,广告词为“热爱的不能省”。

蚂蚁集团对于上述广告不予置评。自IPO被叫停后,蚂蚁集团及其高管已表示,公司正在整改业务,而且调整了放贷方式。该公司去年12月曾表示,下调了一些年轻用户的借贷额度,倡导更理性的消费习惯。但该公司没有透露细节。

蚂蚁集团上周五公布了数字金融平台自律准则。该公司表示,准则要求负责任地放贷,不对未成年人放贷,不对偿还能力低或年轻群体发放超出基本生活所需的额度。

26岁的Yuzhang Wang称,最近他的花呗额度从约4,600多美元下调到了约2,500美元的水平。Wang原本在北京一家职业培训机构工作,他去年失业,欠下包括花呗贷款在内的3万多美元债务。这些钱用于购买古驰(Gucci)和范思哲(Versace)的饰品、iPhone和高消费就餐等。他表示,收债人已经打电话给他和他的家人,威胁要打官司。

Wang回了老家,在一家工厂工作,同时兼做网约车司机和婚礼主持。他还在网上转售了之前购置的一些东西。他已经还了三分之二的债务。

经济学家表示,鉴于消费对中国经济的重要性,他们预计中国的网贷整顿不会严重抑制整体消费支出。

安盛投资管理公司(AXA Investment Managers)资深新兴亚洲经济学家姚远(Aidan Yao)表示,若网贷渠道收紧,并且若中国政府短期内将控制金融风险列为优先事项,那么消费可能会受到冲击。不过,他表示,中国政府希望维持经济增速,因此不至于对消费施加严格限制。

惠誉追踪中国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董事陈冠如(Katie Chen)表示,监管机构不希望清除整个网贷行业,他们只是希望确保网贷机构不会因为承担过多风险而威胁到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