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作为全球第一个击退新冠疫情的主要经济体,中国眼下正率先行动,着手解除疫情催生的经济刺激措施。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作为全球第一个击退新冠疫情的主要经济体,中国眼下正率先行动,着手解除疫情催生的经济刺激措施。

与仍在向经济注入大量流动性和支出的欧美各国不同,中国已开始控制一些领域的信贷。

这一转变意味着中国率先遭遇了其他经济体将在未来几年才会遇到的挑战:如何在既不会扼杀经济增长,又不会造成更大范围市场不稳定的情况下撤销刺激措施。

中国决策者已对房地产市场过热表示关切,希望能防止市场进一步失衡。他们还急于重启一项持续多年的行动,控制在上一次全球衰退期间开始积累的债务。


如若处理不当,中国收紧政策之举恐将损及经济复苏,进而抑制全球经济。此外,考虑到全球投资者已是惊弓之鸟,如果中国的计划导致债务违约增长或中国股市更大幅回调,此举也可能造成更广泛的问题。

经济学家表示,基于这些原因,中国可能会缓慢采取行动,逐步收紧某些经济领域的信贷,同时避免采取加息等较重的手段。

“很明显,中国的决策者打算缩减刺激力度,收紧政策,”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说。“但他们谨慎地向前推进,没有采取急转弯的做法。"

中国在本月初举行的“两会”上表明了这一意图。中国将2021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目标设定为“6%以上”,经济学家表示,鉴于中国经济的发展势头,这是一个相对较低的增速,同时也可能暗示,中国政府希望留有余地,以便在未来数月缩减刺激力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预计,中国经济今年将增长8%左右。


中国今年将衡量政府支出与收入之差的财政赤字率目标从2020年的3.6%下调至3.2%左右。赤字率的下降意味着财政政策的约束性将加大。中国还将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额度从去年的5,760亿美元降至约5,600亿美元。此类债券是一种预算外融资,主要用于基础设施等地方性投资。

2020年发售约1,540亿美元特别国债后,中国政府今年没有宣布进一步发行此类债券。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3月11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时说:“由于经济恢复增长,我们要合理调整政策,但调整是适度的,有些阶段性政策退了,同时又用一些结构性减税降费政策来冲抵影响,保持保民生、保就业、保市场主体的力度不减。”

这些举措是前期行动的延续,被投资者解读为信贷收紧的信号。1月份时,中国央行通过每日公开市场操作吸收了超过预期的流动性;每日公开市场操作是一种用于控制商业银行可用货币供应量的工具。此举使得一项关键短期利率一度升至五年来的最高水平,提高了银行的融资成本。

为抑制不断上涨的房地产价格,中国金融监管机构最近实施了新规定,加大了房地产开发商获得新银行贷款的难度,这些开发商通常有很高的杠杆率。

连续四个月下滑后,2月份广义信贷增长有所回升。不过,分析师预计,鉴于北京方面最近发出的信号,信贷活动将再次放缓。

与中国形成对比的是,美国在上周通过了规模1.9万亿美元的新纾困计划,欧洲央行也表示将加大购买欧元区债券的力度。

不同的做法反映出,中国政府将疫情视为暂时的干扰,而西方的决策者却仍在试图恢复经济,防止经济因疫情的影响而受到长期损害。

中国政府去年采取的紧急措施包括,通过减税来帮助小企业,并下令银行发放更多贷款。不过,中国刺激措施的财政支出金额与GDP的比值仍远低于美国和其他许多发达经济体。

根据IMF的计算,到2020年底,中国的疫情纾困举措的财政支出总额大约相当于GDP的6%,而美国则为19%。

中国经济在2020年的最后一个季度已恢复到疫情暴发前的增长势头,这主要归因于中国成功地遏制住新冠疫情并且出口强劲。

分析师称,现在中国领导人更担心债务控制和其他长期经济问题。根据官方数据,去年中国的整体杠杆率(衡量债务总额与GDP的比率)上升了24%,达到270%,是2009年以来最快的上升速度。

很多经济学家预计,中国央行将会控制新增信贷的速度,而不是上调基准利率,因为升息有可能吸引投机性资金流入,进而助长危险的资产泡沫。中国央行已承诺将保持审慎和灵活的货币政策,同时避免大水漫灌式的刺激。

渣打的丁爽表示:“市场普遍认为中国央行的基调比以前更偏紧缩。”他说,如果沟通不充分导致市场反应过度,就可能会导致风险。

另一个可能引爆的问题,是信贷如果收紧可能导致更多国有企业违约。许多国有企业负债累累,而地方政府也有自己的债务问题,对救助企业越来越谨慎。

瑞银集团中国问题经济学家汪涛表示,随着中国退出支持性政策,去年被掩盖的一些问题可能会在今年显现出来。汪涛称,预计会有更多企业违约事件,坏账率也会上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成为首个开始退出疫期刺激措施的大型经济体

发布日期:2021-03-15 10:03
摘要:作为全球第一个击退新冠疫情的主要经济体,中国眼下正率先行动,着手解除疫情催生的经济刺激措施。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作为全球第一个击退新冠疫情的主要经济体,中国眼下正率先行动,着手解除疫情催生的经济刺激措施。

与仍在向经济注入大量流动性和支出的欧美各国不同,中国已开始控制一些领域的信贷。

这一转变意味着中国率先遭遇了其他经济体将在未来几年才会遇到的挑战:如何在既不会扼杀经济增长,又不会造成更大范围市场不稳定的情况下撤销刺激措施。

中国决策者已对房地产市场过热表示关切,希望能防止市场进一步失衡。他们还急于重启一项持续多年的行动,控制在上一次全球衰退期间开始积累的债务。


如若处理不当,中国收紧政策之举恐将损及经济复苏,进而抑制全球经济。此外,考虑到全球投资者已是惊弓之鸟,如果中国的计划导致债务违约增长或中国股市更大幅回调,此举也可能造成更广泛的问题。

经济学家表示,基于这些原因,中国可能会缓慢采取行动,逐步收紧某些经济领域的信贷,同时避免采取加息等较重的手段。

“很明显,中国的决策者打算缩减刺激力度,收紧政策,”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说。“但他们谨慎地向前推进,没有采取急转弯的做法。"

中国在本月初举行的“两会”上表明了这一意图。中国将2021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目标设定为“6%以上”,经济学家表示,鉴于中国经济的发展势头,这是一个相对较低的增速,同时也可能暗示,中国政府希望留有余地,以便在未来数月缩减刺激力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预计,中国经济今年将增长8%左右。


中国今年将衡量政府支出与收入之差的财政赤字率目标从2020年的3.6%下调至3.2%左右。赤字率的下降意味着财政政策的约束性将加大。中国还将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额度从去年的5,760亿美元降至约5,600亿美元。此类债券是一种预算外融资,主要用于基础设施等地方性投资。

2020年发售约1,540亿美元特别国债后,中国政府今年没有宣布进一步发行此类债券。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3月11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时说:“由于经济恢复增长,我们要合理调整政策,但调整是适度的,有些阶段性政策退了,同时又用一些结构性减税降费政策来冲抵影响,保持保民生、保就业、保市场主体的力度不减。”

这些举措是前期行动的延续,被投资者解读为信贷收紧的信号。1月份时,中国央行通过每日公开市场操作吸收了超过预期的流动性;每日公开市场操作是一种用于控制商业银行可用货币供应量的工具。此举使得一项关键短期利率一度升至五年来的最高水平,提高了银行的融资成本。

为抑制不断上涨的房地产价格,中国金融监管机构最近实施了新规定,加大了房地产开发商获得新银行贷款的难度,这些开发商通常有很高的杠杆率。

连续四个月下滑后,2月份广义信贷增长有所回升。不过,分析师预计,鉴于北京方面最近发出的信号,信贷活动将再次放缓。

与中国形成对比的是,美国在上周通过了规模1.9万亿美元的新纾困计划,欧洲央行也表示将加大购买欧元区债券的力度。

不同的做法反映出,中国政府将疫情视为暂时的干扰,而西方的决策者却仍在试图恢复经济,防止经济因疫情的影响而受到长期损害。

中国政府去年采取的紧急措施包括,通过减税来帮助小企业,并下令银行发放更多贷款。不过,中国刺激措施的财政支出金额与GDP的比值仍远低于美国和其他许多发达经济体。

根据IMF的计算,到2020年底,中国的疫情纾困举措的财政支出总额大约相当于GDP的6%,而美国则为19%。

中国经济在2020年的最后一个季度已恢复到疫情暴发前的增长势头,这主要归因于中国成功地遏制住新冠疫情并且出口强劲。

分析师称,现在中国领导人更担心债务控制和其他长期经济问题。根据官方数据,去年中国的整体杠杆率(衡量债务总额与GDP的比率)上升了24%,达到270%,是2009年以来最快的上升速度。

很多经济学家预计,中国央行将会控制新增信贷的速度,而不是上调基准利率,因为升息有可能吸引投机性资金流入,进而助长危险的资产泡沫。中国央行已承诺将保持审慎和灵活的货币政策,同时避免大水漫灌式的刺激。

渣打的丁爽表示:“市场普遍认为中国央行的基调比以前更偏紧缩。”他说,如果沟通不充分导致市场反应过度,就可能会导致风险。

另一个可能引爆的问题,是信贷如果收紧可能导致更多国有企业违约。许多国有企业负债累累,而地方政府也有自己的债务问题,对救助企业越来越谨慎。

瑞银集团中国问题经济学家汪涛表示,随着中国退出支持性政策,去年被掩盖的一些问题可能会在今年显现出来。汪涛称,预计会有更多企业违约事件,坏账率也会上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作为全球第一个击退新冠疫情的主要经济体,中国眼下正率先行动,着手解除疫情催生的经济刺激措施。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作为全球第一个击退新冠疫情的主要经济体,中国眼下正率先行动,着手解除疫情催生的经济刺激措施。

与仍在向经济注入大量流动性和支出的欧美各国不同,中国已开始控制一些领域的信贷。

这一转变意味着中国率先遭遇了其他经济体将在未来几年才会遇到的挑战:如何在既不会扼杀经济增长,又不会造成更大范围市场不稳定的情况下撤销刺激措施。

中国决策者已对房地产市场过热表示关切,希望能防止市场进一步失衡。他们还急于重启一项持续多年的行动,控制在上一次全球衰退期间开始积累的债务。


如若处理不当,中国收紧政策之举恐将损及经济复苏,进而抑制全球经济。此外,考虑到全球投资者已是惊弓之鸟,如果中国的计划导致债务违约增长或中国股市更大幅回调,此举也可能造成更广泛的问题。

经济学家表示,基于这些原因,中国可能会缓慢采取行动,逐步收紧某些经济领域的信贷,同时避免采取加息等较重的手段。

“很明显,中国的决策者打算缩减刺激力度,收紧政策,”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说。“但他们谨慎地向前推进,没有采取急转弯的做法。"

中国在本月初举行的“两会”上表明了这一意图。中国将2021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目标设定为“6%以上”,经济学家表示,鉴于中国经济的发展势头,这是一个相对较低的增速,同时也可能暗示,中国政府希望留有余地,以便在未来数月缩减刺激力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预计,中国经济今年将增长8%左右。


中国今年将衡量政府支出与收入之差的财政赤字率目标从2020年的3.6%下调至3.2%左右。赤字率的下降意味着财政政策的约束性将加大。中国还将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额度从去年的5,760亿美元降至约5,600亿美元。此类债券是一种预算外融资,主要用于基础设施等地方性投资。

2020年发售约1,540亿美元特别国债后,中国政府今年没有宣布进一步发行此类债券。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3月11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时说:“由于经济恢复增长,我们要合理调整政策,但调整是适度的,有些阶段性政策退了,同时又用一些结构性减税降费政策来冲抵影响,保持保民生、保就业、保市场主体的力度不减。”

这些举措是前期行动的延续,被投资者解读为信贷收紧的信号。1月份时,中国央行通过每日公开市场操作吸收了超过预期的流动性;每日公开市场操作是一种用于控制商业银行可用货币供应量的工具。此举使得一项关键短期利率一度升至五年来的最高水平,提高了银行的融资成本。

为抑制不断上涨的房地产价格,中国金融监管机构最近实施了新规定,加大了房地产开发商获得新银行贷款的难度,这些开发商通常有很高的杠杆率。

连续四个月下滑后,2月份广义信贷增长有所回升。不过,分析师预计,鉴于北京方面最近发出的信号,信贷活动将再次放缓。

与中国形成对比的是,美国在上周通过了规模1.9万亿美元的新纾困计划,欧洲央行也表示将加大购买欧元区债券的力度。

不同的做法反映出,中国政府将疫情视为暂时的干扰,而西方的决策者却仍在试图恢复经济,防止经济因疫情的影响而受到长期损害。

中国政府去年采取的紧急措施包括,通过减税来帮助小企业,并下令银行发放更多贷款。不过,中国刺激措施的财政支出金额与GDP的比值仍远低于美国和其他许多发达经济体。

根据IMF的计算,到2020年底,中国的疫情纾困举措的财政支出总额大约相当于GDP的6%,而美国则为19%。

中国经济在2020年的最后一个季度已恢复到疫情暴发前的增长势头,这主要归因于中国成功地遏制住新冠疫情并且出口强劲。

分析师称,现在中国领导人更担心债务控制和其他长期经济问题。根据官方数据,去年中国的整体杠杆率(衡量债务总额与GDP的比率)上升了24%,达到270%,是2009年以来最快的上升速度。

很多经济学家预计,中国央行将会控制新增信贷的速度,而不是上调基准利率,因为升息有可能吸引投机性资金流入,进而助长危险的资产泡沫。中国央行已承诺将保持审慎和灵活的货币政策,同时避免大水漫灌式的刺激。

渣打的丁爽表示:“市场普遍认为中国央行的基调比以前更偏紧缩。”他说,如果沟通不充分导致市场反应过度,就可能会导致风险。

另一个可能引爆的问题,是信贷如果收紧可能导致更多国有企业违约。许多国有企业负债累累,而地方政府也有自己的债务问题,对救助企业越来越谨慎。

瑞银集团中国问题经济学家汪涛表示,随着中国退出支持性政策,去年被掩盖的一些问题可能会在今年显现出来。汪涛称,预计会有更多企业违约事件,坏账率也会上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成为首个开始退出疫期刺激措施的大型经济体

发布日期:2021-03-15 10:03
摘要:作为全球第一个击退新冠疫情的主要经济体,中国眼下正率先行动,着手解除疫情催生的经济刺激措施。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作为全球第一个击退新冠疫情的主要经济体,中国眼下正率先行动,着手解除疫情催生的经济刺激措施。

与仍在向经济注入大量流动性和支出的欧美各国不同,中国已开始控制一些领域的信贷。

这一转变意味着中国率先遭遇了其他经济体将在未来几年才会遇到的挑战:如何在既不会扼杀经济增长,又不会造成更大范围市场不稳定的情况下撤销刺激措施。

中国决策者已对房地产市场过热表示关切,希望能防止市场进一步失衡。他们还急于重启一项持续多年的行动,控制在上一次全球衰退期间开始积累的债务。


如若处理不当,中国收紧政策之举恐将损及经济复苏,进而抑制全球经济。此外,考虑到全球投资者已是惊弓之鸟,如果中国的计划导致债务违约增长或中国股市更大幅回调,此举也可能造成更广泛的问题。

经济学家表示,基于这些原因,中国可能会缓慢采取行动,逐步收紧某些经济领域的信贷,同时避免采取加息等较重的手段。

“很明显,中国的决策者打算缩减刺激力度,收紧政策,”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说。“但他们谨慎地向前推进,没有采取急转弯的做法。"

中国在本月初举行的“两会”上表明了这一意图。中国将2021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目标设定为“6%以上”,经济学家表示,鉴于中国经济的发展势头,这是一个相对较低的增速,同时也可能暗示,中国政府希望留有余地,以便在未来数月缩减刺激力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预计,中国经济今年将增长8%左右。


中国今年将衡量政府支出与收入之差的财政赤字率目标从2020年的3.6%下调至3.2%左右。赤字率的下降意味着财政政策的约束性将加大。中国还将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额度从去年的5,760亿美元降至约5,600亿美元。此类债券是一种预算外融资,主要用于基础设施等地方性投资。

2020年发售约1,540亿美元特别国债后,中国政府今年没有宣布进一步发行此类债券。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3月11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时说:“由于经济恢复增长,我们要合理调整政策,但调整是适度的,有些阶段性政策退了,同时又用一些结构性减税降费政策来冲抵影响,保持保民生、保就业、保市场主体的力度不减。”

这些举措是前期行动的延续,被投资者解读为信贷收紧的信号。1月份时,中国央行通过每日公开市场操作吸收了超过预期的流动性;每日公开市场操作是一种用于控制商业银行可用货币供应量的工具。此举使得一项关键短期利率一度升至五年来的最高水平,提高了银行的融资成本。

为抑制不断上涨的房地产价格,中国金融监管机构最近实施了新规定,加大了房地产开发商获得新银行贷款的难度,这些开发商通常有很高的杠杆率。

连续四个月下滑后,2月份广义信贷增长有所回升。不过,分析师预计,鉴于北京方面最近发出的信号,信贷活动将再次放缓。

与中国形成对比的是,美国在上周通过了规模1.9万亿美元的新纾困计划,欧洲央行也表示将加大购买欧元区债券的力度。

不同的做法反映出,中国政府将疫情视为暂时的干扰,而西方的决策者却仍在试图恢复经济,防止经济因疫情的影响而受到长期损害。

中国政府去年采取的紧急措施包括,通过减税来帮助小企业,并下令银行发放更多贷款。不过,中国刺激措施的财政支出金额与GDP的比值仍远低于美国和其他许多发达经济体。

根据IMF的计算,到2020年底,中国的疫情纾困举措的财政支出总额大约相当于GDP的6%,而美国则为19%。

中国经济在2020年的最后一个季度已恢复到疫情暴发前的增长势头,这主要归因于中国成功地遏制住新冠疫情并且出口强劲。

分析师称,现在中国领导人更担心债务控制和其他长期经济问题。根据官方数据,去年中国的整体杠杆率(衡量债务总额与GDP的比率)上升了24%,达到270%,是2009年以来最快的上升速度。

很多经济学家预计,中国央行将会控制新增信贷的速度,而不是上调基准利率,因为升息有可能吸引投机性资金流入,进而助长危险的资产泡沫。中国央行已承诺将保持审慎和灵活的货币政策,同时避免大水漫灌式的刺激。

渣打的丁爽表示:“市场普遍认为中国央行的基调比以前更偏紧缩。”他说,如果沟通不充分导致市场反应过度,就可能会导致风险。

另一个可能引爆的问题,是信贷如果收紧可能导致更多国有企业违约。许多国有企业负债累累,而地方政府也有自己的债务问题,对救助企业越来越谨慎。

瑞银集团中国问题经济学家汪涛表示,随着中国退出支持性政策,去年被掩盖的一些问题可能会在今年显现出来。汪涛称,预计会有更多企业违约事件,坏账率也会上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作为全球第一个击退新冠疫情的主要经济体,中国眼下正率先行动,着手解除疫情催生的经济刺激措施。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作为全球第一个击退新冠疫情的主要经济体,中国眼下正率先行动,着手解除疫情催生的经济刺激措施。

与仍在向经济注入大量流动性和支出的欧美各国不同,中国已开始控制一些领域的信贷。

这一转变意味着中国率先遭遇了其他经济体将在未来几年才会遇到的挑战:如何在既不会扼杀经济增长,又不会造成更大范围市场不稳定的情况下撤销刺激措施。

中国决策者已对房地产市场过热表示关切,希望能防止市场进一步失衡。他们还急于重启一项持续多年的行动,控制在上一次全球衰退期间开始积累的债务。


如若处理不当,中国收紧政策之举恐将损及经济复苏,进而抑制全球经济。此外,考虑到全球投资者已是惊弓之鸟,如果中国的计划导致债务违约增长或中国股市更大幅回调,此举也可能造成更广泛的问题。

经济学家表示,基于这些原因,中国可能会缓慢采取行动,逐步收紧某些经济领域的信贷,同时避免采取加息等较重的手段。

“很明显,中国的决策者打算缩减刺激力度,收紧政策,”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说。“但他们谨慎地向前推进,没有采取急转弯的做法。"

中国在本月初举行的“两会”上表明了这一意图。中国将2021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目标设定为“6%以上”,经济学家表示,鉴于中国经济的发展势头,这是一个相对较低的增速,同时也可能暗示,中国政府希望留有余地,以便在未来数月缩减刺激力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预计,中国经济今年将增长8%左右。


中国今年将衡量政府支出与收入之差的财政赤字率目标从2020年的3.6%下调至3.2%左右。赤字率的下降意味着财政政策的约束性将加大。中国还将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额度从去年的5,760亿美元降至约5,600亿美元。此类债券是一种预算外融资,主要用于基础设施等地方性投资。

2020年发售约1,540亿美元特别国债后,中国政府今年没有宣布进一步发行此类债券。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3月11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时说:“由于经济恢复增长,我们要合理调整政策,但调整是适度的,有些阶段性政策退了,同时又用一些结构性减税降费政策来冲抵影响,保持保民生、保就业、保市场主体的力度不减。”

这些举措是前期行动的延续,被投资者解读为信贷收紧的信号。1月份时,中国央行通过每日公开市场操作吸收了超过预期的流动性;每日公开市场操作是一种用于控制商业银行可用货币供应量的工具。此举使得一项关键短期利率一度升至五年来的最高水平,提高了银行的融资成本。

为抑制不断上涨的房地产价格,中国金融监管机构最近实施了新规定,加大了房地产开发商获得新银行贷款的难度,这些开发商通常有很高的杠杆率。

连续四个月下滑后,2月份广义信贷增长有所回升。不过,分析师预计,鉴于北京方面最近发出的信号,信贷活动将再次放缓。

与中国形成对比的是,美国在上周通过了规模1.9万亿美元的新纾困计划,欧洲央行也表示将加大购买欧元区债券的力度。

不同的做法反映出,中国政府将疫情视为暂时的干扰,而西方的决策者却仍在试图恢复经济,防止经济因疫情的影响而受到长期损害。

中国政府去年采取的紧急措施包括,通过减税来帮助小企业,并下令银行发放更多贷款。不过,中国刺激措施的财政支出金额与GDP的比值仍远低于美国和其他许多发达经济体。

根据IMF的计算,到2020年底,中国的疫情纾困举措的财政支出总额大约相当于GDP的6%,而美国则为19%。

中国经济在2020年的最后一个季度已恢复到疫情暴发前的增长势头,这主要归因于中国成功地遏制住新冠疫情并且出口强劲。

分析师称,现在中国领导人更担心债务控制和其他长期经济问题。根据官方数据,去年中国的整体杠杆率(衡量债务总额与GDP的比率)上升了24%,达到270%,是2009年以来最快的上升速度。

很多经济学家预计,中国央行将会控制新增信贷的速度,而不是上调基准利率,因为升息有可能吸引投机性资金流入,进而助长危险的资产泡沫。中国央行已承诺将保持审慎和灵活的货币政策,同时避免大水漫灌式的刺激。

渣打的丁爽表示:“市场普遍认为中国央行的基调比以前更偏紧缩。”他说,如果沟通不充分导致市场反应过度,就可能会导致风险。

另一个可能引爆的问题,是信贷如果收紧可能导致更多国有企业违约。许多国有企业负债累累,而地方政府也有自己的债务问题,对救助企业越来越谨慎。

瑞银集团中国问题经济学家汪涛表示,随着中国退出支持性政策,去年被掩盖的一些问题可能会在今年显现出来。汪涛称,预计会有更多企业违约事件,坏账率也会上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