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后疫情时代中国银行业资产质量持续承压,这对不良水平较高但风险抵补能力不足的中小银行而言挑战尤为严峻。



 | 马蓉

OR--商业新媒体

后疫情时代中国银行业资产质量持续承压,这对不良水平较高但风险抵补能力不足的中小银行而言挑战尤为严峻。业内人士建议,应松绑不良资产处置相关要求,并拓展处置渠道,将中小银行纳入不良贷款转让试点方案。

“目前疫情影响带动经济下行,有一些企业经营较为困难,国家也实行了应延尽延还本付息的政策,但是将来会有多少企业恢复过来,有多少企业会死掉,对银行而言影响巨大,”一上市城商行高管对路透称,中小银行应该做好准备。

全国人大代表、郑州银行董事长王天宇在今年的提案中直言,城商行和农商行的不良率和不良额远高于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和商业银行整体水平,但处置手段却相对单一。

“(处置手段)主要有催收、诉讼、核销、批转等方式,其中批量转让最为常见,...但不良资产供大于需,资产包折价严重。”王天宇称。

他并指出,司法处置作为商业银行处置不良贷款的主要方式,存在立案难、诉讼难和执行难等现象,并存在诉讼周期长、偿债率低等诸多问题,影响了处置效率,也对不良资产最终价值的实现造成了不利影响。

比如,在清收过程中,一般情况下案件经3-6个月能够审结,案件执行需一年以上,案情复杂的,执行均需两年甚至更长时间。而在商业银行处置信用卡不良时,公安立案证明是要件,且立案时间要满足一年以上才符合核销条件。

“信用卡逾期户数众多,单户金额较小或办案难度较大,公安部门出于结案率、本身警务资源的考虑,一般不予立案,使得商业银行无法处置。”他称。

王天宇建议,给予中小银行不良资产处置自主权,对于非大额信用卡不良,建议监管部门允许中小银行批量自主核销,无需上报核准。

上述城商行高管也谈到,中小银行的主要客户是不良偏高的小微企业,建议对于小微不良贷款税前核销给予更宽松的政策要求,加速核销进程。

光大证券近日发布研报指出,在非上市银行中若剔除渤海银行、重庆银行、广发银行等相对优质的银行,同时剔除贷款投放中违约率较低的住房按揭贷款后,非上市银行不良率+关注率或已超过10%的水平。

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近期表示,2021年将保持不良贷款处置力度不减,银行体系需要处置的不良贷款可能还会增长,甚至会延续到明年,但有信心把不良资产处理好。

**不良转让试点可扩至中小银行**

近年来商业银行转型零售步履不停,各类消费金融机构亦遍地开花,加上房贷持续增长,居民杠杆率不断攀升。去年疫情冲击令零售类资产质量承压明显,中国监管层今年初发文,允许国有、股份制银行批量转让个人不良贷款。

3月1日,酝酿已久的批量个贷不良资产包转让首次公开竞价,公开转让的四个资产包价格为本金的2-5折,远高于市场此前预期,这不仅引发了市场对个贷不良处置蓝海的讨论,也点燃了其他银行加入试点的热情。

前述城商行高管对路透表示,希望中小银行也能够对小微客户和个人不良贷款进行批量转让,提高处置效率。

他进一步解释道,中国目前司法资源较为有限,而个贷单笔不良金额小但数量众多;如果要进行核销处置,按照相关政策,需要先到法院起诉、打官司,在诉讼完成后才能核销,流程过于复杂。

“如果能够集体打包处理,或者说多户同时进行打包起诉,能够降低个人、小微客户不良贷款的核销难度,使得中小银行可以腾出更多的精力和资源支持实体经济。”他称。

王天宇在提案中亦指出,建议不良贷款转让试点银行扩展至中小银行,以加快资产价值变现。他并建议,允许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个人消费抵(质)押贷款、个人经营性抵押贷款、汽车消费贷款等个人贷款批量转让,提高不良贷款处置效率。

中国银保监会此前下发“关于开展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的通知”,明确六家国有大行和12家股份制银行可以向包括银河资产在内的五家全国性AMC(资产管理公司)、地方AMC及金融资产投资公司转让单户对公不良贷款、批量转让个人不良贷款。

参与试点的个贷范围以已经纳入不良分类的个人消费信用贷款、信用卡透支、个人经营类信用贷款为主,未包含住房按揭贷款和汽车消费贷款。

(冷澄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中小银行不良形势严峻 觊觎分羹转让试点拓展处置渠道

发布日期:2021-03-12 14:12
摘要:后疫情时代中国银行业资产质量持续承压,这对不良水平较高但风险抵补能力不足的中小银行而言挑战尤为严峻。



 | 马蓉

OR--商业新媒体

后疫情时代中国银行业资产质量持续承压,这对不良水平较高但风险抵补能力不足的中小银行而言挑战尤为严峻。业内人士建议,应松绑不良资产处置相关要求,并拓展处置渠道,将中小银行纳入不良贷款转让试点方案。

“目前疫情影响带动经济下行,有一些企业经营较为困难,国家也实行了应延尽延还本付息的政策,但是将来会有多少企业恢复过来,有多少企业会死掉,对银行而言影响巨大,”一上市城商行高管对路透称,中小银行应该做好准备。

全国人大代表、郑州银行董事长王天宇在今年的提案中直言,城商行和农商行的不良率和不良额远高于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和商业银行整体水平,但处置手段却相对单一。

“(处置手段)主要有催收、诉讼、核销、批转等方式,其中批量转让最为常见,...但不良资产供大于需,资产包折价严重。”王天宇称。

他并指出,司法处置作为商业银行处置不良贷款的主要方式,存在立案难、诉讼难和执行难等现象,并存在诉讼周期长、偿债率低等诸多问题,影响了处置效率,也对不良资产最终价值的实现造成了不利影响。

比如,在清收过程中,一般情况下案件经3-6个月能够审结,案件执行需一年以上,案情复杂的,执行均需两年甚至更长时间。而在商业银行处置信用卡不良时,公安立案证明是要件,且立案时间要满足一年以上才符合核销条件。

“信用卡逾期户数众多,单户金额较小或办案难度较大,公安部门出于结案率、本身警务资源的考虑,一般不予立案,使得商业银行无法处置。”他称。

王天宇建议,给予中小银行不良资产处置自主权,对于非大额信用卡不良,建议监管部门允许中小银行批量自主核销,无需上报核准。

上述城商行高管也谈到,中小银行的主要客户是不良偏高的小微企业,建议对于小微不良贷款税前核销给予更宽松的政策要求,加速核销进程。

光大证券近日发布研报指出,在非上市银行中若剔除渤海银行、重庆银行、广发银行等相对优质的银行,同时剔除贷款投放中违约率较低的住房按揭贷款后,非上市银行不良率+关注率或已超过10%的水平。

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近期表示,2021年将保持不良贷款处置力度不减,银行体系需要处置的不良贷款可能还会增长,甚至会延续到明年,但有信心把不良资产处理好。

**不良转让试点可扩至中小银行**

近年来商业银行转型零售步履不停,各类消费金融机构亦遍地开花,加上房贷持续增长,居民杠杆率不断攀升。去年疫情冲击令零售类资产质量承压明显,中国监管层今年初发文,允许国有、股份制银行批量转让个人不良贷款。

3月1日,酝酿已久的批量个贷不良资产包转让首次公开竞价,公开转让的四个资产包价格为本金的2-5折,远高于市场此前预期,这不仅引发了市场对个贷不良处置蓝海的讨论,也点燃了其他银行加入试点的热情。

前述城商行高管对路透表示,希望中小银行也能够对小微客户和个人不良贷款进行批量转让,提高处置效率。

他进一步解释道,中国目前司法资源较为有限,而个贷单笔不良金额小但数量众多;如果要进行核销处置,按照相关政策,需要先到法院起诉、打官司,在诉讼完成后才能核销,流程过于复杂。

“如果能够集体打包处理,或者说多户同时进行打包起诉,能够降低个人、小微客户不良贷款的核销难度,使得中小银行可以腾出更多的精力和资源支持实体经济。”他称。

王天宇在提案中亦指出,建议不良贷款转让试点银行扩展至中小银行,以加快资产价值变现。他并建议,允许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个人消费抵(质)押贷款、个人经营性抵押贷款、汽车消费贷款等个人贷款批量转让,提高不良贷款处置效率。

中国银保监会此前下发“关于开展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的通知”,明确六家国有大行和12家股份制银行可以向包括银河资产在内的五家全国性AMC(资产管理公司)、地方AMC及金融资产投资公司转让单户对公不良贷款、批量转让个人不良贷款。

参与试点的个贷范围以已经纳入不良分类的个人消费信用贷款、信用卡透支、个人经营类信用贷款为主,未包含住房按揭贷款和汽车消费贷款。

(冷澄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后疫情时代中国银行业资产质量持续承压,这对不良水平较高但风险抵补能力不足的中小银行而言挑战尤为严峻。



 | 马蓉

OR--商业新媒体

后疫情时代中国银行业资产质量持续承压,这对不良水平较高但风险抵补能力不足的中小银行而言挑战尤为严峻。业内人士建议,应松绑不良资产处置相关要求,并拓展处置渠道,将中小银行纳入不良贷款转让试点方案。

“目前疫情影响带动经济下行,有一些企业经营较为困难,国家也实行了应延尽延还本付息的政策,但是将来会有多少企业恢复过来,有多少企业会死掉,对银行而言影响巨大,”一上市城商行高管对路透称,中小银行应该做好准备。

全国人大代表、郑州银行董事长王天宇在今年的提案中直言,城商行和农商行的不良率和不良额远高于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和商业银行整体水平,但处置手段却相对单一。

“(处置手段)主要有催收、诉讼、核销、批转等方式,其中批量转让最为常见,...但不良资产供大于需,资产包折价严重。”王天宇称。

他并指出,司法处置作为商业银行处置不良贷款的主要方式,存在立案难、诉讼难和执行难等现象,并存在诉讼周期长、偿债率低等诸多问题,影响了处置效率,也对不良资产最终价值的实现造成了不利影响。

比如,在清收过程中,一般情况下案件经3-6个月能够审结,案件执行需一年以上,案情复杂的,执行均需两年甚至更长时间。而在商业银行处置信用卡不良时,公安立案证明是要件,且立案时间要满足一年以上才符合核销条件。

“信用卡逾期户数众多,单户金额较小或办案难度较大,公安部门出于结案率、本身警务资源的考虑,一般不予立案,使得商业银行无法处置。”他称。

王天宇建议,给予中小银行不良资产处置自主权,对于非大额信用卡不良,建议监管部门允许中小银行批量自主核销,无需上报核准。

上述城商行高管也谈到,中小银行的主要客户是不良偏高的小微企业,建议对于小微不良贷款税前核销给予更宽松的政策要求,加速核销进程。

光大证券近日发布研报指出,在非上市银行中若剔除渤海银行、重庆银行、广发银行等相对优质的银行,同时剔除贷款投放中违约率较低的住房按揭贷款后,非上市银行不良率+关注率或已超过10%的水平。

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近期表示,2021年将保持不良贷款处置力度不减,银行体系需要处置的不良贷款可能还会增长,甚至会延续到明年,但有信心把不良资产处理好。

**不良转让试点可扩至中小银行**

近年来商业银行转型零售步履不停,各类消费金融机构亦遍地开花,加上房贷持续增长,居民杠杆率不断攀升。去年疫情冲击令零售类资产质量承压明显,中国监管层今年初发文,允许国有、股份制银行批量转让个人不良贷款。

3月1日,酝酿已久的批量个贷不良资产包转让首次公开竞价,公开转让的四个资产包价格为本金的2-5折,远高于市场此前预期,这不仅引发了市场对个贷不良处置蓝海的讨论,也点燃了其他银行加入试点的热情。

前述城商行高管对路透表示,希望中小银行也能够对小微客户和个人不良贷款进行批量转让,提高处置效率。

他进一步解释道,中国目前司法资源较为有限,而个贷单笔不良金额小但数量众多;如果要进行核销处置,按照相关政策,需要先到法院起诉、打官司,在诉讼完成后才能核销,流程过于复杂。

“如果能够集体打包处理,或者说多户同时进行打包起诉,能够降低个人、小微客户不良贷款的核销难度,使得中小银行可以腾出更多的精力和资源支持实体经济。”他称。

王天宇在提案中亦指出,建议不良贷款转让试点银行扩展至中小银行,以加快资产价值变现。他并建议,允许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个人消费抵(质)押贷款、个人经营性抵押贷款、汽车消费贷款等个人贷款批量转让,提高不良贷款处置效率。

中国银保监会此前下发“关于开展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的通知”,明确六家国有大行和12家股份制银行可以向包括银河资产在内的五家全国性AMC(资产管理公司)、地方AMC及金融资产投资公司转让单户对公不良贷款、批量转让个人不良贷款。

参与试点的个贷范围以已经纳入不良分类的个人消费信用贷款、信用卡透支、个人经营类信用贷款为主,未包含住房按揭贷款和汽车消费贷款。

(冷澄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中小银行不良形势严峻 觊觎分羹转让试点拓展处置渠道

发布日期:2021-03-12 14:12
摘要:后疫情时代中国银行业资产质量持续承压,这对不良水平较高但风险抵补能力不足的中小银行而言挑战尤为严峻。



 | 马蓉

OR--商业新媒体

后疫情时代中国银行业资产质量持续承压,这对不良水平较高但风险抵补能力不足的中小银行而言挑战尤为严峻。业内人士建议,应松绑不良资产处置相关要求,并拓展处置渠道,将中小银行纳入不良贷款转让试点方案。

“目前疫情影响带动经济下行,有一些企业经营较为困难,国家也实行了应延尽延还本付息的政策,但是将来会有多少企业恢复过来,有多少企业会死掉,对银行而言影响巨大,”一上市城商行高管对路透称,中小银行应该做好准备。

全国人大代表、郑州银行董事长王天宇在今年的提案中直言,城商行和农商行的不良率和不良额远高于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和商业银行整体水平,但处置手段却相对单一。

“(处置手段)主要有催收、诉讼、核销、批转等方式,其中批量转让最为常见,...但不良资产供大于需,资产包折价严重。”王天宇称。

他并指出,司法处置作为商业银行处置不良贷款的主要方式,存在立案难、诉讼难和执行难等现象,并存在诉讼周期长、偿债率低等诸多问题,影响了处置效率,也对不良资产最终价值的实现造成了不利影响。

比如,在清收过程中,一般情况下案件经3-6个月能够审结,案件执行需一年以上,案情复杂的,执行均需两年甚至更长时间。而在商业银行处置信用卡不良时,公安立案证明是要件,且立案时间要满足一年以上才符合核销条件。

“信用卡逾期户数众多,单户金额较小或办案难度较大,公安部门出于结案率、本身警务资源的考虑,一般不予立案,使得商业银行无法处置。”他称。

王天宇建议,给予中小银行不良资产处置自主权,对于非大额信用卡不良,建议监管部门允许中小银行批量自主核销,无需上报核准。

上述城商行高管也谈到,中小银行的主要客户是不良偏高的小微企业,建议对于小微不良贷款税前核销给予更宽松的政策要求,加速核销进程。

光大证券近日发布研报指出,在非上市银行中若剔除渤海银行、重庆银行、广发银行等相对优质的银行,同时剔除贷款投放中违约率较低的住房按揭贷款后,非上市银行不良率+关注率或已超过10%的水平。

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近期表示,2021年将保持不良贷款处置力度不减,银行体系需要处置的不良贷款可能还会增长,甚至会延续到明年,但有信心把不良资产处理好。

**不良转让试点可扩至中小银行**

近年来商业银行转型零售步履不停,各类消费金融机构亦遍地开花,加上房贷持续增长,居民杠杆率不断攀升。去年疫情冲击令零售类资产质量承压明显,中国监管层今年初发文,允许国有、股份制银行批量转让个人不良贷款。

3月1日,酝酿已久的批量个贷不良资产包转让首次公开竞价,公开转让的四个资产包价格为本金的2-5折,远高于市场此前预期,这不仅引发了市场对个贷不良处置蓝海的讨论,也点燃了其他银行加入试点的热情。

前述城商行高管对路透表示,希望中小银行也能够对小微客户和个人不良贷款进行批量转让,提高处置效率。

他进一步解释道,中国目前司法资源较为有限,而个贷单笔不良金额小但数量众多;如果要进行核销处置,按照相关政策,需要先到法院起诉、打官司,在诉讼完成后才能核销,流程过于复杂。

“如果能够集体打包处理,或者说多户同时进行打包起诉,能够降低个人、小微客户不良贷款的核销难度,使得中小银行可以腾出更多的精力和资源支持实体经济。”他称。

王天宇在提案中亦指出,建议不良贷款转让试点银行扩展至中小银行,以加快资产价值变现。他并建议,允许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个人消费抵(质)押贷款、个人经营性抵押贷款、汽车消费贷款等个人贷款批量转让,提高不良贷款处置效率。

中国银保监会此前下发“关于开展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的通知”,明确六家国有大行和12家股份制银行可以向包括银河资产在内的五家全国性AMC(资产管理公司)、地方AMC及金融资产投资公司转让单户对公不良贷款、批量转让个人不良贷款。

参与试点的个贷范围以已经纳入不良分类的个人消费信用贷款、信用卡透支、个人经营类信用贷款为主,未包含住房按揭贷款和汽车消费贷款。

(冷澄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