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美有关技术的对抗已酝酿多年。“十四五”规划将科技进步提升到了国安高度,承诺继续增加研发经费支出,目标是让中国成为不受制于他人的创新型超级大国。



 |孟建国, STEVEN LEE MYERS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正在为科技行业贷款调拨上千亿元资金,并列出美国或其他国家可能对中国断供关键技术的领域。中国领导人最重要的经济规划于上周公布,展示了他们要让中国成为不受制于他人的创新型超级大国的雄心。

中国领导人预期拜登政府将继续挑战中国的技术崛起,因此正在加快独立自主的步伐,寻求解决本国经济中的弱点问题,这些问题可能会阻碍中国在从智能手机到喷气发动机等一系列行业。

中国曾在2015年制定过雄心勃勃的大胆计划,但未能实现目标。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提防中国的行为和不断增长的经济实力,北京寻求技术独立的努力具有了新的紧迫感。中国上周五公布的第十四个五年规划(简称“十四五”规划),将科技进步提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而不仅仅是为了经济发展,这与以前规划中的说法不同。

“十四五”规划承诺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年均增长大于7%,尽管预计政府总体支出的增长要慢得多。这一数字甚至超过了中国军队的预算增长,中国明年的军费增长预计为6.8%,这使得一个与美国冷战式竞争时代的前景日益迫近。

这些支出计划是在经历了动荡的四年后作出的,此前特朗普通过限制了包括华为在内的一些企业巨头使用美国技术,惊动——以及激怒——了习近平领导的共产党领导层。

这些事件使人们更加坚信,即使在新一届政府执政的情况下,美国也决心阻碍中国的进步,而这个国家再也不能依靠西方稳定地提供有助于推动其经济增长的技术。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经济学家张晓晶在北京正在举行的两会召开前夕写道:“已经攀上高峰的美国要‘踢掉梯子’。”

通往“世界科技强国”——习近平曾描绘的中国的志向——的道路无疑是艰难的。政府此前曾计划在过去五年中将国内生产总值的2.5%用于研发,但实际支出未能达到该目标。

中国一直在苦苦挣扎的一个领域是微芯片,它的许多电子产品生产都依赖于此。极度复杂的生产阻碍了中国企业的发展,他们所需的大多数半导体只能靠进口。据美国半导体研究公司IC Insights的数据,尽管投资了数百亿美元,但中国的国内芯片产量到2020年仅能满足其芯片需求的15.9%,仅略高于其在2014年所占的15.1%份额。

中国总理李克强上周详细提出了加快高端半导体、操作系统、计算机处理器、云计算和人工智能发展的建议。

“我认为他们真的很担心,”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的科技分析师瑞贝卡·阿卡萨蒂(Rebecca Arcesati)说。“他们知道,如果无法获得这些技术,他们将无法实现自己的目标。”

新战略在一定程度上重塑了此前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后者旨在推动该国在一系列尖端技术中占据领先地位。该计划希望在2025年以前实现中国制造商所需的70%核心零部件由自己生产。它使贸易伙伴感到惊慌,并加剧了与美国之间的一场消耗巨大的贸易战。
前美国外交官、现任亚洲社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副所长的丹尼尔·拉塞尔(Daniel Russel)表示:“中国希望减少对世界的依赖——不是减少贸易和互动,而是要确保中国不会遭受自己在过去曾对他国使用的那种战略勒索。”

最近几周,中国官员一再强调在美国控制关键基础技术的领域存在被“卡脖子”的危险。在北京举行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肖亚庆宣布对41个“空白”行业进行梳理分析,这些空白可能导致技术供应链在“关键时期”中断。

北京用言辞和金钱来支持这项行动。

中国的政策性贷款机构国家开发银行上周表示,将向逾千家战略新兴产业重点企业提供超过600亿美元的贷款,并设立一项300亿美元的政府支持芯片投资基金。

中国工程院官员倪光南近日写道,中国应该创建一个“中国体系”,取代由英特尔、微软、甲骨文等公司组成的计算机领域老牌垄断势力。中国还应该增加世界对其电信基础设施技术的依赖,从而对未来可能出现的断供形成强有力的“威慑”。

有专家警告,技术供应链仍然是极为复杂且高度全球化的,对市场进行过多的干预可能造成难以预料的后果。美国和中国在微芯片问题上进行自上而下的调控,一定程度上引发了近期汽车行业遇到的芯片短缺。

中美两国短时间内都无法自主维持现代化经济和军队所需的复杂尖端技术。全面覆盖的政策正在被一种新出现的代理对抗所取代,双方都在努力填补需要依靠别国的缺失部分。

本月早些时候,生产微芯片大规模生产所需工具的荷兰公司阿斯麦(ASML)表示,他们已与中国最大半导体生产商续签了设备供应合同,尽管这家名为中芯国际的公司去年已被华盛顿列入黑名单。此次续约并未违反任何限制规定,但从中可以看出,美国在切断供应方面的能力也是有限的。

这方面的决策将持续困扰视中国为对外政策头号挑战的拜登。中国希望将自己与重要经济体进行利益捆绑,从而制约美国的孤立行动,这包括了那些在政治上与美国结盟的经济体。

“从他们的言辞与行动无疑可以看出,他们希望第三方国家不要加入美国为针对中国而创建的任何团体,”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的拉塞尔说。他们的目标是“为中国弥补自身防御漏洞争取时间”。

无论中国领导人对特朗普之后的外交重置抱有多少期待,现在看来都已经渐渐消失了。

在国内,拜登曾警告美国不能在基础设施投资上落后于中国,其中一些将用于支持科技行业,包括电动汽车。“如果我们不行动起来,他们会吃了我们的午餐,”他在介绍1.9万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时说。

这让人想起他两年前以总统候选人身份所说的话——当时是对中国构成的威胁表示不屑。“中国还能吃了我们的午餐不成?”他在2019年前往艾奥瓦州作竞选演讲时说。“得了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的棋局:一个不受制于美国的技术强国愿景

发布日期:2021-03-11 08:10
摘要:中美有关技术的对抗已酝酿多年。“十四五”规划将科技进步提升到了国安高度,承诺继续增加研发经费支出,目标是让中国成为不受制于他人的创新型超级大国。



 |孟建国, STEVEN LEE MYERS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正在为科技行业贷款调拨上千亿元资金,并列出美国或其他国家可能对中国断供关键技术的领域。中国领导人最重要的经济规划于上周公布,展示了他们要让中国成为不受制于他人的创新型超级大国的雄心。

中国领导人预期拜登政府将继续挑战中国的技术崛起,因此正在加快独立自主的步伐,寻求解决本国经济中的弱点问题,这些问题可能会阻碍中国在从智能手机到喷气发动机等一系列行业。

中国曾在2015年制定过雄心勃勃的大胆计划,但未能实现目标。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提防中国的行为和不断增长的经济实力,北京寻求技术独立的努力具有了新的紧迫感。中国上周五公布的第十四个五年规划(简称“十四五”规划),将科技进步提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而不仅仅是为了经济发展,这与以前规划中的说法不同。

“十四五”规划承诺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年均增长大于7%,尽管预计政府总体支出的增长要慢得多。这一数字甚至超过了中国军队的预算增长,中国明年的军费增长预计为6.8%,这使得一个与美国冷战式竞争时代的前景日益迫近。

这些支出计划是在经历了动荡的四年后作出的,此前特朗普通过限制了包括华为在内的一些企业巨头使用美国技术,惊动——以及激怒——了习近平领导的共产党领导层。

这些事件使人们更加坚信,即使在新一届政府执政的情况下,美国也决心阻碍中国的进步,而这个国家再也不能依靠西方稳定地提供有助于推动其经济增长的技术。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经济学家张晓晶在北京正在举行的两会召开前夕写道:“已经攀上高峰的美国要‘踢掉梯子’。”

通往“世界科技强国”——习近平曾描绘的中国的志向——的道路无疑是艰难的。政府此前曾计划在过去五年中将国内生产总值的2.5%用于研发,但实际支出未能达到该目标。

中国一直在苦苦挣扎的一个领域是微芯片,它的许多电子产品生产都依赖于此。极度复杂的生产阻碍了中国企业的发展,他们所需的大多数半导体只能靠进口。据美国半导体研究公司IC Insights的数据,尽管投资了数百亿美元,但中国的国内芯片产量到2020年仅能满足其芯片需求的15.9%,仅略高于其在2014年所占的15.1%份额。

中国总理李克强上周详细提出了加快高端半导体、操作系统、计算机处理器、云计算和人工智能发展的建议。

“我认为他们真的很担心,”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的科技分析师瑞贝卡·阿卡萨蒂(Rebecca Arcesati)说。“他们知道,如果无法获得这些技术,他们将无法实现自己的目标。”

新战略在一定程度上重塑了此前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后者旨在推动该国在一系列尖端技术中占据领先地位。该计划希望在2025年以前实现中国制造商所需的70%核心零部件由自己生产。它使贸易伙伴感到惊慌,并加剧了与美国之间的一场消耗巨大的贸易战。
前美国外交官、现任亚洲社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副所长的丹尼尔·拉塞尔(Daniel Russel)表示:“中国希望减少对世界的依赖——不是减少贸易和互动,而是要确保中国不会遭受自己在过去曾对他国使用的那种战略勒索。”

最近几周,中国官员一再强调在美国控制关键基础技术的领域存在被“卡脖子”的危险。在北京举行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肖亚庆宣布对41个“空白”行业进行梳理分析,这些空白可能导致技术供应链在“关键时期”中断。

北京用言辞和金钱来支持这项行动。

中国的政策性贷款机构国家开发银行上周表示,将向逾千家战略新兴产业重点企业提供超过600亿美元的贷款,并设立一项300亿美元的政府支持芯片投资基金。

中国工程院官员倪光南近日写道,中国应该创建一个“中国体系”,取代由英特尔、微软、甲骨文等公司组成的计算机领域老牌垄断势力。中国还应该增加世界对其电信基础设施技术的依赖,从而对未来可能出现的断供形成强有力的“威慑”。

有专家警告,技术供应链仍然是极为复杂且高度全球化的,对市场进行过多的干预可能造成难以预料的后果。美国和中国在微芯片问题上进行自上而下的调控,一定程度上引发了近期汽车行业遇到的芯片短缺。

中美两国短时间内都无法自主维持现代化经济和军队所需的复杂尖端技术。全面覆盖的政策正在被一种新出现的代理对抗所取代,双方都在努力填补需要依靠别国的缺失部分。

本月早些时候,生产微芯片大规模生产所需工具的荷兰公司阿斯麦(ASML)表示,他们已与中国最大半导体生产商续签了设备供应合同,尽管这家名为中芯国际的公司去年已被华盛顿列入黑名单。此次续约并未违反任何限制规定,但从中可以看出,美国在切断供应方面的能力也是有限的。

这方面的决策将持续困扰视中国为对外政策头号挑战的拜登。中国希望将自己与重要经济体进行利益捆绑,从而制约美国的孤立行动,这包括了那些在政治上与美国结盟的经济体。

“从他们的言辞与行动无疑可以看出,他们希望第三方国家不要加入美国为针对中国而创建的任何团体,”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的拉塞尔说。他们的目标是“为中国弥补自身防御漏洞争取时间”。

无论中国领导人对特朗普之后的外交重置抱有多少期待,现在看来都已经渐渐消失了。

在国内,拜登曾警告美国不能在基础设施投资上落后于中国,其中一些将用于支持科技行业,包括电动汽车。“如果我们不行动起来,他们会吃了我们的午餐,”他在介绍1.9万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时说。

这让人想起他两年前以总统候选人身份所说的话——当时是对中国构成的威胁表示不屑。“中国还能吃了我们的午餐不成?”他在2019年前往艾奥瓦州作竞选演讲时说。“得了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美有关技术的对抗已酝酿多年。“十四五”规划将科技进步提升到了国安高度,承诺继续增加研发经费支出,目标是让中国成为不受制于他人的创新型超级大国。



 |孟建国, STEVEN LEE MYERS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正在为科技行业贷款调拨上千亿元资金,并列出美国或其他国家可能对中国断供关键技术的领域。中国领导人最重要的经济规划于上周公布,展示了他们要让中国成为不受制于他人的创新型超级大国的雄心。

中国领导人预期拜登政府将继续挑战中国的技术崛起,因此正在加快独立自主的步伐,寻求解决本国经济中的弱点问题,这些问题可能会阻碍中国在从智能手机到喷气发动机等一系列行业。

中国曾在2015年制定过雄心勃勃的大胆计划,但未能实现目标。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提防中国的行为和不断增长的经济实力,北京寻求技术独立的努力具有了新的紧迫感。中国上周五公布的第十四个五年规划(简称“十四五”规划),将科技进步提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而不仅仅是为了经济发展,这与以前规划中的说法不同。

“十四五”规划承诺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年均增长大于7%,尽管预计政府总体支出的增长要慢得多。这一数字甚至超过了中国军队的预算增长,中国明年的军费增长预计为6.8%,这使得一个与美国冷战式竞争时代的前景日益迫近。

这些支出计划是在经历了动荡的四年后作出的,此前特朗普通过限制了包括华为在内的一些企业巨头使用美国技术,惊动——以及激怒——了习近平领导的共产党领导层。

这些事件使人们更加坚信,即使在新一届政府执政的情况下,美国也决心阻碍中国的进步,而这个国家再也不能依靠西方稳定地提供有助于推动其经济增长的技术。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经济学家张晓晶在北京正在举行的两会召开前夕写道:“已经攀上高峰的美国要‘踢掉梯子’。”

通往“世界科技强国”——习近平曾描绘的中国的志向——的道路无疑是艰难的。政府此前曾计划在过去五年中将国内生产总值的2.5%用于研发,但实际支出未能达到该目标。

中国一直在苦苦挣扎的一个领域是微芯片,它的许多电子产品生产都依赖于此。极度复杂的生产阻碍了中国企业的发展,他们所需的大多数半导体只能靠进口。据美国半导体研究公司IC Insights的数据,尽管投资了数百亿美元,但中国的国内芯片产量到2020年仅能满足其芯片需求的15.9%,仅略高于其在2014年所占的15.1%份额。

中国总理李克强上周详细提出了加快高端半导体、操作系统、计算机处理器、云计算和人工智能发展的建议。

“我认为他们真的很担心,”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的科技分析师瑞贝卡·阿卡萨蒂(Rebecca Arcesati)说。“他们知道,如果无法获得这些技术,他们将无法实现自己的目标。”

新战略在一定程度上重塑了此前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后者旨在推动该国在一系列尖端技术中占据领先地位。该计划希望在2025年以前实现中国制造商所需的70%核心零部件由自己生产。它使贸易伙伴感到惊慌,并加剧了与美国之间的一场消耗巨大的贸易战。
前美国外交官、现任亚洲社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副所长的丹尼尔·拉塞尔(Daniel Russel)表示:“中国希望减少对世界的依赖——不是减少贸易和互动,而是要确保中国不会遭受自己在过去曾对他国使用的那种战略勒索。”

最近几周,中国官员一再强调在美国控制关键基础技术的领域存在被“卡脖子”的危险。在北京举行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肖亚庆宣布对41个“空白”行业进行梳理分析,这些空白可能导致技术供应链在“关键时期”中断。

北京用言辞和金钱来支持这项行动。

中国的政策性贷款机构国家开发银行上周表示,将向逾千家战略新兴产业重点企业提供超过600亿美元的贷款,并设立一项300亿美元的政府支持芯片投资基金。

中国工程院官员倪光南近日写道,中国应该创建一个“中国体系”,取代由英特尔、微软、甲骨文等公司组成的计算机领域老牌垄断势力。中国还应该增加世界对其电信基础设施技术的依赖,从而对未来可能出现的断供形成强有力的“威慑”。

有专家警告,技术供应链仍然是极为复杂且高度全球化的,对市场进行过多的干预可能造成难以预料的后果。美国和中国在微芯片问题上进行自上而下的调控,一定程度上引发了近期汽车行业遇到的芯片短缺。

中美两国短时间内都无法自主维持现代化经济和军队所需的复杂尖端技术。全面覆盖的政策正在被一种新出现的代理对抗所取代,双方都在努力填补需要依靠别国的缺失部分。

本月早些时候,生产微芯片大规模生产所需工具的荷兰公司阿斯麦(ASML)表示,他们已与中国最大半导体生产商续签了设备供应合同,尽管这家名为中芯国际的公司去年已被华盛顿列入黑名单。此次续约并未违反任何限制规定,但从中可以看出,美国在切断供应方面的能力也是有限的。

这方面的决策将持续困扰视中国为对外政策头号挑战的拜登。中国希望将自己与重要经济体进行利益捆绑,从而制约美国的孤立行动,这包括了那些在政治上与美国结盟的经济体。

“从他们的言辞与行动无疑可以看出,他们希望第三方国家不要加入美国为针对中国而创建的任何团体,”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的拉塞尔说。他们的目标是“为中国弥补自身防御漏洞争取时间”。

无论中国领导人对特朗普之后的外交重置抱有多少期待,现在看来都已经渐渐消失了。

在国内,拜登曾警告美国不能在基础设施投资上落后于中国,其中一些将用于支持科技行业,包括电动汽车。“如果我们不行动起来,他们会吃了我们的午餐,”他在介绍1.9万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时说。

这让人想起他两年前以总统候选人身份所说的话——当时是对中国构成的威胁表示不屑。“中国还能吃了我们的午餐不成?”他在2019年前往艾奥瓦州作竞选演讲时说。“得了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的棋局:一个不受制于美国的技术强国愿景

发布日期:2021-03-11 08:10
摘要:中美有关技术的对抗已酝酿多年。“十四五”规划将科技进步提升到了国安高度,承诺继续增加研发经费支出,目标是让中国成为不受制于他人的创新型超级大国。



 |孟建国, STEVEN LEE MYERS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正在为科技行业贷款调拨上千亿元资金,并列出美国或其他国家可能对中国断供关键技术的领域。中国领导人最重要的经济规划于上周公布,展示了他们要让中国成为不受制于他人的创新型超级大国的雄心。

中国领导人预期拜登政府将继续挑战中国的技术崛起,因此正在加快独立自主的步伐,寻求解决本国经济中的弱点问题,这些问题可能会阻碍中国在从智能手机到喷气发动机等一系列行业。

中国曾在2015年制定过雄心勃勃的大胆计划,但未能实现目标。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提防中国的行为和不断增长的经济实力,北京寻求技术独立的努力具有了新的紧迫感。中国上周五公布的第十四个五年规划(简称“十四五”规划),将科技进步提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而不仅仅是为了经济发展,这与以前规划中的说法不同。

“十四五”规划承诺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年均增长大于7%,尽管预计政府总体支出的增长要慢得多。这一数字甚至超过了中国军队的预算增长,中国明年的军费增长预计为6.8%,这使得一个与美国冷战式竞争时代的前景日益迫近。

这些支出计划是在经历了动荡的四年后作出的,此前特朗普通过限制了包括华为在内的一些企业巨头使用美国技术,惊动——以及激怒——了习近平领导的共产党领导层。

这些事件使人们更加坚信,即使在新一届政府执政的情况下,美国也决心阻碍中国的进步,而这个国家再也不能依靠西方稳定地提供有助于推动其经济增长的技术。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经济学家张晓晶在北京正在举行的两会召开前夕写道:“已经攀上高峰的美国要‘踢掉梯子’。”

通往“世界科技强国”——习近平曾描绘的中国的志向——的道路无疑是艰难的。政府此前曾计划在过去五年中将国内生产总值的2.5%用于研发,但实际支出未能达到该目标。

中国一直在苦苦挣扎的一个领域是微芯片,它的许多电子产品生产都依赖于此。极度复杂的生产阻碍了中国企业的发展,他们所需的大多数半导体只能靠进口。据美国半导体研究公司IC Insights的数据,尽管投资了数百亿美元,但中国的国内芯片产量到2020年仅能满足其芯片需求的15.9%,仅略高于其在2014年所占的15.1%份额。

中国总理李克强上周详细提出了加快高端半导体、操作系统、计算机处理器、云计算和人工智能发展的建议。

“我认为他们真的很担心,”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的科技分析师瑞贝卡·阿卡萨蒂(Rebecca Arcesati)说。“他们知道,如果无法获得这些技术,他们将无法实现自己的目标。”

新战略在一定程度上重塑了此前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后者旨在推动该国在一系列尖端技术中占据领先地位。该计划希望在2025年以前实现中国制造商所需的70%核心零部件由自己生产。它使贸易伙伴感到惊慌,并加剧了与美国之间的一场消耗巨大的贸易战。
前美国外交官、现任亚洲社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副所长的丹尼尔·拉塞尔(Daniel Russel)表示:“中国希望减少对世界的依赖——不是减少贸易和互动,而是要确保中国不会遭受自己在过去曾对他国使用的那种战略勒索。”

最近几周,中国官员一再强调在美国控制关键基础技术的领域存在被“卡脖子”的危险。在北京举行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肖亚庆宣布对41个“空白”行业进行梳理分析,这些空白可能导致技术供应链在“关键时期”中断。

北京用言辞和金钱来支持这项行动。

中国的政策性贷款机构国家开发银行上周表示,将向逾千家战略新兴产业重点企业提供超过600亿美元的贷款,并设立一项300亿美元的政府支持芯片投资基金。

中国工程院官员倪光南近日写道,中国应该创建一个“中国体系”,取代由英特尔、微软、甲骨文等公司组成的计算机领域老牌垄断势力。中国还应该增加世界对其电信基础设施技术的依赖,从而对未来可能出现的断供形成强有力的“威慑”。

有专家警告,技术供应链仍然是极为复杂且高度全球化的,对市场进行过多的干预可能造成难以预料的后果。美国和中国在微芯片问题上进行自上而下的调控,一定程度上引发了近期汽车行业遇到的芯片短缺。

中美两国短时间内都无法自主维持现代化经济和军队所需的复杂尖端技术。全面覆盖的政策正在被一种新出现的代理对抗所取代,双方都在努力填补需要依靠别国的缺失部分。

本月早些时候,生产微芯片大规模生产所需工具的荷兰公司阿斯麦(ASML)表示,他们已与中国最大半导体生产商续签了设备供应合同,尽管这家名为中芯国际的公司去年已被华盛顿列入黑名单。此次续约并未违反任何限制规定,但从中可以看出,美国在切断供应方面的能力也是有限的。

这方面的决策将持续困扰视中国为对外政策头号挑战的拜登。中国希望将自己与重要经济体进行利益捆绑,从而制约美国的孤立行动,这包括了那些在政治上与美国结盟的经济体。

“从他们的言辞与行动无疑可以看出,他们希望第三方国家不要加入美国为针对中国而创建的任何团体,”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的拉塞尔说。他们的目标是“为中国弥补自身防御漏洞争取时间”。

无论中国领导人对特朗普之后的外交重置抱有多少期待,现在看来都已经渐渐消失了。

在国内,拜登曾警告美国不能在基础设施投资上落后于中国,其中一些将用于支持科技行业,包括电动汽车。“如果我们不行动起来,他们会吃了我们的午餐,”他在介绍1.9万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时说。

这让人想起他两年前以总统候选人身份所说的话——当时是对中国构成的威胁表示不屑。“中国还能吃了我们的午餐不成?”他在2019年前往艾奥瓦州作竞选演讲时说。“得了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