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由于新冠疫情的冲击,与去年一样,今年的中国全国“两会”会期减半,代表团开放日与很多记者会活动也被削减。



 | BBC

OR--商业新媒体

由于新冠疫情的冲击,与去年一样,今年的中国全国“两会”会期减半,代表团开放日与很多记者会活动也被削减。

但对于很多中国民众来说,可以津津乐道的话题仍然不减,比如5000多名中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每年需要从全国各地带到北京的提案和建议。

让我们看看今年有哪些吸引眼球的代表建言。

高考不考英语

今年“两会”提案中最受关注的话题莫过于一名政协委员建议,取消在中国的大学入学考试高考中考英语,并且取消英语在中学和小学的主科地位。

来自九三学社的许进表示,现在中国英语教学课时约占学生总课时的10%,而英语只对不到10%的大学毕业生有用,他认为“成果应用率低”。

中国目前的义务教育规定小学从三年级开始教授英语,但很多发达地区从一年级就开设了英语课。在中学考试中,英语和数学及语文一样,占比较大,被称为“主科”。

在中国东部的发达地区,一些对孩子有殷切期望的家长从幼儿园开始就让孩子学习英语。由于一些中小学将录取与英语水平挂钩,去年10月,疯狂的家长们甚至导致了剑桥英语等级考试报名网站瘫痪。

许进认为,智能翻译的技术在不断成熟,应当将中小学更多的时间留给音乐、体育和美术等课程。“学校应该用充足的时间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他对中国媒体说。

许进的建议迅速在社交媒体引发关注,但据中国媒体报道,大部分网友对此表示不赞同。批评该提议的网友反驳道:“不强制学英语以后怎么搞研究啊,除非中文成为地球通用语言,还是想想怎么解决教学资源不公吧。”

代孕合法化

代孕是否符合伦理、是否需要合法化等话题在中国一直是一项旷日持久的辩论。今年“两会”上,一些提案再次将该议题推到风口浪尖。

来自广东的律师朱列玉建议,目前中国对代孕行为采取一律禁止的态度,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他认为,代孕行为如没有侵犯他人的权利,并获得委托与被委托双方自由意志的认可,不宜一禁了之。

他表示,应严格区分合法代孕和非法代孕,有条件地允许合法代孕,并依法打击非法代孕行为。

朱列玉的建议也在中国互联网上引发广泛讨论。大量网友对此表示反对,认为这将加重对女性的“剥削”,把女性的子宫“当做商品”。

同为人大代表的作家蒋胜男则提出了打击代孕的措施。她呼吁对非法代孕的组织者进行刑事惩罚。她认为,代孕的商业化产业链有严重危害,不能因为有需求,就放弃对犯罪行为的惩治。

在中国,民众对代孕的接受度普遍不高。官方报纸《人民日报》在2017年进行的一项的调查显示,在7000多名受访者中,有超过8成的人不支持代孕。一些中国人转而前往美国、俄罗斯、乌克兰等地寻求代孕。

今年1月,中国知名女演员郑爽被爆出在美国寻求代孕生下两个孩子,但在与男友分手后又抛弃了孩子,她随后受到猛烈抨击并被封杀。去年12月,热门综艺《演员请就位》播出了讲述代孕的短片《宝贝儿》,节目播出后旋即成为众矢之的。很多人批评该片在“宣传代孕”。

“让男孩更像男孩”

中国东部知名院校苏州大学校长熊思东提出的《注重性别差异化教育的建议》也引发了争议。

据中国媒体报道,这名校长认为,不少中国男孩做事畏缩,个性喜静怕动,缺乏冒险、勇敢和探索精神。他认为这与传统“男子气概”相悖。

他提出,应进行有区别的性别教育,并根据学生性别特点有针对性地设置课程,例如引导男生更多地参加足球、橄榄球、击剑等对抗性较强的运动,而女生更多地参加体操、跳绳、瑜伽等柔韧性运动。

熊思东认为,通过这些措施,可以让“男孩更像男孩,女孩更像女孩”。

在社交媒体上,很多网友对他的看法表示不赞同,认为这强化了“性别刻板印象”,还有网友表示,这份提议“本身便是对女性的不尊重”。

“喜静怕动不是缺点,胆小无主张、自信心不足这些对女生来说也不是优点,为什么刻板印象如此之重……”一名网友评论道。

近年来,中国一直为如何让下一代男性看上去更强壮而忧心忡忡。今年1月,中国教育部表示,为了防止中国男性青少年变得“女性化”,将改革学校的体育教育,更多注重学生“阳刚之气”培养。

很多民众长期以来也对荧幕上的“小鲜肉“艺人感到不满。他们认为,流行综艺节目和电影中五官精致、眉清目秀的男性偶像正让下一代男性“变娘”。

家暴者离婚不分财产

来自法律界的人大代表黎霞的一份有关家庭暴力案件审判的提议受到了广泛欢迎。

她建议在涉及家暴案件的审理中,大幅提高家暴者对被施暴者的损害赔偿标准。同时,在离婚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对家暴者可少分或不分财产。

她对媒体说,自己研究了相关的判决书后发现,家暴案件受害人想要举证证明家暴非常困难,因此家暴者被判承担的赔偿也非常低,普遍仅在10,000元人民币(1532美元)左右。
和世界的很多其他国家一样,中国的家暴问题也尤为突出。此前中国妇联的数据显示,中国2.7亿个家庭中,有30%已婚妇女曾遭受家暴。

但很多女性在遭遇家暴后离婚往往面临难题。2020年8月,河南省商丘市的一名24岁的女子被丈夫狠狠殴打后,从窗户跳下逃生,导致双下肢截瘫。但当这名女士试图和丈夫离婚,并向法院提供了这一事件的闭路电视录像作为证据后,法院拒绝批准离婚,并要求双方调解处理。

一些地方已尝试做出一些改变。浙江省义乌市在去年引入婚前查询伴侣家暴史的制度。婚恋对象只需要提供正式身份证、结婚伴侣的身份证资料,即可查询。

今年两会上,还有人大代表提出应设立婚姻“辅导期”,通过给年轻人上课,让夫妻“持证上岗”。她认为,这能够促使“婚后过得更加幸福”,并降低离婚率。

法定结婚年龄降低至18岁

还有一些代表和委员更关注结婚问题。政协委员鲁晓明对中国媒体说,他建议修改《民法典》规定,将目前中国男女的法定结婚年龄改为“不得早于18周岁”。

而目前中国法律规定,最低结婚年龄为男性22周岁,女性20周岁。

这名政协委员认为,一般情况下,女子14岁、男子16岁左右就基本发育成熟。过晚的结婚年龄使生理发育成熟的青年人需要经历6年以上的婚姻等待期,造成人为禁欲。

他表示,这导致了“非婚同居等婚外性行为泛滥,影响婚姻的严肃性,对结婚登记等我国婚姻制度构成冲击”。

目前,世界上大部分地区将18岁作为法定结婚年龄。在美国,除了法定结婚年龄为21岁的密西西比州(Mississippi)和19岁的内布拉斯加州(Nebraska),其他州的法定结婚年龄都为18岁。在英格兰和威尔士,这一标准为18岁,苏格兰为16岁。

希望降低法定结婚年龄的背后,是很多中国专家对新生儿越来越少的担忧。今年2月,公安部的一份报告透露,去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5万,这一数字比前年大幅下降了近15%。

抑郁症纳入医保

在医疗方面,来自广州的人大代表李小琴建议将抑郁症纳入中国医疗保险的范围。

她表示,2019年中国抑郁症发病率达到2.1%,并呈现出逐年上升趋势,全国范围内抑郁症患者超9500万,成为心理健康的“重灾区”。然而,抑郁症的“干预治疗可及性不足”。

因此,她建议加强抑郁症防治工作,鼓励公立机构和公司在职工体检项目中增加抑郁症筛查项目,并在学校中推进筛查,将抑郁症及心理咨询纳入医保门诊慢性病病种。

李小琴的提议受到很多网友的支持,有网友表示“抑郁症是慢性病所以常被忽视”,但它的风险实际已经很大,还有人认为,也应反思为何抑郁症患者越来越多,对企业过度加班的现象进行惩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2021中国两会:代表和委员们的“抓眼球”提案

发布日期:2021-03-10 16:54
摘要:由于新冠疫情的冲击,与去年一样,今年的中国全国“两会”会期减半,代表团开放日与很多记者会活动也被削减。



 | BBC

OR--商业新媒体

由于新冠疫情的冲击,与去年一样,今年的中国全国“两会”会期减半,代表团开放日与很多记者会活动也被削减。

但对于很多中国民众来说,可以津津乐道的话题仍然不减,比如5000多名中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每年需要从全国各地带到北京的提案和建议。

让我们看看今年有哪些吸引眼球的代表建言。

高考不考英语

今年“两会”提案中最受关注的话题莫过于一名政协委员建议,取消在中国的大学入学考试高考中考英语,并且取消英语在中学和小学的主科地位。

来自九三学社的许进表示,现在中国英语教学课时约占学生总课时的10%,而英语只对不到10%的大学毕业生有用,他认为“成果应用率低”。

中国目前的义务教育规定小学从三年级开始教授英语,但很多发达地区从一年级就开设了英语课。在中学考试中,英语和数学及语文一样,占比较大,被称为“主科”。

在中国东部的发达地区,一些对孩子有殷切期望的家长从幼儿园开始就让孩子学习英语。由于一些中小学将录取与英语水平挂钩,去年10月,疯狂的家长们甚至导致了剑桥英语等级考试报名网站瘫痪。

许进认为,智能翻译的技术在不断成熟,应当将中小学更多的时间留给音乐、体育和美术等课程。“学校应该用充足的时间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他对中国媒体说。

许进的建议迅速在社交媒体引发关注,但据中国媒体报道,大部分网友对此表示不赞同。批评该提议的网友反驳道:“不强制学英语以后怎么搞研究啊,除非中文成为地球通用语言,还是想想怎么解决教学资源不公吧。”

代孕合法化

代孕是否符合伦理、是否需要合法化等话题在中国一直是一项旷日持久的辩论。今年“两会”上,一些提案再次将该议题推到风口浪尖。

来自广东的律师朱列玉建议,目前中国对代孕行为采取一律禁止的态度,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他认为,代孕行为如没有侵犯他人的权利,并获得委托与被委托双方自由意志的认可,不宜一禁了之。

他表示,应严格区分合法代孕和非法代孕,有条件地允许合法代孕,并依法打击非法代孕行为。

朱列玉的建议也在中国互联网上引发广泛讨论。大量网友对此表示反对,认为这将加重对女性的“剥削”,把女性的子宫“当做商品”。

同为人大代表的作家蒋胜男则提出了打击代孕的措施。她呼吁对非法代孕的组织者进行刑事惩罚。她认为,代孕的商业化产业链有严重危害,不能因为有需求,就放弃对犯罪行为的惩治。

在中国,民众对代孕的接受度普遍不高。官方报纸《人民日报》在2017年进行的一项的调查显示,在7000多名受访者中,有超过8成的人不支持代孕。一些中国人转而前往美国、俄罗斯、乌克兰等地寻求代孕。

今年1月,中国知名女演员郑爽被爆出在美国寻求代孕生下两个孩子,但在与男友分手后又抛弃了孩子,她随后受到猛烈抨击并被封杀。去年12月,热门综艺《演员请就位》播出了讲述代孕的短片《宝贝儿》,节目播出后旋即成为众矢之的。很多人批评该片在“宣传代孕”。

“让男孩更像男孩”

中国东部知名院校苏州大学校长熊思东提出的《注重性别差异化教育的建议》也引发了争议。

据中国媒体报道,这名校长认为,不少中国男孩做事畏缩,个性喜静怕动,缺乏冒险、勇敢和探索精神。他认为这与传统“男子气概”相悖。

他提出,应进行有区别的性别教育,并根据学生性别特点有针对性地设置课程,例如引导男生更多地参加足球、橄榄球、击剑等对抗性较强的运动,而女生更多地参加体操、跳绳、瑜伽等柔韧性运动。

熊思东认为,通过这些措施,可以让“男孩更像男孩,女孩更像女孩”。

在社交媒体上,很多网友对他的看法表示不赞同,认为这强化了“性别刻板印象”,还有网友表示,这份提议“本身便是对女性的不尊重”。

“喜静怕动不是缺点,胆小无主张、自信心不足这些对女生来说也不是优点,为什么刻板印象如此之重……”一名网友评论道。

近年来,中国一直为如何让下一代男性看上去更强壮而忧心忡忡。今年1月,中国教育部表示,为了防止中国男性青少年变得“女性化”,将改革学校的体育教育,更多注重学生“阳刚之气”培养。

很多民众长期以来也对荧幕上的“小鲜肉“艺人感到不满。他们认为,流行综艺节目和电影中五官精致、眉清目秀的男性偶像正让下一代男性“变娘”。

家暴者离婚不分财产

来自法律界的人大代表黎霞的一份有关家庭暴力案件审判的提议受到了广泛欢迎。

她建议在涉及家暴案件的审理中,大幅提高家暴者对被施暴者的损害赔偿标准。同时,在离婚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对家暴者可少分或不分财产。

她对媒体说,自己研究了相关的判决书后发现,家暴案件受害人想要举证证明家暴非常困难,因此家暴者被判承担的赔偿也非常低,普遍仅在10,000元人民币(1532美元)左右。
和世界的很多其他国家一样,中国的家暴问题也尤为突出。此前中国妇联的数据显示,中国2.7亿个家庭中,有30%已婚妇女曾遭受家暴。

但很多女性在遭遇家暴后离婚往往面临难题。2020年8月,河南省商丘市的一名24岁的女子被丈夫狠狠殴打后,从窗户跳下逃生,导致双下肢截瘫。但当这名女士试图和丈夫离婚,并向法院提供了这一事件的闭路电视录像作为证据后,法院拒绝批准离婚,并要求双方调解处理。

一些地方已尝试做出一些改变。浙江省义乌市在去年引入婚前查询伴侣家暴史的制度。婚恋对象只需要提供正式身份证、结婚伴侣的身份证资料,即可查询。

今年两会上,还有人大代表提出应设立婚姻“辅导期”,通过给年轻人上课,让夫妻“持证上岗”。她认为,这能够促使“婚后过得更加幸福”,并降低离婚率。

法定结婚年龄降低至18岁

还有一些代表和委员更关注结婚问题。政协委员鲁晓明对中国媒体说,他建议修改《民法典》规定,将目前中国男女的法定结婚年龄改为“不得早于18周岁”。

而目前中国法律规定,最低结婚年龄为男性22周岁,女性20周岁。

这名政协委员认为,一般情况下,女子14岁、男子16岁左右就基本发育成熟。过晚的结婚年龄使生理发育成熟的青年人需要经历6年以上的婚姻等待期,造成人为禁欲。

他表示,这导致了“非婚同居等婚外性行为泛滥,影响婚姻的严肃性,对结婚登记等我国婚姻制度构成冲击”。

目前,世界上大部分地区将18岁作为法定结婚年龄。在美国,除了法定结婚年龄为21岁的密西西比州(Mississippi)和19岁的内布拉斯加州(Nebraska),其他州的法定结婚年龄都为18岁。在英格兰和威尔士,这一标准为18岁,苏格兰为16岁。

希望降低法定结婚年龄的背后,是很多中国专家对新生儿越来越少的担忧。今年2月,公安部的一份报告透露,去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5万,这一数字比前年大幅下降了近15%。

抑郁症纳入医保

在医疗方面,来自广州的人大代表李小琴建议将抑郁症纳入中国医疗保险的范围。

她表示,2019年中国抑郁症发病率达到2.1%,并呈现出逐年上升趋势,全国范围内抑郁症患者超9500万,成为心理健康的“重灾区”。然而,抑郁症的“干预治疗可及性不足”。

因此,她建议加强抑郁症防治工作,鼓励公立机构和公司在职工体检项目中增加抑郁症筛查项目,并在学校中推进筛查,将抑郁症及心理咨询纳入医保门诊慢性病病种。

李小琴的提议受到很多网友的支持,有网友表示“抑郁症是慢性病所以常被忽视”,但它的风险实际已经很大,还有人认为,也应反思为何抑郁症患者越来越多,对企业过度加班的现象进行惩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由于新冠疫情的冲击,与去年一样,今年的中国全国“两会”会期减半,代表团开放日与很多记者会活动也被削减。



 | BBC

OR--商业新媒体

由于新冠疫情的冲击,与去年一样,今年的中国全国“两会”会期减半,代表团开放日与很多记者会活动也被削减。

但对于很多中国民众来说,可以津津乐道的话题仍然不减,比如5000多名中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每年需要从全国各地带到北京的提案和建议。

让我们看看今年有哪些吸引眼球的代表建言。

高考不考英语

今年“两会”提案中最受关注的话题莫过于一名政协委员建议,取消在中国的大学入学考试高考中考英语,并且取消英语在中学和小学的主科地位。

来自九三学社的许进表示,现在中国英语教学课时约占学生总课时的10%,而英语只对不到10%的大学毕业生有用,他认为“成果应用率低”。

中国目前的义务教育规定小学从三年级开始教授英语,但很多发达地区从一年级就开设了英语课。在中学考试中,英语和数学及语文一样,占比较大,被称为“主科”。

在中国东部的发达地区,一些对孩子有殷切期望的家长从幼儿园开始就让孩子学习英语。由于一些中小学将录取与英语水平挂钩,去年10月,疯狂的家长们甚至导致了剑桥英语等级考试报名网站瘫痪。

许进认为,智能翻译的技术在不断成熟,应当将中小学更多的时间留给音乐、体育和美术等课程。“学校应该用充足的时间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他对中国媒体说。

许进的建议迅速在社交媒体引发关注,但据中国媒体报道,大部分网友对此表示不赞同。批评该提议的网友反驳道:“不强制学英语以后怎么搞研究啊,除非中文成为地球通用语言,还是想想怎么解决教学资源不公吧。”

代孕合法化

代孕是否符合伦理、是否需要合法化等话题在中国一直是一项旷日持久的辩论。今年“两会”上,一些提案再次将该议题推到风口浪尖。

来自广东的律师朱列玉建议,目前中国对代孕行为采取一律禁止的态度,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他认为,代孕行为如没有侵犯他人的权利,并获得委托与被委托双方自由意志的认可,不宜一禁了之。

他表示,应严格区分合法代孕和非法代孕,有条件地允许合法代孕,并依法打击非法代孕行为。

朱列玉的建议也在中国互联网上引发广泛讨论。大量网友对此表示反对,认为这将加重对女性的“剥削”,把女性的子宫“当做商品”。

同为人大代表的作家蒋胜男则提出了打击代孕的措施。她呼吁对非法代孕的组织者进行刑事惩罚。她认为,代孕的商业化产业链有严重危害,不能因为有需求,就放弃对犯罪行为的惩治。

在中国,民众对代孕的接受度普遍不高。官方报纸《人民日报》在2017年进行的一项的调查显示,在7000多名受访者中,有超过8成的人不支持代孕。一些中国人转而前往美国、俄罗斯、乌克兰等地寻求代孕。

今年1月,中国知名女演员郑爽被爆出在美国寻求代孕生下两个孩子,但在与男友分手后又抛弃了孩子,她随后受到猛烈抨击并被封杀。去年12月,热门综艺《演员请就位》播出了讲述代孕的短片《宝贝儿》,节目播出后旋即成为众矢之的。很多人批评该片在“宣传代孕”。

“让男孩更像男孩”

中国东部知名院校苏州大学校长熊思东提出的《注重性别差异化教育的建议》也引发了争议。

据中国媒体报道,这名校长认为,不少中国男孩做事畏缩,个性喜静怕动,缺乏冒险、勇敢和探索精神。他认为这与传统“男子气概”相悖。

他提出,应进行有区别的性别教育,并根据学生性别特点有针对性地设置课程,例如引导男生更多地参加足球、橄榄球、击剑等对抗性较强的运动,而女生更多地参加体操、跳绳、瑜伽等柔韧性运动。

熊思东认为,通过这些措施,可以让“男孩更像男孩,女孩更像女孩”。

在社交媒体上,很多网友对他的看法表示不赞同,认为这强化了“性别刻板印象”,还有网友表示,这份提议“本身便是对女性的不尊重”。

“喜静怕动不是缺点,胆小无主张、自信心不足这些对女生来说也不是优点,为什么刻板印象如此之重……”一名网友评论道。

近年来,中国一直为如何让下一代男性看上去更强壮而忧心忡忡。今年1月,中国教育部表示,为了防止中国男性青少年变得“女性化”,将改革学校的体育教育,更多注重学生“阳刚之气”培养。

很多民众长期以来也对荧幕上的“小鲜肉“艺人感到不满。他们认为,流行综艺节目和电影中五官精致、眉清目秀的男性偶像正让下一代男性“变娘”。

家暴者离婚不分财产

来自法律界的人大代表黎霞的一份有关家庭暴力案件审判的提议受到了广泛欢迎。

她建议在涉及家暴案件的审理中,大幅提高家暴者对被施暴者的损害赔偿标准。同时,在离婚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对家暴者可少分或不分财产。

她对媒体说,自己研究了相关的判决书后发现,家暴案件受害人想要举证证明家暴非常困难,因此家暴者被判承担的赔偿也非常低,普遍仅在10,000元人民币(1532美元)左右。
和世界的很多其他国家一样,中国的家暴问题也尤为突出。此前中国妇联的数据显示,中国2.7亿个家庭中,有30%已婚妇女曾遭受家暴。

但很多女性在遭遇家暴后离婚往往面临难题。2020年8月,河南省商丘市的一名24岁的女子被丈夫狠狠殴打后,从窗户跳下逃生,导致双下肢截瘫。但当这名女士试图和丈夫离婚,并向法院提供了这一事件的闭路电视录像作为证据后,法院拒绝批准离婚,并要求双方调解处理。

一些地方已尝试做出一些改变。浙江省义乌市在去年引入婚前查询伴侣家暴史的制度。婚恋对象只需要提供正式身份证、结婚伴侣的身份证资料,即可查询。

今年两会上,还有人大代表提出应设立婚姻“辅导期”,通过给年轻人上课,让夫妻“持证上岗”。她认为,这能够促使“婚后过得更加幸福”,并降低离婚率。

法定结婚年龄降低至18岁

还有一些代表和委员更关注结婚问题。政协委员鲁晓明对中国媒体说,他建议修改《民法典》规定,将目前中国男女的法定结婚年龄改为“不得早于18周岁”。

而目前中国法律规定,最低结婚年龄为男性22周岁,女性20周岁。

这名政协委员认为,一般情况下,女子14岁、男子16岁左右就基本发育成熟。过晚的结婚年龄使生理发育成熟的青年人需要经历6年以上的婚姻等待期,造成人为禁欲。

他表示,这导致了“非婚同居等婚外性行为泛滥,影响婚姻的严肃性,对结婚登记等我国婚姻制度构成冲击”。

目前,世界上大部分地区将18岁作为法定结婚年龄。在美国,除了法定结婚年龄为21岁的密西西比州(Mississippi)和19岁的内布拉斯加州(Nebraska),其他州的法定结婚年龄都为18岁。在英格兰和威尔士,这一标准为18岁,苏格兰为16岁。

希望降低法定结婚年龄的背后,是很多中国专家对新生儿越来越少的担忧。今年2月,公安部的一份报告透露,去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5万,这一数字比前年大幅下降了近15%。

抑郁症纳入医保

在医疗方面,来自广州的人大代表李小琴建议将抑郁症纳入中国医疗保险的范围。

她表示,2019年中国抑郁症发病率达到2.1%,并呈现出逐年上升趋势,全国范围内抑郁症患者超9500万,成为心理健康的“重灾区”。然而,抑郁症的“干预治疗可及性不足”。

因此,她建议加强抑郁症防治工作,鼓励公立机构和公司在职工体检项目中增加抑郁症筛查项目,并在学校中推进筛查,将抑郁症及心理咨询纳入医保门诊慢性病病种。

李小琴的提议受到很多网友的支持,有网友表示“抑郁症是慢性病所以常被忽视”,但它的风险实际已经很大,还有人认为,也应反思为何抑郁症患者越来越多,对企业过度加班的现象进行惩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2021中国两会:代表和委员们的“抓眼球”提案

发布日期:2021-03-10 16:54
摘要:由于新冠疫情的冲击,与去年一样,今年的中国全国“两会”会期减半,代表团开放日与很多记者会活动也被削减。



 | BBC

OR--商业新媒体

由于新冠疫情的冲击,与去年一样,今年的中国全国“两会”会期减半,代表团开放日与很多记者会活动也被削减。

但对于很多中国民众来说,可以津津乐道的话题仍然不减,比如5000多名中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每年需要从全国各地带到北京的提案和建议。

让我们看看今年有哪些吸引眼球的代表建言。

高考不考英语

今年“两会”提案中最受关注的话题莫过于一名政协委员建议,取消在中国的大学入学考试高考中考英语,并且取消英语在中学和小学的主科地位。

来自九三学社的许进表示,现在中国英语教学课时约占学生总课时的10%,而英语只对不到10%的大学毕业生有用,他认为“成果应用率低”。

中国目前的义务教育规定小学从三年级开始教授英语,但很多发达地区从一年级就开设了英语课。在中学考试中,英语和数学及语文一样,占比较大,被称为“主科”。

在中国东部的发达地区,一些对孩子有殷切期望的家长从幼儿园开始就让孩子学习英语。由于一些中小学将录取与英语水平挂钩,去年10月,疯狂的家长们甚至导致了剑桥英语等级考试报名网站瘫痪。

许进认为,智能翻译的技术在不断成熟,应当将中小学更多的时间留给音乐、体育和美术等课程。“学校应该用充足的时间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他对中国媒体说。

许进的建议迅速在社交媒体引发关注,但据中国媒体报道,大部分网友对此表示不赞同。批评该提议的网友反驳道:“不强制学英语以后怎么搞研究啊,除非中文成为地球通用语言,还是想想怎么解决教学资源不公吧。”

代孕合法化

代孕是否符合伦理、是否需要合法化等话题在中国一直是一项旷日持久的辩论。今年“两会”上,一些提案再次将该议题推到风口浪尖。

来自广东的律师朱列玉建议,目前中国对代孕行为采取一律禁止的态度,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他认为,代孕行为如没有侵犯他人的权利,并获得委托与被委托双方自由意志的认可,不宜一禁了之。

他表示,应严格区分合法代孕和非法代孕,有条件地允许合法代孕,并依法打击非法代孕行为。

朱列玉的建议也在中国互联网上引发广泛讨论。大量网友对此表示反对,认为这将加重对女性的“剥削”,把女性的子宫“当做商品”。

同为人大代表的作家蒋胜男则提出了打击代孕的措施。她呼吁对非法代孕的组织者进行刑事惩罚。她认为,代孕的商业化产业链有严重危害,不能因为有需求,就放弃对犯罪行为的惩治。

在中国,民众对代孕的接受度普遍不高。官方报纸《人民日报》在2017年进行的一项的调查显示,在7000多名受访者中,有超过8成的人不支持代孕。一些中国人转而前往美国、俄罗斯、乌克兰等地寻求代孕。

今年1月,中国知名女演员郑爽被爆出在美国寻求代孕生下两个孩子,但在与男友分手后又抛弃了孩子,她随后受到猛烈抨击并被封杀。去年12月,热门综艺《演员请就位》播出了讲述代孕的短片《宝贝儿》,节目播出后旋即成为众矢之的。很多人批评该片在“宣传代孕”。

“让男孩更像男孩”

中国东部知名院校苏州大学校长熊思东提出的《注重性别差异化教育的建议》也引发了争议。

据中国媒体报道,这名校长认为,不少中国男孩做事畏缩,个性喜静怕动,缺乏冒险、勇敢和探索精神。他认为这与传统“男子气概”相悖。

他提出,应进行有区别的性别教育,并根据学生性别特点有针对性地设置课程,例如引导男生更多地参加足球、橄榄球、击剑等对抗性较强的运动,而女生更多地参加体操、跳绳、瑜伽等柔韧性运动。

熊思东认为,通过这些措施,可以让“男孩更像男孩,女孩更像女孩”。

在社交媒体上,很多网友对他的看法表示不赞同,认为这强化了“性别刻板印象”,还有网友表示,这份提议“本身便是对女性的不尊重”。

“喜静怕动不是缺点,胆小无主张、自信心不足这些对女生来说也不是优点,为什么刻板印象如此之重……”一名网友评论道。

近年来,中国一直为如何让下一代男性看上去更强壮而忧心忡忡。今年1月,中国教育部表示,为了防止中国男性青少年变得“女性化”,将改革学校的体育教育,更多注重学生“阳刚之气”培养。

很多民众长期以来也对荧幕上的“小鲜肉“艺人感到不满。他们认为,流行综艺节目和电影中五官精致、眉清目秀的男性偶像正让下一代男性“变娘”。

家暴者离婚不分财产

来自法律界的人大代表黎霞的一份有关家庭暴力案件审判的提议受到了广泛欢迎。

她建议在涉及家暴案件的审理中,大幅提高家暴者对被施暴者的损害赔偿标准。同时,在离婚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对家暴者可少分或不分财产。

她对媒体说,自己研究了相关的判决书后发现,家暴案件受害人想要举证证明家暴非常困难,因此家暴者被判承担的赔偿也非常低,普遍仅在10,000元人民币(1532美元)左右。
和世界的很多其他国家一样,中国的家暴问题也尤为突出。此前中国妇联的数据显示,中国2.7亿个家庭中,有30%已婚妇女曾遭受家暴。

但很多女性在遭遇家暴后离婚往往面临难题。2020年8月,河南省商丘市的一名24岁的女子被丈夫狠狠殴打后,从窗户跳下逃生,导致双下肢截瘫。但当这名女士试图和丈夫离婚,并向法院提供了这一事件的闭路电视录像作为证据后,法院拒绝批准离婚,并要求双方调解处理。

一些地方已尝试做出一些改变。浙江省义乌市在去年引入婚前查询伴侣家暴史的制度。婚恋对象只需要提供正式身份证、结婚伴侣的身份证资料,即可查询。

今年两会上,还有人大代表提出应设立婚姻“辅导期”,通过给年轻人上课,让夫妻“持证上岗”。她认为,这能够促使“婚后过得更加幸福”,并降低离婚率。

法定结婚年龄降低至18岁

还有一些代表和委员更关注结婚问题。政协委员鲁晓明对中国媒体说,他建议修改《民法典》规定,将目前中国男女的法定结婚年龄改为“不得早于18周岁”。

而目前中国法律规定,最低结婚年龄为男性22周岁,女性20周岁。

这名政协委员认为,一般情况下,女子14岁、男子16岁左右就基本发育成熟。过晚的结婚年龄使生理发育成熟的青年人需要经历6年以上的婚姻等待期,造成人为禁欲。

他表示,这导致了“非婚同居等婚外性行为泛滥,影响婚姻的严肃性,对结婚登记等我国婚姻制度构成冲击”。

目前,世界上大部分地区将18岁作为法定结婚年龄。在美国,除了法定结婚年龄为21岁的密西西比州(Mississippi)和19岁的内布拉斯加州(Nebraska),其他州的法定结婚年龄都为18岁。在英格兰和威尔士,这一标准为18岁,苏格兰为16岁。

希望降低法定结婚年龄的背后,是很多中国专家对新生儿越来越少的担忧。今年2月,公安部的一份报告透露,去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5万,这一数字比前年大幅下降了近15%。

抑郁症纳入医保

在医疗方面,来自广州的人大代表李小琴建议将抑郁症纳入中国医疗保险的范围。

她表示,2019年中国抑郁症发病率达到2.1%,并呈现出逐年上升趋势,全国范围内抑郁症患者超9500万,成为心理健康的“重灾区”。然而,抑郁症的“干预治疗可及性不足”。

因此,她建议加强抑郁症防治工作,鼓励公立机构和公司在职工体检项目中增加抑郁症筛查项目,并在学校中推进筛查,将抑郁症及心理咨询纳入医保门诊慢性病病种。

李小琴的提议受到很多网友的支持,有网友表示“抑郁症是慢性病所以常被忽视”,但它的风险实际已经很大,还有人认为,也应反思为何抑郁症患者越来越多,对企业过度加班的现象进行惩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