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双边关系依然紧张的情况下,美国和中国正悄然准备在气候问题上进行合作,这引发了外界对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在共同优先事项上合作的希望。



 | Sha Hua

OR--商业新媒体


美中两国正在进行一场建立互信的尝试,这可能会显示出,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能否在分歧巨大、双边关系严重紧张的情况下就共同的优先事项进行合作。

美中两国政府将共同主持一个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 简称G20)研究小组,重点研究与气候变化有关的金融风险。这是双方在一个利害关系较弱的领域迈出的谨慎一步。不过,即使是对这样一项温和的举措,两国都不急于居功,这凸显出双方对任何接触活动都很敏感。

上个月,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向G20其他成员国的财长表示,美国将共同主持该研究小组。一天后,中国央行行长易纲表示,中国央行很高兴能共同牵头该研究小组。中美双方在公告中都没有提及对方。

华盛顿左倾智库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创始人John Podesta说:“双方都在一点点靠近对方,试图让气候问题成为一条安全的沟通渠道。”

美国将中国视为主要竞争对手。拜登(Joe Biden)政府的一份新战略文件称,中国是唯一一个可能有能力将经济、外交、军事和技术力量结合起来,“对稳定和开放的国际体系发起持续挑战”的对手。

中国已在努力摆脱对美国技术的依赖,并试图向美国新一届政府表明,中方不会在人权或台湾问题上退缩。台湾是一个民主自治的岛屿,北京方面将台湾视为中国的一部分。

不过,中美政府都已谈及应对气候变化的紧迫性,以及就此问题展开合作的必要性。

美国国务院在回答问题时指出,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上周的讲话中已表示,美中关系未来将会是“在应该的时候竞争,在可以的时候合作,在必须的时候对抗”。美国财政部发言人对此不予置评。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周日表示,希望中美重启气变合作也能给中美关系带来积极的“气候变化”。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去年9月曾表示,中国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即二氧化碳净零排放),力争2030年前碳达峰。从那时起,中国政府已发出其他信号,表明国内能源政策有所转变。

美国最近同意重新加入《巴黎协定》,但该协定受到气候活动人士的批评。他们说,各国做出的承诺不足以阻止全球变暖2摄氏度。这是许多活动人士引用的标准。

气候倡议者也对中国政府在海外应对气候变化的承诺表示担忧。根据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全球发展政策中心(Global Development Policy Center)的数据,自2000年以来,中国政策性银行通过“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提供了近520亿美元的贷款来支持煤炭项目。

去年12月,中国环境部的研究人员和国际气候倡议者呼吁对中国的海外投资制定更严格的环境标准。中国政府高级官员出席了该报告的发布会,这被解读为中国政府愿意重新考虑其海外项目对气候影响的信号。

上个月,中国政府任命解振华为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在2007年至2018年期间担任中国政府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在中国加入《巴黎协定》的谈判中认识了去年新上任的美国气候问题特使克里(John Kerry)。

据知情人士透露,随着拜登获胜的可能性越来越明显,整个2020年克里和解振华以及他们的心腹都在定期沟通,交换意见,试探彼此的立场。

中国外交部上个月表示,此后克里和解振华一直保持直接联系;克里称赞解振华是“一位有能力的倡导者”。

目前尚不清楚美国将任命谁为该G20工作组的联合主席。

中国方面,联合主席将由世界银行资深人士、中国央行前首席经济学家马骏担任,他是环境可持续金融专家,也是去年12月呼吁对中国海外投资采取更严格环境标准的报告的顾问。

马骏接受采访时证实自己被任命为该G20研究小组的中方代表。他说,美国财政部和中国央行均分别提议,把这个G20研究小组升级为工作组。与研究小组不同,工作组可以给出具体的政策建议。尽管该工作组的议程尚未确定,但这一变化料将得到G20全体成员国的批准。

中国央行未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美国和中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进行初步接触

发布日期:2021-03-10 09:44
摘要:在双边关系依然紧张的情况下,美国和中国正悄然准备在气候问题上进行合作,这引发了外界对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在共同优先事项上合作的希望。



 | Sha Hua

OR--商业新媒体


美中两国正在进行一场建立互信的尝试,这可能会显示出,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能否在分歧巨大、双边关系严重紧张的情况下就共同的优先事项进行合作。

美中两国政府将共同主持一个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 简称G20)研究小组,重点研究与气候变化有关的金融风险。这是双方在一个利害关系较弱的领域迈出的谨慎一步。不过,即使是对这样一项温和的举措,两国都不急于居功,这凸显出双方对任何接触活动都很敏感。

上个月,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向G20其他成员国的财长表示,美国将共同主持该研究小组。一天后,中国央行行长易纲表示,中国央行很高兴能共同牵头该研究小组。中美双方在公告中都没有提及对方。

华盛顿左倾智库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创始人John Podesta说:“双方都在一点点靠近对方,试图让气候问题成为一条安全的沟通渠道。”

美国将中国视为主要竞争对手。拜登(Joe Biden)政府的一份新战略文件称,中国是唯一一个可能有能力将经济、外交、军事和技术力量结合起来,“对稳定和开放的国际体系发起持续挑战”的对手。

中国已在努力摆脱对美国技术的依赖,并试图向美国新一届政府表明,中方不会在人权或台湾问题上退缩。台湾是一个民主自治的岛屿,北京方面将台湾视为中国的一部分。

不过,中美政府都已谈及应对气候变化的紧迫性,以及就此问题展开合作的必要性。

美国国务院在回答问题时指出,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上周的讲话中已表示,美中关系未来将会是“在应该的时候竞争,在可以的时候合作,在必须的时候对抗”。美国财政部发言人对此不予置评。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周日表示,希望中美重启气变合作也能给中美关系带来积极的“气候变化”。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去年9月曾表示,中国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即二氧化碳净零排放),力争2030年前碳达峰。从那时起,中国政府已发出其他信号,表明国内能源政策有所转变。

美国最近同意重新加入《巴黎协定》,但该协定受到气候活动人士的批评。他们说,各国做出的承诺不足以阻止全球变暖2摄氏度。这是许多活动人士引用的标准。

气候倡议者也对中国政府在海外应对气候变化的承诺表示担忧。根据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全球发展政策中心(Global Development Policy Center)的数据,自2000年以来,中国政策性银行通过“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提供了近520亿美元的贷款来支持煤炭项目。

去年12月,中国环境部的研究人员和国际气候倡议者呼吁对中国的海外投资制定更严格的环境标准。中国政府高级官员出席了该报告的发布会,这被解读为中国政府愿意重新考虑其海外项目对气候影响的信号。

上个月,中国政府任命解振华为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在2007年至2018年期间担任中国政府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在中国加入《巴黎协定》的谈判中认识了去年新上任的美国气候问题特使克里(John Kerry)。

据知情人士透露,随着拜登获胜的可能性越来越明显,整个2020年克里和解振华以及他们的心腹都在定期沟通,交换意见,试探彼此的立场。

中国外交部上个月表示,此后克里和解振华一直保持直接联系;克里称赞解振华是“一位有能力的倡导者”。

目前尚不清楚美国将任命谁为该G20工作组的联合主席。

中国方面,联合主席将由世界银行资深人士、中国央行前首席经济学家马骏担任,他是环境可持续金融专家,也是去年12月呼吁对中国海外投资采取更严格环境标准的报告的顾问。

马骏接受采访时证实自己被任命为该G20研究小组的中方代表。他说,美国财政部和中国央行均分别提议,把这个G20研究小组升级为工作组。与研究小组不同,工作组可以给出具体的政策建议。尽管该工作组的议程尚未确定,但这一变化料将得到G20全体成员国的批准。

中国央行未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双边关系依然紧张的情况下,美国和中国正悄然准备在气候问题上进行合作,这引发了外界对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在共同优先事项上合作的希望。



 | Sha Hua

OR--商业新媒体


美中两国正在进行一场建立互信的尝试,这可能会显示出,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能否在分歧巨大、双边关系严重紧张的情况下就共同的优先事项进行合作。

美中两国政府将共同主持一个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 简称G20)研究小组,重点研究与气候变化有关的金融风险。这是双方在一个利害关系较弱的领域迈出的谨慎一步。不过,即使是对这样一项温和的举措,两国都不急于居功,这凸显出双方对任何接触活动都很敏感。

上个月,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向G20其他成员国的财长表示,美国将共同主持该研究小组。一天后,中国央行行长易纲表示,中国央行很高兴能共同牵头该研究小组。中美双方在公告中都没有提及对方。

华盛顿左倾智库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创始人John Podesta说:“双方都在一点点靠近对方,试图让气候问题成为一条安全的沟通渠道。”

美国将中国视为主要竞争对手。拜登(Joe Biden)政府的一份新战略文件称,中国是唯一一个可能有能力将经济、外交、军事和技术力量结合起来,“对稳定和开放的国际体系发起持续挑战”的对手。

中国已在努力摆脱对美国技术的依赖,并试图向美国新一届政府表明,中方不会在人权或台湾问题上退缩。台湾是一个民主自治的岛屿,北京方面将台湾视为中国的一部分。

不过,中美政府都已谈及应对气候变化的紧迫性,以及就此问题展开合作的必要性。

美国国务院在回答问题时指出,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上周的讲话中已表示,美中关系未来将会是“在应该的时候竞争,在可以的时候合作,在必须的时候对抗”。美国财政部发言人对此不予置评。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周日表示,希望中美重启气变合作也能给中美关系带来积极的“气候变化”。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去年9月曾表示,中国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即二氧化碳净零排放),力争2030年前碳达峰。从那时起,中国政府已发出其他信号,表明国内能源政策有所转变。

美国最近同意重新加入《巴黎协定》,但该协定受到气候活动人士的批评。他们说,各国做出的承诺不足以阻止全球变暖2摄氏度。这是许多活动人士引用的标准。

气候倡议者也对中国政府在海外应对气候变化的承诺表示担忧。根据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全球发展政策中心(Global Development Policy Center)的数据,自2000年以来,中国政策性银行通过“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提供了近520亿美元的贷款来支持煤炭项目。

去年12月,中国环境部的研究人员和国际气候倡议者呼吁对中国的海外投资制定更严格的环境标准。中国政府高级官员出席了该报告的发布会,这被解读为中国政府愿意重新考虑其海外项目对气候影响的信号。

上个月,中国政府任命解振华为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在2007年至2018年期间担任中国政府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在中国加入《巴黎协定》的谈判中认识了去年新上任的美国气候问题特使克里(John Kerry)。

据知情人士透露,随着拜登获胜的可能性越来越明显,整个2020年克里和解振华以及他们的心腹都在定期沟通,交换意见,试探彼此的立场。

中国外交部上个月表示,此后克里和解振华一直保持直接联系;克里称赞解振华是“一位有能力的倡导者”。

目前尚不清楚美国将任命谁为该G20工作组的联合主席。

中国方面,联合主席将由世界银行资深人士、中国央行前首席经济学家马骏担任,他是环境可持续金融专家,也是去年12月呼吁对中国海外投资采取更严格环境标准的报告的顾问。

马骏接受采访时证实自己被任命为该G20研究小组的中方代表。他说,美国财政部和中国央行均分别提议,把这个G20研究小组升级为工作组。与研究小组不同,工作组可以给出具体的政策建议。尽管该工作组的议程尚未确定,但这一变化料将得到G20全体成员国的批准。

中国央行未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国和中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进行初步接触

发布日期:2021-03-10 09:44
摘要:在双边关系依然紧张的情况下,美国和中国正悄然准备在气候问题上进行合作,这引发了外界对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在共同优先事项上合作的希望。



 | Sha Hua

OR--商业新媒体


美中两国正在进行一场建立互信的尝试,这可能会显示出,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能否在分歧巨大、双边关系严重紧张的情况下就共同的优先事项进行合作。

美中两国政府将共同主持一个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 简称G20)研究小组,重点研究与气候变化有关的金融风险。这是双方在一个利害关系较弱的领域迈出的谨慎一步。不过,即使是对这样一项温和的举措,两国都不急于居功,这凸显出双方对任何接触活动都很敏感。

上个月,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向G20其他成员国的财长表示,美国将共同主持该研究小组。一天后,中国央行行长易纲表示,中国央行很高兴能共同牵头该研究小组。中美双方在公告中都没有提及对方。

华盛顿左倾智库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创始人John Podesta说:“双方都在一点点靠近对方,试图让气候问题成为一条安全的沟通渠道。”

美国将中国视为主要竞争对手。拜登(Joe Biden)政府的一份新战略文件称,中国是唯一一个可能有能力将经济、外交、军事和技术力量结合起来,“对稳定和开放的国际体系发起持续挑战”的对手。

中国已在努力摆脱对美国技术的依赖,并试图向美国新一届政府表明,中方不会在人权或台湾问题上退缩。台湾是一个民主自治的岛屿,北京方面将台湾视为中国的一部分。

不过,中美政府都已谈及应对气候变化的紧迫性,以及就此问题展开合作的必要性。

美国国务院在回答问题时指出,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上周的讲话中已表示,美中关系未来将会是“在应该的时候竞争,在可以的时候合作,在必须的时候对抗”。美国财政部发言人对此不予置评。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周日表示,希望中美重启气变合作也能给中美关系带来积极的“气候变化”。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去年9月曾表示,中国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即二氧化碳净零排放),力争2030年前碳达峰。从那时起,中国政府已发出其他信号,表明国内能源政策有所转变。

美国最近同意重新加入《巴黎协定》,但该协定受到气候活动人士的批评。他们说,各国做出的承诺不足以阻止全球变暖2摄氏度。这是许多活动人士引用的标准。

气候倡议者也对中国政府在海外应对气候变化的承诺表示担忧。根据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全球发展政策中心(Global Development Policy Center)的数据,自2000年以来,中国政策性银行通过“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提供了近520亿美元的贷款来支持煤炭项目。

去年12月,中国环境部的研究人员和国际气候倡议者呼吁对中国的海外投资制定更严格的环境标准。中国政府高级官员出席了该报告的发布会,这被解读为中国政府愿意重新考虑其海外项目对气候影响的信号。

上个月,中国政府任命解振华为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在2007年至2018年期间担任中国政府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在中国加入《巴黎协定》的谈判中认识了去年新上任的美国气候问题特使克里(John Kerry)。

据知情人士透露,随着拜登获胜的可能性越来越明显,整个2020年克里和解振华以及他们的心腹都在定期沟通,交换意见,试探彼此的立场。

中国外交部上个月表示,此后克里和解振华一直保持直接联系;克里称赞解振华是“一位有能力的倡导者”。

目前尚不清楚美国将任命谁为该G20工作组的联合主席。

中国方面,联合主席将由世界银行资深人士、中国央行前首席经济学家马骏担任,他是环境可持续金融专家,也是去年12月呼吁对中国海外投资采取更严格环境标准的报告的顾问。

马骏接受采访时证实自己被任命为该G20研究小组的中方代表。他说,美国财政部和中国央行均分别提议,把这个G20研究小组升级为工作组。与研究小组不同,工作组可以给出具体的政策建议。尽管该工作组的议程尚未确定,但这一变化料将得到G20全体成员国的批准。

中国央行未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双边关系依然紧张的情况下,美国和中国正悄然准备在气候问题上进行合作,这引发了外界对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在共同优先事项上合作的希望。



 | Sha Hua

OR--商业新媒体


美中两国正在进行一场建立互信的尝试,这可能会显示出,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能否在分歧巨大、双边关系严重紧张的情况下就共同的优先事项进行合作。

美中两国政府将共同主持一个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 简称G20)研究小组,重点研究与气候变化有关的金融风险。这是双方在一个利害关系较弱的领域迈出的谨慎一步。不过,即使是对这样一项温和的举措,两国都不急于居功,这凸显出双方对任何接触活动都很敏感。

上个月,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向G20其他成员国的财长表示,美国将共同主持该研究小组。一天后,中国央行行长易纲表示,中国央行很高兴能共同牵头该研究小组。中美双方在公告中都没有提及对方。

华盛顿左倾智库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创始人John Podesta说:“双方都在一点点靠近对方,试图让气候问题成为一条安全的沟通渠道。”

美国将中国视为主要竞争对手。拜登(Joe Biden)政府的一份新战略文件称,中国是唯一一个可能有能力将经济、外交、军事和技术力量结合起来,“对稳定和开放的国际体系发起持续挑战”的对手。

中国已在努力摆脱对美国技术的依赖,并试图向美国新一届政府表明,中方不会在人权或台湾问题上退缩。台湾是一个民主自治的岛屿,北京方面将台湾视为中国的一部分。

不过,中美政府都已谈及应对气候变化的紧迫性,以及就此问题展开合作的必要性。

美国国务院在回答问题时指出,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上周的讲话中已表示,美中关系未来将会是“在应该的时候竞争,在可以的时候合作,在必须的时候对抗”。美国财政部发言人对此不予置评。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周日表示,希望中美重启气变合作也能给中美关系带来积极的“气候变化”。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去年9月曾表示,中国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即二氧化碳净零排放),力争2030年前碳达峰。从那时起,中国政府已发出其他信号,表明国内能源政策有所转变。

美国最近同意重新加入《巴黎协定》,但该协定受到气候活动人士的批评。他们说,各国做出的承诺不足以阻止全球变暖2摄氏度。这是许多活动人士引用的标准。

气候倡议者也对中国政府在海外应对气候变化的承诺表示担忧。根据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全球发展政策中心(Global Development Policy Center)的数据,自2000年以来,中国政策性银行通过“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提供了近520亿美元的贷款来支持煤炭项目。

去年12月,中国环境部的研究人员和国际气候倡议者呼吁对中国的海外投资制定更严格的环境标准。中国政府高级官员出席了该报告的发布会,这被解读为中国政府愿意重新考虑其海外项目对气候影响的信号。

上个月,中国政府任命解振华为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在2007年至2018年期间担任中国政府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在中国加入《巴黎协定》的谈判中认识了去年新上任的美国气候问题特使克里(John Kerry)。

据知情人士透露,随着拜登获胜的可能性越来越明显,整个2020年克里和解振华以及他们的心腹都在定期沟通,交换意见,试探彼此的立场。

中国外交部上个月表示,此后克里和解振华一直保持直接联系;克里称赞解振华是“一位有能力的倡导者”。

目前尚不清楚美国将任命谁为该G20工作组的联合主席。

中国方面,联合主席将由世界银行资深人士、中国央行前首席经济学家马骏担任,他是环境可持续金融专家,也是去年12月呼吁对中国海外投资采取更严格环境标准的报告的顾问。

马骏接受采访时证实自己被任命为该G20研究小组的中方代表。他说,美国财政部和中国央行均分别提议,把这个G20研究小组升级为工作组。与研究小组不同,工作组可以给出具体的政策建议。尽管该工作组的议程尚未确定,但这一变化料将得到G20全体成员国的批准。

中国央行未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