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寻求以更清洁的能源实现工业增长,这正冲击全球液化天然气价格,重塑这种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化石燃料的贸易。



 | Chuin-Wei Yap /  Chieko Tsuneoka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寻求以更清洁的能源实现工业增长,这正冲击全球液化天然气(LNG)价格,重塑这种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化石燃料的贸易。

由于突如其来的全球供应中断,加上异常寒冷的冬季气候,LNG价格自去年12月初到今年1月中旬上涨了两倍,达到创纪录的每百万英热单位32.5美元。与此同时,中国对这个市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也引发了关注。

受经济繁荣增长和对LNG现货市场的参与日益增加影响,北京方面从煤炭转向以天然气作为长期燃料的努力已推动中国LNG进口近年来不断扩大,令依赖天然气的邻国日本和韩国供应吃紧。这三个经济体的LNG消费量占全球60%。


中国的巨大需求加剧了日本1月份的天然气短缺,导致日本部分地区面临停电风险。去年,中国超越日本成为全球最大LNG进口国。去年12月中国进口760万吨LNG,创历史新高。日本的公用事业公司报告称天然气严重短缺,只能通过恢复使用煤炭、石油和其他老式发电手段来避免停电局面。

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LNG消费量增长11%左右,远高于全球1%的增幅。中国大约45%的天然气需求由进口满足。自习近平2015年前后制定一项长达数十年的计划以来,中国的天然气需求一直在上升,该计划旨在将天然气输送至数以百万计的中国家庭和工厂。北京方面将天然气这种更清洁的化石燃料视为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计划的基石。

官方报告称,包括广东南部在内的省级主管部门去年开始要求更多制造企业使用天然气,而不是煤炭。北京方面在过去两年放松了规定,允许更多公司进口LNG,这让省级天然气分销商在现货市场成为更活跃的买方,而这些市场以前为少数几家国有巨头所垄断。

研究机构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的分析经理穆尔(Jeffrey Moore)表示:“当需求极度旺盛而实际交付跟不上时,就支撑了这样的价格上涨。”


随着寒流消退缓解了竞相购买的局面,2月中旬LNG价格已经回落至每百万英热单位6.30美元左右,较1月份的创纪录高位跳水81%。就在这之前的几周,这种超大的进口量似乎还不足够。标普全球普氏估计,进入冬季时,东北亚地区LNG库存为容量的64%,远低于往年平均水平70%,这迫使买家转向现货市场。

世界第一大生产国澳大利亚以及其他地方的出口工厂意外停工,意味着亚洲不得不依赖运输时间需要三倍甚至更多的进口。

去年12月下旬,中国最高经济决策机构督促国内供气企业满负荷生产,LNG码头优先接卸进口货物。有关部门也不得不退回到燃煤发电,并下令增加煤炭进口。

中国国家发改委会当时表示,将尽一切可能增加资源的供应。发改委称,全力增加现货LNG资源采购。

在日本人口稠密的关西地区,发电厂的产能利用率达到99%,远远高于LNG发电厂通常的60%。日本约三分之一的电力为天然气发电。

日本电网的紧张状况迫使运营商采取传统的应对办法,包括让一些发电厂超负荷运行,东京电力公司Electric Power Development Co.的做法是在1月份有两天燃烧原油以保持发电。

即使在价格反弹的高峰期,1月份高企的价格也仍然有利可图:在中国,用卡车运到北京的液化天然气价格比进口价格高20%。在一些欠发达的中小城市,这个价差幅度更大。

“我们的首要任务是确保有稳定的供应,这意味着必要时我们会从现货市场采购,”韩国天然气公司Korea Gas Corp.(简称Kogas)发言人Kim Chi-ho说,“今年由于意外的寒潮,我们加大了从现货市场采购的力度。”


与大多数同行一样,国有企业Kogas通过长期合约锁定一半以上的LNG供应,但依赖现货市场满足突发需求。

中国的庞大体量侵蚀了邻国的供应。多年来,澳大利亚一直是日本最大的LNG进口来源国,占日本LNG进口量的三分之一左右。但去年,日本从澳大利亚进口了2,630万吨LNG,规模较之前两年都要小。去年澳大利亚输华LNG规模同比增加5%,至创纪录的2,900万吨。

韩国数据显示,韩国进口的澳大利亚LNG规模自2018年以来基本持平。韩国近年来开始另寻货源。2017年Kogas就休斯顿公司Cheniere Energy Inc.的长期供应达成协议,之后美国在韩国LNG进口量中的占比从2016年的1%升至2019年的14%。

但中国也在扩大进口美国LNG,去年进口量达到创纪录的320万吨,较2018年增加50%。

中国天然气需求势必还将上升,从而导致未来几年有可能出现供应危机,令价格大幅震荡。

Woodmac分析师Miaoru Huang说,即使在冬季之前,已经有很多相关政策旨在加快中国LNG储运和连通方面的基础设施投资。但他认为,在这波价格剧涨之后,还会有新的刺激措施出台以推进相关建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天然气需求搅动市场

发布日期:2021-03-08 19:48
摘要:中国寻求以更清洁的能源实现工业增长,这正冲击全球液化天然气价格,重塑这种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化石燃料的贸易。



 | Chuin-Wei Yap /  Chieko Tsuneoka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寻求以更清洁的能源实现工业增长,这正冲击全球液化天然气(LNG)价格,重塑这种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化石燃料的贸易。

由于突如其来的全球供应中断,加上异常寒冷的冬季气候,LNG价格自去年12月初到今年1月中旬上涨了两倍,达到创纪录的每百万英热单位32.5美元。与此同时,中国对这个市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也引发了关注。

受经济繁荣增长和对LNG现货市场的参与日益增加影响,北京方面从煤炭转向以天然气作为长期燃料的努力已推动中国LNG进口近年来不断扩大,令依赖天然气的邻国日本和韩国供应吃紧。这三个经济体的LNG消费量占全球60%。


中国的巨大需求加剧了日本1月份的天然气短缺,导致日本部分地区面临停电风险。去年,中国超越日本成为全球最大LNG进口国。去年12月中国进口760万吨LNG,创历史新高。日本的公用事业公司报告称天然气严重短缺,只能通过恢复使用煤炭、石油和其他老式发电手段来避免停电局面。

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LNG消费量增长11%左右,远高于全球1%的增幅。中国大约45%的天然气需求由进口满足。自习近平2015年前后制定一项长达数十年的计划以来,中国的天然气需求一直在上升,该计划旨在将天然气输送至数以百万计的中国家庭和工厂。北京方面将天然气这种更清洁的化石燃料视为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计划的基石。

官方报告称,包括广东南部在内的省级主管部门去年开始要求更多制造企业使用天然气,而不是煤炭。北京方面在过去两年放松了规定,允许更多公司进口LNG,这让省级天然气分销商在现货市场成为更活跃的买方,而这些市场以前为少数几家国有巨头所垄断。

研究机构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的分析经理穆尔(Jeffrey Moore)表示:“当需求极度旺盛而实际交付跟不上时,就支撑了这样的价格上涨。”


随着寒流消退缓解了竞相购买的局面,2月中旬LNG价格已经回落至每百万英热单位6.30美元左右,较1月份的创纪录高位跳水81%。就在这之前的几周,这种超大的进口量似乎还不足够。标普全球普氏估计,进入冬季时,东北亚地区LNG库存为容量的64%,远低于往年平均水平70%,这迫使买家转向现货市场。

世界第一大生产国澳大利亚以及其他地方的出口工厂意外停工,意味着亚洲不得不依赖运输时间需要三倍甚至更多的进口。

去年12月下旬,中国最高经济决策机构督促国内供气企业满负荷生产,LNG码头优先接卸进口货物。有关部门也不得不退回到燃煤发电,并下令增加煤炭进口。

中国国家发改委会当时表示,将尽一切可能增加资源的供应。发改委称,全力增加现货LNG资源采购。

在日本人口稠密的关西地区,发电厂的产能利用率达到99%,远远高于LNG发电厂通常的60%。日本约三分之一的电力为天然气发电。

日本电网的紧张状况迫使运营商采取传统的应对办法,包括让一些发电厂超负荷运行,东京电力公司Electric Power Development Co.的做法是在1月份有两天燃烧原油以保持发电。

即使在价格反弹的高峰期,1月份高企的价格也仍然有利可图:在中国,用卡车运到北京的液化天然气价格比进口价格高20%。在一些欠发达的中小城市,这个价差幅度更大。

“我们的首要任务是确保有稳定的供应,这意味着必要时我们会从现货市场采购,”韩国天然气公司Korea Gas Corp.(简称Kogas)发言人Kim Chi-ho说,“今年由于意外的寒潮,我们加大了从现货市场采购的力度。”


与大多数同行一样,国有企业Kogas通过长期合约锁定一半以上的LNG供应,但依赖现货市场满足突发需求。

中国的庞大体量侵蚀了邻国的供应。多年来,澳大利亚一直是日本最大的LNG进口来源国,占日本LNG进口量的三分之一左右。但去年,日本从澳大利亚进口了2,630万吨LNG,规模较之前两年都要小。去年澳大利亚输华LNG规模同比增加5%,至创纪录的2,900万吨。

韩国数据显示,韩国进口的澳大利亚LNG规模自2018年以来基本持平。韩国近年来开始另寻货源。2017年Kogas就休斯顿公司Cheniere Energy Inc.的长期供应达成协议,之后美国在韩国LNG进口量中的占比从2016年的1%升至2019年的14%。

但中国也在扩大进口美国LNG,去年进口量达到创纪录的320万吨,较2018年增加50%。

中国天然气需求势必还将上升,从而导致未来几年有可能出现供应危机,令价格大幅震荡。

Woodmac分析师Miaoru Huang说,即使在冬季之前,已经有很多相关政策旨在加快中国LNG储运和连通方面的基础设施投资。但他认为,在这波价格剧涨之后,还会有新的刺激措施出台以推进相关建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寻求以更清洁的能源实现工业增长,这正冲击全球液化天然气价格,重塑这种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化石燃料的贸易。



 | Chuin-Wei Yap /  Chieko Tsuneoka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寻求以更清洁的能源实现工业增长,这正冲击全球液化天然气(LNG)价格,重塑这种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化石燃料的贸易。

由于突如其来的全球供应中断,加上异常寒冷的冬季气候,LNG价格自去年12月初到今年1月中旬上涨了两倍,达到创纪录的每百万英热单位32.5美元。与此同时,中国对这个市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也引发了关注。

受经济繁荣增长和对LNG现货市场的参与日益增加影响,北京方面从煤炭转向以天然气作为长期燃料的努力已推动中国LNG进口近年来不断扩大,令依赖天然气的邻国日本和韩国供应吃紧。这三个经济体的LNG消费量占全球60%。


中国的巨大需求加剧了日本1月份的天然气短缺,导致日本部分地区面临停电风险。去年,中国超越日本成为全球最大LNG进口国。去年12月中国进口760万吨LNG,创历史新高。日本的公用事业公司报告称天然气严重短缺,只能通过恢复使用煤炭、石油和其他老式发电手段来避免停电局面。

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LNG消费量增长11%左右,远高于全球1%的增幅。中国大约45%的天然气需求由进口满足。自习近平2015年前后制定一项长达数十年的计划以来,中国的天然气需求一直在上升,该计划旨在将天然气输送至数以百万计的中国家庭和工厂。北京方面将天然气这种更清洁的化石燃料视为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计划的基石。

官方报告称,包括广东南部在内的省级主管部门去年开始要求更多制造企业使用天然气,而不是煤炭。北京方面在过去两年放松了规定,允许更多公司进口LNG,这让省级天然气分销商在现货市场成为更活跃的买方,而这些市场以前为少数几家国有巨头所垄断。

研究机构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的分析经理穆尔(Jeffrey Moore)表示:“当需求极度旺盛而实际交付跟不上时,就支撑了这样的价格上涨。”


随着寒流消退缓解了竞相购买的局面,2月中旬LNG价格已经回落至每百万英热单位6.30美元左右,较1月份的创纪录高位跳水81%。就在这之前的几周,这种超大的进口量似乎还不足够。标普全球普氏估计,进入冬季时,东北亚地区LNG库存为容量的64%,远低于往年平均水平70%,这迫使买家转向现货市场。

世界第一大生产国澳大利亚以及其他地方的出口工厂意外停工,意味着亚洲不得不依赖运输时间需要三倍甚至更多的进口。

去年12月下旬,中国最高经济决策机构督促国内供气企业满负荷生产,LNG码头优先接卸进口货物。有关部门也不得不退回到燃煤发电,并下令增加煤炭进口。

中国国家发改委会当时表示,将尽一切可能增加资源的供应。发改委称,全力增加现货LNG资源采购。

在日本人口稠密的关西地区,发电厂的产能利用率达到99%,远远高于LNG发电厂通常的60%。日本约三分之一的电力为天然气发电。

日本电网的紧张状况迫使运营商采取传统的应对办法,包括让一些发电厂超负荷运行,东京电力公司Electric Power Development Co.的做法是在1月份有两天燃烧原油以保持发电。

即使在价格反弹的高峰期,1月份高企的价格也仍然有利可图:在中国,用卡车运到北京的液化天然气价格比进口价格高20%。在一些欠发达的中小城市,这个价差幅度更大。

“我们的首要任务是确保有稳定的供应,这意味着必要时我们会从现货市场采购,”韩国天然气公司Korea Gas Corp.(简称Kogas)发言人Kim Chi-ho说,“今年由于意外的寒潮,我们加大了从现货市场采购的力度。”


与大多数同行一样,国有企业Kogas通过长期合约锁定一半以上的LNG供应,但依赖现货市场满足突发需求。

中国的庞大体量侵蚀了邻国的供应。多年来,澳大利亚一直是日本最大的LNG进口来源国,占日本LNG进口量的三分之一左右。但去年,日本从澳大利亚进口了2,630万吨LNG,规模较之前两年都要小。去年澳大利亚输华LNG规模同比增加5%,至创纪录的2,900万吨。

韩国数据显示,韩国进口的澳大利亚LNG规模自2018年以来基本持平。韩国近年来开始另寻货源。2017年Kogas就休斯顿公司Cheniere Energy Inc.的长期供应达成协议,之后美国在韩国LNG进口量中的占比从2016年的1%升至2019年的14%。

但中国也在扩大进口美国LNG,去年进口量达到创纪录的320万吨,较2018年增加50%。

中国天然气需求势必还将上升,从而导致未来几年有可能出现供应危机,令价格大幅震荡。

Woodmac分析师Miaoru Huang说,即使在冬季之前,已经有很多相关政策旨在加快中国LNG储运和连通方面的基础设施投资。但他认为,在这波价格剧涨之后,还会有新的刺激措施出台以推进相关建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天然气需求搅动市场

发布日期:2021-03-08 19:48
摘要:中国寻求以更清洁的能源实现工业增长,这正冲击全球液化天然气价格,重塑这种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化石燃料的贸易。



 | Chuin-Wei Yap /  Chieko Tsuneoka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寻求以更清洁的能源实现工业增长,这正冲击全球液化天然气(LNG)价格,重塑这种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化石燃料的贸易。

由于突如其来的全球供应中断,加上异常寒冷的冬季气候,LNG价格自去年12月初到今年1月中旬上涨了两倍,达到创纪录的每百万英热单位32.5美元。与此同时,中国对这个市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也引发了关注。

受经济繁荣增长和对LNG现货市场的参与日益增加影响,北京方面从煤炭转向以天然气作为长期燃料的努力已推动中国LNG进口近年来不断扩大,令依赖天然气的邻国日本和韩国供应吃紧。这三个经济体的LNG消费量占全球60%。


中国的巨大需求加剧了日本1月份的天然气短缺,导致日本部分地区面临停电风险。去年,中国超越日本成为全球最大LNG进口国。去年12月中国进口760万吨LNG,创历史新高。日本的公用事业公司报告称天然气严重短缺,只能通过恢复使用煤炭、石油和其他老式发电手段来避免停电局面。

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LNG消费量增长11%左右,远高于全球1%的增幅。中国大约45%的天然气需求由进口满足。自习近平2015年前后制定一项长达数十年的计划以来,中国的天然气需求一直在上升,该计划旨在将天然气输送至数以百万计的中国家庭和工厂。北京方面将天然气这种更清洁的化石燃料视为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计划的基石。

官方报告称,包括广东南部在内的省级主管部门去年开始要求更多制造企业使用天然气,而不是煤炭。北京方面在过去两年放松了规定,允许更多公司进口LNG,这让省级天然气分销商在现货市场成为更活跃的买方,而这些市场以前为少数几家国有巨头所垄断。

研究机构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的分析经理穆尔(Jeffrey Moore)表示:“当需求极度旺盛而实际交付跟不上时,就支撑了这样的价格上涨。”


随着寒流消退缓解了竞相购买的局面,2月中旬LNG价格已经回落至每百万英热单位6.30美元左右,较1月份的创纪录高位跳水81%。就在这之前的几周,这种超大的进口量似乎还不足够。标普全球普氏估计,进入冬季时,东北亚地区LNG库存为容量的64%,远低于往年平均水平70%,这迫使买家转向现货市场。

世界第一大生产国澳大利亚以及其他地方的出口工厂意外停工,意味着亚洲不得不依赖运输时间需要三倍甚至更多的进口。

去年12月下旬,中国最高经济决策机构督促国内供气企业满负荷生产,LNG码头优先接卸进口货物。有关部门也不得不退回到燃煤发电,并下令增加煤炭进口。

中国国家发改委会当时表示,将尽一切可能增加资源的供应。发改委称,全力增加现货LNG资源采购。

在日本人口稠密的关西地区,发电厂的产能利用率达到99%,远远高于LNG发电厂通常的60%。日本约三分之一的电力为天然气发电。

日本电网的紧张状况迫使运营商采取传统的应对办法,包括让一些发电厂超负荷运行,东京电力公司Electric Power Development Co.的做法是在1月份有两天燃烧原油以保持发电。

即使在价格反弹的高峰期,1月份高企的价格也仍然有利可图:在中国,用卡车运到北京的液化天然气价格比进口价格高20%。在一些欠发达的中小城市,这个价差幅度更大。

“我们的首要任务是确保有稳定的供应,这意味着必要时我们会从现货市场采购,”韩国天然气公司Korea Gas Corp.(简称Kogas)发言人Kim Chi-ho说,“今年由于意外的寒潮,我们加大了从现货市场采购的力度。”


与大多数同行一样,国有企业Kogas通过长期合约锁定一半以上的LNG供应,但依赖现货市场满足突发需求。

中国的庞大体量侵蚀了邻国的供应。多年来,澳大利亚一直是日本最大的LNG进口来源国,占日本LNG进口量的三分之一左右。但去年,日本从澳大利亚进口了2,630万吨LNG,规模较之前两年都要小。去年澳大利亚输华LNG规模同比增加5%,至创纪录的2,900万吨。

韩国数据显示,韩国进口的澳大利亚LNG规模自2018年以来基本持平。韩国近年来开始另寻货源。2017年Kogas就休斯顿公司Cheniere Energy Inc.的长期供应达成协议,之后美国在韩国LNG进口量中的占比从2016年的1%升至2019年的14%。

但中国也在扩大进口美国LNG,去年进口量达到创纪录的320万吨,较2018年增加50%。

中国天然气需求势必还将上升,从而导致未来几年有可能出现供应危机,令价格大幅震荡。

Woodmac分析师Miaoru Huang说,即使在冬季之前,已经有很多相关政策旨在加快中国LNG储运和连通方面的基础设施投资。但他认为,在这波价格剧涨之后,还会有新的刺激措施出台以推进相关建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寻求以更清洁的能源实现工业增长,这正冲击全球液化天然气价格,重塑这种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化石燃料的贸易。



 | Chuin-Wei Yap /  Chieko Tsuneoka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寻求以更清洁的能源实现工业增长,这正冲击全球液化天然气(LNG)价格,重塑这种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化石燃料的贸易。

由于突如其来的全球供应中断,加上异常寒冷的冬季气候,LNG价格自去年12月初到今年1月中旬上涨了两倍,达到创纪录的每百万英热单位32.5美元。与此同时,中国对这个市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也引发了关注。

受经济繁荣增长和对LNG现货市场的参与日益增加影响,北京方面从煤炭转向以天然气作为长期燃料的努力已推动中国LNG进口近年来不断扩大,令依赖天然气的邻国日本和韩国供应吃紧。这三个经济体的LNG消费量占全球60%。


中国的巨大需求加剧了日本1月份的天然气短缺,导致日本部分地区面临停电风险。去年,中国超越日本成为全球最大LNG进口国。去年12月中国进口760万吨LNG,创历史新高。日本的公用事业公司报告称天然气严重短缺,只能通过恢复使用煤炭、石油和其他老式发电手段来避免停电局面。

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LNG消费量增长11%左右,远高于全球1%的增幅。中国大约45%的天然气需求由进口满足。自习近平2015年前后制定一项长达数十年的计划以来,中国的天然气需求一直在上升,该计划旨在将天然气输送至数以百万计的中国家庭和工厂。北京方面将天然气这种更清洁的化石燃料视为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计划的基石。

官方报告称,包括广东南部在内的省级主管部门去年开始要求更多制造企业使用天然气,而不是煤炭。北京方面在过去两年放松了规定,允许更多公司进口LNG,这让省级天然气分销商在现货市场成为更活跃的买方,而这些市场以前为少数几家国有巨头所垄断。

研究机构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的分析经理穆尔(Jeffrey Moore)表示:“当需求极度旺盛而实际交付跟不上时,就支撑了这样的价格上涨。”


随着寒流消退缓解了竞相购买的局面,2月中旬LNG价格已经回落至每百万英热单位6.30美元左右,较1月份的创纪录高位跳水81%。就在这之前的几周,这种超大的进口量似乎还不足够。标普全球普氏估计,进入冬季时,东北亚地区LNG库存为容量的64%,远低于往年平均水平70%,这迫使买家转向现货市场。

世界第一大生产国澳大利亚以及其他地方的出口工厂意外停工,意味着亚洲不得不依赖运输时间需要三倍甚至更多的进口。

去年12月下旬,中国最高经济决策机构督促国内供气企业满负荷生产,LNG码头优先接卸进口货物。有关部门也不得不退回到燃煤发电,并下令增加煤炭进口。

中国国家发改委会当时表示,将尽一切可能增加资源的供应。发改委称,全力增加现货LNG资源采购。

在日本人口稠密的关西地区,发电厂的产能利用率达到99%,远远高于LNG发电厂通常的60%。日本约三分之一的电力为天然气发电。

日本电网的紧张状况迫使运营商采取传统的应对办法,包括让一些发电厂超负荷运行,东京电力公司Electric Power Development Co.的做法是在1月份有两天燃烧原油以保持发电。

即使在价格反弹的高峰期,1月份高企的价格也仍然有利可图:在中国,用卡车运到北京的液化天然气价格比进口价格高20%。在一些欠发达的中小城市,这个价差幅度更大。

“我们的首要任务是确保有稳定的供应,这意味着必要时我们会从现货市场采购,”韩国天然气公司Korea Gas Corp.(简称Kogas)发言人Kim Chi-ho说,“今年由于意外的寒潮,我们加大了从现货市场采购的力度。”


与大多数同行一样,国有企业Kogas通过长期合约锁定一半以上的LNG供应,但依赖现货市场满足突发需求。

中国的庞大体量侵蚀了邻国的供应。多年来,澳大利亚一直是日本最大的LNG进口来源国,占日本LNG进口量的三分之一左右。但去年,日本从澳大利亚进口了2,630万吨LNG,规模较之前两年都要小。去年澳大利亚输华LNG规模同比增加5%,至创纪录的2,900万吨。

韩国数据显示,韩国进口的澳大利亚LNG规模自2018年以来基本持平。韩国近年来开始另寻货源。2017年Kogas就休斯顿公司Cheniere Energy Inc.的长期供应达成协议,之后美国在韩国LNG进口量中的占比从2016年的1%升至2019年的14%。

但中国也在扩大进口美国LNG,去年进口量达到创纪录的320万吨,较2018年增加50%。

中国天然气需求势必还将上升,从而导致未来几年有可能出现供应危机,令价格大幅震荡。

Woodmac分析师Miaoru Huang说,即使在冬季之前,已经有很多相关政策旨在加快中国LNG储运和连通方面的基础设施投资。但他认为,在这波价格剧涨之后,还会有新的刺激措施出台以推进相关建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