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福岛核灾已过去10年,日本一些核电站运营商想要重启反应堆,但阻力重重。与此同时,全球各国对核电的立场也不尽相同。


2011年的福岛核电站事故分裂了世界,更富裕的国家大多数选择回避核电。图为去年2月,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中央控制室。

 | Peter Landers

OR--商业新媒体

在日本御前崎的一个海滨核电站,一堵混凝土墙沿着海岸延绵一英里,高出海平面73英尺(约22.3米),几乎可以抵御任何可以想象的海啸。这座核电站的运营商告诉监管机构,两个反应堆已经准备好重新开始分裂原子以将水加热产生蒸汽,最终带动发电机发电。

然而,尽管采取了耗资近40亿美元的安全措施,但自2011年5月以来,滨冈核电站并没有发过电,也没有重启的目标日期。广告牌上的油漆正在褪色,铁丝网外一块陈旧的“禁止擅入”标牌躺在地上,这些迹象表明该核电站正逐渐被忽略。

就连当地的反核领袖Katsushi Hayashi也说,现在他把更多时间花在了反对在山间修建一条不相关的铁路线,他相信短期内监管部门和公众舆论不会让这座核电站启动。Hayashi表示:“福岛的事情给了我们所有需要的证据。它很危险。”

2011年3月11日地震和海啸后,日本福岛的三个核反应堆发生熔毁,对于曾寄望为全球提供几乎无限电力的核电行业,该事件成为一个转折点。

福岛核灾10年后,如今日本仅有九座反应堆获准运转,比10年前的54座大大减少,而其中五座反应堆因法律和其他问题目前处于停运状态。福岛县的所有反应堆要么已被永久关停,要么准备如此。滨冈核电站的所有者中部电力(Chubu Electric Power Co. Inc., 9502.TO)不愿让一名管理人士置评。该公司已正式申请重启滨冈核电站的两个反应堆,并告诉监管机构,设置围墙等新的安全措施大多已经在2015年完成,这些新措施可以让反应堆安全运转。

2011年福岛核反应堆熔毁事故发生后没几天,德国总理默克尔就宣布要逐渐关停国内所有核电站,最后一座核反应堆也将于明年关闭。受福岛核事故影响,美国收紧了相关规定,2011年后开始规划的反应堆目前都不处于在建状态。从威尔士安格尔西岛到韩国蔚珍郡,诸多规划已久的核反应堆项目都因安全担忧和成本飙升而陷入停滞。

但现在就认为福岛核反应堆熔毁事故终止了全球各国的核电业还为时过早。世界而是因此被划分成了两大群体,一个是大多放弃核能的富裕发达国家,另一个是以中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小团体,这些国家的核电业仍有希望实现增长。

据《世界核工业现状报告》(World Nuclear Industry Status Report)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7月1日,全球总计有408座核反应堆在运,少于福岛核事故刚发生后的437座,因新开工核反应堆数量低于日本和德国等地关闭的核反应堆数目,而且数十年来在运总装机容量几乎没有变化。

目前核能发电量约占全球总发电量的十分之一,比25年前17.5%的峰值有所下降。

拜登(Joe Biden)政府决定让美国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标志着全球朝向减少碳排放的方向迈进,有利于一些地区发展核能计划。世界核协会(World Nuclear Association)是一个包括电力公司和核电站建造商在内的行业组织,据该协会统计,全球现有约50座核反应堆在建,其中16座在中国。加拿大等一些国家正在研究新一代小型核反应堆。


律师事务所Hunton Andrews Kurth的核能业务负责人博罗瓦丝(George Borovas)称:“过去两三年,我看到了完全不同的景象。我们开始注意到,全球很多国家确实再次参与到新核能项目上。”博罗瓦丝提到了东欧和中东等地对于发展核项目的兴趣。

在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之前,核电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化石燃料。如今,竞争对手更多地是可再生能源,尤其太阳能和风能。

经常对核电行业持批评态度的核能顾问施奈德(Mycle Schneider)称,鉴于可再生能源和储存此类能源的电池成本在快速下降,花费10年或15年时间建造新核电站没有意义。

“当今,全球很大一部分核能已无法与新的可再生能源匹敌,”施奈德说,“核电行业在3/11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前就已陷入困境,该事故导致了这一情况的急剧恶化。”

他提到了葡萄牙政府去年8月的一次拍卖,在此次拍卖中,一位中标者同意以每千瓦时略高于1美分的价格供应太阳能电力。每千瓦时的电量相当于10个100瓦灯泡点亮一小时所需的电量。根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简称IEA)的计算,核电的价格为每千瓦时2.8美分至10美分。


支持核电的人士则称,如果把可再生能源发电的间歇性因素考虑在内,其价格不一定更便宜。他们还说,核科学专业知识的缺失可能对西方国家和日本造成国家安全方面的影响,他们还认为,无论对消费者还是当地经济来说,这种最长可持续80年的能源都是具有价值的。

Mothers for Nuclear是一个由两位女性创建的支持核电产业的组织。该组织联合创始人之一、工程师扎伊茨(Kristin Zaitz)表示:“最好的绿色职位在核能领域,因为这是能养家糊口的工作,能够贯穿你的整个职业生涯。”

由于受到严格监管而导致建设和运营支出增加,核能经常在成本上输给可再生能源。“这已经是生产可靠电力的最安全方式。我们可以多做一点工作努力让它们保持运行,而不是用更多的监管来加重它们的负担,”扎伊茨说。

这也是福岛核电站面临的重大问题,因为公众尤其是日本公众对那里的辐射泄漏记忆犹新,因此对放松监管持抵制态度。一个支持核电业的组织在2019年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60%的日本受访者希望减少或消除核电。

即使是这座闲置核电站的所有者中部电力也不急于公开倡导重启该核电站。今年2月,该公司发布了宣传册和网络视频,宣传防护墙的坚不可摧和反应堆建筑的防水性。宣传册并没有提到该公司申请重启

反应堆的事情。宣传册称:“发电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没有一种是完美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福岛核灾10年后,核电前景分化

发布日期:2021-03-06 19:22
摘要:福岛核灾已过去10年,日本一些核电站运营商想要重启反应堆,但阻力重重。与此同时,全球各国对核电的立场也不尽相同。


2011年的福岛核电站事故分裂了世界,更富裕的国家大多数选择回避核电。图为去年2月,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中央控制室。

 | Peter Landers

OR--商业新媒体

在日本御前崎的一个海滨核电站,一堵混凝土墙沿着海岸延绵一英里,高出海平面73英尺(约22.3米),几乎可以抵御任何可以想象的海啸。这座核电站的运营商告诉监管机构,两个反应堆已经准备好重新开始分裂原子以将水加热产生蒸汽,最终带动发电机发电。

然而,尽管采取了耗资近40亿美元的安全措施,但自2011年5月以来,滨冈核电站并没有发过电,也没有重启的目标日期。广告牌上的油漆正在褪色,铁丝网外一块陈旧的“禁止擅入”标牌躺在地上,这些迹象表明该核电站正逐渐被忽略。

就连当地的反核领袖Katsushi Hayashi也说,现在他把更多时间花在了反对在山间修建一条不相关的铁路线,他相信短期内监管部门和公众舆论不会让这座核电站启动。Hayashi表示:“福岛的事情给了我们所有需要的证据。它很危险。”

2011年3月11日地震和海啸后,日本福岛的三个核反应堆发生熔毁,对于曾寄望为全球提供几乎无限电力的核电行业,该事件成为一个转折点。

福岛核灾10年后,如今日本仅有九座反应堆获准运转,比10年前的54座大大减少,而其中五座反应堆因法律和其他问题目前处于停运状态。福岛县的所有反应堆要么已被永久关停,要么准备如此。滨冈核电站的所有者中部电力(Chubu Electric Power Co. Inc., 9502.TO)不愿让一名管理人士置评。该公司已正式申请重启滨冈核电站的两个反应堆,并告诉监管机构,设置围墙等新的安全措施大多已经在2015年完成,这些新措施可以让反应堆安全运转。

2011年福岛核反应堆熔毁事故发生后没几天,德国总理默克尔就宣布要逐渐关停国内所有核电站,最后一座核反应堆也将于明年关闭。受福岛核事故影响,美国收紧了相关规定,2011年后开始规划的反应堆目前都不处于在建状态。从威尔士安格尔西岛到韩国蔚珍郡,诸多规划已久的核反应堆项目都因安全担忧和成本飙升而陷入停滞。

但现在就认为福岛核反应堆熔毁事故终止了全球各国的核电业还为时过早。世界而是因此被划分成了两大群体,一个是大多放弃核能的富裕发达国家,另一个是以中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小团体,这些国家的核电业仍有希望实现增长。

据《世界核工业现状报告》(World Nuclear Industry Status Report)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7月1日,全球总计有408座核反应堆在运,少于福岛核事故刚发生后的437座,因新开工核反应堆数量低于日本和德国等地关闭的核反应堆数目,而且数十年来在运总装机容量几乎没有变化。

目前核能发电量约占全球总发电量的十分之一,比25年前17.5%的峰值有所下降。

拜登(Joe Biden)政府决定让美国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标志着全球朝向减少碳排放的方向迈进,有利于一些地区发展核能计划。世界核协会(World Nuclear Association)是一个包括电力公司和核电站建造商在内的行业组织,据该协会统计,全球现有约50座核反应堆在建,其中16座在中国。加拿大等一些国家正在研究新一代小型核反应堆。


律师事务所Hunton Andrews Kurth的核能业务负责人博罗瓦丝(George Borovas)称:“过去两三年,我看到了完全不同的景象。我们开始注意到,全球很多国家确实再次参与到新核能项目上。”博罗瓦丝提到了东欧和中东等地对于发展核项目的兴趣。

在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之前,核电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化石燃料。如今,竞争对手更多地是可再生能源,尤其太阳能和风能。

经常对核电行业持批评态度的核能顾问施奈德(Mycle Schneider)称,鉴于可再生能源和储存此类能源的电池成本在快速下降,花费10年或15年时间建造新核电站没有意义。

“当今,全球很大一部分核能已无法与新的可再生能源匹敌,”施奈德说,“核电行业在3/11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前就已陷入困境,该事故导致了这一情况的急剧恶化。”

他提到了葡萄牙政府去年8月的一次拍卖,在此次拍卖中,一位中标者同意以每千瓦时略高于1美分的价格供应太阳能电力。每千瓦时的电量相当于10个100瓦灯泡点亮一小时所需的电量。根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简称IEA)的计算,核电的价格为每千瓦时2.8美分至10美分。


支持核电的人士则称,如果把可再生能源发电的间歇性因素考虑在内,其价格不一定更便宜。他们还说,核科学专业知识的缺失可能对西方国家和日本造成国家安全方面的影响,他们还认为,无论对消费者还是当地经济来说,这种最长可持续80年的能源都是具有价值的。

Mothers for Nuclear是一个由两位女性创建的支持核电产业的组织。该组织联合创始人之一、工程师扎伊茨(Kristin Zaitz)表示:“最好的绿色职位在核能领域,因为这是能养家糊口的工作,能够贯穿你的整个职业生涯。”

由于受到严格监管而导致建设和运营支出增加,核能经常在成本上输给可再生能源。“这已经是生产可靠电力的最安全方式。我们可以多做一点工作努力让它们保持运行,而不是用更多的监管来加重它们的负担,”扎伊茨说。

这也是福岛核电站面临的重大问题,因为公众尤其是日本公众对那里的辐射泄漏记忆犹新,因此对放松监管持抵制态度。一个支持核电业的组织在2019年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60%的日本受访者希望减少或消除核电。

即使是这座闲置核电站的所有者中部电力也不急于公开倡导重启该核电站。今年2月,该公司发布了宣传册和网络视频,宣传防护墙的坚不可摧和反应堆建筑的防水性。宣传册并没有提到该公司申请重启

反应堆的事情。宣传册称:“发电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没有一种是完美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福岛核灾已过去10年,日本一些核电站运营商想要重启反应堆,但阻力重重。与此同时,全球各国对核电的立场也不尽相同。


2011年的福岛核电站事故分裂了世界,更富裕的国家大多数选择回避核电。图为去年2月,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中央控制室。

 | Peter Landers

OR--商业新媒体

在日本御前崎的一个海滨核电站,一堵混凝土墙沿着海岸延绵一英里,高出海平面73英尺(约22.3米),几乎可以抵御任何可以想象的海啸。这座核电站的运营商告诉监管机构,两个反应堆已经准备好重新开始分裂原子以将水加热产生蒸汽,最终带动发电机发电。

然而,尽管采取了耗资近40亿美元的安全措施,但自2011年5月以来,滨冈核电站并没有发过电,也没有重启的目标日期。广告牌上的油漆正在褪色,铁丝网外一块陈旧的“禁止擅入”标牌躺在地上,这些迹象表明该核电站正逐渐被忽略。

就连当地的反核领袖Katsushi Hayashi也说,现在他把更多时间花在了反对在山间修建一条不相关的铁路线,他相信短期内监管部门和公众舆论不会让这座核电站启动。Hayashi表示:“福岛的事情给了我们所有需要的证据。它很危险。”

2011年3月11日地震和海啸后,日本福岛的三个核反应堆发生熔毁,对于曾寄望为全球提供几乎无限电力的核电行业,该事件成为一个转折点。

福岛核灾10年后,如今日本仅有九座反应堆获准运转,比10年前的54座大大减少,而其中五座反应堆因法律和其他问题目前处于停运状态。福岛县的所有反应堆要么已被永久关停,要么准备如此。滨冈核电站的所有者中部电力(Chubu Electric Power Co. Inc., 9502.TO)不愿让一名管理人士置评。该公司已正式申请重启滨冈核电站的两个反应堆,并告诉监管机构,设置围墙等新的安全措施大多已经在2015年完成,这些新措施可以让反应堆安全运转。

2011年福岛核反应堆熔毁事故发生后没几天,德国总理默克尔就宣布要逐渐关停国内所有核电站,最后一座核反应堆也将于明年关闭。受福岛核事故影响,美国收紧了相关规定,2011年后开始规划的反应堆目前都不处于在建状态。从威尔士安格尔西岛到韩国蔚珍郡,诸多规划已久的核反应堆项目都因安全担忧和成本飙升而陷入停滞。

但现在就认为福岛核反应堆熔毁事故终止了全球各国的核电业还为时过早。世界而是因此被划分成了两大群体,一个是大多放弃核能的富裕发达国家,另一个是以中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小团体,这些国家的核电业仍有希望实现增长。

据《世界核工业现状报告》(World Nuclear Industry Status Report)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7月1日,全球总计有408座核反应堆在运,少于福岛核事故刚发生后的437座,因新开工核反应堆数量低于日本和德国等地关闭的核反应堆数目,而且数十年来在运总装机容量几乎没有变化。

目前核能发电量约占全球总发电量的十分之一,比25年前17.5%的峰值有所下降。

拜登(Joe Biden)政府决定让美国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标志着全球朝向减少碳排放的方向迈进,有利于一些地区发展核能计划。世界核协会(World Nuclear Association)是一个包括电力公司和核电站建造商在内的行业组织,据该协会统计,全球现有约50座核反应堆在建,其中16座在中国。加拿大等一些国家正在研究新一代小型核反应堆。


律师事务所Hunton Andrews Kurth的核能业务负责人博罗瓦丝(George Borovas)称:“过去两三年,我看到了完全不同的景象。我们开始注意到,全球很多国家确实再次参与到新核能项目上。”博罗瓦丝提到了东欧和中东等地对于发展核项目的兴趣。

在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之前,核电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化石燃料。如今,竞争对手更多地是可再生能源,尤其太阳能和风能。

经常对核电行业持批评态度的核能顾问施奈德(Mycle Schneider)称,鉴于可再生能源和储存此类能源的电池成本在快速下降,花费10年或15年时间建造新核电站没有意义。

“当今,全球很大一部分核能已无法与新的可再生能源匹敌,”施奈德说,“核电行业在3/11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前就已陷入困境,该事故导致了这一情况的急剧恶化。”

他提到了葡萄牙政府去年8月的一次拍卖,在此次拍卖中,一位中标者同意以每千瓦时略高于1美分的价格供应太阳能电力。每千瓦时的电量相当于10个100瓦灯泡点亮一小时所需的电量。根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简称IEA)的计算,核电的价格为每千瓦时2.8美分至10美分。


支持核电的人士则称,如果把可再生能源发电的间歇性因素考虑在内,其价格不一定更便宜。他们还说,核科学专业知识的缺失可能对西方国家和日本造成国家安全方面的影响,他们还认为,无论对消费者还是当地经济来说,这种最长可持续80年的能源都是具有价值的。

Mothers for Nuclear是一个由两位女性创建的支持核电产业的组织。该组织联合创始人之一、工程师扎伊茨(Kristin Zaitz)表示:“最好的绿色职位在核能领域,因为这是能养家糊口的工作,能够贯穿你的整个职业生涯。”

由于受到严格监管而导致建设和运营支出增加,核能经常在成本上输给可再生能源。“这已经是生产可靠电力的最安全方式。我们可以多做一点工作努力让它们保持运行,而不是用更多的监管来加重它们的负担,”扎伊茨说。

这也是福岛核电站面临的重大问题,因为公众尤其是日本公众对那里的辐射泄漏记忆犹新,因此对放松监管持抵制态度。一个支持核电业的组织在2019年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60%的日本受访者希望减少或消除核电。

即使是这座闲置核电站的所有者中部电力也不急于公开倡导重启该核电站。今年2月,该公司发布了宣传册和网络视频,宣传防护墙的坚不可摧和反应堆建筑的防水性。宣传册并没有提到该公司申请重启

反应堆的事情。宣传册称:“发电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没有一种是完美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福岛核灾10年后,核电前景分化

发布日期:2021-03-06 19:22
摘要:福岛核灾已过去10年,日本一些核电站运营商想要重启反应堆,但阻力重重。与此同时,全球各国对核电的立场也不尽相同。


2011年的福岛核电站事故分裂了世界,更富裕的国家大多数选择回避核电。图为去年2月,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中央控制室。

 | Peter Landers

OR--商业新媒体

在日本御前崎的一个海滨核电站,一堵混凝土墙沿着海岸延绵一英里,高出海平面73英尺(约22.3米),几乎可以抵御任何可以想象的海啸。这座核电站的运营商告诉监管机构,两个反应堆已经准备好重新开始分裂原子以将水加热产生蒸汽,最终带动发电机发电。

然而,尽管采取了耗资近40亿美元的安全措施,但自2011年5月以来,滨冈核电站并没有发过电,也没有重启的目标日期。广告牌上的油漆正在褪色,铁丝网外一块陈旧的“禁止擅入”标牌躺在地上,这些迹象表明该核电站正逐渐被忽略。

就连当地的反核领袖Katsushi Hayashi也说,现在他把更多时间花在了反对在山间修建一条不相关的铁路线,他相信短期内监管部门和公众舆论不会让这座核电站启动。Hayashi表示:“福岛的事情给了我们所有需要的证据。它很危险。”

2011年3月11日地震和海啸后,日本福岛的三个核反应堆发生熔毁,对于曾寄望为全球提供几乎无限电力的核电行业,该事件成为一个转折点。

福岛核灾10年后,如今日本仅有九座反应堆获准运转,比10年前的54座大大减少,而其中五座反应堆因法律和其他问题目前处于停运状态。福岛县的所有反应堆要么已被永久关停,要么准备如此。滨冈核电站的所有者中部电力(Chubu Electric Power Co. Inc., 9502.TO)不愿让一名管理人士置评。该公司已正式申请重启滨冈核电站的两个反应堆,并告诉监管机构,设置围墙等新的安全措施大多已经在2015年完成,这些新措施可以让反应堆安全运转。

2011年福岛核反应堆熔毁事故发生后没几天,德国总理默克尔就宣布要逐渐关停国内所有核电站,最后一座核反应堆也将于明年关闭。受福岛核事故影响,美国收紧了相关规定,2011年后开始规划的反应堆目前都不处于在建状态。从威尔士安格尔西岛到韩国蔚珍郡,诸多规划已久的核反应堆项目都因安全担忧和成本飙升而陷入停滞。

但现在就认为福岛核反应堆熔毁事故终止了全球各国的核电业还为时过早。世界而是因此被划分成了两大群体,一个是大多放弃核能的富裕发达国家,另一个是以中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小团体,这些国家的核电业仍有希望实现增长。

据《世界核工业现状报告》(World Nuclear Industry Status Report)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7月1日,全球总计有408座核反应堆在运,少于福岛核事故刚发生后的437座,因新开工核反应堆数量低于日本和德国等地关闭的核反应堆数目,而且数十年来在运总装机容量几乎没有变化。

目前核能发电量约占全球总发电量的十分之一,比25年前17.5%的峰值有所下降。

拜登(Joe Biden)政府决定让美国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标志着全球朝向减少碳排放的方向迈进,有利于一些地区发展核能计划。世界核协会(World Nuclear Association)是一个包括电力公司和核电站建造商在内的行业组织,据该协会统计,全球现有约50座核反应堆在建,其中16座在中国。加拿大等一些国家正在研究新一代小型核反应堆。


律师事务所Hunton Andrews Kurth的核能业务负责人博罗瓦丝(George Borovas)称:“过去两三年,我看到了完全不同的景象。我们开始注意到,全球很多国家确实再次参与到新核能项目上。”博罗瓦丝提到了东欧和中东等地对于发展核项目的兴趣。

在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之前,核电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化石燃料。如今,竞争对手更多地是可再生能源,尤其太阳能和风能。

经常对核电行业持批评态度的核能顾问施奈德(Mycle Schneider)称,鉴于可再生能源和储存此类能源的电池成本在快速下降,花费10年或15年时间建造新核电站没有意义。

“当今,全球很大一部分核能已无法与新的可再生能源匹敌,”施奈德说,“核电行业在3/11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前就已陷入困境,该事故导致了这一情况的急剧恶化。”

他提到了葡萄牙政府去年8月的一次拍卖,在此次拍卖中,一位中标者同意以每千瓦时略高于1美分的价格供应太阳能电力。每千瓦时的电量相当于10个100瓦灯泡点亮一小时所需的电量。根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简称IEA)的计算,核电的价格为每千瓦时2.8美分至10美分。


支持核电的人士则称,如果把可再生能源发电的间歇性因素考虑在内,其价格不一定更便宜。他们还说,核科学专业知识的缺失可能对西方国家和日本造成国家安全方面的影响,他们还认为,无论对消费者还是当地经济来说,这种最长可持续80年的能源都是具有价值的。

Mothers for Nuclear是一个由两位女性创建的支持核电产业的组织。该组织联合创始人之一、工程师扎伊茨(Kristin Zaitz)表示:“最好的绿色职位在核能领域,因为这是能养家糊口的工作,能够贯穿你的整个职业生涯。”

由于受到严格监管而导致建设和运营支出增加,核能经常在成本上输给可再生能源。“这已经是生产可靠电力的最安全方式。我们可以多做一点工作努力让它们保持运行,而不是用更多的监管来加重它们的负担,”扎伊茨说。

这也是福岛核电站面临的重大问题,因为公众尤其是日本公众对那里的辐射泄漏记忆犹新,因此对放松监管持抵制态度。一个支持核电业的组织在2019年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60%的日本受访者希望减少或消除核电。

即使是这座闲置核电站的所有者中部电力也不急于公开倡导重启该核电站。今年2月,该公司发布了宣传册和网络视频,宣传防护墙的坚不可摧和反应堆建筑的防水性。宣传册并没有提到该公司申请重启

反应堆的事情。宣传册称:“发电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没有一种是完美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福岛核灾已过去10年,日本一些核电站运营商想要重启反应堆,但阻力重重。与此同时,全球各国对核电的立场也不尽相同。


2011年的福岛核电站事故分裂了世界,更富裕的国家大多数选择回避核电。图为去年2月,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中央控制室。

 | Peter Landers

OR--商业新媒体

在日本御前崎的一个海滨核电站,一堵混凝土墙沿着海岸延绵一英里,高出海平面73英尺(约22.3米),几乎可以抵御任何可以想象的海啸。这座核电站的运营商告诉监管机构,两个反应堆已经准备好重新开始分裂原子以将水加热产生蒸汽,最终带动发电机发电。

然而,尽管采取了耗资近40亿美元的安全措施,但自2011年5月以来,滨冈核电站并没有发过电,也没有重启的目标日期。广告牌上的油漆正在褪色,铁丝网外一块陈旧的“禁止擅入”标牌躺在地上,这些迹象表明该核电站正逐渐被忽略。

就连当地的反核领袖Katsushi Hayashi也说,现在他把更多时间花在了反对在山间修建一条不相关的铁路线,他相信短期内监管部门和公众舆论不会让这座核电站启动。Hayashi表示:“福岛的事情给了我们所有需要的证据。它很危险。”

2011年3月11日地震和海啸后,日本福岛的三个核反应堆发生熔毁,对于曾寄望为全球提供几乎无限电力的核电行业,该事件成为一个转折点。

福岛核灾10年后,如今日本仅有九座反应堆获准运转,比10年前的54座大大减少,而其中五座反应堆因法律和其他问题目前处于停运状态。福岛县的所有反应堆要么已被永久关停,要么准备如此。滨冈核电站的所有者中部电力(Chubu Electric Power Co. Inc., 9502.TO)不愿让一名管理人士置评。该公司已正式申请重启滨冈核电站的两个反应堆,并告诉监管机构,设置围墙等新的安全措施大多已经在2015年完成,这些新措施可以让反应堆安全运转。

2011年福岛核反应堆熔毁事故发生后没几天,德国总理默克尔就宣布要逐渐关停国内所有核电站,最后一座核反应堆也将于明年关闭。受福岛核事故影响,美国收紧了相关规定,2011年后开始规划的反应堆目前都不处于在建状态。从威尔士安格尔西岛到韩国蔚珍郡,诸多规划已久的核反应堆项目都因安全担忧和成本飙升而陷入停滞。

但现在就认为福岛核反应堆熔毁事故终止了全球各国的核电业还为时过早。世界而是因此被划分成了两大群体,一个是大多放弃核能的富裕发达国家,另一个是以中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小团体,这些国家的核电业仍有希望实现增长。

据《世界核工业现状报告》(World Nuclear Industry Status Report)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7月1日,全球总计有408座核反应堆在运,少于福岛核事故刚发生后的437座,因新开工核反应堆数量低于日本和德国等地关闭的核反应堆数目,而且数十年来在运总装机容量几乎没有变化。

目前核能发电量约占全球总发电量的十分之一,比25年前17.5%的峰值有所下降。

拜登(Joe Biden)政府决定让美国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标志着全球朝向减少碳排放的方向迈进,有利于一些地区发展核能计划。世界核协会(World Nuclear Association)是一个包括电力公司和核电站建造商在内的行业组织,据该协会统计,全球现有约50座核反应堆在建,其中16座在中国。加拿大等一些国家正在研究新一代小型核反应堆。


律师事务所Hunton Andrews Kurth的核能业务负责人博罗瓦丝(George Borovas)称:“过去两三年,我看到了完全不同的景象。我们开始注意到,全球很多国家确实再次参与到新核能项目上。”博罗瓦丝提到了东欧和中东等地对于发展核项目的兴趣。

在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之前,核电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化石燃料。如今,竞争对手更多地是可再生能源,尤其太阳能和风能。

经常对核电行业持批评态度的核能顾问施奈德(Mycle Schneider)称,鉴于可再生能源和储存此类能源的电池成本在快速下降,花费10年或15年时间建造新核电站没有意义。

“当今,全球很大一部分核能已无法与新的可再生能源匹敌,”施奈德说,“核电行业在3/11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前就已陷入困境,该事故导致了这一情况的急剧恶化。”

他提到了葡萄牙政府去年8月的一次拍卖,在此次拍卖中,一位中标者同意以每千瓦时略高于1美分的价格供应太阳能电力。每千瓦时的电量相当于10个100瓦灯泡点亮一小时所需的电量。根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简称IEA)的计算,核电的价格为每千瓦时2.8美分至10美分。


支持核电的人士则称,如果把可再生能源发电的间歇性因素考虑在内,其价格不一定更便宜。他们还说,核科学专业知识的缺失可能对西方国家和日本造成国家安全方面的影响,他们还认为,无论对消费者还是当地经济来说,这种最长可持续80年的能源都是具有价值的。

Mothers for Nuclear是一个由两位女性创建的支持核电产业的组织。该组织联合创始人之一、工程师扎伊茨(Kristin Zaitz)表示:“最好的绿色职位在核能领域,因为这是能养家糊口的工作,能够贯穿你的整个职业生涯。”

由于受到严格监管而导致建设和运营支出增加,核能经常在成本上输给可再生能源。“这已经是生产可靠电力的最安全方式。我们可以多做一点工作努力让它们保持运行,而不是用更多的监管来加重它们的负担,”扎伊茨说。

这也是福岛核电站面临的重大问题,因为公众尤其是日本公众对那里的辐射泄漏记忆犹新,因此对放松监管持抵制态度。一个支持核电业的组织在2019年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60%的日本受访者希望减少或消除核电。

即使是这座闲置核电站的所有者中部电力也不急于公开倡导重启该核电站。今年2月,该公司发布了宣传册和网络视频,宣传防护墙的坚不可摧和反应堆建筑的防水性。宣传册并没有提到该公司申请重启

反应堆的事情。宣传册称:“发电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没有一种是完美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