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民营房地产商积极参与扶贫、做慈善、做公益可以被看作“赎罪”:“企业家若没有责任感,充其量是个富豪。拥有财富,同时也是背负责任。”



 | 周超臣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四,王健林和许家印相遇在北京的春天里。

电视镜头一扫而过的那一刹那,两位前首富坐在一起格外醒目。虽然都戴着口罩,但对于经常出现在媒体报道里、发际线相似的两位地产大佬,被认出自不稀奇。

这一幕发生在2月25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的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现场。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全国脱贫攻坚楷模荣誉称号获得者颁奖并发表重要讲话。

习近平庄严宣布:“经过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努力,在迎来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的重要时刻,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现行标准下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12.8万个贫困村全部出列,区域性整体贫困得到解决,完成了消除绝对贫困的艰巨任务,创造了又一个彪炳史册的人间奇迹!”

距离其2012年12月30日喊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特别是在贫困地区。没有农村的小康,特别是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就没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整整过去了8年,最终在2020年实现了全国各族人民全面脱贫,彪炳史册。

这次表彰大会上,有10名个人和10个集体获得“全国脱贫攻坚楷模”荣誉称号;有1981名个人获得“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称号,有1501个集体获得“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称号。

王健林的万达集团和许家印的恒大集团都获得了“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荣誉称号。

其实除了王健林和许家印,同样来自地产界的碧桂园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杨国强也出现在了表彰大会现场,不过他获得的是“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荣誉称号。这位商业大佬被认为是隐形首富,当年为了不当首富,杨国强在2007年碧桂园上市前夕将自己多数股份转让给女儿杨惠妍,从而造就了一个曾长期霸榜的中国女首富。

很多人说房地产是有原罪的。那么房地产商、尤其是民营房地产商积极参与扶贫、做慈善、做公益可以被看作“赎罪”。但我更相信这是中国人骨子里“达则兼济天下”的历史使命使然。令人尊敬的玻璃大王曹德旺说过一句话:“企业家若没有责任感,充其量是个富豪。拥有财富,同时也是背负责任。”

这些先富起来的民营企业、房地产商们积极践行着习近平的扶贫脱贫理念:“要看就要真看,看真贫,通过典型了解贫困地区真实情况,窥一斑而见全豹。这有利于正确决策。”

过去这些年,恒大、 万达、碧桂园为脱贫攻坚做了什么,取得了哪些成绩?

各家脱贫攻坚成绩单

恒大:人员投入最多、资金投入最大

对于什么都追求最大的许家印来说,在扶贫上的投入也是房地产企业里已知最大的、人员投入最多的。

据恒大提供的资料,从2015年12月1日开始结对帮扶贵州省毕节市,共计无偿投入110亿元,派出2108人的专职扶贫团队常驻乌蒙山区,到2020年底帮扶全市100多万贫困人口全部稳定脱贫。目前,恒大已助力毕节所有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贫困村全部出列、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过去五年,恒大还把毕节帮扶经验复制粘贴到了地方,累计捐赠178.7亿元扶贫资金(包括毕节市的110亿),共援建891个、总建面2391万㎡的重点项目,一共帮助了广东、河南、新疆、陕西、江西、云南、青海、甘肃等9省区75个县打赢了脱贫攻坚战。

以毕节市为例,恒大从产业扶贫、搬迁扶贫、就业扶贫和教育扶贫等四个方面进行了一系列精准扶贫——

产业扶贫:无偿投入44亿元,带动20万户、70万贫困人口发展产业,打造了我国西南地区最大的蔬菜种植和肉牛养殖两大基地。蔬菜瓜果基地,已捐建投用28.8万平米蔬菜育苗中心、60980栋蔬菜大棚、36.7万亩蔬菜大田基地等;肉牛养殖基地,已引调繁育91627头安格斯和西门塔尔优质肉牛,改良32.3万头土种牛,已捐建投用9万头饲养规模的养殖基地、31万亩高产优质饲草料基地等;因地制宜捐建投用13.9万亩中药材、食用菌基地,36.7万亩经果林基地。同时,已引进79家上下游企业,通过市场化手段建立长效持久的脱贫机制。

搬迁扶贫:无偿投入57亿元,在毕节10个县区捐建17个移民搬迁社区及50个新农村,解决22.18万群众的移民搬迁,同步配建教育、商业等设施,配套适宜搬迁户就业的产业。目前,22.18万人已全部搬迁入住。

就业扶贫:组织职业技能培训,在全市已组织培训113217人,推荐到当地产业就业和异地就业75462人。

教育扶贫:补足当地教育资源缺口,已捐建投用43所学校,解决了2.1万名孩子的“上学难”问题。另外还捐建投用1所医院、1所敬老院、1所儿童福利院,为贫困家庭就医、孤寡老人养老和困境儿童生活提供帮助,并号召恒大集团所有中层员工开展“一助一”帮扶,共帮扶留守儿童、困境儿童和孤儿4993人。

万达:首创“企业包县、整县脱贫”创新扶贫模式

万达集团2015年开始对口帮扶贵州省丹寨县,全国首创“企业包县、整县脱贫”的创新扶贫模式,累计捐款23亿元,从长、中、短期带动丹寨脱贫。

长期项目:教育扶贫,建立贵州万达职业技术学院,通过教育阻断贫困代际相传。

中期项目:建立丹寨万达小镇,通过发展旅游产业带动丹寨经济发展。截至2020年,累计接待客流2100万人次,带动全县旅游综合收入120.4亿元。万达扶贫产业基金是万达丹寨扶贫的短期项目,基金总额5亿元,每年发放5000万元。丹寨小镇成为贵州游客数量排名前三的景点。

去年跟万达的一哥们聊到万达扶贫,他说,其实丹寨本身的旅游资源并不好,位于滇桂黔石漠化区,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国家级贫困县,但万达还是通过各种方法,把它的旅游产业给建立起来了。

万达丹寨扶贫每年拉动丹寨县GDP增长1.2%,累计创造税收2.7亿元,撬动社会投资超过13亿元,帮助全县5.88万贫困人口实现脱贫。丹寨县成为黔东南州首批整县摘帽的贫困县,比计划提前两年实现脱贫摘帽,在2018年脱贫成效考核中位列贵州省第一。

对万达来说,付出的努力也得到了收获。万达丹寨扶贫2016年、2019年两获国家脱贫攻坚奖。2019年、2020年,扶贫工作现场推进会、全国社会扶贫“丹寨论坛”先后在丹寨万达小镇召开。万达丹寨扶贫2019年入选“全球减贫案例”,2020年入选世界旅游联盟旅游扶贫优秀案例。

杨国强和碧桂园:20多年捐赠资金累计超过87亿元

根据碧桂园精准扶贫乡村振兴办公室提供的数据,自1997年捐出第一笔100万助学金,24多年来杨国强和碧桂园集团公益慈善捐赠资金累计超过87亿元,超49万人次受益。

1997年,事业刚有起色的杨国强,匿名捐出当时的一半身家100万元,设立仲明助学金(以母亲的名字命名),每年定期捐100万,资助广东省内的贫困大学生,唯一的条件是匿名,从2006年起改为每年捐200万。截至2020年,仲明助学金累计捐赠4100万元,1.2万名贫困学子受惠。

2002年,杨国强再拿出一半身家2.6亿元,创办了全国第一所纯慈善全免费高中——国华纪念中学(国华是杨国强已故哥哥的名字,因为肝硬化不幸很早去世)。



根据公众号“秦朔朋友圈”创始人秦朔在日前《中国式感恩:从2块助学金到87亿元回馈》的文章中所述,2002年8月,新生即将入校时,杨国强亲自撰写了创办国华纪念中学的缘起:“我不忍看天地之间仍有可塑之才因贫穷而隐失于草莽,为胸有珠玑者不因贫穷而失学,不因贫穷而失志,方有办学事教之念。我敬爱的兄⻓杨国华一生勤励睿勉,业学品性为世所敬仰,在我的成⻓过程中对我颇多教导和携助。父亲‘达则兼济天下’之教诲令我终生感铭。‘国华纪念中学’的创立,或可告慰我父兄在天之灵。”

报道还称,从2002年到2020年,国华纪念中学培养了来自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23个⺠族的3260名贫困学生,已毕业2582人,其中硕士803人、博士141人,出国深造108人,他们在不同领域为社会服务。

2007年底,杨国强捐建了“国良技术培训学校”(以杨国强另一位去世兄⻓的名字命名)。

党的十八大以来,杨国强又投资10亿元,2019年创办了广东碧桂园职业学院和甘肃临夏国强职业技术学校。截至2020年10月,广东碧桂园职业学院共招收2269名贫困学生,毕业生就业率100%,其中有72人月收入超过万元。碧桂园还为所到区域的贫困户提供职业技能培训,累计培训9.3万人,推动就业5万多人,推动“一人就业,全家脱贫”。

十八大以来,碧桂园把扶贫上升为公司主业之一,成立了一个200人的专职扶贫队伍,在各地党委政府指导下,结对帮扶甘肃东乡县、江西兴国县、广西田东县等9省份14县(市),同时碧桂园集团扶贫项目覆盖了四川昭觉县等全国16省57个贫困县,推进教育、产业、就业、党建等精准帮扶举措,探索可造血、可复制、可持续的长效帮扶机制。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杨国强荣获“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表彰外,在碧桂园帮扶的县市中,有21个脱贫攻坚集体在大会上获得表彰,其中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三岔河镇三河村和宁夏回族自治区永宁县闽宁镇分别获得“全国脱贫攻坚楷模”称号。

他们这代人

小名叫工厂的许家印,1958年10月9日出生于河南周口太康县高贤镇聚台岗村,是豫东最穷的地方,十年九灾。

在2017年5月14日的“恒大集团帮扶乌蒙山区扶贫干部出征壮行大会”上,他动情地回忆起小时候的贫穷和心酸往事:

“我是出生在豫东一个最穷的地方。1岁零3个月的时候,母亲得病,没钱看,也没地方看病,就这么走了。从此,我就成了半个孤儿(由奶奶抚养大)。从小到大,都是吃地瓜、地瓜面长大的。铺的、穿的、盖的,补丁摞补丁。

“读小学的时候,村里的几间破草房,课桌是用泥巴糊的长条的台子,下雨天,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读中学的时候,离家比较远,每星期背个筐,筐里面装的是红薯和用红薯面做的窝窝头。再加一个瓶子,瓶子里装的是盐和一点葱花、几滴小磨油。这就是一周的口粮。一日三餐,每餐吃一个地瓜和一个窝头、喝一碗盐水。到了夏天,天很热,窝窝头长毛,洗洗再吃。1976年高中毕业,想去砖瓦厂找份工作、搬搬砖头,都找不到。”

那时候他最大目标、最大愿望就是走出农村,找份工作,能够吃上白面。“就在这个时候,国家恢复高考,考上了大学。但考上了大学,没有钱读书,没有钱吃饭,是国家每个月给的14块钱的助学金,读完了大学。”许家印说。

他在台上讲,台下的女员工偷偷抹泪。

许家印动情地说:“没有国家的恢复高考,我还在农村;没有国家(每个月给)的14块助学金,我也读不了大学;没有国家的改革开放,恒大也没有今天。恒大的一切,都是党给的、国家给的,社会给的。我们应该承担社会责任,我们应该回报社会,我们必须回报社会。这不是空话,也不是虚话,这是我的心里话。”

在会上,许家印宣布,恒大集团在此前拿出30亿帮扶毕节市大方县的基础上,决定再拿出80亿再对口帮扶毕节市的6个县。恒大从2015年12月开始结对帮扶贵州省毕节市,总投入110亿,选派2108人的扶贫团队常驻乌蒙山区,通过产业扶贫、搬迁扶贫、教育扶贫和就业扶贫等措施,帮毕节全市103万贫困人口实现了全部稳定脱贫。

在《福布斯》杂志迄今发布的14次中国慈善榜中,许家印5次登顶慈善榜首善,过去三年连续登顶。过去两年,杨国强家族稳居慈善榜第二。

杨国强1955年出生于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北滘镇,也是农民出身,自幼家贫,17岁前没有穿过鞋。小时因为贫穷,政府不仅免了他7元学费,还给予2元助学金,由此帮助杨国强完成初中学业并改变了命运。

杨国强多次在不同场合说:“我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代农民工,是国家的发展、社会的进步给了我们发展到今天的机会。我很开心,很荣幸能为社会做点事。”

对于此次获奖,杨国强激动地说:“感谢党和政府给予碧桂园机会,让我们有幸参与脱贫攻坚这项伟大的事业。我曾经一贫如洗,是国家给了我助学金,让我读完高中,是党和国家的改革开放好政策,让我有机会服务社会,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永远都充满感恩,回报社会也是应尽的责任。我和我的企业会继续参与乡村振兴,尽我们的能力把工作做好,不辜负党和政府的信任。”

据公开资料显示,他已多次获奖,2015年获得“中国消除贫困奖创新奖”,2016年被授予国务院颁发的首届“全国脱贫攻坚奖奉献奖”。2019年,其女儿、碧桂园集团董事会联席主席杨惠妍也荣获了该奖。

许家印和杨国强的人生经历有诸多类似的地方,都生来赤贫,都有一个不幸的童年,都通过国家的助学金完成了学业,都因此对党和国家以及社会充满感恩,都在企业刚起步的阶段就拿出一大笔钱或创立基金会,或创办学校,通过各种途径,回馈社会。并且都在党的号召下自发投入到轰轰烈烈的脱贫攻坚战中去。

跟许家印和杨国强不一样的是,出生于1954年的王健林没怎么吃过苦,对贫困的感受远远不及许杨二人,但他说:“我的梦想是做中国最大的慈善家。”



2017年12月底,一段拍自2014年12月2日,王健林到丹寨县开展社会创新扶贫调研的第一次内部会议的2分钟的视频广为流传,网友对视频里的这位80后县长骂声一片:“流氓县长,吃相难看。”

视频中,丹寨县80后县长徐刘蔚对来考察的王健林说:“能不能这样?咱们产业就做产业,但是咱们明确一个原则:万达在这里所有投资的产业,所有的利润都不带走,税收上交当地,所有的利润全部注入万达基金,和县政府共同监管,每年提出资金使用计划,报总部审批。在前几年,也可以采用普惠式的,大家都分钱,也可以分一两年试一试,看看效果。”

王健林显然觉得这不是他想要的:“我们搞了20年的对口帮扶工作,也采取过多种方式。就是经常情况下,我们帮助的一些对象,有了人均收入,但是呢没有实现普惠。你去一算,人均一万多(收入),但是绝对贫困户减少的比例不大。原来说一万人,也就减少两千。那我们的想法是,那我们一个月扶贫上去,从五千到一万,贫苦户就应该从一万人到只剩一千人两千人。我们这次扶贫,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不能说把人均收入提上去了,结果你五万三千个贫困户最后还剩了四万户,那我们这个扶贫就没什么意义了。你说要整利润,那费劲吧啦养猪搞利润,还不如我干脆拉倒,什么也不搞,我每年固定给你五个亿,你自己去分得了。我累得吭哧吭哧的(图啥)。对我们来讲,五个亿,我们稍微节约点成本、弄个什么措施一下就出来了。不要搞这个。”

2017年12月30日,贵州丹寨县委员会宣传部微信公众号“云上丹寨”发布声明,称近日部分媒体和自媒体恶意散布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与丹寨县政府领导相关视频,故意张冠李戴、掐头去尾、断章取义、误导公众,造成了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严重干扰了丹寨县脱贫攻坚工作,抹黑了万达集团在丹寨县开展社会扶贫的贡献。

2017年年中,王健林的万达集团陷入债务危机,遭遇股债双杀,彼时正是王健林的至暗时刻。

帮扶丹寨县,源于王健林在参加2014全国社会扶贫工作座谈会时,主动向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提出的一个建议:由企业把一个县包下来,通过产业扶持,实现整体脱贫。2014年年底,万达与丹寨县签署帮扶协议,采用“企业包县”扶贫的模式,承诺让全县在2016年前整体脱贫。

王健林一开始的想法是:利用产业扶贫,先建设30万头规模的黑毛猪扩繁厂、屠宰加工厂和饲料加工厂,同时建设万吨规模的硒锌茶叶加工厂,对全县农户种植的硒锌茶叶订单收购,提高农民收益。还要联合贵州以及黔东南州3所职业技术学院,每年招生300至500名丹寨籍学生入学,毕业后择优录取到万达就业。

后来养猪脱贫的思路执行得并不顺利,养殖黑毛猪、种植硒锌茶、硒米等脱贫项目均不了了之。

2015年10月,丹寨县被确定为国家审计署的定点帮扶县,现任山东省委书记、时任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到丹寨调研,帮助丹寨脱贫。在刘家义的协调下,万达将扶贫方向调整为成立万达职业学院、万达风情小镇和扶贫专项基金等三个扶贫项目,扶贫资金增加到14亿元。

2018年,万达帮丹寨县提前两年摘帽“贫困县”,最终投入也扩大到了23亿。

有意思的是,上述视频里被网友误解的县长徐刘蔚在25日的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被党中央、国务院授予"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称号。同在现场的王健林应该会感到欣慰。

在去年的全国社会扶贫“2020丹寨论坛”上,王健林表示,在脱贫攻坚的伟大战役中,民营企业作为社会扶贫的重要力量,责无旁贷。除了扶贫资金投入,更要创新扶贫模式,形成产业扶贫的可持续性。用实际行动证明民营企业的爱国情怀和责任担当,交出让党、政府和人民满意的答卷。

脱贫攻坚已经完成,在接下来的乡村振兴中,他们又将有何作为呢?

杨国强表示:“我们有幸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做我们应该做的事,先富帮后富,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接下来我希望能做更多,城乡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思考如何建立城乡之间的桥梁,让全国最偏远地区地方的农民能参与进来,将好产品通过集散地快速运到城镇;与农民一起进行科学合理的谋划,走现代化农业发展之路,提升农民生产力,增加农民收入,共同为农村注入新的活力与生机。”

据悉,碧桂园已经成立了乡村振兴办公室,以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组织振兴为抓手,将工作重心向乡村振兴转变。

万达已制定了2021~2025年帮扶丹寨新规划,定位从“企业包县扶贫”转变为“支持丹寨致富”。

而许家印作为政协委员,据悉乡村振兴是他今年在两会上的建议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三位民营房地产大佬的脱贫攻坚成绩单

发布日期:2021-03-05 15:59
摘要:民营房地产商积极参与扶贫、做慈善、做公益可以被看作“赎罪”:“企业家若没有责任感,充其量是个富豪。拥有财富,同时也是背负责任。”



 | 周超臣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四,王健林和许家印相遇在北京的春天里。

电视镜头一扫而过的那一刹那,两位前首富坐在一起格外醒目。虽然都戴着口罩,但对于经常出现在媒体报道里、发际线相似的两位地产大佬,被认出自不稀奇。

这一幕发生在2月25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的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现场。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全国脱贫攻坚楷模荣誉称号获得者颁奖并发表重要讲话。

习近平庄严宣布:“经过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努力,在迎来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的重要时刻,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现行标准下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12.8万个贫困村全部出列,区域性整体贫困得到解决,完成了消除绝对贫困的艰巨任务,创造了又一个彪炳史册的人间奇迹!”

距离其2012年12月30日喊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特别是在贫困地区。没有农村的小康,特别是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就没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整整过去了8年,最终在2020年实现了全国各族人民全面脱贫,彪炳史册。

这次表彰大会上,有10名个人和10个集体获得“全国脱贫攻坚楷模”荣誉称号;有1981名个人获得“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称号,有1501个集体获得“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称号。

王健林的万达集团和许家印的恒大集团都获得了“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荣誉称号。

其实除了王健林和许家印,同样来自地产界的碧桂园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杨国强也出现在了表彰大会现场,不过他获得的是“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荣誉称号。这位商业大佬被认为是隐形首富,当年为了不当首富,杨国强在2007年碧桂园上市前夕将自己多数股份转让给女儿杨惠妍,从而造就了一个曾长期霸榜的中国女首富。

很多人说房地产是有原罪的。那么房地产商、尤其是民营房地产商积极参与扶贫、做慈善、做公益可以被看作“赎罪”。但我更相信这是中国人骨子里“达则兼济天下”的历史使命使然。令人尊敬的玻璃大王曹德旺说过一句话:“企业家若没有责任感,充其量是个富豪。拥有财富,同时也是背负责任。”

这些先富起来的民营企业、房地产商们积极践行着习近平的扶贫脱贫理念:“要看就要真看,看真贫,通过典型了解贫困地区真实情况,窥一斑而见全豹。这有利于正确决策。”

过去这些年,恒大、 万达、碧桂园为脱贫攻坚做了什么,取得了哪些成绩?

各家脱贫攻坚成绩单

恒大:人员投入最多、资金投入最大

对于什么都追求最大的许家印来说,在扶贫上的投入也是房地产企业里已知最大的、人员投入最多的。

据恒大提供的资料,从2015年12月1日开始结对帮扶贵州省毕节市,共计无偿投入110亿元,派出2108人的专职扶贫团队常驻乌蒙山区,到2020年底帮扶全市100多万贫困人口全部稳定脱贫。目前,恒大已助力毕节所有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贫困村全部出列、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过去五年,恒大还把毕节帮扶经验复制粘贴到了地方,累计捐赠178.7亿元扶贫资金(包括毕节市的110亿),共援建891个、总建面2391万㎡的重点项目,一共帮助了广东、河南、新疆、陕西、江西、云南、青海、甘肃等9省区75个县打赢了脱贫攻坚战。

以毕节市为例,恒大从产业扶贫、搬迁扶贫、就业扶贫和教育扶贫等四个方面进行了一系列精准扶贫——

产业扶贫:无偿投入44亿元,带动20万户、70万贫困人口发展产业,打造了我国西南地区最大的蔬菜种植和肉牛养殖两大基地。蔬菜瓜果基地,已捐建投用28.8万平米蔬菜育苗中心、60980栋蔬菜大棚、36.7万亩蔬菜大田基地等;肉牛养殖基地,已引调繁育91627头安格斯和西门塔尔优质肉牛,改良32.3万头土种牛,已捐建投用9万头饲养规模的养殖基地、31万亩高产优质饲草料基地等;因地制宜捐建投用13.9万亩中药材、食用菌基地,36.7万亩经果林基地。同时,已引进79家上下游企业,通过市场化手段建立长效持久的脱贫机制。

搬迁扶贫:无偿投入57亿元,在毕节10个县区捐建17个移民搬迁社区及50个新农村,解决22.18万群众的移民搬迁,同步配建教育、商业等设施,配套适宜搬迁户就业的产业。目前,22.18万人已全部搬迁入住。

就业扶贫:组织职业技能培训,在全市已组织培训113217人,推荐到当地产业就业和异地就业75462人。

教育扶贫:补足当地教育资源缺口,已捐建投用43所学校,解决了2.1万名孩子的“上学难”问题。另外还捐建投用1所医院、1所敬老院、1所儿童福利院,为贫困家庭就医、孤寡老人养老和困境儿童生活提供帮助,并号召恒大集团所有中层员工开展“一助一”帮扶,共帮扶留守儿童、困境儿童和孤儿4993人。

万达:首创“企业包县、整县脱贫”创新扶贫模式

万达集团2015年开始对口帮扶贵州省丹寨县,全国首创“企业包县、整县脱贫”的创新扶贫模式,累计捐款23亿元,从长、中、短期带动丹寨脱贫。

长期项目:教育扶贫,建立贵州万达职业技术学院,通过教育阻断贫困代际相传。

中期项目:建立丹寨万达小镇,通过发展旅游产业带动丹寨经济发展。截至2020年,累计接待客流2100万人次,带动全县旅游综合收入120.4亿元。万达扶贫产业基金是万达丹寨扶贫的短期项目,基金总额5亿元,每年发放5000万元。丹寨小镇成为贵州游客数量排名前三的景点。

去年跟万达的一哥们聊到万达扶贫,他说,其实丹寨本身的旅游资源并不好,位于滇桂黔石漠化区,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国家级贫困县,但万达还是通过各种方法,把它的旅游产业给建立起来了。

万达丹寨扶贫每年拉动丹寨县GDP增长1.2%,累计创造税收2.7亿元,撬动社会投资超过13亿元,帮助全县5.88万贫困人口实现脱贫。丹寨县成为黔东南州首批整县摘帽的贫困县,比计划提前两年实现脱贫摘帽,在2018年脱贫成效考核中位列贵州省第一。

对万达来说,付出的努力也得到了收获。万达丹寨扶贫2016年、2019年两获国家脱贫攻坚奖。2019年、2020年,扶贫工作现场推进会、全国社会扶贫“丹寨论坛”先后在丹寨万达小镇召开。万达丹寨扶贫2019年入选“全球减贫案例”,2020年入选世界旅游联盟旅游扶贫优秀案例。

杨国强和碧桂园:20多年捐赠资金累计超过87亿元

根据碧桂园精准扶贫乡村振兴办公室提供的数据,自1997年捐出第一笔100万助学金,24多年来杨国强和碧桂园集团公益慈善捐赠资金累计超过87亿元,超49万人次受益。

1997年,事业刚有起色的杨国强,匿名捐出当时的一半身家100万元,设立仲明助学金(以母亲的名字命名),每年定期捐100万,资助广东省内的贫困大学生,唯一的条件是匿名,从2006年起改为每年捐200万。截至2020年,仲明助学金累计捐赠4100万元,1.2万名贫困学子受惠。

2002年,杨国强再拿出一半身家2.6亿元,创办了全国第一所纯慈善全免费高中——国华纪念中学(国华是杨国强已故哥哥的名字,因为肝硬化不幸很早去世)。



根据公众号“秦朔朋友圈”创始人秦朔在日前《中国式感恩:从2块助学金到87亿元回馈》的文章中所述,2002年8月,新生即将入校时,杨国强亲自撰写了创办国华纪念中学的缘起:“我不忍看天地之间仍有可塑之才因贫穷而隐失于草莽,为胸有珠玑者不因贫穷而失学,不因贫穷而失志,方有办学事教之念。我敬爱的兄⻓杨国华一生勤励睿勉,业学品性为世所敬仰,在我的成⻓过程中对我颇多教导和携助。父亲‘达则兼济天下’之教诲令我终生感铭。‘国华纪念中学’的创立,或可告慰我父兄在天之灵。”

报道还称,从2002年到2020年,国华纪念中学培养了来自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23个⺠族的3260名贫困学生,已毕业2582人,其中硕士803人、博士141人,出国深造108人,他们在不同领域为社会服务。

2007年底,杨国强捐建了“国良技术培训学校”(以杨国强另一位去世兄⻓的名字命名)。

党的十八大以来,杨国强又投资10亿元,2019年创办了广东碧桂园职业学院和甘肃临夏国强职业技术学校。截至2020年10月,广东碧桂园职业学院共招收2269名贫困学生,毕业生就业率100%,其中有72人月收入超过万元。碧桂园还为所到区域的贫困户提供职业技能培训,累计培训9.3万人,推动就业5万多人,推动“一人就业,全家脱贫”。

十八大以来,碧桂园把扶贫上升为公司主业之一,成立了一个200人的专职扶贫队伍,在各地党委政府指导下,结对帮扶甘肃东乡县、江西兴国县、广西田东县等9省份14县(市),同时碧桂园集团扶贫项目覆盖了四川昭觉县等全国16省57个贫困县,推进教育、产业、就业、党建等精准帮扶举措,探索可造血、可复制、可持续的长效帮扶机制。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杨国强荣获“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表彰外,在碧桂园帮扶的县市中,有21个脱贫攻坚集体在大会上获得表彰,其中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三岔河镇三河村和宁夏回族自治区永宁县闽宁镇分别获得“全国脱贫攻坚楷模”称号。

他们这代人

小名叫工厂的许家印,1958年10月9日出生于河南周口太康县高贤镇聚台岗村,是豫东最穷的地方,十年九灾。

在2017年5月14日的“恒大集团帮扶乌蒙山区扶贫干部出征壮行大会”上,他动情地回忆起小时候的贫穷和心酸往事:

“我是出生在豫东一个最穷的地方。1岁零3个月的时候,母亲得病,没钱看,也没地方看病,就这么走了。从此,我就成了半个孤儿(由奶奶抚养大)。从小到大,都是吃地瓜、地瓜面长大的。铺的、穿的、盖的,补丁摞补丁。

“读小学的时候,村里的几间破草房,课桌是用泥巴糊的长条的台子,下雨天,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读中学的时候,离家比较远,每星期背个筐,筐里面装的是红薯和用红薯面做的窝窝头。再加一个瓶子,瓶子里装的是盐和一点葱花、几滴小磨油。这就是一周的口粮。一日三餐,每餐吃一个地瓜和一个窝头、喝一碗盐水。到了夏天,天很热,窝窝头长毛,洗洗再吃。1976年高中毕业,想去砖瓦厂找份工作、搬搬砖头,都找不到。”

那时候他最大目标、最大愿望就是走出农村,找份工作,能够吃上白面。“就在这个时候,国家恢复高考,考上了大学。但考上了大学,没有钱读书,没有钱吃饭,是国家每个月给的14块钱的助学金,读完了大学。”许家印说。

他在台上讲,台下的女员工偷偷抹泪。

许家印动情地说:“没有国家的恢复高考,我还在农村;没有国家(每个月给)的14块助学金,我也读不了大学;没有国家的改革开放,恒大也没有今天。恒大的一切,都是党给的、国家给的,社会给的。我们应该承担社会责任,我们应该回报社会,我们必须回报社会。这不是空话,也不是虚话,这是我的心里话。”

在会上,许家印宣布,恒大集团在此前拿出30亿帮扶毕节市大方县的基础上,决定再拿出80亿再对口帮扶毕节市的6个县。恒大从2015年12月开始结对帮扶贵州省毕节市,总投入110亿,选派2108人的扶贫团队常驻乌蒙山区,通过产业扶贫、搬迁扶贫、教育扶贫和就业扶贫等措施,帮毕节全市103万贫困人口实现了全部稳定脱贫。

在《福布斯》杂志迄今发布的14次中国慈善榜中,许家印5次登顶慈善榜首善,过去三年连续登顶。过去两年,杨国强家族稳居慈善榜第二。

杨国强1955年出生于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北滘镇,也是农民出身,自幼家贫,17岁前没有穿过鞋。小时因为贫穷,政府不仅免了他7元学费,还给予2元助学金,由此帮助杨国强完成初中学业并改变了命运。

杨国强多次在不同场合说:“我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代农民工,是国家的发展、社会的进步给了我们发展到今天的机会。我很开心,很荣幸能为社会做点事。”

对于此次获奖,杨国强激动地说:“感谢党和政府给予碧桂园机会,让我们有幸参与脱贫攻坚这项伟大的事业。我曾经一贫如洗,是国家给了我助学金,让我读完高中,是党和国家的改革开放好政策,让我有机会服务社会,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永远都充满感恩,回报社会也是应尽的责任。我和我的企业会继续参与乡村振兴,尽我们的能力把工作做好,不辜负党和政府的信任。”

据公开资料显示,他已多次获奖,2015年获得“中国消除贫困奖创新奖”,2016年被授予国务院颁发的首届“全国脱贫攻坚奖奉献奖”。2019年,其女儿、碧桂园集团董事会联席主席杨惠妍也荣获了该奖。

许家印和杨国强的人生经历有诸多类似的地方,都生来赤贫,都有一个不幸的童年,都通过国家的助学金完成了学业,都因此对党和国家以及社会充满感恩,都在企业刚起步的阶段就拿出一大笔钱或创立基金会,或创办学校,通过各种途径,回馈社会。并且都在党的号召下自发投入到轰轰烈烈的脱贫攻坚战中去。

跟许家印和杨国强不一样的是,出生于1954年的王健林没怎么吃过苦,对贫困的感受远远不及许杨二人,但他说:“我的梦想是做中国最大的慈善家。”



2017年12月底,一段拍自2014年12月2日,王健林到丹寨县开展社会创新扶贫调研的第一次内部会议的2分钟的视频广为流传,网友对视频里的这位80后县长骂声一片:“流氓县长,吃相难看。”

视频中,丹寨县80后县长徐刘蔚对来考察的王健林说:“能不能这样?咱们产业就做产业,但是咱们明确一个原则:万达在这里所有投资的产业,所有的利润都不带走,税收上交当地,所有的利润全部注入万达基金,和县政府共同监管,每年提出资金使用计划,报总部审批。在前几年,也可以采用普惠式的,大家都分钱,也可以分一两年试一试,看看效果。”

王健林显然觉得这不是他想要的:“我们搞了20年的对口帮扶工作,也采取过多种方式。就是经常情况下,我们帮助的一些对象,有了人均收入,但是呢没有实现普惠。你去一算,人均一万多(收入),但是绝对贫困户减少的比例不大。原来说一万人,也就减少两千。那我们的想法是,那我们一个月扶贫上去,从五千到一万,贫苦户就应该从一万人到只剩一千人两千人。我们这次扶贫,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不能说把人均收入提上去了,结果你五万三千个贫困户最后还剩了四万户,那我们这个扶贫就没什么意义了。你说要整利润,那费劲吧啦养猪搞利润,还不如我干脆拉倒,什么也不搞,我每年固定给你五个亿,你自己去分得了。我累得吭哧吭哧的(图啥)。对我们来讲,五个亿,我们稍微节约点成本、弄个什么措施一下就出来了。不要搞这个。”

2017年12月30日,贵州丹寨县委员会宣传部微信公众号“云上丹寨”发布声明,称近日部分媒体和自媒体恶意散布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与丹寨县政府领导相关视频,故意张冠李戴、掐头去尾、断章取义、误导公众,造成了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严重干扰了丹寨县脱贫攻坚工作,抹黑了万达集团在丹寨县开展社会扶贫的贡献。

2017年年中,王健林的万达集团陷入债务危机,遭遇股债双杀,彼时正是王健林的至暗时刻。

帮扶丹寨县,源于王健林在参加2014全国社会扶贫工作座谈会时,主动向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提出的一个建议:由企业把一个县包下来,通过产业扶持,实现整体脱贫。2014年年底,万达与丹寨县签署帮扶协议,采用“企业包县”扶贫的模式,承诺让全县在2016年前整体脱贫。

王健林一开始的想法是:利用产业扶贫,先建设30万头规模的黑毛猪扩繁厂、屠宰加工厂和饲料加工厂,同时建设万吨规模的硒锌茶叶加工厂,对全县农户种植的硒锌茶叶订单收购,提高农民收益。还要联合贵州以及黔东南州3所职业技术学院,每年招生300至500名丹寨籍学生入学,毕业后择优录取到万达就业。

后来养猪脱贫的思路执行得并不顺利,养殖黑毛猪、种植硒锌茶、硒米等脱贫项目均不了了之。

2015年10月,丹寨县被确定为国家审计署的定点帮扶县,现任山东省委书记、时任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到丹寨调研,帮助丹寨脱贫。在刘家义的协调下,万达将扶贫方向调整为成立万达职业学院、万达风情小镇和扶贫专项基金等三个扶贫项目,扶贫资金增加到14亿元。

2018年,万达帮丹寨县提前两年摘帽“贫困县”,最终投入也扩大到了23亿。

有意思的是,上述视频里被网友误解的县长徐刘蔚在25日的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被党中央、国务院授予"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称号。同在现场的王健林应该会感到欣慰。

在去年的全国社会扶贫“2020丹寨论坛”上,王健林表示,在脱贫攻坚的伟大战役中,民营企业作为社会扶贫的重要力量,责无旁贷。除了扶贫资金投入,更要创新扶贫模式,形成产业扶贫的可持续性。用实际行动证明民营企业的爱国情怀和责任担当,交出让党、政府和人民满意的答卷。

脱贫攻坚已经完成,在接下来的乡村振兴中,他们又将有何作为呢?

杨国强表示:“我们有幸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做我们应该做的事,先富帮后富,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接下来我希望能做更多,城乡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思考如何建立城乡之间的桥梁,让全国最偏远地区地方的农民能参与进来,将好产品通过集散地快速运到城镇;与农民一起进行科学合理的谋划,走现代化农业发展之路,提升农民生产力,增加农民收入,共同为农村注入新的活力与生机。”

据悉,碧桂园已经成立了乡村振兴办公室,以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组织振兴为抓手,将工作重心向乡村振兴转变。

万达已制定了2021~2025年帮扶丹寨新规划,定位从“企业包县扶贫”转变为“支持丹寨致富”。

而许家印作为政协委员,据悉乡村振兴是他今年在两会上的建议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民营房地产商积极参与扶贫、做慈善、做公益可以被看作“赎罪”:“企业家若没有责任感,充其量是个富豪。拥有财富,同时也是背负责任。”



 | 周超臣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四,王健林和许家印相遇在北京的春天里。

电视镜头一扫而过的那一刹那,两位前首富坐在一起格外醒目。虽然都戴着口罩,但对于经常出现在媒体报道里、发际线相似的两位地产大佬,被认出自不稀奇。

这一幕发生在2月25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的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现场。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全国脱贫攻坚楷模荣誉称号获得者颁奖并发表重要讲话。

习近平庄严宣布:“经过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努力,在迎来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的重要时刻,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现行标准下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12.8万个贫困村全部出列,区域性整体贫困得到解决,完成了消除绝对贫困的艰巨任务,创造了又一个彪炳史册的人间奇迹!”

距离其2012年12月30日喊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特别是在贫困地区。没有农村的小康,特别是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就没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整整过去了8年,最终在2020年实现了全国各族人民全面脱贫,彪炳史册。

这次表彰大会上,有10名个人和10个集体获得“全国脱贫攻坚楷模”荣誉称号;有1981名个人获得“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称号,有1501个集体获得“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称号。

王健林的万达集团和许家印的恒大集团都获得了“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荣誉称号。

其实除了王健林和许家印,同样来自地产界的碧桂园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杨国强也出现在了表彰大会现场,不过他获得的是“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荣誉称号。这位商业大佬被认为是隐形首富,当年为了不当首富,杨国强在2007年碧桂园上市前夕将自己多数股份转让给女儿杨惠妍,从而造就了一个曾长期霸榜的中国女首富。

很多人说房地产是有原罪的。那么房地产商、尤其是民营房地产商积极参与扶贫、做慈善、做公益可以被看作“赎罪”。但我更相信这是中国人骨子里“达则兼济天下”的历史使命使然。令人尊敬的玻璃大王曹德旺说过一句话:“企业家若没有责任感,充其量是个富豪。拥有财富,同时也是背负责任。”

这些先富起来的民营企业、房地产商们积极践行着习近平的扶贫脱贫理念:“要看就要真看,看真贫,通过典型了解贫困地区真实情况,窥一斑而见全豹。这有利于正确决策。”

过去这些年,恒大、 万达、碧桂园为脱贫攻坚做了什么,取得了哪些成绩?

各家脱贫攻坚成绩单

恒大:人员投入最多、资金投入最大

对于什么都追求最大的许家印来说,在扶贫上的投入也是房地产企业里已知最大的、人员投入最多的。

据恒大提供的资料,从2015年12月1日开始结对帮扶贵州省毕节市,共计无偿投入110亿元,派出2108人的专职扶贫团队常驻乌蒙山区,到2020年底帮扶全市100多万贫困人口全部稳定脱贫。目前,恒大已助力毕节所有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贫困村全部出列、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过去五年,恒大还把毕节帮扶经验复制粘贴到了地方,累计捐赠178.7亿元扶贫资金(包括毕节市的110亿),共援建891个、总建面2391万㎡的重点项目,一共帮助了广东、河南、新疆、陕西、江西、云南、青海、甘肃等9省区75个县打赢了脱贫攻坚战。

以毕节市为例,恒大从产业扶贫、搬迁扶贫、就业扶贫和教育扶贫等四个方面进行了一系列精准扶贫——

产业扶贫:无偿投入44亿元,带动20万户、70万贫困人口发展产业,打造了我国西南地区最大的蔬菜种植和肉牛养殖两大基地。蔬菜瓜果基地,已捐建投用28.8万平米蔬菜育苗中心、60980栋蔬菜大棚、36.7万亩蔬菜大田基地等;肉牛养殖基地,已引调繁育91627头安格斯和西门塔尔优质肉牛,改良32.3万头土种牛,已捐建投用9万头饲养规模的养殖基地、31万亩高产优质饲草料基地等;因地制宜捐建投用13.9万亩中药材、食用菌基地,36.7万亩经果林基地。同时,已引进79家上下游企业,通过市场化手段建立长效持久的脱贫机制。

搬迁扶贫:无偿投入57亿元,在毕节10个县区捐建17个移民搬迁社区及50个新农村,解决22.18万群众的移民搬迁,同步配建教育、商业等设施,配套适宜搬迁户就业的产业。目前,22.18万人已全部搬迁入住。

就业扶贫:组织职业技能培训,在全市已组织培训113217人,推荐到当地产业就业和异地就业75462人。

教育扶贫:补足当地教育资源缺口,已捐建投用43所学校,解决了2.1万名孩子的“上学难”问题。另外还捐建投用1所医院、1所敬老院、1所儿童福利院,为贫困家庭就医、孤寡老人养老和困境儿童生活提供帮助,并号召恒大集团所有中层员工开展“一助一”帮扶,共帮扶留守儿童、困境儿童和孤儿4993人。

万达:首创“企业包县、整县脱贫”创新扶贫模式

万达集团2015年开始对口帮扶贵州省丹寨县,全国首创“企业包县、整县脱贫”的创新扶贫模式,累计捐款23亿元,从长、中、短期带动丹寨脱贫。

长期项目:教育扶贫,建立贵州万达职业技术学院,通过教育阻断贫困代际相传。

中期项目:建立丹寨万达小镇,通过发展旅游产业带动丹寨经济发展。截至2020年,累计接待客流2100万人次,带动全县旅游综合收入120.4亿元。万达扶贫产业基金是万达丹寨扶贫的短期项目,基金总额5亿元,每年发放5000万元。丹寨小镇成为贵州游客数量排名前三的景点。

去年跟万达的一哥们聊到万达扶贫,他说,其实丹寨本身的旅游资源并不好,位于滇桂黔石漠化区,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国家级贫困县,但万达还是通过各种方法,把它的旅游产业给建立起来了。

万达丹寨扶贫每年拉动丹寨县GDP增长1.2%,累计创造税收2.7亿元,撬动社会投资超过13亿元,帮助全县5.88万贫困人口实现脱贫。丹寨县成为黔东南州首批整县摘帽的贫困县,比计划提前两年实现脱贫摘帽,在2018年脱贫成效考核中位列贵州省第一。

对万达来说,付出的努力也得到了收获。万达丹寨扶贫2016年、2019年两获国家脱贫攻坚奖。2019年、2020年,扶贫工作现场推进会、全国社会扶贫“丹寨论坛”先后在丹寨万达小镇召开。万达丹寨扶贫2019年入选“全球减贫案例”,2020年入选世界旅游联盟旅游扶贫优秀案例。

杨国强和碧桂园:20多年捐赠资金累计超过87亿元

根据碧桂园精准扶贫乡村振兴办公室提供的数据,自1997年捐出第一笔100万助学金,24多年来杨国强和碧桂园集团公益慈善捐赠资金累计超过87亿元,超49万人次受益。

1997年,事业刚有起色的杨国强,匿名捐出当时的一半身家100万元,设立仲明助学金(以母亲的名字命名),每年定期捐100万,资助广东省内的贫困大学生,唯一的条件是匿名,从2006年起改为每年捐200万。截至2020年,仲明助学金累计捐赠4100万元,1.2万名贫困学子受惠。

2002年,杨国强再拿出一半身家2.6亿元,创办了全国第一所纯慈善全免费高中——国华纪念中学(国华是杨国强已故哥哥的名字,因为肝硬化不幸很早去世)。



根据公众号“秦朔朋友圈”创始人秦朔在日前《中国式感恩:从2块助学金到87亿元回馈》的文章中所述,2002年8月,新生即将入校时,杨国强亲自撰写了创办国华纪念中学的缘起:“我不忍看天地之间仍有可塑之才因贫穷而隐失于草莽,为胸有珠玑者不因贫穷而失学,不因贫穷而失志,方有办学事教之念。我敬爱的兄⻓杨国华一生勤励睿勉,业学品性为世所敬仰,在我的成⻓过程中对我颇多教导和携助。父亲‘达则兼济天下’之教诲令我终生感铭。‘国华纪念中学’的创立,或可告慰我父兄在天之灵。”

报道还称,从2002年到2020年,国华纪念中学培养了来自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23个⺠族的3260名贫困学生,已毕业2582人,其中硕士803人、博士141人,出国深造108人,他们在不同领域为社会服务。

2007年底,杨国强捐建了“国良技术培训学校”(以杨国强另一位去世兄⻓的名字命名)。

党的十八大以来,杨国强又投资10亿元,2019年创办了广东碧桂园职业学院和甘肃临夏国强职业技术学校。截至2020年10月,广东碧桂园职业学院共招收2269名贫困学生,毕业生就业率100%,其中有72人月收入超过万元。碧桂园还为所到区域的贫困户提供职业技能培训,累计培训9.3万人,推动就业5万多人,推动“一人就业,全家脱贫”。

十八大以来,碧桂园把扶贫上升为公司主业之一,成立了一个200人的专职扶贫队伍,在各地党委政府指导下,结对帮扶甘肃东乡县、江西兴国县、广西田东县等9省份14县(市),同时碧桂园集团扶贫项目覆盖了四川昭觉县等全国16省57个贫困县,推进教育、产业、就业、党建等精准帮扶举措,探索可造血、可复制、可持续的长效帮扶机制。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杨国强荣获“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表彰外,在碧桂园帮扶的县市中,有21个脱贫攻坚集体在大会上获得表彰,其中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三岔河镇三河村和宁夏回族自治区永宁县闽宁镇分别获得“全国脱贫攻坚楷模”称号。

他们这代人

小名叫工厂的许家印,1958年10月9日出生于河南周口太康县高贤镇聚台岗村,是豫东最穷的地方,十年九灾。

在2017年5月14日的“恒大集团帮扶乌蒙山区扶贫干部出征壮行大会”上,他动情地回忆起小时候的贫穷和心酸往事:

“我是出生在豫东一个最穷的地方。1岁零3个月的时候,母亲得病,没钱看,也没地方看病,就这么走了。从此,我就成了半个孤儿(由奶奶抚养大)。从小到大,都是吃地瓜、地瓜面长大的。铺的、穿的、盖的,补丁摞补丁。

“读小学的时候,村里的几间破草房,课桌是用泥巴糊的长条的台子,下雨天,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读中学的时候,离家比较远,每星期背个筐,筐里面装的是红薯和用红薯面做的窝窝头。再加一个瓶子,瓶子里装的是盐和一点葱花、几滴小磨油。这就是一周的口粮。一日三餐,每餐吃一个地瓜和一个窝头、喝一碗盐水。到了夏天,天很热,窝窝头长毛,洗洗再吃。1976年高中毕业,想去砖瓦厂找份工作、搬搬砖头,都找不到。”

那时候他最大目标、最大愿望就是走出农村,找份工作,能够吃上白面。“就在这个时候,国家恢复高考,考上了大学。但考上了大学,没有钱读书,没有钱吃饭,是国家每个月给的14块钱的助学金,读完了大学。”许家印说。

他在台上讲,台下的女员工偷偷抹泪。

许家印动情地说:“没有国家的恢复高考,我还在农村;没有国家(每个月给)的14块助学金,我也读不了大学;没有国家的改革开放,恒大也没有今天。恒大的一切,都是党给的、国家给的,社会给的。我们应该承担社会责任,我们应该回报社会,我们必须回报社会。这不是空话,也不是虚话,这是我的心里话。”

在会上,许家印宣布,恒大集团在此前拿出30亿帮扶毕节市大方县的基础上,决定再拿出80亿再对口帮扶毕节市的6个县。恒大从2015年12月开始结对帮扶贵州省毕节市,总投入110亿,选派2108人的扶贫团队常驻乌蒙山区,通过产业扶贫、搬迁扶贫、教育扶贫和就业扶贫等措施,帮毕节全市103万贫困人口实现了全部稳定脱贫。

在《福布斯》杂志迄今发布的14次中国慈善榜中,许家印5次登顶慈善榜首善,过去三年连续登顶。过去两年,杨国强家族稳居慈善榜第二。

杨国强1955年出生于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北滘镇,也是农民出身,自幼家贫,17岁前没有穿过鞋。小时因为贫穷,政府不仅免了他7元学费,还给予2元助学金,由此帮助杨国强完成初中学业并改变了命运。

杨国强多次在不同场合说:“我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代农民工,是国家的发展、社会的进步给了我们发展到今天的机会。我很开心,很荣幸能为社会做点事。”

对于此次获奖,杨国强激动地说:“感谢党和政府给予碧桂园机会,让我们有幸参与脱贫攻坚这项伟大的事业。我曾经一贫如洗,是国家给了我助学金,让我读完高中,是党和国家的改革开放好政策,让我有机会服务社会,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永远都充满感恩,回报社会也是应尽的责任。我和我的企业会继续参与乡村振兴,尽我们的能力把工作做好,不辜负党和政府的信任。”

据公开资料显示,他已多次获奖,2015年获得“中国消除贫困奖创新奖”,2016年被授予国务院颁发的首届“全国脱贫攻坚奖奉献奖”。2019年,其女儿、碧桂园集团董事会联席主席杨惠妍也荣获了该奖。

许家印和杨国强的人生经历有诸多类似的地方,都生来赤贫,都有一个不幸的童年,都通过国家的助学金完成了学业,都因此对党和国家以及社会充满感恩,都在企业刚起步的阶段就拿出一大笔钱或创立基金会,或创办学校,通过各种途径,回馈社会。并且都在党的号召下自发投入到轰轰烈烈的脱贫攻坚战中去。

跟许家印和杨国强不一样的是,出生于1954年的王健林没怎么吃过苦,对贫困的感受远远不及许杨二人,但他说:“我的梦想是做中国最大的慈善家。”



2017年12月底,一段拍自2014年12月2日,王健林到丹寨县开展社会创新扶贫调研的第一次内部会议的2分钟的视频广为流传,网友对视频里的这位80后县长骂声一片:“流氓县长,吃相难看。”

视频中,丹寨县80后县长徐刘蔚对来考察的王健林说:“能不能这样?咱们产业就做产业,但是咱们明确一个原则:万达在这里所有投资的产业,所有的利润都不带走,税收上交当地,所有的利润全部注入万达基金,和县政府共同监管,每年提出资金使用计划,报总部审批。在前几年,也可以采用普惠式的,大家都分钱,也可以分一两年试一试,看看效果。”

王健林显然觉得这不是他想要的:“我们搞了20年的对口帮扶工作,也采取过多种方式。就是经常情况下,我们帮助的一些对象,有了人均收入,但是呢没有实现普惠。你去一算,人均一万多(收入),但是绝对贫困户减少的比例不大。原来说一万人,也就减少两千。那我们的想法是,那我们一个月扶贫上去,从五千到一万,贫苦户就应该从一万人到只剩一千人两千人。我们这次扶贫,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不能说把人均收入提上去了,结果你五万三千个贫困户最后还剩了四万户,那我们这个扶贫就没什么意义了。你说要整利润,那费劲吧啦养猪搞利润,还不如我干脆拉倒,什么也不搞,我每年固定给你五个亿,你自己去分得了。我累得吭哧吭哧的(图啥)。对我们来讲,五个亿,我们稍微节约点成本、弄个什么措施一下就出来了。不要搞这个。”

2017年12月30日,贵州丹寨县委员会宣传部微信公众号“云上丹寨”发布声明,称近日部分媒体和自媒体恶意散布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与丹寨县政府领导相关视频,故意张冠李戴、掐头去尾、断章取义、误导公众,造成了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严重干扰了丹寨县脱贫攻坚工作,抹黑了万达集团在丹寨县开展社会扶贫的贡献。

2017年年中,王健林的万达集团陷入债务危机,遭遇股债双杀,彼时正是王健林的至暗时刻。

帮扶丹寨县,源于王健林在参加2014全国社会扶贫工作座谈会时,主动向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提出的一个建议:由企业把一个县包下来,通过产业扶持,实现整体脱贫。2014年年底,万达与丹寨县签署帮扶协议,采用“企业包县”扶贫的模式,承诺让全县在2016年前整体脱贫。

王健林一开始的想法是:利用产业扶贫,先建设30万头规模的黑毛猪扩繁厂、屠宰加工厂和饲料加工厂,同时建设万吨规模的硒锌茶叶加工厂,对全县农户种植的硒锌茶叶订单收购,提高农民收益。还要联合贵州以及黔东南州3所职业技术学院,每年招生300至500名丹寨籍学生入学,毕业后择优录取到万达就业。

后来养猪脱贫的思路执行得并不顺利,养殖黑毛猪、种植硒锌茶、硒米等脱贫项目均不了了之。

2015年10月,丹寨县被确定为国家审计署的定点帮扶县,现任山东省委书记、时任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到丹寨调研,帮助丹寨脱贫。在刘家义的协调下,万达将扶贫方向调整为成立万达职业学院、万达风情小镇和扶贫专项基金等三个扶贫项目,扶贫资金增加到14亿元。

2018年,万达帮丹寨县提前两年摘帽“贫困县”,最终投入也扩大到了23亿。

有意思的是,上述视频里被网友误解的县长徐刘蔚在25日的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被党中央、国务院授予"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称号。同在现场的王健林应该会感到欣慰。

在去年的全国社会扶贫“2020丹寨论坛”上,王健林表示,在脱贫攻坚的伟大战役中,民营企业作为社会扶贫的重要力量,责无旁贷。除了扶贫资金投入,更要创新扶贫模式,形成产业扶贫的可持续性。用实际行动证明民营企业的爱国情怀和责任担当,交出让党、政府和人民满意的答卷。

脱贫攻坚已经完成,在接下来的乡村振兴中,他们又将有何作为呢?

杨国强表示:“我们有幸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做我们应该做的事,先富帮后富,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接下来我希望能做更多,城乡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思考如何建立城乡之间的桥梁,让全国最偏远地区地方的农民能参与进来,将好产品通过集散地快速运到城镇;与农民一起进行科学合理的谋划,走现代化农业发展之路,提升农民生产力,增加农民收入,共同为农村注入新的活力与生机。”

据悉,碧桂园已经成立了乡村振兴办公室,以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组织振兴为抓手,将工作重心向乡村振兴转变。

万达已制定了2021~2025年帮扶丹寨新规划,定位从“企业包县扶贫”转变为“支持丹寨致富”。

而许家印作为政协委员,据悉乡村振兴是他今年在两会上的建议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三位民营房地产大佬的脱贫攻坚成绩单

发布日期:2021-03-05 15:59
摘要:民营房地产商积极参与扶贫、做慈善、做公益可以被看作“赎罪”:“企业家若没有责任感,充其量是个富豪。拥有财富,同时也是背负责任。”



 | 周超臣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四,王健林和许家印相遇在北京的春天里。

电视镜头一扫而过的那一刹那,两位前首富坐在一起格外醒目。虽然都戴着口罩,但对于经常出现在媒体报道里、发际线相似的两位地产大佬,被认出自不稀奇。

这一幕发生在2月25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的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现场。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全国脱贫攻坚楷模荣誉称号获得者颁奖并发表重要讲话。

习近平庄严宣布:“经过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努力,在迎来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的重要时刻,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现行标准下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12.8万个贫困村全部出列,区域性整体贫困得到解决,完成了消除绝对贫困的艰巨任务,创造了又一个彪炳史册的人间奇迹!”

距离其2012年12月30日喊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特别是在贫困地区。没有农村的小康,特别是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就没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整整过去了8年,最终在2020年实现了全国各族人民全面脱贫,彪炳史册。

这次表彰大会上,有10名个人和10个集体获得“全国脱贫攻坚楷模”荣誉称号;有1981名个人获得“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称号,有1501个集体获得“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称号。

王健林的万达集团和许家印的恒大集团都获得了“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荣誉称号。

其实除了王健林和许家印,同样来自地产界的碧桂园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杨国强也出现在了表彰大会现场,不过他获得的是“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荣誉称号。这位商业大佬被认为是隐形首富,当年为了不当首富,杨国强在2007年碧桂园上市前夕将自己多数股份转让给女儿杨惠妍,从而造就了一个曾长期霸榜的中国女首富。

很多人说房地产是有原罪的。那么房地产商、尤其是民营房地产商积极参与扶贫、做慈善、做公益可以被看作“赎罪”。但我更相信这是中国人骨子里“达则兼济天下”的历史使命使然。令人尊敬的玻璃大王曹德旺说过一句话:“企业家若没有责任感,充其量是个富豪。拥有财富,同时也是背负责任。”

这些先富起来的民营企业、房地产商们积极践行着习近平的扶贫脱贫理念:“要看就要真看,看真贫,通过典型了解贫困地区真实情况,窥一斑而见全豹。这有利于正确决策。”

过去这些年,恒大、 万达、碧桂园为脱贫攻坚做了什么,取得了哪些成绩?

各家脱贫攻坚成绩单

恒大:人员投入最多、资金投入最大

对于什么都追求最大的许家印来说,在扶贫上的投入也是房地产企业里已知最大的、人员投入最多的。

据恒大提供的资料,从2015年12月1日开始结对帮扶贵州省毕节市,共计无偿投入110亿元,派出2108人的专职扶贫团队常驻乌蒙山区,到2020年底帮扶全市100多万贫困人口全部稳定脱贫。目前,恒大已助力毕节所有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贫困村全部出列、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过去五年,恒大还把毕节帮扶经验复制粘贴到了地方,累计捐赠178.7亿元扶贫资金(包括毕节市的110亿),共援建891个、总建面2391万㎡的重点项目,一共帮助了广东、河南、新疆、陕西、江西、云南、青海、甘肃等9省区75个县打赢了脱贫攻坚战。

以毕节市为例,恒大从产业扶贫、搬迁扶贫、就业扶贫和教育扶贫等四个方面进行了一系列精准扶贫——

产业扶贫:无偿投入44亿元,带动20万户、70万贫困人口发展产业,打造了我国西南地区最大的蔬菜种植和肉牛养殖两大基地。蔬菜瓜果基地,已捐建投用28.8万平米蔬菜育苗中心、60980栋蔬菜大棚、36.7万亩蔬菜大田基地等;肉牛养殖基地,已引调繁育91627头安格斯和西门塔尔优质肉牛,改良32.3万头土种牛,已捐建投用9万头饲养规模的养殖基地、31万亩高产优质饲草料基地等;因地制宜捐建投用13.9万亩中药材、食用菌基地,36.7万亩经果林基地。同时,已引进79家上下游企业,通过市场化手段建立长效持久的脱贫机制。

搬迁扶贫:无偿投入57亿元,在毕节10个县区捐建17个移民搬迁社区及50个新农村,解决22.18万群众的移民搬迁,同步配建教育、商业等设施,配套适宜搬迁户就业的产业。目前,22.18万人已全部搬迁入住。

就业扶贫:组织职业技能培训,在全市已组织培训113217人,推荐到当地产业就业和异地就业75462人。

教育扶贫:补足当地教育资源缺口,已捐建投用43所学校,解决了2.1万名孩子的“上学难”问题。另外还捐建投用1所医院、1所敬老院、1所儿童福利院,为贫困家庭就医、孤寡老人养老和困境儿童生活提供帮助,并号召恒大集团所有中层员工开展“一助一”帮扶,共帮扶留守儿童、困境儿童和孤儿4993人。

万达:首创“企业包县、整县脱贫”创新扶贫模式

万达集团2015年开始对口帮扶贵州省丹寨县,全国首创“企业包县、整县脱贫”的创新扶贫模式,累计捐款23亿元,从长、中、短期带动丹寨脱贫。

长期项目:教育扶贫,建立贵州万达职业技术学院,通过教育阻断贫困代际相传。

中期项目:建立丹寨万达小镇,通过发展旅游产业带动丹寨经济发展。截至2020年,累计接待客流2100万人次,带动全县旅游综合收入120.4亿元。万达扶贫产业基金是万达丹寨扶贫的短期项目,基金总额5亿元,每年发放5000万元。丹寨小镇成为贵州游客数量排名前三的景点。

去年跟万达的一哥们聊到万达扶贫,他说,其实丹寨本身的旅游资源并不好,位于滇桂黔石漠化区,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国家级贫困县,但万达还是通过各种方法,把它的旅游产业给建立起来了。

万达丹寨扶贫每年拉动丹寨县GDP增长1.2%,累计创造税收2.7亿元,撬动社会投资超过13亿元,帮助全县5.88万贫困人口实现脱贫。丹寨县成为黔东南州首批整县摘帽的贫困县,比计划提前两年实现脱贫摘帽,在2018年脱贫成效考核中位列贵州省第一。

对万达来说,付出的努力也得到了收获。万达丹寨扶贫2016年、2019年两获国家脱贫攻坚奖。2019年、2020年,扶贫工作现场推进会、全国社会扶贫“丹寨论坛”先后在丹寨万达小镇召开。万达丹寨扶贫2019年入选“全球减贫案例”,2020年入选世界旅游联盟旅游扶贫优秀案例。

杨国强和碧桂园:20多年捐赠资金累计超过87亿元

根据碧桂园精准扶贫乡村振兴办公室提供的数据,自1997年捐出第一笔100万助学金,24多年来杨国强和碧桂园集团公益慈善捐赠资金累计超过87亿元,超49万人次受益。

1997年,事业刚有起色的杨国强,匿名捐出当时的一半身家100万元,设立仲明助学金(以母亲的名字命名),每年定期捐100万,资助广东省内的贫困大学生,唯一的条件是匿名,从2006年起改为每年捐200万。截至2020年,仲明助学金累计捐赠4100万元,1.2万名贫困学子受惠。

2002年,杨国强再拿出一半身家2.6亿元,创办了全国第一所纯慈善全免费高中——国华纪念中学(国华是杨国强已故哥哥的名字,因为肝硬化不幸很早去世)。



根据公众号“秦朔朋友圈”创始人秦朔在日前《中国式感恩:从2块助学金到87亿元回馈》的文章中所述,2002年8月,新生即将入校时,杨国强亲自撰写了创办国华纪念中学的缘起:“我不忍看天地之间仍有可塑之才因贫穷而隐失于草莽,为胸有珠玑者不因贫穷而失学,不因贫穷而失志,方有办学事教之念。我敬爱的兄⻓杨国华一生勤励睿勉,业学品性为世所敬仰,在我的成⻓过程中对我颇多教导和携助。父亲‘达则兼济天下’之教诲令我终生感铭。‘国华纪念中学’的创立,或可告慰我父兄在天之灵。”

报道还称,从2002年到2020年,国华纪念中学培养了来自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23个⺠族的3260名贫困学生,已毕业2582人,其中硕士803人、博士141人,出国深造108人,他们在不同领域为社会服务。

2007年底,杨国强捐建了“国良技术培训学校”(以杨国强另一位去世兄⻓的名字命名)。

党的十八大以来,杨国强又投资10亿元,2019年创办了广东碧桂园职业学院和甘肃临夏国强职业技术学校。截至2020年10月,广东碧桂园职业学院共招收2269名贫困学生,毕业生就业率100%,其中有72人月收入超过万元。碧桂园还为所到区域的贫困户提供职业技能培训,累计培训9.3万人,推动就业5万多人,推动“一人就业,全家脱贫”。

十八大以来,碧桂园把扶贫上升为公司主业之一,成立了一个200人的专职扶贫队伍,在各地党委政府指导下,结对帮扶甘肃东乡县、江西兴国县、广西田东县等9省份14县(市),同时碧桂园集团扶贫项目覆盖了四川昭觉县等全国16省57个贫困县,推进教育、产业、就业、党建等精准帮扶举措,探索可造血、可复制、可持续的长效帮扶机制。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杨国强荣获“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表彰外,在碧桂园帮扶的县市中,有21个脱贫攻坚集体在大会上获得表彰,其中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三岔河镇三河村和宁夏回族自治区永宁县闽宁镇分别获得“全国脱贫攻坚楷模”称号。

他们这代人

小名叫工厂的许家印,1958年10月9日出生于河南周口太康县高贤镇聚台岗村,是豫东最穷的地方,十年九灾。

在2017年5月14日的“恒大集团帮扶乌蒙山区扶贫干部出征壮行大会”上,他动情地回忆起小时候的贫穷和心酸往事:

“我是出生在豫东一个最穷的地方。1岁零3个月的时候,母亲得病,没钱看,也没地方看病,就这么走了。从此,我就成了半个孤儿(由奶奶抚养大)。从小到大,都是吃地瓜、地瓜面长大的。铺的、穿的、盖的,补丁摞补丁。

“读小学的时候,村里的几间破草房,课桌是用泥巴糊的长条的台子,下雨天,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读中学的时候,离家比较远,每星期背个筐,筐里面装的是红薯和用红薯面做的窝窝头。再加一个瓶子,瓶子里装的是盐和一点葱花、几滴小磨油。这就是一周的口粮。一日三餐,每餐吃一个地瓜和一个窝头、喝一碗盐水。到了夏天,天很热,窝窝头长毛,洗洗再吃。1976年高中毕业,想去砖瓦厂找份工作、搬搬砖头,都找不到。”

那时候他最大目标、最大愿望就是走出农村,找份工作,能够吃上白面。“就在这个时候,国家恢复高考,考上了大学。但考上了大学,没有钱读书,没有钱吃饭,是国家每个月给的14块钱的助学金,读完了大学。”许家印说。

他在台上讲,台下的女员工偷偷抹泪。

许家印动情地说:“没有国家的恢复高考,我还在农村;没有国家(每个月给)的14块助学金,我也读不了大学;没有国家的改革开放,恒大也没有今天。恒大的一切,都是党给的、国家给的,社会给的。我们应该承担社会责任,我们应该回报社会,我们必须回报社会。这不是空话,也不是虚话,这是我的心里话。”

在会上,许家印宣布,恒大集团在此前拿出30亿帮扶毕节市大方县的基础上,决定再拿出80亿再对口帮扶毕节市的6个县。恒大从2015年12月开始结对帮扶贵州省毕节市,总投入110亿,选派2108人的扶贫团队常驻乌蒙山区,通过产业扶贫、搬迁扶贫、教育扶贫和就业扶贫等措施,帮毕节全市103万贫困人口实现了全部稳定脱贫。

在《福布斯》杂志迄今发布的14次中国慈善榜中,许家印5次登顶慈善榜首善,过去三年连续登顶。过去两年,杨国强家族稳居慈善榜第二。

杨国强1955年出生于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北滘镇,也是农民出身,自幼家贫,17岁前没有穿过鞋。小时因为贫穷,政府不仅免了他7元学费,还给予2元助学金,由此帮助杨国强完成初中学业并改变了命运。

杨国强多次在不同场合说:“我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代农民工,是国家的发展、社会的进步给了我们发展到今天的机会。我很开心,很荣幸能为社会做点事。”

对于此次获奖,杨国强激动地说:“感谢党和政府给予碧桂园机会,让我们有幸参与脱贫攻坚这项伟大的事业。我曾经一贫如洗,是国家给了我助学金,让我读完高中,是党和国家的改革开放好政策,让我有机会服务社会,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永远都充满感恩,回报社会也是应尽的责任。我和我的企业会继续参与乡村振兴,尽我们的能力把工作做好,不辜负党和政府的信任。”

据公开资料显示,他已多次获奖,2015年获得“中国消除贫困奖创新奖”,2016年被授予国务院颁发的首届“全国脱贫攻坚奖奉献奖”。2019年,其女儿、碧桂园集团董事会联席主席杨惠妍也荣获了该奖。

许家印和杨国强的人生经历有诸多类似的地方,都生来赤贫,都有一个不幸的童年,都通过国家的助学金完成了学业,都因此对党和国家以及社会充满感恩,都在企业刚起步的阶段就拿出一大笔钱或创立基金会,或创办学校,通过各种途径,回馈社会。并且都在党的号召下自发投入到轰轰烈烈的脱贫攻坚战中去。

跟许家印和杨国强不一样的是,出生于1954年的王健林没怎么吃过苦,对贫困的感受远远不及许杨二人,但他说:“我的梦想是做中国最大的慈善家。”



2017年12月底,一段拍自2014年12月2日,王健林到丹寨县开展社会创新扶贫调研的第一次内部会议的2分钟的视频广为流传,网友对视频里的这位80后县长骂声一片:“流氓县长,吃相难看。”

视频中,丹寨县80后县长徐刘蔚对来考察的王健林说:“能不能这样?咱们产业就做产业,但是咱们明确一个原则:万达在这里所有投资的产业,所有的利润都不带走,税收上交当地,所有的利润全部注入万达基金,和县政府共同监管,每年提出资金使用计划,报总部审批。在前几年,也可以采用普惠式的,大家都分钱,也可以分一两年试一试,看看效果。”

王健林显然觉得这不是他想要的:“我们搞了20年的对口帮扶工作,也采取过多种方式。就是经常情况下,我们帮助的一些对象,有了人均收入,但是呢没有实现普惠。你去一算,人均一万多(收入),但是绝对贫困户减少的比例不大。原来说一万人,也就减少两千。那我们的想法是,那我们一个月扶贫上去,从五千到一万,贫苦户就应该从一万人到只剩一千人两千人。我们这次扶贫,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不能说把人均收入提上去了,结果你五万三千个贫困户最后还剩了四万户,那我们这个扶贫就没什么意义了。你说要整利润,那费劲吧啦养猪搞利润,还不如我干脆拉倒,什么也不搞,我每年固定给你五个亿,你自己去分得了。我累得吭哧吭哧的(图啥)。对我们来讲,五个亿,我们稍微节约点成本、弄个什么措施一下就出来了。不要搞这个。”

2017年12月30日,贵州丹寨县委员会宣传部微信公众号“云上丹寨”发布声明,称近日部分媒体和自媒体恶意散布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与丹寨县政府领导相关视频,故意张冠李戴、掐头去尾、断章取义、误导公众,造成了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严重干扰了丹寨县脱贫攻坚工作,抹黑了万达集团在丹寨县开展社会扶贫的贡献。

2017年年中,王健林的万达集团陷入债务危机,遭遇股债双杀,彼时正是王健林的至暗时刻。

帮扶丹寨县,源于王健林在参加2014全国社会扶贫工作座谈会时,主动向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提出的一个建议:由企业把一个县包下来,通过产业扶持,实现整体脱贫。2014年年底,万达与丹寨县签署帮扶协议,采用“企业包县”扶贫的模式,承诺让全县在2016年前整体脱贫。

王健林一开始的想法是:利用产业扶贫,先建设30万头规模的黑毛猪扩繁厂、屠宰加工厂和饲料加工厂,同时建设万吨规模的硒锌茶叶加工厂,对全县农户种植的硒锌茶叶订单收购,提高农民收益。还要联合贵州以及黔东南州3所职业技术学院,每年招生300至500名丹寨籍学生入学,毕业后择优录取到万达就业。

后来养猪脱贫的思路执行得并不顺利,养殖黑毛猪、种植硒锌茶、硒米等脱贫项目均不了了之。

2015年10月,丹寨县被确定为国家审计署的定点帮扶县,现任山东省委书记、时任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到丹寨调研,帮助丹寨脱贫。在刘家义的协调下,万达将扶贫方向调整为成立万达职业学院、万达风情小镇和扶贫专项基金等三个扶贫项目,扶贫资金增加到14亿元。

2018年,万达帮丹寨县提前两年摘帽“贫困县”,最终投入也扩大到了23亿。

有意思的是,上述视频里被网友误解的县长徐刘蔚在25日的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被党中央、国务院授予"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称号。同在现场的王健林应该会感到欣慰。

在去年的全国社会扶贫“2020丹寨论坛”上,王健林表示,在脱贫攻坚的伟大战役中,民营企业作为社会扶贫的重要力量,责无旁贷。除了扶贫资金投入,更要创新扶贫模式,形成产业扶贫的可持续性。用实际行动证明民营企业的爱国情怀和责任担当,交出让党、政府和人民满意的答卷。

脱贫攻坚已经完成,在接下来的乡村振兴中,他们又将有何作为呢?

杨国强表示:“我们有幸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做我们应该做的事,先富帮后富,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接下来我希望能做更多,城乡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思考如何建立城乡之间的桥梁,让全国最偏远地区地方的农民能参与进来,将好产品通过集散地快速运到城镇;与农民一起进行科学合理的谋划,走现代化农业发展之路,提升农民生产力,增加农民收入,共同为农村注入新的活力与生机。”

据悉,碧桂园已经成立了乡村振兴办公室,以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组织振兴为抓手,将工作重心向乡村振兴转变。

万达已制定了2021~2025年帮扶丹寨新规划,定位从“企业包县扶贫”转变为“支持丹寨致富”。

而许家印作为政协委员,据悉乡村振兴是他今年在两会上的建议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民营房地产商积极参与扶贫、做慈善、做公益可以被看作“赎罪”:“企业家若没有责任感,充其量是个富豪。拥有财富,同时也是背负责任。”



 | 周超臣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四,王健林和许家印相遇在北京的春天里。

电视镜头一扫而过的那一刹那,两位前首富坐在一起格外醒目。虽然都戴着口罩,但对于经常出现在媒体报道里、发际线相似的两位地产大佬,被认出自不稀奇。

这一幕发生在2月25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的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现场。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全国脱贫攻坚楷模荣誉称号获得者颁奖并发表重要讲话。

习近平庄严宣布:“经过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努力,在迎来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的重要时刻,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现行标准下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12.8万个贫困村全部出列,区域性整体贫困得到解决,完成了消除绝对贫困的艰巨任务,创造了又一个彪炳史册的人间奇迹!”

距离其2012年12月30日喊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特别是在贫困地区。没有农村的小康,特别是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就没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整整过去了8年,最终在2020年实现了全国各族人民全面脱贫,彪炳史册。

这次表彰大会上,有10名个人和10个集体获得“全国脱贫攻坚楷模”荣誉称号;有1981名个人获得“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称号,有1501个集体获得“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称号。

王健林的万达集团和许家印的恒大集团都获得了“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荣誉称号。

其实除了王健林和许家印,同样来自地产界的碧桂园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杨国强也出现在了表彰大会现场,不过他获得的是“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荣誉称号。这位商业大佬被认为是隐形首富,当年为了不当首富,杨国强在2007年碧桂园上市前夕将自己多数股份转让给女儿杨惠妍,从而造就了一个曾长期霸榜的中国女首富。

很多人说房地产是有原罪的。那么房地产商、尤其是民营房地产商积极参与扶贫、做慈善、做公益可以被看作“赎罪”。但我更相信这是中国人骨子里“达则兼济天下”的历史使命使然。令人尊敬的玻璃大王曹德旺说过一句话:“企业家若没有责任感,充其量是个富豪。拥有财富,同时也是背负责任。”

这些先富起来的民营企业、房地产商们积极践行着习近平的扶贫脱贫理念:“要看就要真看,看真贫,通过典型了解贫困地区真实情况,窥一斑而见全豹。这有利于正确决策。”

过去这些年,恒大、 万达、碧桂园为脱贫攻坚做了什么,取得了哪些成绩?

各家脱贫攻坚成绩单

恒大:人员投入最多、资金投入最大

对于什么都追求最大的许家印来说,在扶贫上的投入也是房地产企业里已知最大的、人员投入最多的。

据恒大提供的资料,从2015年12月1日开始结对帮扶贵州省毕节市,共计无偿投入110亿元,派出2108人的专职扶贫团队常驻乌蒙山区,到2020年底帮扶全市100多万贫困人口全部稳定脱贫。目前,恒大已助力毕节所有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贫困村全部出列、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过去五年,恒大还把毕节帮扶经验复制粘贴到了地方,累计捐赠178.7亿元扶贫资金(包括毕节市的110亿),共援建891个、总建面2391万㎡的重点项目,一共帮助了广东、河南、新疆、陕西、江西、云南、青海、甘肃等9省区75个县打赢了脱贫攻坚战。

以毕节市为例,恒大从产业扶贫、搬迁扶贫、就业扶贫和教育扶贫等四个方面进行了一系列精准扶贫——

产业扶贫:无偿投入44亿元,带动20万户、70万贫困人口发展产业,打造了我国西南地区最大的蔬菜种植和肉牛养殖两大基地。蔬菜瓜果基地,已捐建投用28.8万平米蔬菜育苗中心、60980栋蔬菜大棚、36.7万亩蔬菜大田基地等;肉牛养殖基地,已引调繁育91627头安格斯和西门塔尔优质肉牛,改良32.3万头土种牛,已捐建投用9万头饲养规模的养殖基地、31万亩高产优质饲草料基地等;因地制宜捐建投用13.9万亩中药材、食用菌基地,36.7万亩经果林基地。同时,已引进79家上下游企业,通过市场化手段建立长效持久的脱贫机制。

搬迁扶贫:无偿投入57亿元,在毕节10个县区捐建17个移民搬迁社区及50个新农村,解决22.18万群众的移民搬迁,同步配建教育、商业等设施,配套适宜搬迁户就业的产业。目前,22.18万人已全部搬迁入住。

就业扶贫:组织职业技能培训,在全市已组织培训113217人,推荐到当地产业就业和异地就业75462人。

教育扶贫:补足当地教育资源缺口,已捐建投用43所学校,解决了2.1万名孩子的“上学难”问题。另外还捐建投用1所医院、1所敬老院、1所儿童福利院,为贫困家庭就医、孤寡老人养老和困境儿童生活提供帮助,并号召恒大集团所有中层员工开展“一助一”帮扶,共帮扶留守儿童、困境儿童和孤儿4993人。

万达:首创“企业包县、整县脱贫”创新扶贫模式

万达集团2015年开始对口帮扶贵州省丹寨县,全国首创“企业包县、整县脱贫”的创新扶贫模式,累计捐款23亿元,从长、中、短期带动丹寨脱贫。

长期项目:教育扶贫,建立贵州万达职业技术学院,通过教育阻断贫困代际相传。

中期项目:建立丹寨万达小镇,通过发展旅游产业带动丹寨经济发展。截至2020年,累计接待客流2100万人次,带动全县旅游综合收入120.4亿元。万达扶贫产业基金是万达丹寨扶贫的短期项目,基金总额5亿元,每年发放5000万元。丹寨小镇成为贵州游客数量排名前三的景点。

去年跟万达的一哥们聊到万达扶贫,他说,其实丹寨本身的旅游资源并不好,位于滇桂黔石漠化区,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国家级贫困县,但万达还是通过各种方法,把它的旅游产业给建立起来了。

万达丹寨扶贫每年拉动丹寨县GDP增长1.2%,累计创造税收2.7亿元,撬动社会投资超过13亿元,帮助全县5.88万贫困人口实现脱贫。丹寨县成为黔东南州首批整县摘帽的贫困县,比计划提前两年实现脱贫摘帽,在2018年脱贫成效考核中位列贵州省第一。

对万达来说,付出的努力也得到了收获。万达丹寨扶贫2016年、2019年两获国家脱贫攻坚奖。2019年、2020年,扶贫工作现场推进会、全国社会扶贫“丹寨论坛”先后在丹寨万达小镇召开。万达丹寨扶贫2019年入选“全球减贫案例”,2020年入选世界旅游联盟旅游扶贫优秀案例。

杨国强和碧桂园:20多年捐赠资金累计超过87亿元

根据碧桂园精准扶贫乡村振兴办公室提供的数据,自1997年捐出第一笔100万助学金,24多年来杨国强和碧桂园集团公益慈善捐赠资金累计超过87亿元,超49万人次受益。

1997年,事业刚有起色的杨国强,匿名捐出当时的一半身家100万元,设立仲明助学金(以母亲的名字命名),每年定期捐100万,资助广东省内的贫困大学生,唯一的条件是匿名,从2006年起改为每年捐200万。截至2020年,仲明助学金累计捐赠4100万元,1.2万名贫困学子受惠。

2002年,杨国强再拿出一半身家2.6亿元,创办了全国第一所纯慈善全免费高中——国华纪念中学(国华是杨国强已故哥哥的名字,因为肝硬化不幸很早去世)。



根据公众号“秦朔朋友圈”创始人秦朔在日前《中国式感恩:从2块助学金到87亿元回馈》的文章中所述,2002年8月,新生即将入校时,杨国强亲自撰写了创办国华纪念中学的缘起:“我不忍看天地之间仍有可塑之才因贫穷而隐失于草莽,为胸有珠玑者不因贫穷而失学,不因贫穷而失志,方有办学事教之念。我敬爱的兄⻓杨国华一生勤励睿勉,业学品性为世所敬仰,在我的成⻓过程中对我颇多教导和携助。父亲‘达则兼济天下’之教诲令我终生感铭。‘国华纪念中学’的创立,或可告慰我父兄在天之灵。”

报道还称,从2002年到2020年,国华纪念中学培养了来自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23个⺠族的3260名贫困学生,已毕业2582人,其中硕士803人、博士141人,出国深造108人,他们在不同领域为社会服务。

2007年底,杨国强捐建了“国良技术培训学校”(以杨国强另一位去世兄⻓的名字命名)。

党的十八大以来,杨国强又投资10亿元,2019年创办了广东碧桂园职业学院和甘肃临夏国强职业技术学校。截至2020年10月,广东碧桂园职业学院共招收2269名贫困学生,毕业生就业率100%,其中有72人月收入超过万元。碧桂园还为所到区域的贫困户提供职业技能培训,累计培训9.3万人,推动就业5万多人,推动“一人就业,全家脱贫”。

十八大以来,碧桂园把扶贫上升为公司主业之一,成立了一个200人的专职扶贫队伍,在各地党委政府指导下,结对帮扶甘肃东乡县、江西兴国县、广西田东县等9省份14县(市),同时碧桂园集团扶贫项目覆盖了四川昭觉县等全国16省57个贫困县,推进教育、产业、就业、党建等精准帮扶举措,探索可造血、可复制、可持续的长效帮扶机制。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杨国强荣获“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表彰外,在碧桂园帮扶的县市中,有21个脱贫攻坚集体在大会上获得表彰,其中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三岔河镇三河村和宁夏回族自治区永宁县闽宁镇分别获得“全国脱贫攻坚楷模”称号。

他们这代人

小名叫工厂的许家印,1958年10月9日出生于河南周口太康县高贤镇聚台岗村,是豫东最穷的地方,十年九灾。

在2017年5月14日的“恒大集团帮扶乌蒙山区扶贫干部出征壮行大会”上,他动情地回忆起小时候的贫穷和心酸往事:

“我是出生在豫东一个最穷的地方。1岁零3个月的时候,母亲得病,没钱看,也没地方看病,就这么走了。从此,我就成了半个孤儿(由奶奶抚养大)。从小到大,都是吃地瓜、地瓜面长大的。铺的、穿的、盖的,补丁摞补丁。

“读小学的时候,村里的几间破草房,课桌是用泥巴糊的长条的台子,下雨天,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读中学的时候,离家比较远,每星期背个筐,筐里面装的是红薯和用红薯面做的窝窝头。再加一个瓶子,瓶子里装的是盐和一点葱花、几滴小磨油。这就是一周的口粮。一日三餐,每餐吃一个地瓜和一个窝头、喝一碗盐水。到了夏天,天很热,窝窝头长毛,洗洗再吃。1976年高中毕业,想去砖瓦厂找份工作、搬搬砖头,都找不到。”

那时候他最大目标、最大愿望就是走出农村,找份工作,能够吃上白面。“就在这个时候,国家恢复高考,考上了大学。但考上了大学,没有钱读书,没有钱吃饭,是国家每个月给的14块钱的助学金,读完了大学。”许家印说。

他在台上讲,台下的女员工偷偷抹泪。

许家印动情地说:“没有国家的恢复高考,我还在农村;没有国家(每个月给)的14块助学金,我也读不了大学;没有国家的改革开放,恒大也没有今天。恒大的一切,都是党给的、国家给的,社会给的。我们应该承担社会责任,我们应该回报社会,我们必须回报社会。这不是空话,也不是虚话,这是我的心里话。”

在会上,许家印宣布,恒大集团在此前拿出30亿帮扶毕节市大方县的基础上,决定再拿出80亿再对口帮扶毕节市的6个县。恒大从2015年12月开始结对帮扶贵州省毕节市,总投入110亿,选派2108人的扶贫团队常驻乌蒙山区,通过产业扶贫、搬迁扶贫、教育扶贫和就业扶贫等措施,帮毕节全市103万贫困人口实现了全部稳定脱贫。

在《福布斯》杂志迄今发布的14次中国慈善榜中,许家印5次登顶慈善榜首善,过去三年连续登顶。过去两年,杨国强家族稳居慈善榜第二。

杨国强1955年出生于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北滘镇,也是农民出身,自幼家贫,17岁前没有穿过鞋。小时因为贫穷,政府不仅免了他7元学费,还给予2元助学金,由此帮助杨国强完成初中学业并改变了命运。

杨国强多次在不同场合说:“我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代农民工,是国家的发展、社会的进步给了我们发展到今天的机会。我很开心,很荣幸能为社会做点事。”

对于此次获奖,杨国强激动地说:“感谢党和政府给予碧桂园机会,让我们有幸参与脱贫攻坚这项伟大的事业。我曾经一贫如洗,是国家给了我助学金,让我读完高中,是党和国家的改革开放好政策,让我有机会服务社会,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永远都充满感恩,回报社会也是应尽的责任。我和我的企业会继续参与乡村振兴,尽我们的能力把工作做好,不辜负党和政府的信任。”

据公开资料显示,他已多次获奖,2015年获得“中国消除贫困奖创新奖”,2016年被授予国务院颁发的首届“全国脱贫攻坚奖奉献奖”。2019年,其女儿、碧桂园集团董事会联席主席杨惠妍也荣获了该奖。

许家印和杨国强的人生经历有诸多类似的地方,都生来赤贫,都有一个不幸的童年,都通过国家的助学金完成了学业,都因此对党和国家以及社会充满感恩,都在企业刚起步的阶段就拿出一大笔钱或创立基金会,或创办学校,通过各种途径,回馈社会。并且都在党的号召下自发投入到轰轰烈烈的脱贫攻坚战中去。

跟许家印和杨国强不一样的是,出生于1954年的王健林没怎么吃过苦,对贫困的感受远远不及许杨二人,但他说:“我的梦想是做中国最大的慈善家。”



2017年12月底,一段拍自2014年12月2日,王健林到丹寨县开展社会创新扶贫调研的第一次内部会议的2分钟的视频广为流传,网友对视频里的这位80后县长骂声一片:“流氓县长,吃相难看。”

视频中,丹寨县80后县长徐刘蔚对来考察的王健林说:“能不能这样?咱们产业就做产业,但是咱们明确一个原则:万达在这里所有投资的产业,所有的利润都不带走,税收上交当地,所有的利润全部注入万达基金,和县政府共同监管,每年提出资金使用计划,报总部审批。在前几年,也可以采用普惠式的,大家都分钱,也可以分一两年试一试,看看效果。”

王健林显然觉得这不是他想要的:“我们搞了20年的对口帮扶工作,也采取过多种方式。就是经常情况下,我们帮助的一些对象,有了人均收入,但是呢没有实现普惠。你去一算,人均一万多(收入),但是绝对贫困户减少的比例不大。原来说一万人,也就减少两千。那我们的想法是,那我们一个月扶贫上去,从五千到一万,贫苦户就应该从一万人到只剩一千人两千人。我们这次扶贫,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不能说把人均收入提上去了,结果你五万三千个贫困户最后还剩了四万户,那我们这个扶贫就没什么意义了。你说要整利润,那费劲吧啦养猪搞利润,还不如我干脆拉倒,什么也不搞,我每年固定给你五个亿,你自己去分得了。我累得吭哧吭哧的(图啥)。对我们来讲,五个亿,我们稍微节约点成本、弄个什么措施一下就出来了。不要搞这个。”

2017年12月30日,贵州丹寨县委员会宣传部微信公众号“云上丹寨”发布声明,称近日部分媒体和自媒体恶意散布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与丹寨县政府领导相关视频,故意张冠李戴、掐头去尾、断章取义、误导公众,造成了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严重干扰了丹寨县脱贫攻坚工作,抹黑了万达集团在丹寨县开展社会扶贫的贡献。

2017年年中,王健林的万达集团陷入债务危机,遭遇股债双杀,彼时正是王健林的至暗时刻。

帮扶丹寨县,源于王健林在参加2014全国社会扶贫工作座谈会时,主动向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提出的一个建议:由企业把一个县包下来,通过产业扶持,实现整体脱贫。2014年年底,万达与丹寨县签署帮扶协议,采用“企业包县”扶贫的模式,承诺让全县在2016年前整体脱贫。

王健林一开始的想法是:利用产业扶贫,先建设30万头规模的黑毛猪扩繁厂、屠宰加工厂和饲料加工厂,同时建设万吨规模的硒锌茶叶加工厂,对全县农户种植的硒锌茶叶订单收购,提高农民收益。还要联合贵州以及黔东南州3所职业技术学院,每年招生300至500名丹寨籍学生入学,毕业后择优录取到万达就业。

后来养猪脱贫的思路执行得并不顺利,养殖黑毛猪、种植硒锌茶、硒米等脱贫项目均不了了之。

2015年10月,丹寨县被确定为国家审计署的定点帮扶县,现任山东省委书记、时任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到丹寨调研,帮助丹寨脱贫。在刘家义的协调下,万达将扶贫方向调整为成立万达职业学院、万达风情小镇和扶贫专项基金等三个扶贫项目,扶贫资金增加到14亿元。

2018年,万达帮丹寨县提前两年摘帽“贫困县”,最终投入也扩大到了23亿。

有意思的是,上述视频里被网友误解的县长徐刘蔚在25日的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被党中央、国务院授予"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称号。同在现场的王健林应该会感到欣慰。

在去年的全国社会扶贫“2020丹寨论坛”上,王健林表示,在脱贫攻坚的伟大战役中,民营企业作为社会扶贫的重要力量,责无旁贷。除了扶贫资金投入,更要创新扶贫模式,形成产业扶贫的可持续性。用实际行动证明民营企业的爱国情怀和责任担当,交出让党、政府和人民满意的答卷。

脱贫攻坚已经完成,在接下来的乡村振兴中,他们又将有何作为呢?

杨国强表示:“我们有幸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做我们应该做的事,先富帮后富,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接下来我希望能做更多,城乡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思考如何建立城乡之间的桥梁,让全国最偏远地区地方的农民能参与进来,将好产品通过集散地快速运到城镇;与农民一起进行科学合理的谋划,走现代化农业发展之路,提升农民生产力,增加农民收入,共同为农村注入新的活力与生机。”

据悉,碧桂园已经成立了乡村振兴办公室,以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组织振兴为抓手,将工作重心向乡村振兴转变。

万达已制定了2021~2025年帮扶丹寨新规划,定位从“企业包县扶贫”转变为“支持丹寨致富”。

而许家印作为政协委员,据悉乡村振兴是他今年在两会上的建议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