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尽管这一目标相对温和,但仍然表明在过去一年新冠疫情重创全球经济后,中国仍持乐观态度。



 | Jonathan Ch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领导人宣布将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目标定为6%以上,尽管这一目标相对温和,但仍然表明在过去一年新冠疫情重创全球经济后,中国仍持乐观态度。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周五在北京宣布将今年经济增长目标定为6%以上,这远低于大多数经济学家对今年中国经济将增长至少8%的平均预期。中国目前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即便如此,在疫情的不确定性推动中国去年自1994年以来首次放弃设定当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后,许多经济学家曾预测中国政府将完全放弃这一数字目标。

中国经济相对较快地从最初以武汉为中心的疫情中恢复过来,并在去年实现了2.3%的经济增速,成为2020年唯一报告经济实现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随着增长势头接近疫情暴发前的水平,北京方面的政策制定者已经发出信号,他们计划逐步撤回刺激措施,转而将重点放在控制债务和防止房地产市场出现泡沫上。

李克强周五在他的年度政府报告中表示,今年赤字率拟按3.2%左右安排,2020年的目标是3.6%以上。

中国政府还计划减少今年的地方政府发债规模。中国计划2021年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人民币3.65万亿元,低于上年的人民币3.75万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券主要用于为基建项目融资。

李克强称,中国计划将今年的居民消费价格涨幅目标设在3%左右。相比之下,去年这一目标为3.5%,实际涨幅为2.5%。

中国政府还表示,今年计划新增就业1,100万人以上,高于2020年900万的新增就业目标。政府还计划将2021年城镇调查失业率控制在5.5%左右,2020年的目标是控制在6%以内。

中国政府将2021年国防预算增加6.8%,上年增幅为6.6%。

上述发展目标是在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会议的开幕式上发布的。全国人大是中国的立法机构,每年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会议。

周五中国政府还发布了涵盖2021-25年的第十四个五年计划纲要草案、以及指导未来十五年增长模式的远景规划。

在十四五计划中,中国领导人打破惯例,没有提出年均增长目标,只表示计划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内”。之前的十三五计划目标是经济年均增长率“超过6.5%”。

根据官方议程,全国人大代表将在为期一周的会议期间审查这份十四五计划。

作为五年GDP增长目标的替代指标,中国领导人表示,将把城镇调查失业率控制在5.5%左右,劳动生产率增速超过整体GDP增长。中国政府还计划将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从2019年的60.6%提高到65%。

中国政府官员表示,未来五年希望国内居民可支配收入与整体经济增速基本持平。这反映出出于对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可能削弱出口需求的担忧,中国政府对鼓励消费支出的重视。

他们表示,未来五年研发总支出将每年增长7%以上,这凸显出中国领导人对科技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

中国领导人还大谈供应链和尖端技术的重要性,包括推进人工智能、半导体、区块链和下一代6G移动网络。

十四五规划还承诺在2021-25年期间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

李克强表示,中国的目标是到2025年将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20年的基础上减少18%,这与上一个五年规划所设定的速度相同;十三五期间中国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18.6%,超额完成目标。十四五规划还设定了将单位GDP能耗降低13.5%的目标。

面对人口迅速老龄化带来的社会和财政压力,政府还计划逐步延迟法定退休年龄,重提了一项长期以来备受关注但不受欢迎的提案。

该提案在十四五规划中被提及,但没有详细说明。目前男性的退休年龄是60周岁,女工人满50周岁可退休,女干部和女白领满55周岁可退休。

“十四五”规划草案提出了未来五年中国人均预期寿命再提高1岁的目标。根据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数据,中国2019年的人均预期寿命为77.3岁。

在经济重回正轨的情况下,中国决策者也释放出了工作重点转向控制金融风险和债务水平的信号。李克强表示,2021年将保持中国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同时强化对金融控股公司和金融科技的监管。

中国政府还计划维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李克强要求国内大型商业银行的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同比增速力争不低于30%,并延长针对遭受新冠疫情严重冲击的小微企业的贷款支持政策。

中国政府还表示,今年要保持进出口量稳定,提高制造业贷款比重,并扩大制造业设备更新和技术改造投资。

报告显示,中国2021年的财政收入和支出预算分别增长8.1%和1.8%。

(更新完成)

又讯:以下为分析师要点摘录:

--保银资本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 张智威:

2021年是金融海啸以来难得的一年,政府完全没有保增长的压力。今年经济增长目标定在六以上,超额完成没悬念,这使得政府可以放开手脚去处理一些过去多年累积下来的老大难问题。

从这个大背景来看,未来几个月比较好的经济数据将为政府继续提供一个难得的时间窗口去控制信贷规模,稳定宏观杠杆率。从宏观角度来看,当前政府推行控制泡沫风险的政策对资本市场短期不利,对长期有利。我们对短期中国资本市场的看法偏谨慎,但是对中长期前景比半年前更乐观了。

--渣打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大中华区研究部主管 丁爽:

6%以上的目标是很容易实现的,主要是让大家专注于高质量增长,这个目标更多是为了“十四五”的一个衔接,为了后面的年份,所以十四五期间年度经济增长目标还会有,但第一年目标如果设太高了,后面就不太好设。设一个6%以上的目标,让大家有空间,追求高质量增长,不追求太高的增长率。

现在还没有可以替代GDP的指标,所以还是要保留。GDP是一个综合指标,考虑了各方面情况,但是重要性在淡化,更多是让大家管理下预期。

赤字率下降符合预期,只是削减的幅度还比较moderate,说明政策并不会急转弯,会保留必要的支持,给地方的转移支付是增加的,还保留了对中小纳税人的税收优惠政策;货币政策和预期相比没有太大变化,还是要稳杠杆。

专项债新增3.65万亿超预期,特别是在去年还有很多资金没有用完的情况下。如果里面有债务置换的额度,用一种债务置换成另一种债务而已,那还是合理的,否则规模就太大了。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唐建伟:

GDP增长6%以上的目标是比较现实的,完成目标的问题不大,新增就业和城镇调查失业率的完成也没什么问题。物价方面的话,今年物价不会太高,因为翘尾因素在全年是比较低的。

政策方面,财政政策的应该是超出市场预期的,货币政策方面的表述跟原来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里面大部分是差不多,整体还是一个稳健、灵活适度,然后注重精准的一个调控吧,我们预计货币政策今年的宽松力度和节奏肯定不会像去年一样,年内应该会维持一个稳健的基调,肯定不会很快急转弯,年内转向收紧的概率是很小的。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 周浩:

6%以上的这个目标,其实是一个没有太大意义的目标,因为肯定会完成的,但告诉大家的是目标并没有被放弃,明年很可能还是有目标的。去年没有目标只是一种非常态,常态还是有一个大致的经济增速的区间,这其实也是为了配合2035年长期目标的计划。

让市场有些吃惊的可能是地方债规模还是不小的,本来预期要少很多,这也是和赤字率匹配的,但今年来看规模还是比较大,这跟财政政策的取向有关系,相信财政政策今年还是相对比较积极的。

货币政策应该还是会偏稳,目前差不多10-11%的社融增速。今年货币供给会比较紧张一些,财政会相对积极一些,那么行业肯定是有保有压,房地产行业可能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

另外,比较关键的是,对农村和贫困、环境问题的关注,这些问题可能在过去几年和未来一段时间之内都是比宏观经济更加突出的一些方面。但没有提到太多碳中和的问题,可能会让市场有一点儿失望,现在似乎看起来碳中和可能更多还是在探讨的层面。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 王静文:

报告在提到“十四五”时期主要目标任务时强调,“发展是解决我国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如果要实现2035年的翻番目标,必须要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速。今年实现6%以上的目标压力不大,但更重要的考量是与今后目标的平稳衔接,以及引导各方关注高质量增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将2021年GDP增长目标定为6%以上

发布日期:2021-03-05 10:21
摘要:尽管这一目标相对温和,但仍然表明在过去一年新冠疫情重创全球经济后,中国仍持乐观态度。



 | Jonathan Ch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领导人宣布将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目标定为6%以上,尽管这一目标相对温和,但仍然表明在过去一年新冠疫情重创全球经济后,中国仍持乐观态度。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周五在北京宣布将今年经济增长目标定为6%以上,这远低于大多数经济学家对今年中国经济将增长至少8%的平均预期。中国目前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即便如此,在疫情的不确定性推动中国去年自1994年以来首次放弃设定当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后,许多经济学家曾预测中国政府将完全放弃这一数字目标。

中国经济相对较快地从最初以武汉为中心的疫情中恢复过来,并在去年实现了2.3%的经济增速,成为2020年唯一报告经济实现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随着增长势头接近疫情暴发前的水平,北京方面的政策制定者已经发出信号,他们计划逐步撤回刺激措施,转而将重点放在控制债务和防止房地产市场出现泡沫上。

李克强周五在他的年度政府报告中表示,今年赤字率拟按3.2%左右安排,2020年的目标是3.6%以上。

中国政府还计划减少今年的地方政府发债规模。中国计划2021年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人民币3.65万亿元,低于上年的人民币3.75万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券主要用于为基建项目融资。

李克强称,中国计划将今年的居民消费价格涨幅目标设在3%左右。相比之下,去年这一目标为3.5%,实际涨幅为2.5%。

中国政府还表示,今年计划新增就业1,100万人以上,高于2020年900万的新增就业目标。政府还计划将2021年城镇调查失业率控制在5.5%左右,2020年的目标是控制在6%以内。

中国政府将2021年国防预算增加6.8%,上年增幅为6.6%。

上述发展目标是在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会议的开幕式上发布的。全国人大是中国的立法机构,每年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会议。

周五中国政府还发布了涵盖2021-25年的第十四个五年计划纲要草案、以及指导未来十五年增长模式的远景规划。

在十四五计划中,中国领导人打破惯例,没有提出年均增长目标,只表示计划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内”。之前的十三五计划目标是经济年均增长率“超过6.5%”。

根据官方议程,全国人大代表将在为期一周的会议期间审查这份十四五计划。

作为五年GDP增长目标的替代指标,中国领导人表示,将把城镇调查失业率控制在5.5%左右,劳动生产率增速超过整体GDP增长。中国政府还计划将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从2019年的60.6%提高到65%。

中国政府官员表示,未来五年希望国内居民可支配收入与整体经济增速基本持平。这反映出出于对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可能削弱出口需求的担忧,中国政府对鼓励消费支出的重视。

他们表示,未来五年研发总支出将每年增长7%以上,这凸显出中国领导人对科技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

中国领导人还大谈供应链和尖端技术的重要性,包括推进人工智能、半导体、区块链和下一代6G移动网络。

十四五规划还承诺在2021-25年期间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

李克强表示,中国的目标是到2025年将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20年的基础上减少18%,这与上一个五年规划所设定的速度相同;十三五期间中国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18.6%,超额完成目标。十四五规划还设定了将单位GDP能耗降低13.5%的目标。

面对人口迅速老龄化带来的社会和财政压力,政府还计划逐步延迟法定退休年龄,重提了一项长期以来备受关注但不受欢迎的提案。

该提案在十四五规划中被提及,但没有详细说明。目前男性的退休年龄是60周岁,女工人满50周岁可退休,女干部和女白领满55周岁可退休。

“十四五”规划草案提出了未来五年中国人均预期寿命再提高1岁的目标。根据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数据,中国2019年的人均预期寿命为77.3岁。

在经济重回正轨的情况下,中国决策者也释放出了工作重点转向控制金融风险和债务水平的信号。李克强表示,2021年将保持中国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同时强化对金融控股公司和金融科技的监管。

中国政府还计划维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李克强要求国内大型商业银行的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同比增速力争不低于30%,并延长针对遭受新冠疫情严重冲击的小微企业的贷款支持政策。

中国政府还表示,今年要保持进出口量稳定,提高制造业贷款比重,并扩大制造业设备更新和技术改造投资。

报告显示,中国2021年的财政收入和支出预算分别增长8.1%和1.8%。

(更新完成)

又讯:以下为分析师要点摘录:

--保银资本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 张智威:

2021年是金融海啸以来难得的一年,政府完全没有保增长的压力。今年经济增长目标定在六以上,超额完成没悬念,这使得政府可以放开手脚去处理一些过去多年累积下来的老大难问题。

从这个大背景来看,未来几个月比较好的经济数据将为政府继续提供一个难得的时间窗口去控制信贷规模,稳定宏观杠杆率。从宏观角度来看,当前政府推行控制泡沫风险的政策对资本市场短期不利,对长期有利。我们对短期中国资本市场的看法偏谨慎,但是对中长期前景比半年前更乐观了。

--渣打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大中华区研究部主管 丁爽:

6%以上的目标是很容易实现的,主要是让大家专注于高质量增长,这个目标更多是为了“十四五”的一个衔接,为了后面的年份,所以十四五期间年度经济增长目标还会有,但第一年目标如果设太高了,后面就不太好设。设一个6%以上的目标,让大家有空间,追求高质量增长,不追求太高的增长率。

现在还没有可以替代GDP的指标,所以还是要保留。GDP是一个综合指标,考虑了各方面情况,但是重要性在淡化,更多是让大家管理下预期。

赤字率下降符合预期,只是削减的幅度还比较moderate,说明政策并不会急转弯,会保留必要的支持,给地方的转移支付是增加的,还保留了对中小纳税人的税收优惠政策;货币政策和预期相比没有太大变化,还是要稳杠杆。

专项债新增3.65万亿超预期,特别是在去年还有很多资金没有用完的情况下。如果里面有债务置换的额度,用一种债务置换成另一种债务而已,那还是合理的,否则规模就太大了。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唐建伟:

GDP增长6%以上的目标是比较现实的,完成目标的问题不大,新增就业和城镇调查失业率的完成也没什么问题。物价方面的话,今年物价不会太高,因为翘尾因素在全年是比较低的。

政策方面,财政政策的应该是超出市场预期的,货币政策方面的表述跟原来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里面大部分是差不多,整体还是一个稳健、灵活适度,然后注重精准的一个调控吧,我们预计货币政策今年的宽松力度和节奏肯定不会像去年一样,年内应该会维持一个稳健的基调,肯定不会很快急转弯,年内转向收紧的概率是很小的。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 周浩:

6%以上的这个目标,其实是一个没有太大意义的目标,因为肯定会完成的,但告诉大家的是目标并没有被放弃,明年很可能还是有目标的。去年没有目标只是一种非常态,常态还是有一个大致的经济增速的区间,这其实也是为了配合2035年长期目标的计划。

让市场有些吃惊的可能是地方债规模还是不小的,本来预期要少很多,这也是和赤字率匹配的,但今年来看规模还是比较大,这跟财政政策的取向有关系,相信财政政策今年还是相对比较积极的。

货币政策应该还是会偏稳,目前差不多10-11%的社融增速。今年货币供给会比较紧张一些,财政会相对积极一些,那么行业肯定是有保有压,房地产行业可能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

另外,比较关键的是,对农村和贫困、环境问题的关注,这些问题可能在过去几年和未来一段时间之内都是比宏观经济更加突出的一些方面。但没有提到太多碳中和的问题,可能会让市场有一点儿失望,现在似乎看起来碳中和可能更多还是在探讨的层面。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 王静文:

报告在提到“十四五”时期主要目标任务时强调,“发展是解决我国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如果要实现2035年的翻番目标,必须要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速。今年实现6%以上的目标压力不大,但更重要的考量是与今后目标的平稳衔接,以及引导各方关注高质量增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尽管这一目标相对温和,但仍然表明在过去一年新冠疫情重创全球经济后,中国仍持乐观态度。



 | Jonathan Ch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领导人宣布将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目标定为6%以上,尽管这一目标相对温和,但仍然表明在过去一年新冠疫情重创全球经济后,中国仍持乐观态度。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周五在北京宣布将今年经济增长目标定为6%以上,这远低于大多数经济学家对今年中国经济将增长至少8%的平均预期。中国目前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即便如此,在疫情的不确定性推动中国去年自1994年以来首次放弃设定当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后,许多经济学家曾预测中国政府将完全放弃这一数字目标。

中国经济相对较快地从最初以武汉为中心的疫情中恢复过来,并在去年实现了2.3%的经济增速,成为2020年唯一报告经济实现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随着增长势头接近疫情暴发前的水平,北京方面的政策制定者已经发出信号,他们计划逐步撤回刺激措施,转而将重点放在控制债务和防止房地产市场出现泡沫上。

李克强周五在他的年度政府报告中表示,今年赤字率拟按3.2%左右安排,2020年的目标是3.6%以上。

中国政府还计划减少今年的地方政府发债规模。中国计划2021年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人民币3.65万亿元,低于上年的人民币3.75万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券主要用于为基建项目融资。

李克强称,中国计划将今年的居民消费价格涨幅目标设在3%左右。相比之下,去年这一目标为3.5%,实际涨幅为2.5%。

中国政府还表示,今年计划新增就业1,100万人以上,高于2020年900万的新增就业目标。政府还计划将2021年城镇调查失业率控制在5.5%左右,2020年的目标是控制在6%以内。

中国政府将2021年国防预算增加6.8%,上年增幅为6.6%。

上述发展目标是在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会议的开幕式上发布的。全国人大是中国的立法机构,每年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会议。

周五中国政府还发布了涵盖2021-25年的第十四个五年计划纲要草案、以及指导未来十五年增长模式的远景规划。

在十四五计划中,中国领导人打破惯例,没有提出年均增长目标,只表示计划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内”。之前的十三五计划目标是经济年均增长率“超过6.5%”。

根据官方议程,全国人大代表将在为期一周的会议期间审查这份十四五计划。

作为五年GDP增长目标的替代指标,中国领导人表示,将把城镇调查失业率控制在5.5%左右,劳动生产率增速超过整体GDP增长。中国政府还计划将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从2019年的60.6%提高到65%。

中国政府官员表示,未来五年希望国内居民可支配收入与整体经济增速基本持平。这反映出出于对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可能削弱出口需求的担忧,中国政府对鼓励消费支出的重视。

他们表示,未来五年研发总支出将每年增长7%以上,这凸显出中国领导人对科技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

中国领导人还大谈供应链和尖端技术的重要性,包括推进人工智能、半导体、区块链和下一代6G移动网络。

十四五规划还承诺在2021-25年期间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

李克强表示,中国的目标是到2025年将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20年的基础上减少18%,这与上一个五年规划所设定的速度相同;十三五期间中国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18.6%,超额完成目标。十四五规划还设定了将单位GDP能耗降低13.5%的目标。

面对人口迅速老龄化带来的社会和财政压力,政府还计划逐步延迟法定退休年龄,重提了一项长期以来备受关注但不受欢迎的提案。

该提案在十四五规划中被提及,但没有详细说明。目前男性的退休年龄是60周岁,女工人满50周岁可退休,女干部和女白领满55周岁可退休。

“十四五”规划草案提出了未来五年中国人均预期寿命再提高1岁的目标。根据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数据,中国2019年的人均预期寿命为77.3岁。

在经济重回正轨的情况下,中国决策者也释放出了工作重点转向控制金融风险和债务水平的信号。李克强表示,2021年将保持中国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同时强化对金融控股公司和金融科技的监管。

中国政府还计划维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李克强要求国内大型商业银行的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同比增速力争不低于30%,并延长针对遭受新冠疫情严重冲击的小微企业的贷款支持政策。

中国政府还表示,今年要保持进出口量稳定,提高制造业贷款比重,并扩大制造业设备更新和技术改造投资。

报告显示,中国2021年的财政收入和支出预算分别增长8.1%和1.8%。

(更新完成)

又讯:以下为分析师要点摘录:

--保银资本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 张智威:

2021年是金融海啸以来难得的一年,政府完全没有保增长的压力。今年经济增长目标定在六以上,超额完成没悬念,这使得政府可以放开手脚去处理一些过去多年累积下来的老大难问题。

从这个大背景来看,未来几个月比较好的经济数据将为政府继续提供一个难得的时间窗口去控制信贷规模,稳定宏观杠杆率。从宏观角度来看,当前政府推行控制泡沫风险的政策对资本市场短期不利,对长期有利。我们对短期中国资本市场的看法偏谨慎,但是对中长期前景比半年前更乐观了。

--渣打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大中华区研究部主管 丁爽:

6%以上的目标是很容易实现的,主要是让大家专注于高质量增长,这个目标更多是为了“十四五”的一个衔接,为了后面的年份,所以十四五期间年度经济增长目标还会有,但第一年目标如果设太高了,后面就不太好设。设一个6%以上的目标,让大家有空间,追求高质量增长,不追求太高的增长率。

现在还没有可以替代GDP的指标,所以还是要保留。GDP是一个综合指标,考虑了各方面情况,但是重要性在淡化,更多是让大家管理下预期。

赤字率下降符合预期,只是削减的幅度还比较moderate,说明政策并不会急转弯,会保留必要的支持,给地方的转移支付是增加的,还保留了对中小纳税人的税收优惠政策;货币政策和预期相比没有太大变化,还是要稳杠杆。

专项债新增3.65万亿超预期,特别是在去年还有很多资金没有用完的情况下。如果里面有债务置换的额度,用一种债务置换成另一种债务而已,那还是合理的,否则规模就太大了。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唐建伟:

GDP增长6%以上的目标是比较现实的,完成目标的问题不大,新增就业和城镇调查失业率的完成也没什么问题。物价方面的话,今年物价不会太高,因为翘尾因素在全年是比较低的。

政策方面,财政政策的应该是超出市场预期的,货币政策方面的表述跟原来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里面大部分是差不多,整体还是一个稳健、灵活适度,然后注重精准的一个调控吧,我们预计货币政策今年的宽松力度和节奏肯定不会像去年一样,年内应该会维持一个稳健的基调,肯定不会很快急转弯,年内转向收紧的概率是很小的。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 周浩:

6%以上的这个目标,其实是一个没有太大意义的目标,因为肯定会完成的,但告诉大家的是目标并没有被放弃,明年很可能还是有目标的。去年没有目标只是一种非常态,常态还是有一个大致的经济增速的区间,这其实也是为了配合2035年长期目标的计划。

让市场有些吃惊的可能是地方债规模还是不小的,本来预期要少很多,这也是和赤字率匹配的,但今年来看规模还是比较大,这跟财政政策的取向有关系,相信财政政策今年还是相对比较积极的。

货币政策应该还是会偏稳,目前差不多10-11%的社融增速。今年货币供给会比较紧张一些,财政会相对积极一些,那么行业肯定是有保有压,房地产行业可能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

另外,比较关键的是,对农村和贫困、环境问题的关注,这些问题可能在过去几年和未来一段时间之内都是比宏观经济更加突出的一些方面。但没有提到太多碳中和的问题,可能会让市场有一点儿失望,现在似乎看起来碳中和可能更多还是在探讨的层面。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 王静文:

报告在提到“十四五”时期主要目标任务时强调,“发展是解决我国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如果要实现2035年的翻番目标,必须要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速。今年实现6%以上的目标压力不大,但更重要的考量是与今后目标的平稳衔接,以及引导各方关注高质量增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将2021年GDP增长目标定为6%以上

发布日期:2021-03-05 10:21
摘要:尽管这一目标相对温和,但仍然表明在过去一年新冠疫情重创全球经济后,中国仍持乐观态度。



 | Jonathan Ch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领导人宣布将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目标定为6%以上,尽管这一目标相对温和,但仍然表明在过去一年新冠疫情重创全球经济后,中国仍持乐观态度。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周五在北京宣布将今年经济增长目标定为6%以上,这远低于大多数经济学家对今年中国经济将增长至少8%的平均预期。中国目前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即便如此,在疫情的不确定性推动中国去年自1994年以来首次放弃设定当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后,许多经济学家曾预测中国政府将完全放弃这一数字目标。

中国经济相对较快地从最初以武汉为中心的疫情中恢复过来,并在去年实现了2.3%的经济增速,成为2020年唯一报告经济实现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随着增长势头接近疫情暴发前的水平,北京方面的政策制定者已经发出信号,他们计划逐步撤回刺激措施,转而将重点放在控制债务和防止房地产市场出现泡沫上。

李克强周五在他的年度政府报告中表示,今年赤字率拟按3.2%左右安排,2020年的目标是3.6%以上。

中国政府还计划减少今年的地方政府发债规模。中国计划2021年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人民币3.65万亿元,低于上年的人民币3.75万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券主要用于为基建项目融资。

李克强称,中国计划将今年的居民消费价格涨幅目标设在3%左右。相比之下,去年这一目标为3.5%,实际涨幅为2.5%。

中国政府还表示,今年计划新增就业1,100万人以上,高于2020年900万的新增就业目标。政府还计划将2021年城镇调查失业率控制在5.5%左右,2020年的目标是控制在6%以内。

中国政府将2021年国防预算增加6.8%,上年增幅为6.6%。

上述发展目标是在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会议的开幕式上发布的。全国人大是中国的立法机构,每年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会议。

周五中国政府还发布了涵盖2021-25年的第十四个五年计划纲要草案、以及指导未来十五年增长模式的远景规划。

在十四五计划中,中国领导人打破惯例,没有提出年均增长目标,只表示计划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内”。之前的十三五计划目标是经济年均增长率“超过6.5%”。

根据官方议程,全国人大代表将在为期一周的会议期间审查这份十四五计划。

作为五年GDP增长目标的替代指标,中国领导人表示,将把城镇调查失业率控制在5.5%左右,劳动生产率增速超过整体GDP增长。中国政府还计划将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从2019年的60.6%提高到65%。

中国政府官员表示,未来五年希望国内居民可支配收入与整体经济增速基本持平。这反映出出于对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可能削弱出口需求的担忧,中国政府对鼓励消费支出的重视。

他们表示,未来五年研发总支出将每年增长7%以上,这凸显出中国领导人对科技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

中国领导人还大谈供应链和尖端技术的重要性,包括推进人工智能、半导体、区块链和下一代6G移动网络。

十四五规划还承诺在2021-25年期间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

李克强表示,中国的目标是到2025年将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20年的基础上减少18%,这与上一个五年规划所设定的速度相同;十三五期间中国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18.6%,超额完成目标。十四五规划还设定了将单位GDP能耗降低13.5%的目标。

面对人口迅速老龄化带来的社会和财政压力,政府还计划逐步延迟法定退休年龄,重提了一项长期以来备受关注但不受欢迎的提案。

该提案在十四五规划中被提及,但没有详细说明。目前男性的退休年龄是60周岁,女工人满50周岁可退休,女干部和女白领满55周岁可退休。

“十四五”规划草案提出了未来五年中国人均预期寿命再提高1岁的目标。根据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数据,中国2019年的人均预期寿命为77.3岁。

在经济重回正轨的情况下,中国决策者也释放出了工作重点转向控制金融风险和债务水平的信号。李克强表示,2021年将保持中国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同时强化对金融控股公司和金融科技的监管。

中国政府还计划维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李克强要求国内大型商业银行的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同比增速力争不低于30%,并延长针对遭受新冠疫情严重冲击的小微企业的贷款支持政策。

中国政府还表示,今年要保持进出口量稳定,提高制造业贷款比重,并扩大制造业设备更新和技术改造投资。

报告显示,中国2021年的财政收入和支出预算分别增长8.1%和1.8%。

(更新完成)

又讯:以下为分析师要点摘录:

--保银资本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 张智威:

2021年是金融海啸以来难得的一年,政府完全没有保增长的压力。今年经济增长目标定在六以上,超额完成没悬念,这使得政府可以放开手脚去处理一些过去多年累积下来的老大难问题。

从这个大背景来看,未来几个月比较好的经济数据将为政府继续提供一个难得的时间窗口去控制信贷规模,稳定宏观杠杆率。从宏观角度来看,当前政府推行控制泡沫风险的政策对资本市场短期不利,对长期有利。我们对短期中国资本市场的看法偏谨慎,但是对中长期前景比半年前更乐观了。

--渣打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大中华区研究部主管 丁爽:

6%以上的目标是很容易实现的,主要是让大家专注于高质量增长,这个目标更多是为了“十四五”的一个衔接,为了后面的年份,所以十四五期间年度经济增长目标还会有,但第一年目标如果设太高了,后面就不太好设。设一个6%以上的目标,让大家有空间,追求高质量增长,不追求太高的增长率。

现在还没有可以替代GDP的指标,所以还是要保留。GDP是一个综合指标,考虑了各方面情况,但是重要性在淡化,更多是让大家管理下预期。

赤字率下降符合预期,只是削减的幅度还比较moderate,说明政策并不会急转弯,会保留必要的支持,给地方的转移支付是增加的,还保留了对中小纳税人的税收优惠政策;货币政策和预期相比没有太大变化,还是要稳杠杆。

专项债新增3.65万亿超预期,特别是在去年还有很多资金没有用完的情况下。如果里面有债务置换的额度,用一种债务置换成另一种债务而已,那还是合理的,否则规模就太大了。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唐建伟:

GDP增长6%以上的目标是比较现实的,完成目标的问题不大,新增就业和城镇调查失业率的完成也没什么问题。物价方面的话,今年物价不会太高,因为翘尾因素在全年是比较低的。

政策方面,财政政策的应该是超出市场预期的,货币政策方面的表述跟原来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里面大部分是差不多,整体还是一个稳健、灵活适度,然后注重精准的一个调控吧,我们预计货币政策今年的宽松力度和节奏肯定不会像去年一样,年内应该会维持一个稳健的基调,肯定不会很快急转弯,年内转向收紧的概率是很小的。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 周浩:

6%以上的这个目标,其实是一个没有太大意义的目标,因为肯定会完成的,但告诉大家的是目标并没有被放弃,明年很可能还是有目标的。去年没有目标只是一种非常态,常态还是有一个大致的经济增速的区间,这其实也是为了配合2035年长期目标的计划。

让市场有些吃惊的可能是地方债规模还是不小的,本来预期要少很多,这也是和赤字率匹配的,但今年来看规模还是比较大,这跟财政政策的取向有关系,相信财政政策今年还是相对比较积极的。

货币政策应该还是会偏稳,目前差不多10-11%的社融增速。今年货币供给会比较紧张一些,财政会相对积极一些,那么行业肯定是有保有压,房地产行业可能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

另外,比较关键的是,对农村和贫困、环境问题的关注,这些问题可能在过去几年和未来一段时间之内都是比宏观经济更加突出的一些方面。但没有提到太多碳中和的问题,可能会让市场有一点儿失望,现在似乎看起来碳中和可能更多还是在探讨的层面。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 王静文:

报告在提到“十四五”时期主要目标任务时强调,“发展是解决我国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如果要实现2035年的翻番目标,必须要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速。今年实现6%以上的目标压力不大,但更重要的考量是与今后目标的平稳衔接,以及引导各方关注高质量增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尽管这一目标相对温和,但仍然表明在过去一年新冠疫情重创全球经济后,中国仍持乐观态度。



 | Jonathan Ch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领导人宣布将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目标定为6%以上,尽管这一目标相对温和,但仍然表明在过去一年新冠疫情重创全球经济后,中国仍持乐观态度。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周五在北京宣布将今年经济增长目标定为6%以上,这远低于大多数经济学家对今年中国经济将增长至少8%的平均预期。中国目前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即便如此,在疫情的不确定性推动中国去年自1994年以来首次放弃设定当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后,许多经济学家曾预测中国政府将完全放弃这一数字目标。

中国经济相对较快地从最初以武汉为中心的疫情中恢复过来,并在去年实现了2.3%的经济增速,成为2020年唯一报告经济实现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随着增长势头接近疫情暴发前的水平,北京方面的政策制定者已经发出信号,他们计划逐步撤回刺激措施,转而将重点放在控制债务和防止房地产市场出现泡沫上。

李克强周五在他的年度政府报告中表示,今年赤字率拟按3.2%左右安排,2020年的目标是3.6%以上。

中国政府还计划减少今年的地方政府发债规模。中国计划2021年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人民币3.65万亿元,低于上年的人民币3.75万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券主要用于为基建项目融资。

李克强称,中国计划将今年的居民消费价格涨幅目标设在3%左右。相比之下,去年这一目标为3.5%,实际涨幅为2.5%。

中国政府还表示,今年计划新增就业1,100万人以上,高于2020年900万的新增就业目标。政府还计划将2021年城镇调查失业率控制在5.5%左右,2020年的目标是控制在6%以内。

中国政府将2021年国防预算增加6.8%,上年增幅为6.6%。

上述发展目标是在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会议的开幕式上发布的。全国人大是中国的立法机构,每年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会议。

周五中国政府还发布了涵盖2021-25年的第十四个五年计划纲要草案、以及指导未来十五年增长模式的远景规划。

在十四五计划中,中国领导人打破惯例,没有提出年均增长目标,只表示计划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内”。之前的十三五计划目标是经济年均增长率“超过6.5%”。

根据官方议程,全国人大代表将在为期一周的会议期间审查这份十四五计划。

作为五年GDP增长目标的替代指标,中国领导人表示,将把城镇调查失业率控制在5.5%左右,劳动生产率增速超过整体GDP增长。中国政府还计划将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从2019年的60.6%提高到65%。

中国政府官员表示,未来五年希望国内居民可支配收入与整体经济增速基本持平。这反映出出于对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可能削弱出口需求的担忧,中国政府对鼓励消费支出的重视。

他们表示,未来五年研发总支出将每年增长7%以上,这凸显出中国领导人对科技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

中国领导人还大谈供应链和尖端技术的重要性,包括推进人工智能、半导体、区块链和下一代6G移动网络。

十四五规划还承诺在2021-25年期间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

李克强表示,中国的目标是到2025年将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20年的基础上减少18%,这与上一个五年规划所设定的速度相同;十三五期间中国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18.6%,超额完成目标。十四五规划还设定了将单位GDP能耗降低13.5%的目标。

面对人口迅速老龄化带来的社会和财政压力,政府还计划逐步延迟法定退休年龄,重提了一项长期以来备受关注但不受欢迎的提案。

该提案在十四五规划中被提及,但没有详细说明。目前男性的退休年龄是60周岁,女工人满50周岁可退休,女干部和女白领满55周岁可退休。

“十四五”规划草案提出了未来五年中国人均预期寿命再提高1岁的目标。根据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数据,中国2019年的人均预期寿命为77.3岁。

在经济重回正轨的情况下,中国决策者也释放出了工作重点转向控制金融风险和债务水平的信号。李克强表示,2021年将保持中国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同时强化对金融控股公司和金融科技的监管。

中国政府还计划维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李克强要求国内大型商业银行的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同比增速力争不低于30%,并延长针对遭受新冠疫情严重冲击的小微企业的贷款支持政策。

中国政府还表示,今年要保持进出口量稳定,提高制造业贷款比重,并扩大制造业设备更新和技术改造投资。

报告显示,中国2021年的财政收入和支出预算分别增长8.1%和1.8%。

(更新完成)

又讯:以下为分析师要点摘录:

--保银资本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 张智威:

2021年是金融海啸以来难得的一年,政府完全没有保增长的压力。今年经济增长目标定在六以上,超额完成没悬念,这使得政府可以放开手脚去处理一些过去多年累积下来的老大难问题。

从这个大背景来看,未来几个月比较好的经济数据将为政府继续提供一个难得的时间窗口去控制信贷规模,稳定宏观杠杆率。从宏观角度来看,当前政府推行控制泡沫风险的政策对资本市场短期不利,对长期有利。我们对短期中国资本市场的看法偏谨慎,但是对中长期前景比半年前更乐观了。

--渣打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大中华区研究部主管 丁爽:

6%以上的目标是很容易实现的,主要是让大家专注于高质量增长,这个目标更多是为了“十四五”的一个衔接,为了后面的年份,所以十四五期间年度经济增长目标还会有,但第一年目标如果设太高了,后面就不太好设。设一个6%以上的目标,让大家有空间,追求高质量增长,不追求太高的增长率。

现在还没有可以替代GDP的指标,所以还是要保留。GDP是一个综合指标,考虑了各方面情况,但是重要性在淡化,更多是让大家管理下预期。

赤字率下降符合预期,只是削减的幅度还比较moderate,说明政策并不会急转弯,会保留必要的支持,给地方的转移支付是增加的,还保留了对中小纳税人的税收优惠政策;货币政策和预期相比没有太大变化,还是要稳杠杆。

专项债新增3.65万亿超预期,特别是在去年还有很多资金没有用完的情况下。如果里面有债务置换的额度,用一种债务置换成另一种债务而已,那还是合理的,否则规模就太大了。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唐建伟:

GDP增长6%以上的目标是比较现实的,完成目标的问题不大,新增就业和城镇调查失业率的完成也没什么问题。物价方面的话,今年物价不会太高,因为翘尾因素在全年是比较低的。

政策方面,财政政策的应该是超出市场预期的,货币政策方面的表述跟原来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里面大部分是差不多,整体还是一个稳健、灵活适度,然后注重精准的一个调控吧,我们预计货币政策今年的宽松力度和节奏肯定不会像去年一样,年内应该会维持一个稳健的基调,肯定不会很快急转弯,年内转向收紧的概率是很小的。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 周浩:

6%以上的这个目标,其实是一个没有太大意义的目标,因为肯定会完成的,但告诉大家的是目标并没有被放弃,明年很可能还是有目标的。去年没有目标只是一种非常态,常态还是有一个大致的经济增速的区间,这其实也是为了配合2035年长期目标的计划。

让市场有些吃惊的可能是地方债规模还是不小的,本来预期要少很多,这也是和赤字率匹配的,但今年来看规模还是比较大,这跟财政政策的取向有关系,相信财政政策今年还是相对比较积极的。

货币政策应该还是会偏稳,目前差不多10-11%的社融增速。今年货币供给会比较紧张一些,财政会相对积极一些,那么行业肯定是有保有压,房地产行业可能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

另外,比较关键的是,对农村和贫困、环境问题的关注,这些问题可能在过去几年和未来一段时间之内都是比宏观经济更加突出的一些方面。但没有提到太多碳中和的问题,可能会让市场有一点儿失望,现在似乎看起来碳中和可能更多还是在探讨的层面。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 王静文:

报告在提到“十四五”时期主要目标任务时强调,“发展是解决我国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如果要实现2035年的翻番目标,必须要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速。今年实现6%以上的目标压力不大,但更重要的考量是与今后目标的平稳衔接,以及引导各方关注高质量增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