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俱乐部很难将足球运动商业化;更严峻的是,中国还没有营造出足球文化。



 | Clara Ferreira Marques

OR--商业新媒体

2020年11月,江苏足球俱乐部击败八届冠军广州恒大,首次捧得中超联赛冠军奖杯。如今在新赛季即将开始之际,江苏足球俱乐部却宣布停止运营,原因是陷入困境的零售商苏宁电器集团面临压力,不得不重新考虑对江苏队的投资。中国的足球泡沫正在迅速破灭。

中国一直有建立足球超级大国和制定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的渴望。受此鼓舞,企业和财大气足的赞助商纷纷向中国的足球俱乐部和足球训练等砸入重金。但其实即使在联赛机制成熟的欧洲,足球产业烧的钱也往往多于赚的钱。商界大佬满怀热情地走出国门,从2014年开始大举收购海外足球俱乐部,直到几年后中国开始对这种“非理性”行为发出警告。2016年,苏宁收购了意大利传奇球队国际米兰的多数股权。(该俱乐部称,苏宁仍坚守承诺,但将寻求战略金融合作伙伴。)与此同时,欧洲大牌球星吸引了中国14亿潜在球迷。

苏宁与江苏足球俱乐部(在企业冠名受限之前也称“江苏苏宁”)的故事折射出过去几年中国足球经历的所有向荣、挫折和最终的失望。上世纪90年代中期,作为中国职业足球首个顶级联赛的一部分,这家总部位于南京的俱乐部一度步履维艰,直到苏宁让它成为中国最富有的球队之一。它花费巨资签下亚历克斯·特谢拉(Alex Teixeira)等巴西球员,特谢拉的一粒致胜进球见证了该队2020年的胜利。

遗憾的是,苏宁更擅长大量积累资产,而通过体育投资实现盈利的本事则稍逊一筹。除买下江苏队和国际米兰,苏宁还收购过转播权,并试图收购领先的足球经纪公司恒星集团(Stellar group)。现在,这个不切实际的空中楼阁已基本倒塌。债务和工资拖欠让这家中国足球俱乐部举步维艰,特谢拉的合同也已到期。2020年,英超联赛因苏宁拖欠款项而取消了它的电视转播协议。

中国资本投资海外足球产业,很大程度上代价过高,难以善终。苏宁也不例外。2015年至2017年,中国在收购欧洲足球队上花费了近30亿美元。不清楚的是,为何在资金充足、官方高度关注和拥有百万狂热球迷的情况下,中国足球却几乎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连让中超联赛做到诚信比赛这件区区小事都办不好。

没错,改革国内联赛历来都是苦差一桩,不仅因为操纵比赛和其他腐败丑闻曾在本世纪初让足球运动蒙羞。当然,还有管理不善和任人唯亲的问题,这些并非中国独有的现象。此外,还有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阻碍了具有财务可持续性、扎根于社区的足球运动的创建。目前尚无迹象表明哪家有望成为当初承诺的“百年俱乐部”。

从某种程度说,这是因为收入微薄使得球队只能听命于善变的赞助商。主管机构无论出发点有多好,但不断改变规则(比如解决球员薪水或外国球员等问题)的做法只能是帮倒忙,没有着手应对更重要的问题。中国这些俱乐部很难像国际竞争对手那样将足球运动商业化。因此,很少有人追随曼城队的所有者城市足球集团(City Football Group)的脚步,投资中国内地足球俱乐部。该集团携手中国投资方,联合收购中乙四川九牛,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但更严峻的是,中国还没有营造出足球文化。这项运动虽受欢迎,但不够大众化。2017年,德国奥托贝森管理研究院(WHU Otto Beisheim School of Management)的一项研究发现,中国球迷每周观看足球比赛的时间接近3个小时,但只有7%的人会亲自上场踢球。更重要的是,很少有孩子被允许牺牲大量学习时间,跑到球场上去一试身手。“狂热东方足球”(Wild East Football)网站的创始编辑卡梅隆•威尔逊(Cameron Wilson)2月发表了一篇为足球运动现状愤怒呐喊的文章。他对我说,如果没有这种自下而上的热情,商业投资和赞助带来的改善将十分有限。

中国眼下离赢得世界杯的目标还非常遥远。中国男足在国际足联上的排名是第75位,仅高于饱受战争蹂躏的叙利亚。其实不妨关注一下中国女足,她们在世界上的排名是第15位。

西方俱乐部将继续聚焦中国市场。这里有庞大的球迷群体,随着数字流媒体和电子竞技(即达到竞技层面的视频游戏)成为收入源,这个群体将带来更加丰厚的利润。过去因盗版猖獗,这部分收入受到遏制。

中国人自己似乎已心生厌倦,即使江苏足球俱乐部最终“获救”。大连万达集团掌门人王健林2015年收购了马德里竞技俱乐部(Atletico Madrid)的部分股权。一年后,他抱怨该俱乐部还在烧钱。王健林警告说,它可能会给你带来影响力,但是赚不到一分钱。肺腑之言。2018年,他卖掉了马竞。■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从苏宁易购大股东易主看中国足球的发展

发布日期:2021-03-05 09:49
摘要:中国俱乐部很难将足球运动商业化;更严峻的是,中国还没有营造出足球文化。



 | Clara Ferreira Marques

OR--商业新媒体

2020年11月,江苏足球俱乐部击败八届冠军广州恒大,首次捧得中超联赛冠军奖杯。如今在新赛季即将开始之际,江苏足球俱乐部却宣布停止运营,原因是陷入困境的零售商苏宁电器集团面临压力,不得不重新考虑对江苏队的投资。中国的足球泡沫正在迅速破灭。

中国一直有建立足球超级大国和制定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的渴望。受此鼓舞,企业和财大气足的赞助商纷纷向中国的足球俱乐部和足球训练等砸入重金。但其实即使在联赛机制成熟的欧洲,足球产业烧的钱也往往多于赚的钱。商界大佬满怀热情地走出国门,从2014年开始大举收购海外足球俱乐部,直到几年后中国开始对这种“非理性”行为发出警告。2016年,苏宁收购了意大利传奇球队国际米兰的多数股权。(该俱乐部称,苏宁仍坚守承诺,但将寻求战略金融合作伙伴。)与此同时,欧洲大牌球星吸引了中国14亿潜在球迷。

苏宁与江苏足球俱乐部(在企业冠名受限之前也称“江苏苏宁”)的故事折射出过去几年中国足球经历的所有向荣、挫折和最终的失望。上世纪90年代中期,作为中国职业足球首个顶级联赛的一部分,这家总部位于南京的俱乐部一度步履维艰,直到苏宁让它成为中国最富有的球队之一。它花费巨资签下亚历克斯·特谢拉(Alex Teixeira)等巴西球员,特谢拉的一粒致胜进球见证了该队2020年的胜利。

遗憾的是,苏宁更擅长大量积累资产,而通过体育投资实现盈利的本事则稍逊一筹。除买下江苏队和国际米兰,苏宁还收购过转播权,并试图收购领先的足球经纪公司恒星集团(Stellar group)。现在,这个不切实际的空中楼阁已基本倒塌。债务和工资拖欠让这家中国足球俱乐部举步维艰,特谢拉的合同也已到期。2020年,英超联赛因苏宁拖欠款项而取消了它的电视转播协议。

中国资本投资海外足球产业,很大程度上代价过高,难以善终。苏宁也不例外。2015年至2017年,中国在收购欧洲足球队上花费了近30亿美元。不清楚的是,为何在资金充足、官方高度关注和拥有百万狂热球迷的情况下,中国足球却几乎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连让中超联赛做到诚信比赛这件区区小事都办不好。

没错,改革国内联赛历来都是苦差一桩,不仅因为操纵比赛和其他腐败丑闻曾在本世纪初让足球运动蒙羞。当然,还有管理不善和任人唯亲的问题,这些并非中国独有的现象。此外,还有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阻碍了具有财务可持续性、扎根于社区的足球运动的创建。目前尚无迹象表明哪家有望成为当初承诺的“百年俱乐部”。

从某种程度说,这是因为收入微薄使得球队只能听命于善变的赞助商。主管机构无论出发点有多好,但不断改变规则(比如解决球员薪水或外国球员等问题)的做法只能是帮倒忙,没有着手应对更重要的问题。中国这些俱乐部很难像国际竞争对手那样将足球运动商业化。因此,很少有人追随曼城队的所有者城市足球集团(City Football Group)的脚步,投资中国内地足球俱乐部。该集团携手中国投资方,联合收购中乙四川九牛,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但更严峻的是,中国还没有营造出足球文化。这项运动虽受欢迎,但不够大众化。2017年,德国奥托贝森管理研究院(WHU Otto Beisheim School of Management)的一项研究发现,中国球迷每周观看足球比赛的时间接近3个小时,但只有7%的人会亲自上场踢球。更重要的是,很少有孩子被允许牺牲大量学习时间,跑到球场上去一试身手。“狂热东方足球”(Wild East Football)网站的创始编辑卡梅隆•威尔逊(Cameron Wilson)2月发表了一篇为足球运动现状愤怒呐喊的文章。他对我说,如果没有这种自下而上的热情,商业投资和赞助带来的改善将十分有限。

中国眼下离赢得世界杯的目标还非常遥远。中国男足在国际足联上的排名是第75位,仅高于饱受战争蹂躏的叙利亚。其实不妨关注一下中国女足,她们在世界上的排名是第15位。

西方俱乐部将继续聚焦中国市场。这里有庞大的球迷群体,随着数字流媒体和电子竞技(即达到竞技层面的视频游戏)成为收入源,这个群体将带来更加丰厚的利润。过去因盗版猖獗,这部分收入受到遏制。

中国人自己似乎已心生厌倦,即使江苏足球俱乐部最终“获救”。大连万达集团掌门人王健林2015年收购了马德里竞技俱乐部(Atletico Madrid)的部分股权。一年后,他抱怨该俱乐部还在烧钱。王健林警告说,它可能会给你带来影响力,但是赚不到一分钱。肺腑之言。2018年,他卖掉了马竞。■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俱乐部很难将足球运动商业化;更严峻的是,中国还没有营造出足球文化。



 | Clara Ferreira Marques

OR--商业新媒体

2020年11月,江苏足球俱乐部击败八届冠军广州恒大,首次捧得中超联赛冠军奖杯。如今在新赛季即将开始之际,江苏足球俱乐部却宣布停止运营,原因是陷入困境的零售商苏宁电器集团面临压力,不得不重新考虑对江苏队的投资。中国的足球泡沫正在迅速破灭。

中国一直有建立足球超级大国和制定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的渴望。受此鼓舞,企业和财大气足的赞助商纷纷向中国的足球俱乐部和足球训练等砸入重金。但其实即使在联赛机制成熟的欧洲,足球产业烧的钱也往往多于赚的钱。商界大佬满怀热情地走出国门,从2014年开始大举收购海外足球俱乐部,直到几年后中国开始对这种“非理性”行为发出警告。2016年,苏宁收购了意大利传奇球队国际米兰的多数股权。(该俱乐部称,苏宁仍坚守承诺,但将寻求战略金融合作伙伴。)与此同时,欧洲大牌球星吸引了中国14亿潜在球迷。

苏宁与江苏足球俱乐部(在企业冠名受限之前也称“江苏苏宁”)的故事折射出过去几年中国足球经历的所有向荣、挫折和最终的失望。上世纪90年代中期,作为中国职业足球首个顶级联赛的一部分,这家总部位于南京的俱乐部一度步履维艰,直到苏宁让它成为中国最富有的球队之一。它花费巨资签下亚历克斯·特谢拉(Alex Teixeira)等巴西球员,特谢拉的一粒致胜进球见证了该队2020年的胜利。

遗憾的是,苏宁更擅长大量积累资产,而通过体育投资实现盈利的本事则稍逊一筹。除买下江苏队和国际米兰,苏宁还收购过转播权,并试图收购领先的足球经纪公司恒星集团(Stellar group)。现在,这个不切实际的空中楼阁已基本倒塌。债务和工资拖欠让这家中国足球俱乐部举步维艰,特谢拉的合同也已到期。2020年,英超联赛因苏宁拖欠款项而取消了它的电视转播协议。

中国资本投资海外足球产业,很大程度上代价过高,难以善终。苏宁也不例外。2015年至2017年,中国在收购欧洲足球队上花费了近30亿美元。不清楚的是,为何在资金充足、官方高度关注和拥有百万狂热球迷的情况下,中国足球却几乎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连让中超联赛做到诚信比赛这件区区小事都办不好。

没错,改革国内联赛历来都是苦差一桩,不仅因为操纵比赛和其他腐败丑闻曾在本世纪初让足球运动蒙羞。当然,还有管理不善和任人唯亲的问题,这些并非中国独有的现象。此外,还有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阻碍了具有财务可持续性、扎根于社区的足球运动的创建。目前尚无迹象表明哪家有望成为当初承诺的“百年俱乐部”。

从某种程度说,这是因为收入微薄使得球队只能听命于善变的赞助商。主管机构无论出发点有多好,但不断改变规则(比如解决球员薪水或外国球员等问题)的做法只能是帮倒忙,没有着手应对更重要的问题。中国这些俱乐部很难像国际竞争对手那样将足球运动商业化。因此,很少有人追随曼城队的所有者城市足球集团(City Football Group)的脚步,投资中国内地足球俱乐部。该集团携手中国投资方,联合收购中乙四川九牛,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但更严峻的是,中国还没有营造出足球文化。这项运动虽受欢迎,但不够大众化。2017年,德国奥托贝森管理研究院(WHU Otto Beisheim School of Management)的一项研究发现,中国球迷每周观看足球比赛的时间接近3个小时,但只有7%的人会亲自上场踢球。更重要的是,很少有孩子被允许牺牲大量学习时间,跑到球场上去一试身手。“狂热东方足球”(Wild East Football)网站的创始编辑卡梅隆•威尔逊(Cameron Wilson)2月发表了一篇为足球运动现状愤怒呐喊的文章。他对我说,如果没有这种自下而上的热情,商业投资和赞助带来的改善将十分有限。

中国眼下离赢得世界杯的目标还非常遥远。中国男足在国际足联上的排名是第75位,仅高于饱受战争蹂躏的叙利亚。其实不妨关注一下中国女足,她们在世界上的排名是第15位。

西方俱乐部将继续聚焦中国市场。这里有庞大的球迷群体,随着数字流媒体和电子竞技(即达到竞技层面的视频游戏)成为收入源,这个群体将带来更加丰厚的利润。过去因盗版猖獗,这部分收入受到遏制。

中国人自己似乎已心生厌倦,即使江苏足球俱乐部最终“获救”。大连万达集团掌门人王健林2015年收购了马德里竞技俱乐部(Atletico Madrid)的部分股权。一年后,他抱怨该俱乐部还在烧钱。王健林警告说,它可能会给你带来影响力,但是赚不到一分钱。肺腑之言。2018年,他卖掉了马竞。■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从苏宁易购大股东易主看中国足球的发展

发布日期:2021-03-05 09:49
摘要:中国俱乐部很难将足球运动商业化;更严峻的是,中国还没有营造出足球文化。



 | Clara Ferreira Marques

OR--商业新媒体

2020年11月,江苏足球俱乐部击败八届冠军广州恒大,首次捧得中超联赛冠军奖杯。如今在新赛季即将开始之际,江苏足球俱乐部却宣布停止运营,原因是陷入困境的零售商苏宁电器集团面临压力,不得不重新考虑对江苏队的投资。中国的足球泡沫正在迅速破灭。

中国一直有建立足球超级大国和制定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的渴望。受此鼓舞,企业和财大气足的赞助商纷纷向中国的足球俱乐部和足球训练等砸入重金。但其实即使在联赛机制成熟的欧洲,足球产业烧的钱也往往多于赚的钱。商界大佬满怀热情地走出国门,从2014年开始大举收购海外足球俱乐部,直到几年后中国开始对这种“非理性”行为发出警告。2016年,苏宁收购了意大利传奇球队国际米兰的多数股权。(该俱乐部称,苏宁仍坚守承诺,但将寻求战略金融合作伙伴。)与此同时,欧洲大牌球星吸引了中国14亿潜在球迷。

苏宁与江苏足球俱乐部(在企业冠名受限之前也称“江苏苏宁”)的故事折射出过去几年中国足球经历的所有向荣、挫折和最终的失望。上世纪90年代中期,作为中国职业足球首个顶级联赛的一部分,这家总部位于南京的俱乐部一度步履维艰,直到苏宁让它成为中国最富有的球队之一。它花费巨资签下亚历克斯·特谢拉(Alex Teixeira)等巴西球员,特谢拉的一粒致胜进球见证了该队2020年的胜利。

遗憾的是,苏宁更擅长大量积累资产,而通过体育投资实现盈利的本事则稍逊一筹。除买下江苏队和国际米兰,苏宁还收购过转播权,并试图收购领先的足球经纪公司恒星集团(Stellar group)。现在,这个不切实际的空中楼阁已基本倒塌。债务和工资拖欠让这家中国足球俱乐部举步维艰,特谢拉的合同也已到期。2020年,英超联赛因苏宁拖欠款项而取消了它的电视转播协议。

中国资本投资海外足球产业,很大程度上代价过高,难以善终。苏宁也不例外。2015年至2017年,中国在收购欧洲足球队上花费了近30亿美元。不清楚的是,为何在资金充足、官方高度关注和拥有百万狂热球迷的情况下,中国足球却几乎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连让中超联赛做到诚信比赛这件区区小事都办不好。

没错,改革国内联赛历来都是苦差一桩,不仅因为操纵比赛和其他腐败丑闻曾在本世纪初让足球运动蒙羞。当然,还有管理不善和任人唯亲的问题,这些并非中国独有的现象。此外,还有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阻碍了具有财务可持续性、扎根于社区的足球运动的创建。目前尚无迹象表明哪家有望成为当初承诺的“百年俱乐部”。

从某种程度说,这是因为收入微薄使得球队只能听命于善变的赞助商。主管机构无论出发点有多好,但不断改变规则(比如解决球员薪水或外国球员等问题)的做法只能是帮倒忙,没有着手应对更重要的问题。中国这些俱乐部很难像国际竞争对手那样将足球运动商业化。因此,很少有人追随曼城队的所有者城市足球集团(City Football Group)的脚步,投资中国内地足球俱乐部。该集团携手中国投资方,联合收购中乙四川九牛,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但更严峻的是,中国还没有营造出足球文化。这项运动虽受欢迎,但不够大众化。2017年,德国奥托贝森管理研究院(WHU Otto Beisheim School of Management)的一项研究发现,中国球迷每周观看足球比赛的时间接近3个小时,但只有7%的人会亲自上场踢球。更重要的是,很少有孩子被允许牺牲大量学习时间,跑到球场上去一试身手。“狂热东方足球”(Wild East Football)网站的创始编辑卡梅隆•威尔逊(Cameron Wilson)2月发表了一篇为足球运动现状愤怒呐喊的文章。他对我说,如果没有这种自下而上的热情,商业投资和赞助带来的改善将十分有限。

中国眼下离赢得世界杯的目标还非常遥远。中国男足在国际足联上的排名是第75位,仅高于饱受战争蹂躏的叙利亚。其实不妨关注一下中国女足,她们在世界上的排名是第15位。

西方俱乐部将继续聚焦中国市场。这里有庞大的球迷群体,随着数字流媒体和电子竞技(即达到竞技层面的视频游戏)成为收入源,这个群体将带来更加丰厚的利润。过去因盗版猖獗,这部分收入受到遏制。

中国人自己似乎已心生厌倦,即使江苏足球俱乐部最终“获救”。大连万达集团掌门人王健林2015年收购了马德里竞技俱乐部(Atletico Madrid)的部分股权。一年后,他抱怨该俱乐部还在烧钱。王健林警告说,它可能会给你带来影响力,但是赚不到一分钱。肺腑之言。2018年,他卖掉了马竞。■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