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疫苗注射的数量在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绝对数量不低,但按照中国14亿人口的基数来比较,不到4%的比例确实显著偏低。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当前世界性抗疫工作中最重要的内容,就是注射新冠病毒疫苗。而中国在避过第一轮世界性新冠病毒大流行后,接种疫苗的工作实际上已经具有相当大的紧迫性。因为现在的实际情况是:欧美国家在第一轮病毒大流行中深受其害,但这也使其具备了集体免疫力,而且感染人数越多,全民免疫水平就越高,再加上现在全民性加快疫苗注射,抵抗病毒的能力就显著增强了。但中国的情况却是:躲过了第一轮全球性病毒大流行,感染人数很少,而这也造成全民免疫力水平很低,一旦国外疫情缓和,中国也很难再像现在这样封锁过境了,届时,中国的考验就要真正到来了。

因此,现在以新加坡《联合早报》、彭博社为代表的国际舆论普遍关心的是:中国的疫苗接种率很低,不到人口总数的4%。国际舆论在问:为什么中国新冠病毒疫苗的注射率很低?

对国产疫苗有疑虑

不愿意打疫苗的问题不止发生在中国一国,在欧美发达国家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即对疫苗的信任问题;而且中国疫苗注射的数量在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绝对数量是不低的。但按照中国14亿人口的基数来比较,不到4%的比例确实显著偏低,实事求是地讲,甚至很危险,而且越是有知识、有文化和见多识广的、有阅历的人,不愿意注射的就越多。这实际上是对疫苗本身的质量有疑虑。

除了中国人口基数太大,导致中国疫苗注射率显著偏低外,就中国人对疫苗的疑虑来说,中国疫苗上市时公布的内容、程序不如欧美国家做得规范,这是导致不少中国公众产生疑虑的根源,这与药企的操作有直接关系。

世界卫生组织前高级医学官员向笔者介绍:国际上疫苗上市时,发布时应该公布下列内容:

疫苗的临床研究方案,例如辉瑞疫苗发布时公布的相关内容有130页之多;

疫苗的设计,内容好比“打仗在哪儿拦截敌人,用什么武器攻击敌人”等;

疫苗的动物实验结果,特别是猴子的攻毒试验结果,就是给免疫过的猴子再接种病毒;

人的第一、二、三期临床试验结果:包括安全性、免疫原性、保护率等,这里面包括许多内容和数据。就像MODERNA 公司疫苗发布时做的一样。

然而,中国疫苗发布时公布的相关数据只有一个保护率的数据,其他的都几乎没有。而且不同地区做的实验数据明显存在差距。

还有一个中国人不愿意注射的原因是:灭活疫苗存在着ADE问题,即注射疫苗后,可能有最多可达20%的被注射者当再次面临病毒攻击时,可能丧失一切抵抗能力。根据中国国内的公开报道,未有此类病例,但在海外报道中已经出现。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也在一次会议上谈到这一问题。他表示,中国ADE的问题没有解决。根据最新消息,中科院微生物所高福院士团队正与安徽智飞龙科马生物制药有限公司联合,研发新冠病毒重组蛋白亚单位疫苗,并已经在乌兹别克斯坦获批使用。据业内人士和世卫组织前高级医学官员介绍,这种疫苗的副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很安全。

与ADE相关的一个问题是:中国职能部门至今没有在法律上给国内任何一种上市疫苗以完整的法律批文。中国国家药监局已经公布的几类国产疫苗的批文都是“附条件批准”,并在批文中“要求该疫苗上市许可持有人继续开展相关研究工作,完成附条件的要求,及时提交后续研究结果。”就是说,正在被注射这几类疫苗的研发过程尚未结束,是在紧急情况下使用、首先满足特定人群需要的,例如医护人员、公交驾驶人员、教师、警察、边防人员、餐饮行业服务人员等职业人群。

既然是给特定人群注射使用的,加上当前中国国内病毒流行和人员感染情况显著轻微,感染人数非常少,所以国内普通人注射疫苗的欲望自然就更低了,这也成为中国国内疫苗注射率很低的一个心理原因。不过如果全球疫情缓和,世界恢复人员交往的话,中国国内感染的风险就非常大了。对此,中国政府是非常清楚的。

上述相关现象,与药企的操作方式有关。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和国务委员王勇去年12月视察北京相关企业时明确提出,要按照国际公认的规范研发疫苗,进行相关的疫苗操作,然而实际情况和上述要求相比,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中国会否要求全民注射新冠疫苗?

面对中外疫情发展的不同阶段特征,中国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强行要求全民注射疫苗。目前中国政府没有要求全民注射疫苗。那么,中国政府会要求全民注射疫苗吗?笔者认为,在下列两个条件下,中国政府要求全民注射疫苗有可能成为事实。

其一,中国自产的国产疫苗能够满足全民需要,包括赠予或者销售给外国的疫苗。按照这一标准,中国14亿人口每人注射两次,需要28亿支疫苗,这还不包括给国外的疫苗。这是中国实现全民注射疫苗的前提,否则一切都无从谈起。目前中国药企的疫苗生产还没有全面展开,有的还正在建生产工厂,疫苗实际上是不够满足国内需要的,这应该也是没法实现全民注射的原因。如果这个前提成立了,中国至少有可能先从城市、城市周边的农村做起,实现全民注射,至于偏远地区的农村,可以放在第二步实行。

其二,中国再次出现较大面积的病毒流行。在当前世界疫情形势下,如果中国国内再次出现去年武汉那样较大面积的病毒流行,中国就必须实施全民注射免疫了。如果届时中国的国产疫苗数量足够,就可以直接实施全民注射免疫;如果疫苗数量不够,则可以一边进口一些国外疫苗,同时按照先城市、城市周边的农村,再偏远山区的顺序,实行全民注射免疫防疫。■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也谈中国人为何多不愿打疫苗

发布日期:2021-03-04 14:20
摘要:中国疫苗注射的数量在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绝对数量不低,但按照中国14亿人口的基数来比较,不到4%的比例确实显著偏低。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当前世界性抗疫工作中最重要的内容,就是注射新冠病毒疫苗。而中国在避过第一轮世界性新冠病毒大流行后,接种疫苗的工作实际上已经具有相当大的紧迫性。因为现在的实际情况是:欧美国家在第一轮病毒大流行中深受其害,但这也使其具备了集体免疫力,而且感染人数越多,全民免疫水平就越高,再加上现在全民性加快疫苗注射,抵抗病毒的能力就显著增强了。但中国的情况却是:躲过了第一轮全球性病毒大流行,感染人数很少,而这也造成全民免疫力水平很低,一旦国外疫情缓和,中国也很难再像现在这样封锁过境了,届时,中国的考验就要真正到来了。

因此,现在以新加坡《联合早报》、彭博社为代表的国际舆论普遍关心的是:中国的疫苗接种率很低,不到人口总数的4%。国际舆论在问:为什么中国新冠病毒疫苗的注射率很低?

对国产疫苗有疑虑

不愿意打疫苗的问题不止发生在中国一国,在欧美发达国家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即对疫苗的信任问题;而且中国疫苗注射的数量在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绝对数量是不低的。但按照中国14亿人口的基数来比较,不到4%的比例确实显著偏低,实事求是地讲,甚至很危险,而且越是有知识、有文化和见多识广的、有阅历的人,不愿意注射的就越多。这实际上是对疫苗本身的质量有疑虑。

除了中国人口基数太大,导致中国疫苗注射率显著偏低外,就中国人对疫苗的疑虑来说,中国疫苗上市时公布的内容、程序不如欧美国家做得规范,这是导致不少中国公众产生疑虑的根源,这与药企的操作有直接关系。

世界卫生组织前高级医学官员向笔者介绍:国际上疫苗上市时,发布时应该公布下列内容:

疫苗的临床研究方案,例如辉瑞疫苗发布时公布的相关内容有130页之多;

疫苗的设计,内容好比“打仗在哪儿拦截敌人,用什么武器攻击敌人”等;

疫苗的动物实验结果,特别是猴子的攻毒试验结果,就是给免疫过的猴子再接种病毒;

人的第一、二、三期临床试验结果:包括安全性、免疫原性、保护率等,这里面包括许多内容和数据。就像MODERNA 公司疫苗发布时做的一样。

然而,中国疫苗发布时公布的相关数据只有一个保护率的数据,其他的都几乎没有。而且不同地区做的实验数据明显存在差距。

还有一个中国人不愿意注射的原因是:灭活疫苗存在着ADE问题,即注射疫苗后,可能有最多可达20%的被注射者当再次面临病毒攻击时,可能丧失一切抵抗能力。根据中国国内的公开报道,未有此类病例,但在海外报道中已经出现。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也在一次会议上谈到这一问题。他表示,中国ADE的问题没有解决。根据最新消息,中科院微生物所高福院士团队正与安徽智飞龙科马生物制药有限公司联合,研发新冠病毒重组蛋白亚单位疫苗,并已经在乌兹别克斯坦获批使用。据业内人士和世卫组织前高级医学官员介绍,这种疫苗的副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很安全。

与ADE相关的一个问题是:中国职能部门至今没有在法律上给国内任何一种上市疫苗以完整的法律批文。中国国家药监局已经公布的几类国产疫苗的批文都是“附条件批准”,并在批文中“要求该疫苗上市许可持有人继续开展相关研究工作,完成附条件的要求,及时提交后续研究结果。”就是说,正在被注射这几类疫苗的研发过程尚未结束,是在紧急情况下使用、首先满足特定人群需要的,例如医护人员、公交驾驶人员、教师、警察、边防人员、餐饮行业服务人员等职业人群。

既然是给特定人群注射使用的,加上当前中国国内病毒流行和人员感染情况显著轻微,感染人数非常少,所以国内普通人注射疫苗的欲望自然就更低了,这也成为中国国内疫苗注射率很低的一个心理原因。不过如果全球疫情缓和,世界恢复人员交往的话,中国国内感染的风险就非常大了。对此,中国政府是非常清楚的。

上述相关现象,与药企的操作方式有关。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和国务委员王勇去年12月视察北京相关企业时明确提出,要按照国际公认的规范研发疫苗,进行相关的疫苗操作,然而实际情况和上述要求相比,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中国会否要求全民注射新冠疫苗?

面对中外疫情发展的不同阶段特征,中国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强行要求全民注射疫苗。目前中国政府没有要求全民注射疫苗。那么,中国政府会要求全民注射疫苗吗?笔者认为,在下列两个条件下,中国政府要求全民注射疫苗有可能成为事实。

其一,中国自产的国产疫苗能够满足全民需要,包括赠予或者销售给外国的疫苗。按照这一标准,中国14亿人口每人注射两次,需要28亿支疫苗,这还不包括给国外的疫苗。这是中国实现全民注射疫苗的前提,否则一切都无从谈起。目前中国药企的疫苗生产还没有全面展开,有的还正在建生产工厂,疫苗实际上是不够满足国内需要的,这应该也是没法实现全民注射的原因。如果这个前提成立了,中国至少有可能先从城市、城市周边的农村做起,实现全民注射,至于偏远地区的农村,可以放在第二步实行。

其二,中国再次出现较大面积的病毒流行。在当前世界疫情形势下,如果中国国内再次出现去年武汉那样较大面积的病毒流行,中国就必须实施全民注射免疫了。如果届时中国的国产疫苗数量足够,就可以直接实施全民注射免疫;如果疫苗数量不够,则可以一边进口一些国外疫苗,同时按照先城市、城市周边的农村,再偏远山区的顺序,实行全民注射免疫防疫。■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疫苗注射的数量在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绝对数量不低,但按照中国14亿人口的基数来比较,不到4%的比例确实显著偏低。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当前世界性抗疫工作中最重要的内容,就是注射新冠病毒疫苗。而中国在避过第一轮世界性新冠病毒大流行后,接种疫苗的工作实际上已经具有相当大的紧迫性。因为现在的实际情况是:欧美国家在第一轮病毒大流行中深受其害,但这也使其具备了集体免疫力,而且感染人数越多,全民免疫水平就越高,再加上现在全民性加快疫苗注射,抵抗病毒的能力就显著增强了。但中国的情况却是:躲过了第一轮全球性病毒大流行,感染人数很少,而这也造成全民免疫力水平很低,一旦国外疫情缓和,中国也很难再像现在这样封锁过境了,届时,中国的考验就要真正到来了。

因此,现在以新加坡《联合早报》、彭博社为代表的国际舆论普遍关心的是:中国的疫苗接种率很低,不到人口总数的4%。国际舆论在问:为什么中国新冠病毒疫苗的注射率很低?

对国产疫苗有疑虑

不愿意打疫苗的问题不止发生在中国一国,在欧美发达国家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即对疫苗的信任问题;而且中国疫苗注射的数量在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绝对数量是不低的。但按照中国14亿人口的基数来比较,不到4%的比例确实显著偏低,实事求是地讲,甚至很危险,而且越是有知识、有文化和见多识广的、有阅历的人,不愿意注射的就越多。这实际上是对疫苗本身的质量有疑虑。

除了中国人口基数太大,导致中国疫苗注射率显著偏低外,就中国人对疫苗的疑虑来说,中国疫苗上市时公布的内容、程序不如欧美国家做得规范,这是导致不少中国公众产生疑虑的根源,这与药企的操作有直接关系。

世界卫生组织前高级医学官员向笔者介绍:国际上疫苗上市时,发布时应该公布下列内容:

疫苗的临床研究方案,例如辉瑞疫苗发布时公布的相关内容有130页之多;

疫苗的设计,内容好比“打仗在哪儿拦截敌人,用什么武器攻击敌人”等;

疫苗的动物实验结果,特别是猴子的攻毒试验结果,就是给免疫过的猴子再接种病毒;

人的第一、二、三期临床试验结果:包括安全性、免疫原性、保护率等,这里面包括许多内容和数据。就像MODERNA 公司疫苗发布时做的一样。

然而,中国疫苗发布时公布的相关数据只有一个保护率的数据,其他的都几乎没有。而且不同地区做的实验数据明显存在差距。

还有一个中国人不愿意注射的原因是:灭活疫苗存在着ADE问题,即注射疫苗后,可能有最多可达20%的被注射者当再次面临病毒攻击时,可能丧失一切抵抗能力。根据中国国内的公开报道,未有此类病例,但在海外报道中已经出现。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也在一次会议上谈到这一问题。他表示,中国ADE的问题没有解决。根据最新消息,中科院微生物所高福院士团队正与安徽智飞龙科马生物制药有限公司联合,研发新冠病毒重组蛋白亚单位疫苗,并已经在乌兹别克斯坦获批使用。据业内人士和世卫组织前高级医学官员介绍,这种疫苗的副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很安全。

与ADE相关的一个问题是:中国职能部门至今没有在法律上给国内任何一种上市疫苗以完整的法律批文。中国国家药监局已经公布的几类国产疫苗的批文都是“附条件批准”,并在批文中“要求该疫苗上市许可持有人继续开展相关研究工作,完成附条件的要求,及时提交后续研究结果。”就是说,正在被注射这几类疫苗的研发过程尚未结束,是在紧急情况下使用、首先满足特定人群需要的,例如医护人员、公交驾驶人员、教师、警察、边防人员、餐饮行业服务人员等职业人群。

既然是给特定人群注射使用的,加上当前中国国内病毒流行和人员感染情况显著轻微,感染人数非常少,所以国内普通人注射疫苗的欲望自然就更低了,这也成为中国国内疫苗注射率很低的一个心理原因。不过如果全球疫情缓和,世界恢复人员交往的话,中国国内感染的风险就非常大了。对此,中国政府是非常清楚的。

上述相关现象,与药企的操作方式有关。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和国务委员王勇去年12月视察北京相关企业时明确提出,要按照国际公认的规范研发疫苗,进行相关的疫苗操作,然而实际情况和上述要求相比,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中国会否要求全民注射新冠疫苗?

面对中外疫情发展的不同阶段特征,中国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强行要求全民注射疫苗。目前中国政府没有要求全民注射疫苗。那么,中国政府会要求全民注射疫苗吗?笔者认为,在下列两个条件下,中国政府要求全民注射疫苗有可能成为事实。

其一,中国自产的国产疫苗能够满足全民需要,包括赠予或者销售给外国的疫苗。按照这一标准,中国14亿人口每人注射两次,需要28亿支疫苗,这还不包括给国外的疫苗。这是中国实现全民注射疫苗的前提,否则一切都无从谈起。目前中国药企的疫苗生产还没有全面展开,有的还正在建生产工厂,疫苗实际上是不够满足国内需要的,这应该也是没法实现全民注射的原因。如果这个前提成立了,中国至少有可能先从城市、城市周边的农村做起,实现全民注射,至于偏远地区的农村,可以放在第二步实行。

其二,中国再次出现较大面积的病毒流行。在当前世界疫情形势下,如果中国国内再次出现去年武汉那样较大面积的病毒流行,中国就必须实施全民注射免疫了。如果届时中国的国产疫苗数量足够,就可以直接实施全民注射免疫;如果疫苗数量不够,则可以一边进口一些国外疫苗,同时按照先城市、城市周边的农村,再偏远山区的顺序,实行全民注射免疫防疫。■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也谈中国人为何多不愿打疫苗

发布日期:2021-03-04 14:20
摘要:中国疫苗注射的数量在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绝对数量不低,但按照中国14亿人口的基数来比较,不到4%的比例确实显著偏低。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当前世界性抗疫工作中最重要的内容,就是注射新冠病毒疫苗。而中国在避过第一轮世界性新冠病毒大流行后,接种疫苗的工作实际上已经具有相当大的紧迫性。因为现在的实际情况是:欧美国家在第一轮病毒大流行中深受其害,但这也使其具备了集体免疫力,而且感染人数越多,全民免疫水平就越高,再加上现在全民性加快疫苗注射,抵抗病毒的能力就显著增强了。但中国的情况却是:躲过了第一轮全球性病毒大流行,感染人数很少,而这也造成全民免疫力水平很低,一旦国外疫情缓和,中国也很难再像现在这样封锁过境了,届时,中国的考验就要真正到来了。

因此,现在以新加坡《联合早报》、彭博社为代表的国际舆论普遍关心的是:中国的疫苗接种率很低,不到人口总数的4%。国际舆论在问:为什么中国新冠病毒疫苗的注射率很低?

对国产疫苗有疑虑

不愿意打疫苗的问题不止发生在中国一国,在欧美发达国家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即对疫苗的信任问题;而且中国疫苗注射的数量在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绝对数量是不低的。但按照中国14亿人口的基数来比较,不到4%的比例确实显著偏低,实事求是地讲,甚至很危险,而且越是有知识、有文化和见多识广的、有阅历的人,不愿意注射的就越多。这实际上是对疫苗本身的质量有疑虑。

除了中国人口基数太大,导致中国疫苗注射率显著偏低外,就中国人对疫苗的疑虑来说,中国疫苗上市时公布的内容、程序不如欧美国家做得规范,这是导致不少中国公众产生疑虑的根源,这与药企的操作有直接关系。

世界卫生组织前高级医学官员向笔者介绍:国际上疫苗上市时,发布时应该公布下列内容:

疫苗的临床研究方案,例如辉瑞疫苗发布时公布的相关内容有130页之多;

疫苗的设计,内容好比“打仗在哪儿拦截敌人,用什么武器攻击敌人”等;

疫苗的动物实验结果,特别是猴子的攻毒试验结果,就是给免疫过的猴子再接种病毒;

人的第一、二、三期临床试验结果:包括安全性、免疫原性、保护率等,这里面包括许多内容和数据。就像MODERNA 公司疫苗发布时做的一样。

然而,中国疫苗发布时公布的相关数据只有一个保护率的数据,其他的都几乎没有。而且不同地区做的实验数据明显存在差距。

还有一个中国人不愿意注射的原因是:灭活疫苗存在着ADE问题,即注射疫苗后,可能有最多可达20%的被注射者当再次面临病毒攻击时,可能丧失一切抵抗能力。根据中国国内的公开报道,未有此类病例,但在海外报道中已经出现。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也在一次会议上谈到这一问题。他表示,中国ADE的问题没有解决。根据最新消息,中科院微生物所高福院士团队正与安徽智飞龙科马生物制药有限公司联合,研发新冠病毒重组蛋白亚单位疫苗,并已经在乌兹别克斯坦获批使用。据业内人士和世卫组织前高级医学官员介绍,这种疫苗的副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很安全。

与ADE相关的一个问题是:中国职能部门至今没有在法律上给国内任何一种上市疫苗以完整的法律批文。中国国家药监局已经公布的几类国产疫苗的批文都是“附条件批准”,并在批文中“要求该疫苗上市许可持有人继续开展相关研究工作,完成附条件的要求,及时提交后续研究结果。”就是说,正在被注射这几类疫苗的研发过程尚未结束,是在紧急情况下使用、首先满足特定人群需要的,例如医护人员、公交驾驶人员、教师、警察、边防人员、餐饮行业服务人员等职业人群。

既然是给特定人群注射使用的,加上当前中国国内病毒流行和人员感染情况显著轻微,感染人数非常少,所以国内普通人注射疫苗的欲望自然就更低了,这也成为中国国内疫苗注射率很低的一个心理原因。不过如果全球疫情缓和,世界恢复人员交往的话,中国国内感染的风险就非常大了。对此,中国政府是非常清楚的。

上述相关现象,与药企的操作方式有关。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和国务委员王勇去年12月视察北京相关企业时明确提出,要按照国际公认的规范研发疫苗,进行相关的疫苗操作,然而实际情况和上述要求相比,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中国会否要求全民注射新冠疫苗?

面对中外疫情发展的不同阶段特征,中国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强行要求全民注射疫苗。目前中国政府没有要求全民注射疫苗。那么,中国政府会要求全民注射疫苗吗?笔者认为,在下列两个条件下,中国政府要求全民注射疫苗有可能成为事实。

其一,中国自产的国产疫苗能够满足全民需要,包括赠予或者销售给外国的疫苗。按照这一标准,中国14亿人口每人注射两次,需要28亿支疫苗,这还不包括给国外的疫苗。这是中国实现全民注射疫苗的前提,否则一切都无从谈起。目前中国药企的疫苗生产还没有全面展开,有的还正在建生产工厂,疫苗实际上是不够满足国内需要的,这应该也是没法实现全民注射的原因。如果这个前提成立了,中国至少有可能先从城市、城市周边的农村做起,实现全民注射,至于偏远地区的农村,可以放在第二步实行。

其二,中国再次出现较大面积的病毒流行。在当前世界疫情形势下,如果中国国内再次出现去年武汉那样较大面积的病毒流行,中国就必须实施全民注射免疫了。如果届时中国的国产疫苗数量足够,就可以直接实施全民注射免疫;如果疫苗数量不够,则可以一边进口一些国外疫苗,同时按照先城市、城市周边的农村,再偏远山区的顺序,实行全民注射免疫防疫。■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疫苗注射的数量在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绝对数量不低,但按照中国14亿人口的基数来比较,不到4%的比例确实显著偏低。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当前世界性抗疫工作中最重要的内容,就是注射新冠病毒疫苗。而中国在避过第一轮世界性新冠病毒大流行后,接种疫苗的工作实际上已经具有相当大的紧迫性。因为现在的实际情况是:欧美国家在第一轮病毒大流行中深受其害,但这也使其具备了集体免疫力,而且感染人数越多,全民免疫水平就越高,再加上现在全民性加快疫苗注射,抵抗病毒的能力就显著增强了。但中国的情况却是:躲过了第一轮全球性病毒大流行,感染人数很少,而这也造成全民免疫力水平很低,一旦国外疫情缓和,中国也很难再像现在这样封锁过境了,届时,中国的考验就要真正到来了。

因此,现在以新加坡《联合早报》、彭博社为代表的国际舆论普遍关心的是:中国的疫苗接种率很低,不到人口总数的4%。国际舆论在问:为什么中国新冠病毒疫苗的注射率很低?

对国产疫苗有疑虑

不愿意打疫苗的问题不止发生在中国一国,在欧美发达国家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即对疫苗的信任问题;而且中国疫苗注射的数量在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绝对数量是不低的。但按照中国14亿人口的基数来比较,不到4%的比例确实显著偏低,实事求是地讲,甚至很危险,而且越是有知识、有文化和见多识广的、有阅历的人,不愿意注射的就越多。这实际上是对疫苗本身的质量有疑虑。

除了中国人口基数太大,导致中国疫苗注射率显著偏低外,就中国人对疫苗的疑虑来说,中国疫苗上市时公布的内容、程序不如欧美国家做得规范,这是导致不少中国公众产生疑虑的根源,这与药企的操作有直接关系。

世界卫生组织前高级医学官员向笔者介绍:国际上疫苗上市时,发布时应该公布下列内容:

疫苗的临床研究方案,例如辉瑞疫苗发布时公布的相关内容有130页之多;

疫苗的设计,内容好比“打仗在哪儿拦截敌人,用什么武器攻击敌人”等;

疫苗的动物实验结果,特别是猴子的攻毒试验结果,就是给免疫过的猴子再接种病毒;

人的第一、二、三期临床试验结果:包括安全性、免疫原性、保护率等,这里面包括许多内容和数据。就像MODERNA 公司疫苗发布时做的一样。

然而,中国疫苗发布时公布的相关数据只有一个保护率的数据,其他的都几乎没有。而且不同地区做的实验数据明显存在差距。

还有一个中国人不愿意注射的原因是:灭活疫苗存在着ADE问题,即注射疫苗后,可能有最多可达20%的被注射者当再次面临病毒攻击时,可能丧失一切抵抗能力。根据中国国内的公开报道,未有此类病例,但在海外报道中已经出现。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也在一次会议上谈到这一问题。他表示,中国ADE的问题没有解决。根据最新消息,中科院微生物所高福院士团队正与安徽智飞龙科马生物制药有限公司联合,研发新冠病毒重组蛋白亚单位疫苗,并已经在乌兹别克斯坦获批使用。据业内人士和世卫组织前高级医学官员介绍,这种疫苗的副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很安全。

与ADE相关的一个问题是:中国职能部门至今没有在法律上给国内任何一种上市疫苗以完整的法律批文。中国国家药监局已经公布的几类国产疫苗的批文都是“附条件批准”,并在批文中“要求该疫苗上市许可持有人继续开展相关研究工作,完成附条件的要求,及时提交后续研究结果。”就是说,正在被注射这几类疫苗的研发过程尚未结束,是在紧急情况下使用、首先满足特定人群需要的,例如医护人员、公交驾驶人员、教师、警察、边防人员、餐饮行业服务人员等职业人群。

既然是给特定人群注射使用的,加上当前中国国内病毒流行和人员感染情况显著轻微,感染人数非常少,所以国内普通人注射疫苗的欲望自然就更低了,这也成为中国国内疫苗注射率很低的一个心理原因。不过如果全球疫情缓和,世界恢复人员交往的话,中国国内感染的风险就非常大了。对此,中国政府是非常清楚的。

上述相关现象,与药企的操作方式有关。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和国务委员王勇去年12月视察北京相关企业时明确提出,要按照国际公认的规范研发疫苗,进行相关的疫苗操作,然而实际情况和上述要求相比,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中国会否要求全民注射新冠疫苗?

面对中外疫情发展的不同阶段特征,中国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强行要求全民注射疫苗。目前中国政府没有要求全民注射疫苗。那么,中国政府会要求全民注射疫苗吗?笔者认为,在下列两个条件下,中国政府要求全民注射疫苗有可能成为事实。

其一,中国自产的国产疫苗能够满足全民需要,包括赠予或者销售给外国的疫苗。按照这一标准,中国14亿人口每人注射两次,需要28亿支疫苗,这还不包括给国外的疫苗。这是中国实现全民注射疫苗的前提,否则一切都无从谈起。目前中国药企的疫苗生产还没有全面展开,有的还正在建生产工厂,疫苗实际上是不够满足国内需要的,这应该也是没法实现全民注射的原因。如果这个前提成立了,中国至少有可能先从城市、城市周边的农村做起,实现全民注射,至于偏远地区的农村,可以放在第二步实行。

其二,中国再次出现较大面积的病毒流行。在当前世界疫情形势下,如果中国国内再次出现去年武汉那样较大面积的病毒流行,中国就必须实施全民注射免疫了。如果届时中国的国产疫苗数量足够,就可以直接实施全民注射免疫;如果疫苗数量不够,则可以一边进口一些国外疫苗,同时按照先城市、城市周边的农村,再偏远山区的顺序,实行全民注射免疫防疫。■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