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郭树清讲话“刷屏”,在很大程度上似乎表明市场对于政策取向尚未取得共识;一轮资产的狂欢是否会戛然而止,只是时间可以给出答案。



 | 周浩

OR--商业新媒体

两会前的金融市场,因为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的一番讲话而震动。郭树清的讲话中提及了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的“黑天鹅”,也提及了不良债务处理,甚至还涉及了海外金融市场存在的泡沫。“泡沫论”震动市场之余,也开始影响市场对于未来一年货币政策的预期。

事实上,如果梳理一下郭树清在过去数年的发言,我们会发现他一直以来致力于化解金融风险和金融泡沫——从货币政策而言,他更倾向于审慎的政策取向,这可能正是让很多市场参与者所担心的。

在2018年的“陆家嘴论坛“上,在谈及当年风行一时的理财产品时,郭树清说:“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经过数年的清理后,当年热衷于“搬砖“在各银行间选择不同理财产品的投资者会发现,各种高收益产品几乎已经销声匿迹。

而在2020年的“陆家嘴论坛”上,郭树清也明确表示中国不会搞大水漫灌、赤字货币化和负利率。这几乎为去年一度讨论得如火如荼的“财政赤字货币化“讨论给出了代表官方的最终结论。

正当大家如往年一般期待郭树清振聋发聩的陆家嘴讲话之际,他却另辟蹊径地在两会前扔出了重磅炸弹。关于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灰犀牛“的说法并不新颖,但在房地产价格再度开始上升、各地开始收紧相关政策时,郭树清的表态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关于地产融资的紧缩将大概率历经数年。毋庸讳言,挤压金融和房地产泡沫,在宏观经济正常化的大背景下,其可能性和必要性也将明显上升。

与此同时,郭树清还提及了前段时间热议的互联网金融问题,他也明确表态:“如果金融业务是在网上开展,是互联网平台,它们办的银行、小贷公司、消费金融公司,我们要求必须和其他金融机构一样,有充足的资本。”

这段表述事实上也关闭了通过科技来实现曲线套利的窗口,在很大程度上也意味着只要业务的核心是金融业务,那么无论是何种形式,都要面临严格的杠杆率要求。而这也会大幅度增加互联网金融企业的资金要求和合规成本,在某种程度上也暗合了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的“反垄断”的整体思路。

接下来,郭树清也提及了关于不良贷款的清理问题,并明确表示今年不良贷款的清理力度会继续加大。事实上,与很多其他金融政策相比,中国的不良贷款清理力度没有明显的“逆周期性”——即一般的金融监管政策往往考虑金融系统的承受力,因而会选择在经济表现较为理想时加码金融监管,而在市场或系统较为脆弱时给予缓冲。但中国的不良贷款清理力度却在过去数年来保持着较高的力度和强度。笔者在与若干业内人士的交流中可以发现,很多人从“看不懂”银行资产负债表到“慢慢看清”,中间的微妙变化事实上也反映出不良贷款清理已见成效。

如果把这几个热点事件结合起来,我们会发现郭树清的讲话中有“将来时”——加强对房地产市场的泡沫挤压,也有“进行时”——即完备对互联网金融监管,也有“完成时”——即不良贷款清理的“至暗时刻”已经大致过去。从某种程度上,我们也可以看出未来一段时间金融监管的大方向和着力点。

一般而言,金融市场对于类似讲话的第一反应是“膝跳式”的应急反应,但很快会认为这些表述对于自身的影响并非“马上”,因此会存在侥幸心理。金融市场受到的短期冲击也大概率会得到修复,然而,伴随着相关政策的逐步落地,其对经济、金融体系以及金融市场的影响将会逐步显现。总体而言,金融监管常态化是一个必然的方向。

市场关心的另一个话题是强监管是否意味着货币政策的紧缩。一个相对直接的看法是金融监管和货币政策并没有大的关联,甚至有人会认为“宽货币”会配合“强监管”,以避免政策的过度紧缩效应。这样的看法并非没有道理,但似乎过于“静态”。这是因为央行虽然决定货币政策,但风险偏好会对实际政策效果造成很大的影响。比如说在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存在较高的风险偏好时,货币政策的紧缩虽然会带来利率的上升,但却很难控制货币高速流动带来的金融创造和货币派生。从这个角度来说,“强监管”如果带来金融风险偏好的下降,那么货币政策即使处于宽松中,其带来的实际效果可能也是“寒意十足”。反之,如果金融市场依旧火热,即使在“强监管”和“紧货币”的周期中,对于货币政策的实际感知也可能会有显著不同。

因此,希望从郭树清的一番讲话中得出所有关于经济和金融市场的未来预示,是不可能且不科学的。然而,郭树清的讲话“刷屏”,在很大程度上似乎表明市场对于政策取向尚未取得共识,与此同时,讲话引发的热烈讨论中夹杂着对未来政策紧缩的“担忧”————一轮资产的狂欢是否会戛然而止,只是时间可以给出答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郭树清两会前发言:紧缩来临?

发布日期:2021-03-04 09:00
摘要:郭树清讲话“刷屏”,在很大程度上似乎表明市场对于政策取向尚未取得共识;一轮资产的狂欢是否会戛然而止,只是时间可以给出答案。



 | 周浩

OR--商业新媒体

两会前的金融市场,因为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的一番讲话而震动。郭树清的讲话中提及了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的“黑天鹅”,也提及了不良债务处理,甚至还涉及了海外金融市场存在的泡沫。“泡沫论”震动市场之余,也开始影响市场对于未来一年货币政策的预期。

事实上,如果梳理一下郭树清在过去数年的发言,我们会发现他一直以来致力于化解金融风险和金融泡沫——从货币政策而言,他更倾向于审慎的政策取向,这可能正是让很多市场参与者所担心的。

在2018年的“陆家嘴论坛“上,在谈及当年风行一时的理财产品时,郭树清说:“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经过数年的清理后,当年热衷于“搬砖“在各银行间选择不同理财产品的投资者会发现,各种高收益产品几乎已经销声匿迹。

而在2020年的“陆家嘴论坛”上,郭树清也明确表示中国不会搞大水漫灌、赤字货币化和负利率。这几乎为去年一度讨论得如火如荼的“财政赤字货币化“讨论给出了代表官方的最终结论。

正当大家如往年一般期待郭树清振聋发聩的陆家嘴讲话之际,他却另辟蹊径地在两会前扔出了重磅炸弹。关于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灰犀牛“的说法并不新颖,但在房地产价格再度开始上升、各地开始收紧相关政策时,郭树清的表态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关于地产融资的紧缩将大概率历经数年。毋庸讳言,挤压金融和房地产泡沫,在宏观经济正常化的大背景下,其可能性和必要性也将明显上升。

与此同时,郭树清还提及了前段时间热议的互联网金融问题,他也明确表态:“如果金融业务是在网上开展,是互联网平台,它们办的银行、小贷公司、消费金融公司,我们要求必须和其他金融机构一样,有充足的资本。”

这段表述事实上也关闭了通过科技来实现曲线套利的窗口,在很大程度上也意味着只要业务的核心是金融业务,那么无论是何种形式,都要面临严格的杠杆率要求。而这也会大幅度增加互联网金融企业的资金要求和合规成本,在某种程度上也暗合了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的“反垄断”的整体思路。

接下来,郭树清也提及了关于不良贷款的清理问题,并明确表示今年不良贷款的清理力度会继续加大。事实上,与很多其他金融政策相比,中国的不良贷款清理力度没有明显的“逆周期性”——即一般的金融监管政策往往考虑金融系统的承受力,因而会选择在经济表现较为理想时加码金融监管,而在市场或系统较为脆弱时给予缓冲。但中国的不良贷款清理力度却在过去数年来保持着较高的力度和强度。笔者在与若干业内人士的交流中可以发现,很多人从“看不懂”银行资产负债表到“慢慢看清”,中间的微妙变化事实上也反映出不良贷款清理已见成效。

如果把这几个热点事件结合起来,我们会发现郭树清的讲话中有“将来时”——加强对房地产市场的泡沫挤压,也有“进行时”——即完备对互联网金融监管,也有“完成时”——即不良贷款清理的“至暗时刻”已经大致过去。从某种程度上,我们也可以看出未来一段时间金融监管的大方向和着力点。

一般而言,金融市场对于类似讲话的第一反应是“膝跳式”的应急反应,但很快会认为这些表述对于自身的影响并非“马上”,因此会存在侥幸心理。金融市场受到的短期冲击也大概率会得到修复,然而,伴随着相关政策的逐步落地,其对经济、金融体系以及金融市场的影响将会逐步显现。总体而言,金融监管常态化是一个必然的方向。

市场关心的另一个话题是强监管是否意味着货币政策的紧缩。一个相对直接的看法是金融监管和货币政策并没有大的关联,甚至有人会认为“宽货币”会配合“强监管”,以避免政策的过度紧缩效应。这样的看法并非没有道理,但似乎过于“静态”。这是因为央行虽然决定货币政策,但风险偏好会对实际政策效果造成很大的影响。比如说在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存在较高的风险偏好时,货币政策的紧缩虽然会带来利率的上升,但却很难控制货币高速流动带来的金融创造和货币派生。从这个角度来说,“强监管”如果带来金融风险偏好的下降,那么货币政策即使处于宽松中,其带来的实际效果可能也是“寒意十足”。反之,如果金融市场依旧火热,即使在“强监管”和“紧货币”的周期中,对于货币政策的实际感知也可能会有显著不同。

因此,希望从郭树清的一番讲话中得出所有关于经济和金融市场的未来预示,是不可能且不科学的。然而,郭树清的讲话“刷屏”,在很大程度上似乎表明市场对于政策取向尚未取得共识,与此同时,讲话引发的热烈讨论中夹杂着对未来政策紧缩的“担忧”————一轮资产的狂欢是否会戛然而止,只是时间可以给出答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郭树清讲话“刷屏”,在很大程度上似乎表明市场对于政策取向尚未取得共识;一轮资产的狂欢是否会戛然而止,只是时间可以给出答案。



 | 周浩

OR--商业新媒体

两会前的金融市场,因为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的一番讲话而震动。郭树清的讲话中提及了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的“黑天鹅”,也提及了不良债务处理,甚至还涉及了海外金融市场存在的泡沫。“泡沫论”震动市场之余,也开始影响市场对于未来一年货币政策的预期。

事实上,如果梳理一下郭树清在过去数年的发言,我们会发现他一直以来致力于化解金融风险和金融泡沫——从货币政策而言,他更倾向于审慎的政策取向,这可能正是让很多市场参与者所担心的。

在2018年的“陆家嘴论坛“上,在谈及当年风行一时的理财产品时,郭树清说:“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经过数年的清理后,当年热衷于“搬砖“在各银行间选择不同理财产品的投资者会发现,各种高收益产品几乎已经销声匿迹。

而在2020年的“陆家嘴论坛”上,郭树清也明确表示中国不会搞大水漫灌、赤字货币化和负利率。这几乎为去年一度讨论得如火如荼的“财政赤字货币化“讨论给出了代表官方的最终结论。

正当大家如往年一般期待郭树清振聋发聩的陆家嘴讲话之际,他却另辟蹊径地在两会前扔出了重磅炸弹。关于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灰犀牛“的说法并不新颖,但在房地产价格再度开始上升、各地开始收紧相关政策时,郭树清的表态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关于地产融资的紧缩将大概率历经数年。毋庸讳言,挤压金融和房地产泡沫,在宏观经济正常化的大背景下,其可能性和必要性也将明显上升。

与此同时,郭树清还提及了前段时间热议的互联网金融问题,他也明确表态:“如果金融业务是在网上开展,是互联网平台,它们办的银行、小贷公司、消费金融公司,我们要求必须和其他金融机构一样,有充足的资本。”

这段表述事实上也关闭了通过科技来实现曲线套利的窗口,在很大程度上也意味着只要业务的核心是金融业务,那么无论是何种形式,都要面临严格的杠杆率要求。而这也会大幅度增加互联网金融企业的资金要求和合规成本,在某种程度上也暗合了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的“反垄断”的整体思路。

接下来,郭树清也提及了关于不良贷款的清理问题,并明确表示今年不良贷款的清理力度会继续加大。事实上,与很多其他金融政策相比,中国的不良贷款清理力度没有明显的“逆周期性”——即一般的金融监管政策往往考虑金融系统的承受力,因而会选择在经济表现较为理想时加码金融监管,而在市场或系统较为脆弱时给予缓冲。但中国的不良贷款清理力度却在过去数年来保持着较高的力度和强度。笔者在与若干业内人士的交流中可以发现,很多人从“看不懂”银行资产负债表到“慢慢看清”,中间的微妙变化事实上也反映出不良贷款清理已见成效。

如果把这几个热点事件结合起来,我们会发现郭树清的讲话中有“将来时”——加强对房地产市场的泡沫挤压,也有“进行时”——即完备对互联网金融监管,也有“完成时”——即不良贷款清理的“至暗时刻”已经大致过去。从某种程度上,我们也可以看出未来一段时间金融监管的大方向和着力点。

一般而言,金融市场对于类似讲话的第一反应是“膝跳式”的应急反应,但很快会认为这些表述对于自身的影响并非“马上”,因此会存在侥幸心理。金融市场受到的短期冲击也大概率会得到修复,然而,伴随着相关政策的逐步落地,其对经济、金融体系以及金融市场的影响将会逐步显现。总体而言,金融监管常态化是一个必然的方向。

市场关心的另一个话题是强监管是否意味着货币政策的紧缩。一个相对直接的看法是金融监管和货币政策并没有大的关联,甚至有人会认为“宽货币”会配合“强监管”,以避免政策的过度紧缩效应。这样的看法并非没有道理,但似乎过于“静态”。这是因为央行虽然决定货币政策,但风险偏好会对实际政策效果造成很大的影响。比如说在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存在较高的风险偏好时,货币政策的紧缩虽然会带来利率的上升,但却很难控制货币高速流动带来的金融创造和货币派生。从这个角度来说,“强监管”如果带来金融风险偏好的下降,那么货币政策即使处于宽松中,其带来的实际效果可能也是“寒意十足”。反之,如果金融市场依旧火热,即使在“强监管”和“紧货币”的周期中,对于货币政策的实际感知也可能会有显著不同。

因此,希望从郭树清的一番讲话中得出所有关于经济和金融市场的未来预示,是不可能且不科学的。然而,郭树清的讲话“刷屏”,在很大程度上似乎表明市场对于政策取向尚未取得共识,与此同时,讲话引发的热烈讨论中夹杂着对未来政策紧缩的“担忧”————一轮资产的狂欢是否会戛然而止,只是时间可以给出答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郭树清两会前发言:紧缩来临?

发布日期:2021-03-04 09:00
摘要:郭树清讲话“刷屏”,在很大程度上似乎表明市场对于政策取向尚未取得共识;一轮资产的狂欢是否会戛然而止,只是时间可以给出答案。



 | 周浩

OR--商业新媒体

两会前的金融市场,因为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的一番讲话而震动。郭树清的讲话中提及了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的“黑天鹅”,也提及了不良债务处理,甚至还涉及了海外金融市场存在的泡沫。“泡沫论”震动市场之余,也开始影响市场对于未来一年货币政策的预期。

事实上,如果梳理一下郭树清在过去数年的发言,我们会发现他一直以来致力于化解金融风险和金融泡沫——从货币政策而言,他更倾向于审慎的政策取向,这可能正是让很多市场参与者所担心的。

在2018年的“陆家嘴论坛“上,在谈及当年风行一时的理财产品时,郭树清说:“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经过数年的清理后,当年热衷于“搬砖“在各银行间选择不同理财产品的投资者会发现,各种高收益产品几乎已经销声匿迹。

而在2020年的“陆家嘴论坛”上,郭树清也明确表示中国不会搞大水漫灌、赤字货币化和负利率。这几乎为去年一度讨论得如火如荼的“财政赤字货币化“讨论给出了代表官方的最终结论。

正当大家如往年一般期待郭树清振聋发聩的陆家嘴讲话之际,他却另辟蹊径地在两会前扔出了重磅炸弹。关于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灰犀牛“的说法并不新颖,但在房地产价格再度开始上升、各地开始收紧相关政策时,郭树清的表态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关于地产融资的紧缩将大概率历经数年。毋庸讳言,挤压金融和房地产泡沫,在宏观经济正常化的大背景下,其可能性和必要性也将明显上升。

与此同时,郭树清还提及了前段时间热议的互联网金融问题,他也明确表态:“如果金融业务是在网上开展,是互联网平台,它们办的银行、小贷公司、消费金融公司,我们要求必须和其他金融机构一样,有充足的资本。”

这段表述事实上也关闭了通过科技来实现曲线套利的窗口,在很大程度上也意味着只要业务的核心是金融业务,那么无论是何种形式,都要面临严格的杠杆率要求。而这也会大幅度增加互联网金融企业的资金要求和合规成本,在某种程度上也暗合了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的“反垄断”的整体思路。

接下来,郭树清也提及了关于不良贷款的清理问题,并明确表示今年不良贷款的清理力度会继续加大。事实上,与很多其他金融政策相比,中国的不良贷款清理力度没有明显的“逆周期性”——即一般的金融监管政策往往考虑金融系统的承受力,因而会选择在经济表现较为理想时加码金融监管,而在市场或系统较为脆弱时给予缓冲。但中国的不良贷款清理力度却在过去数年来保持着较高的力度和强度。笔者在与若干业内人士的交流中可以发现,很多人从“看不懂”银行资产负债表到“慢慢看清”,中间的微妙变化事实上也反映出不良贷款清理已见成效。

如果把这几个热点事件结合起来,我们会发现郭树清的讲话中有“将来时”——加强对房地产市场的泡沫挤压,也有“进行时”——即完备对互联网金融监管,也有“完成时”——即不良贷款清理的“至暗时刻”已经大致过去。从某种程度上,我们也可以看出未来一段时间金融监管的大方向和着力点。

一般而言,金融市场对于类似讲话的第一反应是“膝跳式”的应急反应,但很快会认为这些表述对于自身的影响并非“马上”,因此会存在侥幸心理。金融市场受到的短期冲击也大概率会得到修复,然而,伴随着相关政策的逐步落地,其对经济、金融体系以及金融市场的影响将会逐步显现。总体而言,金融监管常态化是一个必然的方向。

市场关心的另一个话题是强监管是否意味着货币政策的紧缩。一个相对直接的看法是金融监管和货币政策并没有大的关联,甚至有人会认为“宽货币”会配合“强监管”,以避免政策的过度紧缩效应。这样的看法并非没有道理,但似乎过于“静态”。这是因为央行虽然决定货币政策,但风险偏好会对实际政策效果造成很大的影响。比如说在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存在较高的风险偏好时,货币政策的紧缩虽然会带来利率的上升,但却很难控制货币高速流动带来的金融创造和货币派生。从这个角度来说,“强监管”如果带来金融风险偏好的下降,那么货币政策即使处于宽松中,其带来的实际效果可能也是“寒意十足”。反之,如果金融市场依旧火热,即使在“强监管”和“紧货币”的周期中,对于货币政策的实际感知也可能会有显著不同。

因此,希望从郭树清的一番讲话中得出所有关于经济和金融市场的未来预示,是不可能且不科学的。然而,郭树清的讲话“刷屏”,在很大程度上似乎表明市场对于政策取向尚未取得共识,与此同时,讲话引发的热烈讨论中夹杂着对未来政策紧缩的“担忧”————一轮资产的狂欢是否会戛然而止,只是时间可以给出答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郭树清讲话“刷屏”,在很大程度上似乎表明市场对于政策取向尚未取得共识;一轮资产的狂欢是否会戛然而止,只是时间可以给出答案。



 | 周浩

OR--商业新媒体

两会前的金融市场,因为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的一番讲话而震动。郭树清的讲话中提及了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的“黑天鹅”,也提及了不良债务处理,甚至还涉及了海外金融市场存在的泡沫。“泡沫论”震动市场之余,也开始影响市场对于未来一年货币政策的预期。

事实上,如果梳理一下郭树清在过去数年的发言,我们会发现他一直以来致力于化解金融风险和金融泡沫——从货币政策而言,他更倾向于审慎的政策取向,这可能正是让很多市场参与者所担心的。

在2018年的“陆家嘴论坛“上,在谈及当年风行一时的理财产品时,郭树清说:“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经过数年的清理后,当年热衷于“搬砖“在各银行间选择不同理财产品的投资者会发现,各种高收益产品几乎已经销声匿迹。

而在2020年的“陆家嘴论坛”上,郭树清也明确表示中国不会搞大水漫灌、赤字货币化和负利率。这几乎为去年一度讨论得如火如荼的“财政赤字货币化“讨论给出了代表官方的最终结论。

正当大家如往年一般期待郭树清振聋发聩的陆家嘴讲话之际,他却另辟蹊径地在两会前扔出了重磅炸弹。关于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灰犀牛“的说法并不新颖,但在房地产价格再度开始上升、各地开始收紧相关政策时,郭树清的表态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关于地产融资的紧缩将大概率历经数年。毋庸讳言,挤压金融和房地产泡沫,在宏观经济正常化的大背景下,其可能性和必要性也将明显上升。

与此同时,郭树清还提及了前段时间热议的互联网金融问题,他也明确表态:“如果金融业务是在网上开展,是互联网平台,它们办的银行、小贷公司、消费金融公司,我们要求必须和其他金融机构一样,有充足的资本。”

这段表述事实上也关闭了通过科技来实现曲线套利的窗口,在很大程度上也意味着只要业务的核心是金融业务,那么无论是何种形式,都要面临严格的杠杆率要求。而这也会大幅度增加互联网金融企业的资金要求和合规成本,在某种程度上也暗合了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的“反垄断”的整体思路。

接下来,郭树清也提及了关于不良贷款的清理问题,并明确表示今年不良贷款的清理力度会继续加大。事实上,与很多其他金融政策相比,中国的不良贷款清理力度没有明显的“逆周期性”——即一般的金融监管政策往往考虑金融系统的承受力,因而会选择在经济表现较为理想时加码金融监管,而在市场或系统较为脆弱时给予缓冲。但中国的不良贷款清理力度却在过去数年来保持着较高的力度和强度。笔者在与若干业内人士的交流中可以发现,很多人从“看不懂”银行资产负债表到“慢慢看清”,中间的微妙变化事实上也反映出不良贷款清理已见成效。

如果把这几个热点事件结合起来,我们会发现郭树清的讲话中有“将来时”——加强对房地产市场的泡沫挤压,也有“进行时”——即完备对互联网金融监管,也有“完成时”——即不良贷款清理的“至暗时刻”已经大致过去。从某种程度上,我们也可以看出未来一段时间金融监管的大方向和着力点。

一般而言,金融市场对于类似讲话的第一反应是“膝跳式”的应急反应,但很快会认为这些表述对于自身的影响并非“马上”,因此会存在侥幸心理。金融市场受到的短期冲击也大概率会得到修复,然而,伴随着相关政策的逐步落地,其对经济、金融体系以及金融市场的影响将会逐步显现。总体而言,金融监管常态化是一个必然的方向。

市场关心的另一个话题是强监管是否意味着货币政策的紧缩。一个相对直接的看法是金融监管和货币政策并没有大的关联,甚至有人会认为“宽货币”会配合“强监管”,以避免政策的过度紧缩效应。这样的看法并非没有道理,但似乎过于“静态”。这是因为央行虽然决定货币政策,但风险偏好会对实际政策效果造成很大的影响。比如说在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存在较高的风险偏好时,货币政策的紧缩虽然会带来利率的上升,但却很难控制货币高速流动带来的金融创造和货币派生。从这个角度来说,“强监管”如果带来金融风险偏好的下降,那么货币政策即使处于宽松中,其带来的实际效果可能也是“寒意十足”。反之,如果金融市场依旧火热,即使在“强监管”和“紧货币”的周期中,对于货币政策的实际感知也可能会有显著不同。

因此,希望从郭树清的一番讲话中得出所有关于经济和金融市场的未来预示,是不可能且不科学的。然而,郭树清的讲话“刷屏”,在很大程度上似乎表明市场对于政策取向尚未取得共识,与此同时,讲话引发的热烈讨论中夹杂着对未来政策紧缩的“担忧”————一轮资产的狂欢是否会戛然而止,只是时间可以给出答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