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20年,亚洲各国在抗击新冠疫情方面的表现领先于全球其他地区。然而,为确保安全而实施的边境关闭和其他措施现在形成了阻碍,可能会导致一些亚洲国家在引领全球经济复苏方面落后于美国和其他国家。


周一,在泰国开启全国疫苗接种计划之际,曼谷的一名医生接受疫苗注射。

 | Phred Dvorak

OR--商业新媒体

2020年,亚洲各国在抗击新冠疫情方面的表现领先于全球其他地区。然而,为确保安全而实施的边境关闭和其他措施现在形成了阻碍,可能会导致一些亚洲国家在引领全球经济复苏方面落后于美国和其他国家。

通过禁止大多数外来者入境并积极遏制不经意传入的病毒感染,中国、泰国和澳大利亚等国家基本上阻断了新冠病毒在本国境内的传播。这些国家的民众生活接近正常,除了一些例外情况之外,这些国家的经济也没有出现象西方国家那样的严重崩溃。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去年增长了2.3%。


但正是由于抗疫方面的成功,许多亚洲国家不是那么迫切地需要迅速为其公民接种疫苗,因为感染的人很少。据高盛(Goldman Sachs)估计,亚洲大多数国家已经接种疫苗的人数占总人口的比例很小,大部分亚洲经济体要到2022年才能实现群体免疫。高盛预计,到今年5月份,美国和英国可能已经为一半的居民接种了疫苗。

这可能会让一些亚洲国家处于停顿状态,不得不继续封锁边境,因为他们的人口对这种疾病几乎没有形成自然免疫力,而与此同时,全球大部分地区都在重新开放商业活动和国际旅行。

高盛亚太首席经济学家蒂尔顿(Andrew Tilton)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亚洲地区成功地控制住了新冠疫情,但在实现群体免疫方面却会落后。”他表示,未来几个季度,美洲和欧洲经济增长幅度可能最大,而亚洲的反弹速度则会更为缓慢(不过其比较基础也更高一些),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可能恶化。

有很多因素可能改变这一前景。疫苗接种也许会推后,或者新的病毒株可能会降低接种的有效性。

出于对减少死亡人数的考量,许多亚洲人仍乐于接受更严格的旅行限制和其他限制措施。

而且一些亚洲国家已很好地适应了关闭边境的措施。中国向国外输送的游客数量通常高于国内接待游客数量,而当前中国国内游支出正在增加,同时中国工厂则向全球其他地区大量出口商品。

澳新银行(ANZ)驻澳大利亚首席经济学家叶森加(Richard Yetsenga)称,大多数控制住疫情的经济体对其边境的管制变得更加严格,而非更加宽松,因为这些经济体发现,本土经济在没有国际旅行的情况下也能够以合理的稳健水平运行。

不过,实施关闭边境和其他抗疫政策也是有代价的,这些国家因此更难吸引投资者、外国务工人员、游客和学生。需要出国的本国公民,回国之路也困难重重。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霍尼伍德(Phil Honeywood)称,澳大利亚以往每年因招收国际学生创收310亿澳元,去年采取的封闭边境措施使这项收入减少了20%。今年的情况预计会更差,目前还不清楚留学生们何时能获准回去上课。

Global Reach是一家帮助将南亚学生输送到全球高校的机构,该机构的董事总经理辛格(Ravi Singh)表示,报名参加澳大利亚高校招生活动的学生数量减少了50%,而有关英国和加拿大高校的谘询量增加了一倍。

他说,澳大利亚等一些国家的“情况有点糟糕”,“学生们不可能无休止地等下去。”

新西兰实施了严格程度在全球数一数二的封锁和检疫计划,将国内新冠病例数控制在2,500例以下。不过,由于高度依赖外国劳工和旅游业,新西兰经济受到冲击。

澳新银行驻新西兰首席经济学家佐尔内(Sharon Zollner)表示,澳新银行估计,如果没有旅游业,新西兰经济可能会收缩5%;虽然到目前为止这个缺口被刺激措施催生的楼市繁荣所填补,但这种繁荣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她预测,新西兰边境最早也要等到2021年底才会重新开放,更有可能在明年年初才开放,这将把新西兰经济的全面复苏时间推迟到2022年年中。

“人们开始觉得新冠疫情已经结束了,我们躲过了一劫,”她说,“但是我们的预测实际上显示,今年新西兰经济将偏向横向波动。”

就整个亚洲而言,今年总体GDP仍有望实现强劲增长,部分原因是去年情况太差,这将使GDP同比百分比增长率看起来不错。不过,许多经济学家认为,今年引领增长的将是西方国家。

由于疫苗接种使得餐饮和其他服务企业恢复正常营业成为可能,加上刺激措施也支撑了经济增长,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近期也与其他经济学家一样,把该机构对今年美国经济增长的预测从去年11月预计的4.2%上调至4.7%。

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在1月份的一份报告中写道,美国和欧洲的消费需求反弹速度快于亚洲,在亚洲疫苗接种滞后、家庭仍保持警惕的情况下,这一趋势可能会持续下去。

该报告称:“流行的说法是亚洲正在引领复苏、拉动全球摆脱困境。这种说法不是很准确。”

即便是零星疫情也要防止的心理压力可能会影响信心。尽管中国近期在经济方面取得成功,但对疫情仍是高度戒备,如果出现少数病例,中国会封锁街区、对数以百万计居民进行检测。

中国原计划在2月12日春节假期开始前分发1亿剂新冠疫苗,但截至2月中旬,实际分发数量只达到原计划的四成左右。高盛预测,在今年的很大一部分时间里,中国的GDP增速将持平,维持在正常情况下的5%-6%左右,而美国和英国经济第二和第三季度的表现将非常强劲。

旅游相关行业在经济中占比高达20%的泰国,很可能成为边境封锁措施的最大受害者之一。泰国经济规划机构已多次下调对2021年经济增长的预测,目前预计今年的入境海外游客人次将为320万,不到2019年总数的十分之一。

该机构称,要实现这一目标的一个前提是,泰国人口到今年年底时的新冠疫苗接种率能够达到50%左右,不过一些专家认为这一假设有些乐观。泰国本周刚启动接种工作,且该国获得的首批疫苗数量相对较少。

在泰国南部的普吉岛,企业界正呼吁泰国政府让他们自掏腰包为酒店、餐馆和旅行社的员工接种疫苗,以便使这些行业能够有信心接待入境游客。普吉岛旅游协会(Phuket Tourist Association)主席蒲吉帝(Bhummikitti Ruktaengam)说,如果没有这种私营部门的参与,普吉岛可能至少还要一年半时间才能达到群体免疫,这将令当地经济难以为继。

此外,在位于新西兰和夏威夷之间的太平洋小国库克群岛,旅游业占国内经济总量的80%左右。澳新银行估计,库克群岛去年的GDP下降超过5%,今年将再萎缩15%。

该国去年3月封锁了边境,从未出现过新冠病例。对新西兰开放边境的下一个拟议日期是本月底。新西兰是库克群岛最大的游客来源国。不过随着奥克兰近期出现一系列新增病例,库克群岛人对此持怀疑态度。

在主岛拉罗汤加岛一家拥有18间客房的度假村,老板阿什(Paul Ash)表示,他的度假村已经损失了90%的收入,股东每月投入近1.6万美元以维持运营。他认为他的度假村和岛上的其他度假村还能再坚持几个月。

他称:“情况早晚会发展到无法恢复的地步。”他称:“我们离这一步不远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亚洲各国抗疫成绩卓然,经济复苏却或受阻

发布日期:2021-03-04 08:24
摘要:2020年,亚洲各国在抗击新冠疫情方面的表现领先于全球其他地区。然而,为确保安全而实施的边境关闭和其他措施现在形成了阻碍,可能会导致一些亚洲国家在引领全球经济复苏方面落后于美国和其他国家。


周一,在泰国开启全国疫苗接种计划之际,曼谷的一名医生接受疫苗注射。

 | Phred Dvorak

OR--商业新媒体

2020年,亚洲各国在抗击新冠疫情方面的表现领先于全球其他地区。然而,为确保安全而实施的边境关闭和其他措施现在形成了阻碍,可能会导致一些亚洲国家在引领全球经济复苏方面落后于美国和其他国家。

通过禁止大多数外来者入境并积极遏制不经意传入的病毒感染,中国、泰国和澳大利亚等国家基本上阻断了新冠病毒在本国境内的传播。这些国家的民众生活接近正常,除了一些例外情况之外,这些国家的经济也没有出现象西方国家那样的严重崩溃。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去年增长了2.3%。


但正是由于抗疫方面的成功,许多亚洲国家不是那么迫切地需要迅速为其公民接种疫苗,因为感染的人很少。据高盛(Goldman Sachs)估计,亚洲大多数国家已经接种疫苗的人数占总人口的比例很小,大部分亚洲经济体要到2022年才能实现群体免疫。高盛预计,到今年5月份,美国和英国可能已经为一半的居民接种了疫苗。

这可能会让一些亚洲国家处于停顿状态,不得不继续封锁边境,因为他们的人口对这种疾病几乎没有形成自然免疫力,而与此同时,全球大部分地区都在重新开放商业活动和国际旅行。

高盛亚太首席经济学家蒂尔顿(Andrew Tilton)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亚洲地区成功地控制住了新冠疫情,但在实现群体免疫方面却会落后。”他表示,未来几个季度,美洲和欧洲经济增长幅度可能最大,而亚洲的反弹速度则会更为缓慢(不过其比较基础也更高一些),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可能恶化。

有很多因素可能改变这一前景。疫苗接种也许会推后,或者新的病毒株可能会降低接种的有效性。

出于对减少死亡人数的考量,许多亚洲人仍乐于接受更严格的旅行限制和其他限制措施。

而且一些亚洲国家已很好地适应了关闭边境的措施。中国向国外输送的游客数量通常高于国内接待游客数量,而当前中国国内游支出正在增加,同时中国工厂则向全球其他地区大量出口商品。

澳新银行(ANZ)驻澳大利亚首席经济学家叶森加(Richard Yetsenga)称,大多数控制住疫情的经济体对其边境的管制变得更加严格,而非更加宽松,因为这些经济体发现,本土经济在没有国际旅行的情况下也能够以合理的稳健水平运行。

不过,实施关闭边境和其他抗疫政策也是有代价的,这些国家因此更难吸引投资者、外国务工人员、游客和学生。需要出国的本国公民,回国之路也困难重重。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霍尼伍德(Phil Honeywood)称,澳大利亚以往每年因招收国际学生创收310亿澳元,去年采取的封闭边境措施使这项收入减少了20%。今年的情况预计会更差,目前还不清楚留学生们何时能获准回去上课。

Global Reach是一家帮助将南亚学生输送到全球高校的机构,该机构的董事总经理辛格(Ravi Singh)表示,报名参加澳大利亚高校招生活动的学生数量减少了50%,而有关英国和加拿大高校的谘询量增加了一倍。

他说,澳大利亚等一些国家的“情况有点糟糕”,“学生们不可能无休止地等下去。”

新西兰实施了严格程度在全球数一数二的封锁和检疫计划,将国内新冠病例数控制在2,500例以下。不过,由于高度依赖外国劳工和旅游业,新西兰经济受到冲击。

澳新银行驻新西兰首席经济学家佐尔内(Sharon Zollner)表示,澳新银行估计,如果没有旅游业,新西兰经济可能会收缩5%;虽然到目前为止这个缺口被刺激措施催生的楼市繁荣所填补,但这种繁荣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她预测,新西兰边境最早也要等到2021年底才会重新开放,更有可能在明年年初才开放,这将把新西兰经济的全面复苏时间推迟到2022年年中。

“人们开始觉得新冠疫情已经结束了,我们躲过了一劫,”她说,“但是我们的预测实际上显示,今年新西兰经济将偏向横向波动。”

就整个亚洲而言,今年总体GDP仍有望实现强劲增长,部分原因是去年情况太差,这将使GDP同比百分比增长率看起来不错。不过,许多经济学家认为,今年引领增长的将是西方国家。

由于疫苗接种使得餐饮和其他服务企业恢复正常营业成为可能,加上刺激措施也支撑了经济增长,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近期也与其他经济学家一样,把该机构对今年美国经济增长的预测从去年11月预计的4.2%上调至4.7%。

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在1月份的一份报告中写道,美国和欧洲的消费需求反弹速度快于亚洲,在亚洲疫苗接种滞后、家庭仍保持警惕的情况下,这一趋势可能会持续下去。

该报告称:“流行的说法是亚洲正在引领复苏、拉动全球摆脱困境。这种说法不是很准确。”

即便是零星疫情也要防止的心理压力可能会影响信心。尽管中国近期在经济方面取得成功,但对疫情仍是高度戒备,如果出现少数病例,中国会封锁街区、对数以百万计居民进行检测。

中国原计划在2月12日春节假期开始前分发1亿剂新冠疫苗,但截至2月中旬,实际分发数量只达到原计划的四成左右。高盛预测,在今年的很大一部分时间里,中国的GDP增速将持平,维持在正常情况下的5%-6%左右,而美国和英国经济第二和第三季度的表现将非常强劲。

旅游相关行业在经济中占比高达20%的泰国,很可能成为边境封锁措施的最大受害者之一。泰国经济规划机构已多次下调对2021年经济增长的预测,目前预计今年的入境海外游客人次将为320万,不到2019年总数的十分之一。

该机构称,要实现这一目标的一个前提是,泰国人口到今年年底时的新冠疫苗接种率能够达到50%左右,不过一些专家认为这一假设有些乐观。泰国本周刚启动接种工作,且该国获得的首批疫苗数量相对较少。

在泰国南部的普吉岛,企业界正呼吁泰国政府让他们自掏腰包为酒店、餐馆和旅行社的员工接种疫苗,以便使这些行业能够有信心接待入境游客。普吉岛旅游协会(Phuket Tourist Association)主席蒲吉帝(Bhummikitti Ruktaengam)说,如果没有这种私营部门的参与,普吉岛可能至少还要一年半时间才能达到群体免疫,这将令当地经济难以为继。

此外,在位于新西兰和夏威夷之间的太平洋小国库克群岛,旅游业占国内经济总量的80%左右。澳新银行估计,库克群岛去年的GDP下降超过5%,今年将再萎缩15%。

该国去年3月封锁了边境,从未出现过新冠病例。对新西兰开放边境的下一个拟议日期是本月底。新西兰是库克群岛最大的游客来源国。不过随着奥克兰近期出现一系列新增病例,库克群岛人对此持怀疑态度。

在主岛拉罗汤加岛一家拥有18间客房的度假村,老板阿什(Paul Ash)表示,他的度假村已经损失了90%的收入,股东每月投入近1.6万美元以维持运营。他认为他的度假村和岛上的其他度假村还能再坚持几个月。

他称:“情况早晚会发展到无法恢复的地步。”他称:“我们离这一步不远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2020年,亚洲各国在抗击新冠疫情方面的表现领先于全球其他地区。然而,为确保安全而实施的边境关闭和其他措施现在形成了阻碍,可能会导致一些亚洲国家在引领全球经济复苏方面落后于美国和其他国家。


周一,在泰国开启全国疫苗接种计划之际,曼谷的一名医生接受疫苗注射。

 | Phred Dvorak

OR--商业新媒体

2020年,亚洲各国在抗击新冠疫情方面的表现领先于全球其他地区。然而,为确保安全而实施的边境关闭和其他措施现在形成了阻碍,可能会导致一些亚洲国家在引领全球经济复苏方面落后于美国和其他国家。

通过禁止大多数外来者入境并积极遏制不经意传入的病毒感染,中国、泰国和澳大利亚等国家基本上阻断了新冠病毒在本国境内的传播。这些国家的民众生活接近正常,除了一些例外情况之外,这些国家的经济也没有出现象西方国家那样的严重崩溃。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去年增长了2.3%。


但正是由于抗疫方面的成功,许多亚洲国家不是那么迫切地需要迅速为其公民接种疫苗,因为感染的人很少。据高盛(Goldman Sachs)估计,亚洲大多数国家已经接种疫苗的人数占总人口的比例很小,大部分亚洲经济体要到2022年才能实现群体免疫。高盛预计,到今年5月份,美国和英国可能已经为一半的居民接种了疫苗。

这可能会让一些亚洲国家处于停顿状态,不得不继续封锁边境,因为他们的人口对这种疾病几乎没有形成自然免疫力,而与此同时,全球大部分地区都在重新开放商业活动和国际旅行。

高盛亚太首席经济学家蒂尔顿(Andrew Tilton)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亚洲地区成功地控制住了新冠疫情,但在实现群体免疫方面却会落后。”他表示,未来几个季度,美洲和欧洲经济增长幅度可能最大,而亚洲的反弹速度则会更为缓慢(不过其比较基础也更高一些),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可能恶化。

有很多因素可能改变这一前景。疫苗接种也许会推后,或者新的病毒株可能会降低接种的有效性。

出于对减少死亡人数的考量,许多亚洲人仍乐于接受更严格的旅行限制和其他限制措施。

而且一些亚洲国家已很好地适应了关闭边境的措施。中国向国外输送的游客数量通常高于国内接待游客数量,而当前中国国内游支出正在增加,同时中国工厂则向全球其他地区大量出口商品。

澳新银行(ANZ)驻澳大利亚首席经济学家叶森加(Richard Yetsenga)称,大多数控制住疫情的经济体对其边境的管制变得更加严格,而非更加宽松,因为这些经济体发现,本土经济在没有国际旅行的情况下也能够以合理的稳健水平运行。

不过,实施关闭边境和其他抗疫政策也是有代价的,这些国家因此更难吸引投资者、外国务工人员、游客和学生。需要出国的本国公民,回国之路也困难重重。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霍尼伍德(Phil Honeywood)称,澳大利亚以往每年因招收国际学生创收310亿澳元,去年采取的封闭边境措施使这项收入减少了20%。今年的情况预计会更差,目前还不清楚留学生们何时能获准回去上课。

Global Reach是一家帮助将南亚学生输送到全球高校的机构,该机构的董事总经理辛格(Ravi Singh)表示,报名参加澳大利亚高校招生活动的学生数量减少了50%,而有关英国和加拿大高校的谘询量增加了一倍。

他说,澳大利亚等一些国家的“情况有点糟糕”,“学生们不可能无休止地等下去。”

新西兰实施了严格程度在全球数一数二的封锁和检疫计划,将国内新冠病例数控制在2,500例以下。不过,由于高度依赖外国劳工和旅游业,新西兰经济受到冲击。

澳新银行驻新西兰首席经济学家佐尔内(Sharon Zollner)表示,澳新银行估计,如果没有旅游业,新西兰经济可能会收缩5%;虽然到目前为止这个缺口被刺激措施催生的楼市繁荣所填补,但这种繁荣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她预测,新西兰边境最早也要等到2021年底才会重新开放,更有可能在明年年初才开放,这将把新西兰经济的全面复苏时间推迟到2022年年中。

“人们开始觉得新冠疫情已经结束了,我们躲过了一劫,”她说,“但是我们的预测实际上显示,今年新西兰经济将偏向横向波动。”

就整个亚洲而言,今年总体GDP仍有望实现强劲增长,部分原因是去年情况太差,这将使GDP同比百分比增长率看起来不错。不过,许多经济学家认为,今年引领增长的将是西方国家。

由于疫苗接种使得餐饮和其他服务企业恢复正常营业成为可能,加上刺激措施也支撑了经济增长,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近期也与其他经济学家一样,把该机构对今年美国经济增长的预测从去年11月预计的4.2%上调至4.7%。

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在1月份的一份报告中写道,美国和欧洲的消费需求反弹速度快于亚洲,在亚洲疫苗接种滞后、家庭仍保持警惕的情况下,这一趋势可能会持续下去。

该报告称:“流行的说法是亚洲正在引领复苏、拉动全球摆脱困境。这种说法不是很准确。”

即便是零星疫情也要防止的心理压力可能会影响信心。尽管中国近期在经济方面取得成功,但对疫情仍是高度戒备,如果出现少数病例,中国会封锁街区、对数以百万计居民进行检测。

中国原计划在2月12日春节假期开始前分发1亿剂新冠疫苗,但截至2月中旬,实际分发数量只达到原计划的四成左右。高盛预测,在今年的很大一部分时间里,中国的GDP增速将持平,维持在正常情况下的5%-6%左右,而美国和英国经济第二和第三季度的表现将非常强劲。

旅游相关行业在经济中占比高达20%的泰国,很可能成为边境封锁措施的最大受害者之一。泰国经济规划机构已多次下调对2021年经济增长的预测,目前预计今年的入境海外游客人次将为320万,不到2019年总数的十分之一。

该机构称,要实现这一目标的一个前提是,泰国人口到今年年底时的新冠疫苗接种率能够达到50%左右,不过一些专家认为这一假设有些乐观。泰国本周刚启动接种工作,且该国获得的首批疫苗数量相对较少。

在泰国南部的普吉岛,企业界正呼吁泰国政府让他们自掏腰包为酒店、餐馆和旅行社的员工接种疫苗,以便使这些行业能够有信心接待入境游客。普吉岛旅游协会(Phuket Tourist Association)主席蒲吉帝(Bhummikitti Ruktaengam)说,如果没有这种私营部门的参与,普吉岛可能至少还要一年半时间才能达到群体免疫,这将令当地经济难以为继。

此外,在位于新西兰和夏威夷之间的太平洋小国库克群岛,旅游业占国内经济总量的80%左右。澳新银行估计,库克群岛去年的GDP下降超过5%,今年将再萎缩15%。

该国去年3月封锁了边境,从未出现过新冠病例。对新西兰开放边境的下一个拟议日期是本月底。新西兰是库克群岛最大的游客来源国。不过随着奥克兰近期出现一系列新增病例,库克群岛人对此持怀疑态度。

在主岛拉罗汤加岛一家拥有18间客房的度假村,老板阿什(Paul Ash)表示,他的度假村已经损失了90%的收入,股东每月投入近1.6万美元以维持运营。他认为他的度假村和岛上的其他度假村还能再坚持几个月。

他称:“情况早晚会发展到无法恢复的地步。”他称:“我们离这一步不远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亚洲各国抗疫成绩卓然,经济复苏却或受阻

发布日期:2021-03-04 08:24
摘要:2020年,亚洲各国在抗击新冠疫情方面的表现领先于全球其他地区。然而,为确保安全而实施的边境关闭和其他措施现在形成了阻碍,可能会导致一些亚洲国家在引领全球经济复苏方面落后于美国和其他国家。


周一,在泰国开启全国疫苗接种计划之际,曼谷的一名医生接受疫苗注射。

 | Phred Dvorak

OR--商业新媒体

2020年,亚洲各国在抗击新冠疫情方面的表现领先于全球其他地区。然而,为确保安全而实施的边境关闭和其他措施现在形成了阻碍,可能会导致一些亚洲国家在引领全球经济复苏方面落后于美国和其他国家。

通过禁止大多数外来者入境并积极遏制不经意传入的病毒感染,中国、泰国和澳大利亚等国家基本上阻断了新冠病毒在本国境内的传播。这些国家的民众生活接近正常,除了一些例外情况之外,这些国家的经济也没有出现象西方国家那样的严重崩溃。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去年增长了2.3%。


但正是由于抗疫方面的成功,许多亚洲国家不是那么迫切地需要迅速为其公民接种疫苗,因为感染的人很少。据高盛(Goldman Sachs)估计,亚洲大多数国家已经接种疫苗的人数占总人口的比例很小,大部分亚洲经济体要到2022年才能实现群体免疫。高盛预计,到今年5月份,美国和英国可能已经为一半的居民接种了疫苗。

这可能会让一些亚洲国家处于停顿状态,不得不继续封锁边境,因为他们的人口对这种疾病几乎没有形成自然免疫力,而与此同时,全球大部分地区都在重新开放商业活动和国际旅行。

高盛亚太首席经济学家蒂尔顿(Andrew Tilton)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亚洲地区成功地控制住了新冠疫情,但在实现群体免疫方面却会落后。”他表示,未来几个季度,美洲和欧洲经济增长幅度可能最大,而亚洲的反弹速度则会更为缓慢(不过其比较基础也更高一些),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可能恶化。

有很多因素可能改变这一前景。疫苗接种也许会推后,或者新的病毒株可能会降低接种的有效性。

出于对减少死亡人数的考量,许多亚洲人仍乐于接受更严格的旅行限制和其他限制措施。

而且一些亚洲国家已很好地适应了关闭边境的措施。中国向国外输送的游客数量通常高于国内接待游客数量,而当前中国国内游支出正在增加,同时中国工厂则向全球其他地区大量出口商品。

澳新银行(ANZ)驻澳大利亚首席经济学家叶森加(Richard Yetsenga)称,大多数控制住疫情的经济体对其边境的管制变得更加严格,而非更加宽松,因为这些经济体发现,本土经济在没有国际旅行的情况下也能够以合理的稳健水平运行。

不过,实施关闭边境和其他抗疫政策也是有代价的,这些国家因此更难吸引投资者、外国务工人员、游客和学生。需要出国的本国公民,回国之路也困难重重。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霍尼伍德(Phil Honeywood)称,澳大利亚以往每年因招收国际学生创收310亿澳元,去年采取的封闭边境措施使这项收入减少了20%。今年的情况预计会更差,目前还不清楚留学生们何时能获准回去上课。

Global Reach是一家帮助将南亚学生输送到全球高校的机构,该机构的董事总经理辛格(Ravi Singh)表示,报名参加澳大利亚高校招生活动的学生数量减少了50%,而有关英国和加拿大高校的谘询量增加了一倍。

他说,澳大利亚等一些国家的“情况有点糟糕”,“学生们不可能无休止地等下去。”

新西兰实施了严格程度在全球数一数二的封锁和检疫计划,将国内新冠病例数控制在2,500例以下。不过,由于高度依赖外国劳工和旅游业,新西兰经济受到冲击。

澳新银行驻新西兰首席经济学家佐尔内(Sharon Zollner)表示,澳新银行估计,如果没有旅游业,新西兰经济可能会收缩5%;虽然到目前为止这个缺口被刺激措施催生的楼市繁荣所填补,但这种繁荣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她预测,新西兰边境最早也要等到2021年底才会重新开放,更有可能在明年年初才开放,这将把新西兰经济的全面复苏时间推迟到2022年年中。

“人们开始觉得新冠疫情已经结束了,我们躲过了一劫,”她说,“但是我们的预测实际上显示,今年新西兰经济将偏向横向波动。”

就整个亚洲而言,今年总体GDP仍有望实现强劲增长,部分原因是去年情况太差,这将使GDP同比百分比增长率看起来不错。不过,许多经济学家认为,今年引领增长的将是西方国家。

由于疫苗接种使得餐饮和其他服务企业恢复正常营业成为可能,加上刺激措施也支撑了经济增长,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近期也与其他经济学家一样,把该机构对今年美国经济增长的预测从去年11月预计的4.2%上调至4.7%。

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在1月份的一份报告中写道,美国和欧洲的消费需求反弹速度快于亚洲,在亚洲疫苗接种滞后、家庭仍保持警惕的情况下,这一趋势可能会持续下去。

该报告称:“流行的说法是亚洲正在引领复苏、拉动全球摆脱困境。这种说法不是很准确。”

即便是零星疫情也要防止的心理压力可能会影响信心。尽管中国近期在经济方面取得成功,但对疫情仍是高度戒备,如果出现少数病例,中国会封锁街区、对数以百万计居民进行检测。

中国原计划在2月12日春节假期开始前分发1亿剂新冠疫苗,但截至2月中旬,实际分发数量只达到原计划的四成左右。高盛预测,在今年的很大一部分时间里,中国的GDP增速将持平,维持在正常情况下的5%-6%左右,而美国和英国经济第二和第三季度的表现将非常强劲。

旅游相关行业在经济中占比高达20%的泰国,很可能成为边境封锁措施的最大受害者之一。泰国经济规划机构已多次下调对2021年经济增长的预测,目前预计今年的入境海外游客人次将为320万,不到2019年总数的十分之一。

该机构称,要实现这一目标的一个前提是,泰国人口到今年年底时的新冠疫苗接种率能够达到50%左右,不过一些专家认为这一假设有些乐观。泰国本周刚启动接种工作,且该国获得的首批疫苗数量相对较少。

在泰国南部的普吉岛,企业界正呼吁泰国政府让他们自掏腰包为酒店、餐馆和旅行社的员工接种疫苗,以便使这些行业能够有信心接待入境游客。普吉岛旅游协会(Phuket Tourist Association)主席蒲吉帝(Bhummikitti Ruktaengam)说,如果没有这种私营部门的参与,普吉岛可能至少还要一年半时间才能达到群体免疫,这将令当地经济难以为继。

此外,在位于新西兰和夏威夷之间的太平洋小国库克群岛,旅游业占国内经济总量的80%左右。澳新银行估计,库克群岛去年的GDP下降超过5%,今年将再萎缩15%。

该国去年3月封锁了边境,从未出现过新冠病例。对新西兰开放边境的下一个拟议日期是本月底。新西兰是库克群岛最大的游客来源国。不过随着奥克兰近期出现一系列新增病例,库克群岛人对此持怀疑态度。

在主岛拉罗汤加岛一家拥有18间客房的度假村,老板阿什(Paul Ash)表示,他的度假村已经损失了90%的收入,股东每月投入近1.6万美元以维持运营。他认为他的度假村和岛上的其他度假村还能再坚持几个月。

他称:“情况早晚会发展到无法恢复的地步。”他称:“我们离这一步不远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