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拜登政府拉拢盟友共同对抗中国的计划正面临考验,原因是在寻求协调对华策略时,美国试图团结的国家有时存在利益不一致的情况。



 | William Mauldin / Alex Leary

OR--商业新媒体

拜登政府拉拢盟友共同对抗中国的计划正面临考验,原因是在寻求协调对华策略时,美国试图团结的国家有时存在利益不一致的情况。

据官员们透露,在政府上任的头几周里,总统拜登、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其他高层官员与其他一些国家的对等官员进行了数十次通话;在多次通话中,如何处理中国问题是一个反复出现的话题。拜登政府的外联活动包括向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等国家表示支持,这些国家都与中国存在领土和其他纠纷,另外,美国还试图笼络目前把中国视为主要贸易伙伴的欧洲国家。

这一行动已初见成效,包括延长驻日美军协议,以及接近与韩国达成类似协议。

在呼吁合作的同时,拜登政府也不得不倾听伙伴国对中国以外问题的关切。

日本外相茂木敏充(Toshimitsu Motegi)说,最近发生的缅甸政变在他与布林肯40分钟的通话中占了大部分时间。

茂木敏充说,美国方面保证,日本在缅甸的投资不会因美国对缅甸将军的制裁而受损。

一位印度官员称,印度讨论了该国成为制造业中心的目标,以及新冠疫情和气候变化问题。印度军队去年在边境与中国士兵发生了冲突。

印度外交部政策顾问Ashok Malik说: “他们似乎想与伙伴国家加强合作。”

拜登政府中负责制定对华政策的官员称,要获得其他国家的的支持,就有必要考虑这些国家的利益。这些官员说,考虑到之前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常与盟友发生争执且一意孤行,令中国政府得以利用这种不和扩大自身影响力,这一点尤其重要。

一名官员表示:“我们要时刻谨记,我们的一些盟友和伙伴有很多与我们一致的利益,也有一些不太一样的地方。”

为争夺全球影响力,拜登政府正计划在多个层面与中国展开竞争,一方面是继续执行特朗普政府更强硬的对华政策,另一方面也寻求在新冠疫情和气候变化等方面与中国展开合作。对中国政府的强硬态度得到了许多美国议员的支持,而且拜登政府的上述官员称,还需要利用与其他国家的关系。

一名高级官员说,需要与盟友和其他国家合作的早期问题包括确保下一代5G电信网络以及关键商品的供应链。为应对当前冲击汽车行业的半导体短缺问题,美国在2月份向台湾和其他合作伙伴发出了呼吁。

一些前任美国官员称,美国面临的一个挑战将是如何让其他政府团结一致,特别是在面对中国政府某些反击行动的情况下,以及知道何时该单独采取行动。一些欧洲国家正在强调外交政策和经济独立的必要性,同时试图在中国政府打压香港等问题上进行合作。

曾在特朗普政府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事务主任的Matt Turpin说:“如果任何行动都必须以全面共识为先决条件,那真的很难领导。”Turpin表示:“领导力的要义之一是在人们不想做某事的时候说服他们去做。领导力是要在相互竞争的优先事项之间做出选择,有时还要在完全达成共识之前采取行动。这是每一位领导者都会面临的难题。”

Turpin和其他前官员表示,特朗普政府与其他国家进行了合作。美国与印度的关系出现升温,前总统特朗普与印度领导人交上了朋友,与此同时,美国政府还说服英国和其他国家将中国的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排除在他们的5G网络之外。

然而,特朗普也疏远了欧洲大国、一些亚洲盟友和其他国家,他质疑他们对安全事务的投入程度,并以国家安全为由征收钢铝关税。

北京方面认为,美国与其盟友之间的摩擦是一个可乘之机。中国与欧盟初步达成了一项投资协议,并与其他14个国家签署了亚太贸易框架协定,不过其中未包括美国。

虽然北京方面对与拜登政府合作的前景表示欢迎,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月在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发表讲话时警告称,试图团结各国对抗中国“只能把世界推向分裂甚至对抗”。

尽管华盛顿及其盟友在很大程度上对中国有着共同的担忧,但“我们远未达成某种统一战线”,小布什和奥巴马任期的前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事务主任韩磊(Paul Haenle)表示。他说,对于澳大利亚和日本等盟国来说,传统意义上的安全更受重视,欧洲则更关注网络安全、人权和其他问题。

现任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Carnegie-Tsinghua Center for Global Policy)主任的韩磊说,拜登团队面临着一项艰巨的任务,要有效地协调这些彼此矛盾的优先事项,并打造一个一以贯之、步调一致的方法。

对于曾惹怒它的那些政府,北京方面不加掩饰地在经济和军事方面施压,美国因此面临更大程度的利害关系。

在中国战斗机和轰炸机1月份在台湾控制的南中国海(中国称南海)岛礁附近进行演习后,美国国务院迅速警告北京,称美国将深化与台湾的关系,并协助台湾防务。

2月,美国和日本海上保安厅的船只在日本岛屿附近进行了联合演习,这显然是对中国一项新法律的回应,该法律赋予了中国海警局更多的权力,使其能够维护北京对东海和南海水域和岛屿的主权主张。

拜登政府也关注四国集团的作用。四国联盟是一个战略集团,被视为抵御中国扩张主义的堡垒,除美国外还包括澳大利亚、日本和印度。在最近的一次电话会议上,布林肯和该集团另外几国的外长承诺,将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共同努力,并制衡中国的领土和海洋主张。

在澳大利亚呼吁对新冠疫情起源展开全球调查后,中国大幅削减了对澳大利亚煤炭、葡萄酒等商品的采购,之后澳大利亚就成为美国安抚的对象。

上述高官称,中国政府施加了“那种我们确实从未见过的经济压力和攻击”。他说,拜登和布林肯向澳大利亚总理和外长表示,“我们明白,中国就是想把一只羊从羊群中分离出来。”

一位政府官员称,美国官员在与中国对等官员的对话中提到了这种“经济侵略”。中国外交部表示,可以为美国详细说明澳大利亚在中澳经贸关系中的不当做法,比如阻挠中国企业投资。

这位美国官员回避了关于政府计划向澳大利亚提供经济或其他援助的问题。澳大利亚外交部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拜登拉拢盟友对抗中国的计划面临考验

发布日期:2021-03-03 09:42
摘要:拜登政府拉拢盟友共同对抗中国的计划正面临考验,原因是在寻求协调对华策略时,美国试图团结的国家有时存在利益不一致的情况。



 | William Mauldin / Alex Leary

OR--商业新媒体

拜登政府拉拢盟友共同对抗中国的计划正面临考验,原因是在寻求协调对华策略时,美国试图团结的国家有时存在利益不一致的情况。

据官员们透露,在政府上任的头几周里,总统拜登、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其他高层官员与其他一些国家的对等官员进行了数十次通话;在多次通话中,如何处理中国问题是一个反复出现的话题。拜登政府的外联活动包括向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等国家表示支持,这些国家都与中国存在领土和其他纠纷,另外,美国还试图笼络目前把中国视为主要贸易伙伴的欧洲国家。

这一行动已初见成效,包括延长驻日美军协议,以及接近与韩国达成类似协议。

在呼吁合作的同时,拜登政府也不得不倾听伙伴国对中国以外问题的关切。

日本外相茂木敏充(Toshimitsu Motegi)说,最近发生的缅甸政变在他与布林肯40分钟的通话中占了大部分时间。

茂木敏充说,美国方面保证,日本在缅甸的投资不会因美国对缅甸将军的制裁而受损。

一位印度官员称,印度讨论了该国成为制造业中心的目标,以及新冠疫情和气候变化问题。印度军队去年在边境与中国士兵发生了冲突。

印度外交部政策顾问Ashok Malik说: “他们似乎想与伙伴国家加强合作。”

拜登政府中负责制定对华政策的官员称,要获得其他国家的的支持,就有必要考虑这些国家的利益。这些官员说,考虑到之前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常与盟友发生争执且一意孤行,令中国政府得以利用这种不和扩大自身影响力,这一点尤其重要。

一名官员表示:“我们要时刻谨记,我们的一些盟友和伙伴有很多与我们一致的利益,也有一些不太一样的地方。”

为争夺全球影响力,拜登政府正计划在多个层面与中国展开竞争,一方面是继续执行特朗普政府更强硬的对华政策,另一方面也寻求在新冠疫情和气候变化等方面与中国展开合作。对中国政府的强硬态度得到了许多美国议员的支持,而且拜登政府的上述官员称,还需要利用与其他国家的关系。

一名高级官员说,需要与盟友和其他国家合作的早期问题包括确保下一代5G电信网络以及关键商品的供应链。为应对当前冲击汽车行业的半导体短缺问题,美国在2月份向台湾和其他合作伙伴发出了呼吁。

一些前任美国官员称,美国面临的一个挑战将是如何让其他政府团结一致,特别是在面对中国政府某些反击行动的情况下,以及知道何时该单独采取行动。一些欧洲国家正在强调外交政策和经济独立的必要性,同时试图在中国政府打压香港等问题上进行合作。

曾在特朗普政府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事务主任的Matt Turpin说:“如果任何行动都必须以全面共识为先决条件,那真的很难领导。”Turpin表示:“领导力的要义之一是在人们不想做某事的时候说服他们去做。领导力是要在相互竞争的优先事项之间做出选择,有时还要在完全达成共识之前采取行动。这是每一位领导者都会面临的难题。”

Turpin和其他前官员表示,特朗普政府与其他国家进行了合作。美国与印度的关系出现升温,前总统特朗普与印度领导人交上了朋友,与此同时,美国政府还说服英国和其他国家将中国的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排除在他们的5G网络之外。

然而,特朗普也疏远了欧洲大国、一些亚洲盟友和其他国家,他质疑他们对安全事务的投入程度,并以国家安全为由征收钢铝关税。

北京方面认为,美国与其盟友之间的摩擦是一个可乘之机。中国与欧盟初步达成了一项投资协议,并与其他14个国家签署了亚太贸易框架协定,不过其中未包括美国。

虽然北京方面对与拜登政府合作的前景表示欢迎,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月在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发表讲话时警告称,试图团结各国对抗中国“只能把世界推向分裂甚至对抗”。

尽管华盛顿及其盟友在很大程度上对中国有着共同的担忧,但“我们远未达成某种统一战线”,小布什和奥巴马任期的前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事务主任韩磊(Paul Haenle)表示。他说,对于澳大利亚和日本等盟国来说,传统意义上的安全更受重视,欧洲则更关注网络安全、人权和其他问题。

现任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Carnegie-Tsinghua Center for Global Policy)主任的韩磊说,拜登团队面临着一项艰巨的任务,要有效地协调这些彼此矛盾的优先事项,并打造一个一以贯之、步调一致的方法。

对于曾惹怒它的那些政府,北京方面不加掩饰地在经济和军事方面施压,美国因此面临更大程度的利害关系。

在中国战斗机和轰炸机1月份在台湾控制的南中国海(中国称南海)岛礁附近进行演习后,美国国务院迅速警告北京,称美国将深化与台湾的关系,并协助台湾防务。

2月,美国和日本海上保安厅的船只在日本岛屿附近进行了联合演习,这显然是对中国一项新法律的回应,该法律赋予了中国海警局更多的权力,使其能够维护北京对东海和南海水域和岛屿的主权主张。

拜登政府也关注四国集团的作用。四国联盟是一个战略集团,被视为抵御中国扩张主义的堡垒,除美国外还包括澳大利亚、日本和印度。在最近的一次电话会议上,布林肯和该集团另外几国的外长承诺,将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共同努力,并制衡中国的领土和海洋主张。

在澳大利亚呼吁对新冠疫情起源展开全球调查后,中国大幅削减了对澳大利亚煤炭、葡萄酒等商品的采购,之后澳大利亚就成为美国安抚的对象。

上述高官称,中国政府施加了“那种我们确实从未见过的经济压力和攻击”。他说,拜登和布林肯向澳大利亚总理和外长表示,“我们明白,中国就是想把一只羊从羊群中分离出来。”

一位政府官员称,美国官员在与中国对等官员的对话中提到了这种“经济侵略”。中国外交部表示,可以为美国详细说明澳大利亚在中澳经贸关系中的不当做法,比如阻挠中国企业投资。

这位美国官员回避了关于政府计划向澳大利亚提供经济或其他援助的问题。澳大利亚外交部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拜登政府拉拢盟友共同对抗中国的计划正面临考验,原因是在寻求协调对华策略时,美国试图团结的国家有时存在利益不一致的情况。



 | William Mauldin / Alex Leary

OR--商业新媒体

拜登政府拉拢盟友共同对抗中国的计划正面临考验,原因是在寻求协调对华策略时,美国试图团结的国家有时存在利益不一致的情况。

据官员们透露,在政府上任的头几周里,总统拜登、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其他高层官员与其他一些国家的对等官员进行了数十次通话;在多次通话中,如何处理中国问题是一个反复出现的话题。拜登政府的外联活动包括向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等国家表示支持,这些国家都与中国存在领土和其他纠纷,另外,美国还试图笼络目前把中国视为主要贸易伙伴的欧洲国家。

这一行动已初见成效,包括延长驻日美军协议,以及接近与韩国达成类似协议。

在呼吁合作的同时,拜登政府也不得不倾听伙伴国对中国以外问题的关切。

日本外相茂木敏充(Toshimitsu Motegi)说,最近发生的缅甸政变在他与布林肯40分钟的通话中占了大部分时间。

茂木敏充说,美国方面保证,日本在缅甸的投资不会因美国对缅甸将军的制裁而受损。

一位印度官员称,印度讨论了该国成为制造业中心的目标,以及新冠疫情和气候变化问题。印度军队去年在边境与中国士兵发生了冲突。

印度外交部政策顾问Ashok Malik说: “他们似乎想与伙伴国家加强合作。”

拜登政府中负责制定对华政策的官员称,要获得其他国家的的支持,就有必要考虑这些国家的利益。这些官员说,考虑到之前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常与盟友发生争执且一意孤行,令中国政府得以利用这种不和扩大自身影响力,这一点尤其重要。

一名官员表示:“我们要时刻谨记,我们的一些盟友和伙伴有很多与我们一致的利益,也有一些不太一样的地方。”

为争夺全球影响力,拜登政府正计划在多个层面与中国展开竞争,一方面是继续执行特朗普政府更强硬的对华政策,另一方面也寻求在新冠疫情和气候变化等方面与中国展开合作。对中国政府的强硬态度得到了许多美国议员的支持,而且拜登政府的上述官员称,还需要利用与其他国家的关系。

一名高级官员说,需要与盟友和其他国家合作的早期问题包括确保下一代5G电信网络以及关键商品的供应链。为应对当前冲击汽车行业的半导体短缺问题,美国在2月份向台湾和其他合作伙伴发出了呼吁。

一些前任美国官员称,美国面临的一个挑战将是如何让其他政府团结一致,特别是在面对中国政府某些反击行动的情况下,以及知道何时该单独采取行动。一些欧洲国家正在强调外交政策和经济独立的必要性,同时试图在中国政府打压香港等问题上进行合作。

曾在特朗普政府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事务主任的Matt Turpin说:“如果任何行动都必须以全面共识为先决条件,那真的很难领导。”Turpin表示:“领导力的要义之一是在人们不想做某事的时候说服他们去做。领导力是要在相互竞争的优先事项之间做出选择,有时还要在完全达成共识之前采取行动。这是每一位领导者都会面临的难题。”

Turpin和其他前官员表示,特朗普政府与其他国家进行了合作。美国与印度的关系出现升温,前总统特朗普与印度领导人交上了朋友,与此同时,美国政府还说服英国和其他国家将中国的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排除在他们的5G网络之外。

然而,特朗普也疏远了欧洲大国、一些亚洲盟友和其他国家,他质疑他们对安全事务的投入程度,并以国家安全为由征收钢铝关税。

北京方面认为,美国与其盟友之间的摩擦是一个可乘之机。中国与欧盟初步达成了一项投资协议,并与其他14个国家签署了亚太贸易框架协定,不过其中未包括美国。

虽然北京方面对与拜登政府合作的前景表示欢迎,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月在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发表讲话时警告称,试图团结各国对抗中国“只能把世界推向分裂甚至对抗”。

尽管华盛顿及其盟友在很大程度上对中国有着共同的担忧,但“我们远未达成某种统一战线”,小布什和奥巴马任期的前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事务主任韩磊(Paul Haenle)表示。他说,对于澳大利亚和日本等盟国来说,传统意义上的安全更受重视,欧洲则更关注网络安全、人权和其他问题。

现任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Carnegie-Tsinghua Center for Global Policy)主任的韩磊说,拜登团队面临着一项艰巨的任务,要有效地协调这些彼此矛盾的优先事项,并打造一个一以贯之、步调一致的方法。

对于曾惹怒它的那些政府,北京方面不加掩饰地在经济和军事方面施压,美国因此面临更大程度的利害关系。

在中国战斗机和轰炸机1月份在台湾控制的南中国海(中国称南海)岛礁附近进行演习后,美国国务院迅速警告北京,称美国将深化与台湾的关系,并协助台湾防务。

2月,美国和日本海上保安厅的船只在日本岛屿附近进行了联合演习,这显然是对中国一项新法律的回应,该法律赋予了中国海警局更多的权力,使其能够维护北京对东海和南海水域和岛屿的主权主张。

拜登政府也关注四国集团的作用。四国联盟是一个战略集团,被视为抵御中国扩张主义的堡垒,除美国外还包括澳大利亚、日本和印度。在最近的一次电话会议上,布林肯和该集团另外几国的外长承诺,将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共同努力,并制衡中国的领土和海洋主张。

在澳大利亚呼吁对新冠疫情起源展开全球调查后,中国大幅削减了对澳大利亚煤炭、葡萄酒等商品的采购,之后澳大利亚就成为美国安抚的对象。

上述高官称,中国政府施加了“那种我们确实从未见过的经济压力和攻击”。他说,拜登和布林肯向澳大利亚总理和外长表示,“我们明白,中国就是想把一只羊从羊群中分离出来。”

一位政府官员称,美国官员在与中国对等官员的对话中提到了这种“经济侵略”。中国外交部表示,可以为美国详细说明澳大利亚在中澳经贸关系中的不当做法,比如阻挠中国企业投资。

这位美国官员回避了关于政府计划向澳大利亚提供经济或其他援助的问题。澳大利亚外交部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拜登拉拢盟友对抗中国的计划面临考验

发布日期:2021-03-03 09:42
摘要:拜登政府拉拢盟友共同对抗中国的计划正面临考验,原因是在寻求协调对华策略时,美国试图团结的国家有时存在利益不一致的情况。



 | William Mauldin / Alex Leary

OR--商业新媒体

拜登政府拉拢盟友共同对抗中国的计划正面临考验,原因是在寻求协调对华策略时,美国试图团结的国家有时存在利益不一致的情况。

据官员们透露,在政府上任的头几周里,总统拜登、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其他高层官员与其他一些国家的对等官员进行了数十次通话;在多次通话中,如何处理中国问题是一个反复出现的话题。拜登政府的外联活动包括向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等国家表示支持,这些国家都与中国存在领土和其他纠纷,另外,美国还试图笼络目前把中国视为主要贸易伙伴的欧洲国家。

这一行动已初见成效,包括延长驻日美军协议,以及接近与韩国达成类似协议。

在呼吁合作的同时,拜登政府也不得不倾听伙伴国对中国以外问题的关切。

日本外相茂木敏充(Toshimitsu Motegi)说,最近发生的缅甸政变在他与布林肯40分钟的通话中占了大部分时间。

茂木敏充说,美国方面保证,日本在缅甸的投资不会因美国对缅甸将军的制裁而受损。

一位印度官员称,印度讨论了该国成为制造业中心的目标,以及新冠疫情和气候变化问题。印度军队去年在边境与中国士兵发生了冲突。

印度外交部政策顾问Ashok Malik说: “他们似乎想与伙伴国家加强合作。”

拜登政府中负责制定对华政策的官员称,要获得其他国家的的支持,就有必要考虑这些国家的利益。这些官员说,考虑到之前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常与盟友发生争执且一意孤行,令中国政府得以利用这种不和扩大自身影响力,这一点尤其重要。

一名官员表示:“我们要时刻谨记,我们的一些盟友和伙伴有很多与我们一致的利益,也有一些不太一样的地方。”

为争夺全球影响力,拜登政府正计划在多个层面与中国展开竞争,一方面是继续执行特朗普政府更强硬的对华政策,另一方面也寻求在新冠疫情和气候变化等方面与中国展开合作。对中国政府的强硬态度得到了许多美国议员的支持,而且拜登政府的上述官员称,还需要利用与其他国家的关系。

一名高级官员说,需要与盟友和其他国家合作的早期问题包括确保下一代5G电信网络以及关键商品的供应链。为应对当前冲击汽车行业的半导体短缺问题,美国在2月份向台湾和其他合作伙伴发出了呼吁。

一些前任美国官员称,美国面临的一个挑战将是如何让其他政府团结一致,特别是在面对中国政府某些反击行动的情况下,以及知道何时该单独采取行动。一些欧洲国家正在强调外交政策和经济独立的必要性,同时试图在中国政府打压香港等问题上进行合作。

曾在特朗普政府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事务主任的Matt Turpin说:“如果任何行动都必须以全面共识为先决条件,那真的很难领导。”Turpin表示:“领导力的要义之一是在人们不想做某事的时候说服他们去做。领导力是要在相互竞争的优先事项之间做出选择,有时还要在完全达成共识之前采取行动。这是每一位领导者都会面临的难题。”

Turpin和其他前官员表示,特朗普政府与其他国家进行了合作。美国与印度的关系出现升温,前总统特朗普与印度领导人交上了朋友,与此同时,美国政府还说服英国和其他国家将中国的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排除在他们的5G网络之外。

然而,特朗普也疏远了欧洲大国、一些亚洲盟友和其他国家,他质疑他们对安全事务的投入程度,并以国家安全为由征收钢铝关税。

北京方面认为,美国与其盟友之间的摩擦是一个可乘之机。中国与欧盟初步达成了一项投资协议,并与其他14个国家签署了亚太贸易框架协定,不过其中未包括美国。

虽然北京方面对与拜登政府合作的前景表示欢迎,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月在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发表讲话时警告称,试图团结各国对抗中国“只能把世界推向分裂甚至对抗”。

尽管华盛顿及其盟友在很大程度上对中国有着共同的担忧,但“我们远未达成某种统一战线”,小布什和奥巴马任期的前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事务主任韩磊(Paul Haenle)表示。他说,对于澳大利亚和日本等盟国来说,传统意义上的安全更受重视,欧洲则更关注网络安全、人权和其他问题。

现任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Carnegie-Tsinghua Center for Global Policy)主任的韩磊说,拜登团队面临着一项艰巨的任务,要有效地协调这些彼此矛盾的优先事项,并打造一个一以贯之、步调一致的方法。

对于曾惹怒它的那些政府,北京方面不加掩饰地在经济和军事方面施压,美国因此面临更大程度的利害关系。

在中国战斗机和轰炸机1月份在台湾控制的南中国海(中国称南海)岛礁附近进行演习后,美国国务院迅速警告北京,称美国将深化与台湾的关系,并协助台湾防务。

2月,美国和日本海上保安厅的船只在日本岛屿附近进行了联合演习,这显然是对中国一项新法律的回应,该法律赋予了中国海警局更多的权力,使其能够维护北京对东海和南海水域和岛屿的主权主张。

拜登政府也关注四国集团的作用。四国联盟是一个战略集团,被视为抵御中国扩张主义的堡垒,除美国外还包括澳大利亚、日本和印度。在最近的一次电话会议上,布林肯和该集团另外几国的外长承诺,将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共同努力,并制衡中国的领土和海洋主张。

在澳大利亚呼吁对新冠疫情起源展开全球调查后,中国大幅削减了对澳大利亚煤炭、葡萄酒等商品的采购,之后澳大利亚就成为美国安抚的对象。

上述高官称,中国政府施加了“那种我们确实从未见过的经济压力和攻击”。他说,拜登和布林肯向澳大利亚总理和外长表示,“我们明白,中国就是想把一只羊从羊群中分离出来。”

一位政府官员称,美国官员在与中国对等官员的对话中提到了这种“经济侵略”。中国外交部表示,可以为美国详细说明澳大利亚在中澳经贸关系中的不当做法,比如阻挠中国企业投资。

这位美国官员回避了关于政府计划向澳大利亚提供经济或其他援助的问题。澳大利亚外交部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