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总统拜登上台逾一个月,美中关系不如特朗普时期般波涛汹涌,但暗流涌动。

葛来仪

OR--商业新媒体

拜登延续前任政府的对华强硬的经贸政策,允许一项针对中国科技公司的禁令生效,暂无取消对华商品关税的迹象;美军更为频繁地在南海实施自由航行活动;美国亦就香港、新疆等人权问题谴责中国,还称其对台湾的支持坚如磐石。

《中国日报》近日社论指,拜登上任以来的对华政策带有特朗普主义的特征。

中方高层官员在最近讲话中,将近年中美关系恶化归咎于特朗普及其政府,呼吁新政府“回归理性”,“合作”成为这些表态中的关键词。然而,华盛顿谈论中国时的高频词则是“竞争”,拜登政府多次称美中处于“极度竞争”阶段。

拜登上台后,温差依然明显的华府与北京将如何往前迈步?拜登政府又将在近年来冰冻三尺的两岸关系中扮演何种角色?

就以上问题,记者近期专访了美国知名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高级研究员葛来仪(Bonnie Glaser)。她近日被《华盛顿人》杂志评为华府最有权力的250人之一,在外交政策上颇具影响力。

葛来仪认为,不同于特朗普政府,拜登政府不会聚焦美中关系的意识形态差异,转而强调外交政策的价值观与盟友重要性。

她指出,拜登政府未将中国标签为敌手,“为改善对华关系敞开了大门”,但她也强调,“一个巴掌打不响”,两国都须为管控核心利益出力,而非单方面要求对方的尊重与牺牲。

“因为如果中国要求美国尊重其核心利益,但又不尊重美国的核心利益,那改善关系的空间就很有限了,”葛来仪说。

近日“两岸水果战争”硝烟燃起,大陆宣布暂停进口台湾凤梨(菠萝)。禁令下达正值凤梨产季前夕,一些台湾民众质疑此举是出于政治因素。

一颗小小的凤梨,折射出的是两岸关系的冷暖。2012年中国与菲律宾因南海主权争议引发纠纷,中国向菲律宾的香蕉与凤梨下达禁令。正值马英九当政时两岸关系密切,台湾凤梨趁机打开了中国大陆的市场。如今,凤梨再次成为地缘政治的晴雨表。

葛来仪对记者表示,希望美方会鼓励海峡两岸重启最近五年来停摆的官方对话。

在白宫中主管亚洲政策的坎贝尔(Kurt Campbell)近期也曾暗示,美方期待看到两岸重启对话。去年12月,他在一场公开研讨会上表示,北京与台北间一定程度的“有效、闭门的对话”,会符合“每一方的最佳战略利益”。

“美国的最终责任是维护信誉与承诺,保持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坎贝尔表示,美国与台湾交往是因为“我们支持台湾,但我们不是反对中国”,希望与海峡两岸都保持“有建设性的关系”。

葛来仪在访谈中说:“在我看来,拜登政府认为缺乏对话是危险的,他们会试着鼓励双方重新开展对话。”

以下是记者冯兆音与葛来仪的问答。

记者:中国官媒一度把拜登称为“中国的老朋友”。自总统大选以来则有怀疑声音称,拜登或是“中国的新仇敌”。关于拜登将如何与中国打交道,你的观察是什么?

葛来仪:拜登对于中国的看法确实发生了变化。他曾与中国合作,不仅与习近平对话,还作为(奥巴马)政府的一员,就气候变化、北韩(朝鲜)、伊朗、公共健康等议题与中国打交道。但在最近四年来,因为美中关系的竞争性越来越强,就我看来,中国对美国的挑战和威胁越来越多,拜登的对华看法也相应改变了。在总统大选期间,他对中国的一些发言十分强硬。但我认为,拜登总统发言的重点是,希望促使中国遵守规则,与美国企业在平等条件下竞争,同时与美国和其他国家合作。这会是双向道,这不仅仅是美国将如何与中国打交道的问题,也关乎中国将如何与美国打交道。

记者:北京明显希望可以重置双边关系。中国政府高层近来关于中美关系的发言中,合作是一个重要关键词。而另一方面,在华盛顿频频出现的对华关键词是竞争。你认为双方能够如何调和这个差异?

葛来仪:我认为拜登政府把美中关系放在三个不同的篮子中。第一个是对抗性(adversarial)的议题,那些美国表明必须对抗中国的问题;第二个是竞争性,主要是经济相关的领域;第三个篮子则是合作性议题。但我认为,中国必须先解决一些我们面临的挑战,开展对话,管控分歧,在必要时可能还需要减少分歧。

我个人并不预期美中关系会发生重置(reset),但我的确希望双方能有更有效的对话,可在关乎双方核心利益的领域管控分歧。新疆、台湾、香港,这些绝对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某种程度上,还有关乎南海以及中国附近海域的问题。

现在仍是拜登政府的初期,两国关系有稳定和改善的空间,但这并非必然。一个巴掌打不响,我们要看中国和美国分别怎么做。我记得在拜登当选总统前,他接受《60分钟》节目的采访,被问到哪个国家对美国构成最大威胁时,他马上回答“俄罗斯”,同时称中国为“竞争对手”。但他从未把中国标签为“战略竞争对手”,只说过美中处于“极度竞争”。我认为拜登为改善对华关系敞开了大门,同时表明他会捍卫美国的利益。

两国在许多领域可以合作,因为这些议题也关乎复兴与美国重建,这是拜登的优先事项。如果中国想要与美国一道帮助美国变得更强大,如果美国也发出信号表示我们并非试图遏制与削弱中国,我认为两国是有合作空间的。但同时我们必须承认,在一些议题上我们的利益是相冲突的,那无法解决,只能管控。

记者:在对华关系上,拜登政府面临哪些主要挑战?

葛来仪:我认为一个重大挑战是在科技方面,因为中国想要在21世纪的核心科技上占主导地位。在美国一直有一个讨论,关于我们是否应该跟中国在某些科技领域上脱钩。这也是拜登政府十分重视的话题,中国势必会对美方尝试脱钩的举措作出反应。

另一个对中国来说非常敏感的议题是台湾,我认为在这一议题上,中方曾非常担忧特朗普政府推动美台关系的政策。拜登政府已发出信号会坚定支持台湾,随即而来的问题是,他们会如何发展与台湾的关系,中国会否将其解读为跨越红线。

记者:许多台湾人因拜登当选而感到焦虑,担忧他不如特朗普对华强硬,关注紧密的美台关系是否会延续。

葛来仪:从拜登上台至今,所有迹象都表明拜登会捍卫美国、盟友和伙伴的利益,已有多个声明与举措展现对台湾的强力支持。我认为台湾的民众与政府无需担心,美国的对台关系稳健与持久。

但愿美方会鼓励海峡两岸重启最近五年来停摆的官方对话,因为这是引发区域紧张的因素之一,并可能导致意外与冲突。在我看来,拜登政府认为缺乏对话是危险的,他们会试着鼓励双方重新开展对话。

记者:在主权问题上,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美、中两国会偏离既定立场。华盛顿的新政府有哪些回旋空间?

葛来仪:我预期在主权问题上,拜登政府的政策不会完全偏离特朗普政府的方针,例如,他们会继续在南海进行保障航行自由的活动。美方也在与其他“四方对话”国家,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紧密合作,甚至达成超越“四方对话”的合作。我认为在这个领域,我们会看到美中之间的竞争与对抗。我希望我们与中国军方可以达成更有效的沟通,在“相遇规则”的危机磋商、如何防止误判与误会等方面。那样我们才能在南海或台湾海峡避免意外与战争,我想在这个问题上拜登政府有一定空间。

记者:关于中国政权性质与意图,以及美国的外交目标与制约性,拜登政府的理解与特朗普政府的截然不同。拜登的团队认为中国的崛起是对美国的挑战,但并不认为北京有成为霸权的意图。前国务卿蓬佩奥主张诱使中国改变,而拜登班子则曾表示,关于华府决策对中国长远发展的影响力,美国要有“谦逊”的认识。你怎么看这些差异?

葛来仪:与特朗普政府不同,拜登政府可能不会把焦点放在美中关系的意识形态部分。我们之前经常听到国务卿蓬佩奥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民众区分开来,他几乎在呼吁中国民众起义、改变中国,这听起来很像是一个推动政权变更的政策。我不认为你会从拜登政府那里听到类似的表态。我们还没有听到(拜登政府发表)针对中国共产党的言论,而只是关于中国和中国政府的表态。

我认为拜登政府的举措是从强势地位(a position of strength)出发与中国打交道。这意味着要循序渐进,我们要先控制好疫情,重新为美国经济注入活力,巩固美国的同盟。我们要确保中国不把美国视作衰落中的国家并试图从中占便宜。目前,中国看到美国的弱势。在中国,有一种观点是东方在崛起,西方在衰落。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我们曾经目睹过类似的状况,中国看到美国处于低谷并试图利用这一时机。这是民主党人已经学到的教训,他们不希望在拜登时代重复这一错误。

与特朗普政府不同,拜登政府在外交政策尤其是是对华政策中,强调价值观角色以及巩固与盟友的合作。我认为他们还把焦点放在复兴美国,让美国变得更有竞争力,重新加入国际组织和条约,巴黎协定、国际卫生组织、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就是三大例子。在这些领域中,中国可能不会那么欢迎拜登政府的新举措。但从积极的角度看,拜登政府展示出合作意愿,并认可中国在解决某些全球挑战中的作用,我相信北京会欢迎这些变化。

记者:在全球层面上,世界期待看到美中在重大议题上的合作,例如抗击新冠疫情。但在近期,两国就病毒起源、疫情应对争论不休,相关讨论变得政治化。你认为拜登上台后,是否可能出现转机?

葛来仪:在疫情上,美中可谓是出师不利,在疫情一开始时就在医疗防护用品上争持,现在则轮到了疫苗。我认为要扭转这一态势非常困难,这个话题被政治化并不令人意外,两国在这上面很难开展合作。然而也许当美国的疫情开始受控后,我们会从这个话题上翻篇。拜登政府已明确要求中国提供更多资讯,尤其是向世界卫生组织。为了防止全球疫情再度爆发,我们必须从中方处得到全部信息,中国需要发挥自己的作用、需要更乐于分享资讯。

记者:你多次提到美中关系是“双向道”、“一个巴掌打不响”,从美方的角度出发,你想对北京传递怎样的信息?

葛来仪:我认为习近平应该少谈互相尊重核心利益,多谈管控我们的核心利益。因为如果中国要求美国尊重其核心利益,但又不尊重美国的核心利益,那我们改善关系的空间就很有限了。

我认为中国应该意识到,我们本质上处在美中关系的一个竞争时期。我们不想要开战,我们不希望双边关系由不信任主导。那么我们就应该看清双边关系的现状,明确可开展合作的领域,从那出发缓解不信任,开始重塑关系。但要认识到这需要一步步来,不可能进行什么重大的战略交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拜登上台后,中美、两岸关系将如何变局?专访美国智库专家葛来仪

发布日期:2021-03-03 07:12
摘要:美国总统拜登上台逾一个月,美中关系不如特朗普时期般波涛汹涌,但暗流涌动。

葛来仪

OR--商业新媒体

拜登延续前任政府的对华强硬的经贸政策,允许一项针对中国科技公司的禁令生效,暂无取消对华商品关税的迹象;美军更为频繁地在南海实施自由航行活动;美国亦就香港、新疆等人权问题谴责中国,还称其对台湾的支持坚如磐石。

《中国日报》近日社论指,拜登上任以来的对华政策带有特朗普主义的特征。

中方高层官员在最近讲话中,将近年中美关系恶化归咎于特朗普及其政府,呼吁新政府“回归理性”,“合作”成为这些表态中的关键词。然而,华盛顿谈论中国时的高频词则是“竞争”,拜登政府多次称美中处于“极度竞争”阶段。

拜登上台后,温差依然明显的华府与北京将如何往前迈步?拜登政府又将在近年来冰冻三尺的两岸关系中扮演何种角色?

就以上问题,记者近期专访了美国知名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高级研究员葛来仪(Bonnie Glaser)。她近日被《华盛顿人》杂志评为华府最有权力的250人之一,在外交政策上颇具影响力。

葛来仪认为,不同于特朗普政府,拜登政府不会聚焦美中关系的意识形态差异,转而强调外交政策的价值观与盟友重要性。

她指出,拜登政府未将中国标签为敌手,“为改善对华关系敞开了大门”,但她也强调,“一个巴掌打不响”,两国都须为管控核心利益出力,而非单方面要求对方的尊重与牺牲。

“因为如果中国要求美国尊重其核心利益,但又不尊重美国的核心利益,那改善关系的空间就很有限了,”葛来仪说。

近日“两岸水果战争”硝烟燃起,大陆宣布暂停进口台湾凤梨(菠萝)。禁令下达正值凤梨产季前夕,一些台湾民众质疑此举是出于政治因素。

一颗小小的凤梨,折射出的是两岸关系的冷暖。2012年中国与菲律宾因南海主权争议引发纠纷,中国向菲律宾的香蕉与凤梨下达禁令。正值马英九当政时两岸关系密切,台湾凤梨趁机打开了中国大陆的市场。如今,凤梨再次成为地缘政治的晴雨表。

葛来仪对记者表示,希望美方会鼓励海峡两岸重启最近五年来停摆的官方对话。

在白宫中主管亚洲政策的坎贝尔(Kurt Campbell)近期也曾暗示,美方期待看到两岸重启对话。去年12月,他在一场公开研讨会上表示,北京与台北间一定程度的“有效、闭门的对话”,会符合“每一方的最佳战略利益”。

“美国的最终责任是维护信誉与承诺,保持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坎贝尔表示,美国与台湾交往是因为“我们支持台湾,但我们不是反对中国”,希望与海峡两岸都保持“有建设性的关系”。

葛来仪在访谈中说:“在我看来,拜登政府认为缺乏对话是危险的,他们会试着鼓励双方重新开展对话。”

以下是记者冯兆音与葛来仪的问答。

记者:中国官媒一度把拜登称为“中国的老朋友”。自总统大选以来则有怀疑声音称,拜登或是“中国的新仇敌”。关于拜登将如何与中国打交道,你的观察是什么?

葛来仪:拜登对于中国的看法确实发生了变化。他曾与中国合作,不仅与习近平对话,还作为(奥巴马)政府的一员,就气候变化、北韩(朝鲜)、伊朗、公共健康等议题与中国打交道。但在最近四年来,因为美中关系的竞争性越来越强,就我看来,中国对美国的挑战和威胁越来越多,拜登的对华看法也相应改变了。在总统大选期间,他对中国的一些发言十分强硬。但我认为,拜登总统发言的重点是,希望促使中国遵守规则,与美国企业在平等条件下竞争,同时与美国和其他国家合作。这会是双向道,这不仅仅是美国将如何与中国打交道的问题,也关乎中国将如何与美国打交道。

记者:北京明显希望可以重置双边关系。中国政府高层近来关于中美关系的发言中,合作是一个重要关键词。而另一方面,在华盛顿频频出现的对华关键词是竞争。你认为双方能够如何调和这个差异?

葛来仪:我认为拜登政府把美中关系放在三个不同的篮子中。第一个是对抗性(adversarial)的议题,那些美国表明必须对抗中国的问题;第二个是竞争性,主要是经济相关的领域;第三个篮子则是合作性议题。但我认为,中国必须先解决一些我们面临的挑战,开展对话,管控分歧,在必要时可能还需要减少分歧。

我个人并不预期美中关系会发生重置(reset),但我的确希望双方能有更有效的对话,可在关乎双方核心利益的领域管控分歧。新疆、台湾、香港,这些绝对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某种程度上,还有关乎南海以及中国附近海域的问题。

现在仍是拜登政府的初期,两国关系有稳定和改善的空间,但这并非必然。一个巴掌打不响,我们要看中国和美国分别怎么做。我记得在拜登当选总统前,他接受《60分钟》节目的采访,被问到哪个国家对美国构成最大威胁时,他马上回答“俄罗斯”,同时称中国为“竞争对手”。但他从未把中国标签为“战略竞争对手”,只说过美中处于“极度竞争”。我认为拜登为改善对华关系敞开了大门,同时表明他会捍卫美国的利益。

两国在许多领域可以合作,因为这些议题也关乎复兴与美国重建,这是拜登的优先事项。如果中国想要与美国一道帮助美国变得更强大,如果美国也发出信号表示我们并非试图遏制与削弱中国,我认为两国是有合作空间的。但同时我们必须承认,在一些议题上我们的利益是相冲突的,那无法解决,只能管控。

记者:在对华关系上,拜登政府面临哪些主要挑战?

葛来仪:我认为一个重大挑战是在科技方面,因为中国想要在21世纪的核心科技上占主导地位。在美国一直有一个讨论,关于我们是否应该跟中国在某些科技领域上脱钩。这也是拜登政府十分重视的话题,中国势必会对美方尝试脱钩的举措作出反应。

另一个对中国来说非常敏感的议题是台湾,我认为在这一议题上,中方曾非常担忧特朗普政府推动美台关系的政策。拜登政府已发出信号会坚定支持台湾,随即而来的问题是,他们会如何发展与台湾的关系,中国会否将其解读为跨越红线。

记者:许多台湾人因拜登当选而感到焦虑,担忧他不如特朗普对华强硬,关注紧密的美台关系是否会延续。

葛来仪:从拜登上台至今,所有迹象都表明拜登会捍卫美国、盟友和伙伴的利益,已有多个声明与举措展现对台湾的强力支持。我认为台湾的民众与政府无需担心,美国的对台关系稳健与持久。

但愿美方会鼓励海峡两岸重启最近五年来停摆的官方对话,因为这是引发区域紧张的因素之一,并可能导致意外与冲突。在我看来,拜登政府认为缺乏对话是危险的,他们会试着鼓励双方重新开展对话。

记者:在主权问题上,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美、中两国会偏离既定立场。华盛顿的新政府有哪些回旋空间?

葛来仪:我预期在主权问题上,拜登政府的政策不会完全偏离特朗普政府的方针,例如,他们会继续在南海进行保障航行自由的活动。美方也在与其他“四方对话”国家,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紧密合作,甚至达成超越“四方对话”的合作。我认为在这个领域,我们会看到美中之间的竞争与对抗。我希望我们与中国军方可以达成更有效的沟通,在“相遇规则”的危机磋商、如何防止误判与误会等方面。那样我们才能在南海或台湾海峡避免意外与战争,我想在这个问题上拜登政府有一定空间。

记者:关于中国政权性质与意图,以及美国的外交目标与制约性,拜登政府的理解与特朗普政府的截然不同。拜登的团队认为中国的崛起是对美国的挑战,但并不认为北京有成为霸权的意图。前国务卿蓬佩奥主张诱使中国改变,而拜登班子则曾表示,关于华府决策对中国长远发展的影响力,美国要有“谦逊”的认识。你怎么看这些差异?

葛来仪:与特朗普政府不同,拜登政府可能不会把焦点放在美中关系的意识形态部分。我们之前经常听到国务卿蓬佩奥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民众区分开来,他几乎在呼吁中国民众起义、改变中国,这听起来很像是一个推动政权变更的政策。我不认为你会从拜登政府那里听到类似的表态。我们还没有听到(拜登政府发表)针对中国共产党的言论,而只是关于中国和中国政府的表态。

我认为拜登政府的举措是从强势地位(a position of strength)出发与中国打交道。这意味着要循序渐进,我们要先控制好疫情,重新为美国经济注入活力,巩固美国的同盟。我们要确保中国不把美国视作衰落中的国家并试图从中占便宜。目前,中国看到美国的弱势。在中国,有一种观点是东方在崛起,西方在衰落。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我们曾经目睹过类似的状况,中国看到美国处于低谷并试图利用这一时机。这是民主党人已经学到的教训,他们不希望在拜登时代重复这一错误。

与特朗普政府不同,拜登政府在外交政策尤其是是对华政策中,强调价值观角色以及巩固与盟友的合作。我认为他们还把焦点放在复兴美国,让美国变得更有竞争力,重新加入国际组织和条约,巴黎协定、国际卫生组织、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就是三大例子。在这些领域中,中国可能不会那么欢迎拜登政府的新举措。但从积极的角度看,拜登政府展示出合作意愿,并认可中国在解决某些全球挑战中的作用,我相信北京会欢迎这些变化。

记者:在全球层面上,世界期待看到美中在重大议题上的合作,例如抗击新冠疫情。但在近期,两国就病毒起源、疫情应对争论不休,相关讨论变得政治化。你认为拜登上台后,是否可能出现转机?

葛来仪:在疫情上,美中可谓是出师不利,在疫情一开始时就在医疗防护用品上争持,现在则轮到了疫苗。我认为要扭转这一态势非常困难,这个话题被政治化并不令人意外,两国在这上面很难开展合作。然而也许当美国的疫情开始受控后,我们会从这个话题上翻篇。拜登政府已明确要求中国提供更多资讯,尤其是向世界卫生组织。为了防止全球疫情再度爆发,我们必须从中方处得到全部信息,中国需要发挥自己的作用、需要更乐于分享资讯。

记者:你多次提到美中关系是“双向道”、“一个巴掌打不响”,从美方的角度出发,你想对北京传递怎样的信息?

葛来仪:我认为习近平应该少谈互相尊重核心利益,多谈管控我们的核心利益。因为如果中国要求美国尊重其核心利益,但又不尊重美国的核心利益,那我们改善关系的空间就很有限了。

我认为中国应该意识到,我们本质上处在美中关系的一个竞争时期。我们不想要开战,我们不希望双边关系由不信任主导。那么我们就应该看清双边关系的现状,明确可开展合作的领域,从那出发缓解不信任,开始重塑关系。但要认识到这需要一步步来,不可能进行什么重大的战略交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总统拜登上台逾一个月,美中关系不如特朗普时期般波涛汹涌,但暗流涌动。

葛来仪

OR--商业新媒体

拜登延续前任政府的对华强硬的经贸政策,允许一项针对中国科技公司的禁令生效,暂无取消对华商品关税的迹象;美军更为频繁地在南海实施自由航行活动;美国亦就香港、新疆等人权问题谴责中国,还称其对台湾的支持坚如磐石。

《中国日报》近日社论指,拜登上任以来的对华政策带有特朗普主义的特征。

中方高层官员在最近讲话中,将近年中美关系恶化归咎于特朗普及其政府,呼吁新政府“回归理性”,“合作”成为这些表态中的关键词。然而,华盛顿谈论中国时的高频词则是“竞争”,拜登政府多次称美中处于“极度竞争”阶段。

拜登上台后,温差依然明显的华府与北京将如何往前迈步?拜登政府又将在近年来冰冻三尺的两岸关系中扮演何种角色?

就以上问题,记者近期专访了美国知名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高级研究员葛来仪(Bonnie Glaser)。她近日被《华盛顿人》杂志评为华府最有权力的250人之一,在外交政策上颇具影响力。

葛来仪认为,不同于特朗普政府,拜登政府不会聚焦美中关系的意识形态差异,转而强调外交政策的价值观与盟友重要性。

她指出,拜登政府未将中国标签为敌手,“为改善对华关系敞开了大门”,但她也强调,“一个巴掌打不响”,两国都须为管控核心利益出力,而非单方面要求对方的尊重与牺牲。

“因为如果中国要求美国尊重其核心利益,但又不尊重美国的核心利益,那改善关系的空间就很有限了,”葛来仪说。

近日“两岸水果战争”硝烟燃起,大陆宣布暂停进口台湾凤梨(菠萝)。禁令下达正值凤梨产季前夕,一些台湾民众质疑此举是出于政治因素。

一颗小小的凤梨,折射出的是两岸关系的冷暖。2012年中国与菲律宾因南海主权争议引发纠纷,中国向菲律宾的香蕉与凤梨下达禁令。正值马英九当政时两岸关系密切,台湾凤梨趁机打开了中国大陆的市场。如今,凤梨再次成为地缘政治的晴雨表。

葛来仪对记者表示,希望美方会鼓励海峡两岸重启最近五年来停摆的官方对话。

在白宫中主管亚洲政策的坎贝尔(Kurt Campbell)近期也曾暗示,美方期待看到两岸重启对话。去年12月,他在一场公开研讨会上表示,北京与台北间一定程度的“有效、闭门的对话”,会符合“每一方的最佳战略利益”。

“美国的最终责任是维护信誉与承诺,保持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坎贝尔表示,美国与台湾交往是因为“我们支持台湾,但我们不是反对中国”,希望与海峡两岸都保持“有建设性的关系”。

葛来仪在访谈中说:“在我看来,拜登政府认为缺乏对话是危险的,他们会试着鼓励双方重新开展对话。”

以下是记者冯兆音与葛来仪的问答。

记者:中国官媒一度把拜登称为“中国的老朋友”。自总统大选以来则有怀疑声音称,拜登或是“中国的新仇敌”。关于拜登将如何与中国打交道,你的观察是什么?

葛来仪:拜登对于中国的看法确实发生了变化。他曾与中国合作,不仅与习近平对话,还作为(奥巴马)政府的一员,就气候变化、北韩(朝鲜)、伊朗、公共健康等议题与中国打交道。但在最近四年来,因为美中关系的竞争性越来越强,就我看来,中国对美国的挑战和威胁越来越多,拜登的对华看法也相应改变了。在总统大选期间,他对中国的一些发言十分强硬。但我认为,拜登总统发言的重点是,希望促使中国遵守规则,与美国企业在平等条件下竞争,同时与美国和其他国家合作。这会是双向道,这不仅仅是美国将如何与中国打交道的问题,也关乎中国将如何与美国打交道。

记者:北京明显希望可以重置双边关系。中国政府高层近来关于中美关系的发言中,合作是一个重要关键词。而另一方面,在华盛顿频频出现的对华关键词是竞争。你认为双方能够如何调和这个差异?

葛来仪:我认为拜登政府把美中关系放在三个不同的篮子中。第一个是对抗性(adversarial)的议题,那些美国表明必须对抗中国的问题;第二个是竞争性,主要是经济相关的领域;第三个篮子则是合作性议题。但我认为,中国必须先解决一些我们面临的挑战,开展对话,管控分歧,在必要时可能还需要减少分歧。

我个人并不预期美中关系会发生重置(reset),但我的确希望双方能有更有效的对话,可在关乎双方核心利益的领域管控分歧。新疆、台湾、香港,这些绝对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某种程度上,还有关乎南海以及中国附近海域的问题。

现在仍是拜登政府的初期,两国关系有稳定和改善的空间,但这并非必然。一个巴掌打不响,我们要看中国和美国分别怎么做。我记得在拜登当选总统前,他接受《60分钟》节目的采访,被问到哪个国家对美国构成最大威胁时,他马上回答“俄罗斯”,同时称中国为“竞争对手”。但他从未把中国标签为“战略竞争对手”,只说过美中处于“极度竞争”。我认为拜登为改善对华关系敞开了大门,同时表明他会捍卫美国的利益。

两国在许多领域可以合作,因为这些议题也关乎复兴与美国重建,这是拜登的优先事项。如果中国想要与美国一道帮助美国变得更强大,如果美国也发出信号表示我们并非试图遏制与削弱中国,我认为两国是有合作空间的。但同时我们必须承认,在一些议题上我们的利益是相冲突的,那无法解决,只能管控。

记者:在对华关系上,拜登政府面临哪些主要挑战?

葛来仪:我认为一个重大挑战是在科技方面,因为中国想要在21世纪的核心科技上占主导地位。在美国一直有一个讨论,关于我们是否应该跟中国在某些科技领域上脱钩。这也是拜登政府十分重视的话题,中国势必会对美方尝试脱钩的举措作出反应。

另一个对中国来说非常敏感的议题是台湾,我认为在这一议题上,中方曾非常担忧特朗普政府推动美台关系的政策。拜登政府已发出信号会坚定支持台湾,随即而来的问题是,他们会如何发展与台湾的关系,中国会否将其解读为跨越红线。

记者:许多台湾人因拜登当选而感到焦虑,担忧他不如特朗普对华强硬,关注紧密的美台关系是否会延续。

葛来仪:从拜登上台至今,所有迹象都表明拜登会捍卫美国、盟友和伙伴的利益,已有多个声明与举措展现对台湾的强力支持。我认为台湾的民众与政府无需担心,美国的对台关系稳健与持久。

但愿美方会鼓励海峡两岸重启最近五年来停摆的官方对话,因为这是引发区域紧张的因素之一,并可能导致意外与冲突。在我看来,拜登政府认为缺乏对话是危险的,他们会试着鼓励双方重新开展对话。

记者:在主权问题上,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美、中两国会偏离既定立场。华盛顿的新政府有哪些回旋空间?

葛来仪:我预期在主权问题上,拜登政府的政策不会完全偏离特朗普政府的方针,例如,他们会继续在南海进行保障航行自由的活动。美方也在与其他“四方对话”国家,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紧密合作,甚至达成超越“四方对话”的合作。我认为在这个领域,我们会看到美中之间的竞争与对抗。我希望我们与中国军方可以达成更有效的沟通,在“相遇规则”的危机磋商、如何防止误判与误会等方面。那样我们才能在南海或台湾海峡避免意外与战争,我想在这个问题上拜登政府有一定空间。

记者:关于中国政权性质与意图,以及美国的外交目标与制约性,拜登政府的理解与特朗普政府的截然不同。拜登的团队认为中国的崛起是对美国的挑战,但并不认为北京有成为霸权的意图。前国务卿蓬佩奥主张诱使中国改变,而拜登班子则曾表示,关于华府决策对中国长远发展的影响力,美国要有“谦逊”的认识。你怎么看这些差异?

葛来仪:与特朗普政府不同,拜登政府可能不会把焦点放在美中关系的意识形态部分。我们之前经常听到国务卿蓬佩奥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民众区分开来,他几乎在呼吁中国民众起义、改变中国,这听起来很像是一个推动政权变更的政策。我不认为你会从拜登政府那里听到类似的表态。我们还没有听到(拜登政府发表)针对中国共产党的言论,而只是关于中国和中国政府的表态。

我认为拜登政府的举措是从强势地位(a position of strength)出发与中国打交道。这意味着要循序渐进,我们要先控制好疫情,重新为美国经济注入活力,巩固美国的同盟。我们要确保中国不把美国视作衰落中的国家并试图从中占便宜。目前,中国看到美国的弱势。在中国,有一种观点是东方在崛起,西方在衰落。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我们曾经目睹过类似的状况,中国看到美国处于低谷并试图利用这一时机。这是民主党人已经学到的教训,他们不希望在拜登时代重复这一错误。

与特朗普政府不同,拜登政府在外交政策尤其是是对华政策中,强调价值观角色以及巩固与盟友的合作。我认为他们还把焦点放在复兴美国,让美国变得更有竞争力,重新加入国际组织和条约,巴黎协定、国际卫生组织、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就是三大例子。在这些领域中,中国可能不会那么欢迎拜登政府的新举措。但从积极的角度看,拜登政府展示出合作意愿,并认可中国在解决某些全球挑战中的作用,我相信北京会欢迎这些变化。

记者:在全球层面上,世界期待看到美中在重大议题上的合作,例如抗击新冠疫情。但在近期,两国就病毒起源、疫情应对争论不休,相关讨论变得政治化。你认为拜登上台后,是否可能出现转机?

葛来仪:在疫情上,美中可谓是出师不利,在疫情一开始时就在医疗防护用品上争持,现在则轮到了疫苗。我认为要扭转这一态势非常困难,这个话题被政治化并不令人意外,两国在这上面很难开展合作。然而也许当美国的疫情开始受控后,我们会从这个话题上翻篇。拜登政府已明确要求中国提供更多资讯,尤其是向世界卫生组织。为了防止全球疫情再度爆发,我们必须从中方处得到全部信息,中国需要发挥自己的作用、需要更乐于分享资讯。

记者:你多次提到美中关系是“双向道”、“一个巴掌打不响”,从美方的角度出发,你想对北京传递怎样的信息?

葛来仪:我认为习近平应该少谈互相尊重核心利益,多谈管控我们的核心利益。因为如果中国要求美国尊重其核心利益,但又不尊重美国的核心利益,那我们改善关系的空间就很有限了。

我认为中国应该意识到,我们本质上处在美中关系的一个竞争时期。我们不想要开战,我们不希望双边关系由不信任主导。那么我们就应该看清双边关系的现状,明确可开展合作的领域,从那出发缓解不信任,开始重塑关系。但要认识到这需要一步步来,不可能进行什么重大的战略交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拜登上台后,中美、两岸关系将如何变局?专访美国智库专家葛来仪

发布日期:2021-03-03 07:12
摘要:美国总统拜登上台逾一个月,美中关系不如特朗普时期般波涛汹涌,但暗流涌动。

葛来仪

OR--商业新媒体

拜登延续前任政府的对华强硬的经贸政策,允许一项针对中国科技公司的禁令生效,暂无取消对华商品关税的迹象;美军更为频繁地在南海实施自由航行活动;美国亦就香港、新疆等人权问题谴责中国,还称其对台湾的支持坚如磐石。

《中国日报》近日社论指,拜登上任以来的对华政策带有特朗普主义的特征。

中方高层官员在最近讲话中,将近年中美关系恶化归咎于特朗普及其政府,呼吁新政府“回归理性”,“合作”成为这些表态中的关键词。然而,华盛顿谈论中国时的高频词则是“竞争”,拜登政府多次称美中处于“极度竞争”阶段。

拜登上台后,温差依然明显的华府与北京将如何往前迈步?拜登政府又将在近年来冰冻三尺的两岸关系中扮演何种角色?

就以上问题,记者近期专访了美国知名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高级研究员葛来仪(Bonnie Glaser)。她近日被《华盛顿人》杂志评为华府最有权力的250人之一,在外交政策上颇具影响力。

葛来仪认为,不同于特朗普政府,拜登政府不会聚焦美中关系的意识形态差异,转而强调外交政策的价值观与盟友重要性。

她指出,拜登政府未将中国标签为敌手,“为改善对华关系敞开了大门”,但她也强调,“一个巴掌打不响”,两国都须为管控核心利益出力,而非单方面要求对方的尊重与牺牲。

“因为如果中国要求美国尊重其核心利益,但又不尊重美国的核心利益,那改善关系的空间就很有限了,”葛来仪说。

近日“两岸水果战争”硝烟燃起,大陆宣布暂停进口台湾凤梨(菠萝)。禁令下达正值凤梨产季前夕,一些台湾民众质疑此举是出于政治因素。

一颗小小的凤梨,折射出的是两岸关系的冷暖。2012年中国与菲律宾因南海主权争议引发纠纷,中国向菲律宾的香蕉与凤梨下达禁令。正值马英九当政时两岸关系密切,台湾凤梨趁机打开了中国大陆的市场。如今,凤梨再次成为地缘政治的晴雨表。

葛来仪对记者表示,希望美方会鼓励海峡两岸重启最近五年来停摆的官方对话。

在白宫中主管亚洲政策的坎贝尔(Kurt Campbell)近期也曾暗示,美方期待看到两岸重启对话。去年12月,他在一场公开研讨会上表示,北京与台北间一定程度的“有效、闭门的对话”,会符合“每一方的最佳战略利益”。

“美国的最终责任是维护信誉与承诺,保持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坎贝尔表示,美国与台湾交往是因为“我们支持台湾,但我们不是反对中国”,希望与海峡两岸都保持“有建设性的关系”。

葛来仪在访谈中说:“在我看来,拜登政府认为缺乏对话是危险的,他们会试着鼓励双方重新开展对话。”

以下是记者冯兆音与葛来仪的问答。

记者:中国官媒一度把拜登称为“中国的老朋友”。自总统大选以来则有怀疑声音称,拜登或是“中国的新仇敌”。关于拜登将如何与中国打交道,你的观察是什么?

葛来仪:拜登对于中国的看法确实发生了变化。他曾与中国合作,不仅与习近平对话,还作为(奥巴马)政府的一员,就气候变化、北韩(朝鲜)、伊朗、公共健康等议题与中国打交道。但在最近四年来,因为美中关系的竞争性越来越强,就我看来,中国对美国的挑战和威胁越来越多,拜登的对华看法也相应改变了。在总统大选期间,他对中国的一些发言十分强硬。但我认为,拜登总统发言的重点是,希望促使中国遵守规则,与美国企业在平等条件下竞争,同时与美国和其他国家合作。这会是双向道,这不仅仅是美国将如何与中国打交道的问题,也关乎中国将如何与美国打交道。

记者:北京明显希望可以重置双边关系。中国政府高层近来关于中美关系的发言中,合作是一个重要关键词。而另一方面,在华盛顿频频出现的对华关键词是竞争。你认为双方能够如何调和这个差异?

葛来仪:我认为拜登政府把美中关系放在三个不同的篮子中。第一个是对抗性(adversarial)的议题,那些美国表明必须对抗中国的问题;第二个是竞争性,主要是经济相关的领域;第三个篮子则是合作性议题。但我认为,中国必须先解决一些我们面临的挑战,开展对话,管控分歧,在必要时可能还需要减少分歧。

我个人并不预期美中关系会发生重置(reset),但我的确希望双方能有更有效的对话,可在关乎双方核心利益的领域管控分歧。新疆、台湾、香港,这些绝对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某种程度上,还有关乎南海以及中国附近海域的问题。

现在仍是拜登政府的初期,两国关系有稳定和改善的空间,但这并非必然。一个巴掌打不响,我们要看中国和美国分别怎么做。我记得在拜登当选总统前,他接受《60分钟》节目的采访,被问到哪个国家对美国构成最大威胁时,他马上回答“俄罗斯”,同时称中国为“竞争对手”。但他从未把中国标签为“战略竞争对手”,只说过美中处于“极度竞争”。我认为拜登为改善对华关系敞开了大门,同时表明他会捍卫美国的利益。

两国在许多领域可以合作,因为这些议题也关乎复兴与美国重建,这是拜登的优先事项。如果中国想要与美国一道帮助美国变得更强大,如果美国也发出信号表示我们并非试图遏制与削弱中国,我认为两国是有合作空间的。但同时我们必须承认,在一些议题上我们的利益是相冲突的,那无法解决,只能管控。

记者:在对华关系上,拜登政府面临哪些主要挑战?

葛来仪:我认为一个重大挑战是在科技方面,因为中国想要在21世纪的核心科技上占主导地位。在美国一直有一个讨论,关于我们是否应该跟中国在某些科技领域上脱钩。这也是拜登政府十分重视的话题,中国势必会对美方尝试脱钩的举措作出反应。

另一个对中国来说非常敏感的议题是台湾,我认为在这一议题上,中方曾非常担忧特朗普政府推动美台关系的政策。拜登政府已发出信号会坚定支持台湾,随即而来的问题是,他们会如何发展与台湾的关系,中国会否将其解读为跨越红线。

记者:许多台湾人因拜登当选而感到焦虑,担忧他不如特朗普对华强硬,关注紧密的美台关系是否会延续。

葛来仪:从拜登上台至今,所有迹象都表明拜登会捍卫美国、盟友和伙伴的利益,已有多个声明与举措展现对台湾的强力支持。我认为台湾的民众与政府无需担心,美国的对台关系稳健与持久。

但愿美方会鼓励海峡两岸重启最近五年来停摆的官方对话,因为这是引发区域紧张的因素之一,并可能导致意外与冲突。在我看来,拜登政府认为缺乏对话是危险的,他们会试着鼓励双方重新开展对话。

记者:在主权问题上,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美、中两国会偏离既定立场。华盛顿的新政府有哪些回旋空间?

葛来仪:我预期在主权问题上,拜登政府的政策不会完全偏离特朗普政府的方针,例如,他们会继续在南海进行保障航行自由的活动。美方也在与其他“四方对话”国家,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紧密合作,甚至达成超越“四方对话”的合作。我认为在这个领域,我们会看到美中之间的竞争与对抗。我希望我们与中国军方可以达成更有效的沟通,在“相遇规则”的危机磋商、如何防止误判与误会等方面。那样我们才能在南海或台湾海峡避免意外与战争,我想在这个问题上拜登政府有一定空间。

记者:关于中国政权性质与意图,以及美国的外交目标与制约性,拜登政府的理解与特朗普政府的截然不同。拜登的团队认为中国的崛起是对美国的挑战,但并不认为北京有成为霸权的意图。前国务卿蓬佩奥主张诱使中国改变,而拜登班子则曾表示,关于华府决策对中国长远发展的影响力,美国要有“谦逊”的认识。你怎么看这些差异?

葛来仪:与特朗普政府不同,拜登政府可能不会把焦点放在美中关系的意识形态部分。我们之前经常听到国务卿蓬佩奥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民众区分开来,他几乎在呼吁中国民众起义、改变中国,这听起来很像是一个推动政权变更的政策。我不认为你会从拜登政府那里听到类似的表态。我们还没有听到(拜登政府发表)针对中国共产党的言论,而只是关于中国和中国政府的表态。

我认为拜登政府的举措是从强势地位(a position of strength)出发与中国打交道。这意味着要循序渐进,我们要先控制好疫情,重新为美国经济注入活力,巩固美国的同盟。我们要确保中国不把美国视作衰落中的国家并试图从中占便宜。目前,中国看到美国的弱势。在中国,有一种观点是东方在崛起,西方在衰落。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我们曾经目睹过类似的状况,中国看到美国处于低谷并试图利用这一时机。这是民主党人已经学到的教训,他们不希望在拜登时代重复这一错误。

与特朗普政府不同,拜登政府在外交政策尤其是是对华政策中,强调价值观角色以及巩固与盟友的合作。我认为他们还把焦点放在复兴美国,让美国变得更有竞争力,重新加入国际组织和条约,巴黎协定、国际卫生组织、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就是三大例子。在这些领域中,中国可能不会那么欢迎拜登政府的新举措。但从积极的角度看,拜登政府展示出合作意愿,并认可中国在解决某些全球挑战中的作用,我相信北京会欢迎这些变化。

记者:在全球层面上,世界期待看到美中在重大议题上的合作,例如抗击新冠疫情。但在近期,两国就病毒起源、疫情应对争论不休,相关讨论变得政治化。你认为拜登上台后,是否可能出现转机?

葛来仪:在疫情上,美中可谓是出师不利,在疫情一开始时就在医疗防护用品上争持,现在则轮到了疫苗。我认为要扭转这一态势非常困难,这个话题被政治化并不令人意外,两国在这上面很难开展合作。然而也许当美国的疫情开始受控后,我们会从这个话题上翻篇。拜登政府已明确要求中国提供更多资讯,尤其是向世界卫生组织。为了防止全球疫情再度爆发,我们必须从中方处得到全部信息,中国需要发挥自己的作用、需要更乐于分享资讯。

记者:你多次提到美中关系是“双向道”、“一个巴掌打不响”,从美方的角度出发,你想对北京传递怎样的信息?

葛来仪:我认为习近平应该少谈互相尊重核心利益,多谈管控我们的核心利益。因为如果中国要求美国尊重其核心利益,但又不尊重美国的核心利益,那我们改善关系的空间就很有限了。

我认为中国应该意识到,我们本质上处在美中关系的一个竞争时期。我们不想要开战,我们不希望双边关系由不信任主导。那么我们就应该看清双边关系的现状,明确可开展合作的领域,从那出发缓解不信任,开始重塑关系。但要认识到这需要一步步来,不可能进行什么重大的战略交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