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或许已经抵御住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但新生婴儿数量的减少正令中国增长前景蒙上阴霾。



 | Liyan Qi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或许已经抵御住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但新生婴儿数量的减少正令中国增长前景蒙上阴霾。

短期看,得益于快速遏制住疫情蔓延并且进行了大量国家主导的投资,中国经济看起来相对强劲,同时一些经济学家今年早些时候曾预测,中国到2028年可能会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这比此前预期的时间要提早好几年。

但这个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在人口结构方面却在落败。中国10年一次的人口普查结果出炉前,已有一些迹象表明,2020年中国新生婴儿数量比1961年以来的任何一年都要少。1960年代初,中国遭遇了大范围的饥荒。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本月的一份报告指出,生产率增长放缓和劳动力数量萎缩有可能导致中国永远无法超越美国,即便中国真的超越了美国,美国也会在依靠移民持续补充劳动力供应的情况下再次夺回榜首位置。

凯投宏观驻伦敦的经济学家威廉斯(Mark Williams)将这种情况比作意大利在1980年代末的辉煌年代,当时意大利一度超越了英国,但之后又跌落回去。


凯投宏观的这份报告称,由于加入劳动大军的年轻人越来越少,而退休人员越来越多,预计中国的劳动力每年将缩减0.5%以上。相比之下,在美国,由于生育率高于中国,加上移民的支持,预计未来30年内美国的劳动力规模将扩大。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对人口学家和经济学家的调查得出的预估中值是, 2020年出生人口较2019年的1,465万减少15%。最保守的估计是减少10%。

中国周日公布,2020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估值相当于约1.12万美元,人口学家表示,这些数字表明,中国人口去年仅略有增长。有关总人口、出生人口和死亡人数的细节预计要等到中国4月公布人口普查结果才会揭晓。

有几个城市已经报告出生人口大幅下降。温州、合肥和宁波的人口全都在大约800万到900万之间,这几个城市去年的出生人口分别下降了19%、23%和12%。

公安部本月早些时候表示,2020年中国户籍制度下登记的新生儿略高于1,000万,比2019年减少了15%。并非所有婴儿都在当地警方登记,但这一数据仍预示着官方出生人口将大幅下降。

人口统计学家表示,疫情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生育,使基本面的问题雪上加霜,包括育龄妇女数量下降,以及在独生子女政策下长大的许多夫妇不愿生二胎。

去年疫情暴发时,已育有一个三岁孩子的32岁天津居民Li Yiyi对生二胎持观望态度。她的丈夫在一家旅游公司担任IT技术人员。后来,由于公司难以维持运营,她的丈夫被减薪,Li决定重新工作。

她的儿子上了幼儿园,她现在在一家物流公司做管理员。她已经不再考虑生二胎。她说:“我们犹豫了很多年。我想现在我们终于下决心了:一个就够了。”

瑞信(Credit Suisse)去年在链接到其网站的一份报告中表示,2020年头10个月,中国20个城市妇产医院的新生儿数量下降了24%。

报告称,这些调查结果“预示着决策者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需要取消余下的计划生育控制措施,转而积极支持出生率”。

2016年中国取消独生子女政策,全社会都预计将会出现生育二胎的热潮。国家卫健委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民营妇产医院数量比2013年增加了近40%。但事实证明,2016年的婴儿潮只是昙花一现;当年出生人口增长7.9%,至1,786万。此后每年的出生人口都在下降。

医生们称,很多医院都在减薪,缩减产科病房规模。中国东部南京一家妇幼医院的一名儿科医生称,2020年,该院新生儿数量比2019年减少约五分之一。这名医生说,担心有一天自己会失业。

为了提升出生率,除了正式允许的二胎政策以外,中国一些地方政府已开始悄然允许家庭生育第三胎。国家卫健委在2月18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在中国经济不景气的东北地区,地方政府可探索实施全面放开生育政策试点方案。东北地区出生率极低。


但人口学家称,即使在全国范围内放开生育限制,现在也不会起到什么效果。一旦出生率开始下降,就很难扭转这种下行趋势,这就是奥地利人口学家卢茨(Wolfgang Lutz)等人2006年提出的“低生育率陷阱”。驻广东的独立人口学者何亚福说,今后几年,出生率可能会继续下降。

中国领导人尚未表示,在周五起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上,人大代表是否会讨论人口问题。

据商业新闻日报《21世纪经济报道》(21st Century Business Herald)的报道,农工党中央将在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上拟提交《关于完善生育支持政策体系、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提案》,该提案包括考虑将目前98天的产假适当延长到半年,探索二孩家庭教育补贴政策,探索住房优待政策。

但即使补贴或其他激励措施促使中国夫妇生育一个以上的孩子,由于独生子女政策的影响挥之不去,出生率可能仍然很低:根据官方数据,从2017年到2019年,15岁到49岁的育龄妇女数量平均每年下降500多万。

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的社会学家蔡泳表示:“中国的低生育率真实存在,并且会持续下去。”

中国曾表示,自动化将在一定程度上抵消工人减少的影响。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经济学家杜大伟(David Dollar)对这一假设表示怀疑。他表示:“自动化的实际变化与劳动力的减少之间很难协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经济虽抗住疫情,但生育率下降更难解决

发布日期:2021-03-02 09:10
摘要:中国或许已经抵御住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但新生婴儿数量的减少正令中国增长前景蒙上阴霾。



 | Liyan Qi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或许已经抵御住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但新生婴儿数量的减少正令中国增长前景蒙上阴霾。

短期看,得益于快速遏制住疫情蔓延并且进行了大量国家主导的投资,中国经济看起来相对强劲,同时一些经济学家今年早些时候曾预测,中国到2028年可能会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这比此前预期的时间要提早好几年。

但这个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在人口结构方面却在落败。中国10年一次的人口普查结果出炉前,已有一些迹象表明,2020年中国新生婴儿数量比1961年以来的任何一年都要少。1960年代初,中国遭遇了大范围的饥荒。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本月的一份报告指出,生产率增长放缓和劳动力数量萎缩有可能导致中国永远无法超越美国,即便中国真的超越了美国,美国也会在依靠移民持续补充劳动力供应的情况下再次夺回榜首位置。

凯投宏观驻伦敦的经济学家威廉斯(Mark Williams)将这种情况比作意大利在1980年代末的辉煌年代,当时意大利一度超越了英国,但之后又跌落回去。


凯投宏观的这份报告称,由于加入劳动大军的年轻人越来越少,而退休人员越来越多,预计中国的劳动力每年将缩减0.5%以上。相比之下,在美国,由于生育率高于中国,加上移民的支持,预计未来30年内美国的劳动力规模将扩大。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对人口学家和经济学家的调查得出的预估中值是, 2020年出生人口较2019年的1,465万减少15%。最保守的估计是减少10%。

中国周日公布,2020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估值相当于约1.12万美元,人口学家表示,这些数字表明,中国人口去年仅略有增长。有关总人口、出生人口和死亡人数的细节预计要等到中国4月公布人口普查结果才会揭晓。

有几个城市已经报告出生人口大幅下降。温州、合肥和宁波的人口全都在大约800万到900万之间,这几个城市去年的出生人口分别下降了19%、23%和12%。

公安部本月早些时候表示,2020年中国户籍制度下登记的新生儿略高于1,000万,比2019年减少了15%。并非所有婴儿都在当地警方登记,但这一数据仍预示着官方出生人口将大幅下降。

人口统计学家表示,疫情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生育,使基本面的问题雪上加霜,包括育龄妇女数量下降,以及在独生子女政策下长大的许多夫妇不愿生二胎。

去年疫情暴发时,已育有一个三岁孩子的32岁天津居民Li Yiyi对生二胎持观望态度。她的丈夫在一家旅游公司担任IT技术人员。后来,由于公司难以维持运营,她的丈夫被减薪,Li决定重新工作。

她的儿子上了幼儿园,她现在在一家物流公司做管理员。她已经不再考虑生二胎。她说:“我们犹豫了很多年。我想现在我们终于下决心了:一个就够了。”

瑞信(Credit Suisse)去年在链接到其网站的一份报告中表示,2020年头10个月,中国20个城市妇产医院的新生儿数量下降了24%。

报告称,这些调查结果“预示着决策者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需要取消余下的计划生育控制措施,转而积极支持出生率”。

2016年中国取消独生子女政策,全社会都预计将会出现生育二胎的热潮。国家卫健委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民营妇产医院数量比2013年增加了近40%。但事实证明,2016年的婴儿潮只是昙花一现;当年出生人口增长7.9%,至1,786万。此后每年的出生人口都在下降。

医生们称,很多医院都在减薪,缩减产科病房规模。中国东部南京一家妇幼医院的一名儿科医生称,2020年,该院新生儿数量比2019年减少约五分之一。这名医生说,担心有一天自己会失业。

为了提升出生率,除了正式允许的二胎政策以外,中国一些地方政府已开始悄然允许家庭生育第三胎。国家卫健委在2月18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在中国经济不景气的东北地区,地方政府可探索实施全面放开生育政策试点方案。东北地区出生率极低。


但人口学家称,即使在全国范围内放开生育限制,现在也不会起到什么效果。一旦出生率开始下降,就很难扭转这种下行趋势,这就是奥地利人口学家卢茨(Wolfgang Lutz)等人2006年提出的“低生育率陷阱”。驻广东的独立人口学者何亚福说,今后几年,出生率可能会继续下降。

中国领导人尚未表示,在周五起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上,人大代表是否会讨论人口问题。

据商业新闻日报《21世纪经济报道》(21st Century Business Herald)的报道,农工党中央将在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上拟提交《关于完善生育支持政策体系、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提案》,该提案包括考虑将目前98天的产假适当延长到半年,探索二孩家庭教育补贴政策,探索住房优待政策。

但即使补贴或其他激励措施促使中国夫妇生育一个以上的孩子,由于独生子女政策的影响挥之不去,出生率可能仍然很低:根据官方数据,从2017年到2019年,15岁到49岁的育龄妇女数量平均每年下降500多万。

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的社会学家蔡泳表示:“中国的低生育率真实存在,并且会持续下去。”

中国曾表示,自动化将在一定程度上抵消工人减少的影响。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经济学家杜大伟(David Dollar)对这一假设表示怀疑。他表示:“自动化的实际变化与劳动力的减少之间很难协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或许已经抵御住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但新生婴儿数量的减少正令中国增长前景蒙上阴霾。



 | Liyan Qi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或许已经抵御住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但新生婴儿数量的减少正令中国增长前景蒙上阴霾。

短期看,得益于快速遏制住疫情蔓延并且进行了大量国家主导的投资,中国经济看起来相对强劲,同时一些经济学家今年早些时候曾预测,中国到2028年可能会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这比此前预期的时间要提早好几年。

但这个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在人口结构方面却在落败。中国10年一次的人口普查结果出炉前,已有一些迹象表明,2020年中国新生婴儿数量比1961年以来的任何一年都要少。1960年代初,中国遭遇了大范围的饥荒。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本月的一份报告指出,生产率增长放缓和劳动力数量萎缩有可能导致中国永远无法超越美国,即便中国真的超越了美国,美国也会在依靠移民持续补充劳动力供应的情况下再次夺回榜首位置。

凯投宏观驻伦敦的经济学家威廉斯(Mark Williams)将这种情况比作意大利在1980年代末的辉煌年代,当时意大利一度超越了英国,但之后又跌落回去。


凯投宏观的这份报告称,由于加入劳动大军的年轻人越来越少,而退休人员越来越多,预计中国的劳动力每年将缩减0.5%以上。相比之下,在美国,由于生育率高于中国,加上移民的支持,预计未来30年内美国的劳动力规模将扩大。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对人口学家和经济学家的调查得出的预估中值是, 2020年出生人口较2019年的1,465万减少15%。最保守的估计是减少10%。

中国周日公布,2020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估值相当于约1.12万美元,人口学家表示,这些数字表明,中国人口去年仅略有增长。有关总人口、出生人口和死亡人数的细节预计要等到中国4月公布人口普查结果才会揭晓。

有几个城市已经报告出生人口大幅下降。温州、合肥和宁波的人口全都在大约800万到900万之间,这几个城市去年的出生人口分别下降了19%、23%和12%。

公安部本月早些时候表示,2020年中国户籍制度下登记的新生儿略高于1,000万,比2019年减少了15%。并非所有婴儿都在当地警方登记,但这一数据仍预示着官方出生人口将大幅下降。

人口统计学家表示,疫情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生育,使基本面的问题雪上加霜,包括育龄妇女数量下降,以及在独生子女政策下长大的许多夫妇不愿生二胎。

去年疫情暴发时,已育有一个三岁孩子的32岁天津居民Li Yiyi对生二胎持观望态度。她的丈夫在一家旅游公司担任IT技术人员。后来,由于公司难以维持运营,她的丈夫被减薪,Li决定重新工作。

她的儿子上了幼儿园,她现在在一家物流公司做管理员。她已经不再考虑生二胎。她说:“我们犹豫了很多年。我想现在我们终于下决心了:一个就够了。”

瑞信(Credit Suisse)去年在链接到其网站的一份报告中表示,2020年头10个月,中国20个城市妇产医院的新生儿数量下降了24%。

报告称,这些调查结果“预示着决策者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需要取消余下的计划生育控制措施,转而积极支持出生率”。

2016年中国取消独生子女政策,全社会都预计将会出现生育二胎的热潮。国家卫健委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民营妇产医院数量比2013年增加了近40%。但事实证明,2016年的婴儿潮只是昙花一现;当年出生人口增长7.9%,至1,786万。此后每年的出生人口都在下降。

医生们称,很多医院都在减薪,缩减产科病房规模。中国东部南京一家妇幼医院的一名儿科医生称,2020年,该院新生儿数量比2019年减少约五分之一。这名医生说,担心有一天自己会失业。

为了提升出生率,除了正式允许的二胎政策以外,中国一些地方政府已开始悄然允许家庭生育第三胎。国家卫健委在2月18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在中国经济不景气的东北地区,地方政府可探索实施全面放开生育政策试点方案。东北地区出生率极低。


但人口学家称,即使在全国范围内放开生育限制,现在也不会起到什么效果。一旦出生率开始下降,就很难扭转这种下行趋势,这就是奥地利人口学家卢茨(Wolfgang Lutz)等人2006年提出的“低生育率陷阱”。驻广东的独立人口学者何亚福说,今后几年,出生率可能会继续下降。

中国领导人尚未表示,在周五起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上,人大代表是否会讨论人口问题。

据商业新闻日报《21世纪经济报道》(21st Century Business Herald)的报道,农工党中央将在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上拟提交《关于完善生育支持政策体系、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提案》,该提案包括考虑将目前98天的产假适当延长到半年,探索二孩家庭教育补贴政策,探索住房优待政策。

但即使补贴或其他激励措施促使中国夫妇生育一个以上的孩子,由于独生子女政策的影响挥之不去,出生率可能仍然很低:根据官方数据,从2017年到2019年,15岁到49岁的育龄妇女数量平均每年下降500多万。

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的社会学家蔡泳表示:“中国的低生育率真实存在,并且会持续下去。”

中国曾表示,自动化将在一定程度上抵消工人减少的影响。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经济学家杜大伟(David Dollar)对这一假设表示怀疑。他表示:“自动化的实际变化与劳动力的减少之间很难协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经济虽抗住疫情,但生育率下降更难解决

发布日期:2021-03-02 09:10
摘要:中国或许已经抵御住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但新生婴儿数量的减少正令中国增长前景蒙上阴霾。



 | Liyan Qi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或许已经抵御住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但新生婴儿数量的减少正令中国增长前景蒙上阴霾。

短期看,得益于快速遏制住疫情蔓延并且进行了大量国家主导的投资,中国经济看起来相对强劲,同时一些经济学家今年早些时候曾预测,中国到2028年可能会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这比此前预期的时间要提早好几年。

但这个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在人口结构方面却在落败。中国10年一次的人口普查结果出炉前,已有一些迹象表明,2020年中国新生婴儿数量比1961年以来的任何一年都要少。1960年代初,中国遭遇了大范围的饥荒。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本月的一份报告指出,生产率增长放缓和劳动力数量萎缩有可能导致中国永远无法超越美国,即便中国真的超越了美国,美国也会在依靠移民持续补充劳动力供应的情况下再次夺回榜首位置。

凯投宏观驻伦敦的经济学家威廉斯(Mark Williams)将这种情况比作意大利在1980年代末的辉煌年代,当时意大利一度超越了英国,但之后又跌落回去。


凯投宏观的这份报告称,由于加入劳动大军的年轻人越来越少,而退休人员越来越多,预计中国的劳动力每年将缩减0.5%以上。相比之下,在美国,由于生育率高于中国,加上移民的支持,预计未来30年内美国的劳动力规模将扩大。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对人口学家和经济学家的调查得出的预估中值是, 2020年出生人口较2019年的1,465万减少15%。最保守的估计是减少10%。

中国周日公布,2020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估值相当于约1.12万美元,人口学家表示,这些数字表明,中国人口去年仅略有增长。有关总人口、出生人口和死亡人数的细节预计要等到中国4月公布人口普查结果才会揭晓。

有几个城市已经报告出生人口大幅下降。温州、合肥和宁波的人口全都在大约800万到900万之间,这几个城市去年的出生人口分别下降了19%、23%和12%。

公安部本月早些时候表示,2020年中国户籍制度下登记的新生儿略高于1,000万,比2019年减少了15%。并非所有婴儿都在当地警方登记,但这一数据仍预示着官方出生人口将大幅下降。

人口统计学家表示,疫情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生育,使基本面的问题雪上加霜,包括育龄妇女数量下降,以及在独生子女政策下长大的许多夫妇不愿生二胎。

去年疫情暴发时,已育有一个三岁孩子的32岁天津居民Li Yiyi对生二胎持观望态度。她的丈夫在一家旅游公司担任IT技术人员。后来,由于公司难以维持运营,她的丈夫被减薪,Li决定重新工作。

她的儿子上了幼儿园,她现在在一家物流公司做管理员。她已经不再考虑生二胎。她说:“我们犹豫了很多年。我想现在我们终于下决心了:一个就够了。”

瑞信(Credit Suisse)去年在链接到其网站的一份报告中表示,2020年头10个月,中国20个城市妇产医院的新生儿数量下降了24%。

报告称,这些调查结果“预示着决策者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需要取消余下的计划生育控制措施,转而积极支持出生率”。

2016年中国取消独生子女政策,全社会都预计将会出现生育二胎的热潮。国家卫健委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民营妇产医院数量比2013年增加了近40%。但事实证明,2016年的婴儿潮只是昙花一现;当年出生人口增长7.9%,至1,786万。此后每年的出生人口都在下降。

医生们称,很多医院都在减薪,缩减产科病房规模。中国东部南京一家妇幼医院的一名儿科医生称,2020年,该院新生儿数量比2019年减少约五分之一。这名医生说,担心有一天自己会失业。

为了提升出生率,除了正式允许的二胎政策以外,中国一些地方政府已开始悄然允许家庭生育第三胎。国家卫健委在2月18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在中国经济不景气的东北地区,地方政府可探索实施全面放开生育政策试点方案。东北地区出生率极低。


但人口学家称,即使在全国范围内放开生育限制,现在也不会起到什么效果。一旦出生率开始下降,就很难扭转这种下行趋势,这就是奥地利人口学家卢茨(Wolfgang Lutz)等人2006年提出的“低生育率陷阱”。驻广东的独立人口学者何亚福说,今后几年,出生率可能会继续下降。

中国领导人尚未表示,在周五起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上,人大代表是否会讨论人口问题。

据商业新闻日报《21世纪经济报道》(21st Century Business Herald)的报道,农工党中央将在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上拟提交《关于完善生育支持政策体系、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提案》,该提案包括考虑将目前98天的产假适当延长到半年,探索二孩家庭教育补贴政策,探索住房优待政策。

但即使补贴或其他激励措施促使中国夫妇生育一个以上的孩子,由于独生子女政策的影响挥之不去,出生率可能仍然很低:根据官方数据,从2017年到2019年,15岁到49岁的育龄妇女数量平均每年下降500多万。

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的社会学家蔡泳表示:“中国的低生育率真实存在,并且会持续下去。”

中国曾表示,自动化将在一定程度上抵消工人减少的影响。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经济学家杜大伟(David Dollar)对这一假设表示怀疑。他表示:“自动化的实际变化与劳动力的减少之间很难协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