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根据我们的独家评估模型计算出的最新数据,我们初步制订了当前美国智库对华研究影响力前15名的名单。



 |丁迈琦 , 徐子岳 , 巫楠 , 肖佳宜 , 史旭峰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拜登政府上任初期,与一些知名智库之间密切的人员联系引起了媒体和学术界高度关注。其中,一家名为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的智库尤为突出。

这家华盛顿智库成立于2007年,与很多根深蒂固的老牌智库相比非常年轻,规模也较小。两位联合创办者都是民主党在国家安全、防务政策界的重量级人士:米歇尔•弗洛诺伊(Michèle Flournoy)曾在比尔•克林顿政府和奥巴马政府国防部担任副部长等职务;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也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国防部助理副部长。弗洛诺伊一度被认为是拜登政府国防部部长的首选,但她最终落败于非裔四星将军劳埃德•奥斯丁。而坎贝尔已经被拜登任命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白宫亚洲政策负责人。

除坎贝尔外,迄今至少已经有十几位曾在CNAS任职或客座的专家学者加入了拜登政府,任职中高层。其中包括CNAS前任CEO维多利亚•努兰德(Victoria Nuland)被任命为副国务卿;前执行副总裁伊莱•拉特纳(Ely Ratner)被任命为国防部长特别助理,等等。一些媒体和独立监督机构已经就此表达了有关“旋转门”的担忧。

“旋转门”是诸多西方国家政治体制中的常见现象,即政府(包括立法、行政、司法机构)与私营部门之间的人员往复流动:政府官员卸任后可以出任私营企业高管;反之亦然。由于这种现象背后可能存在利益冲突和权钱交易——例如前政府高官在加入企业之后利用自己的政治资源为任职的企业争取优惠的政策与更大的利益,它往往被作为一种负面的、政治腐败的迹象讨论和研究。

CNAS的崛起反映了美国政治中另外一个层面的“旋转门”现象——政府部门与高校、智库等学术机构之间的人员双向流动。在两党轮流执政、党派尖锐对立的美国,这种现象尤其明显:一党执政,另一党相对失势,大批政治任命的官员失业。除了进入私营部门工作,也有很多进入高校、智库任职,一方面暂避政治斗争的锋芒,另一方面进行政策研究和人才储备,蓄势再起。对于国际关系研究者来说,这种智库-政府旋转门现象提供了珍贵的研究方向和研究素材。

对于美国总共近2000家智库,业界有多种评估标准和排名榜单,其中以宾夕法尼亚大学“智库与公民社会计划”(TTCSP)年度排名最为全面、权威。但是,纯粹从中美关系角度出发,依据这些智库对华研究水平及其政策影响力所做的系统、量化、公开的评估和排名,可谓凤毛麟角。在拜登政府有望打开中美关系新时代之际,有必要以这个视角进行有的放矢的研究。

我们参考了国内外多家机构的智库排名标准和研究方法,以其对中国和中美关系的研究及其影响力作为主要出发点,将这些智库的学术研究实力、政策影响力、媒体和公众曝光度等多重指标加以量化、加权,编制了独家评估模型。根据这一模型计算出的最新数据,我们初步制订了当前美国智库对华研究影响力前15名的名单,按首字英文字母顺序于下文列出。具体排名和研究方法、评价模型细节将另行发表于学术期刊(研究方法和评价模型的概述请参见本文后附录)。

目前我们的研究对象集中美国智库分类中数量最多的一类,即独立非营利性智库(autonomous and independent, not-for-profit),暂未涉及大学附属的非营利性智库(university-affiliated),商业智库(corporate/for profit),以及政府和政党附属的智库(government affiliated, quasi-independent and political party-affiliated) 等其他类型。我们的研究团队计划将这个排名扩展成更加全面、动态的数据库,将上百家美国智库涉华研究的学者专家信息进行系统梳理,并增加地缘政治、国家安全、网络安全、经贸投资、科技、产业等具体政策研究的维度,陆续发布更多的定制化排名和研究成果。

这15家智库为:

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

大西洋理事会 (Atlantic Council)

布鲁金斯学会 (Brookings Institution)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 (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加图研究所 (Cato Institute)

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传统基金会 (The Heritage Foundation)

胡佛研究所 (Hoover Institution)

哈德逊研究所 (Hudson Institute)

兰德公司 (RAND Corporation)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The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威尔逊中心 (Wilson Center)

(未完待续,这15家智库的简介和研究方法概述将在本文下篇发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解码美国“政-智旋转门”:哪些智库的对华研究最具影响力?(上)

发布日期:2021-03-01 08:34
摘要:根据我们的独家评估模型计算出的最新数据,我们初步制订了当前美国智库对华研究影响力前15名的名单。



 |丁迈琦 , 徐子岳 , 巫楠 , 肖佳宜 , 史旭峰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拜登政府上任初期,与一些知名智库之间密切的人员联系引起了媒体和学术界高度关注。其中,一家名为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的智库尤为突出。

这家华盛顿智库成立于2007年,与很多根深蒂固的老牌智库相比非常年轻,规模也较小。两位联合创办者都是民主党在国家安全、防务政策界的重量级人士:米歇尔•弗洛诺伊(Michèle Flournoy)曾在比尔•克林顿政府和奥巴马政府国防部担任副部长等职务;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也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国防部助理副部长。弗洛诺伊一度被认为是拜登政府国防部部长的首选,但她最终落败于非裔四星将军劳埃德•奥斯丁。而坎贝尔已经被拜登任命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白宫亚洲政策负责人。

除坎贝尔外,迄今至少已经有十几位曾在CNAS任职或客座的专家学者加入了拜登政府,任职中高层。其中包括CNAS前任CEO维多利亚•努兰德(Victoria Nuland)被任命为副国务卿;前执行副总裁伊莱•拉特纳(Ely Ratner)被任命为国防部长特别助理,等等。一些媒体和独立监督机构已经就此表达了有关“旋转门”的担忧。

“旋转门”是诸多西方国家政治体制中的常见现象,即政府(包括立法、行政、司法机构)与私营部门之间的人员往复流动:政府官员卸任后可以出任私营企业高管;反之亦然。由于这种现象背后可能存在利益冲突和权钱交易——例如前政府高官在加入企业之后利用自己的政治资源为任职的企业争取优惠的政策与更大的利益,它往往被作为一种负面的、政治腐败的迹象讨论和研究。

CNAS的崛起反映了美国政治中另外一个层面的“旋转门”现象——政府部门与高校、智库等学术机构之间的人员双向流动。在两党轮流执政、党派尖锐对立的美国,这种现象尤其明显:一党执政,另一党相对失势,大批政治任命的官员失业。除了进入私营部门工作,也有很多进入高校、智库任职,一方面暂避政治斗争的锋芒,另一方面进行政策研究和人才储备,蓄势再起。对于国际关系研究者来说,这种智库-政府旋转门现象提供了珍贵的研究方向和研究素材。

对于美国总共近2000家智库,业界有多种评估标准和排名榜单,其中以宾夕法尼亚大学“智库与公民社会计划”(TTCSP)年度排名最为全面、权威。但是,纯粹从中美关系角度出发,依据这些智库对华研究水平及其政策影响力所做的系统、量化、公开的评估和排名,可谓凤毛麟角。在拜登政府有望打开中美关系新时代之际,有必要以这个视角进行有的放矢的研究。

我们参考了国内外多家机构的智库排名标准和研究方法,以其对中国和中美关系的研究及其影响力作为主要出发点,将这些智库的学术研究实力、政策影响力、媒体和公众曝光度等多重指标加以量化、加权,编制了独家评估模型。根据这一模型计算出的最新数据,我们初步制订了当前美国智库对华研究影响力前15名的名单,按首字英文字母顺序于下文列出。具体排名和研究方法、评价模型细节将另行发表于学术期刊(研究方法和评价模型的概述请参见本文后附录)。

目前我们的研究对象集中美国智库分类中数量最多的一类,即独立非营利性智库(autonomous and independent, not-for-profit),暂未涉及大学附属的非营利性智库(university-affiliated),商业智库(corporate/for profit),以及政府和政党附属的智库(government affiliated, quasi-independent and political party-affiliated) 等其他类型。我们的研究团队计划将这个排名扩展成更加全面、动态的数据库,将上百家美国智库涉华研究的学者专家信息进行系统梳理,并增加地缘政治、国家安全、网络安全、经贸投资、科技、产业等具体政策研究的维度,陆续发布更多的定制化排名和研究成果。

这15家智库为:

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

大西洋理事会 (Atlantic Council)

布鲁金斯学会 (Brookings Institution)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 (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加图研究所 (Cato Institute)

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传统基金会 (The Heritage Foundation)

胡佛研究所 (Hoover Institution)

哈德逊研究所 (Hudson Institute)

兰德公司 (RAND Corporation)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The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威尔逊中心 (Wilson Center)

(未完待续,这15家智库的简介和研究方法概述将在本文下篇发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根据我们的独家评估模型计算出的最新数据,我们初步制订了当前美国智库对华研究影响力前15名的名单。



 |丁迈琦 , 徐子岳 , 巫楠 , 肖佳宜 , 史旭峰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拜登政府上任初期,与一些知名智库之间密切的人员联系引起了媒体和学术界高度关注。其中,一家名为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的智库尤为突出。

这家华盛顿智库成立于2007年,与很多根深蒂固的老牌智库相比非常年轻,规模也较小。两位联合创办者都是民主党在国家安全、防务政策界的重量级人士:米歇尔•弗洛诺伊(Michèle Flournoy)曾在比尔•克林顿政府和奥巴马政府国防部担任副部长等职务;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也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国防部助理副部长。弗洛诺伊一度被认为是拜登政府国防部部长的首选,但她最终落败于非裔四星将军劳埃德•奥斯丁。而坎贝尔已经被拜登任命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白宫亚洲政策负责人。

除坎贝尔外,迄今至少已经有十几位曾在CNAS任职或客座的专家学者加入了拜登政府,任职中高层。其中包括CNAS前任CEO维多利亚•努兰德(Victoria Nuland)被任命为副国务卿;前执行副总裁伊莱•拉特纳(Ely Ratner)被任命为国防部长特别助理,等等。一些媒体和独立监督机构已经就此表达了有关“旋转门”的担忧。

“旋转门”是诸多西方国家政治体制中的常见现象,即政府(包括立法、行政、司法机构)与私营部门之间的人员往复流动:政府官员卸任后可以出任私营企业高管;反之亦然。由于这种现象背后可能存在利益冲突和权钱交易——例如前政府高官在加入企业之后利用自己的政治资源为任职的企业争取优惠的政策与更大的利益,它往往被作为一种负面的、政治腐败的迹象讨论和研究。

CNAS的崛起反映了美国政治中另外一个层面的“旋转门”现象——政府部门与高校、智库等学术机构之间的人员双向流动。在两党轮流执政、党派尖锐对立的美国,这种现象尤其明显:一党执政,另一党相对失势,大批政治任命的官员失业。除了进入私营部门工作,也有很多进入高校、智库任职,一方面暂避政治斗争的锋芒,另一方面进行政策研究和人才储备,蓄势再起。对于国际关系研究者来说,这种智库-政府旋转门现象提供了珍贵的研究方向和研究素材。

对于美国总共近2000家智库,业界有多种评估标准和排名榜单,其中以宾夕法尼亚大学“智库与公民社会计划”(TTCSP)年度排名最为全面、权威。但是,纯粹从中美关系角度出发,依据这些智库对华研究水平及其政策影响力所做的系统、量化、公开的评估和排名,可谓凤毛麟角。在拜登政府有望打开中美关系新时代之际,有必要以这个视角进行有的放矢的研究。

我们参考了国内外多家机构的智库排名标准和研究方法,以其对中国和中美关系的研究及其影响力作为主要出发点,将这些智库的学术研究实力、政策影响力、媒体和公众曝光度等多重指标加以量化、加权,编制了独家评估模型。根据这一模型计算出的最新数据,我们初步制订了当前美国智库对华研究影响力前15名的名单,按首字英文字母顺序于下文列出。具体排名和研究方法、评价模型细节将另行发表于学术期刊(研究方法和评价模型的概述请参见本文后附录)。

目前我们的研究对象集中美国智库分类中数量最多的一类,即独立非营利性智库(autonomous and independent, not-for-profit),暂未涉及大学附属的非营利性智库(university-affiliated),商业智库(corporate/for profit),以及政府和政党附属的智库(government affiliated, quasi-independent and political party-affiliated) 等其他类型。我们的研究团队计划将这个排名扩展成更加全面、动态的数据库,将上百家美国智库涉华研究的学者专家信息进行系统梳理,并增加地缘政治、国家安全、网络安全、经贸投资、科技、产业等具体政策研究的维度,陆续发布更多的定制化排名和研究成果。

这15家智库为:

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

大西洋理事会 (Atlantic Council)

布鲁金斯学会 (Brookings Institution)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 (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加图研究所 (Cato Institute)

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传统基金会 (The Heritage Foundation)

胡佛研究所 (Hoover Institution)

哈德逊研究所 (Hudson Institute)

兰德公司 (RAND Corporation)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The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威尔逊中心 (Wilson Center)

(未完待续,这15家智库的简介和研究方法概述将在本文下篇发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解码美国“政-智旋转门”:哪些智库的对华研究最具影响力?(上)

发布日期:2021-03-01 08:34
摘要:根据我们的独家评估模型计算出的最新数据,我们初步制订了当前美国智库对华研究影响力前15名的名单。



 |丁迈琦 , 徐子岳 , 巫楠 , 肖佳宜 , 史旭峰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拜登政府上任初期,与一些知名智库之间密切的人员联系引起了媒体和学术界高度关注。其中,一家名为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的智库尤为突出。

这家华盛顿智库成立于2007年,与很多根深蒂固的老牌智库相比非常年轻,规模也较小。两位联合创办者都是民主党在国家安全、防务政策界的重量级人士:米歇尔•弗洛诺伊(Michèle Flournoy)曾在比尔•克林顿政府和奥巴马政府国防部担任副部长等职务;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也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国防部助理副部长。弗洛诺伊一度被认为是拜登政府国防部部长的首选,但她最终落败于非裔四星将军劳埃德•奥斯丁。而坎贝尔已经被拜登任命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白宫亚洲政策负责人。

除坎贝尔外,迄今至少已经有十几位曾在CNAS任职或客座的专家学者加入了拜登政府,任职中高层。其中包括CNAS前任CEO维多利亚•努兰德(Victoria Nuland)被任命为副国务卿;前执行副总裁伊莱•拉特纳(Ely Ratner)被任命为国防部长特别助理,等等。一些媒体和独立监督机构已经就此表达了有关“旋转门”的担忧。

“旋转门”是诸多西方国家政治体制中的常见现象,即政府(包括立法、行政、司法机构)与私营部门之间的人员往复流动:政府官员卸任后可以出任私营企业高管;反之亦然。由于这种现象背后可能存在利益冲突和权钱交易——例如前政府高官在加入企业之后利用自己的政治资源为任职的企业争取优惠的政策与更大的利益,它往往被作为一种负面的、政治腐败的迹象讨论和研究。

CNAS的崛起反映了美国政治中另外一个层面的“旋转门”现象——政府部门与高校、智库等学术机构之间的人员双向流动。在两党轮流执政、党派尖锐对立的美国,这种现象尤其明显:一党执政,另一党相对失势,大批政治任命的官员失业。除了进入私营部门工作,也有很多进入高校、智库任职,一方面暂避政治斗争的锋芒,另一方面进行政策研究和人才储备,蓄势再起。对于国际关系研究者来说,这种智库-政府旋转门现象提供了珍贵的研究方向和研究素材。

对于美国总共近2000家智库,业界有多种评估标准和排名榜单,其中以宾夕法尼亚大学“智库与公民社会计划”(TTCSP)年度排名最为全面、权威。但是,纯粹从中美关系角度出发,依据这些智库对华研究水平及其政策影响力所做的系统、量化、公开的评估和排名,可谓凤毛麟角。在拜登政府有望打开中美关系新时代之际,有必要以这个视角进行有的放矢的研究。

我们参考了国内外多家机构的智库排名标准和研究方法,以其对中国和中美关系的研究及其影响力作为主要出发点,将这些智库的学术研究实力、政策影响力、媒体和公众曝光度等多重指标加以量化、加权,编制了独家评估模型。根据这一模型计算出的最新数据,我们初步制订了当前美国智库对华研究影响力前15名的名单,按首字英文字母顺序于下文列出。具体排名和研究方法、评价模型细节将另行发表于学术期刊(研究方法和评价模型的概述请参见本文后附录)。

目前我们的研究对象集中美国智库分类中数量最多的一类,即独立非营利性智库(autonomous and independent, not-for-profit),暂未涉及大学附属的非营利性智库(university-affiliated),商业智库(corporate/for profit),以及政府和政党附属的智库(government affiliated, quasi-independent and political party-affiliated) 等其他类型。我们的研究团队计划将这个排名扩展成更加全面、动态的数据库,将上百家美国智库涉华研究的学者专家信息进行系统梳理,并增加地缘政治、国家安全、网络安全、经贸投资、科技、产业等具体政策研究的维度,陆续发布更多的定制化排名和研究成果。

这15家智库为:

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

大西洋理事会 (Atlantic Council)

布鲁金斯学会 (Brookings Institution)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 (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加图研究所 (Cato Institute)

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传统基金会 (The Heritage Foundation)

胡佛研究所 (Hoover Institution)

哈德逊研究所 (Hudson Institute)

兰德公司 (RAND Corporation)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The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威尔逊中心 (Wilson Center)

(未完待续,这15家智库的简介和研究方法概述将在本文下篇发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根据我们的独家评估模型计算出的最新数据,我们初步制订了当前美国智库对华研究影响力前15名的名单。



 |丁迈琦 , 徐子岳 , 巫楠 , 肖佳宜 , 史旭峰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拜登政府上任初期,与一些知名智库之间密切的人员联系引起了媒体和学术界高度关注。其中,一家名为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的智库尤为突出。

这家华盛顿智库成立于2007年,与很多根深蒂固的老牌智库相比非常年轻,规模也较小。两位联合创办者都是民主党在国家安全、防务政策界的重量级人士:米歇尔•弗洛诺伊(Michèle Flournoy)曾在比尔•克林顿政府和奥巴马政府国防部担任副部长等职务;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也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国防部助理副部长。弗洛诺伊一度被认为是拜登政府国防部部长的首选,但她最终落败于非裔四星将军劳埃德•奥斯丁。而坎贝尔已经被拜登任命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白宫亚洲政策负责人。

除坎贝尔外,迄今至少已经有十几位曾在CNAS任职或客座的专家学者加入了拜登政府,任职中高层。其中包括CNAS前任CEO维多利亚•努兰德(Victoria Nuland)被任命为副国务卿;前执行副总裁伊莱•拉特纳(Ely Ratner)被任命为国防部长特别助理,等等。一些媒体和独立监督机构已经就此表达了有关“旋转门”的担忧。

“旋转门”是诸多西方国家政治体制中的常见现象,即政府(包括立法、行政、司法机构)与私营部门之间的人员往复流动:政府官员卸任后可以出任私营企业高管;反之亦然。由于这种现象背后可能存在利益冲突和权钱交易——例如前政府高官在加入企业之后利用自己的政治资源为任职的企业争取优惠的政策与更大的利益,它往往被作为一种负面的、政治腐败的迹象讨论和研究。

CNAS的崛起反映了美国政治中另外一个层面的“旋转门”现象——政府部门与高校、智库等学术机构之间的人员双向流动。在两党轮流执政、党派尖锐对立的美国,这种现象尤其明显:一党执政,另一党相对失势,大批政治任命的官员失业。除了进入私营部门工作,也有很多进入高校、智库任职,一方面暂避政治斗争的锋芒,另一方面进行政策研究和人才储备,蓄势再起。对于国际关系研究者来说,这种智库-政府旋转门现象提供了珍贵的研究方向和研究素材。

对于美国总共近2000家智库,业界有多种评估标准和排名榜单,其中以宾夕法尼亚大学“智库与公民社会计划”(TTCSP)年度排名最为全面、权威。但是,纯粹从中美关系角度出发,依据这些智库对华研究水平及其政策影响力所做的系统、量化、公开的评估和排名,可谓凤毛麟角。在拜登政府有望打开中美关系新时代之际,有必要以这个视角进行有的放矢的研究。

我们参考了国内外多家机构的智库排名标准和研究方法,以其对中国和中美关系的研究及其影响力作为主要出发点,将这些智库的学术研究实力、政策影响力、媒体和公众曝光度等多重指标加以量化、加权,编制了独家评估模型。根据这一模型计算出的最新数据,我们初步制订了当前美国智库对华研究影响力前15名的名单,按首字英文字母顺序于下文列出。具体排名和研究方法、评价模型细节将另行发表于学术期刊(研究方法和评价模型的概述请参见本文后附录)。

目前我们的研究对象集中美国智库分类中数量最多的一类,即独立非营利性智库(autonomous and independent, not-for-profit),暂未涉及大学附属的非营利性智库(university-affiliated),商业智库(corporate/for profit),以及政府和政党附属的智库(government affiliated, quasi-independent and political party-affiliated) 等其他类型。我们的研究团队计划将这个排名扩展成更加全面、动态的数据库,将上百家美国智库涉华研究的学者专家信息进行系统梳理,并增加地缘政治、国家安全、网络安全、经贸投资、科技、产业等具体政策研究的维度,陆续发布更多的定制化排名和研究成果。

这15家智库为:

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

大西洋理事会 (Atlantic Council)

布鲁金斯学会 (Brookings Institution)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 (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加图研究所 (Cato Institute)

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传统基金会 (The Heritage Foundation)

胡佛研究所 (Hoover Institution)

哈德逊研究所 (Hudson Institute)

兰德公司 (RAND Corporation)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The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威尔逊中心 (Wilson Center)

(未完待续,这15家智库的简介和研究方法概述将在本文下篇发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