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专业投资者沪深两市持股比例升至70%,而散户持股比例降至23%。这种情况与业余交易在全球范围的激增形成鲜明对比。



 |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机构投资者的优势地位不断增强,散户投资者在中国股市的影响力正在减弱,这与业余交易在全球范围的激增形成鲜明对比。从纽约到首尔,业余交易大增的新闻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投行华兴资本(China Renaissance)的数据显示,从2015年中国股灾到2020年6月,专业投资者持有沪深两市自由流通股的比例攀升至70%以上。同一时期,业余交易者的持股比例已从50%左右降至23%。

观察人士表示,这与美国的情况恰好相反。在美国,Robinhood等零佣金交易平台的崛起,推升了散户投资者的参与度,并导致部分股票价格出现剧烈波动。这也引发了这样的问题:这个全球最大的股票市场能从中国学到什么?在中国,监管机构限制了散户交易者引发巨幅震荡的能力。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金融学助理教授安德鲁•辛克莱(Andrew Sinclair)表示:“中国股市正变得越来越机构化,而美国股市可能正变得不那么机构化。”

从2014年末至2015年中,中国散户投资者从券商借入巨额资金购买股票,这场交易狂潮推动沪深300指数(CSI 300 Index)上涨逾120%。在监管机构打击保证金融资后,中国股市崩盘,市值蒸发逾5万亿美元。

包括游戏零售商游戏驿站(GameStop)、电影院线AMC在内的美国股票近期出现的剧烈波动,让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金融学助理教授彭程(Cameron Peng)有了一种似曾经历过的感觉。

“中国股市是这一幕的更戏剧化版本,”彭程表示,他曾在中国2014-2015年股市泡沫期间涉足过日内交易。

那时候,各种移动券商应用的兴起让上亿新手投资者得以用最低的费用进行杠杆交易。网上股票小道消息、网络论坛、甚至政府宣传也都鼓励他们涌入股市。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近几月情况的相似性——Robinhood等应用和在线论坛r/WallStreetBets大受欢迎。

辛克莱和彭程认为,散户投资者如此大量涌入股市——无论在美国还是中国——会导致股票与其内在价值脱节。与着眼长期的机构投资者不同,散户投资者常常哄抬股价,很少考虑公司盈利等基本面因素。

彭程教授指出,中外机构投资者的确扎进了中国2014-2015年的股市泡沫,但许多机构在股市暴跌前已成功将股票脱手。

根据摩根大通私人银行(JPMorgan Private Bank)亚洲投资策略主管亚历克斯•沃尔夫(Alex Wolf)的说法,2015年中国股市崩盘给许多散户投资者造成了持续的心理创伤,导致他们不愿再投身股市。

它也给“目睹泡沫破裂的监管机构留下了相当大的创伤,”他补充称,“他们(如今)非常热衷于通过根据需要控制流动性来设法防止这种情况发生。”

在北京方面看来,这包括加大对券商向散户提供保证金贷款的审查力度。中国的保证金贷款总额仍远低于2015年水平,而2020年新开立的保证金融资账户仅约100万个,而上述泡沫年份有200万至300万个。

华兴资本研究主管庞溟(Bruce Pang)表示,中国股市最近几次危机期间(如一年前的新冠疫情冲击)相对降低的波动性显示出,散户持股比例下降增强了股市的稳定性。但机构投资者对中国股市的参与在某些方面仍远远落后。

高盛(Goldman Sachs)的一份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底,散户投资者占到沪深两市成交量的80%以上,而这一比例在机构投资者占主导的香港仅为16%。高盛估计,中国占到全球股票交易量的四分之一以上,但只占全球市值的12%。

总部位于上海的泽奔咨询(Z-Ben Advisors)董事总经理张磊德(Peter Alexander)表示,中国政策制定者“希望将股市机构化,但到目前为止,这一努力远未达到我猜测的(政策制定者的目标)”。

虽然中美两国的散户交易者在各自蜂拥至股市期间使用了不同形式的杠杆,但分析师认为他们的行为没什么不同。

在2014-2015年,中国的业余交易者使用保证金融资来放大他们的押注,而美国的散户投资者最近几月冒着承受更大相应损失的风险,利用期权加大做多和做空的下注。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彭程表示:“对于散户投资者或家庭而言,(在美国和在中国的)交易行为并没有太大不同。”

他补充称,在中美两国,一个共同之处是,当泡沫最终破裂时,投资者都要承受损失带来的痛苦。

彭程表示,2015年,“人们看到自己的(持股的)价值一夜之间缩水一半”,这打击了“退休人员、祖父母、父母和大学生,他们对这些(投资)产品了解甚少。”

托马斯•黑尔(Thomas Hale)香港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股市趋势:机构投资者地位增强,散户影响力减弱

发布日期:2021-02-26 16:38
摘要: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专业投资者沪深两市持股比例升至70%,而散户持股比例降至23%。这种情况与业余交易在全球范围的激增形成鲜明对比。



 |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机构投资者的优势地位不断增强,散户投资者在中国股市的影响力正在减弱,这与业余交易在全球范围的激增形成鲜明对比。从纽约到首尔,业余交易大增的新闻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投行华兴资本(China Renaissance)的数据显示,从2015年中国股灾到2020年6月,专业投资者持有沪深两市自由流通股的比例攀升至70%以上。同一时期,业余交易者的持股比例已从50%左右降至23%。

观察人士表示,这与美国的情况恰好相反。在美国,Robinhood等零佣金交易平台的崛起,推升了散户投资者的参与度,并导致部分股票价格出现剧烈波动。这也引发了这样的问题:这个全球最大的股票市场能从中国学到什么?在中国,监管机构限制了散户交易者引发巨幅震荡的能力。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金融学助理教授安德鲁•辛克莱(Andrew Sinclair)表示:“中国股市正变得越来越机构化,而美国股市可能正变得不那么机构化。”

从2014年末至2015年中,中国散户投资者从券商借入巨额资金购买股票,这场交易狂潮推动沪深300指数(CSI 300 Index)上涨逾120%。在监管机构打击保证金融资后,中国股市崩盘,市值蒸发逾5万亿美元。

包括游戏零售商游戏驿站(GameStop)、电影院线AMC在内的美国股票近期出现的剧烈波动,让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金融学助理教授彭程(Cameron Peng)有了一种似曾经历过的感觉。

“中国股市是这一幕的更戏剧化版本,”彭程表示,他曾在中国2014-2015年股市泡沫期间涉足过日内交易。

那时候,各种移动券商应用的兴起让上亿新手投资者得以用最低的费用进行杠杆交易。网上股票小道消息、网络论坛、甚至政府宣传也都鼓励他们涌入股市。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近几月情况的相似性——Robinhood等应用和在线论坛r/WallStreetBets大受欢迎。

辛克莱和彭程认为,散户投资者如此大量涌入股市——无论在美国还是中国——会导致股票与其内在价值脱节。与着眼长期的机构投资者不同,散户投资者常常哄抬股价,很少考虑公司盈利等基本面因素。

彭程教授指出,中外机构投资者的确扎进了中国2014-2015年的股市泡沫,但许多机构在股市暴跌前已成功将股票脱手。

根据摩根大通私人银行(JPMorgan Private Bank)亚洲投资策略主管亚历克斯•沃尔夫(Alex Wolf)的说法,2015年中国股市崩盘给许多散户投资者造成了持续的心理创伤,导致他们不愿再投身股市。

它也给“目睹泡沫破裂的监管机构留下了相当大的创伤,”他补充称,“他们(如今)非常热衷于通过根据需要控制流动性来设法防止这种情况发生。”

在北京方面看来,这包括加大对券商向散户提供保证金贷款的审查力度。中国的保证金贷款总额仍远低于2015年水平,而2020年新开立的保证金融资账户仅约100万个,而上述泡沫年份有200万至300万个。

华兴资本研究主管庞溟(Bruce Pang)表示,中国股市最近几次危机期间(如一年前的新冠疫情冲击)相对降低的波动性显示出,散户持股比例下降增强了股市的稳定性。但机构投资者对中国股市的参与在某些方面仍远远落后。

高盛(Goldman Sachs)的一份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底,散户投资者占到沪深两市成交量的80%以上,而这一比例在机构投资者占主导的香港仅为16%。高盛估计,中国占到全球股票交易量的四分之一以上,但只占全球市值的12%。

总部位于上海的泽奔咨询(Z-Ben Advisors)董事总经理张磊德(Peter Alexander)表示,中国政策制定者“希望将股市机构化,但到目前为止,这一努力远未达到我猜测的(政策制定者的目标)”。

虽然中美两国的散户交易者在各自蜂拥至股市期间使用了不同形式的杠杆,但分析师认为他们的行为没什么不同。

在2014-2015年,中国的业余交易者使用保证金融资来放大他们的押注,而美国的散户投资者最近几月冒着承受更大相应损失的风险,利用期权加大做多和做空的下注。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彭程表示:“对于散户投资者或家庭而言,(在美国和在中国的)交易行为并没有太大不同。”

他补充称,在中美两国,一个共同之处是,当泡沫最终破裂时,投资者都要承受损失带来的痛苦。

彭程表示,2015年,“人们看到自己的(持股的)价值一夜之间缩水一半”,这打击了“退休人员、祖父母、父母和大学生,他们对这些(投资)产品了解甚少。”

托马斯•黑尔(Thomas Hale)香港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专业投资者沪深两市持股比例升至70%,而散户持股比例降至23%。这种情况与业余交易在全球范围的激增形成鲜明对比。



 |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机构投资者的优势地位不断增强,散户投资者在中国股市的影响力正在减弱,这与业余交易在全球范围的激增形成鲜明对比。从纽约到首尔,业余交易大增的新闻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投行华兴资本(China Renaissance)的数据显示,从2015年中国股灾到2020年6月,专业投资者持有沪深两市自由流通股的比例攀升至70%以上。同一时期,业余交易者的持股比例已从50%左右降至23%。

观察人士表示,这与美国的情况恰好相反。在美国,Robinhood等零佣金交易平台的崛起,推升了散户投资者的参与度,并导致部分股票价格出现剧烈波动。这也引发了这样的问题:这个全球最大的股票市场能从中国学到什么?在中国,监管机构限制了散户交易者引发巨幅震荡的能力。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金融学助理教授安德鲁•辛克莱(Andrew Sinclair)表示:“中国股市正变得越来越机构化,而美国股市可能正变得不那么机构化。”

从2014年末至2015年中,中国散户投资者从券商借入巨额资金购买股票,这场交易狂潮推动沪深300指数(CSI 300 Index)上涨逾120%。在监管机构打击保证金融资后,中国股市崩盘,市值蒸发逾5万亿美元。

包括游戏零售商游戏驿站(GameStop)、电影院线AMC在内的美国股票近期出现的剧烈波动,让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金融学助理教授彭程(Cameron Peng)有了一种似曾经历过的感觉。

“中国股市是这一幕的更戏剧化版本,”彭程表示,他曾在中国2014-2015年股市泡沫期间涉足过日内交易。

那时候,各种移动券商应用的兴起让上亿新手投资者得以用最低的费用进行杠杆交易。网上股票小道消息、网络论坛、甚至政府宣传也都鼓励他们涌入股市。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近几月情况的相似性——Robinhood等应用和在线论坛r/WallStreetBets大受欢迎。

辛克莱和彭程认为,散户投资者如此大量涌入股市——无论在美国还是中国——会导致股票与其内在价值脱节。与着眼长期的机构投资者不同,散户投资者常常哄抬股价,很少考虑公司盈利等基本面因素。

彭程教授指出,中外机构投资者的确扎进了中国2014-2015年的股市泡沫,但许多机构在股市暴跌前已成功将股票脱手。

根据摩根大通私人银行(JPMorgan Private Bank)亚洲投资策略主管亚历克斯•沃尔夫(Alex Wolf)的说法,2015年中国股市崩盘给许多散户投资者造成了持续的心理创伤,导致他们不愿再投身股市。

它也给“目睹泡沫破裂的监管机构留下了相当大的创伤,”他补充称,“他们(如今)非常热衷于通过根据需要控制流动性来设法防止这种情况发生。”

在北京方面看来,这包括加大对券商向散户提供保证金贷款的审查力度。中国的保证金贷款总额仍远低于2015年水平,而2020年新开立的保证金融资账户仅约100万个,而上述泡沫年份有200万至300万个。

华兴资本研究主管庞溟(Bruce Pang)表示,中国股市最近几次危机期间(如一年前的新冠疫情冲击)相对降低的波动性显示出,散户持股比例下降增强了股市的稳定性。但机构投资者对中国股市的参与在某些方面仍远远落后。

高盛(Goldman Sachs)的一份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底,散户投资者占到沪深两市成交量的80%以上,而这一比例在机构投资者占主导的香港仅为16%。高盛估计,中国占到全球股票交易量的四分之一以上,但只占全球市值的12%。

总部位于上海的泽奔咨询(Z-Ben Advisors)董事总经理张磊德(Peter Alexander)表示,中国政策制定者“希望将股市机构化,但到目前为止,这一努力远未达到我猜测的(政策制定者的目标)”。

虽然中美两国的散户交易者在各自蜂拥至股市期间使用了不同形式的杠杆,但分析师认为他们的行为没什么不同。

在2014-2015年,中国的业余交易者使用保证金融资来放大他们的押注,而美国的散户投资者最近几月冒着承受更大相应损失的风险,利用期权加大做多和做空的下注。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彭程表示:“对于散户投资者或家庭而言,(在美国和在中国的)交易行为并没有太大不同。”

他补充称,在中美两国,一个共同之处是,当泡沫最终破裂时,投资者都要承受损失带来的痛苦。

彭程表示,2015年,“人们看到自己的(持股的)价值一夜之间缩水一半”,这打击了“退休人员、祖父母、父母和大学生,他们对这些(投资)产品了解甚少。”

托马斯•黑尔(Thomas Hale)香港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股市趋势:机构投资者地位增强,散户影响力减弱

发布日期:2021-02-26 16:38
摘要: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专业投资者沪深两市持股比例升至70%,而散户持股比例降至23%。这种情况与业余交易在全球范围的激增形成鲜明对比。



 |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机构投资者的优势地位不断增强,散户投资者在中国股市的影响力正在减弱,这与业余交易在全球范围的激增形成鲜明对比。从纽约到首尔,业余交易大增的新闻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投行华兴资本(China Renaissance)的数据显示,从2015年中国股灾到2020年6月,专业投资者持有沪深两市自由流通股的比例攀升至70%以上。同一时期,业余交易者的持股比例已从50%左右降至23%。

观察人士表示,这与美国的情况恰好相反。在美国,Robinhood等零佣金交易平台的崛起,推升了散户投资者的参与度,并导致部分股票价格出现剧烈波动。这也引发了这样的问题:这个全球最大的股票市场能从中国学到什么?在中国,监管机构限制了散户交易者引发巨幅震荡的能力。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金融学助理教授安德鲁•辛克莱(Andrew Sinclair)表示:“中国股市正变得越来越机构化,而美国股市可能正变得不那么机构化。”

从2014年末至2015年中,中国散户投资者从券商借入巨额资金购买股票,这场交易狂潮推动沪深300指数(CSI 300 Index)上涨逾120%。在监管机构打击保证金融资后,中国股市崩盘,市值蒸发逾5万亿美元。

包括游戏零售商游戏驿站(GameStop)、电影院线AMC在内的美国股票近期出现的剧烈波动,让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金融学助理教授彭程(Cameron Peng)有了一种似曾经历过的感觉。

“中国股市是这一幕的更戏剧化版本,”彭程表示,他曾在中国2014-2015年股市泡沫期间涉足过日内交易。

那时候,各种移动券商应用的兴起让上亿新手投资者得以用最低的费用进行杠杆交易。网上股票小道消息、网络论坛、甚至政府宣传也都鼓励他们涌入股市。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近几月情况的相似性——Robinhood等应用和在线论坛r/WallStreetBets大受欢迎。

辛克莱和彭程认为,散户投资者如此大量涌入股市——无论在美国还是中国——会导致股票与其内在价值脱节。与着眼长期的机构投资者不同,散户投资者常常哄抬股价,很少考虑公司盈利等基本面因素。

彭程教授指出,中外机构投资者的确扎进了中国2014-2015年的股市泡沫,但许多机构在股市暴跌前已成功将股票脱手。

根据摩根大通私人银行(JPMorgan Private Bank)亚洲投资策略主管亚历克斯•沃尔夫(Alex Wolf)的说法,2015年中国股市崩盘给许多散户投资者造成了持续的心理创伤,导致他们不愿再投身股市。

它也给“目睹泡沫破裂的监管机构留下了相当大的创伤,”他补充称,“他们(如今)非常热衷于通过根据需要控制流动性来设法防止这种情况发生。”

在北京方面看来,这包括加大对券商向散户提供保证金贷款的审查力度。中国的保证金贷款总额仍远低于2015年水平,而2020年新开立的保证金融资账户仅约100万个,而上述泡沫年份有200万至300万个。

华兴资本研究主管庞溟(Bruce Pang)表示,中国股市最近几次危机期间(如一年前的新冠疫情冲击)相对降低的波动性显示出,散户持股比例下降增强了股市的稳定性。但机构投资者对中国股市的参与在某些方面仍远远落后。

高盛(Goldman Sachs)的一份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底,散户投资者占到沪深两市成交量的80%以上,而这一比例在机构投资者占主导的香港仅为16%。高盛估计,中国占到全球股票交易量的四分之一以上,但只占全球市值的12%。

总部位于上海的泽奔咨询(Z-Ben Advisors)董事总经理张磊德(Peter Alexander)表示,中国政策制定者“希望将股市机构化,但到目前为止,这一努力远未达到我猜测的(政策制定者的目标)”。

虽然中美两国的散户交易者在各自蜂拥至股市期间使用了不同形式的杠杆,但分析师认为他们的行为没什么不同。

在2014-2015年,中国的业余交易者使用保证金融资来放大他们的押注,而美国的散户投资者最近几月冒着承受更大相应损失的风险,利用期权加大做多和做空的下注。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彭程表示:“对于散户投资者或家庭而言,(在美国和在中国的)交易行为并没有太大不同。”

他补充称,在中美两国,一个共同之处是,当泡沫最终破裂时,投资者都要承受损失带来的痛苦。

彭程表示,2015年,“人们看到自己的(持股的)价值一夜之间缩水一半”,这打击了“退休人员、祖父母、父母和大学生,他们对这些(投资)产品了解甚少。”

托马斯•黑尔(Thomas Hale)香港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专业投资者沪深两市持股比例升至70%,而散户持股比例降至23%。这种情况与业余交易在全球范围的激增形成鲜明对比。



 |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机构投资者的优势地位不断增强,散户投资者在中国股市的影响力正在减弱,这与业余交易在全球范围的激增形成鲜明对比。从纽约到首尔,业余交易大增的新闻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投行华兴资本(China Renaissance)的数据显示,从2015年中国股灾到2020年6月,专业投资者持有沪深两市自由流通股的比例攀升至70%以上。同一时期,业余交易者的持股比例已从50%左右降至23%。

观察人士表示,这与美国的情况恰好相反。在美国,Robinhood等零佣金交易平台的崛起,推升了散户投资者的参与度,并导致部分股票价格出现剧烈波动。这也引发了这样的问题:这个全球最大的股票市场能从中国学到什么?在中国,监管机构限制了散户交易者引发巨幅震荡的能力。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金融学助理教授安德鲁•辛克莱(Andrew Sinclair)表示:“中国股市正变得越来越机构化,而美国股市可能正变得不那么机构化。”

从2014年末至2015年中,中国散户投资者从券商借入巨额资金购买股票,这场交易狂潮推动沪深300指数(CSI 300 Index)上涨逾120%。在监管机构打击保证金融资后,中国股市崩盘,市值蒸发逾5万亿美元。

包括游戏零售商游戏驿站(GameStop)、电影院线AMC在内的美国股票近期出现的剧烈波动,让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金融学助理教授彭程(Cameron Peng)有了一种似曾经历过的感觉。

“中国股市是这一幕的更戏剧化版本,”彭程表示,他曾在中国2014-2015年股市泡沫期间涉足过日内交易。

那时候,各种移动券商应用的兴起让上亿新手投资者得以用最低的费用进行杠杆交易。网上股票小道消息、网络论坛、甚至政府宣传也都鼓励他们涌入股市。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近几月情况的相似性——Robinhood等应用和在线论坛r/WallStreetBets大受欢迎。

辛克莱和彭程认为,散户投资者如此大量涌入股市——无论在美国还是中国——会导致股票与其内在价值脱节。与着眼长期的机构投资者不同,散户投资者常常哄抬股价,很少考虑公司盈利等基本面因素。

彭程教授指出,中外机构投资者的确扎进了中国2014-2015年的股市泡沫,但许多机构在股市暴跌前已成功将股票脱手。

根据摩根大通私人银行(JPMorgan Private Bank)亚洲投资策略主管亚历克斯•沃尔夫(Alex Wolf)的说法,2015年中国股市崩盘给许多散户投资者造成了持续的心理创伤,导致他们不愿再投身股市。

它也给“目睹泡沫破裂的监管机构留下了相当大的创伤,”他补充称,“他们(如今)非常热衷于通过根据需要控制流动性来设法防止这种情况发生。”

在北京方面看来,这包括加大对券商向散户提供保证金贷款的审查力度。中国的保证金贷款总额仍远低于2015年水平,而2020年新开立的保证金融资账户仅约100万个,而上述泡沫年份有200万至300万个。

华兴资本研究主管庞溟(Bruce Pang)表示,中国股市最近几次危机期间(如一年前的新冠疫情冲击)相对降低的波动性显示出,散户持股比例下降增强了股市的稳定性。但机构投资者对中国股市的参与在某些方面仍远远落后。

高盛(Goldman Sachs)的一份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底,散户投资者占到沪深两市成交量的80%以上,而这一比例在机构投资者占主导的香港仅为16%。高盛估计,中国占到全球股票交易量的四分之一以上,但只占全球市值的12%。

总部位于上海的泽奔咨询(Z-Ben Advisors)董事总经理张磊德(Peter Alexander)表示,中国政策制定者“希望将股市机构化,但到目前为止,这一努力远未达到我猜测的(政策制定者的目标)”。

虽然中美两国的散户交易者在各自蜂拥至股市期间使用了不同形式的杠杆,但分析师认为他们的行为没什么不同。

在2014-2015年,中国的业余交易者使用保证金融资来放大他们的押注,而美国的散户投资者最近几月冒着承受更大相应损失的风险,利用期权加大做多和做空的下注。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彭程表示:“对于散户投资者或家庭而言,(在美国和在中国的)交易行为并没有太大不同。”

他补充称,在中美两国,一个共同之处是,当泡沫最终破裂时,投资者都要承受损失带来的痛苦。

彭程表示,2015年,“人们看到自己的(持股的)价值一夜之间缩水一半”,这打击了“退休人员、祖父母、父母和大学生,他们对这些(投资)产品了解甚少。”

托马斯•黑尔(Thomas Hale)香港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