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为了能在中国市场有所斩获,华尔街一直把中国一线的投资机构作为布局重点。但Vanguard集团决定不走寻常路,把宝更多地押在中国消费者身上。



 | Dawn Lim / Jing Yang
OR--商业新媒体

为了能在中国市场有所斩获,华尔街一直把中国一线的投资机构作为布局重点。但Vanguard集团(The Vanguard Group, Inc.)决定不走寻常路,把宝更多地押在中国消费者身上。

去年,这家总部设在美国宾州莫尔文的公司向中国最大的几家国有投资者发出了通知,Vanguard集团将退出其中国机构业务,并返还为这些投资者管理的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产。现在,Vanguard集团进军中国市场的主要途径是与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的合作。蚂蚁集团是中国最大的数字金融公司,也是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BABA, 简称:阿里巴巴)的关联企业。

Vanguard集团希望,与蚂蚁集团的合作能够让Vanguard接触到蚂蚁旗下的支付宝(Alipay)所拥有的大约10亿用户,也许还能成为以后销售Vanguard基金开辟一条渠道。这也符合Vanguard更广泛的增长计划。

Vanguard是依靠低成本指数基金打造出7.2万亿美元的资管帝国的,也相信未来的增长将来自于收费只有竞争对手零头的低成本的理财服务。

但随着Vanguard计划在华扩张,首席执行官巴克利(Tim Buckley)也必须让中国政府相信,即便Vanguard最近退出了与部分中国大型国有机构的业务,但与竞争对手一样,Vanguard仍然致力于开拓中国市场。Vanguard还必须应对最近出现的一个复杂问题。蚂蚁集团正在整顿旗下所有业务,此前中国监管机构对蚂蚁集团的某些做法提出警告,并叫停了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募股(IPO)。

Vanguard之所以做出这样的转变,是因为该公司是由旗下美国基金的投资者所有的,这意味着,该公司的高管几乎没有空间进行毫无回报或是扩张机会较少的海外冒险。其公司结构要求Vanguard为客户进行再投资,并不断降低其所有者(即美国客户)的投资成本。

“无论是基金投资还是资本支出,我们都要小心地做出审慎的决定,以确保这一目标的实现,”一位发言人表示,“我们在中国的目标与其他市场没有什么不同,我们专注于提供解决方案,帮助散户在长期内实现更卓越的投资成果。”

Vanguard的许多竞争对手仍在沿用老一套的策略。

多年来,这些公司一直在为中国机构、政府基金和富人管理资产,并在这一过程中打造自己的品牌,展现政治诚意。在服务散户方面,它们满足于在与本地银行的合作中扮演的次要角色。

2020年,随着中国政府开始允许外国公司申请外商独资公募基金牌照,这种长久以来的策略似乎结出了果实。不过,目前还没有任何外国公司开始向中国散户销售自己的公募基金。外国公司还面临销售渠道方面的挑战。中国的银行和券商控制着实体网点,互联网巨头则把持着数字渠道。

经过几个月的内部讨论,Vanguard最终决定另辟蹊径。据知情人士透露,巴克利和部分美国高管希望Vanguard专注于中国散户市场,而不是将资源投入往往需要小心伺候的大客户身上;而时任亚洲业务主管的林晓东(Charles Lin)和其他一些海外高管则认为,Vanguard需要在金融机构中打响名号,也不应该缩小自己在亚洲的选项。

2019年底,林晓东离开公司。在那之后,Vanguard对亚洲业务做了全面改革。

Vanguard退出了面向中国机构的业务,并通知说将把资金退还给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China Investment Corp.)和管理中国外汇储备的机构。Vanguard还决定关闭主要服务于大客户的香港办事处,计划将亚洲总部迁到上海,另外还宣布计划停止日本业务,并缩减了在澳大利亚的机构服务。

但林晓东参与策划的一个项目却成了Vanguard转变的核心。

2020年,Vanguard与蚂蚁集团联手推出了机器人投顾服务,在通过蚂蚁集团销售的基金基础上,为投资者推荐匹配的投资组合。Vanguard的模型会根据个人需求为用户匹配适合投资的股票、债券和各种产品。

Vanguard希望推广这种由低成本基金构成的收费型的投资组合,并为Vanguard赖以成名的指数基金积攒人气。在中国,这种想法具有一定颠覆性,因为中国人更青睐由基金经理操盘的收费更高的基金,以博取高于大盘的回报率。

其中一些知情人士表示,蚂蚁集团则希望这些模型能把更多主动型基金包含进去。最终,这项合作综合了双方利益相关者的反馈,纳入了更多主动型基金。

该合作项目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他们的投资策略是“由公司的独立投资团队设计、持续监控和完善的,以客户利益至上为目标”。

截至2020年底,双方合作推出的这款名为“帮你投”的服务已吸引了超过50万名中国用户。两家公司没有透露其管理的总资产规模。据蚂蚁集团提交的监管文件,在去年4月份推出后的100天内,该服务获客20万,合计投资超过3亿美元。

Vanguard发言人说:“与蚂蚁集团的合作是Vanguard在华发展战略的基石。”

知情人士表示,一些高管希望该服务的推出能够为Vanguard提供一个可以逐渐接触蚂蚁集团用户的渠道。如果Vanguard获准发行中国基金,将得以在网上销售,而不必依赖当地银行进行分销。

但Vanguard长期以来一直不愿意花钱让分销商代销基金,这给该公司的在华发展带来障碍。Vanguard亚洲高管提醒美国同事,指望蚂蚁集团免费向其数以亿计的用户分销基金是不现实的。任何Vanguard基金都将与蚂蚁集团的产品相竞争,后者庞大的货币基金余额宝就是一例,余额宝是支付宝应用中的一个重要产品。

在Vanguard为公募基金业务组建团队的同时,竞争对手们也在取得进展。贝莱德(BlackRock Inc.)的公募基金业务已于去年获得初步批准。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也已经回应了监管部门就其申请提出的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Vanguard在中国市场另寻出路,告别机构拥抱散户

发布日期:2021-02-26 15:57
摘要:为了能在中国市场有所斩获,华尔街一直把中国一线的投资机构作为布局重点。但Vanguard集团决定不走寻常路,把宝更多地押在中国消费者身上。



 | Dawn Lim / Jing Yang
OR--商业新媒体

为了能在中国市场有所斩获,华尔街一直把中国一线的投资机构作为布局重点。但Vanguard集团(The Vanguard Group, Inc.)决定不走寻常路,把宝更多地押在中国消费者身上。

去年,这家总部设在美国宾州莫尔文的公司向中国最大的几家国有投资者发出了通知,Vanguard集团将退出其中国机构业务,并返还为这些投资者管理的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产。现在,Vanguard集团进军中国市场的主要途径是与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的合作。蚂蚁集团是中国最大的数字金融公司,也是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BABA, 简称:阿里巴巴)的关联企业。

Vanguard集团希望,与蚂蚁集团的合作能够让Vanguard接触到蚂蚁旗下的支付宝(Alipay)所拥有的大约10亿用户,也许还能成为以后销售Vanguard基金开辟一条渠道。这也符合Vanguard更广泛的增长计划。

Vanguard是依靠低成本指数基金打造出7.2万亿美元的资管帝国的,也相信未来的增长将来自于收费只有竞争对手零头的低成本的理财服务。

但随着Vanguard计划在华扩张,首席执行官巴克利(Tim Buckley)也必须让中国政府相信,即便Vanguard最近退出了与部分中国大型国有机构的业务,但与竞争对手一样,Vanguard仍然致力于开拓中国市场。Vanguard还必须应对最近出现的一个复杂问题。蚂蚁集团正在整顿旗下所有业务,此前中国监管机构对蚂蚁集团的某些做法提出警告,并叫停了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募股(IPO)。

Vanguard之所以做出这样的转变,是因为该公司是由旗下美国基金的投资者所有的,这意味着,该公司的高管几乎没有空间进行毫无回报或是扩张机会较少的海外冒险。其公司结构要求Vanguard为客户进行再投资,并不断降低其所有者(即美国客户)的投资成本。

“无论是基金投资还是资本支出,我们都要小心地做出审慎的决定,以确保这一目标的实现,”一位发言人表示,“我们在中国的目标与其他市场没有什么不同,我们专注于提供解决方案,帮助散户在长期内实现更卓越的投资成果。”

Vanguard的许多竞争对手仍在沿用老一套的策略。

多年来,这些公司一直在为中国机构、政府基金和富人管理资产,并在这一过程中打造自己的品牌,展现政治诚意。在服务散户方面,它们满足于在与本地银行的合作中扮演的次要角色。

2020年,随着中国政府开始允许外国公司申请外商独资公募基金牌照,这种长久以来的策略似乎结出了果实。不过,目前还没有任何外国公司开始向中国散户销售自己的公募基金。外国公司还面临销售渠道方面的挑战。中国的银行和券商控制着实体网点,互联网巨头则把持着数字渠道。

经过几个月的内部讨论,Vanguard最终决定另辟蹊径。据知情人士透露,巴克利和部分美国高管希望Vanguard专注于中国散户市场,而不是将资源投入往往需要小心伺候的大客户身上;而时任亚洲业务主管的林晓东(Charles Lin)和其他一些海外高管则认为,Vanguard需要在金融机构中打响名号,也不应该缩小自己在亚洲的选项。

2019年底,林晓东离开公司。在那之后,Vanguard对亚洲业务做了全面改革。

Vanguard退出了面向中国机构的业务,并通知说将把资金退还给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China Investment Corp.)和管理中国外汇储备的机构。Vanguard还决定关闭主要服务于大客户的香港办事处,计划将亚洲总部迁到上海,另外还宣布计划停止日本业务,并缩减了在澳大利亚的机构服务。

但林晓东参与策划的一个项目却成了Vanguard转变的核心。

2020年,Vanguard与蚂蚁集团联手推出了机器人投顾服务,在通过蚂蚁集团销售的基金基础上,为投资者推荐匹配的投资组合。Vanguard的模型会根据个人需求为用户匹配适合投资的股票、债券和各种产品。

Vanguard希望推广这种由低成本基金构成的收费型的投资组合,并为Vanguard赖以成名的指数基金积攒人气。在中国,这种想法具有一定颠覆性,因为中国人更青睐由基金经理操盘的收费更高的基金,以博取高于大盘的回报率。

其中一些知情人士表示,蚂蚁集团则希望这些模型能把更多主动型基金包含进去。最终,这项合作综合了双方利益相关者的反馈,纳入了更多主动型基金。

该合作项目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他们的投资策略是“由公司的独立投资团队设计、持续监控和完善的,以客户利益至上为目标”。

截至2020年底,双方合作推出的这款名为“帮你投”的服务已吸引了超过50万名中国用户。两家公司没有透露其管理的总资产规模。据蚂蚁集团提交的监管文件,在去年4月份推出后的100天内,该服务获客20万,合计投资超过3亿美元。

Vanguard发言人说:“与蚂蚁集团的合作是Vanguard在华发展战略的基石。”

知情人士表示,一些高管希望该服务的推出能够为Vanguard提供一个可以逐渐接触蚂蚁集团用户的渠道。如果Vanguard获准发行中国基金,将得以在网上销售,而不必依赖当地银行进行分销。

但Vanguard长期以来一直不愿意花钱让分销商代销基金,这给该公司的在华发展带来障碍。Vanguard亚洲高管提醒美国同事,指望蚂蚁集团免费向其数以亿计的用户分销基金是不现实的。任何Vanguard基金都将与蚂蚁集团的产品相竞争,后者庞大的货币基金余额宝就是一例,余额宝是支付宝应用中的一个重要产品。

在Vanguard为公募基金业务组建团队的同时,竞争对手们也在取得进展。贝莱德(BlackRock Inc.)的公募基金业务已于去年获得初步批准。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也已经回应了监管部门就其申请提出的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为了能在中国市场有所斩获,华尔街一直把中国一线的投资机构作为布局重点。但Vanguard集团决定不走寻常路,把宝更多地押在中国消费者身上。



 | Dawn Lim / Jing Yang
OR--商业新媒体

为了能在中国市场有所斩获,华尔街一直把中国一线的投资机构作为布局重点。但Vanguard集团(The Vanguard Group, Inc.)决定不走寻常路,把宝更多地押在中国消费者身上。

去年,这家总部设在美国宾州莫尔文的公司向中国最大的几家国有投资者发出了通知,Vanguard集团将退出其中国机构业务,并返还为这些投资者管理的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产。现在,Vanguard集团进军中国市场的主要途径是与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的合作。蚂蚁集团是中国最大的数字金融公司,也是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BABA, 简称:阿里巴巴)的关联企业。

Vanguard集团希望,与蚂蚁集团的合作能够让Vanguard接触到蚂蚁旗下的支付宝(Alipay)所拥有的大约10亿用户,也许还能成为以后销售Vanguard基金开辟一条渠道。这也符合Vanguard更广泛的增长计划。

Vanguard是依靠低成本指数基金打造出7.2万亿美元的资管帝国的,也相信未来的增长将来自于收费只有竞争对手零头的低成本的理财服务。

但随着Vanguard计划在华扩张,首席执行官巴克利(Tim Buckley)也必须让中国政府相信,即便Vanguard最近退出了与部分中国大型国有机构的业务,但与竞争对手一样,Vanguard仍然致力于开拓中国市场。Vanguard还必须应对最近出现的一个复杂问题。蚂蚁集团正在整顿旗下所有业务,此前中国监管机构对蚂蚁集团的某些做法提出警告,并叫停了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募股(IPO)。

Vanguard之所以做出这样的转变,是因为该公司是由旗下美国基金的投资者所有的,这意味着,该公司的高管几乎没有空间进行毫无回报或是扩张机会较少的海外冒险。其公司结构要求Vanguard为客户进行再投资,并不断降低其所有者(即美国客户)的投资成本。

“无论是基金投资还是资本支出,我们都要小心地做出审慎的决定,以确保这一目标的实现,”一位发言人表示,“我们在中国的目标与其他市场没有什么不同,我们专注于提供解决方案,帮助散户在长期内实现更卓越的投资成果。”

Vanguard的许多竞争对手仍在沿用老一套的策略。

多年来,这些公司一直在为中国机构、政府基金和富人管理资产,并在这一过程中打造自己的品牌,展现政治诚意。在服务散户方面,它们满足于在与本地银行的合作中扮演的次要角色。

2020年,随着中国政府开始允许外国公司申请外商独资公募基金牌照,这种长久以来的策略似乎结出了果实。不过,目前还没有任何外国公司开始向中国散户销售自己的公募基金。外国公司还面临销售渠道方面的挑战。中国的银行和券商控制着实体网点,互联网巨头则把持着数字渠道。

经过几个月的内部讨论,Vanguard最终决定另辟蹊径。据知情人士透露,巴克利和部分美国高管希望Vanguard专注于中国散户市场,而不是将资源投入往往需要小心伺候的大客户身上;而时任亚洲业务主管的林晓东(Charles Lin)和其他一些海外高管则认为,Vanguard需要在金融机构中打响名号,也不应该缩小自己在亚洲的选项。

2019年底,林晓东离开公司。在那之后,Vanguard对亚洲业务做了全面改革。

Vanguard退出了面向中国机构的业务,并通知说将把资金退还给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China Investment Corp.)和管理中国外汇储备的机构。Vanguard还决定关闭主要服务于大客户的香港办事处,计划将亚洲总部迁到上海,另外还宣布计划停止日本业务,并缩减了在澳大利亚的机构服务。

但林晓东参与策划的一个项目却成了Vanguard转变的核心。

2020年,Vanguard与蚂蚁集团联手推出了机器人投顾服务,在通过蚂蚁集团销售的基金基础上,为投资者推荐匹配的投资组合。Vanguard的模型会根据个人需求为用户匹配适合投资的股票、债券和各种产品。

Vanguard希望推广这种由低成本基金构成的收费型的投资组合,并为Vanguard赖以成名的指数基金积攒人气。在中国,这种想法具有一定颠覆性,因为中国人更青睐由基金经理操盘的收费更高的基金,以博取高于大盘的回报率。

其中一些知情人士表示,蚂蚁集团则希望这些模型能把更多主动型基金包含进去。最终,这项合作综合了双方利益相关者的反馈,纳入了更多主动型基金。

该合作项目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他们的投资策略是“由公司的独立投资团队设计、持续监控和完善的,以客户利益至上为目标”。

截至2020年底,双方合作推出的这款名为“帮你投”的服务已吸引了超过50万名中国用户。两家公司没有透露其管理的总资产规模。据蚂蚁集团提交的监管文件,在去年4月份推出后的100天内,该服务获客20万,合计投资超过3亿美元。

Vanguard发言人说:“与蚂蚁集团的合作是Vanguard在华发展战略的基石。”

知情人士表示,一些高管希望该服务的推出能够为Vanguard提供一个可以逐渐接触蚂蚁集团用户的渠道。如果Vanguard获准发行中国基金,将得以在网上销售,而不必依赖当地银行进行分销。

但Vanguard长期以来一直不愿意花钱让分销商代销基金,这给该公司的在华发展带来障碍。Vanguard亚洲高管提醒美国同事,指望蚂蚁集团免费向其数以亿计的用户分销基金是不现实的。任何Vanguard基金都将与蚂蚁集团的产品相竞争,后者庞大的货币基金余额宝就是一例,余额宝是支付宝应用中的一个重要产品。

在Vanguard为公募基金业务组建团队的同时,竞争对手们也在取得进展。贝莱德(BlackRock Inc.)的公募基金业务已于去年获得初步批准。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也已经回应了监管部门就其申请提出的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Vanguard在中国市场另寻出路,告别机构拥抱散户

发布日期:2021-02-26 15:57
摘要:为了能在中国市场有所斩获,华尔街一直把中国一线的投资机构作为布局重点。但Vanguard集团决定不走寻常路,把宝更多地押在中国消费者身上。



 | Dawn Lim / Jing Yang
OR--商业新媒体

为了能在中国市场有所斩获,华尔街一直把中国一线的投资机构作为布局重点。但Vanguard集团(The Vanguard Group, Inc.)决定不走寻常路,把宝更多地押在中国消费者身上。

去年,这家总部设在美国宾州莫尔文的公司向中国最大的几家国有投资者发出了通知,Vanguard集团将退出其中国机构业务,并返还为这些投资者管理的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产。现在,Vanguard集团进军中国市场的主要途径是与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的合作。蚂蚁集团是中国最大的数字金融公司,也是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BABA, 简称:阿里巴巴)的关联企业。

Vanguard集团希望,与蚂蚁集团的合作能够让Vanguard接触到蚂蚁旗下的支付宝(Alipay)所拥有的大约10亿用户,也许还能成为以后销售Vanguard基金开辟一条渠道。这也符合Vanguard更广泛的增长计划。

Vanguard是依靠低成本指数基金打造出7.2万亿美元的资管帝国的,也相信未来的增长将来自于收费只有竞争对手零头的低成本的理财服务。

但随着Vanguard计划在华扩张,首席执行官巴克利(Tim Buckley)也必须让中国政府相信,即便Vanguard最近退出了与部分中国大型国有机构的业务,但与竞争对手一样,Vanguard仍然致力于开拓中国市场。Vanguard还必须应对最近出现的一个复杂问题。蚂蚁集团正在整顿旗下所有业务,此前中国监管机构对蚂蚁集团的某些做法提出警告,并叫停了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募股(IPO)。

Vanguard之所以做出这样的转变,是因为该公司是由旗下美国基金的投资者所有的,这意味着,该公司的高管几乎没有空间进行毫无回报或是扩张机会较少的海外冒险。其公司结构要求Vanguard为客户进行再投资,并不断降低其所有者(即美国客户)的投资成本。

“无论是基金投资还是资本支出,我们都要小心地做出审慎的决定,以确保这一目标的实现,”一位发言人表示,“我们在中国的目标与其他市场没有什么不同,我们专注于提供解决方案,帮助散户在长期内实现更卓越的投资成果。”

Vanguard的许多竞争对手仍在沿用老一套的策略。

多年来,这些公司一直在为中国机构、政府基金和富人管理资产,并在这一过程中打造自己的品牌,展现政治诚意。在服务散户方面,它们满足于在与本地银行的合作中扮演的次要角色。

2020年,随着中国政府开始允许外国公司申请外商独资公募基金牌照,这种长久以来的策略似乎结出了果实。不过,目前还没有任何外国公司开始向中国散户销售自己的公募基金。外国公司还面临销售渠道方面的挑战。中国的银行和券商控制着实体网点,互联网巨头则把持着数字渠道。

经过几个月的内部讨论,Vanguard最终决定另辟蹊径。据知情人士透露,巴克利和部分美国高管希望Vanguard专注于中国散户市场,而不是将资源投入往往需要小心伺候的大客户身上;而时任亚洲业务主管的林晓东(Charles Lin)和其他一些海外高管则认为,Vanguard需要在金融机构中打响名号,也不应该缩小自己在亚洲的选项。

2019年底,林晓东离开公司。在那之后,Vanguard对亚洲业务做了全面改革。

Vanguard退出了面向中国机构的业务,并通知说将把资金退还给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China Investment Corp.)和管理中国外汇储备的机构。Vanguard还决定关闭主要服务于大客户的香港办事处,计划将亚洲总部迁到上海,另外还宣布计划停止日本业务,并缩减了在澳大利亚的机构服务。

但林晓东参与策划的一个项目却成了Vanguard转变的核心。

2020年,Vanguard与蚂蚁集团联手推出了机器人投顾服务,在通过蚂蚁集团销售的基金基础上,为投资者推荐匹配的投资组合。Vanguard的模型会根据个人需求为用户匹配适合投资的股票、债券和各种产品。

Vanguard希望推广这种由低成本基金构成的收费型的投资组合,并为Vanguard赖以成名的指数基金积攒人气。在中国,这种想法具有一定颠覆性,因为中国人更青睐由基金经理操盘的收费更高的基金,以博取高于大盘的回报率。

其中一些知情人士表示,蚂蚁集团则希望这些模型能把更多主动型基金包含进去。最终,这项合作综合了双方利益相关者的反馈,纳入了更多主动型基金。

该合作项目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他们的投资策略是“由公司的独立投资团队设计、持续监控和完善的,以客户利益至上为目标”。

截至2020年底,双方合作推出的这款名为“帮你投”的服务已吸引了超过50万名中国用户。两家公司没有透露其管理的总资产规模。据蚂蚁集团提交的监管文件,在去年4月份推出后的100天内,该服务获客20万,合计投资超过3亿美元。

Vanguard发言人说:“与蚂蚁集团的合作是Vanguard在华发展战略的基石。”

知情人士表示,一些高管希望该服务的推出能够为Vanguard提供一个可以逐渐接触蚂蚁集团用户的渠道。如果Vanguard获准发行中国基金,将得以在网上销售,而不必依赖当地银行进行分销。

但Vanguard长期以来一直不愿意花钱让分销商代销基金,这给该公司的在华发展带来障碍。Vanguard亚洲高管提醒美国同事,指望蚂蚁集团免费向其数以亿计的用户分销基金是不现实的。任何Vanguard基金都将与蚂蚁集团的产品相竞争,后者庞大的货币基金余额宝就是一例,余额宝是支付宝应用中的一个重要产品。

在Vanguard为公募基金业务组建团队的同时,竞争对手们也在取得进展。贝莱德(BlackRock Inc.)的公募基金业务已于去年获得初步批准。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也已经回应了监管部门就其申请提出的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为了能在中国市场有所斩获,华尔街一直把中国一线的投资机构作为布局重点。但Vanguard集团决定不走寻常路,把宝更多地押在中国消费者身上。



 | Dawn Lim / Jing Yang
OR--商业新媒体

为了能在中国市场有所斩获,华尔街一直把中国一线的投资机构作为布局重点。但Vanguard集团(The Vanguard Group, Inc.)决定不走寻常路,把宝更多地押在中国消费者身上。

去年,这家总部设在美国宾州莫尔文的公司向中国最大的几家国有投资者发出了通知,Vanguard集团将退出其中国机构业务,并返还为这些投资者管理的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产。现在,Vanguard集团进军中国市场的主要途径是与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的合作。蚂蚁集团是中国最大的数字金融公司,也是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BABA, 简称:阿里巴巴)的关联企业。

Vanguard集团希望,与蚂蚁集团的合作能够让Vanguard接触到蚂蚁旗下的支付宝(Alipay)所拥有的大约10亿用户,也许还能成为以后销售Vanguard基金开辟一条渠道。这也符合Vanguard更广泛的增长计划。

Vanguard是依靠低成本指数基金打造出7.2万亿美元的资管帝国的,也相信未来的增长将来自于收费只有竞争对手零头的低成本的理财服务。

但随着Vanguard计划在华扩张,首席执行官巴克利(Tim Buckley)也必须让中国政府相信,即便Vanguard最近退出了与部分中国大型国有机构的业务,但与竞争对手一样,Vanguard仍然致力于开拓中国市场。Vanguard还必须应对最近出现的一个复杂问题。蚂蚁集团正在整顿旗下所有业务,此前中国监管机构对蚂蚁集团的某些做法提出警告,并叫停了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募股(IPO)。

Vanguard之所以做出这样的转变,是因为该公司是由旗下美国基金的投资者所有的,这意味着,该公司的高管几乎没有空间进行毫无回报或是扩张机会较少的海外冒险。其公司结构要求Vanguard为客户进行再投资,并不断降低其所有者(即美国客户)的投资成本。

“无论是基金投资还是资本支出,我们都要小心地做出审慎的决定,以确保这一目标的实现,”一位发言人表示,“我们在中国的目标与其他市场没有什么不同,我们专注于提供解决方案,帮助散户在长期内实现更卓越的投资成果。”

Vanguard的许多竞争对手仍在沿用老一套的策略。

多年来,这些公司一直在为中国机构、政府基金和富人管理资产,并在这一过程中打造自己的品牌,展现政治诚意。在服务散户方面,它们满足于在与本地银行的合作中扮演的次要角色。

2020年,随着中国政府开始允许外国公司申请外商独资公募基金牌照,这种长久以来的策略似乎结出了果实。不过,目前还没有任何外国公司开始向中国散户销售自己的公募基金。外国公司还面临销售渠道方面的挑战。中国的银行和券商控制着实体网点,互联网巨头则把持着数字渠道。

经过几个月的内部讨论,Vanguard最终决定另辟蹊径。据知情人士透露,巴克利和部分美国高管希望Vanguard专注于中国散户市场,而不是将资源投入往往需要小心伺候的大客户身上;而时任亚洲业务主管的林晓东(Charles Lin)和其他一些海外高管则认为,Vanguard需要在金融机构中打响名号,也不应该缩小自己在亚洲的选项。

2019年底,林晓东离开公司。在那之后,Vanguard对亚洲业务做了全面改革。

Vanguard退出了面向中国机构的业务,并通知说将把资金退还给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China Investment Corp.)和管理中国外汇储备的机构。Vanguard还决定关闭主要服务于大客户的香港办事处,计划将亚洲总部迁到上海,另外还宣布计划停止日本业务,并缩减了在澳大利亚的机构服务。

但林晓东参与策划的一个项目却成了Vanguard转变的核心。

2020年,Vanguard与蚂蚁集团联手推出了机器人投顾服务,在通过蚂蚁集团销售的基金基础上,为投资者推荐匹配的投资组合。Vanguard的模型会根据个人需求为用户匹配适合投资的股票、债券和各种产品。

Vanguard希望推广这种由低成本基金构成的收费型的投资组合,并为Vanguard赖以成名的指数基金积攒人气。在中国,这种想法具有一定颠覆性,因为中国人更青睐由基金经理操盘的收费更高的基金,以博取高于大盘的回报率。

其中一些知情人士表示,蚂蚁集团则希望这些模型能把更多主动型基金包含进去。最终,这项合作综合了双方利益相关者的反馈,纳入了更多主动型基金。

该合作项目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他们的投资策略是“由公司的独立投资团队设计、持续监控和完善的,以客户利益至上为目标”。

截至2020年底,双方合作推出的这款名为“帮你投”的服务已吸引了超过50万名中国用户。两家公司没有透露其管理的总资产规模。据蚂蚁集团提交的监管文件,在去年4月份推出后的100天内,该服务获客20万,合计投资超过3亿美元。

Vanguard发言人说:“与蚂蚁集团的合作是Vanguard在华发展战略的基石。”

知情人士表示,一些高管希望该服务的推出能够为Vanguard提供一个可以逐渐接触蚂蚁集团用户的渠道。如果Vanguard获准发行中国基金,将得以在网上销售,而不必依赖当地银行进行分销。

但Vanguard长期以来一直不愿意花钱让分销商代销基金,这给该公司的在华发展带来障碍。Vanguard亚洲高管提醒美国同事,指望蚂蚁集团免费向其数以亿计的用户分销基金是不现实的。任何Vanguard基金都将与蚂蚁集团的产品相竞争,后者庞大的货币基金余额宝就是一例,余额宝是支付宝应用中的一个重要产品。

在Vanguard为公募基金业务组建团队的同时,竞争对手们也在取得进展。贝莱德(BlackRock Inc.)的公募基金业务已于去年获得初步批准。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也已经回应了监管部门就其申请提出的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