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外交有何变与不变?拜登时代中美关系走向何方?在地缘政治结构发生变化的大时代,中美双边关系,需要双方作出实质性调整。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我们不得不承认,亚洲巴尔干化的任何蛛丝马迹,都将是世界的悲剧。毕竟,一个没有全球霸权的世界,未必就是和平的世界,相反,甚至更可能是一个陷入无政府状态的世界,各种被压抑的力量和冲突将重新泛起。

美国外交变奏

回到当下来看,美国内部的政治问题,不仅引发美国国内对立,也引来国际人士的撕裂。比如在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对于特朗普的态度,显然与美国自由派有所不同。

伴随特朗普败选的一系列纠纷,让美国政治的衰败,好像从来没有如此明显。但风起于清萍之间,精英主义的失落,其实并不是从特朗普才开始的。

早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外交与战略政策已经令布热津斯基失望。从某种意义讲,布热津斯基之类战略家的淡出,也是美国精英外交的后退。无可否认,欧洲传统外交一直带有若隐若现的贵族特色,和美国的精英外交有内在共鸣之处。在二十世纪美国地缘政治大师,如基辛格、布热津斯基的崛起背后,他们共同的欧洲背景与良好教育并不是偶然。

在2020年美国大选的核心议题中,这一次外交罕见地不再是首要关注问题。但是,这对于美国之外的人,却相当重要,比如中国。此前,特朗普强调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姿态,着手削减美国海外驻军规模,同时继续扩张国防开支,保持对中国的贸易战。对比之下,拜登显示出更多国际合作姿态,将修复同盟关系,强调将调整对中国的贸易战策略,但会让中国负起责任。

拜登路线,目的在于争取盟友,但扩大盟友本身,也意味着存在对手可以各个击破的可能。这样路线,最终是否可以奏效?

共和党的美国,民主党的美国,对中国政策,会有不同么?

2021年2月,拜登在慕尼黑表示,美国和欧洲需要携手,“共同为与中国的长期战略竞争做好准备”。

虽然特朗普拜登对华政策措辞不同,但是在对中国问题上,多数评论家认为共和党民主党没有实质分歧,二者的区别,无非在于何种方式。一般认为,民主党候选人当选,对改善当下中美关系会有转机,但从长周期来看,中美关系结构已经发生了本质变化,如果不做大的改变,要回到过去,存在困难。

中美关系要重新定位,美国要重新寻找远东之锚,都需要重新厘清自身定位。作为一个被追赶的超级大国,美国找回自身信心至关重要——因为,只有一个感到自身安全的超级大国,对于世界来说,才是较为安全的霸权。

回顾历史,罗马帝国曾是影响人类最为深远的帝国。如果将美国看做当今世界的罗马,那么罗马的故事能告诉我们什么?

布热津斯基认为,有三个主要原因导致了罗马帝国的最后崩溃,“第一,罗马帝国变得过大,一个单一的中心已难以对其进行统治,但是把它分成东西两半,又自动地破坏了它的权力的垄断性。第二,帝国长期的狂妄自大造成了文化上的享乐主义,使政治精英逐渐丧失了雄心壮志。第三,持续的通货膨胀破坏了这一体系的那种维持自身又无须作出社会牺牲的能力,而公民们已不再愿意作出那种社会牺牲。”

他的结论是 ,只要罗马帝国能够保持内部的活力和团结,外部世界就无力与之竞争。这个道理中国人并不陌生,用中国人熟悉的话说,堡垒中总是从内部攻破的。文化上的衰败、政治上的分裂和财政上的通货膨胀这三点,其实与当下世界尤其美国,也对应得上。

美国力量的复兴根源,也许不在于盟友,更多还是自身的清醒认知。

美国衰败的根源

也正因此,当下美国的衰败迹象,其实更多来自内部。

美国政治的乱象,根源何在?为何会出现特朗普这样在精英眼中要掀翻政治棋局的人?本质上,这也是美国社会内部撕裂的外化,反映出国际主义与孤立主义、民粹与精英、自由与保守的对立。

特朗普是小丑还是魔鬼,是英雄还是搅局者?不同的人,有不同看法。不少海外朋友,很意外中国一些自由派知识分子为何对于特朗普评价不错。核心在于,评价政治人物的标准,不仅在于其为人甚至作为,而是其在历史节点的作用。

对特朗普的支持声出现,是民粹主义涌起的浪潮,更是对于改变的呼唤,折射的是对于现状的不满,也是美国自身对于国家治理与未来道路的再思考,甚至再选择。美国的外交战略嬗变、对中国关系处理变奏,不过是这些中心区震动,传来的涟漪而已。

对于中国来说,无论共和党的美国还是民主党的美国,反正都已经不是过去的美国。在地缘政治结构发生变化的大时代,中美双边关系,需要双方作出实质性调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大选之后重新审视中美大棋局(下)

发布日期:2021-02-26 15:21
摘要:美国外交有何变与不变?拜登时代中美关系走向何方?在地缘政治结构发生变化的大时代,中美双边关系,需要双方作出实质性调整。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我们不得不承认,亚洲巴尔干化的任何蛛丝马迹,都将是世界的悲剧。毕竟,一个没有全球霸权的世界,未必就是和平的世界,相反,甚至更可能是一个陷入无政府状态的世界,各种被压抑的力量和冲突将重新泛起。

美国外交变奏

回到当下来看,美国内部的政治问题,不仅引发美国国内对立,也引来国际人士的撕裂。比如在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对于特朗普的态度,显然与美国自由派有所不同。

伴随特朗普败选的一系列纠纷,让美国政治的衰败,好像从来没有如此明显。但风起于清萍之间,精英主义的失落,其实并不是从特朗普才开始的。

早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外交与战略政策已经令布热津斯基失望。从某种意义讲,布热津斯基之类战略家的淡出,也是美国精英外交的后退。无可否认,欧洲传统外交一直带有若隐若现的贵族特色,和美国的精英外交有内在共鸣之处。在二十世纪美国地缘政治大师,如基辛格、布热津斯基的崛起背后,他们共同的欧洲背景与良好教育并不是偶然。

在2020年美国大选的核心议题中,这一次外交罕见地不再是首要关注问题。但是,这对于美国之外的人,却相当重要,比如中国。此前,特朗普强调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姿态,着手削减美国海外驻军规模,同时继续扩张国防开支,保持对中国的贸易战。对比之下,拜登显示出更多国际合作姿态,将修复同盟关系,强调将调整对中国的贸易战策略,但会让中国负起责任。

拜登路线,目的在于争取盟友,但扩大盟友本身,也意味着存在对手可以各个击破的可能。这样路线,最终是否可以奏效?

共和党的美国,民主党的美国,对中国政策,会有不同么?

2021年2月,拜登在慕尼黑表示,美国和欧洲需要携手,“共同为与中国的长期战略竞争做好准备”。

虽然特朗普拜登对华政策措辞不同,但是在对中国问题上,多数评论家认为共和党民主党没有实质分歧,二者的区别,无非在于何种方式。一般认为,民主党候选人当选,对改善当下中美关系会有转机,但从长周期来看,中美关系结构已经发生了本质变化,如果不做大的改变,要回到过去,存在困难。

中美关系要重新定位,美国要重新寻找远东之锚,都需要重新厘清自身定位。作为一个被追赶的超级大国,美国找回自身信心至关重要——因为,只有一个感到自身安全的超级大国,对于世界来说,才是较为安全的霸权。

回顾历史,罗马帝国曾是影响人类最为深远的帝国。如果将美国看做当今世界的罗马,那么罗马的故事能告诉我们什么?

布热津斯基认为,有三个主要原因导致了罗马帝国的最后崩溃,“第一,罗马帝国变得过大,一个单一的中心已难以对其进行统治,但是把它分成东西两半,又自动地破坏了它的权力的垄断性。第二,帝国长期的狂妄自大造成了文化上的享乐主义,使政治精英逐渐丧失了雄心壮志。第三,持续的通货膨胀破坏了这一体系的那种维持自身又无须作出社会牺牲的能力,而公民们已不再愿意作出那种社会牺牲。”

他的结论是 ,只要罗马帝国能够保持内部的活力和团结,外部世界就无力与之竞争。这个道理中国人并不陌生,用中国人熟悉的话说,堡垒中总是从内部攻破的。文化上的衰败、政治上的分裂和财政上的通货膨胀这三点,其实与当下世界尤其美国,也对应得上。

美国力量的复兴根源,也许不在于盟友,更多还是自身的清醒认知。

美国衰败的根源

也正因此,当下美国的衰败迹象,其实更多来自内部。

美国政治的乱象,根源何在?为何会出现特朗普这样在精英眼中要掀翻政治棋局的人?本质上,这也是美国社会内部撕裂的外化,反映出国际主义与孤立主义、民粹与精英、自由与保守的对立。

特朗普是小丑还是魔鬼,是英雄还是搅局者?不同的人,有不同看法。不少海外朋友,很意外中国一些自由派知识分子为何对于特朗普评价不错。核心在于,评价政治人物的标准,不仅在于其为人甚至作为,而是其在历史节点的作用。

对特朗普的支持声出现,是民粹主义涌起的浪潮,更是对于改变的呼唤,折射的是对于现状的不满,也是美国自身对于国家治理与未来道路的再思考,甚至再选择。美国的外交战略嬗变、对中国关系处理变奏,不过是这些中心区震动,传来的涟漪而已。

对于中国来说,无论共和党的美国还是民主党的美国,反正都已经不是过去的美国。在地缘政治结构发生变化的大时代,中美双边关系,需要双方作出实质性调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外交有何变与不变?拜登时代中美关系走向何方?在地缘政治结构发生变化的大时代,中美双边关系,需要双方作出实质性调整。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我们不得不承认,亚洲巴尔干化的任何蛛丝马迹,都将是世界的悲剧。毕竟,一个没有全球霸权的世界,未必就是和平的世界,相反,甚至更可能是一个陷入无政府状态的世界,各种被压抑的力量和冲突将重新泛起。

美国外交变奏

回到当下来看,美国内部的政治问题,不仅引发美国国内对立,也引来国际人士的撕裂。比如在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对于特朗普的态度,显然与美国自由派有所不同。

伴随特朗普败选的一系列纠纷,让美国政治的衰败,好像从来没有如此明显。但风起于清萍之间,精英主义的失落,其实并不是从特朗普才开始的。

早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外交与战略政策已经令布热津斯基失望。从某种意义讲,布热津斯基之类战略家的淡出,也是美国精英外交的后退。无可否认,欧洲传统外交一直带有若隐若现的贵族特色,和美国的精英外交有内在共鸣之处。在二十世纪美国地缘政治大师,如基辛格、布热津斯基的崛起背后,他们共同的欧洲背景与良好教育并不是偶然。

在2020年美国大选的核心议题中,这一次外交罕见地不再是首要关注问题。但是,这对于美国之外的人,却相当重要,比如中国。此前,特朗普强调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姿态,着手削减美国海外驻军规模,同时继续扩张国防开支,保持对中国的贸易战。对比之下,拜登显示出更多国际合作姿态,将修复同盟关系,强调将调整对中国的贸易战策略,但会让中国负起责任。

拜登路线,目的在于争取盟友,但扩大盟友本身,也意味着存在对手可以各个击破的可能。这样路线,最终是否可以奏效?

共和党的美国,民主党的美国,对中国政策,会有不同么?

2021年2月,拜登在慕尼黑表示,美国和欧洲需要携手,“共同为与中国的长期战略竞争做好准备”。

虽然特朗普拜登对华政策措辞不同,但是在对中国问题上,多数评论家认为共和党民主党没有实质分歧,二者的区别,无非在于何种方式。一般认为,民主党候选人当选,对改善当下中美关系会有转机,但从长周期来看,中美关系结构已经发生了本质变化,如果不做大的改变,要回到过去,存在困难。

中美关系要重新定位,美国要重新寻找远东之锚,都需要重新厘清自身定位。作为一个被追赶的超级大国,美国找回自身信心至关重要——因为,只有一个感到自身安全的超级大国,对于世界来说,才是较为安全的霸权。

回顾历史,罗马帝国曾是影响人类最为深远的帝国。如果将美国看做当今世界的罗马,那么罗马的故事能告诉我们什么?

布热津斯基认为,有三个主要原因导致了罗马帝国的最后崩溃,“第一,罗马帝国变得过大,一个单一的中心已难以对其进行统治,但是把它分成东西两半,又自动地破坏了它的权力的垄断性。第二,帝国长期的狂妄自大造成了文化上的享乐主义,使政治精英逐渐丧失了雄心壮志。第三,持续的通货膨胀破坏了这一体系的那种维持自身又无须作出社会牺牲的能力,而公民们已不再愿意作出那种社会牺牲。”

他的结论是 ,只要罗马帝国能够保持内部的活力和团结,外部世界就无力与之竞争。这个道理中国人并不陌生,用中国人熟悉的话说,堡垒中总是从内部攻破的。文化上的衰败、政治上的分裂和财政上的通货膨胀这三点,其实与当下世界尤其美国,也对应得上。

美国力量的复兴根源,也许不在于盟友,更多还是自身的清醒认知。

美国衰败的根源

也正因此,当下美国的衰败迹象,其实更多来自内部。

美国政治的乱象,根源何在?为何会出现特朗普这样在精英眼中要掀翻政治棋局的人?本质上,这也是美国社会内部撕裂的外化,反映出国际主义与孤立主义、民粹与精英、自由与保守的对立。

特朗普是小丑还是魔鬼,是英雄还是搅局者?不同的人,有不同看法。不少海外朋友,很意外中国一些自由派知识分子为何对于特朗普评价不错。核心在于,评价政治人物的标准,不仅在于其为人甚至作为,而是其在历史节点的作用。

对特朗普的支持声出现,是民粹主义涌起的浪潮,更是对于改变的呼唤,折射的是对于现状的不满,也是美国自身对于国家治理与未来道路的再思考,甚至再选择。美国的外交战略嬗变、对中国关系处理变奏,不过是这些中心区震动,传来的涟漪而已。

对于中国来说,无论共和党的美国还是民主党的美国,反正都已经不是过去的美国。在地缘政治结构发生变化的大时代,中美双边关系,需要双方作出实质性调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大选之后重新审视中美大棋局(下)

发布日期:2021-02-26 15:21
摘要:美国外交有何变与不变?拜登时代中美关系走向何方?在地缘政治结构发生变化的大时代,中美双边关系,需要双方作出实质性调整。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我们不得不承认,亚洲巴尔干化的任何蛛丝马迹,都将是世界的悲剧。毕竟,一个没有全球霸权的世界,未必就是和平的世界,相反,甚至更可能是一个陷入无政府状态的世界,各种被压抑的力量和冲突将重新泛起。

美国外交变奏

回到当下来看,美国内部的政治问题,不仅引发美国国内对立,也引来国际人士的撕裂。比如在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对于特朗普的态度,显然与美国自由派有所不同。

伴随特朗普败选的一系列纠纷,让美国政治的衰败,好像从来没有如此明显。但风起于清萍之间,精英主义的失落,其实并不是从特朗普才开始的。

早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外交与战略政策已经令布热津斯基失望。从某种意义讲,布热津斯基之类战略家的淡出,也是美国精英外交的后退。无可否认,欧洲传统外交一直带有若隐若现的贵族特色,和美国的精英外交有内在共鸣之处。在二十世纪美国地缘政治大师,如基辛格、布热津斯基的崛起背后,他们共同的欧洲背景与良好教育并不是偶然。

在2020年美国大选的核心议题中,这一次外交罕见地不再是首要关注问题。但是,这对于美国之外的人,却相当重要,比如中国。此前,特朗普强调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姿态,着手削减美国海外驻军规模,同时继续扩张国防开支,保持对中国的贸易战。对比之下,拜登显示出更多国际合作姿态,将修复同盟关系,强调将调整对中国的贸易战策略,但会让中国负起责任。

拜登路线,目的在于争取盟友,但扩大盟友本身,也意味着存在对手可以各个击破的可能。这样路线,最终是否可以奏效?

共和党的美国,民主党的美国,对中国政策,会有不同么?

2021年2月,拜登在慕尼黑表示,美国和欧洲需要携手,“共同为与中国的长期战略竞争做好准备”。

虽然特朗普拜登对华政策措辞不同,但是在对中国问题上,多数评论家认为共和党民主党没有实质分歧,二者的区别,无非在于何种方式。一般认为,民主党候选人当选,对改善当下中美关系会有转机,但从长周期来看,中美关系结构已经发生了本质变化,如果不做大的改变,要回到过去,存在困难。

中美关系要重新定位,美国要重新寻找远东之锚,都需要重新厘清自身定位。作为一个被追赶的超级大国,美国找回自身信心至关重要——因为,只有一个感到自身安全的超级大国,对于世界来说,才是较为安全的霸权。

回顾历史,罗马帝国曾是影响人类最为深远的帝国。如果将美国看做当今世界的罗马,那么罗马的故事能告诉我们什么?

布热津斯基认为,有三个主要原因导致了罗马帝国的最后崩溃,“第一,罗马帝国变得过大,一个单一的中心已难以对其进行统治,但是把它分成东西两半,又自动地破坏了它的权力的垄断性。第二,帝国长期的狂妄自大造成了文化上的享乐主义,使政治精英逐渐丧失了雄心壮志。第三,持续的通货膨胀破坏了这一体系的那种维持自身又无须作出社会牺牲的能力,而公民们已不再愿意作出那种社会牺牲。”

他的结论是 ,只要罗马帝国能够保持内部的活力和团结,外部世界就无力与之竞争。这个道理中国人并不陌生,用中国人熟悉的话说,堡垒中总是从内部攻破的。文化上的衰败、政治上的分裂和财政上的通货膨胀这三点,其实与当下世界尤其美国,也对应得上。

美国力量的复兴根源,也许不在于盟友,更多还是自身的清醒认知。

美国衰败的根源

也正因此,当下美国的衰败迹象,其实更多来自内部。

美国政治的乱象,根源何在?为何会出现特朗普这样在精英眼中要掀翻政治棋局的人?本质上,这也是美国社会内部撕裂的外化,反映出国际主义与孤立主义、民粹与精英、自由与保守的对立。

特朗普是小丑还是魔鬼,是英雄还是搅局者?不同的人,有不同看法。不少海外朋友,很意外中国一些自由派知识分子为何对于特朗普评价不错。核心在于,评价政治人物的标准,不仅在于其为人甚至作为,而是其在历史节点的作用。

对特朗普的支持声出现,是民粹主义涌起的浪潮,更是对于改变的呼唤,折射的是对于现状的不满,也是美国自身对于国家治理与未来道路的再思考,甚至再选择。美国的外交战略嬗变、对中国关系处理变奏,不过是这些中心区震动,传来的涟漪而已。

对于中国来说,无论共和党的美国还是民主党的美国,反正都已经不是过去的美国。在地缘政治结构发生变化的大时代,中美双边关系,需要双方作出实质性调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外交有何变与不变?拜登时代中美关系走向何方?在地缘政治结构发生变化的大时代,中美双边关系,需要双方作出实质性调整。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我们不得不承认,亚洲巴尔干化的任何蛛丝马迹,都将是世界的悲剧。毕竟,一个没有全球霸权的世界,未必就是和平的世界,相反,甚至更可能是一个陷入无政府状态的世界,各种被压抑的力量和冲突将重新泛起。

美国外交变奏

回到当下来看,美国内部的政治问题,不仅引发美国国内对立,也引来国际人士的撕裂。比如在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对于特朗普的态度,显然与美国自由派有所不同。

伴随特朗普败选的一系列纠纷,让美国政治的衰败,好像从来没有如此明显。但风起于清萍之间,精英主义的失落,其实并不是从特朗普才开始的。

早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外交与战略政策已经令布热津斯基失望。从某种意义讲,布热津斯基之类战略家的淡出,也是美国精英外交的后退。无可否认,欧洲传统外交一直带有若隐若现的贵族特色,和美国的精英外交有内在共鸣之处。在二十世纪美国地缘政治大师,如基辛格、布热津斯基的崛起背后,他们共同的欧洲背景与良好教育并不是偶然。

在2020年美国大选的核心议题中,这一次外交罕见地不再是首要关注问题。但是,这对于美国之外的人,却相当重要,比如中国。此前,特朗普强调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姿态,着手削减美国海外驻军规模,同时继续扩张国防开支,保持对中国的贸易战。对比之下,拜登显示出更多国际合作姿态,将修复同盟关系,强调将调整对中国的贸易战策略,但会让中国负起责任。

拜登路线,目的在于争取盟友,但扩大盟友本身,也意味着存在对手可以各个击破的可能。这样路线,最终是否可以奏效?

共和党的美国,民主党的美国,对中国政策,会有不同么?

2021年2月,拜登在慕尼黑表示,美国和欧洲需要携手,“共同为与中国的长期战略竞争做好准备”。

虽然特朗普拜登对华政策措辞不同,但是在对中国问题上,多数评论家认为共和党民主党没有实质分歧,二者的区别,无非在于何种方式。一般认为,民主党候选人当选,对改善当下中美关系会有转机,但从长周期来看,中美关系结构已经发生了本质变化,如果不做大的改变,要回到过去,存在困难。

中美关系要重新定位,美国要重新寻找远东之锚,都需要重新厘清自身定位。作为一个被追赶的超级大国,美国找回自身信心至关重要——因为,只有一个感到自身安全的超级大国,对于世界来说,才是较为安全的霸权。

回顾历史,罗马帝国曾是影响人类最为深远的帝国。如果将美国看做当今世界的罗马,那么罗马的故事能告诉我们什么?

布热津斯基认为,有三个主要原因导致了罗马帝国的最后崩溃,“第一,罗马帝国变得过大,一个单一的中心已难以对其进行统治,但是把它分成东西两半,又自动地破坏了它的权力的垄断性。第二,帝国长期的狂妄自大造成了文化上的享乐主义,使政治精英逐渐丧失了雄心壮志。第三,持续的通货膨胀破坏了这一体系的那种维持自身又无须作出社会牺牲的能力,而公民们已不再愿意作出那种社会牺牲。”

他的结论是 ,只要罗马帝国能够保持内部的活力和团结,外部世界就无力与之竞争。这个道理中国人并不陌生,用中国人熟悉的话说,堡垒中总是从内部攻破的。文化上的衰败、政治上的分裂和财政上的通货膨胀这三点,其实与当下世界尤其美国,也对应得上。

美国力量的复兴根源,也许不在于盟友,更多还是自身的清醒认知。

美国衰败的根源

也正因此,当下美国的衰败迹象,其实更多来自内部。

美国政治的乱象,根源何在?为何会出现特朗普这样在精英眼中要掀翻政治棋局的人?本质上,这也是美国社会内部撕裂的外化,反映出国际主义与孤立主义、民粹与精英、自由与保守的对立。

特朗普是小丑还是魔鬼,是英雄还是搅局者?不同的人,有不同看法。不少海外朋友,很意外中国一些自由派知识分子为何对于特朗普评价不错。核心在于,评价政治人物的标准,不仅在于其为人甚至作为,而是其在历史节点的作用。

对特朗普的支持声出现,是民粹主义涌起的浪潮,更是对于改变的呼唤,折射的是对于现状的不满,也是美国自身对于国家治理与未来道路的再思考,甚至再选择。美国的外交战略嬗变、对中国关系处理变奏,不过是这些中心区震动,传来的涟漪而已。

对于中国来说,无论共和党的美国还是民主党的美国,反正都已经不是过去的美国。在地缘政治结构发生变化的大时代,中美双边关系,需要双方作出实质性调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