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自2020年6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已累计上涨逾9%,迫使一些受疫情冲击的公司考虑提高产品价格。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得益于中国经济的强劲复苏,人民币今年持续升值,虽然这给出口商带来压力,但中国政府似乎并不急于压低人民币汇率。

自2020年6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已累计上涨逾9%,主要受出口强劲增长和大规模投资资金流入推动。而美元则走软,一方面是因为美国经济疲软和低利率环境,另一方面是因为全球各地的投资者将资金投入了风险较高的资产。

虽然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至2018年年中以来最高水平,达到1美元兑人民币6.46元,但迄今为止,中国官方的反应相对温和。自去年秋天以来,中国采取了使交易员更容易押注人民币走弱的措施,并允许更多中国国内金融机构将资金转至境外投资海外证券。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经济学家表示,中国政府现在似乎并不担心人民币升值,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这可能有助于中国向消费拉动型经济转型,同时也能降低中国进口商品和芯片的成本。

汇丰控股(HSBC)驻香港的高级外汇策略分析师王菊(Ju Wang)称,中国将转变为一个消费驱动型经济体,这意味着中国不必像典型的新兴出口导向型经济体那样需要把汇率保持在低估的水平。王菊表示,中国政府已经在向这种新模式转变,这意味着,他们认为,由基本面支撑的人民币走强对于中国经济而言利大于弊。

人民币走强还可能提升该货币在全球的地位,并有助于缓解美中之间的汇率争议。华盛顿方面长期以来一直批评中国为推动本国制造商品在全球的销售而压低人民币汇率。

2020年下半年,人民币对美元升值8.2%,但这并没有影响全球对医疗设备和家用电器等各类中国商品的需求。中国去年取得5,35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是201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但人民币升值给中国出口商增加了财务压力,而他们已经因新冠疫情受到从原材料到运输等成本意外激增的打击。一些出口商表示,正计划将其中一些成本转嫁给客户。

安吉万宝智能家居科技有限公司(Anji Wanbao Smart Home Technology Co.)首席执行官薛栋表示,他们计划本月晚些时候全面提价5%。该公司的办公椅主要销往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

薛栋称,该公司一直在自己承担损失,去年几乎没有赚到钱。

上海一家无纺布出口商的销售员Bao Jimi称,去年人民币突然升值也让他们措手不及。为弥补人民币升值造成的损失,1月份该公司提高了部分产品售价,以保护其10%的利润率。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她说,该公司大多数新客户都能接受新价格,但与现有客户的谈判需要一定时间。

经济学家表示,北京方面可能暂缓采取更激进外汇措施的原因之一是,去年推动人民币升值的影响因素或许会逐渐减弱。中国去年出口扩张可能是暂时的,特别是考虑到随着疫苗接种步伐加快,更多国家的制造业可能得到改善这一情形。

1月份,高盛(Goldman Sachs)将美国2021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预期上调至6.8%,理由是预计美国将出台更大规模的刺激计划。中国经济今年料将增长8%左右。

中国政府决策者认为,出口部门支撑经济增长势头的程度是有限的。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1月份警告称,如果再升值5%以上,就可能对出口部门产生“明显压力”。

马骏称,中国应该考虑适当放松一些具体管控措施,让一些外汇流出境外,减少人民币升值压力。

“对北京方面而言,资本外流是一种远比资本流入更令人担忧的情形,”《红色资本主义》(Red Capitalism)一书的合着者侯伟(Fraser Howie)称:“我看不出中国政府有任何恐慌的迹象。”

中国政府已经采取了几项措施抑制人民币升值。去年9月,在暂停17个月之后,中国开始批准新的海外投资配额,允许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将更多人民币兑换成外汇,用于购买境外证券。自那时以来,中国政府已经批准了210亿美元额度。

去年10月,中国监管机构取消了一项准备金要求,该准备金要求增加了金融机构做空人民币的成本。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国家外汇管理局的一位官员上周称,中国有关部门正在考虑允许个人使用每年五万美元的购汇额度购买境外证券和保险产品。

与其他货币自由交易的国家不同,北京长期以来严格控制本币,不但实施资本管控,还设定每日汇率中间价来引导交易方向。

去年,中国的外汇储备增加1,080亿美元,至3.2万亿美元,许多经济学家认为,这一迹象表明北京方面正在减少对汇市的干预。2014年至2017年期间,中国央行动用了1万亿美元的储备,卖出外币以支撑人民币的价值。

有学者暗示,为了抑制近期人民币的升值势头,中国央行可能已经通过国有银行谨慎地进行了反向操作;自2020年第二季度以来国有银行的海外净资产规模激增。中国央行未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许多经济学家预计,人民币今年将进一步走强。

据数据提供商万得(Wind),中国去年从海外吸引了逾人民币2.3万亿元(合3,670亿美元)的证券投资进入到该国的债券和股票市场,创下纪录。

Invesco Fixed Income的亚太区主管Freddy Wong说:“全球对中国资产的需求依然相当稳强劲。”Wong表示:“我们收到很多来自各地的问询,主要涉及他们应该对哪种涉及中国的资产进行投资。”

北京大学金融学教授佩蒂斯(Michael Pettis)称,由于中国政府鼓励扩大资本外流规模,中国今年的对外投资可能大幅增长。

佩蒂斯说:“我认为他们愿意看到人民币升值,但同时也希望人民币汇率保持很强的稳定性。”他表示:“我觉得人民币今年贬值的可能性极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人民币稳步升值给出口商带来压力,但中国似乎并不担心

发布日期:2021-02-26 11:04
摘要:自2020年6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已累计上涨逾9%,迫使一些受疫情冲击的公司考虑提高产品价格。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得益于中国经济的强劲复苏,人民币今年持续升值,虽然这给出口商带来压力,但中国政府似乎并不急于压低人民币汇率。

自2020年6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已累计上涨逾9%,主要受出口强劲增长和大规模投资资金流入推动。而美元则走软,一方面是因为美国经济疲软和低利率环境,另一方面是因为全球各地的投资者将资金投入了风险较高的资产。

虽然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至2018年年中以来最高水平,达到1美元兑人民币6.46元,但迄今为止,中国官方的反应相对温和。自去年秋天以来,中国采取了使交易员更容易押注人民币走弱的措施,并允许更多中国国内金融机构将资金转至境外投资海外证券。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经济学家表示,中国政府现在似乎并不担心人民币升值,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这可能有助于中国向消费拉动型经济转型,同时也能降低中国进口商品和芯片的成本。

汇丰控股(HSBC)驻香港的高级外汇策略分析师王菊(Ju Wang)称,中国将转变为一个消费驱动型经济体,这意味着中国不必像典型的新兴出口导向型经济体那样需要把汇率保持在低估的水平。王菊表示,中国政府已经在向这种新模式转变,这意味着,他们认为,由基本面支撑的人民币走强对于中国经济而言利大于弊。

人民币走强还可能提升该货币在全球的地位,并有助于缓解美中之间的汇率争议。华盛顿方面长期以来一直批评中国为推动本国制造商品在全球的销售而压低人民币汇率。

2020年下半年,人民币对美元升值8.2%,但这并没有影响全球对医疗设备和家用电器等各类中国商品的需求。中国去年取得5,35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是201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但人民币升值给中国出口商增加了财务压力,而他们已经因新冠疫情受到从原材料到运输等成本意外激增的打击。一些出口商表示,正计划将其中一些成本转嫁给客户。

安吉万宝智能家居科技有限公司(Anji Wanbao Smart Home Technology Co.)首席执行官薛栋表示,他们计划本月晚些时候全面提价5%。该公司的办公椅主要销往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

薛栋称,该公司一直在自己承担损失,去年几乎没有赚到钱。

上海一家无纺布出口商的销售员Bao Jimi称,去年人民币突然升值也让他们措手不及。为弥补人民币升值造成的损失,1月份该公司提高了部分产品售价,以保护其10%的利润率。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她说,该公司大多数新客户都能接受新价格,但与现有客户的谈判需要一定时间。

经济学家表示,北京方面可能暂缓采取更激进外汇措施的原因之一是,去年推动人民币升值的影响因素或许会逐渐减弱。中国去年出口扩张可能是暂时的,特别是考虑到随着疫苗接种步伐加快,更多国家的制造业可能得到改善这一情形。

1月份,高盛(Goldman Sachs)将美国2021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预期上调至6.8%,理由是预计美国将出台更大规模的刺激计划。中国经济今年料将增长8%左右。

中国政府决策者认为,出口部门支撑经济增长势头的程度是有限的。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1月份警告称,如果再升值5%以上,就可能对出口部门产生“明显压力”。

马骏称,中国应该考虑适当放松一些具体管控措施,让一些外汇流出境外,减少人民币升值压力。

“对北京方面而言,资本外流是一种远比资本流入更令人担忧的情形,”《红色资本主义》(Red Capitalism)一书的合着者侯伟(Fraser Howie)称:“我看不出中国政府有任何恐慌的迹象。”

中国政府已经采取了几项措施抑制人民币升值。去年9月,在暂停17个月之后,中国开始批准新的海外投资配额,允许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将更多人民币兑换成外汇,用于购买境外证券。自那时以来,中国政府已经批准了210亿美元额度。

去年10月,中国监管机构取消了一项准备金要求,该准备金要求增加了金融机构做空人民币的成本。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国家外汇管理局的一位官员上周称,中国有关部门正在考虑允许个人使用每年五万美元的购汇额度购买境外证券和保险产品。

与其他货币自由交易的国家不同,北京长期以来严格控制本币,不但实施资本管控,还设定每日汇率中间价来引导交易方向。

去年,中国的外汇储备增加1,080亿美元,至3.2万亿美元,许多经济学家认为,这一迹象表明北京方面正在减少对汇市的干预。2014年至2017年期间,中国央行动用了1万亿美元的储备,卖出外币以支撑人民币的价值。

有学者暗示,为了抑制近期人民币的升值势头,中国央行可能已经通过国有银行谨慎地进行了反向操作;自2020年第二季度以来国有银行的海外净资产规模激增。中国央行未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许多经济学家预计,人民币今年将进一步走强。

据数据提供商万得(Wind),中国去年从海外吸引了逾人民币2.3万亿元(合3,670亿美元)的证券投资进入到该国的债券和股票市场,创下纪录。

Invesco Fixed Income的亚太区主管Freddy Wong说:“全球对中国资产的需求依然相当稳强劲。”Wong表示:“我们收到很多来自各地的问询,主要涉及他们应该对哪种涉及中国的资产进行投资。”

北京大学金融学教授佩蒂斯(Michael Pettis)称,由于中国政府鼓励扩大资本外流规模,中国今年的对外投资可能大幅增长。

佩蒂斯说:“我认为他们愿意看到人民币升值,但同时也希望人民币汇率保持很强的稳定性。”他表示:“我觉得人民币今年贬值的可能性极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自2020年6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已累计上涨逾9%,迫使一些受疫情冲击的公司考虑提高产品价格。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得益于中国经济的强劲复苏,人民币今年持续升值,虽然这给出口商带来压力,但中国政府似乎并不急于压低人民币汇率。

自2020年6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已累计上涨逾9%,主要受出口强劲增长和大规模投资资金流入推动。而美元则走软,一方面是因为美国经济疲软和低利率环境,另一方面是因为全球各地的投资者将资金投入了风险较高的资产。

虽然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至2018年年中以来最高水平,达到1美元兑人民币6.46元,但迄今为止,中国官方的反应相对温和。自去年秋天以来,中国采取了使交易员更容易押注人民币走弱的措施,并允许更多中国国内金融机构将资金转至境外投资海外证券。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经济学家表示,中国政府现在似乎并不担心人民币升值,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这可能有助于中国向消费拉动型经济转型,同时也能降低中国进口商品和芯片的成本。

汇丰控股(HSBC)驻香港的高级外汇策略分析师王菊(Ju Wang)称,中国将转变为一个消费驱动型经济体,这意味着中国不必像典型的新兴出口导向型经济体那样需要把汇率保持在低估的水平。王菊表示,中国政府已经在向这种新模式转变,这意味着,他们认为,由基本面支撑的人民币走强对于中国经济而言利大于弊。

人民币走强还可能提升该货币在全球的地位,并有助于缓解美中之间的汇率争议。华盛顿方面长期以来一直批评中国为推动本国制造商品在全球的销售而压低人民币汇率。

2020年下半年,人民币对美元升值8.2%,但这并没有影响全球对医疗设备和家用电器等各类中国商品的需求。中国去年取得5,35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是201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但人民币升值给中国出口商增加了财务压力,而他们已经因新冠疫情受到从原材料到运输等成本意外激增的打击。一些出口商表示,正计划将其中一些成本转嫁给客户。

安吉万宝智能家居科技有限公司(Anji Wanbao Smart Home Technology Co.)首席执行官薛栋表示,他们计划本月晚些时候全面提价5%。该公司的办公椅主要销往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

薛栋称,该公司一直在自己承担损失,去年几乎没有赚到钱。

上海一家无纺布出口商的销售员Bao Jimi称,去年人民币突然升值也让他们措手不及。为弥补人民币升值造成的损失,1月份该公司提高了部分产品售价,以保护其10%的利润率。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她说,该公司大多数新客户都能接受新价格,但与现有客户的谈判需要一定时间。

经济学家表示,北京方面可能暂缓采取更激进外汇措施的原因之一是,去年推动人民币升值的影响因素或许会逐渐减弱。中国去年出口扩张可能是暂时的,特别是考虑到随着疫苗接种步伐加快,更多国家的制造业可能得到改善这一情形。

1月份,高盛(Goldman Sachs)将美国2021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预期上调至6.8%,理由是预计美国将出台更大规模的刺激计划。中国经济今年料将增长8%左右。

中国政府决策者认为,出口部门支撑经济增长势头的程度是有限的。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1月份警告称,如果再升值5%以上,就可能对出口部门产生“明显压力”。

马骏称,中国应该考虑适当放松一些具体管控措施,让一些外汇流出境外,减少人民币升值压力。

“对北京方面而言,资本外流是一种远比资本流入更令人担忧的情形,”《红色资本主义》(Red Capitalism)一书的合着者侯伟(Fraser Howie)称:“我看不出中国政府有任何恐慌的迹象。”

中国政府已经采取了几项措施抑制人民币升值。去年9月,在暂停17个月之后,中国开始批准新的海外投资配额,允许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将更多人民币兑换成外汇,用于购买境外证券。自那时以来,中国政府已经批准了210亿美元额度。

去年10月,中国监管机构取消了一项准备金要求,该准备金要求增加了金融机构做空人民币的成本。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国家外汇管理局的一位官员上周称,中国有关部门正在考虑允许个人使用每年五万美元的购汇额度购买境外证券和保险产品。

与其他货币自由交易的国家不同,北京长期以来严格控制本币,不但实施资本管控,还设定每日汇率中间价来引导交易方向。

去年,中国的外汇储备增加1,080亿美元,至3.2万亿美元,许多经济学家认为,这一迹象表明北京方面正在减少对汇市的干预。2014年至2017年期间,中国央行动用了1万亿美元的储备,卖出外币以支撑人民币的价值。

有学者暗示,为了抑制近期人民币的升值势头,中国央行可能已经通过国有银行谨慎地进行了反向操作;自2020年第二季度以来国有银行的海外净资产规模激增。中国央行未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许多经济学家预计,人民币今年将进一步走强。

据数据提供商万得(Wind),中国去年从海外吸引了逾人民币2.3万亿元(合3,670亿美元)的证券投资进入到该国的债券和股票市场,创下纪录。

Invesco Fixed Income的亚太区主管Freddy Wong说:“全球对中国资产的需求依然相当稳强劲。”Wong表示:“我们收到很多来自各地的问询,主要涉及他们应该对哪种涉及中国的资产进行投资。”

北京大学金融学教授佩蒂斯(Michael Pettis)称,由于中国政府鼓励扩大资本外流规模,中国今年的对外投资可能大幅增长。

佩蒂斯说:“我认为他们愿意看到人民币升值,但同时也希望人民币汇率保持很强的稳定性。”他表示:“我觉得人民币今年贬值的可能性极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人民币稳步升值给出口商带来压力,但中国似乎并不担心

发布日期:2021-02-26 11:04
摘要:自2020年6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已累计上涨逾9%,迫使一些受疫情冲击的公司考虑提高产品价格。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得益于中国经济的强劲复苏,人民币今年持续升值,虽然这给出口商带来压力,但中国政府似乎并不急于压低人民币汇率。

自2020年6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已累计上涨逾9%,主要受出口强劲增长和大规模投资资金流入推动。而美元则走软,一方面是因为美国经济疲软和低利率环境,另一方面是因为全球各地的投资者将资金投入了风险较高的资产。

虽然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至2018年年中以来最高水平,达到1美元兑人民币6.46元,但迄今为止,中国官方的反应相对温和。自去年秋天以来,中国采取了使交易员更容易押注人民币走弱的措施,并允许更多中国国内金融机构将资金转至境外投资海外证券。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经济学家表示,中国政府现在似乎并不担心人民币升值,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这可能有助于中国向消费拉动型经济转型,同时也能降低中国进口商品和芯片的成本。

汇丰控股(HSBC)驻香港的高级外汇策略分析师王菊(Ju Wang)称,中国将转变为一个消费驱动型经济体,这意味着中国不必像典型的新兴出口导向型经济体那样需要把汇率保持在低估的水平。王菊表示,中国政府已经在向这种新模式转变,这意味着,他们认为,由基本面支撑的人民币走强对于中国经济而言利大于弊。

人民币走强还可能提升该货币在全球的地位,并有助于缓解美中之间的汇率争议。华盛顿方面长期以来一直批评中国为推动本国制造商品在全球的销售而压低人民币汇率。

2020年下半年,人民币对美元升值8.2%,但这并没有影响全球对医疗设备和家用电器等各类中国商品的需求。中国去年取得5,35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是201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但人民币升值给中国出口商增加了财务压力,而他们已经因新冠疫情受到从原材料到运输等成本意外激增的打击。一些出口商表示,正计划将其中一些成本转嫁给客户。

安吉万宝智能家居科技有限公司(Anji Wanbao Smart Home Technology Co.)首席执行官薛栋表示,他们计划本月晚些时候全面提价5%。该公司的办公椅主要销往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

薛栋称,该公司一直在自己承担损失,去年几乎没有赚到钱。

上海一家无纺布出口商的销售员Bao Jimi称,去年人民币突然升值也让他们措手不及。为弥补人民币升值造成的损失,1月份该公司提高了部分产品售价,以保护其10%的利润率。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她说,该公司大多数新客户都能接受新价格,但与现有客户的谈判需要一定时间。

经济学家表示,北京方面可能暂缓采取更激进外汇措施的原因之一是,去年推动人民币升值的影响因素或许会逐渐减弱。中国去年出口扩张可能是暂时的,特别是考虑到随着疫苗接种步伐加快,更多国家的制造业可能得到改善这一情形。

1月份,高盛(Goldman Sachs)将美国2021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预期上调至6.8%,理由是预计美国将出台更大规模的刺激计划。中国经济今年料将增长8%左右。

中国政府决策者认为,出口部门支撑经济增长势头的程度是有限的。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1月份警告称,如果再升值5%以上,就可能对出口部门产生“明显压力”。

马骏称,中国应该考虑适当放松一些具体管控措施,让一些外汇流出境外,减少人民币升值压力。

“对北京方面而言,资本外流是一种远比资本流入更令人担忧的情形,”《红色资本主义》(Red Capitalism)一书的合着者侯伟(Fraser Howie)称:“我看不出中国政府有任何恐慌的迹象。”

中国政府已经采取了几项措施抑制人民币升值。去年9月,在暂停17个月之后,中国开始批准新的海外投资配额,允许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将更多人民币兑换成外汇,用于购买境外证券。自那时以来,中国政府已经批准了210亿美元额度。

去年10月,中国监管机构取消了一项准备金要求,该准备金要求增加了金融机构做空人民币的成本。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国家外汇管理局的一位官员上周称,中国有关部门正在考虑允许个人使用每年五万美元的购汇额度购买境外证券和保险产品。

与其他货币自由交易的国家不同,北京长期以来严格控制本币,不但实施资本管控,还设定每日汇率中间价来引导交易方向。

去年,中国的外汇储备增加1,080亿美元,至3.2万亿美元,许多经济学家认为,这一迹象表明北京方面正在减少对汇市的干预。2014年至2017年期间,中国央行动用了1万亿美元的储备,卖出外币以支撑人民币的价值。

有学者暗示,为了抑制近期人民币的升值势头,中国央行可能已经通过国有银行谨慎地进行了反向操作;自2020年第二季度以来国有银行的海外净资产规模激增。中国央行未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许多经济学家预计,人民币今年将进一步走强。

据数据提供商万得(Wind),中国去年从海外吸引了逾人民币2.3万亿元(合3,670亿美元)的证券投资进入到该国的债券和股票市场,创下纪录。

Invesco Fixed Income的亚太区主管Freddy Wong说:“全球对中国资产的需求依然相当稳强劲。”Wong表示:“我们收到很多来自各地的问询,主要涉及他们应该对哪种涉及中国的资产进行投资。”

北京大学金融学教授佩蒂斯(Michael Pettis)称,由于中国政府鼓励扩大资本外流规模,中国今年的对外投资可能大幅增长。

佩蒂斯说:“我认为他们愿意看到人民币升值,但同时也希望人民币汇率保持很强的稳定性。”他表示:“我觉得人民币今年贬值的可能性极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自2020年6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已累计上涨逾9%,迫使一些受疫情冲击的公司考虑提高产品价格。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得益于中国经济的强劲复苏,人民币今年持续升值,虽然这给出口商带来压力,但中国政府似乎并不急于压低人民币汇率。

自2020年6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已累计上涨逾9%,主要受出口强劲增长和大规模投资资金流入推动。而美元则走软,一方面是因为美国经济疲软和低利率环境,另一方面是因为全球各地的投资者将资金投入了风险较高的资产。

虽然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至2018年年中以来最高水平,达到1美元兑人民币6.46元,但迄今为止,中国官方的反应相对温和。自去年秋天以来,中国采取了使交易员更容易押注人民币走弱的措施,并允许更多中国国内金融机构将资金转至境外投资海外证券。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经济学家表示,中国政府现在似乎并不担心人民币升值,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这可能有助于中国向消费拉动型经济转型,同时也能降低中国进口商品和芯片的成本。

汇丰控股(HSBC)驻香港的高级外汇策略分析师王菊(Ju Wang)称,中国将转变为一个消费驱动型经济体,这意味着中国不必像典型的新兴出口导向型经济体那样需要把汇率保持在低估的水平。王菊表示,中国政府已经在向这种新模式转变,这意味着,他们认为,由基本面支撑的人民币走强对于中国经济而言利大于弊。

人民币走强还可能提升该货币在全球的地位,并有助于缓解美中之间的汇率争议。华盛顿方面长期以来一直批评中国为推动本国制造商品在全球的销售而压低人民币汇率。

2020年下半年,人民币对美元升值8.2%,但这并没有影响全球对医疗设备和家用电器等各类中国商品的需求。中国去年取得5,35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是201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但人民币升值给中国出口商增加了财务压力,而他们已经因新冠疫情受到从原材料到运输等成本意外激增的打击。一些出口商表示,正计划将其中一些成本转嫁给客户。

安吉万宝智能家居科技有限公司(Anji Wanbao Smart Home Technology Co.)首席执行官薛栋表示,他们计划本月晚些时候全面提价5%。该公司的办公椅主要销往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

薛栋称,该公司一直在自己承担损失,去年几乎没有赚到钱。

上海一家无纺布出口商的销售员Bao Jimi称,去年人民币突然升值也让他们措手不及。为弥补人民币升值造成的损失,1月份该公司提高了部分产品售价,以保护其10%的利润率。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她说,该公司大多数新客户都能接受新价格,但与现有客户的谈判需要一定时间。

经济学家表示,北京方面可能暂缓采取更激进外汇措施的原因之一是,去年推动人民币升值的影响因素或许会逐渐减弱。中国去年出口扩张可能是暂时的,特别是考虑到随着疫苗接种步伐加快,更多国家的制造业可能得到改善这一情形。

1月份,高盛(Goldman Sachs)将美国2021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预期上调至6.8%,理由是预计美国将出台更大规模的刺激计划。中国经济今年料将增长8%左右。

中国政府决策者认为,出口部门支撑经济增长势头的程度是有限的。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1月份警告称,如果再升值5%以上,就可能对出口部门产生“明显压力”。

马骏称,中国应该考虑适当放松一些具体管控措施,让一些外汇流出境外,减少人民币升值压力。

“对北京方面而言,资本外流是一种远比资本流入更令人担忧的情形,”《红色资本主义》(Red Capitalism)一书的合着者侯伟(Fraser Howie)称:“我看不出中国政府有任何恐慌的迹象。”

中国政府已经采取了几项措施抑制人民币升值。去年9月,在暂停17个月之后,中国开始批准新的海外投资配额,允许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将更多人民币兑换成外汇,用于购买境外证券。自那时以来,中国政府已经批准了210亿美元额度。

去年10月,中国监管机构取消了一项准备金要求,该准备金要求增加了金融机构做空人民币的成本。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国家外汇管理局的一位官员上周称,中国有关部门正在考虑允许个人使用每年五万美元的购汇额度购买境外证券和保险产品。

与其他货币自由交易的国家不同,北京长期以来严格控制本币,不但实施资本管控,还设定每日汇率中间价来引导交易方向。

去年,中国的外汇储备增加1,080亿美元,至3.2万亿美元,许多经济学家认为,这一迹象表明北京方面正在减少对汇市的干预。2014年至2017年期间,中国央行动用了1万亿美元的储备,卖出外币以支撑人民币的价值。

有学者暗示,为了抑制近期人民币的升值势头,中国央行可能已经通过国有银行谨慎地进行了反向操作;自2020年第二季度以来国有银行的海外净资产规模激增。中国央行未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许多经济学家预计,人民币今年将进一步走强。

据数据提供商万得(Wind),中国去年从海外吸引了逾人民币2.3万亿元(合3,670亿美元)的证券投资进入到该国的债券和股票市场,创下纪录。

Invesco Fixed Income的亚太区主管Freddy Wong说:“全球对中国资产的需求依然相当稳强劲。”Wong表示:“我们收到很多来自各地的问询,主要涉及他们应该对哪种涉及中国的资产进行投资。”

北京大学金融学教授佩蒂斯(Michael Pettis)称,由于中国政府鼓励扩大资本外流规模,中国今年的对外投资可能大幅增长。

佩蒂斯说:“我认为他们愿意看到人民币升值,但同时也希望人民币汇率保持很强的稳定性。”他表示:“我觉得人民币今年贬值的可能性极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