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疫情时期训斥员工不应抱怨的管理者,忘了一条管理黄金法则:如果你的地位高于某个人,你绝对不能因为他们抱怨而训斥他们。



 | 露西•凯拉韦

OR--商业新媒体

我上小学的时候,学校里有一位特别严厉的食堂阿姨,她会较真地要求孩子们吃光盘子里的东西。每当我们试图在她眼皮子底下偷偷剩下一些酸甜菜根或一块咬不动的软骨时,她都会让我们回去,还训斥我们:“想想非洲挨饿的儿童吧。”

即使在我9岁的时候,我也不觉得这个论点很有说服力。我想跟她说:那就把我的甜菜根和已经凉了的土豆泥送给那些饥饿的孩子们吧,但是看一眼她的脸就让我确信:那将是一个不明智的决定。

最近,当我读到有关伦敦金融城(City of London)管理机构高级成员杰里米•梅休(Jeremy Mayhew)的报道时,我想起了她。梅休告诉巴比肯艺术中心(Barbican Centre)的员工不要再自怜,因为至少他们还有工作。他如果去当食堂阿姨,一定会非常优秀。毕马威(KPMG)英国董事长比尔•迈克尔(Bill Michael)也一样,他在视频电话中告诉下属不要再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不要抱怨疫情期间的工作条件。这番话引发如此强烈的不满,以至于几天后他被迫辞职。

在某个层面上,这些直言不讳的权威人物说得有点道理。与重症监护病房的护士相比,工作轻松舒适的毕马威合伙人没什么可抱怨的。与即将失业的易捷航空(easyJet)飞行员相比,巴比肯员工的处境要好得多。同样,在上世纪60年代,当比亚法拉(Biafra,一个曾经短暂存在的国家,位于当今的尼日利亚东部——译者注)的儿童大量死亡时,伦敦西北部营养充足的孩子们没有理由抱怨。

但这些都不是关键。这三个人似乎都不懂人类的基本心理学,即我们都生活在内心世界。如果你刚经历了烂透了的一天,开了一整天没完没了的Zoom会议,在厨房餐椅上坐得太久使你的腰背疼得要命,你再也看不到自己的工作有任何意义,想到易捷航空飞行员失业不太可能让你好受超过一两秒钟时间。

无论如何,如果我们基于“比惨”理由禁止这种抱怨,那么任何人——甚至重症监护病房的医生——都逃脱不了。医生可能会精疲力尽、心灵受创,但迈克尔、梅休和那位食堂阿姨无疑会辩称,他们应该停止抱怨,因为他们至少还有人身自由——不像迪拜的拉蒂法公主(Princess Sheikha Latifa),她最后一次露面是在监禁她的迪拜别墅躲在卫生间里发出求救视频。

那位食堂阿姨在1967年看上去已经很老,现在应该不在人世了。她不懂这点情有可原。但另外两个人不能逃避指责。他们的所作所为比不懂一项基本人权——人们有权时不时感到委屈——更糟糕;在如何管理人们的更为基本的考验中,他们不及格。

相比那位食堂阿姨——其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可能通过吓唬孩子而好做一些——这两人都身居高位,应该更加明白事理。

二人都忽视了一条管理上的黄金法则:如果你的地位高于某个人,你绝对不能因为他们抱怨而训斥他们。你不仅无法让他们停止抱怨,他们还必然会更加耿耿于怀,而你会发现自己成为他们的头号抱怨对象。

你的训斥之所以效果不会好有两个原因。首先,你比他们挣得多,你的权力更大,你的日子被视为更加好过,这使你丧失了贬低他们心态的资格。其次,作为他们的经理,你理应激励他们;如果每个人都在抱怨,你有责任找出原因并采取行动。

在正常时期,这两个人也许都能安然挺过这场风波。但选择这个特殊时刻告诉员工要振作起来,意味着他们活该受到强烈反弹。英国进入第三次抗疫封锁后,与唯一重要的事情——我们在一年前的生活——相比,几乎每个人都感觉糟糕。唯一的安慰是我们可以随心所欲地自怜。

我一整天都坐在卧室里,试图集中精力在有史以来最可恨的技术平台Satchel One上批改学生作业。我热爱的教书的一切——和学生们相处——被夺走了。而我厌恶教书的一切——Satchel One——整天都跟着我。

我当然知道孩子们的处境更糟糕。我当然感激有一份保险的工作。但我还是讨厌它,为了寻求安慰,我给其他老师发短信说:“想必你和我一样讨厌它吧?”

所有管理者现在都应该咬紧牙关,并对抱怨的员工说“谢谢”,说“干得好”。说“谢谢”从来没这么容易过,它在Zoom、Microsoft Teams、WhatsApp、短信、FaceTime和电话上都奏效,甚至在Satchel One上也管用。前几天,我收到一位资深同事的短信:“我怀念我们的聊天时光。”虽然这算不上是明确的感谢,但它奏效了,使我至少在一两个小时内没有再抱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训诫员工“振作”犯了管理大忌

发布日期:2021-02-26 10:15
摘要:在疫情时期训斥员工不应抱怨的管理者,忘了一条管理黄金法则:如果你的地位高于某个人,你绝对不能因为他们抱怨而训斥他们。



 | 露西•凯拉韦

OR--商业新媒体

我上小学的时候,学校里有一位特别严厉的食堂阿姨,她会较真地要求孩子们吃光盘子里的东西。每当我们试图在她眼皮子底下偷偷剩下一些酸甜菜根或一块咬不动的软骨时,她都会让我们回去,还训斥我们:“想想非洲挨饿的儿童吧。”

即使在我9岁的时候,我也不觉得这个论点很有说服力。我想跟她说:那就把我的甜菜根和已经凉了的土豆泥送给那些饥饿的孩子们吧,但是看一眼她的脸就让我确信:那将是一个不明智的决定。

最近,当我读到有关伦敦金融城(City of London)管理机构高级成员杰里米•梅休(Jeremy Mayhew)的报道时,我想起了她。梅休告诉巴比肯艺术中心(Barbican Centre)的员工不要再自怜,因为至少他们还有工作。他如果去当食堂阿姨,一定会非常优秀。毕马威(KPMG)英国董事长比尔•迈克尔(Bill Michael)也一样,他在视频电话中告诉下属不要再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不要抱怨疫情期间的工作条件。这番话引发如此强烈的不满,以至于几天后他被迫辞职。

在某个层面上,这些直言不讳的权威人物说得有点道理。与重症监护病房的护士相比,工作轻松舒适的毕马威合伙人没什么可抱怨的。与即将失业的易捷航空(easyJet)飞行员相比,巴比肯员工的处境要好得多。同样,在上世纪60年代,当比亚法拉(Biafra,一个曾经短暂存在的国家,位于当今的尼日利亚东部——译者注)的儿童大量死亡时,伦敦西北部营养充足的孩子们没有理由抱怨。

但这些都不是关键。这三个人似乎都不懂人类的基本心理学,即我们都生活在内心世界。如果你刚经历了烂透了的一天,开了一整天没完没了的Zoom会议,在厨房餐椅上坐得太久使你的腰背疼得要命,你再也看不到自己的工作有任何意义,想到易捷航空飞行员失业不太可能让你好受超过一两秒钟时间。

无论如何,如果我们基于“比惨”理由禁止这种抱怨,那么任何人——甚至重症监护病房的医生——都逃脱不了。医生可能会精疲力尽、心灵受创,但迈克尔、梅休和那位食堂阿姨无疑会辩称,他们应该停止抱怨,因为他们至少还有人身自由——不像迪拜的拉蒂法公主(Princess Sheikha Latifa),她最后一次露面是在监禁她的迪拜别墅躲在卫生间里发出求救视频。

那位食堂阿姨在1967年看上去已经很老,现在应该不在人世了。她不懂这点情有可原。但另外两个人不能逃避指责。他们的所作所为比不懂一项基本人权——人们有权时不时感到委屈——更糟糕;在如何管理人们的更为基本的考验中,他们不及格。

相比那位食堂阿姨——其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可能通过吓唬孩子而好做一些——这两人都身居高位,应该更加明白事理。

二人都忽视了一条管理上的黄金法则:如果你的地位高于某个人,你绝对不能因为他们抱怨而训斥他们。你不仅无法让他们停止抱怨,他们还必然会更加耿耿于怀,而你会发现自己成为他们的头号抱怨对象。

你的训斥之所以效果不会好有两个原因。首先,你比他们挣得多,你的权力更大,你的日子被视为更加好过,这使你丧失了贬低他们心态的资格。其次,作为他们的经理,你理应激励他们;如果每个人都在抱怨,你有责任找出原因并采取行动。

在正常时期,这两个人也许都能安然挺过这场风波。但选择这个特殊时刻告诉员工要振作起来,意味着他们活该受到强烈反弹。英国进入第三次抗疫封锁后,与唯一重要的事情——我们在一年前的生活——相比,几乎每个人都感觉糟糕。唯一的安慰是我们可以随心所欲地自怜。

我一整天都坐在卧室里,试图集中精力在有史以来最可恨的技术平台Satchel One上批改学生作业。我热爱的教书的一切——和学生们相处——被夺走了。而我厌恶教书的一切——Satchel One——整天都跟着我。

我当然知道孩子们的处境更糟糕。我当然感激有一份保险的工作。但我还是讨厌它,为了寻求安慰,我给其他老师发短信说:“想必你和我一样讨厌它吧?”

所有管理者现在都应该咬紧牙关,并对抱怨的员工说“谢谢”,说“干得好”。说“谢谢”从来没这么容易过,它在Zoom、Microsoft Teams、WhatsApp、短信、FaceTime和电话上都奏效,甚至在Satchel One上也管用。前几天,我收到一位资深同事的短信:“我怀念我们的聊天时光。”虽然这算不上是明确的感谢,但它奏效了,使我至少在一两个小时内没有再抱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疫情时期训斥员工不应抱怨的管理者,忘了一条管理黄金法则:如果你的地位高于某个人,你绝对不能因为他们抱怨而训斥他们。



 | 露西•凯拉韦

OR--商业新媒体

我上小学的时候,学校里有一位特别严厉的食堂阿姨,她会较真地要求孩子们吃光盘子里的东西。每当我们试图在她眼皮子底下偷偷剩下一些酸甜菜根或一块咬不动的软骨时,她都会让我们回去,还训斥我们:“想想非洲挨饿的儿童吧。”

即使在我9岁的时候,我也不觉得这个论点很有说服力。我想跟她说:那就把我的甜菜根和已经凉了的土豆泥送给那些饥饿的孩子们吧,但是看一眼她的脸就让我确信:那将是一个不明智的决定。

最近,当我读到有关伦敦金融城(City of London)管理机构高级成员杰里米•梅休(Jeremy Mayhew)的报道时,我想起了她。梅休告诉巴比肯艺术中心(Barbican Centre)的员工不要再自怜,因为至少他们还有工作。他如果去当食堂阿姨,一定会非常优秀。毕马威(KPMG)英国董事长比尔•迈克尔(Bill Michael)也一样,他在视频电话中告诉下属不要再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不要抱怨疫情期间的工作条件。这番话引发如此强烈的不满,以至于几天后他被迫辞职。

在某个层面上,这些直言不讳的权威人物说得有点道理。与重症监护病房的护士相比,工作轻松舒适的毕马威合伙人没什么可抱怨的。与即将失业的易捷航空(easyJet)飞行员相比,巴比肯员工的处境要好得多。同样,在上世纪60年代,当比亚法拉(Biafra,一个曾经短暂存在的国家,位于当今的尼日利亚东部——译者注)的儿童大量死亡时,伦敦西北部营养充足的孩子们没有理由抱怨。

但这些都不是关键。这三个人似乎都不懂人类的基本心理学,即我们都生活在内心世界。如果你刚经历了烂透了的一天,开了一整天没完没了的Zoom会议,在厨房餐椅上坐得太久使你的腰背疼得要命,你再也看不到自己的工作有任何意义,想到易捷航空飞行员失业不太可能让你好受超过一两秒钟时间。

无论如何,如果我们基于“比惨”理由禁止这种抱怨,那么任何人——甚至重症监护病房的医生——都逃脱不了。医生可能会精疲力尽、心灵受创,但迈克尔、梅休和那位食堂阿姨无疑会辩称,他们应该停止抱怨,因为他们至少还有人身自由——不像迪拜的拉蒂法公主(Princess Sheikha Latifa),她最后一次露面是在监禁她的迪拜别墅躲在卫生间里发出求救视频。

那位食堂阿姨在1967年看上去已经很老,现在应该不在人世了。她不懂这点情有可原。但另外两个人不能逃避指责。他们的所作所为比不懂一项基本人权——人们有权时不时感到委屈——更糟糕;在如何管理人们的更为基本的考验中,他们不及格。

相比那位食堂阿姨——其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可能通过吓唬孩子而好做一些——这两人都身居高位,应该更加明白事理。

二人都忽视了一条管理上的黄金法则:如果你的地位高于某个人,你绝对不能因为他们抱怨而训斥他们。你不仅无法让他们停止抱怨,他们还必然会更加耿耿于怀,而你会发现自己成为他们的头号抱怨对象。

你的训斥之所以效果不会好有两个原因。首先,你比他们挣得多,你的权力更大,你的日子被视为更加好过,这使你丧失了贬低他们心态的资格。其次,作为他们的经理,你理应激励他们;如果每个人都在抱怨,你有责任找出原因并采取行动。

在正常时期,这两个人也许都能安然挺过这场风波。但选择这个特殊时刻告诉员工要振作起来,意味着他们活该受到强烈反弹。英国进入第三次抗疫封锁后,与唯一重要的事情——我们在一年前的生活——相比,几乎每个人都感觉糟糕。唯一的安慰是我们可以随心所欲地自怜。

我一整天都坐在卧室里,试图集中精力在有史以来最可恨的技术平台Satchel One上批改学生作业。我热爱的教书的一切——和学生们相处——被夺走了。而我厌恶教书的一切——Satchel One——整天都跟着我。

我当然知道孩子们的处境更糟糕。我当然感激有一份保险的工作。但我还是讨厌它,为了寻求安慰,我给其他老师发短信说:“想必你和我一样讨厌它吧?”

所有管理者现在都应该咬紧牙关,并对抱怨的员工说“谢谢”,说“干得好”。说“谢谢”从来没这么容易过,它在Zoom、Microsoft Teams、WhatsApp、短信、FaceTime和电话上都奏效,甚至在Satchel One上也管用。前几天,我收到一位资深同事的短信:“我怀念我们的聊天时光。”虽然这算不上是明确的感谢,但它奏效了,使我至少在一两个小时内没有再抱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训诫员工“振作”犯了管理大忌

发布日期:2021-02-26 10:15
摘要:在疫情时期训斥员工不应抱怨的管理者,忘了一条管理黄金法则:如果你的地位高于某个人,你绝对不能因为他们抱怨而训斥他们。



 | 露西•凯拉韦

OR--商业新媒体

我上小学的时候,学校里有一位特别严厉的食堂阿姨,她会较真地要求孩子们吃光盘子里的东西。每当我们试图在她眼皮子底下偷偷剩下一些酸甜菜根或一块咬不动的软骨时,她都会让我们回去,还训斥我们:“想想非洲挨饿的儿童吧。”

即使在我9岁的时候,我也不觉得这个论点很有说服力。我想跟她说:那就把我的甜菜根和已经凉了的土豆泥送给那些饥饿的孩子们吧,但是看一眼她的脸就让我确信:那将是一个不明智的决定。

最近,当我读到有关伦敦金融城(City of London)管理机构高级成员杰里米•梅休(Jeremy Mayhew)的报道时,我想起了她。梅休告诉巴比肯艺术中心(Barbican Centre)的员工不要再自怜,因为至少他们还有工作。他如果去当食堂阿姨,一定会非常优秀。毕马威(KPMG)英国董事长比尔•迈克尔(Bill Michael)也一样,他在视频电话中告诉下属不要再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不要抱怨疫情期间的工作条件。这番话引发如此强烈的不满,以至于几天后他被迫辞职。

在某个层面上,这些直言不讳的权威人物说得有点道理。与重症监护病房的护士相比,工作轻松舒适的毕马威合伙人没什么可抱怨的。与即将失业的易捷航空(easyJet)飞行员相比,巴比肯员工的处境要好得多。同样,在上世纪60年代,当比亚法拉(Biafra,一个曾经短暂存在的国家,位于当今的尼日利亚东部——译者注)的儿童大量死亡时,伦敦西北部营养充足的孩子们没有理由抱怨。

但这些都不是关键。这三个人似乎都不懂人类的基本心理学,即我们都生活在内心世界。如果你刚经历了烂透了的一天,开了一整天没完没了的Zoom会议,在厨房餐椅上坐得太久使你的腰背疼得要命,你再也看不到自己的工作有任何意义,想到易捷航空飞行员失业不太可能让你好受超过一两秒钟时间。

无论如何,如果我们基于“比惨”理由禁止这种抱怨,那么任何人——甚至重症监护病房的医生——都逃脱不了。医生可能会精疲力尽、心灵受创,但迈克尔、梅休和那位食堂阿姨无疑会辩称,他们应该停止抱怨,因为他们至少还有人身自由——不像迪拜的拉蒂法公主(Princess Sheikha Latifa),她最后一次露面是在监禁她的迪拜别墅躲在卫生间里发出求救视频。

那位食堂阿姨在1967年看上去已经很老,现在应该不在人世了。她不懂这点情有可原。但另外两个人不能逃避指责。他们的所作所为比不懂一项基本人权——人们有权时不时感到委屈——更糟糕;在如何管理人们的更为基本的考验中,他们不及格。

相比那位食堂阿姨——其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可能通过吓唬孩子而好做一些——这两人都身居高位,应该更加明白事理。

二人都忽视了一条管理上的黄金法则:如果你的地位高于某个人,你绝对不能因为他们抱怨而训斥他们。你不仅无法让他们停止抱怨,他们还必然会更加耿耿于怀,而你会发现自己成为他们的头号抱怨对象。

你的训斥之所以效果不会好有两个原因。首先,你比他们挣得多,你的权力更大,你的日子被视为更加好过,这使你丧失了贬低他们心态的资格。其次,作为他们的经理,你理应激励他们;如果每个人都在抱怨,你有责任找出原因并采取行动。

在正常时期,这两个人也许都能安然挺过这场风波。但选择这个特殊时刻告诉员工要振作起来,意味着他们活该受到强烈反弹。英国进入第三次抗疫封锁后,与唯一重要的事情——我们在一年前的生活——相比,几乎每个人都感觉糟糕。唯一的安慰是我们可以随心所欲地自怜。

我一整天都坐在卧室里,试图集中精力在有史以来最可恨的技术平台Satchel One上批改学生作业。我热爱的教书的一切——和学生们相处——被夺走了。而我厌恶教书的一切——Satchel One——整天都跟着我。

我当然知道孩子们的处境更糟糕。我当然感激有一份保险的工作。但我还是讨厌它,为了寻求安慰,我给其他老师发短信说:“想必你和我一样讨厌它吧?”

所有管理者现在都应该咬紧牙关,并对抱怨的员工说“谢谢”,说“干得好”。说“谢谢”从来没这么容易过,它在Zoom、Microsoft Teams、WhatsApp、短信、FaceTime和电话上都奏效,甚至在Satchel One上也管用。前几天,我收到一位资深同事的短信:“我怀念我们的聊天时光。”虽然这算不上是明确的感谢,但它奏效了,使我至少在一两个小时内没有再抱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疫情时期训斥员工不应抱怨的管理者,忘了一条管理黄金法则:如果你的地位高于某个人,你绝对不能因为他们抱怨而训斥他们。



 | 露西•凯拉韦

OR--商业新媒体

我上小学的时候,学校里有一位特别严厉的食堂阿姨,她会较真地要求孩子们吃光盘子里的东西。每当我们试图在她眼皮子底下偷偷剩下一些酸甜菜根或一块咬不动的软骨时,她都会让我们回去,还训斥我们:“想想非洲挨饿的儿童吧。”

即使在我9岁的时候,我也不觉得这个论点很有说服力。我想跟她说:那就把我的甜菜根和已经凉了的土豆泥送给那些饥饿的孩子们吧,但是看一眼她的脸就让我确信:那将是一个不明智的决定。

最近,当我读到有关伦敦金融城(City of London)管理机构高级成员杰里米•梅休(Jeremy Mayhew)的报道时,我想起了她。梅休告诉巴比肯艺术中心(Barbican Centre)的员工不要再自怜,因为至少他们还有工作。他如果去当食堂阿姨,一定会非常优秀。毕马威(KPMG)英国董事长比尔•迈克尔(Bill Michael)也一样,他在视频电话中告诉下属不要再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不要抱怨疫情期间的工作条件。这番话引发如此强烈的不满,以至于几天后他被迫辞职。

在某个层面上,这些直言不讳的权威人物说得有点道理。与重症监护病房的护士相比,工作轻松舒适的毕马威合伙人没什么可抱怨的。与即将失业的易捷航空(easyJet)飞行员相比,巴比肯员工的处境要好得多。同样,在上世纪60年代,当比亚法拉(Biafra,一个曾经短暂存在的国家,位于当今的尼日利亚东部——译者注)的儿童大量死亡时,伦敦西北部营养充足的孩子们没有理由抱怨。

但这些都不是关键。这三个人似乎都不懂人类的基本心理学,即我们都生活在内心世界。如果你刚经历了烂透了的一天,开了一整天没完没了的Zoom会议,在厨房餐椅上坐得太久使你的腰背疼得要命,你再也看不到自己的工作有任何意义,想到易捷航空飞行员失业不太可能让你好受超过一两秒钟时间。

无论如何,如果我们基于“比惨”理由禁止这种抱怨,那么任何人——甚至重症监护病房的医生——都逃脱不了。医生可能会精疲力尽、心灵受创,但迈克尔、梅休和那位食堂阿姨无疑会辩称,他们应该停止抱怨,因为他们至少还有人身自由——不像迪拜的拉蒂法公主(Princess Sheikha Latifa),她最后一次露面是在监禁她的迪拜别墅躲在卫生间里发出求救视频。

那位食堂阿姨在1967年看上去已经很老,现在应该不在人世了。她不懂这点情有可原。但另外两个人不能逃避指责。他们的所作所为比不懂一项基本人权——人们有权时不时感到委屈——更糟糕;在如何管理人们的更为基本的考验中,他们不及格。

相比那位食堂阿姨——其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可能通过吓唬孩子而好做一些——这两人都身居高位,应该更加明白事理。

二人都忽视了一条管理上的黄金法则:如果你的地位高于某个人,你绝对不能因为他们抱怨而训斥他们。你不仅无法让他们停止抱怨,他们还必然会更加耿耿于怀,而你会发现自己成为他们的头号抱怨对象。

你的训斥之所以效果不会好有两个原因。首先,你比他们挣得多,你的权力更大,你的日子被视为更加好过,这使你丧失了贬低他们心态的资格。其次,作为他们的经理,你理应激励他们;如果每个人都在抱怨,你有责任找出原因并采取行动。

在正常时期,这两个人也许都能安然挺过这场风波。但选择这个特殊时刻告诉员工要振作起来,意味着他们活该受到强烈反弹。英国进入第三次抗疫封锁后,与唯一重要的事情——我们在一年前的生活——相比,几乎每个人都感觉糟糕。唯一的安慰是我们可以随心所欲地自怜。

我一整天都坐在卧室里,试图集中精力在有史以来最可恨的技术平台Satchel One上批改学生作业。我热爱的教书的一切——和学生们相处——被夺走了。而我厌恶教书的一切——Satchel One——整天都跟着我。

我当然知道孩子们的处境更糟糕。我当然感激有一份保险的工作。但我还是讨厌它,为了寻求安慰,我给其他老师发短信说:“想必你和我一样讨厌它吧?”

所有管理者现在都应该咬紧牙关,并对抱怨的员工说“谢谢”,说“干得好”。说“谢谢”从来没这么容易过,它在Zoom、Microsoft Teams、WhatsApp、短信、FaceTime和电话上都奏效,甚至在Satchel One上也管用。前几天,我收到一位资深同事的短信:“我怀念我们的聊天时光。”虽然这算不上是明确的感谢,但它奏效了,使我至少在一两个小时内没有再抱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