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近期大宗商品强劲表现料难持续,而从全球经济中长期趋势看,大宗商品的主要矛盾仍在需求端低迷。



 | 周茂华

OR--商业新媒体

2月4月以来,钢铁、铜、铝、原油、铁矿石等工业基础材料、能源类和周期类大宗商品价格延续去年10月以来的强劲涨势,2月4日至今,沪铜价格一度突破68000元/吨,创出9年多新高,短短10个交易日,累积涨幅超过18%,受铜价格飙涨带动,沪铝、沪锌和沪镍等涨幅均超过两位数;能源方面,布伦特原油一举收复“疫情失地”,盘中突破65美元/桶,较2月4日涨幅11.4%,创出2020年1月17日以来的新高(全球疫情爆发前);铁矿石、聚丙(乙)烯、橡胶、煤炭等工业基础材料、周期性商品价格同样受到资金追逐;同时,大宗商品市场火热行情也蔓延至股票市场,不少商品股票出现连板情况。

从市场情绪看,此轮大宗商品走势尚未结束,这波商品“牛劲”来自哪里?大宗商品走势能否持续?又将产生何种影响?

多因素共振

一般来说,大宗商品与实体经济联系紧密,受市场供需因素影响,但近期大宗商品价格走势波动剧烈程度,难以从实体经济表现得到充分解释,综合看,本轮商品强劲表现受多个因素共同推动。


一是对中国投资复苏预期。中国疫情持续受控,政策及时有力,经济恢复态势良好,内需回暖带动商品需求;同时,从过往经验看,大宗商品价格与中国的房地产、基建周期走势相关性强,从短期中国一系列重大基建补短板项目落地和中国区域战略发展看,未来基建投资对商品需求仍强烈;中国经济体量、经济结构决定中国对商品进口占全球比重高,2019年2019年中国精炼铜消费1208.0万吨,全球占比50.72%,进口量355.03万吨,占全球的43%。

二是全球经济复苏前景改善。年初以来,疫苗接种进度有所加快,全球日均新增确诊病例出现拐点,显示全球疫情蔓延趋缓;同时,拜登团队在力推1.9万亿美元的财政纾困政策,全球经济复苏曙光,带动投资者对全球商品需求改善的乐观预期。此外,由于突发疫情持续影响和各国防疫措施,抑制上游商品生产产能、运输物流收到阻滞等,商品供给短期难以有效释放,提振市场做多热情。

三是全球流动性泛滥。全球突发疫情暴发以来,欧美主要央行引领全球大放水,全球政策利率整体处于创记录新低,美联储、欧央行和日本央行资产负债表均创出历史新高,仅2020年三家央行资产负债表分别增长22.6%、49.5%和76%,且这些央行资产负债表还在快速增长;而据目前公布的数据初步估计,2020年全球GDP萎缩4.0%~5.0%,全球流动性严重过剩。同时,2020年美联储“一步到位”采取无限量宽松政策,拖累美元走弱,利好以美元计价商品价格。

从趋势看,由于全球疫情尚未结束,欧美主要经济除了房地产市场表现,其他经济表现乏善可陈,经济尚存在大量资源闲置,同时,长时间的疫情影响导致潜在大规模企业倒闭等风险尚未释放等,欧美经济复苏处于刚起步阶段,欧美主要央行调整政策仍言之尚早,即全球超宽松货币金融环境仍有望持续较长一段时间。

四是全球产业结构绿色转型。美国近期准备重返“巴黎协定”,中国“30•60目标”(2030年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欧元区也在雄心勃勃推动新能源发展和绿色发展等,这引发市场对全球经济绿色转型的预期升温,而各国对新能源技术创新等方面投入支持,将带动铜、锂、钴等基础材料的长期需求,这也为近期商品走强提供动力。

商品强劲走势能否持续?

目前大宗商品价格走势似乎正在偏离基本面。

首先,市场对中国因素的过度反应。中国正致力于构建双循环战略,也就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释放超大经济规模和巨大市场潜力,促进国内国际良性互动的新发展格局,不断提升经济发展质量。受疫情影响,截至目前,中国内需复苏仍滞后于供给端,2021年中国将加强需求侧管理,但不会采取大水漫灌和基建投资强刺激方式,从防范灰犀牛等风险和经济可持续发展看,需求侧管理的战略基点应该是释放居民消费潜力,基建(新基建)补短板是托底性质,并且从近期各地密集出台楼市调控政策,不难看出房地产稳是主基调,落实“三稳”(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任务,这意味着,中国房地产与基建对商品拉动不及以往周期。

其次,经济尚未完全摆脱衰退。2020年全球经济陷入深度衰退,主要经济体中(除中国),其他经济均陷入深度衰退,美国GDP(-3.5%)、欧元区(-6.8%)、日本(-4.8%)、德国(-5.0%)、法国(-8.3%)、英国(-9.9%);尽管疫苗接种有所提速,但疫苗并非新冠病毒的“特效药”,目前全球疫情仍在扩散,防疫措施继续对经济需求构成抑制,更为重要的是,疫苗接种到效果释放仍需要较长一段时间,2021年考虑的是能否恢复至2019年的经济水平。

欧美主要经济体实施的空前规模纾困政策,均属于短需求刺激政策,这些政策对经济提振难有可持续性。

再次,全球经济长期趋势仍低迷。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进入“低增长、低通胀、高债务”格局,目前,尽管疫苗接种和大规模刺激政策有望推动全球经济复苏,但全球经济复苏所面临的逆风比疫情暴发前更大,全球进入“后金融危机时代+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结构性问题依然突出,疫情后各国经济部门债务负担越来越重,有机构统计显示,2020年全球债务增加33%,占全球GDP比重365%;更严重的是,近年来,民粹主义、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升温,对全球贸易投资构成抑制;全球似乎将陷入“短刺激—债务积累—保护主义—短刺激”恶性循环。

最后,本轮商品内在约束。本轮大宗商品持续走高将产生两方面内在约束:

一方面,导致金融环境紧缩。大宗商品价格走高对金融环境收缩效应,近期美国市场表现已有所体现,美债收益率大幅上行,美股承压,尤其是估值高的科技板块。主要是近期能源、材料等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高,叠加疫苗接种提速和美国1.9万亿美元大规模纾困政策现曙光,令投资者对再通胀前景预期持续升温,金融环境收紧,将导致金融资产价值重估,同时,利率走高带动美元走强也将对商品价格构成抑制。

进一步地,由于疫情影响,各经济体复苏不平衡,部分经济基本面弱、债务上升过快、经济与金融结构存在失衡的新兴经济体,势必面临资本外流与外汇市场波动风险。

另一方面,对全球需求构成抑制。一般来说,大宗商品回暖周期,往往代表全球需求的普遍复苏,进而推动商品和经济螺旋式上升;但与以往复苏周期不同的是,由于疫情对需求抑制尚未结束,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抑制全球投资贸易,全球存在大量闲置资源,若商品价格普遍上涨,将对全球需求复苏构成拖累,需求受抑将对供给端、企业补库存产生负反馈效应。

短期全球超额宽松的流动性、经济复苏曙光和新能源发展等,短期有望继续对商品价格构成支撑,但从全球经济中长期发展趋势看,大宗商品主要矛盾仍在需求端的长期低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大宗商品“虚火”旺盛?

发布日期:2021-02-25 16:59
摘要:近期大宗商品强劲表现料难持续,而从全球经济中长期趋势看,大宗商品的主要矛盾仍在需求端低迷。



 | 周茂华

OR--商业新媒体

2月4月以来,钢铁、铜、铝、原油、铁矿石等工业基础材料、能源类和周期类大宗商品价格延续去年10月以来的强劲涨势,2月4日至今,沪铜价格一度突破68000元/吨,创出9年多新高,短短10个交易日,累积涨幅超过18%,受铜价格飙涨带动,沪铝、沪锌和沪镍等涨幅均超过两位数;能源方面,布伦特原油一举收复“疫情失地”,盘中突破65美元/桶,较2月4日涨幅11.4%,创出2020年1月17日以来的新高(全球疫情爆发前);铁矿石、聚丙(乙)烯、橡胶、煤炭等工业基础材料、周期性商品价格同样受到资金追逐;同时,大宗商品市场火热行情也蔓延至股票市场,不少商品股票出现连板情况。

从市场情绪看,此轮大宗商品走势尚未结束,这波商品“牛劲”来自哪里?大宗商品走势能否持续?又将产生何种影响?

多因素共振

一般来说,大宗商品与实体经济联系紧密,受市场供需因素影响,但近期大宗商品价格走势波动剧烈程度,难以从实体经济表现得到充分解释,综合看,本轮商品强劲表现受多个因素共同推动。


一是对中国投资复苏预期。中国疫情持续受控,政策及时有力,经济恢复态势良好,内需回暖带动商品需求;同时,从过往经验看,大宗商品价格与中国的房地产、基建周期走势相关性强,从短期中国一系列重大基建补短板项目落地和中国区域战略发展看,未来基建投资对商品需求仍强烈;中国经济体量、经济结构决定中国对商品进口占全球比重高,2019年2019年中国精炼铜消费1208.0万吨,全球占比50.72%,进口量355.03万吨,占全球的43%。

二是全球经济复苏前景改善。年初以来,疫苗接种进度有所加快,全球日均新增确诊病例出现拐点,显示全球疫情蔓延趋缓;同时,拜登团队在力推1.9万亿美元的财政纾困政策,全球经济复苏曙光,带动投资者对全球商品需求改善的乐观预期。此外,由于突发疫情持续影响和各国防疫措施,抑制上游商品生产产能、运输物流收到阻滞等,商品供给短期难以有效释放,提振市场做多热情。

三是全球流动性泛滥。全球突发疫情暴发以来,欧美主要央行引领全球大放水,全球政策利率整体处于创记录新低,美联储、欧央行和日本央行资产负债表均创出历史新高,仅2020年三家央行资产负债表分别增长22.6%、49.5%和76%,且这些央行资产负债表还在快速增长;而据目前公布的数据初步估计,2020年全球GDP萎缩4.0%~5.0%,全球流动性严重过剩。同时,2020年美联储“一步到位”采取无限量宽松政策,拖累美元走弱,利好以美元计价商品价格。

从趋势看,由于全球疫情尚未结束,欧美主要经济除了房地产市场表现,其他经济表现乏善可陈,经济尚存在大量资源闲置,同时,长时间的疫情影响导致潜在大规模企业倒闭等风险尚未释放等,欧美经济复苏处于刚起步阶段,欧美主要央行调整政策仍言之尚早,即全球超宽松货币金融环境仍有望持续较长一段时间。

四是全球产业结构绿色转型。美国近期准备重返“巴黎协定”,中国“30•60目标”(2030年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欧元区也在雄心勃勃推动新能源发展和绿色发展等,这引发市场对全球经济绿色转型的预期升温,而各国对新能源技术创新等方面投入支持,将带动铜、锂、钴等基础材料的长期需求,这也为近期商品走强提供动力。

商品强劲走势能否持续?

目前大宗商品价格走势似乎正在偏离基本面。

首先,市场对中国因素的过度反应。中国正致力于构建双循环战略,也就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释放超大经济规模和巨大市场潜力,促进国内国际良性互动的新发展格局,不断提升经济发展质量。受疫情影响,截至目前,中国内需复苏仍滞后于供给端,2021年中国将加强需求侧管理,但不会采取大水漫灌和基建投资强刺激方式,从防范灰犀牛等风险和经济可持续发展看,需求侧管理的战略基点应该是释放居民消费潜力,基建(新基建)补短板是托底性质,并且从近期各地密集出台楼市调控政策,不难看出房地产稳是主基调,落实“三稳”(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任务,这意味着,中国房地产与基建对商品拉动不及以往周期。

其次,经济尚未完全摆脱衰退。2020年全球经济陷入深度衰退,主要经济体中(除中国),其他经济均陷入深度衰退,美国GDP(-3.5%)、欧元区(-6.8%)、日本(-4.8%)、德国(-5.0%)、法国(-8.3%)、英国(-9.9%);尽管疫苗接种有所提速,但疫苗并非新冠病毒的“特效药”,目前全球疫情仍在扩散,防疫措施继续对经济需求构成抑制,更为重要的是,疫苗接种到效果释放仍需要较长一段时间,2021年考虑的是能否恢复至2019年的经济水平。

欧美主要经济体实施的空前规模纾困政策,均属于短需求刺激政策,这些政策对经济提振难有可持续性。

再次,全球经济长期趋势仍低迷。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进入“低增长、低通胀、高债务”格局,目前,尽管疫苗接种和大规模刺激政策有望推动全球经济复苏,但全球经济复苏所面临的逆风比疫情暴发前更大,全球进入“后金融危机时代+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结构性问题依然突出,疫情后各国经济部门债务负担越来越重,有机构统计显示,2020年全球债务增加33%,占全球GDP比重365%;更严重的是,近年来,民粹主义、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升温,对全球贸易投资构成抑制;全球似乎将陷入“短刺激—债务积累—保护主义—短刺激”恶性循环。

最后,本轮商品内在约束。本轮大宗商品持续走高将产生两方面内在约束:

一方面,导致金融环境紧缩。大宗商品价格走高对金融环境收缩效应,近期美国市场表现已有所体现,美债收益率大幅上行,美股承压,尤其是估值高的科技板块。主要是近期能源、材料等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高,叠加疫苗接种提速和美国1.9万亿美元大规模纾困政策现曙光,令投资者对再通胀前景预期持续升温,金融环境收紧,将导致金融资产价值重估,同时,利率走高带动美元走强也将对商品价格构成抑制。

进一步地,由于疫情影响,各经济体复苏不平衡,部分经济基本面弱、债务上升过快、经济与金融结构存在失衡的新兴经济体,势必面临资本外流与外汇市场波动风险。

另一方面,对全球需求构成抑制。一般来说,大宗商品回暖周期,往往代表全球需求的普遍复苏,进而推动商品和经济螺旋式上升;但与以往复苏周期不同的是,由于疫情对需求抑制尚未结束,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抑制全球投资贸易,全球存在大量闲置资源,若商品价格普遍上涨,将对全球需求复苏构成拖累,需求受抑将对供给端、企业补库存产生负反馈效应。

短期全球超额宽松的流动性、经济复苏曙光和新能源发展等,短期有望继续对商品价格构成支撑,但从全球经济中长期发展趋势看,大宗商品主要矛盾仍在需求端的长期低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近期大宗商品强劲表现料难持续,而从全球经济中长期趋势看,大宗商品的主要矛盾仍在需求端低迷。



 | 周茂华

OR--商业新媒体

2月4月以来,钢铁、铜、铝、原油、铁矿石等工业基础材料、能源类和周期类大宗商品价格延续去年10月以来的强劲涨势,2月4日至今,沪铜价格一度突破68000元/吨,创出9年多新高,短短10个交易日,累积涨幅超过18%,受铜价格飙涨带动,沪铝、沪锌和沪镍等涨幅均超过两位数;能源方面,布伦特原油一举收复“疫情失地”,盘中突破65美元/桶,较2月4日涨幅11.4%,创出2020年1月17日以来的新高(全球疫情爆发前);铁矿石、聚丙(乙)烯、橡胶、煤炭等工业基础材料、周期性商品价格同样受到资金追逐;同时,大宗商品市场火热行情也蔓延至股票市场,不少商品股票出现连板情况。

从市场情绪看,此轮大宗商品走势尚未结束,这波商品“牛劲”来自哪里?大宗商品走势能否持续?又将产生何种影响?

多因素共振

一般来说,大宗商品与实体经济联系紧密,受市场供需因素影响,但近期大宗商品价格走势波动剧烈程度,难以从实体经济表现得到充分解释,综合看,本轮商品强劲表现受多个因素共同推动。


一是对中国投资复苏预期。中国疫情持续受控,政策及时有力,经济恢复态势良好,内需回暖带动商品需求;同时,从过往经验看,大宗商品价格与中国的房地产、基建周期走势相关性强,从短期中国一系列重大基建补短板项目落地和中国区域战略发展看,未来基建投资对商品需求仍强烈;中国经济体量、经济结构决定中国对商品进口占全球比重高,2019年2019年中国精炼铜消费1208.0万吨,全球占比50.72%,进口量355.03万吨,占全球的43%。

二是全球经济复苏前景改善。年初以来,疫苗接种进度有所加快,全球日均新增确诊病例出现拐点,显示全球疫情蔓延趋缓;同时,拜登团队在力推1.9万亿美元的财政纾困政策,全球经济复苏曙光,带动投资者对全球商品需求改善的乐观预期。此外,由于突发疫情持续影响和各国防疫措施,抑制上游商品生产产能、运输物流收到阻滞等,商品供给短期难以有效释放,提振市场做多热情。

三是全球流动性泛滥。全球突发疫情暴发以来,欧美主要央行引领全球大放水,全球政策利率整体处于创记录新低,美联储、欧央行和日本央行资产负债表均创出历史新高,仅2020年三家央行资产负债表分别增长22.6%、49.5%和76%,且这些央行资产负债表还在快速增长;而据目前公布的数据初步估计,2020年全球GDP萎缩4.0%~5.0%,全球流动性严重过剩。同时,2020年美联储“一步到位”采取无限量宽松政策,拖累美元走弱,利好以美元计价商品价格。

从趋势看,由于全球疫情尚未结束,欧美主要经济除了房地产市场表现,其他经济表现乏善可陈,经济尚存在大量资源闲置,同时,长时间的疫情影响导致潜在大规模企业倒闭等风险尚未释放等,欧美经济复苏处于刚起步阶段,欧美主要央行调整政策仍言之尚早,即全球超宽松货币金融环境仍有望持续较长一段时间。

四是全球产业结构绿色转型。美国近期准备重返“巴黎协定”,中国“30•60目标”(2030年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欧元区也在雄心勃勃推动新能源发展和绿色发展等,这引发市场对全球经济绿色转型的预期升温,而各国对新能源技术创新等方面投入支持,将带动铜、锂、钴等基础材料的长期需求,这也为近期商品走强提供动力。

商品强劲走势能否持续?

目前大宗商品价格走势似乎正在偏离基本面。

首先,市场对中国因素的过度反应。中国正致力于构建双循环战略,也就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释放超大经济规模和巨大市场潜力,促进国内国际良性互动的新发展格局,不断提升经济发展质量。受疫情影响,截至目前,中国内需复苏仍滞后于供给端,2021年中国将加强需求侧管理,但不会采取大水漫灌和基建投资强刺激方式,从防范灰犀牛等风险和经济可持续发展看,需求侧管理的战略基点应该是释放居民消费潜力,基建(新基建)补短板是托底性质,并且从近期各地密集出台楼市调控政策,不难看出房地产稳是主基调,落实“三稳”(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任务,这意味着,中国房地产与基建对商品拉动不及以往周期。

其次,经济尚未完全摆脱衰退。2020年全球经济陷入深度衰退,主要经济体中(除中国),其他经济均陷入深度衰退,美国GDP(-3.5%)、欧元区(-6.8%)、日本(-4.8%)、德国(-5.0%)、法国(-8.3%)、英国(-9.9%);尽管疫苗接种有所提速,但疫苗并非新冠病毒的“特效药”,目前全球疫情仍在扩散,防疫措施继续对经济需求构成抑制,更为重要的是,疫苗接种到效果释放仍需要较长一段时间,2021年考虑的是能否恢复至2019年的经济水平。

欧美主要经济体实施的空前规模纾困政策,均属于短需求刺激政策,这些政策对经济提振难有可持续性。

再次,全球经济长期趋势仍低迷。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进入“低增长、低通胀、高债务”格局,目前,尽管疫苗接种和大规模刺激政策有望推动全球经济复苏,但全球经济复苏所面临的逆风比疫情暴发前更大,全球进入“后金融危机时代+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结构性问题依然突出,疫情后各国经济部门债务负担越来越重,有机构统计显示,2020年全球债务增加33%,占全球GDP比重365%;更严重的是,近年来,民粹主义、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升温,对全球贸易投资构成抑制;全球似乎将陷入“短刺激—债务积累—保护主义—短刺激”恶性循环。

最后,本轮商品内在约束。本轮大宗商品持续走高将产生两方面内在约束:

一方面,导致金融环境紧缩。大宗商品价格走高对金融环境收缩效应,近期美国市场表现已有所体现,美债收益率大幅上行,美股承压,尤其是估值高的科技板块。主要是近期能源、材料等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高,叠加疫苗接种提速和美国1.9万亿美元大规模纾困政策现曙光,令投资者对再通胀前景预期持续升温,金融环境收紧,将导致金融资产价值重估,同时,利率走高带动美元走强也将对商品价格构成抑制。

进一步地,由于疫情影响,各经济体复苏不平衡,部分经济基本面弱、债务上升过快、经济与金融结构存在失衡的新兴经济体,势必面临资本外流与外汇市场波动风险。

另一方面,对全球需求构成抑制。一般来说,大宗商品回暖周期,往往代表全球需求的普遍复苏,进而推动商品和经济螺旋式上升;但与以往复苏周期不同的是,由于疫情对需求抑制尚未结束,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抑制全球投资贸易,全球存在大量闲置资源,若商品价格普遍上涨,将对全球需求复苏构成拖累,需求受抑将对供给端、企业补库存产生负反馈效应。

短期全球超额宽松的流动性、经济复苏曙光和新能源发展等,短期有望继续对商品价格构成支撑,但从全球经济中长期发展趋势看,大宗商品主要矛盾仍在需求端的长期低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大宗商品“虚火”旺盛?

发布日期:2021-02-25 16:59
摘要:近期大宗商品强劲表现料难持续,而从全球经济中长期趋势看,大宗商品的主要矛盾仍在需求端低迷。



 | 周茂华

OR--商业新媒体

2月4月以来,钢铁、铜、铝、原油、铁矿石等工业基础材料、能源类和周期类大宗商品价格延续去年10月以来的强劲涨势,2月4日至今,沪铜价格一度突破68000元/吨,创出9年多新高,短短10个交易日,累积涨幅超过18%,受铜价格飙涨带动,沪铝、沪锌和沪镍等涨幅均超过两位数;能源方面,布伦特原油一举收复“疫情失地”,盘中突破65美元/桶,较2月4日涨幅11.4%,创出2020年1月17日以来的新高(全球疫情爆发前);铁矿石、聚丙(乙)烯、橡胶、煤炭等工业基础材料、周期性商品价格同样受到资金追逐;同时,大宗商品市场火热行情也蔓延至股票市场,不少商品股票出现连板情况。

从市场情绪看,此轮大宗商品走势尚未结束,这波商品“牛劲”来自哪里?大宗商品走势能否持续?又将产生何种影响?

多因素共振

一般来说,大宗商品与实体经济联系紧密,受市场供需因素影响,但近期大宗商品价格走势波动剧烈程度,难以从实体经济表现得到充分解释,综合看,本轮商品强劲表现受多个因素共同推动。


一是对中国投资复苏预期。中国疫情持续受控,政策及时有力,经济恢复态势良好,内需回暖带动商品需求;同时,从过往经验看,大宗商品价格与中国的房地产、基建周期走势相关性强,从短期中国一系列重大基建补短板项目落地和中国区域战略发展看,未来基建投资对商品需求仍强烈;中国经济体量、经济结构决定中国对商品进口占全球比重高,2019年2019年中国精炼铜消费1208.0万吨,全球占比50.72%,进口量355.03万吨,占全球的43%。

二是全球经济复苏前景改善。年初以来,疫苗接种进度有所加快,全球日均新增确诊病例出现拐点,显示全球疫情蔓延趋缓;同时,拜登团队在力推1.9万亿美元的财政纾困政策,全球经济复苏曙光,带动投资者对全球商品需求改善的乐观预期。此外,由于突发疫情持续影响和各国防疫措施,抑制上游商品生产产能、运输物流收到阻滞等,商品供给短期难以有效释放,提振市场做多热情。

三是全球流动性泛滥。全球突发疫情暴发以来,欧美主要央行引领全球大放水,全球政策利率整体处于创记录新低,美联储、欧央行和日本央行资产负债表均创出历史新高,仅2020年三家央行资产负债表分别增长22.6%、49.5%和76%,且这些央行资产负债表还在快速增长;而据目前公布的数据初步估计,2020年全球GDP萎缩4.0%~5.0%,全球流动性严重过剩。同时,2020年美联储“一步到位”采取无限量宽松政策,拖累美元走弱,利好以美元计价商品价格。

从趋势看,由于全球疫情尚未结束,欧美主要经济除了房地产市场表现,其他经济表现乏善可陈,经济尚存在大量资源闲置,同时,长时间的疫情影响导致潜在大规模企业倒闭等风险尚未释放等,欧美经济复苏处于刚起步阶段,欧美主要央行调整政策仍言之尚早,即全球超宽松货币金融环境仍有望持续较长一段时间。

四是全球产业结构绿色转型。美国近期准备重返“巴黎协定”,中国“30•60目标”(2030年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欧元区也在雄心勃勃推动新能源发展和绿色发展等,这引发市场对全球经济绿色转型的预期升温,而各国对新能源技术创新等方面投入支持,将带动铜、锂、钴等基础材料的长期需求,这也为近期商品走强提供动力。

商品强劲走势能否持续?

目前大宗商品价格走势似乎正在偏离基本面。

首先,市场对中国因素的过度反应。中国正致力于构建双循环战略,也就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释放超大经济规模和巨大市场潜力,促进国内国际良性互动的新发展格局,不断提升经济发展质量。受疫情影响,截至目前,中国内需复苏仍滞后于供给端,2021年中国将加强需求侧管理,但不会采取大水漫灌和基建投资强刺激方式,从防范灰犀牛等风险和经济可持续发展看,需求侧管理的战略基点应该是释放居民消费潜力,基建(新基建)补短板是托底性质,并且从近期各地密集出台楼市调控政策,不难看出房地产稳是主基调,落实“三稳”(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任务,这意味着,中国房地产与基建对商品拉动不及以往周期。

其次,经济尚未完全摆脱衰退。2020年全球经济陷入深度衰退,主要经济体中(除中国),其他经济均陷入深度衰退,美国GDP(-3.5%)、欧元区(-6.8%)、日本(-4.8%)、德国(-5.0%)、法国(-8.3%)、英国(-9.9%);尽管疫苗接种有所提速,但疫苗并非新冠病毒的“特效药”,目前全球疫情仍在扩散,防疫措施继续对经济需求构成抑制,更为重要的是,疫苗接种到效果释放仍需要较长一段时间,2021年考虑的是能否恢复至2019年的经济水平。

欧美主要经济体实施的空前规模纾困政策,均属于短需求刺激政策,这些政策对经济提振难有可持续性。

再次,全球经济长期趋势仍低迷。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进入“低增长、低通胀、高债务”格局,目前,尽管疫苗接种和大规模刺激政策有望推动全球经济复苏,但全球经济复苏所面临的逆风比疫情暴发前更大,全球进入“后金融危机时代+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结构性问题依然突出,疫情后各国经济部门债务负担越来越重,有机构统计显示,2020年全球债务增加33%,占全球GDP比重365%;更严重的是,近年来,民粹主义、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升温,对全球贸易投资构成抑制;全球似乎将陷入“短刺激—债务积累—保护主义—短刺激”恶性循环。

最后,本轮商品内在约束。本轮大宗商品持续走高将产生两方面内在约束:

一方面,导致金融环境紧缩。大宗商品价格走高对金融环境收缩效应,近期美国市场表现已有所体现,美债收益率大幅上行,美股承压,尤其是估值高的科技板块。主要是近期能源、材料等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高,叠加疫苗接种提速和美国1.9万亿美元大规模纾困政策现曙光,令投资者对再通胀前景预期持续升温,金融环境收紧,将导致金融资产价值重估,同时,利率走高带动美元走强也将对商品价格构成抑制。

进一步地,由于疫情影响,各经济体复苏不平衡,部分经济基本面弱、债务上升过快、经济与金融结构存在失衡的新兴经济体,势必面临资本外流与外汇市场波动风险。

另一方面,对全球需求构成抑制。一般来说,大宗商品回暖周期,往往代表全球需求的普遍复苏,进而推动商品和经济螺旋式上升;但与以往复苏周期不同的是,由于疫情对需求抑制尚未结束,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抑制全球投资贸易,全球存在大量闲置资源,若商品价格普遍上涨,将对全球需求复苏构成拖累,需求受抑将对供给端、企业补库存产生负反馈效应。

短期全球超额宽松的流动性、经济复苏曙光和新能源发展等,短期有望继续对商品价格构成支撑,但从全球经济中长期发展趋势看,大宗商品主要矛盾仍在需求端的长期低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近期大宗商品强劲表现料难持续,而从全球经济中长期趋势看,大宗商品的主要矛盾仍在需求端低迷。



 | 周茂华

OR--商业新媒体

2月4月以来,钢铁、铜、铝、原油、铁矿石等工业基础材料、能源类和周期类大宗商品价格延续去年10月以来的强劲涨势,2月4日至今,沪铜价格一度突破68000元/吨,创出9年多新高,短短10个交易日,累积涨幅超过18%,受铜价格飙涨带动,沪铝、沪锌和沪镍等涨幅均超过两位数;能源方面,布伦特原油一举收复“疫情失地”,盘中突破65美元/桶,较2月4日涨幅11.4%,创出2020年1月17日以来的新高(全球疫情爆发前);铁矿石、聚丙(乙)烯、橡胶、煤炭等工业基础材料、周期性商品价格同样受到资金追逐;同时,大宗商品市场火热行情也蔓延至股票市场,不少商品股票出现连板情况。

从市场情绪看,此轮大宗商品走势尚未结束,这波商品“牛劲”来自哪里?大宗商品走势能否持续?又将产生何种影响?

多因素共振

一般来说,大宗商品与实体经济联系紧密,受市场供需因素影响,但近期大宗商品价格走势波动剧烈程度,难以从实体经济表现得到充分解释,综合看,本轮商品强劲表现受多个因素共同推动。


一是对中国投资复苏预期。中国疫情持续受控,政策及时有力,经济恢复态势良好,内需回暖带动商品需求;同时,从过往经验看,大宗商品价格与中国的房地产、基建周期走势相关性强,从短期中国一系列重大基建补短板项目落地和中国区域战略发展看,未来基建投资对商品需求仍强烈;中国经济体量、经济结构决定中国对商品进口占全球比重高,2019年2019年中国精炼铜消费1208.0万吨,全球占比50.72%,进口量355.03万吨,占全球的43%。

二是全球经济复苏前景改善。年初以来,疫苗接种进度有所加快,全球日均新增确诊病例出现拐点,显示全球疫情蔓延趋缓;同时,拜登团队在力推1.9万亿美元的财政纾困政策,全球经济复苏曙光,带动投资者对全球商品需求改善的乐观预期。此外,由于突发疫情持续影响和各国防疫措施,抑制上游商品生产产能、运输物流收到阻滞等,商品供给短期难以有效释放,提振市场做多热情。

三是全球流动性泛滥。全球突发疫情暴发以来,欧美主要央行引领全球大放水,全球政策利率整体处于创记录新低,美联储、欧央行和日本央行资产负债表均创出历史新高,仅2020年三家央行资产负债表分别增长22.6%、49.5%和76%,且这些央行资产负债表还在快速增长;而据目前公布的数据初步估计,2020年全球GDP萎缩4.0%~5.0%,全球流动性严重过剩。同时,2020年美联储“一步到位”采取无限量宽松政策,拖累美元走弱,利好以美元计价商品价格。

从趋势看,由于全球疫情尚未结束,欧美主要经济除了房地产市场表现,其他经济表现乏善可陈,经济尚存在大量资源闲置,同时,长时间的疫情影响导致潜在大规模企业倒闭等风险尚未释放等,欧美经济复苏处于刚起步阶段,欧美主要央行调整政策仍言之尚早,即全球超宽松货币金融环境仍有望持续较长一段时间。

四是全球产业结构绿色转型。美国近期准备重返“巴黎协定”,中国“30•60目标”(2030年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欧元区也在雄心勃勃推动新能源发展和绿色发展等,这引发市场对全球经济绿色转型的预期升温,而各国对新能源技术创新等方面投入支持,将带动铜、锂、钴等基础材料的长期需求,这也为近期商品走强提供动力。

商品强劲走势能否持续?

目前大宗商品价格走势似乎正在偏离基本面。

首先,市场对中国因素的过度反应。中国正致力于构建双循环战略,也就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释放超大经济规模和巨大市场潜力,促进国内国际良性互动的新发展格局,不断提升经济发展质量。受疫情影响,截至目前,中国内需复苏仍滞后于供给端,2021年中国将加强需求侧管理,但不会采取大水漫灌和基建投资强刺激方式,从防范灰犀牛等风险和经济可持续发展看,需求侧管理的战略基点应该是释放居民消费潜力,基建(新基建)补短板是托底性质,并且从近期各地密集出台楼市调控政策,不难看出房地产稳是主基调,落实“三稳”(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任务,这意味着,中国房地产与基建对商品拉动不及以往周期。

其次,经济尚未完全摆脱衰退。2020年全球经济陷入深度衰退,主要经济体中(除中国),其他经济均陷入深度衰退,美国GDP(-3.5%)、欧元区(-6.8%)、日本(-4.8%)、德国(-5.0%)、法国(-8.3%)、英国(-9.9%);尽管疫苗接种有所提速,但疫苗并非新冠病毒的“特效药”,目前全球疫情仍在扩散,防疫措施继续对经济需求构成抑制,更为重要的是,疫苗接种到效果释放仍需要较长一段时间,2021年考虑的是能否恢复至2019年的经济水平。

欧美主要经济体实施的空前规模纾困政策,均属于短需求刺激政策,这些政策对经济提振难有可持续性。

再次,全球经济长期趋势仍低迷。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进入“低增长、低通胀、高债务”格局,目前,尽管疫苗接种和大规模刺激政策有望推动全球经济复苏,但全球经济复苏所面临的逆风比疫情暴发前更大,全球进入“后金融危机时代+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结构性问题依然突出,疫情后各国经济部门债务负担越来越重,有机构统计显示,2020年全球债务增加33%,占全球GDP比重365%;更严重的是,近年来,民粹主义、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升温,对全球贸易投资构成抑制;全球似乎将陷入“短刺激—债务积累—保护主义—短刺激”恶性循环。

最后,本轮商品内在约束。本轮大宗商品持续走高将产生两方面内在约束:

一方面,导致金融环境紧缩。大宗商品价格走高对金融环境收缩效应,近期美国市场表现已有所体现,美债收益率大幅上行,美股承压,尤其是估值高的科技板块。主要是近期能源、材料等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高,叠加疫苗接种提速和美国1.9万亿美元大规模纾困政策现曙光,令投资者对再通胀前景预期持续升温,金融环境收紧,将导致金融资产价值重估,同时,利率走高带动美元走强也将对商品价格构成抑制。

进一步地,由于疫情影响,各经济体复苏不平衡,部分经济基本面弱、债务上升过快、经济与金融结构存在失衡的新兴经济体,势必面临资本外流与外汇市场波动风险。

另一方面,对全球需求构成抑制。一般来说,大宗商品回暖周期,往往代表全球需求的普遍复苏,进而推动商品和经济螺旋式上升;但与以往复苏周期不同的是,由于疫情对需求抑制尚未结束,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抑制全球投资贸易,全球存在大量闲置资源,若商品价格普遍上涨,将对全球需求复苏构成拖累,需求受抑将对供给端、企业补库存产生负反馈效应。

短期全球超额宽松的流动性、经济复苏曙光和新能源发展等,短期有望继续对商品价格构成支撑,但从全球经济中长期发展趋势看,大宗商品主要矛盾仍在需求端的长期低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