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议并不只是宣示“美国回来了”的象征性行动,而是有着重大的政治、军事、外交、经济等战略考虑。



 | BBC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议并不只是宣示“美国回来了”的象征性行动,而是有着重大的政治、军事、外交、经济等战略考虑。

虽然过程很简单:在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后第一天签署一封信,然后30天等待--目前已经完成重新加入协定的程序,但对拜登这届政府来说,此举意义非凡。

从政治、军事、外交、经济等各个领域,重新加入《巴黎协定》对美国来说都有着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

政治:遵守国际规则

回归巴黎协定意味着美国将不得不再次遵守全球规则。

这些规定意味着,今年某个时候,美国将需要改善2015年承诺的削减碳排放的承诺。

拜登总统承诺到2050年美国实现净零排放的目标,这将成为美国经济和社会未来数十年的指导方针。

BBC的气候变化事务记者马格拉斯指出,“回归巴黎”将意味着美国不再奉行“美国第一”的单边主义。

但是,自奥巴马时代以来,世界对气候变化的看法一直在向前发展,美国也需要与时俱进。

绿色和平国际执行主任詹妮弗·摩根(Jennifer Morgan)表示,美国需要认识到,世界与四年前大不相同,美国需要保持伙伴关系和谦逊,不能回来告诉所有人他们应该做什么,因为世界已经变了。

摩根表示,从全球气候政治看,气候问题现在将在安全政策中发挥作用。她说,化石燃料就像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需要放在地下。

拜登总统上台后立刻就回应了上述期待,他就职第一天即签署行政令,取消了美国加拿大最大能源合作项目:石油行业基石XL(Keystone XL)输油管道扩建项目的许可。

军事、安全因素

除政治意义之外,近年来,美国军方越来越认识到气候变化可能对美军直接造成的冲击:美国军事力量和军事基地遍及全球许多地方;美国机械化海陆空军严重依赖、每年消耗总量庞大的石化燃料;气候变化引发自然灾害、资源争夺战,甚至可能助长恐怖主义。

早在二次世界大战之际,美军已经高度重视气象作战研究,有大批军事气象专家,功能强大的电脑和卫星网络,对全球各地气象做出适时的分析。但气候变化带来越来越频繁的极端天气似乎多次超出了美军预测能力。

近年来,美国五角大楼发布了多份评估报告称,气候变化可能带来的影响已成为美国国家安全议题,可能威胁美军事基地和人员安全,对美军布署、作战和军事设施造成较大损害。

美国前国防部环境安全事务次长雪莉·古德曼和研究气候变化与国家安全事务的博士生凯特·盖伊撰文指出,气候变化带来的天气灾害已经对美国一些军事基地造成了破坏。

在上述提及的破坏中,包括2018年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廷德尔空军基地遭到飓风袭击,单架造价上亿美元的数十架美军现役最强战机F-22被吹坏。

同年,一场飓风袭击了拥有全美海军陆战队1/3兵力的北卡罗来纳州莱琼营地,暴雨洪水除了对设施造成破坏以外,美军整体军事训练水平也因此下降。2019年,美军就做出评估,认为当前在全球有47个军事基地面临气候变暖威胁,气候变化将可能使美军面临难以计数的损失。

与此同时,美军也认识到,单纯依赖石化燃料不仅无法满足未来的军事需要,还严重污染环境。美国安全问题专家学者克拉尔在其新版著作《开启地狱:五角大楼眼里的气候变化》一书中指出,五角大楼早已认识到美军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石油消耗机构,这一模式在长远的未来难以持续。

因此,克拉尔表示,美军已经制定出战略可持续性计划,要求每个军事部门每年减少一定比例对石化燃料的依赖,并增加对可再生能源的使用。每个军事基地、每个设施、每一个军事部分都有义务朝这个方向做出努力。

拜登政府上台后,美国国防部立即将气候变化纳入国家安全重点事项。国防部在兵棋推演中加入对气候问题及其形成要素的分析,并且寻求核能等其它能源作为军事能源替代方案等,作为未来美国《国家防务战略》的组成部分。

外交、经济因素

近年来,美国每年消耗世界石油产量约1/5。化石燃料(石油、天然气和煤炭)过去一个世纪以来在美国能源消费中的占比长期持续保持在80%以上,其中石油一直是美国最大的能源消费来源,特别是美国交通运输业使用的燃料一度约96%都来自于石油。

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很早就指出,对石化能源的过度依赖将限制美国的对外关系和对外政策,从而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

对于石油的依赖也制约着美国的对外政策,特别是对中东地区政策,并且引起一些势力的敌对情绪,使美国成为恐怖主义的攻击目标。

而与美国有矛盾的一些产油国家频繁利用美国对石油的依赖牵制美国,比如伊朗,俄国、委内瑞拉、苏丹等都曾把石油作为反美的外交武器。

国际油价的波动也影响到美国宏观经济的运行和产业发展。

广泛、深远的影响

过度依赖使用石化燃料给美国造成严重的污染和排放。

近年来,美国一直努力摆脱特别是对外的石化能源依赖、实现能源独立。即使在特朗普政府发展页岩油工业时期,重视气候变化、节能减排也已成为美国多个州的能源发展方向。2019年,核能和可再生能源消费量的增加导致非化石能源占美国能源消费总量的比例上升到20%。

拜登上任后,将气候变化与新冠疫情、经济萧条和种族矛盾作为美国新政府面临的四大危机之一。

世界资源研究所的大卫·瓦索表示,在气候变化之下,美国人看到了飓风,看到了火灾,看到了干旱,他们知道需要做些什么。

瓦索表示,许多针对气候变化的解决方案不仅可以应对气候危机,同时还可以推动科技发展,提振经济,创造就业机会,包括发展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高速铁路,提高家庭和办公室的能源效率等等。

拜登总统承诺到2035年将清洁发电率达到100%。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意味着美国朝这个方向迈出了战略性的一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美国重返巴黎气候协议的战略考量和深远影响

发布日期:2021-02-25 08:36
摘要:美国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议并不只是宣示“美国回来了”的象征性行动,而是有着重大的政治、军事、外交、经济等战略考虑。



 | BBC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议并不只是宣示“美国回来了”的象征性行动,而是有着重大的政治、军事、外交、经济等战略考虑。

虽然过程很简单:在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后第一天签署一封信,然后30天等待--目前已经完成重新加入协定的程序,但对拜登这届政府来说,此举意义非凡。

从政治、军事、外交、经济等各个领域,重新加入《巴黎协定》对美国来说都有着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

政治:遵守国际规则

回归巴黎协定意味着美国将不得不再次遵守全球规则。

这些规定意味着,今年某个时候,美国将需要改善2015年承诺的削减碳排放的承诺。

拜登总统承诺到2050年美国实现净零排放的目标,这将成为美国经济和社会未来数十年的指导方针。

BBC的气候变化事务记者马格拉斯指出,“回归巴黎”将意味着美国不再奉行“美国第一”的单边主义。

但是,自奥巴马时代以来,世界对气候变化的看法一直在向前发展,美国也需要与时俱进。

绿色和平国际执行主任詹妮弗·摩根(Jennifer Morgan)表示,美国需要认识到,世界与四年前大不相同,美国需要保持伙伴关系和谦逊,不能回来告诉所有人他们应该做什么,因为世界已经变了。

摩根表示,从全球气候政治看,气候问题现在将在安全政策中发挥作用。她说,化石燃料就像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需要放在地下。

拜登总统上台后立刻就回应了上述期待,他就职第一天即签署行政令,取消了美国加拿大最大能源合作项目:石油行业基石XL(Keystone XL)输油管道扩建项目的许可。

军事、安全因素

除政治意义之外,近年来,美国军方越来越认识到气候变化可能对美军直接造成的冲击:美国军事力量和军事基地遍及全球许多地方;美国机械化海陆空军严重依赖、每年消耗总量庞大的石化燃料;气候变化引发自然灾害、资源争夺战,甚至可能助长恐怖主义。

早在二次世界大战之际,美军已经高度重视气象作战研究,有大批军事气象专家,功能强大的电脑和卫星网络,对全球各地气象做出适时的分析。但气候变化带来越来越频繁的极端天气似乎多次超出了美军预测能力。

近年来,美国五角大楼发布了多份评估报告称,气候变化可能带来的影响已成为美国国家安全议题,可能威胁美军事基地和人员安全,对美军布署、作战和军事设施造成较大损害。

美国前国防部环境安全事务次长雪莉·古德曼和研究气候变化与国家安全事务的博士生凯特·盖伊撰文指出,气候变化带来的天气灾害已经对美国一些军事基地造成了破坏。

在上述提及的破坏中,包括2018年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廷德尔空军基地遭到飓风袭击,单架造价上亿美元的数十架美军现役最强战机F-22被吹坏。

同年,一场飓风袭击了拥有全美海军陆战队1/3兵力的北卡罗来纳州莱琼营地,暴雨洪水除了对设施造成破坏以外,美军整体军事训练水平也因此下降。2019年,美军就做出评估,认为当前在全球有47个军事基地面临气候变暖威胁,气候变化将可能使美军面临难以计数的损失。

与此同时,美军也认识到,单纯依赖石化燃料不仅无法满足未来的军事需要,还严重污染环境。美国安全问题专家学者克拉尔在其新版著作《开启地狱:五角大楼眼里的气候变化》一书中指出,五角大楼早已认识到美军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石油消耗机构,这一模式在长远的未来难以持续。

因此,克拉尔表示,美军已经制定出战略可持续性计划,要求每个军事部门每年减少一定比例对石化燃料的依赖,并增加对可再生能源的使用。每个军事基地、每个设施、每一个军事部分都有义务朝这个方向做出努力。

拜登政府上台后,美国国防部立即将气候变化纳入国家安全重点事项。国防部在兵棋推演中加入对气候问题及其形成要素的分析,并且寻求核能等其它能源作为军事能源替代方案等,作为未来美国《国家防务战略》的组成部分。

外交、经济因素

近年来,美国每年消耗世界石油产量约1/5。化石燃料(石油、天然气和煤炭)过去一个世纪以来在美国能源消费中的占比长期持续保持在80%以上,其中石油一直是美国最大的能源消费来源,特别是美国交通运输业使用的燃料一度约96%都来自于石油。

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很早就指出,对石化能源的过度依赖将限制美国的对外关系和对外政策,从而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

对于石油的依赖也制约着美国的对外政策,特别是对中东地区政策,并且引起一些势力的敌对情绪,使美国成为恐怖主义的攻击目标。

而与美国有矛盾的一些产油国家频繁利用美国对石油的依赖牵制美国,比如伊朗,俄国、委内瑞拉、苏丹等都曾把石油作为反美的外交武器。

国际油价的波动也影响到美国宏观经济的运行和产业发展。

广泛、深远的影响

过度依赖使用石化燃料给美国造成严重的污染和排放。

近年来,美国一直努力摆脱特别是对外的石化能源依赖、实现能源独立。即使在特朗普政府发展页岩油工业时期,重视气候变化、节能减排也已成为美国多个州的能源发展方向。2019年,核能和可再生能源消费量的增加导致非化石能源占美国能源消费总量的比例上升到20%。

拜登上任后,将气候变化与新冠疫情、经济萧条和种族矛盾作为美国新政府面临的四大危机之一。

世界资源研究所的大卫·瓦索表示,在气候变化之下,美国人看到了飓风,看到了火灾,看到了干旱,他们知道需要做些什么。

瓦索表示,许多针对气候变化的解决方案不仅可以应对气候危机,同时还可以推动科技发展,提振经济,创造就业机会,包括发展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高速铁路,提高家庭和办公室的能源效率等等。

拜登总统承诺到2035年将清洁发电率达到100%。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意味着美国朝这个方向迈出了战略性的一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美国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议并不只是宣示“美国回来了”的象征性行动,而是有着重大的政治、军事、外交、经济等战略考虑。



 | BBC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议并不只是宣示“美国回来了”的象征性行动,而是有着重大的政治、军事、外交、经济等战略考虑。

虽然过程很简单:在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后第一天签署一封信,然后30天等待--目前已经完成重新加入协定的程序,但对拜登这届政府来说,此举意义非凡。

从政治、军事、外交、经济等各个领域,重新加入《巴黎协定》对美国来说都有着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

政治:遵守国际规则

回归巴黎协定意味着美国将不得不再次遵守全球规则。

这些规定意味着,今年某个时候,美国将需要改善2015年承诺的削减碳排放的承诺。

拜登总统承诺到2050年美国实现净零排放的目标,这将成为美国经济和社会未来数十年的指导方针。

BBC的气候变化事务记者马格拉斯指出,“回归巴黎”将意味着美国不再奉行“美国第一”的单边主义。

但是,自奥巴马时代以来,世界对气候变化的看法一直在向前发展,美国也需要与时俱进。

绿色和平国际执行主任詹妮弗·摩根(Jennifer Morgan)表示,美国需要认识到,世界与四年前大不相同,美国需要保持伙伴关系和谦逊,不能回来告诉所有人他们应该做什么,因为世界已经变了。

摩根表示,从全球气候政治看,气候问题现在将在安全政策中发挥作用。她说,化石燃料就像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需要放在地下。

拜登总统上台后立刻就回应了上述期待,他就职第一天即签署行政令,取消了美国加拿大最大能源合作项目:石油行业基石XL(Keystone XL)输油管道扩建项目的许可。

军事、安全因素

除政治意义之外,近年来,美国军方越来越认识到气候变化可能对美军直接造成的冲击:美国军事力量和军事基地遍及全球许多地方;美国机械化海陆空军严重依赖、每年消耗总量庞大的石化燃料;气候变化引发自然灾害、资源争夺战,甚至可能助长恐怖主义。

早在二次世界大战之际,美军已经高度重视气象作战研究,有大批军事气象专家,功能强大的电脑和卫星网络,对全球各地气象做出适时的分析。但气候变化带来越来越频繁的极端天气似乎多次超出了美军预测能力。

近年来,美国五角大楼发布了多份评估报告称,气候变化可能带来的影响已成为美国国家安全议题,可能威胁美军事基地和人员安全,对美军布署、作战和军事设施造成较大损害。

美国前国防部环境安全事务次长雪莉·古德曼和研究气候变化与国家安全事务的博士生凯特·盖伊撰文指出,气候变化带来的天气灾害已经对美国一些军事基地造成了破坏。

在上述提及的破坏中,包括2018年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廷德尔空军基地遭到飓风袭击,单架造价上亿美元的数十架美军现役最强战机F-22被吹坏。

同年,一场飓风袭击了拥有全美海军陆战队1/3兵力的北卡罗来纳州莱琼营地,暴雨洪水除了对设施造成破坏以外,美军整体军事训练水平也因此下降。2019年,美军就做出评估,认为当前在全球有47个军事基地面临气候变暖威胁,气候变化将可能使美军面临难以计数的损失。

与此同时,美军也认识到,单纯依赖石化燃料不仅无法满足未来的军事需要,还严重污染环境。美国安全问题专家学者克拉尔在其新版著作《开启地狱:五角大楼眼里的气候变化》一书中指出,五角大楼早已认识到美军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石油消耗机构,这一模式在长远的未来难以持续。

因此,克拉尔表示,美军已经制定出战略可持续性计划,要求每个军事部门每年减少一定比例对石化燃料的依赖,并增加对可再生能源的使用。每个军事基地、每个设施、每一个军事部分都有义务朝这个方向做出努力。

拜登政府上台后,美国国防部立即将气候变化纳入国家安全重点事项。国防部在兵棋推演中加入对气候问题及其形成要素的分析,并且寻求核能等其它能源作为军事能源替代方案等,作为未来美国《国家防务战略》的组成部分。

外交、经济因素

近年来,美国每年消耗世界石油产量约1/5。化石燃料(石油、天然气和煤炭)过去一个世纪以来在美国能源消费中的占比长期持续保持在80%以上,其中石油一直是美国最大的能源消费来源,特别是美国交通运输业使用的燃料一度约96%都来自于石油。

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很早就指出,对石化能源的过度依赖将限制美国的对外关系和对外政策,从而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

对于石油的依赖也制约着美国的对外政策,特别是对中东地区政策,并且引起一些势力的敌对情绪,使美国成为恐怖主义的攻击目标。

而与美国有矛盾的一些产油国家频繁利用美国对石油的依赖牵制美国,比如伊朗,俄国、委内瑞拉、苏丹等都曾把石油作为反美的外交武器。

国际油价的波动也影响到美国宏观经济的运行和产业发展。

广泛、深远的影响

过度依赖使用石化燃料给美国造成严重的污染和排放。

近年来,美国一直努力摆脱特别是对外的石化能源依赖、实现能源独立。即使在特朗普政府发展页岩油工业时期,重视气候变化、节能减排也已成为美国多个州的能源发展方向。2019年,核能和可再生能源消费量的增加导致非化石能源占美国能源消费总量的比例上升到20%。

拜登上任后,将气候变化与新冠疫情、经济萧条和种族矛盾作为美国新政府面临的四大危机之一。

世界资源研究所的大卫·瓦索表示,在气候变化之下,美国人看到了飓风,看到了火灾,看到了干旱,他们知道需要做些什么。

瓦索表示,许多针对气候变化的解决方案不仅可以应对气候危机,同时还可以推动科技发展,提振经济,创造就业机会,包括发展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高速铁路,提高家庭和办公室的能源效率等等。

拜登总统承诺到2035年将清洁发电率达到100%。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意味着美国朝这个方向迈出了战略性的一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国重返巴黎气候协议的战略考量和深远影响

发布日期:2021-02-25 08:36
摘要:美国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议并不只是宣示“美国回来了”的象征性行动,而是有着重大的政治、军事、外交、经济等战略考虑。



 | BBC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议并不只是宣示“美国回来了”的象征性行动,而是有着重大的政治、军事、外交、经济等战略考虑。

虽然过程很简单:在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后第一天签署一封信,然后30天等待--目前已经完成重新加入协定的程序,但对拜登这届政府来说,此举意义非凡。

从政治、军事、外交、经济等各个领域,重新加入《巴黎协定》对美国来说都有着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

政治:遵守国际规则

回归巴黎协定意味着美国将不得不再次遵守全球规则。

这些规定意味着,今年某个时候,美国将需要改善2015年承诺的削减碳排放的承诺。

拜登总统承诺到2050年美国实现净零排放的目标,这将成为美国经济和社会未来数十年的指导方针。

BBC的气候变化事务记者马格拉斯指出,“回归巴黎”将意味着美国不再奉行“美国第一”的单边主义。

但是,自奥巴马时代以来,世界对气候变化的看法一直在向前发展,美国也需要与时俱进。

绿色和平国际执行主任詹妮弗·摩根(Jennifer Morgan)表示,美国需要认识到,世界与四年前大不相同,美国需要保持伙伴关系和谦逊,不能回来告诉所有人他们应该做什么,因为世界已经变了。

摩根表示,从全球气候政治看,气候问题现在将在安全政策中发挥作用。她说,化石燃料就像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需要放在地下。

拜登总统上台后立刻就回应了上述期待,他就职第一天即签署行政令,取消了美国加拿大最大能源合作项目:石油行业基石XL(Keystone XL)输油管道扩建项目的许可。

军事、安全因素

除政治意义之外,近年来,美国军方越来越认识到气候变化可能对美军直接造成的冲击:美国军事力量和军事基地遍及全球许多地方;美国机械化海陆空军严重依赖、每年消耗总量庞大的石化燃料;气候变化引发自然灾害、资源争夺战,甚至可能助长恐怖主义。

早在二次世界大战之际,美军已经高度重视气象作战研究,有大批军事气象专家,功能强大的电脑和卫星网络,对全球各地气象做出适时的分析。但气候变化带来越来越频繁的极端天气似乎多次超出了美军预测能力。

近年来,美国五角大楼发布了多份评估报告称,气候变化可能带来的影响已成为美国国家安全议题,可能威胁美军事基地和人员安全,对美军布署、作战和军事设施造成较大损害。

美国前国防部环境安全事务次长雪莉·古德曼和研究气候变化与国家安全事务的博士生凯特·盖伊撰文指出,气候变化带来的天气灾害已经对美国一些军事基地造成了破坏。

在上述提及的破坏中,包括2018年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廷德尔空军基地遭到飓风袭击,单架造价上亿美元的数十架美军现役最强战机F-22被吹坏。

同年,一场飓风袭击了拥有全美海军陆战队1/3兵力的北卡罗来纳州莱琼营地,暴雨洪水除了对设施造成破坏以外,美军整体军事训练水平也因此下降。2019年,美军就做出评估,认为当前在全球有47个军事基地面临气候变暖威胁,气候变化将可能使美军面临难以计数的损失。

与此同时,美军也认识到,单纯依赖石化燃料不仅无法满足未来的军事需要,还严重污染环境。美国安全问题专家学者克拉尔在其新版著作《开启地狱:五角大楼眼里的气候变化》一书中指出,五角大楼早已认识到美军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石油消耗机构,这一模式在长远的未来难以持续。

因此,克拉尔表示,美军已经制定出战略可持续性计划,要求每个军事部门每年减少一定比例对石化燃料的依赖,并增加对可再生能源的使用。每个军事基地、每个设施、每一个军事部分都有义务朝这个方向做出努力。

拜登政府上台后,美国国防部立即将气候变化纳入国家安全重点事项。国防部在兵棋推演中加入对气候问题及其形成要素的分析,并且寻求核能等其它能源作为军事能源替代方案等,作为未来美国《国家防务战略》的组成部分。

外交、经济因素

近年来,美国每年消耗世界石油产量约1/5。化石燃料(石油、天然气和煤炭)过去一个世纪以来在美国能源消费中的占比长期持续保持在80%以上,其中石油一直是美国最大的能源消费来源,特别是美国交通运输业使用的燃料一度约96%都来自于石油。

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很早就指出,对石化能源的过度依赖将限制美国的对外关系和对外政策,从而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

对于石油的依赖也制约着美国的对外政策,特别是对中东地区政策,并且引起一些势力的敌对情绪,使美国成为恐怖主义的攻击目标。

而与美国有矛盾的一些产油国家频繁利用美国对石油的依赖牵制美国,比如伊朗,俄国、委内瑞拉、苏丹等都曾把石油作为反美的外交武器。

国际油价的波动也影响到美国宏观经济的运行和产业发展。

广泛、深远的影响

过度依赖使用石化燃料给美国造成严重的污染和排放。

近年来,美国一直努力摆脱特别是对外的石化能源依赖、实现能源独立。即使在特朗普政府发展页岩油工业时期,重视气候变化、节能减排也已成为美国多个州的能源发展方向。2019年,核能和可再生能源消费量的增加导致非化石能源占美国能源消费总量的比例上升到20%。

拜登上任后,将气候变化与新冠疫情、经济萧条和种族矛盾作为美国新政府面临的四大危机之一。

世界资源研究所的大卫·瓦索表示,在气候变化之下,美国人看到了飓风,看到了火灾,看到了干旱,他们知道需要做些什么。

瓦索表示,许多针对气候变化的解决方案不仅可以应对气候危机,同时还可以推动科技发展,提振经济,创造就业机会,包括发展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高速铁路,提高家庭和办公室的能源效率等等。

拜登总统承诺到2035年将清洁发电率达到100%。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意味着美国朝这个方向迈出了战略性的一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美国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议并不只是宣示“美国回来了”的象征性行动,而是有着重大的政治、军事、外交、经济等战略考虑。



 | BBC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议并不只是宣示“美国回来了”的象征性行动,而是有着重大的政治、军事、外交、经济等战略考虑。

虽然过程很简单:在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后第一天签署一封信,然后30天等待--目前已经完成重新加入协定的程序,但对拜登这届政府来说,此举意义非凡。

从政治、军事、外交、经济等各个领域,重新加入《巴黎协定》对美国来说都有着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

政治:遵守国际规则

回归巴黎协定意味着美国将不得不再次遵守全球规则。

这些规定意味着,今年某个时候,美国将需要改善2015年承诺的削减碳排放的承诺。

拜登总统承诺到2050年美国实现净零排放的目标,这将成为美国经济和社会未来数十年的指导方针。

BBC的气候变化事务记者马格拉斯指出,“回归巴黎”将意味着美国不再奉行“美国第一”的单边主义。

但是,自奥巴马时代以来,世界对气候变化的看法一直在向前发展,美国也需要与时俱进。

绿色和平国际执行主任詹妮弗·摩根(Jennifer Morgan)表示,美国需要认识到,世界与四年前大不相同,美国需要保持伙伴关系和谦逊,不能回来告诉所有人他们应该做什么,因为世界已经变了。

摩根表示,从全球气候政治看,气候问题现在将在安全政策中发挥作用。她说,化石燃料就像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需要放在地下。

拜登总统上台后立刻就回应了上述期待,他就职第一天即签署行政令,取消了美国加拿大最大能源合作项目:石油行业基石XL(Keystone XL)输油管道扩建项目的许可。

军事、安全因素

除政治意义之外,近年来,美国军方越来越认识到气候变化可能对美军直接造成的冲击:美国军事力量和军事基地遍及全球许多地方;美国机械化海陆空军严重依赖、每年消耗总量庞大的石化燃料;气候变化引发自然灾害、资源争夺战,甚至可能助长恐怖主义。

早在二次世界大战之际,美军已经高度重视气象作战研究,有大批军事气象专家,功能强大的电脑和卫星网络,对全球各地气象做出适时的分析。但气候变化带来越来越频繁的极端天气似乎多次超出了美军预测能力。

近年来,美国五角大楼发布了多份评估报告称,气候变化可能带来的影响已成为美国国家安全议题,可能威胁美军事基地和人员安全,对美军布署、作战和军事设施造成较大损害。

美国前国防部环境安全事务次长雪莉·古德曼和研究气候变化与国家安全事务的博士生凯特·盖伊撰文指出,气候变化带来的天气灾害已经对美国一些军事基地造成了破坏。

在上述提及的破坏中,包括2018年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廷德尔空军基地遭到飓风袭击,单架造价上亿美元的数十架美军现役最强战机F-22被吹坏。

同年,一场飓风袭击了拥有全美海军陆战队1/3兵力的北卡罗来纳州莱琼营地,暴雨洪水除了对设施造成破坏以外,美军整体军事训练水平也因此下降。2019年,美军就做出评估,认为当前在全球有47个军事基地面临气候变暖威胁,气候变化将可能使美军面临难以计数的损失。

与此同时,美军也认识到,单纯依赖石化燃料不仅无法满足未来的军事需要,还严重污染环境。美国安全问题专家学者克拉尔在其新版著作《开启地狱:五角大楼眼里的气候变化》一书中指出,五角大楼早已认识到美军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石油消耗机构,这一模式在长远的未来难以持续。

因此,克拉尔表示,美军已经制定出战略可持续性计划,要求每个军事部门每年减少一定比例对石化燃料的依赖,并增加对可再生能源的使用。每个军事基地、每个设施、每一个军事部分都有义务朝这个方向做出努力。

拜登政府上台后,美国国防部立即将气候变化纳入国家安全重点事项。国防部在兵棋推演中加入对气候问题及其形成要素的分析,并且寻求核能等其它能源作为军事能源替代方案等,作为未来美国《国家防务战略》的组成部分。

外交、经济因素

近年来,美国每年消耗世界石油产量约1/5。化石燃料(石油、天然气和煤炭)过去一个世纪以来在美国能源消费中的占比长期持续保持在80%以上,其中石油一直是美国最大的能源消费来源,特别是美国交通运输业使用的燃料一度约96%都来自于石油。

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很早就指出,对石化能源的过度依赖将限制美国的对外关系和对外政策,从而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

对于石油的依赖也制约着美国的对外政策,特别是对中东地区政策,并且引起一些势力的敌对情绪,使美国成为恐怖主义的攻击目标。

而与美国有矛盾的一些产油国家频繁利用美国对石油的依赖牵制美国,比如伊朗,俄国、委内瑞拉、苏丹等都曾把石油作为反美的外交武器。

国际油价的波动也影响到美国宏观经济的运行和产业发展。

广泛、深远的影响

过度依赖使用石化燃料给美国造成严重的污染和排放。

近年来,美国一直努力摆脱特别是对外的石化能源依赖、实现能源独立。即使在特朗普政府发展页岩油工业时期,重视气候变化、节能减排也已成为美国多个州的能源发展方向。2019年,核能和可再生能源消费量的增加导致非化石能源占美国能源消费总量的比例上升到20%。

拜登上任后,将气候变化与新冠疫情、经济萧条和种族矛盾作为美国新政府面临的四大危机之一。

世界资源研究所的大卫·瓦索表示,在气候变化之下,美国人看到了飓风,看到了火灾,看到了干旱,他们知道需要做些什么。

瓦索表示,许多针对气候变化的解决方案不仅可以应对气候危机,同时还可以推动科技发展,提振经济,创造就业机会,包括发展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高速铁路,提高家庭和办公室的能源效率等等。

拜登总统承诺到2035年将清洁发电率达到100%。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意味着美国朝这个方向迈出了战略性的一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