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拜登政府需要回归传统的美式宪政精神,遏制不断膨胀的国内安全力量。这样才能使中美关系回归正常、务实和理性。



 |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特朗普执政的四年是中美关系史上最煎熬的四年。尽管中美没有发生直接的军事对抗,但在经贸、投资、南海、网络、中国主权等领域,美国政府均“插手”“涉足”。特朗普通过波次性的贸易、金融制裁来表达对美中关系传统模式的不满和对华政治不信任。尽管特朗普对中国的强硬政策获得了奥巴马政府在其第二任期结束后的某种“积极暗示”,但特朗普自负地以“抽干华盛顿沼泽”的“天命之人”自居,并认为中国是“渗透”美国并与“华盛顿沼泽”合作的外部国家。在这种认知下,特朗普所采取的对华政策堪称“严苛”,事实上推行的是一种“准冷战”方式。其将美中历届政治家所积累的政治信任与互动实施了大范围的“冻结”,中美关系面临历史性的倒退。

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发动了对中国全方位的“围堵”和“设限”。这包含在军事上的“边缘政策”、在贸易上的“关税战”、打击中国对美直接投资、限制中企融资、禁止中国相关工业或技术类专业学生赴美交流、收紧赴美签证、打击所谓“涉军企业”、在主权上不断挑战中国底线等。中美经济相互依赖层面不断被行政力量削弱,安全因素在两国关系中的分量陡增。美方依仗其实力对中国进行武力“威慑”;特朗普及其高级幕僚常用特定的政治语言对中国政府实施攻击性“羞辱”;一些政治精英有意在国内激发反华情绪,降低中美关系的民意基础。尽管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杂糅了“进攻性”与“和谈性”,但以“进攻性”为前锋,并以“和谈性”来辅助其“进攻性”。由于特朗普单方面限制对话,中美此前积累的数以万计的民间对话渠道收紧。两国之间相互进行舆论宣传“丑化”,由此激发民众对对方政府的不满,引发两国政治与社会层面的怨恨和对立。事实上,两国都难以适应中美关系变局如此之“快”、如此之“裂”、如此之“猛”。

特朗普奉行小圈子“闭环决策”,一手推动并吸纳了众多对华强硬的鹰派进入核心决策圈,而温和理性的董云裳(Susan Thornton)等则面临排挤,更有甚者,前国务卿基辛格因为对中美关系“进言”而被特朗普解雇。尽管特朗普因为选举这一制度性淘汰未能连任,但这一“政治老朽”的政治动员能力依然存在,所能激发“反华主义”的民粹之基依然存在。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一些政治精英对中国的攻击达到历史新高;此外,军方以及安全部门主导了对华诸多的武力和制裁威慑。可以说,“安全力量”以及“情报力量”的偏好成为特朗普制定对华决策的重要依据。而美国安全与情报界的权势长期膨胀却难以受到国会有效及时的监督制约,这是导致中美关系紧张的一个重要的制度根源。

这种表现最直接的案例是特朗普对TikTok的制裁。供特朗普决策的信息来源主要是情报部门,而这一机构中的众多信息不可能通过公开的质询、辩论等途径对外公布或呈交法庭,进而证明己方指控的合理性。这种“证据”缺失直接导致当TikTok在加州地方法院起诉时,联邦政府拿不出可“公开”同时又可证明TikTok“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铁证”。这致使联邦政府在这一涉及中美网络数据安全的重要诉讼中处于空前被动局面,最终还使得同样拥有“秘密侦查权”的司法部去“威胁”地方法院的独立裁决。这是特朗普偏好安全和情报力量,实施“闭环决策”的典型,其后果是直接降低了联邦政府的权威。

在特朗普执政的后期,同样由安全力量推出的中国“涉军企业”名单,其初衷尽管在于削弱和防范中国“军民两用”企业对美国商业链的“渗透”。但其名单混乱,“是”“非”混杂,最终难以塑造成特朗普离任前最有力的“政治遗产”,大概率将面临拜登政府的抛弃。而特朗普对字节跳动和微信的“消极”定性与“非法化”,一样是基于情报界的说法,并以总统“行政命令”来表示。总统行政命令在受到中方企业及客户坚定的抗议和诉讼抵制后,现实让拜登政府“骑虎难下”,不得不无限期地拖延执行具有法律效力的总统行政命令。而拜登政府要实现对华关系的改善,如何面对特朗普业已造就的局面是对新政府政治智慧的一种考验。

可以说,在特朗普时期中美关系混乱的根源在于政治“萧墙之内”,即特朗普为代表的行政机关及其控制指挥下的安全、情报界权力空前膨胀而又无法受到国会力量的有效制约。美国总统权力的膨胀是对美国宪政精神的侵蚀。美安全与情报力量在国家高层决策中的分量不断扩张,这些机构基于意识形态或本身利益而非基于“客观证据”的行为,夸大了中国的威胁性,贬低中国政府的“善意”,助长中美冲突与对立,是推动中美关系走向“恶化”的重要美国国内动因。要实现中美关系“拨乱反正”,拜登政府需要回归传统的美式宪政精神,遏制不断膨胀的国内安全力量,重新推崇“宪政精神”。这样才能使中美关系回归正常、务实和理性。

中国政府在美国选举末期曾多次表达中美关系需要重启,高层多次表态希望重启对话,实现中美关系重回正轨、重建互信。2021年2月22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出席“对话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重回正轨”蓝厅论坛开幕式并发表致辞。而早前一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在中国除夕进行了首次通话,一致认为中美要增进相互了解,避免误解误判;要彼此坦诚相待,不搞冲突对抗;要畅通沟通渠道,推进交流合作。这次极为重要的通话为处于十字路口的中美关系指明了方向,也为两国乃至世界传递了令人鼓舞的消息。中国外长希望美方摒弃各种偏见,避免无端猜忌,推动对华政策回归理性,实现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所有这些信号是积极的,也是中方“善意”的释放。

目前看,“变”与“不变”主要在于美国。而要实现美国政治先贤所倡导的宪政精神,这对现今美国政治而言无异于是一种“涅槃”,对中美关系来讲则是一种“重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美关系需要“涅槃”之后的“重生”

发布日期:2021-02-25 06:14
摘要:拜登政府需要回归传统的美式宪政精神,遏制不断膨胀的国内安全力量。这样才能使中美关系回归正常、务实和理性。



 |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特朗普执政的四年是中美关系史上最煎熬的四年。尽管中美没有发生直接的军事对抗,但在经贸、投资、南海、网络、中国主权等领域,美国政府均“插手”“涉足”。特朗普通过波次性的贸易、金融制裁来表达对美中关系传统模式的不满和对华政治不信任。尽管特朗普对中国的强硬政策获得了奥巴马政府在其第二任期结束后的某种“积极暗示”,但特朗普自负地以“抽干华盛顿沼泽”的“天命之人”自居,并认为中国是“渗透”美国并与“华盛顿沼泽”合作的外部国家。在这种认知下,特朗普所采取的对华政策堪称“严苛”,事实上推行的是一种“准冷战”方式。其将美中历届政治家所积累的政治信任与互动实施了大范围的“冻结”,中美关系面临历史性的倒退。

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发动了对中国全方位的“围堵”和“设限”。这包含在军事上的“边缘政策”、在贸易上的“关税战”、打击中国对美直接投资、限制中企融资、禁止中国相关工业或技术类专业学生赴美交流、收紧赴美签证、打击所谓“涉军企业”、在主权上不断挑战中国底线等。中美经济相互依赖层面不断被行政力量削弱,安全因素在两国关系中的分量陡增。美方依仗其实力对中国进行武力“威慑”;特朗普及其高级幕僚常用特定的政治语言对中国政府实施攻击性“羞辱”;一些政治精英有意在国内激发反华情绪,降低中美关系的民意基础。尽管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杂糅了“进攻性”与“和谈性”,但以“进攻性”为前锋,并以“和谈性”来辅助其“进攻性”。由于特朗普单方面限制对话,中美此前积累的数以万计的民间对话渠道收紧。两国之间相互进行舆论宣传“丑化”,由此激发民众对对方政府的不满,引发两国政治与社会层面的怨恨和对立。事实上,两国都难以适应中美关系变局如此之“快”、如此之“裂”、如此之“猛”。

特朗普奉行小圈子“闭环决策”,一手推动并吸纳了众多对华强硬的鹰派进入核心决策圈,而温和理性的董云裳(Susan Thornton)等则面临排挤,更有甚者,前国务卿基辛格因为对中美关系“进言”而被特朗普解雇。尽管特朗普因为选举这一制度性淘汰未能连任,但这一“政治老朽”的政治动员能力依然存在,所能激发“反华主义”的民粹之基依然存在。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一些政治精英对中国的攻击达到历史新高;此外,军方以及安全部门主导了对华诸多的武力和制裁威慑。可以说,“安全力量”以及“情报力量”的偏好成为特朗普制定对华决策的重要依据。而美国安全与情报界的权势长期膨胀却难以受到国会有效及时的监督制约,这是导致中美关系紧张的一个重要的制度根源。

这种表现最直接的案例是特朗普对TikTok的制裁。供特朗普决策的信息来源主要是情报部门,而这一机构中的众多信息不可能通过公开的质询、辩论等途径对外公布或呈交法庭,进而证明己方指控的合理性。这种“证据”缺失直接导致当TikTok在加州地方法院起诉时,联邦政府拿不出可“公开”同时又可证明TikTok“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铁证”。这致使联邦政府在这一涉及中美网络数据安全的重要诉讼中处于空前被动局面,最终还使得同样拥有“秘密侦查权”的司法部去“威胁”地方法院的独立裁决。这是特朗普偏好安全和情报力量,实施“闭环决策”的典型,其后果是直接降低了联邦政府的权威。

在特朗普执政的后期,同样由安全力量推出的中国“涉军企业”名单,其初衷尽管在于削弱和防范中国“军民两用”企业对美国商业链的“渗透”。但其名单混乱,“是”“非”混杂,最终难以塑造成特朗普离任前最有力的“政治遗产”,大概率将面临拜登政府的抛弃。而特朗普对字节跳动和微信的“消极”定性与“非法化”,一样是基于情报界的说法,并以总统“行政命令”来表示。总统行政命令在受到中方企业及客户坚定的抗议和诉讼抵制后,现实让拜登政府“骑虎难下”,不得不无限期地拖延执行具有法律效力的总统行政命令。而拜登政府要实现对华关系的改善,如何面对特朗普业已造就的局面是对新政府政治智慧的一种考验。

可以说,在特朗普时期中美关系混乱的根源在于政治“萧墙之内”,即特朗普为代表的行政机关及其控制指挥下的安全、情报界权力空前膨胀而又无法受到国会力量的有效制约。美国总统权力的膨胀是对美国宪政精神的侵蚀。美安全与情报力量在国家高层决策中的分量不断扩张,这些机构基于意识形态或本身利益而非基于“客观证据”的行为,夸大了中国的威胁性,贬低中国政府的“善意”,助长中美冲突与对立,是推动中美关系走向“恶化”的重要美国国内动因。要实现中美关系“拨乱反正”,拜登政府需要回归传统的美式宪政精神,遏制不断膨胀的国内安全力量,重新推崇“宪政精神”。这样才能使中美关系回归正常、务实和理性。

中国政府在美国选举末期曾多次表达中美关系需要重启,高层多次表态希望重启对话,实现中美关系重回正轨、重建互信。2021年2月22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出席“对话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重回正轨”蓝厅论坛开幕式并发表致辞。而早前一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在中国除夕进行了首次通话,一致认为中美要增进相互了解,避免误解误判;要彼此坦诚相待,不搞冲突对抗;要畅通沟通渠道,推进交流合作。这次极为重要的通话为处于十字路口的中美关系指明了方向,也为两国乃至世界传递了令人鼓舞的消息。中国外长希望美方摒弃各种偏见,避免无端猜忌,推动对华政策回归理性,实现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所有这些信号是积极的,也是中方“善意”的释放。

目前看,“变”与“不变”主要在于美国。而要实现美国政治先贤所倡导的宪政精神,这对现今美国政治而言无异于是一种“涅槃”,对中美关系来讲则是一种“重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拜登政府需要回归传统的美式宪政精神,遏制不断膨胀的国内安全力量。这样才能使中美关系回归正常、务实和理性。



 |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特朗普执政的四年是中美关系史上最煎熬的四年。尽管中美没有发生直接的军事对抗,但在经贸、投资、南海、网络、中国主权等领域,美国政府均“插手”“涉足”。特朗普通过波次性的贸易、金融制裁来表达对美中关系传统模式的不满和对华政治不信任。尽管特朗普对中国的强硬政策获得了奥巴马政府在其第二任期结束后的某种“积极暗示”,但特朗普自负地以“抽干华盛顿沼泽”的“天命之人”自居,并认为中国是“渗透”美国并与“华盛顿沼泽”合作的外部国家。在这种认知下,特朗普所采取的对华政策堪称“严苛”,事实上推行的是一种“准冷战”方式。其将美中历届政治家所积累的政治信任与互动实施了大范围的“冻结”,中美关系面临历史性的倒退。

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发动了对中国全方位的“围堵”和“设限”。这包含在军事上的“边缘政策”、在贸易上的“关税战”、打击中国对美直接投资、限制中企融资、禁止中国相关工业或技术类专业学生赴美交流、收紧赴美签证、打击所谓“涉军企业”、在主权上不断挑战中国底线等。中美经济相互依赖层面不断被行政力量削弱,安全因素在两国关系中的分量陡增。美方依仗其实力对中国进行武力“威慑”;特朗普及其高级幕僚常用特定的政治语言对中国政府实施攻击性“羞辱”;一些政治精英有意在国内激发反华情绪,降低中美关系的民意基础。尽管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杂糅了“进攻性”与“和谈性”,但以“进攻性”为前锋,并以“和谈性”来辅助其“进攻性”。由于特朗普单方面限制对话,中美此前积累的数以万计的民间对话渠道收紧。两国之间相互进行舆论宣传“丑化”,由此激发民众对对方政府的不满,引发两国政治与社会层面的怨恨和对立。事实上,两国都难以适应中美关系变局如此之“快”、如此之“裂”、如此之“猛”。

特朗普奉行小圈子“闭环决策”,一手推动并吸纳了众多对华强硬的鹰派进入核心决策圈,而温和理性的董云裳(Susan Thornton)等则面临排挤,更有甚者,前国务卿基辛格因为对中美关系“进言”而被特朗普解雇。尽管特朗普因为选举这一制度性淘汰未能连任,但这一“政治老朽”的政治动员能力依然存在,所能激发“反华主义”的民粹之基依然存在。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一些政治精英对中国的攻击达到历史新高;此外,军方以及安全部门主导了对华诸多的武力和制裁威慑。可以说,“安全力量”以及“情报力量”的偏好成为特朗普制定对华决策的重要依据。而美国安全与情报界的权势长期膨胀却难以受到国会有效及时的监督制约,这是导致中美关系紧张的一个重要的制度根源。

这种表现最直接的案例是特朗普对TikTok的制裁。供特朗普决策的信息来源主要是情报部门,而这一机构中的众多信息不可能通过公开的质询、辩论等途径对外公布或呈交法庭,进而证明己方指控的合理性。这种“证据”缺失直接导致当TikTok在加州地方法院起诉时,联邦政府拿不出可“公开”同时又可证明TikTok“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铁证”。这致使联邦政府在这一涉及中美网络数据安全的重要诉讼中处于空前被动局面,最终还使得同样拥有“秘密侦查权”的司法部去“威胁”地方法院的独立裁决。这是特朗普偏好安全和情报力量,实施“闭环决策”的典型,其后果是直接降低了联邦政府的权威。

在特朗普执政的后期,同样由安全力量推出的中国“涉军企业”名单,其初衷尽管在于削弱和防范中国“军民两用”企业对美国商业链的“渗透”。但其名单混乱,“是”“非”混杂,最终难以塑造成特朗普离任前最有力的“政治遗产”,大概率将面临拜登政府的抛弃。而特朗普对字节跳动和微信的“消极”定性与“非法化”,一样是基于情报界的说法,并以总统“行政命令”来表示。总统行政命令在受到中方企业及客户坚定的抗议和诉讼抵制后,现实让拜登政府“骑虎难下”,不得不无限期地拖延执行具有法律效力的总统行政命令。而拜登政府要实现对华关系的改善,如何面对特朗普业已造就的局面是对新政府政治智慧的一种考验。

可以说,在特朗普时期中美关系混乱的根源在于政治“萧墙之内”,即特朗普为代表的行政机关及其控制指挥下的安全、情报界权力空前膨胀而又无法受到国会力量的有效制约。美国总统权力的膨胀是对美国宪政精神的侵蚀。美安全与情报力量在国家高层决策中的分量不断扩张,这些机构基于意识形态或本身利益而非基于“客观证据”的行为,夸大了中国的威胁性,贬低中国政府的“善意”,助长中美冲突与对立,是推动中美关系走向“恶化”的重要美国国内动因。要实现中美关系“拨乱反正”,拜登政府需要回归传统的美式宪政精神,遏制不断膨胀的国内安全力量,重新推崇“宪政精神”。这样才能使中美关系回归正常、务实和理性。

中国政府在美国选举末期曾多次表达中美关系需要重启,高层多次表态希望重启对话,实现中美关系重回正轨、重建互信。2021年2月22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出席“对话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重回正轨”蓝厅论坛开幕式并发表致辞。而早前一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在中国除夕进行了首次通话,一致认为中美要增进相互了解,避免误解误判;要彼此坦诚相待,不搞冲突对抗;要畅通沟通渠道,推进交流合作。这次极为重要的通话为处于十字路口的中美关系指明了方向,也为两国乃至世界传递了令人鼓舞的消息。中国外长希望美方摒弃各种偏见,避免无端猜忌,推动对华政策回归理性,实现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所有这些信号是积极的,也是中方“善意”的释放。

目前看,“变”与“不变”主要在于美国。而要实现美国政治先贤所倡导的宪政精神,这对现今美国政治而言无异于是一种“涅槃”,对中美关系来讲则是一种“重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美关系需要“涅槃”之后的“重生”

发布日期:2021-02-25 06:14
摘要:拜登政府需要回归传统的美式宪政精神,遏制不断膨胀的国内安全力量。这样才能使中美关系回归正常、务实和理性。



 |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特朗普执政的四年是中美关系史上最煎熬的四年。尽管中美没有发生直接的军事对抗,但在经贸、投资、南海、网络、中国主权等领域,美国政府均“插手”“涉足”。特朗普通过波次性的贸易、金融制裁来表达对美中关系传统模式的不满和对华政治不信任。尽管特朗普对中国的强硬政策获得了奥巴马政府在其第二任期结束后的某种“积极暗示”,但特朗普自负地以“抽干华盛顿沼泽”的“天命之人”自居,并认为中国是“渗透”美国并与“华盛顿沼泽”合作的外部国家。在这种认知下,特朗普所采取的对华政策堪称“严苛”,事实上推行的是一种“准冷战”方式。其将美中历届政治家所积累的政治信任与互动实施了大范围的“冻结”,中美关系面临历史性的倒退。

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发动了对中国全方位的“围堵”和“设限”。这包含在军事上的“边缘政策”、在贸易上的“关税战”、打击中国对美直接投资、限制中企融资、禁止中国相关工业或技术类专业学生赴美交流、收紧赴美签证、打击所谓“涉军企业”、在主权上不断挑战中国底线等。中美经济相互依赖层面不断被行政力量削弱,安全因素在两国关系中的分量陡增。美方依仗其实力对中国进行武力“威慑”;特朗普及其高级幕僚常用特定的政治语言对中国政府实施攻击性“羞辱”;一些政治精英有意在国内激发反华情绪,降低中美关系的民意基础。尽管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杂糅了“进攻性”与“和谈性”,但以“进攻性”为前锋,并以“和谈性”来辅助其“进攻性”。由于特朗普单方面限制对话,中美此前积累的数以万计的民间对话渠道收紧。两国之间相互进行舆论宣传“丑化”,由此激发民众对对方政府的不满,引发两国政治与社会层面的怨恨和对立。事实上,两国都难以适应中美关系变局如此之“快”、如此之“裂”、如此之“猛”。

特朗普奉行小圈子“闭环决策”,一手推动并吸纳了众多对华强硬的鹰派进入核心决策圈,而温和理性的董云裳(Susan Thornton)等则面临排挤,更有甚者,前国务卿基辛格因为对中美关系“进言”而被特朗普解雇。尽管特朗普因为选举这一制度性淘汰未能连任,但这一“政治老朽”的政治动员能力依然存在,所能激发“反华主义”的民粹之基依然存在。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一些政治精英对中国的攻击达到历史新高;此外,军方以及安全部门主导了对华诸多的武力和制裁威慑。可以说,“安全力量”以及“情报力量”的偏好成为特朗普制定对华决策的重要依据。而美国安全与情报界的权势长期膨胀却难以受到国会有效及时的监督制约,这是导致中美关系紧张的一个重要的制度根源。

这种表现最直接的案例是特朗普对TikTok的制裁。供特朗普决策的信息来源主要是情报部门,而这一机构中的众多信息不可能通过公开的质询、辩论等途径对外公布或呈交法庭,进而证明己方指控的合理性。这种“证据”缺失直接导致当TikTok在加州地方法院起诉时,联邦政府拿不出可“公开”同时又可证明TikTok“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铁证”。这致使联邦政府在这一涉及中美网络数据安全的重要诉讼中处于空前被动局面,最终还使得同样拥有“秘密侦查权”的司法部去“威胁”地方法院的独立裁决。这是特朗普偏好安全和情报力量,实施“闭环决策”的典型,其后果是直接降低了联邦政府的权威。

在特朗普执政的后期,同样由安全力量推出的中国“涉军企业”名单,其初衷尽管在于削弱和防范中国“军民两用”企业对美国商业链的“渗透”。但其名单混乱,“是”“非”混杂,最终难以塑造成特朗普离任前最有力的“政治遗产”,大概率将面临拜登政府的抛弃。而特朗普对字节跳动和微信的“消极”定性与“非法化”,一样是基于情报界的说法,并以总统“行政命令”来表示。总统行政命令在受到中方企业及客户坚定的抗议和诉讼抵制后,现实让拜登政府“骑虎难下”,不得不无限期地拖延执行具有法律效力的总统行政命令。而拜登政府要实现对华关系的改善,如何面对特朗普业已造就的局面是对新政府政治智慧的一种考验。

可以说,在特朗普时期中美关系混乱的根源在于政治“萧墙之内”,即特朗普为代表的行政机关及其控制指挥下的安全、情报界权力空前膨胀而又无法受到国会力量的有效制约。美国总统权力的膨胀是对美国宪政精神的侵蚀。美安全与情报力量在国家高层决策中的分量不断扩张,这些机构基于意识形态或本身利益而非基于“客观证据”的行为,夸大了中国的威胁性,贬低中国政府的“善意”,助长中美冲突与对立,是推动中美关系走向“恶化”的重要美国国内动因。要实现中美关系“拨乱反正”,拜登政府需要回归传统的美式宪政精神,遏制不断膨胀的国内安全力量,重新推崇“宪政精神”。这样才能使中美关系回归正常、务实和理性。

中国政府在美国选举末期曾多次表达中美关系需要重启,高层多次表态希望重启对话,实现中美关系重回正轨、重建互信。2021年2月22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出席“对话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重回正轨”蓝厅论坛开幕式并发表致辞。而早前一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在中国除夕进行了首次通话,一致认为中美要增进相互了解,避免误解误判;要彼此坦诚相待,不搞冲突对抗;要畅通沟通渠道,推进交流合作。这次极为重要的通话为处于十字路口的中美关系指明了方向,也为两国乃至世界传递了令人鼓舞的消息。中国外长希望美方摒弃各种偏见,避免无端猜忌,推动对华政策回归理性,实现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所有这些信号是积极的,也是中方“善意”的释放。

目前看,“变”与“不变”主要在于美国。而要实现美国政治先贤所倡导的宪政精神,这对现今美国政治而言无异于是一种“涅槃”,对中美关系来讲则是一种“重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拜登政府需要回归传统的美式宪政精神,遏制不断膨胀的国内安全力量。这样才能使中美关系回归正常、务实和理性。



 |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特朗普执政的四年是中美关系史上最煎熬的四年。尽管中美没有发生直接的军事对抗,但在经贸、投资、南海、网络、中国主权等领域,美国政府均“插手”“涉足”。特朗普通过波次性的贸易、金融制裁来表达对美中关系传统模式的不满和对华政治不信任。尽管特朗普对中国的强硬政策获得了奥巴马政府在其第二任期结束后的某种“积极暗示”,但特朗普自负地以“抽干华盛顿沼泽”的“天命之人”自居,并认为中国是“渗透”美国并与“华盛顿沼泽”合作的外部国家。在这种认知下,特朗普所采取的对华政策堪称“严苛”,事实上推行的是一种“准冷战”方式。其将美中历届政治家所积累的政治信任与互动实施了大范围的“冻结”,中美关系面临历史性的倒退。

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发动了对中国全方位的“围堵”和“设限”。这包含在军事上的“边缘政策”、在贸易上的“关税战”、打击中国对美直接投资、限制中企融资、禁止中国相关工业或技术类专业学生赴美交流、收紧赴美签证、打击所谓“涉军企业”、在主权上不断挑战中国底线等。中美经济相互依赖层面不断被行政力量削弱,安全因素在两国关系中的分量陡增。美方依仗其实力对中国进行武力“威慑”;特朗普及其高级幕僚常用特定的政治语言对中国政府实施攻击性“羞辱”;一些政治精英有意在国内激发反华情绪,降低中美关系的民意基础。尽管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杂糅了“进攻性”与“和谈性”,但以“进攻性”为前锋,并以“和谈性”来辅助其“进攻性”。由于特朗普单方面限制对话,中美此前积累的数以万计的民间对话渠道收紧。两国之间相互进行舆论宣传“丑化”,由此激发民众对对方政府的不满,引发两国政治与社会层面的怨恨和对立。事实上,两国都难以适应中美关系变局如此之“快”、如此之“裂”、如此之“猛”。

特朗普奉行小圈子“闭环决策”,一手推动并吸纳了众多对华强硬的鹰派进入核心决策圈,而温和理性的董云裳(Susan Thornton)等则面临排挤,更有甚者,前国务卿基辛格因为对中美关系“进言”而被特朗普解雇。尽管特朗普因为选举这一制度性淘汰未能连任,但这一“政治老朽”的政治动员能力依然存在,所能激发“反华主义”的民粹之基依然存在。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一些政治精英对中国的攻击达到历史新高;此外,军方以及安全部门主导了对华诸多的武力和制裁威慑。可以说,“安全力量”以及“情报力量”的偏好成为特朗普制定对华决策的重要依据。而美国安全与情报界的权势长期膨胀却难以受到国会有效及时的监督制约,这是导致中美关系紧张的一个重要的制度根源。

这种表现最直接的案例是特朗普对TikTok的制裁。供特朗普决策的信息来源主要是情报部门,而这一机构中的众多信息不可能通过公开的质询、辩论等途径对外公布或呈交法庭,进而证明己方指控的合理性。这种“证据”缺失直接导致当TikTok在加州地方法院起诉时,联邦政府拿不出可“公开”同时又可证明TikTok“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铁证”。这致使联邦政府在这一涉及中美网络数据安全的重要诉讼中处于空前被动局面,最终还使得同样拥有“秘密侦查权”的司法部去“威胁”地方法院的独立裁决。这是特朗普偏好安全和情报力量,实施“闭环决策”的典型,其后果是直接降低了联邦政府的权威。

在特朗普执政的后期,同样由安全力量推出的中国“涉军企业”名单,其初衷尽管在于削弱和防范中国“军民两用”企业对美国商业链的“渗透”。但其名单混乱,“是”“非”混杂,最终难以塑造成特朗普离任前最有力的“政治遗产”,大概率将面临拜登政府的抛弃。而特朗普对字节跳动和微信的“消极”定性与“非法化”,一样是基于情报界的说法,并以总统“行政命令”来表示。总统行政命令在受到中方企业及客户坚定的抗议和诉讼抵制后,现实让拜登政府“骑虎难下”,不得不无限期地拖延执行具有法律效力的总统行政命令。而拜登政府要实现对华关系的改善,如何面对特朗普业已造就的局面是对新政府政治智慧的一种考验。

可以说,在特朗普时期中美关系混乱的根源在于政治“萧墙之内”,即特朗普为代表的行政机关及其控制指挥下的安全、情报界权力空前膨胀而又无法受到国会力量的有效制约。美国总统权力的膨胀是对美国宪政精神的侵蚀。美安全与情报力量在国家高层决策中的分量不断扩张,这些机构基于意识形态或本身利益而非基于“客观证据”的行为,夸大了中国的威胁性,贬低中国政府的“善意”,助长中美冲突与对立,是推动中美关系走向“恶化”的重要美国国内动因。要实现中美关系“拨乱反正”,拜登政府需要回归传统的美式宪政精神,遏制不断膨胀的国内安全力量,重新推崇“宪政精神”。这样才能使中美关系回归正常、务实和理性。

中国政府在美国选举末期曾多次表达中美关系需要重启,高层多次表态希望重启对话,实现中美关系重回正轨、重建互信。2021年2月22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出席“对话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重回正轨”蓝厅论坛开幕式并发表致辞。而早前一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在中国除夕进行了首次通话,一致认为中美要增进相互了解,避免误解误判;要彼此坦诚相待,不搞冲突对抗;要畅通沟通渠道,推进交流合作。这次极为重要的通话为处于十字路口的中美关系指明了方向,也为两国乃至世界传递了令人鼓舞的消息。中国外长希望美方摒弃各种偏见,避免无端猜忌,推动对华政策回归理性,实现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所有这些信号是积极的,也是中方“善意”的释放。

目前看,“变”与“不变”主要在于美国。而要实现美国政治先贤所倡导的宪政精神,这对现今美国政治而言无异于是一种“涅槃”,对中美关系来讲则是一种“重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