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全球一些最大的制药商正在与竞争对手联手促进新冠疫苗生产,他们结成不同寻常的联盟,承诺在今年夏季之前大幅增加供应。


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在肯塔基州博览会中心的Broadbent竞技场进行的免下车新冠疫苗接种服务。

 | Jared S. Hopkins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一些最大的制药商正在与竞争对手联手促进新冠疫苗生产,他们结成不同寻常的联盟,承诺在今年夏季之前大幅增加供应。

通常情况下,大型制药公司会在销售癌症、关节炎和其他药物方面展开竞争。然而,对新冠疫苗的迫切需求正将业内劲敌变成迅速应对疫情的盟友。

赛诺菲集团(Sanofi, SNY)最近同意帮助生产一款由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及其合作伙伴BioNTech SE(BNTX)研发的疫苗,此前赛诺菲试验性的新冠疫苗遭遇了五个月的挫折,法兰克福的一条生产线闲置。

赛诺菲公司负责疫苗的执行副总裁Thomas Triomphe表示:“我们希望出一把力。”该公司将于6月开始做出关键的最后一步行动,生产1.25亿剂疫苗。

诺华(Novartis AG, NVS)也同意帮助辉瑞和BioNTech生产更多剂疫苗,另外,百特(Baxter International Inc., BAX)和Endo International PLC已经同意协助Novavax Inc. (NVAX)生产疫苗。

“现在这个时候,制药公司都在说:‘等到这一切结束后,我们会重新开始争斗。我们会把你打得落花流水,可能还会把你逼到破产,但现在我们需要合作,”为制药公司提供咨询的James Bruno说。

面对不断出现的新冠病毒新变种以及这些新变种可能导致疫情扩散加剧的威胁,各国卫生部门都在抓紧推进疫苗接种工作,在这一背景下,这些疫苗企业之间的合作、以及新疫苗的获批和疫苗生产商本身进行的微调,可能有助于大幅提高全球产量。

初期的供应有限,因疫苗生产商需要时间增产,以及克服初期在获得原材料方面的一些障碍和问题。

Evercore ISI的分析师称,2月份,制药公司在美国供应的剂数可为2,000万人接种,但预计6月份产量将提升至可接种6,500万人。

克服竞争心态可能是合作中最容易的部分;合作伙伴还必须迅速了解复杂的疫苗制造过程,并安装必要的设备。

制造专家说,mRNA疫苗的制造技术诀窍转让尤其具有挑战性,比如辉瑞-BioNTech疫苗和Moderna疫苗,因为这些疫苗背后的基因技术是新的。难度特别大的是增加脂肪包膜的生产;脂肪包膜有助于保护携带mRNA疫苗的分子到达细胞内靶标。

曾在赛诺菲和默克工作过的制造顾问Jim Robinson表示:“这一切都是从头开始打造的,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建立和验证。"

到目前为止,只有辉瑞-BioNTech以及和Moderna的新冠疫苗在美国获得授权,不过强生的一款疫苗可能最快在本周获得批准。

这些生产联盟是行业竞争对手以合作研究为起点开始共同对抗疫情的最新例子。

制药行业和合作伙伴此前经历了长达一年的努力,旨在提高从装疫苗的小瓶到制造原料等各种东西的产能,上述联盟建立在这一基础之上。

疫情暴发前,各家公司各自申请专利,打竞争性广告并部署销售代表以为自己的药物争取销售,现在通过上述合作关系,这些公司正携起手来。

辉瑞公司的癌症药物与赛诺菲和诺华公司的产品竞争,该公司及BioNTech与其他公司建立伙伴关系,帮助其将2021年的生产目标提高近一倍,达到20亿剂。

辉瑞首席财务官Frank D'Amelio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正在不懈努力,尝试突破20亿剂这个目标。”

生产不可能说开始就开始。疫苗生产是一个复杂的过程,通常需要培训员工、升级设施和购买新设备,比如泵、管和不锈钢生物反应器。生产还必须得到监管机构批准才能开始。

Triomphe说,赛诺菲将进行疫苗灌装,这是疫苗生产过程中一个熟悉的步骤,即把小瓶装上疫苗,盖上盖子,准备装运。他还表示,该公司有6个月的时间,然后才会优先考虑自己的新冠疫苗。

赛诺菲还必须购买机器以适应辉瑞的疫苗瓶,因为赛诺菲自己的疫苗所用的小瓶不同,此外赛诺菲还要购买冰柜以便在零度以下储存疫苗。

Triomphe说:“当你从生产一种产品转为生产另一种产品时,所有这些要素都大不相同。”赛诺菲周一表示,该公司还将帮助为强生公司的疫苗完成灌装。

诺华也签署了为辉瑞和BioNTech的疫苗进行灌装工作的合同,负责诺华生产和供应业务的Steffen Lang称,诺华在瑞士的工厂计划最早在7月份交付灌装好的疫苗。

Lang说,诺华正在调整工厂的生产线,雇佣更多的员工,把其他产品的生产转到别的地方,以便为新冠疫苗腾出产能空间。

Lang表示,诺华正在与一些公司商谈,希望在更难规模化的mRNA疫苗生产的早期阶段提供帮助。他未具体说明是哪些公司。

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 AZN)和Moderna都已经与承包商签署了疫苗生产协议。阿斯利康的疫苗在英国和其他几个国家获批使用。

阿斯利康称,尽管最近出现了一些生产问题,但该公司新冠疫苗的产量将在4月份提高一倍。阿斯利康在继续想方设法扩大产量。该公司最近表示,将通过与德国IDT Biologika GmbH的现有合作关系来增加供应。

Novavax没有自己的制造厂,不得不依靠其他公司来生产疫苗。该公司已有一款处于研发后期阶段的疫苗。

百特上个月表示,该公司在德国的一家工厂将帮助完成Novavax疫苗的灌封。

同样的,Endo负责制造业务的Robert Polke也表示,在美国政府的敦促下,该公司也已同意做类似的工作。

Endo只需对位于明尼苏达州罗彻斯特市的工厂稍微做升级。该厂生产无菌注射产品,而且有多余的空间。

Polke说:“这就像我已经有一辆车,但我可能需要在行李箱里放一些新轮胎,在发动机上装一个新的空气过滤器。”

可能会有更多公司采取类似的做法。疫苗领域的先驱默克正在与其他公司讨论提供该公司专有技术的问题。此前,该公司取消了两个试验结果不佳的新冠疫苗项目。Teva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 Ltd. (TEVA)也在进行类似的讨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全球大型制药商化敌为友,旨在大幅增加疫苗供应

发布日期:2021-02-24 11:04
摘要:全球一些最大的制药商正在与竞争对手联手促进新冠疫苗生产,他们结成不同寻常的联盟,承诺在今年夏季之前大幅增加供应。


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在肯塔基州博览会中心的Broadbent竞技场进行的免下车新冠疫苗接种服务。

 | Jared S. Hopkins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一些最大的制药商正在与竞争对手联手促进新冠疫苗生产,他们结成不同寻常的联盟,承诺在今年夏季之前大幅增加供应。

通常情况下,大型制药公司会在销售癌症、关节炎和其他药物方面展开竞争。然而,对新冠疫苗的迫切需求正将业内劲敌变成迅速应对疫情的盟友。

赛诺菲集团(Sanofi, SNY)最近同意帮助生产一款由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及其合作伙伴BioNTech SE(BNTX)研发的疫苗,此前赛诺菲试验性的新冠疫苗遭遇了五个月的挫折,法兰克福的一条生产线闲置。

赛诺菲公司负责疫苗的执行副总裁Thomas Triomphe表示:“我们希望出一把力。”该公司将于6月开始做出关键的最后一步行动,生产1.25亿剂疫苗。

诺华(Novartis AG, NVS)也同意帮助辉瑞和BioNTech生产更多剂疫苗,另外,百特(Baxter International Inc., BAX)和Endo International PLC已经同意协助Novavax Inc. (NVAX)生产疫苗。

“现在这个时候,制药公司都在说:‘等到这一切结束后,我们会重新开始争斗。我们会把你打得落花流水,可能还会把你逼到破产,但现在我们需要合作,”为制药公司提供咨询的James Bruno说。

面对不断出现的新冠病毒新变种以及这些新变种可能导致疫情扩散加剧的威胁,各国卫生部门都在抓紧推进疫苗接种工作,在这一背景下,这些疫苗企业之间的合作、以及新疫苗的获批和疫苗生产商本身进行的微调,可能有助于大幅提高全球产量。

初期的供应有限,因疫苗生产商需要时间增产,以及克服初期在获得原材料方面的一些障碍和问题。

Evercore ISI的分析师称,2月份,制药公司在美国供应的剂数可为2,000万人接种,但预计6月份产量将提升至可接种6,500万人。

克服竞争心态可能是合作中最容易的部分;合作伙伴还必须迅速了解复杂的疫苗制造过程,并安装必要的设备。

制造专家说,mRNA疫苗的制造技术诀窍转让尤其具有挑战性,比如辉瑞-BioNTech疫苗和Moderna疫苗,因为这些疫苗背后的基因技术是新的。难度特别大的是增加脂肪包膜的生产;脂肪包膜有助于保护携带mRNA疫苗的分子到达细胞内靶标。

曾在赛诺菲和默克工作过的制造顾问Jim Robinson表示:“这一切都是从头开始打造的,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建立和验证。"

到目前为止,只有辉瑞-BioNTech以及和Moderna的新冠疫苗在美国获得授权,不过强生的一款疫苗可能最快在本周获得批准。

这些生产联盟是行业竞争对手以合作研究为起点开始共同对抗疫情的最新例子。

制药行业和合作伙伴此前经历了长达一年的努力,旨在提高从装疫苗的小瓶到制造原料等各种东西的产能,上述联盟建立在这一基础之上。

疫情暴发前,各家公司各自申请专利,打竞争性广告并部署销售代表以为自己的药物争取销售,现在通过上述合作关系,这些公司正携起手来。

辉瑞公司的癌症药物与赛诺菲和诺华公司的产品竞争,该公司及BioNTech与其他公司建立伙伴关系,帮助其将2021年的生产目标提高近一倍,达到20亿剂。

辉瑞首席财务官Frank D'Amelio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正在不懈努力,尝试突破20亿剂这个目标。”

生产不可能说开始就开始。疫苗生产是一个复杂的过程,通常需要培训员工、升级设施和购买新设备,比如泵、管和不锈钢生物反应器。生产还必须得到监管机构批准才能开始。

Triomphe说,赛诺菲将进行疫苗灌装,这是疫苗生产过程中一个熟悉的步骤,即把小瓶装上疫苗,盖上盖子,准备装运。他还表示,该公司有6个月的时间,然后才会优先考虑自己的新冠疫苗。

赛诺菲还必须购买机器以适应辉瑞的疫苗瓶,因为赛诺菲自己的疫苗所用的小瓶不同,此外赛诺菲还要购买冰柜以便在零度以下储存疫苗。

Triomphe说:“当你从生产一种产品转为生产另一种产品时,所有这些要素都大不相同。”赛诺菲周一表示,该公司还将帮助为强生公司的疫苗完成灌装。

诺华也签署了为辉瑞和BioNTech的疫苗进行灌装工作的合同,负责诺华生产和供应业务的Steffen Lang称,诺华在瑞士的工厂计划最早在7月份交付灌装好的疫苗。

Lang说,诺华正在调整工厂的生产线,雇佣更多的员工,把其他产品的生产转到别的地方,以便为新冠疫苗腾出产能空间。

Lang表示,诺华正在与一些公司商谈,希望在更难规模化的mRNA疫苗生产的早期阶段提供帮助。他未具体说明是哪些公司。

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 AZN)和Moderna都已经与承包商签署了疫苗生产协议。阿斯利康的疫苗在英国和其他几个国家获批使用。

阿斯利康称,尽管最近出现了一些生产问题,但该公司新冠疫苗的产量将在4月份提高一倍。阿斯利康在继续想方设法扩大产量。该公司最近表示,将通过与德国IDT Biologika GmbH的现有合作关系来增加供应。

Novavax没有自己的制造厂,不得不依靠其他公司来生产疫苗。该公司已有一款处于研发后期阶段的疫苗。

百特上个月表示,该公司在德国的一家工厂将帮助完成Novavax疫苗的灌封。

同样的,Endo负责制造业务的Robert Polke也表示,在美国政府的敦促下,该公司也已同意做类似的工作。

Endo只需对位于明尼苏达州罗彻斯特市的工厂稍微做升级。该厂生产无菌注射产品,而且有多余的空间。

Polke说:“这就像我已经有一辆车,但我可能需要在行李箱里放一些新轮胎,在发动机上装一个新的空气过滤器。”

可能会有更多公司采取类似的做法。疫苗领域的先驱默克正在与其他公司讨论提供该公司专有技术的问题。此前,该公司取消了两个试验结果不佳的新冠疫苗项目。Teva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 Ltd. (TEVA)也在进行类似的讨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全球一些最大的制药商正在与竞争对手联手促进新冠疫苗生产,他们结成不同寻常的联盟,承诺在今年夏季之前大幅增加供应。


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在肯塔基州博览会中心的Broadbent竞技场进行的免下车新冠疫苗接种服务。

 | Jared S. Hopkins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一些最大的制药商正在与竞争对手联手促进新冠疫苗生产,他们结成不同寻常的联盟,承诺在今年夏季之前大幅增加供应。

通常情况下,大型制药公司会在销售癌症、关节炎和其他药物方面展开竞争。然而,对新冠疫苗的迫切需求正将业内劲敌变成迅速应对疫情的盟友。

赛诺菲集团(Sanofi, SNY)最近同意帮助生产一款由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及其合作伙伴BioNTech SE(BNTX)研发的疫苗,此前赛诺菲试验性的新冠疫苗遭遇了五个月的挫折,法兰克福的一条生产线闲置。

赛诺菲公司负责疫苗的执行副总裁Thomas Triomphe表示:“我们希望出一把力。”该公司将于6月开始做出关键的最后一步行动,生产1.25亿剂疫苗。

诺华(Novartis AG, NVS)也同意帮助辉瑞和BioNTech生产更多剂疫苗,另外,百特(Baxter International Inc., BAX)和Endo International PLC已经同意协助Novavax Inc. (NVAX)生产疫苗。

“现在这个时候,制药公司都在说:‘等到这一切结束后,我们会重新开始争斗。我们会把你打得落花流水,可能还会把你逼到破产,但现在我们需要合作,”为制药公司提供咨询的James Bruno说。

面对不断出现的新冠病毒新变种以及这些新变种可能导致疫情扩散加剧的威胁,各国卫生部门都在抓紧推进疫苗接种工作,在这一背景下,这些疫苗企业之间的合作、以及新疫苗的获批和疫苗生产商本身进行的微调,可能有助于大幅提高全球产量。

初期的供应有限,因疫苗生产商需要时间增产,以及克服初期在获得原材料方面的一些障碍和问题。

Evercore ISI的分析师称,2月份,制药公司在美国供应的剂数可为2,000万人接种,但预计6月份产量将提升至可接种6,500万人。

克服竞争心态可能是合作中最容易的部分;合作伙伴还必须迅速了解复杂的疫苗制造过程,并安装必要的设备。

制造专家说,mRNA疫苗的制造技术诀窍转让尤其具有挑战性,比如辉瑞-BioNTech疫苗和Moderna疫苗,因为这些疫苗背后的基因技术是新的。难度特别大的是增加脂肪包膜的生产;脂肪包膜有助于保护携带mRNA疫苗的分子到达细胞内靶标。

曾在赛诺菲和默克工作过的制造顾问Jim Robinson表示:“这一切都是从头开始打造的,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建立和验证。"

到目前为止,只有辉瑞-BioNTech以及和Moderna的新冠疫苗在美国获得授权,不过强生的一款疫苗可能最快在本周获得批准。

这些生产联盟是行业竞争对手以合作研究为起点开始共同对抗疫情的最新例子。

制药行业和合作伙伴此前经历了长达一年的努力,旨在提高从装疫苗的小瓶到制造原料等各种东西的产能,上述联盟建立在这一基础之上。

疫情暴发前,各家公司各自申请专利,打竞争性广告并部署销售代表以为自己的药物争取销售,现在通过上述合作关系,这些公司正携起手来。

辉瑞公司的癌症药物与赛诺菲和诺华公司的产品竞争,该公司及BioNTech与其他公司建立伙伴关系,帮助其将2021年的生产目标提高近一倍,达到20亿剂。

辉瑞首席财务官Frank D'Amelio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正在不懈努力,尝试突破20亿剂这个目标。”

生产不可能说开始就开始。疫苗生产是一个复杂的过程,通常需要培训员工、升级设施和购买新设备,比如泵、管和不锈钢生物反应器。生产还必须得到监管机构批准才能开始。

Triomphe说,赛诺菲将进行疫苗灌装,这是疫苗生产过程中一个熟悉的步骤,即把小瓶装上疫苗,盖上盖子,准备装运。他还表示,该公司有6个月的时间,然后才会优先考虑自己的新冠疫苗。

赛诺菲还必须购买机器以适应辉瑞的疫苗瓶,因为赛诺菲自己的疫苗所用的小瓶不同,此外赛诺菲还要购买冰柜以便在零度以下储存疫苗。

Triomphe说:“当你从生产一种产品转为生产另一种产品时,所有这些要素都大不相同。”赛诺菲周一表示,该公司还将帮助为强生公司的疫苗完成灌装。

诺华也签署了为辉瑞和BioNTech的疫苗进行灌装工作的合同,负责诺华生产和供应业务的Steffen Lang称,诺华在瑞士的工厂计划最早在7月份交付灌装好的疫苗。

Lang说,诺华正在调整工厂的生产线,雇佣更多的员工,把其他产品的生产转到别的地方,以便为新冠疫苗腾出产能空间。

Lang表示,诺华正在与一些公司商谈,希望在更难规模化的mRNA疫苗生产的早期阶段提供帮助。他未具体说明是哪些公司。

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 AZN)和Moderna都已经与承包商签署了疫苗生产协议。阿斯利康的疫苗在英国和其他几个国家获批使用。

阿斯利康称,尽管最近出现了一些生产问题,但该公司新冠疫苗的产量将在4月份提高一倍。阿斯利康在继续想方设法扩大产量。该公司最近表示,将通过与德国IDT Biologika GmbH的现有合作关系来增加供应。

Novavax没有自己的制造厂,不得不依靠其他公司来生产疫苗。该公司已有一款处于研发后期阶段的疫苗。

百特上个月表示,该公司在德国的一家工厂将帮助完成Novavax疫苗的灌封。

同样的,Endo负责制造业务的Robert Polke也表示,在美国政府的敦促下,该公司也已同意做类似的工作。

Endo只需对位于明尼苏达州罗彻斯特市的工厂稍微做升级。该厂生产无菌注射产品,而且有多余的空间。

Polke说:“这就像我已经有一辆车,但我可能需要在行李箱里放一些新轮胎,在发动机上装一个新的空气过滤器。”

可能会有更多公司采取类似的做法。疫苗领域的先驱默克正在与其他公司讨论提供该公司专有技术的问题。此前,该公司取消了两个试验结果不佳的新冠疫苗项目。Teva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 Ltd. (TEVA)也在进行类似的讨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全球大型制药商化敌为友,旨在大幅增加疫苗供应

发布日期:2021-02-24 11:04
摘要:全球一些最大的制药商正在与竞争对手联手促进新冠疫苗生产,他们结成不同寻常的联盟,承诺在今年夏季之前大幅增加供应。


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在肯塔基州博览会中心的Broadbent竞技场进行的免下车新冠疫苗接种服务。

 | Jared S. Hopkins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一些最大的制药商正在与竞争对手联手促进新冠疫苗生产,他们结成不同寻常的联盟,承诺在今年夏季之前大幅增加供应。

通常情况下,大型制药公司会在销售癌症、关节炎和其他药物方面展开竞争。然而,对新冠疫苗的迫切需求正将业内劲敌变成迅速应对疫情的盟友。

赛诺菲集团(Sanofi, SNY)最近同意帮助生产一款由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及其合作伙伴BioNTech SE(BNTX)研发的疫苗,此前赛诺菲试验性的新冠疫苗遭遇了五个月的挫折,法兰克福的一条生产线闲置。

赛诺菲公司负责疫苗的执行副总裁Thomas Triomphe表示:“我们希望出一把力。”该公司将于6月开始做出关键的最后一步行动,生产1.25亿剂疫苗。

诺华(Novartis AG, NVS)也同意帮助辉瑞和BioNTech生产更多剂疫苗,另外,百特(Baxter International Inc., BAX)和Endo International PLC已经同意协助Novavax Inc. (NVAX)生产疫苗。

“现在这个时候,制药公司都在说:‘等到这一切结束后,我们会重新开始争斗。我们会把你打得落花流水,可能还会把你逼到破产,但现在我们需要合作,”为制药公司提供咨询的James Bruno说。

面对不断出现的新冠病毒新变种以及这些新变种可能导致疫情扩散加剧的威胁,各国卫生部门都在抓紧推进疫苗接种工作,在这一背景下,这些疫苗企业之间的合作、以及新疫苗的获批和疫苗生产商本身进行的微调,可能有助于大幅提高全球产量。

初期的供应有限,因疫苗生产商需要时间增产,以及克服初期在获得原材料方面的一些障碍和问题。

Evercore ISI的分析师称,2月份,制药公司在美国供应的剂数可为2,000万人接种,但预计6月份产量将提升至可接种6,500万人。

克服竞争心态可能是合作中最容易的部分;合作伙伴还必须迅速了解复杂的疫苗制造过程,并安装必要的设备。

制造专家说,mRNA疫苗的制造技术诀窍转让尤其具有挑战性,比如辉瑞-BioNTech疫苗和Moderna疫苗,因为这些疫苗背后的基因技术是新的。难度特别大的是增加脂肪包膜的生产;脂肪包膜有助于保护携带mRNA疫苗的分子到达细胞内靶标。

曾在赛诺菲和默克工作过的制造顾问Jim Robinson表示:“这一切都是从头开始打造的,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建立和验证。"

到目前为止,只有辉瑞-BioNTech以及和Moderna的新冠疫苗在美国获得授权,不过强生的一款疫苗可能最快在本周获得批准。

这些生产联盟是行业竞争对手以合作研究为起点开始共同对抗疫情的最新例子。

制药行业和合作伙伴此前经历了长达一年的努力,旨在提高从装疫苗的小瓶到制造原料等各种东西的产能,上述联盟建立在这一基础之上。

疫情暴发前,各家公司各自申请专利,打竞争性广告并部署销售代表以为自己的药物争取销售,现在通过上述合作关系,这些公司正携起手来。

辉瑞公司的癌症药物与赛诺菲和诺华公司的产品竞争,该公司及BioNTech与其他公司建立伙伴关系,帮助其将2021年的生产目标提高近一倍,达到20亿剂。

辉瑞首席财务官Frank D'Amelio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正在不懈努力,尝试突破20亿剂这个目标。”

生产不可能说开始就开始。疫苗生产是一个复杂的过程,通常需要培训员工、升级设施和购买新设备,比如泵、管和不锈钢生物反应器。生产还必须得到监管机构批准才能开始。

Triomphe说,赛诺菲将进行疫苗灌装,这是疫苗生产过程中一个熟悉的步骤,即把小瓶装上疫苗,盖上盖子,准备装运。他还表示,该公司有6个月的时间,然后才会优先考虑自己的新冠疫苗。

赛诺菲还必须购买机器以适应辉瑞的疫苗瓶,因为赛诺菲自己的疫苗所用的小瓶不同,此外赛诺菲还要购买冰柜以便在零度以下储存疫苗。

Triomphe说:“当你从生产一种产品转为生产另一种产品时,所有这些要素都大不相同。”赛诺菲周一表示,该公司还将帮助为强生公司的疫苗完成灌装。

诺华也签署了为辉瑞和BioNTech的疫苗进行灌装工作的合同,负责诺华生产和供应业务的Steffen Lang称,诺华在瑞士的工厂计划最早在7月份交付灌装好的疫苗。

Lang说,诺华正在调整工厂的生产线,雇佣更多的员工,把其他产品的生产转到别的地方,以便为新冠疫苗腾出产能空间。

Lang表示,诺华正在与一些公司商谈,希望在更难规模化的mRNA疫苗生产的早期阶段提供帮助。他未具体说明是哪些公司。

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 AZN)和Moderna都已经与承包商签署了疫苗生产协议。阿斯利康的疫苗在英国和其他几个国家获批使用。

阿斯利康称,尽管最近出现了一些生产问题,但该公司新冠疫苗的产量将在4月份提高一倍。阿斯利康在继续想方设法扩大产量。该公司最近表示,将通过与德国IDT Biologika GmbH的现有合作关系来增加供应。

Novavax没有自己的制造厂,不得不依靠其他公司来生产疫苗。该公司已有一款处于研发后期阶段的疫苗。

百特上个月表示,该公司在德国的一家工厂将帮助完成Novavax疫苗的灌封。

同样的,Endo负责制造业务的Robert Polke也表示,在美国政府的敦促下,该公司也已同意做类似的工作。

Endo只需对位于明尼苏达州罗彻斯特市的工厂稍微做升级。该厂生产无菌注射产品,而且有多余的空间。

Polke说:“这就像我已经有一辆车,但我可能需要在行李箱里放一些新轮胎,在发动机上装一个新的空气过滤器。”

可能会有更多公司采取类似的做法。疫苗领域的先驱默克正在与其他公司讨论提供该公司专有技术的问题。此前,该公司取消了两个试验结果不佳的新冠疫苗项目。Teva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 Ltd. (TEVA)也在进行类似的讨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全球一些最大的制药商正在与竞争对手联手促进新冠疫苗生产,他们结成不同寻常的联盟,承诺在今年夏季之前大幅增加供应。


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在肯塔基州博览会中心的Broadbent竞技场进行的免下车新冠疫苗接种服务。

 | Jared S. Hopkins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一些最大的制药商正在与竞争对手联手促进新冠疫苗生产,他们结成不同寻常的联盟,承诺在今年夏季之前大幅增加供应。

通常情况下,大型制药公司会在销售癌症、关节炎和其他药物方面展开竞争。然而,对新冠疫苗的迫切需求正将业内劲敌变成迅速应对疫情的盟友。

赛诺菲集团(Sanofi, SNY)最近同意帮助生产一款由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及其合作伙伴BioNTech SE(BNTX)研发的疫苗,此前赛诺菲试验性的新冠疫苗遭遇了五个月的挫折,法兰克福的一条生产线闲置。

赛诺菲公司负责疫苗的执行副总裁Thomas Triomphe表示:“我们希望出一把力。”该公司将于6月开始做出关键的最后一步行动,生产1.25亿剂疫苗。

诺华(Novartis AG, NVS)也同意帮助辉瑞和BioNTech生产更多剂疫苗,另外,百特(Baxter International Inc., BAX)和Endo International PLC已经同意协助Novavax Inc. (NVAX)生产疫苗。

“现在这个时候,制药公司都在说:‘等到这一切结束后,我们会重新开始争斗。我们会把你打得落花流水,可能还会把你逼到破产,但现在我们需要合作,”为制药公司提供咨询的James Bruno说。

面对不断出现的新冠病毒新变种以及这些新变种可能导致疫情扩散加剧的威胁,各国卫生部门都在抓紧推进疫苗接种工作,在这一背景下,这些疫苗企业之间的合作、以及新疫苗的获批和疫苗生产商本身进行的微调,可能有助于大幅提高全球产量。

初期的供应有限,因疫苗生产商需要时间增产,以及克服初期在获得原材料方面的一些障碍和问题。

Evercore ISI的分析师称,2月份,制药公司在美国供应的剂数可为2,000万人接种,但预计6月份产量将提升至可接种6,500万人。

克服竞争心态可能是合作中最容易的部分;合作伙伴还必须迅速了解复杂的疫苗制造过程,并安装必要的设备。

制造专家说,mRNA疫苗的制造技术诀窍转让尤其具有挑战性,比如辉瑞-BioNTech疫苗和Moderna疫苗,因为这些疫苗背后的基因技术是新的。难度特别大的是增加脂肪包膜的生产;脂肪包膜有助于保护携带mRNA疫苗的分子到达细胞内靶标。

曾在赛诺菲和默克工作过的制造顾问Jim Robinson表示:“这一切都是从头开始打造的,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建立和验证。"

到目前为止,只有辉瑞-BioNTech以及和Moderna的新冠疫苗在美国获得授权,不过强生的一款疫苗可能最快在本周获得批准。

这些生产联盟是行业竞争对手以合作研究为起点开始共同对抗疫情的最新例子。

制药行业和合作伙伴此前经历了长达一年的努力,旨在提高从装疫苗的小瓶到制造原料等各种东西的产能,上述联盟建立在这一基础之上。

疫情暴发前,各家公司各自申请专利,打竞争性广告并部署销售代表以为自己的药物争取销售,现在通过上述合作关系,这些公司正携起手来。

辉瑞公司的癌症药物与赛诺菲和诺华公司的产品竞争,该公司及BioNTech与其他公司建立伙伴关系,帮助其将2021年的生产目标提高近一倍,达到20亿剂。

辉瑞首席财务官Frank D'Amelio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正在不懈努力,尝试突破20亿剂这个目标。”

生产不可能说开始就开始。疫苗生产是一个复杂的过程,通常需要培训员工、升级设施和购买新设备,比如泵、管和不锈钢生物反应器。生产还必须得到监管机构批准才能开始。

Triomphe说,赛诺菲将进行疫苗灌装,这是疫苗生产过程中一个熟悉的步骤,即把小瓶装上疫苗,盖上盖子,准备装运。他还表示,该公司有6个月的时间,然后才会优先考虑自己的新冠疫苗。

赛诺菲还必须购买机器以适应辉瑞的疫苗瓶,因为赛诺菲自己的疫苗所用的小瓶不同,此外赛诺菲还要购买冰柜以便在零度以下储存疫苗。

Triomphe说:“当你从生产一种产品转为生产另一种产品时,所有这些要素都大不相同。”赛诺菲周一表示,该公司还将帮助为强生公司的疫苗完成灌装。

诺华也签署了为辉瑞和BioNTech的疫苗进行灌装工作的合同,负责诺华生产和供应业务的Steffen Lang称,诺华在瑞士的工厂计划最早在7月份交付灌装好的疫苗。

Lang说,诺华正在调整工厂的生产线,雇佣更多的员工,把其他产品的生产转到别的地方,以便为新冠疫苗腾出产能空间。

Lang表示,诺华正在与一些公司商谈,希望在更难规模化的mRNA疫苗生产的早期阶段提供帮助。他未具体说明是哪些公司。

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 AZN)和Moderna都已经与承包商签署了疫苗生产协议。阿斯利康的疫苗在英国和其他几个国家获批使用。

阿斯利康称,尽管最近出现了一些生产问题,但该公司新冠疫苗的产量将在4月份提高一倍。阿斯利康在继续想方设法扩大产量。该公司最近表示,将通过与德国IDT Biologika GmbH的现有合作关系来增加供应。

Novavax没有自己的制造厂,不得不依靠其他公司来生产疫苗。该公司已有一款处于研发后期阶段的疫苗。

百特上个月表示,该公司在德国的一家工厂将帮助完成Novavax疫苗的灌封。

同样的,Endo负责制造业务的Robert Polke也表示,在美国政府的敦促下,该公司也已同意做类似的工作。

Endo只需对位于明尼苏达州罗彻斯特市的工厂稍微做升级。该厂生产无菌注射产品,而且有多余的空间。

Polke说:“这就像我已经有一辆车,但我可能需要在行李箱里放一些新轮胎,在发动机上装一个新的空气过滤器。”

可能会有更多公司采取类似的做法。疫苗领域的先驱默克正在与其他公司讨论提供该公司专有技术的问题。此前,该公司取消了两个试验结果不佳的新冠疫苗项目。Teva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 Ltd. (TEVA)也在进行类似的讨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