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新冠疫情期间赚得盆满钵满的大型科技公司,并未在战胜疫情方面发挥太大作用,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公众对科技公司仍然反感。



 | 伊莱恩•摩尔

OR--商业新媒体

在一段短暂而美好的时间里,新冠疫情似乎要为“科技抵制”(techlash)按下停止键。

在危机爆发初期,美国科技公司做出了各种有益的、成熟的决定。在美国加州宣布居家令之前,Facebook就要求员工离开办公室。苹果(Apple)和谷歌(Google)达成了一项罕见合作,以确保智能手机可以交换检测结果和追踪信息。Netflix、YouTube和亚马逊(Amazon)同意降低欧洲的流媒体视频质量,以缓解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的压力。

但这些行动引发的温馨感觉早已消失殆尽。大型科技公司手伸得太长和权力太大的名声再次突显出来。最近,由于Facebook决定禁止澳大利亚用户分享新闻报道内容,公众对它们的信任再次受到沉重打击。在该公司做出这一决定后的几小时内,#DeleteFacebook(#删除Facebook)在Twitter成为热门话题。

这并不完全公平。新闻出版机构喜欢抱怨Facebook和谷歌主导着数字广告营收——这是事实。不过,传统出版机构在放弃印刷广告收入、进军在线出版方面行动迟缓也是事实。

双方应该能达成协议。新闻媒体希望接触到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而曾经受到严厉批评、被指在打击虚假信息传播方面做得太少的Facebook,会获益于信誉良好的新闻链接。但是,出版机构想要分得的在线广告利润份额,大于Facebook认为它们应得的水平。新闻不是Facebook的重点。我预计该公司会让步,效仿谷歌,与澳大利亚出版机构达成协议。但它这么做将是为了规避监管,而不是因为它相信新闻内容对其业务有巨大价值。

大型科技公司的业绩非常好。过去几周,它们向我们展示了过去一年的利润有多丰厚。Facebook所有平台的日活用户数量增加了15%,至26亿。微软(Microsoft) Teams的用户数量几乎增加了两倍,至1.15亿。亚马逊的电商业务繁荣使其员工数量增加近三分之二,至130万。该公司即将超越沃尔玛(Walmart),成为美国最大雇主。

随着销售额增长,科技行业现金充裕。截至去年12月底,Facebook坐拥近620亿美元现金储备。打算通过分红和股票回购向股东返还资金、从而将其庞大现金储备削减至零的苹果,刚刚公布了创纪录的运营现金流。拥有1320亿美元现金和短期投资的微软,似乎急于花掉一部分财富。它先是对热门视频分享应用TikTok表示感兴趣,随后找上了图片分享平台Pinterest。预计第三次尝试很快就会浮出水面。

销售额上升,而社会对科技产品的依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根深蒂固。但是,有关大型科技公司可能在结束疫情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的早期迹象,并没有结出太大果实。在美国,疫情蔓延规模超过了追踪接触者的努力。在谷歌与苹果联手开发智能手机接触追踪之后,就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创新了。用于抗击新冠疫情的工具:口罩、保持社交距离、检测和疫苗,并没有因科技行业得到什么改进。

也许这就是公众对科技公司的反感和对反垄断行动的支持仍然高涨的原因。在皮尤(Pew)的一项调查中,近一半的受访者表示,大型科技公司应该受到比现在更多的监管。

监管机构正在倾听公众的意见。欧洲正在密切关注澳大利亚迫使谷歌和Facebook对新闻出版机构进行补偿的努力。在美国,谷歌面临三起反垄断诉讼,而Facebook正被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起诉。就“科技抵制”而言,一切照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科技巨头们为何仍是众矢之的?

发布日期:2021-02-23 13:14
摘要:在新冠疫情期间赚得盆满钵满的大型科技公司,并未在战胜疫情方面发挥太大作用,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公众对科技公司仍然反感。



 | 伊莱恩•摩尔

OR--商业新媒体

在一段短暂而美好的时间里,新冠疫情似乎要为“科技抵制”(techlash)按下停止键。

在危机爆发初期,美国科技公司做出了各种有益的、成熟的决定。在美国加州宣布居家令之前,Facebook就要求员工离开办公室。苹果(Apple)和谷歌(Google)达成了一项罕见合作,以确保智能手机可以交换检测结果和追踪信息。Netflix、YouTube和亚马逊(Amazon)同意降低欧洲的流媒体视频质量,以缓解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的压力。

但这些行动引发的温馨感觉早已消失殆尽。大型科技公司手伸得太长和权力太大的名声再次突显出来。最近,由于Facebook决定禁止澳大利亚用户分享新闻报道内容,公众对它们的信任再次受到沉重打击。在该公司做出这一决定后的几小时内,#DeleteFacebook(#删除Facebook)在Twitter成为热门话题。

这并不完全公平。新闻出版机构喜欢抱怨Facebook和谷歌主导着数字广告营收——这是事实。不过,传统出版机构在放弃印刷广告收入、进军在线出版方面行动迟缓也是事实。

双方应该能达成协议。新闻媒体希望接触到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而曾经受到严厉批评、被指在打击虚假信息传播方面做得太少的Facebook,会获益于信誉良好的新闻链接。但是,出版机构想要分得的在线广告利润份额,大于Facebook认为它们应得的水平。新闻不是Facebook的重点。我预计该公司会让步,效仿谷歌,与澳大利亚出版机构达成协议。但它这么做将是为了规避监管,而不是因为它相信新闻内容对其业务有巨大价值。

大型科技公司的业绩非常好。过去几周,它们向我们展示了过去一年的利润有多丰厚。Facebook所有平台的日活用户数量增加了15%,至26亿。微软(Microsoft) Teams的用户数量几乎增加了两倍,至1.15亿。亚马逊的电商业务繁荣使其员工数量增加近三分之二,至130万。该公司即将超越沃尔玛(Walmart),成为美国最大雇主。

随着销售额增长,科技行业现金充裕。截至去年12月底,Facebook坐拥近620亿美元现金储备。打算通过分红和股票回购向股东返还资金、从而将其庞大现金储备削减至零的苹果,刚刚公布了创纪录的运营现金流。拥有1320亿美元现金和短期投资的微软,似乎急于花掉一部分财富。它先是对热门视频分享应用TikTok表示感兴趣,随后找上了图片分享平台Pinterest。预计第三次尝试很快就会浮出水面。

销售额上升,而社会对科技产品的依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根深蒂固。但是,有关大型科技公司可能在结束疫情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的早期迹象,并没有结出太大果实。在美国,疫情蔓延规模超过了追踪接触者的努力。在谷歌与苹果联手开发智能手机接触追踪之后,就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创新了。用于抗击新冠疫情的工具:口罩、保持社交距离、检测和疫苗,并没有因科技行业得到什么改进。

也许这就是公众对科技公司的反感和对反垄断行动的支持仍然高涨的原因。在皮尤(Pew)的一项调查中,近一半的受访者表示,大型科技公司应该受到比现在更多的监管。

监管机构正在倾听公众的意见。欧洲正在密切关注澳大利亚迫使谷歌和Facebook对新闻出版机构进行补偿的努力。在美国,谷歌面临三起反垄断诉讼,而Facebook正被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起诉。就“科技抵制”而言,一切照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新冠疫情期间赚得盆满钵满的大型科技公司,并未在战胜疫情方面发挥太大作用,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公众对科技公司仍然反感。



 | 伊莱恩•摩尔

OR--商业新媒体

在一段短暂而美好的时间里,新冠疫情似乎要为“科技抵制”(techlash)按下停止键。

在危机爆发初期,美国科技公司做出了各种有益的、成熟的决定。在美国加州宣布居家令之前,Facebook就要求员工离开办公室。苹果(Apple)和谷歌(Google)达成了一项罕见合作,以确保智能手机可以交换检测结果和追踪信息。Netflix、YouTube和亚马逊(Amazon)同意降低欧洲的流媒体视频质量,以缓解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的压力。

但这些行动引发的温馨感觉早已消失殆尽。大型科技公司手伸得太长和权力太大的名声再次突显出来。最近,由于Facebook决定禁止澳大利亚用户分享新闻报道内容,公众对它们的信任再次受到沉重打击。在该公司做出这一决定后的几小时内,#DeleteFacebook(#删除Facebook)在Twitter成为热门话题。

这并不完全公平。新闻出版机构喜欢抱怨Facebook和谷歌主导着数字广告营收——这是事实。不过,传统出版机构在放弃印刷广告收入、进军在线出版方面行动迟缓也是事实。

双方应该能达成协议。新闻媒体希望接触到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而曾经受到严厉批评、被指在打击虚假信息传播方面做得太少的Facebook,会获益于信誉良好的新闻链接。但是,出版机构想要分得的在线广告利润份额,大于Facebook认为它们应得的水平。新闻不是Facebook的重点。我预计该公司会让步,效仿谷歌,与澳大利亚出版机构达成协议。但它这么做将是为了规避监管,而不是因为它相信新闻内容对其业务有巨大价值。

大型科技公司的业绩非常好。过去几周,它们向我们展示了过去一年的利润有多丰厚。Facebook所有平台的日活用户数量增加了15%,至26亿。微软(Microsoft) Teams的用户数量几乎增加了两倍,至1.15亿。亚马逊的电商业务繁荣使其员工数量增加近三分之二,至130万。该公司即将超越沃尔玛(Walmart),成为美国最大雇主。

随着销售额增长,科技行业现金充裕。截至去年12月底,Facebook坐拥近620亿美元现金储备。打算通过分红和股票回购向股东返还资金、从而将其庞大现金储备削减至零的苹果,刚刚公布了创纪录的运营现金流。拥有1320亿美元现金和短期投资的微软,似乎急于花掉一部分财富。它先是对热门视频分享应用TikTok表示感兴趣,随后找上了图片分享平台Pinterest。预计第三次尝试很快就会浮出水面。

销售额上升,而社会对科技产品的依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根深蒂固。但是,有关大型科技公司可能在结束疫情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的早期迹象,并没有结出太大果实。在美国,疫情蔓延规模超过了追踪接触者的努力。在谷歌与苹果联手开发智能手机接触追踪之后,就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创新了。用于抗击新冠疫情的工具:口罩、保持社交距离、检测和疫苗,并没有因科技行业得到什么改进。

也许这就是公众对科技公司的反感和对反垄断行动的支持仍然高涨的原因。在皮尤(Pew)的一项调查中,近一半的受访者表示,大型科技公司应该受到比现在更多的监管。

监管机构正在倾听公众的意见。欧洲正在密切关注澳大利亚迫使谷歌和Facebook对新闻出版机构进行补偿的努力。在美国,谷歌面临三起反垄断诉讼,而Facebook正被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起诉。就“科技抵制”而言,一切照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科技巨头们为何仍是众矢之的?

发布日期:2021-02-23 13:14
摘要:在新冠疫情期间赚得盆满钵满的大型科技公司,并未在战胜疫情方面发挥太大作用,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公众对科技公司仍然反感。



 | 伊莱恩•摩尔

OR--商业新媒体

在一段短暂而美好的时间里,新冠疫情似乎要为“科技抵制”(techlash)按下停止键。

在危机爆发初期,美国科技公司做出了各种有益的、成熟的决定。在美国加州宣布居家令之前,Facebook就要求员工离开办公室。苹果(Apple)和谷歌(Google)达成了一项罕见合作,以确保智能手机可以交换检测结果和追踪信息。Netflix、YouTube和亚马逊(Amazon)同意降低欧洲的流媒体视频质量,以缓解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的压力。

但这些行动引发的温馨感觉早已消失殆尽。大型科技公司手伸得太长和权力太大的名声再次突显出来。最近,由于Facebook决定禁止澳大利亚用户分享新闻报道内容,公众对它们的信任再次受到沉重打击。在该公司做出这一决定后的几小时内,#DeleteFacebook(#删除Facebook)在Twitter成为热门话题。

这并不完全公平。新闻出版机构喜欢抱怨Facebook和谷歌主导着数字广告营收——这是事实。不过,传统出版机构在放弃印刷广告收入、进军在线出版方面行动迟缓也是事实。

双方应该能达成协议。新闻媒体希望接触到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而曾经受到严厉批评、被指在打击虚假信息传播方面做得太少的Facebook,会获益于信誉良好的新闻链接。但是,出版机构想要分得的在线广告利润份额,大于Facebook认为它们应得的水平。新闻不是Facebook的重点。我预计该公司会让步,效仿谷歌,与澳大利亚出版机构达成协议。但它这么做将是为了规避监管,而不是因为它相信新闻内容对其业务有巨大价值。

大型科技公司的业绩非常好。过去几周,它们向我们展示了过去一年的利润有多丰厚。Facebook所有平台的日活用户数量增加了15%,至26亿。微软(Microsoft) Teams的用户数量几乎增加了两倍,至1.15亿。亚马逊的电商业务繁荣使其员工数量增加近三分之二,至130万。该公司即将超越沃尔玛(Walmart),成为美国最大雇主。

随着销售额增长,科技行业现金充裕。截至去年12月底,Facebook坐拥近620亿美元现金储备。打算通过分红和股票回购向股东返还资金、从而将其庞大现金储备削减至零的苹果,刚刚公布了创纪录的运营现金流。拥有1320亿美元现金和短期投资的微软,似乎急于花掉一部分财富。它先是对热门视频分享应用TikTok表示感兴趣,随后找上了图片分享平台Pinterest。预计第三次尝试很快就会浮出水面。

销售额上升,而社会对科技产品的依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根深蒂固。但是,有关大型科技公司可能在结束疫情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的早期迹象,并没有结出太大果实。在美国,疫情蔓延规模超过了追踪接触者的努力。在谷歌与苹果联手开发智能手机接触追踪之后,就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创新了。用于抗击新冠疫情的工具:口罩、保持社交距离、检测和疫苗,并没有因科技行业得到什么改进。

也许这就是公众对科技公司的反感和对反垄断行动的支持仍然高涨的原因。在皮尤(Pew)的一项调查中,近一半的受访者表示,大型科技公司应该受到比现在更多的监管。

监管机构正在倾听公众的意见。欧洲正在密切关注澳大利亚迫使谷歌和Facebook对新闻出版机构进行补偿的努力。在美国,谷歌面临三起反垄断诉讼,而Facebook正被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起诉。就“科技抵制”而言,一切照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新冠疫情期间赚得盆满钵满的大型科技公司,并未在战胜疫情方面发挥太大作用,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公众对科技公司仍然反感。



 | 伊莱恩•摩尔

OR--商业新媒体

在一段短暂而美好的时间里,新冠疫情似乎要为“科技抵制”(techlash)按下停止键。

在危机爆发初期,美国科技公司做出了各种有益的、成熟的决定。在美国加州宣布居家令之前,Facebook就要求员工离开办公室。苹果(Apple)和谷歌(Google)达成了一项罕见合作,以确保智能手机可以交换检测结果和追踪信息。Netflix、YouTube和亚马逊(Amazon)同意降低欧洲的流媒体视频质量,以缓解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的压力。

但这些行动引发的温馨感觉早已消失殆尽。大型科技公司手伸得太长和权力太大的名声再次突显出来。最近,由于Facebook决定禁止澳大利亚用户分享新闻报道内容,公众对它们的信任再次受到沉重打击。在该公司做出这一决定后的几小时内,#DeleteFacebook(#删除Facebook)在Twitter成为热门话题。

这并不完全公平。新闻出版机构喜欢抱怨Facebook和谷歌主导着数字广告营收——这是事实。不过,传统出版机构在放弃印刷广告收入、进军在线出版方面行动迟缓也是事实。

双方应该能达成协议。新闻媒体希望接触到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而曾经受到严厉批评、被指在打击虚假信息传播方面做得太少的Facebook,会获益于信誉良好的新闻链接。但是,出版机构想要分得的在线广告利润份额,大于Facebook认为它们应得的水平。新闻不是Facebook的重点。我预计该公司会让步,效仿谷歌,与澳大利亚出版机构达成协议。但它这么做将是为了规避监管,而不是因为它相信新闻内容对其业务有巨大价值。

大型科技公司的业绩非常好。过去几周,它们向我们展示了过去一年的利润有多丰厚。Facebook所有平台的日活用户数量增加了15%,至26亿。微软(Microsoft) Teams的用户数量几乎增加了两倍,至1.15亿。亚马逊的电商业务繁荣使其员工数量增加近三分之二,至130万。该公司即将超越沃尔玛(Walmart),成为美国最大雇主。

随着销售额增长,科技行业现金充裕。截至去年12月底,Facebook坐拥近620亿美元现金储备。打算通过分红和股票回购向股东返还资金、从而将其庞大现金储备削减至零的苹果,刚刚公布了创纪录的运营现金流。拥有1320亿美元现金和短期投资的微软,似乎急于花掉一部分财富。它先是对热门视频分享应用TikTok表示感兴趣,随后找上了图片分享平台Pinterest。预计第三次尝试很快就会浮出水面。

销售额上升,而社会对科技产品的依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根深蒂固。但是,有关大型科技公司可能在结束疫情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的早期迹象,并没有结出太大果实。在美国,疫情蔓延规模超过了追踪接触者的努力。在谷歌与苹果联手开发智能手机接触追踪之后,就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创新了。用于抗击新冠疫情的工具:口罩、保持社交距离、检测和疫苗,并没有因科技行业得到什么改进。

也许这就是公众对科技公司的反感和对反垄断行动的支持仍然高涨的原因。在皮尤(Pew)的一项调查中,近一半的受访者表示,大型科技公司应该受到比现在更多的监管。

监管机构正在倾听公众的意见。欧洲正在密切关注澳大利亚迫使谷歌和Facebook对新闻出版机构进行补偿的努力。在美国,谷歌面临三起反垄断诉讼,而Facebook正被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起诉。就“科技抵制”而言,一切照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