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以埃塞俄比亚首都的一处巨大、崭新的机场货运站为中心,中国正组建一个庞大的供应网络,目的是加快中国新冠疫苗的交付速度,并深化该国在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



 | Joe Parkinson / Chao Deng / Liza Lin

OR--商业新媒体

以埃塞俄比亚首都的一处巨大、崭新的机场货运站为中心,中国正组建一个庞大的供应网络,目的是加快中国新冠疫苗的交付速度,并深化该国在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

在该货运站的一端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冰柜,用于储存中国政府控制的中国制药公司交付的疫苗。另一端是一个控制室,里面有一墙的电脑显示器,中国和埃塞俄比亚的技术人员将在这里追踪每一批疫苗的温度。

据埃塞俄比亚航空(Ethiopian Airlines, EAIR.YY)的管理人员说,本周将有逾100万剂新的中国新冠疫苗经此地发放。这些管理人员以及乌干达官员表示,目前已发放了上万剂疫苗。埃塞俄比亚航空的管理人员表示,更多疫苗将通过中国科技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与该国有航空公司之间的合作运到这里。

这关系到中国软实力方面的潜在回报:一是可以收获需要低成本新冠疫苗的诸多发展中国家的政治家和人民的友好态度,二是可以赢得全球公共卫生守卫者的国家声誉。

数月以来,中国政府、国有企业和民营公司已经为从非洲到中东和拉美推广疫苗接种奠定了基础。他们建立起一整条供应链,从生产到分发过程的每一步都能够保持温度控制,并进一步打造中国政府宣传的“健康丝绸之路”。

公共健康专家、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的前中国区负责人叶雷(Ray Yip)表示:"如果他们运作得当,这对中国就是一个真正的双赢机会。”叶雷称,当美国和欧洲把注意力放在自家民众上时,中国能够像一个“穿上闪亮盔甲的骑士”一样出现。

特朗普政府之前致力于攒够可供国内使用的疫苗数量,并拒绝参加由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倡导的名为Covax的多国行动,该计划旨在提供足够多的疫苗,以便在2021年底前为20%的发展中国家人口接种上疫苗。总统拜登的团队已宣布向Covax提供40亿美元资金,其中的一半将立即发放。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早在去年6月就表示,非洲将会收到中国的疫苗。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今年1月对非洲五国进行了访问,他在新年声明中表示,在非洲发放疫苗将是中国政府今年的一项重点工作。

中国外交部在一份书面声明中称,中国正努力向60多个国家提供疫苗,有20多个国家已在使用中国疫苗。中国外交部称,在非洲,中国向赤道几内亚、津巴布韦和塞拉利昂提供了疫苗,并计划为非洲大陆另外16个国家提供疫苗。

非洲一些国家在分发疫苗上面临的困难最多,许多国家都缺乏适合接收和运输疫苗的基础设施。西方药企的两种领先疫苗(研究表明其有效性超过90%)均使用mRNA新技术,需要以极低温储存。本月的新研究表明,其中一种由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和BioNTech SE生产的疫苗可在普通冰柜中储存,而非超低温冰柜。

中国公司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 简称:国药集团)、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 SVA)和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CanSino Biologics Inc., 688185.SH.,6185.HK)生产的三种疫苗都采用较传统技术制成,可以常规冷藏方式储存,因此也更容易在发展中国家分发。

临床试验表明,这些中国疫苗的有效性介于50.4%-86%之间,高于WHO规定的50%门槛。但目前中国疫苗制造商公布的有关有效性计算的细节非常少。许多公共卫生专家对中国疫苗的数据心存疑虑,并提醒不要过早推进中国疫苗的接种,包括为老年人接种。

科兴在巴西的试验一度被暂停,但去年重新启动。之前有报道称一名志愿者自杀身亡。在那以后,没有出现疫苗接种者出现严重健康问题的报道。

康希诺的一名发言人不予置评。科兴和国药集团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国药集团董事长曾对一家中共报纸表示,其疫苗的接种者中没有人未出现严重不良反应。

疫苗外交


一些政策分析人士表示,中国面临在一个缺乏经验的领域过度承诺的风险。一次疫苗事故就可能对中国的声誉产生巨大影响。与此同时,中国14亿人口中只有3%的人接种了疫苗,并且分析人士称,中国疫苗制造商面临生产瓶颈。

此外,疫苗外交对中国政府来说也不是万无一失。中国政府培养了一批新型“战狼”外交官,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坚持自己的立场,与大大小小的敌人较量。在许多国家政府看来,这些外交官的激进行为破坏了中国政府之前通过捐赠口罩和其他个人防护装备来赢得朋友的努力。

但政府支持的智库中国南海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for South China Sea Studies)研究人员彭念称,对于接种中国疫苗的人来说,这将改变他们对中国的印象。彭念说,这种影响力很难通过大规模的建设项目或政府协议来实现。

早期疫苗交付和相关承诺显示出中国在全球各地建立的联系,包括其规模数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和水电及采矿等其他投资所触达的地区。使用中国疫苗的国家已承诺支持中国的全球利益。

已有十多个国家批准使用中国疫苗,欧洲的一些官员也表示将考虑使用中国疫苗。中国向摩洛哥、土耳其和埃及等地交付了疫苗。已公开接种中国疫苗的外国领导人包括,迪拜统治者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印尼总统佐科(Joko Widodo)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

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数据显示,中国疫苗制造商已签署向其他国家供应超过5亿剂疫苗的合同。据该公司的信息,印尼从中国获得的疫苗最多,签署了1.25亿剂科兴疫苗供应合同。

美国已经向辉瑞公司和Moderna Inc. (MRNA)订购了6亿剂获批使用的疫苗,并且如果其他疫苗能获得批准,美国也有相应的订购合同。

塞舌尔卫生部表示,该国从1月7日开始用阿联酋捐赠的5万剂国药集团疫苗为本国居民接种。5万剂足够为塞舌尔的一半人口接种。塞舌尔是印度洋上具有战略地位的国家,中国多年来一直试图阻挠印度在塞舌尔建立军事前哨的努力。津巴布韦卫生部2月15日发布推文称,该国收到了中国捐赠的20万剂国药集团疫苗。塞内加尔卫生部在一份网上声明中称,该国2月早些时候收到了20万剂疫苗。

冷链运输

据埃塞俄比亚和乌干达官员称,中国疫苗通过亚的斯亚贝巴的货运站运进来,首批目的地之一是乌干达。根据政府官员和医生的说法,以及《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的一份在乌干达卫生部内部流传的备忘录,约有70吨的科兴和国药集团疫苗在12月的最后一周抵达恩德培机场,随后被发放给坎帕拉北部一个工业园区里的员工以及一些乌干达高级官员。

中国国有医药巨头北方国际集团(Northern International Group)旗下子公司SinoAfrica Medicines & Health Ltd.位于坎帕拉的园区内,配备温度扫描仪的私人警卫和武警看守着一个最近翻修过的仓库。

除了3米高的围栏,SinoAfrica还安装了温控设施,用于储存中国的疫苗,准备在乌干达和整个东非分发。装有冰箱的运货车已经准备就绪。未来几天,他们将开始在坎帕拉内外运送疫苗。

在中国的冷链基础设施中,埃塞俄比亚是一个关键环节。去年12月,中国和埃塞俄比亚官员在亚的斯亚贝巴为非洲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African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举行奠基仪式。该中心占地9万平方米,主要由中国提供资金,由中国建筑公司承建。

中国经由埃塞俄比亚的冷链拥有一个在疫情早期经受过考验的样板。去年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Abiy Ahmed)和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Jack Ma)达成协议后,埃塞俄比亚航空(Ethiopian Airlines)向非洲国家分发了由马云公益基金会(Jack Ma Foundation)和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捐赠的1,400多万件中国制造的医用口罩、手套和其他防护装备。

埃塞俄比亚航空(Ethiopian Airlines)称,该航空公司的飞机率先与阿里巴巴的物流部门合作,在短短七天内将首批中国设备运抵54个非洲国家中的52个。

在津巴布韦、尼日利亚和苏丹等财政困难国家,一线医务人员经常几个月领不到工资,马云的捐赠在当地受到了欢迎。非洲高级内阁部长们在停机坪上排队观看在场人员卸下机上防护物资。中国国家电视台播放了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首架飞机从广州市起飞时与当地塔台工作人员的一段对话。飞行员说:“感谢中国。”塔台回应:“中非友谊万岁。”

马云和中国登上了全球各地的新闻头条,收获诸多溢美之词,而此前几周中国还被抨击为新冠病毒的源头。在上述合作成功后,阿比支持埃塞俄比亚航空深化与中国企业的往来。埃塞俄比亚航空从低迷不振的客运业务转向货运和物流领域。

去年12月初,埃塞俄比亚航空启动了与阿里巴巴的疫苗物流合作,计划每周飞行两个班次,将疫苗运往非洲和全球其他地区。阿里巴巴一位发言人称,该公司已进行一次试飞,正在与 “关键利益相关方”进行谈判,以确保航班顺利运输。

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的物流主管Fitsum Abady称,疫苗运输现在是该公司的首要任务。Abady称,这是生死攸关的使命。

物流运营商和分析师表示,疫苗分发行动很可能给这两家公司带来超出它们以往经验的挑战。他们表示,疫苗的物流要求比普通的冷链运输业务更加严格。他们指出,阿里巴巴的物流部门还担负着中间商平台的角色,把客户和第三方服务提供商连接起来,这样的运作使阿里巴巴面临风险,因为该平台可能难以监控整个递送过程。

与此同时,马云的商业帝国阿里巴巴已经受到中国政府部门的施压,此前马云发表了批评中国金融监管机构的演讲,这促使北京叫停了马云旗下的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蚂蚁集团已表示,正在遵照政府要求,对业务进行整顿。

不过,中国的疫苗分发计划仍在继续推进。在航站楼新建成的监控中心里将可跟踪中国的疫苗运输情况,与疫苗打包在一起的中国制造的传感器会持续发送有关包装内温度的最新信息。物流部门负责人Yibeltal Mariyam说,肯尼亚和南非等国家都在发出新的订单。

埃塞俄比亚航空(Ethiopian Airlines, EAIR.YY)的医药团队经理Bisrat Mariyam表示:“疫苗的推广不会只耗时六个月,在非洲各地发放这个疫苗将需要两年,还有可能更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利用疫苗深化影响力

发布日期:2021-02-22 16:07
摘要:以埃塞俄比亚首都的一处巨大、崭新的机场货运站为中心,中国正组建一个庞大的供应网络,目的是加快中国新冠疫苗的交付速度,并深化该国在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



 | Joe Parkinson / Chao Deng / Liza Lin

OR--商业新媒体

以埃塞俄比亚首都的一处巨大、崭新的机场货运站为中心,中国正组建一个庞大的供应网络,目的是加快中国新冠疫苗的交付速度,并深化该国在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

在该货运站的一端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冰柜,用于储存中国政府控制的中国制药公司交付的疫苗。另一端是一个控制室,里面有一墙的电脑显示器,中国和埃塞俄比亚的技术人员将在这里追踪每一批疫苗的温度。

据埃塞俄比亚航空(Ethiopian Airlines, EAIR.YY)的管理人员说,本周将有逾100万剂新的中国新冠疫苗经此地发放。这些管理人员以及乌干达官员表示,目前已发放了上万剂疫苗。埃塞俄比亚航空的管理人员表示,更多疫苗将通过中国科技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与该国有航空公司之间的合作运到这里。

这关系到中国软实力方面的潜在回报:一是可以收获需要低成本新冠疫苗的诸多发展中国家的政治家和人民的友好态度,二是可以赢得全球公共卫生守卫者的国家声誉。

数月以来,中国政府、国有企业和民营公司已经为从非洲到中东和拉美推广疫苗接种奠定了基础。他们建立起一整条供应链,从生产到分发过程的每一步都能够保持温度控制,并进一步打造中国政府宣传的“健康丝绸之路”。

公共健康专家、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的前中国区负责人叶雷(Ray Yip)表示:"如果他们运作得当,这对中国就是一个真正的双赢机会。”叶雷称,当美国和欧洲把注意力放在自家民众上时,中国能够像一个“穿上闪亮盔甲的骑士”一样出现。

特朗普政府之前致力于攒够可供国内使用的疫苗数量,并拒绝参加由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倡导的名为Covax的多国行动,该计划旨在提供足够多的疫苗,以便在2021年底前为20%的发展中国家人口接种上疫苗。总统拜登的团队已宣布向Covax提供40亿美元资金,其中的一半将立即发放。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早在去年6月就表示,非洲将会收到中国的疫苗。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今年1月对非洲五国进行了访问,他在新年声明中表示,在非洲发放疫苗将是中国政府今年的一项重点工作。

中国外交部在一份书面声明中称,中国正努力向60多个国家提供疫苗,有20多个国家已在使用中国疫苗。中国外交部称,在非洲,中国向赤道几内亚、津巴布韦和塞拉利昂提供了疫苗,并计划为非洲大陆另外16个国家提供疫苗。

非洲一些国家在分发疫苗上面临的困难最多,许多国家都缺乏适合接收和运输疫苗的基础设施。西方药企的两种领先疫苗(研究表明其有效性超过90%)均使用mRNA新技术,需要以极低温储存。本月的新研究表明,其中一种由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和BioNTech SE生产的疫苗可在普通冰柜中储存,而非超低温冰柜。

中国公司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 简称:国药集团)、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 SVA)和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CanSino Biologics Inc., 688185.SH.,6185.HK)生产的三种疫苗都采用较传统技术制成,可以常规冷藏方式储存,因此也更容易在发展中国家分发。

临床试验表明,这些中国疫苗的有效性介于50.4%-86%之间,高于WHO规定的50%门槛。但目前中国疫苗制造商公布的有关有效性计算的细节非常少。许多公共卫生专家对中国疫苗的数据心存疑虑,并提醒不要过早推进中国疫苗的接种,包括为老年人接种。

科兴在巴西的试验一度被暂停,但去年重新启动。之前有报道称一名志愿者自杀身亡。在那以后,没有出现疫苗接种者出现严重健康问题的报道。

康希诺的一名发言人不予置评。科兴和国药集团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国药集团董事长曾对一家中共报纸表示,其疫苗的接种者中没有人未出现严重不良反应。

疫苗外交


一些政策分析人士表示,中国面临在一个缺乏经验的领域过度承诺的风险。一次疫苗事故就可能对中国的声誉产生巨大影响。与此同时,中国14亿人口中只有3%的人接种了疫苗,并且分析人士称,中国疫苗制造商面临生产瓶颈。

此外,疫苗外交对中国政府来说也不是万无一失。中国政府培养了一批新型“战狼”外交官,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坚持自己的立场,与大大小小的敌人较量。在许多国家政府看来,这些外交官的激进行为破坏了中国政府之前通过捐赠口罩和其他个人防护装备来赢得朋友的努力。

但政府支持的智库中国南海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for South China Sea Studies)研究人员彭念称,对于接种中国疫苗的人来说,这将改变他们对中国的印象。彭念说,这种影响力很难通过大规模的建设项目或政府协议来实现。

早期疫苗交付和相关承诺显示出中国在全球各地建立的联系,包括其规模数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和水电及采矿等其他投资所触达的地区。使用中国疫苗的国家已承诺支持中国的全球利益。

已有十多个国家批准使用中国疫苗,欧洲的一些官员也表示将考虑使用中国疫苗。中国向摩洛哥、土耳其和埃及等地交付了疫苗。已公开接种中国疫苗的外国领导人包括,迪拜统治者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印尼总统佐科(Joko Widodo)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

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数据显示,中国疫苗制造商已签署向其他国家供应超过5亿剂疫苗的合同。据该公司的信息,印尼从中国获得的疫苗最多,签署了1.25亿剂科兴疫苗供应合同。

美国已经向辉瑞公司和Moderna Inc. (MRNA)订购了6亿剂获批使用的疫苗,并且如果其他疫苗能获得批准,美国也有相应的订购合同。

塞舌尔卫生部表示,该国从1月7日开始用阿联酋捐赠的5万剂国药集团疫苗为本国居民接种。5万剂足够为塞舌尔的一半人口接种。塞舌尔是印度洋上具有战略地位的国家,中国多年来一直试图阻挠印度在塞舌尔建立军事前哨的努力。津巴布韦卫生部2月15日发布推文称,该国收到了中国捐赠的20万剂国药集团疫苗。塞内加尔卫生部在一份网上声明中称,该国2月早些时候收到了20万剂疫苗。

冷链运输

据埃塞俄比亚和乌干达官员称,中国疫苗通过亚的斯亚贝巴的货运站运进来,首批目的地之一是乌干达。根据政府官员和医生的说法,以及《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的一份在乌干达卫生部内部流传的备忘录,约有70吨的科兴和国药集团疫苗在12月的最后一周抵达恩德培机场,随后被发放给坎帕拉北部一个工业园区里的员工以及一些乌干达高级官员。

中国国有医药巨头北方国际集团(Northern International Group)旗下子公司SinoAfrica Medicines & Health Ltd.位于坎帕拉的园区内,配备温度扫描仪的私人警卫和武警看守着一个最近翻修过的仓库。

除了3米高的围栏,SinoAfrica还安装了温控设施,用于储存中国的疫苗,准备在乌干达和整个东非分发。装有冰箱的运货车已经准备就绪。未来几天,他们将开始在坎帕拉内外运送疫苗。

在中国的冷链基础设施中,埃塞俄比亚是一个关键环节。去年12月,中国和埃塞俄比亚官员在亚的斯亚贝巴为非洲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African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举行奠基仪式。该中心占地9万平方米,主要由中国提供资金,由中国建筑公司承建。

中国经由埃塞俄比亚的冷链拥有一个在疫情早期经受过考验的样板。去年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Abiy Ahmed)和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Jack Ma)达成协议后,埃塞俄比亚航空(Ethiopian Airlines)向非洲国家分发了由马云公益基金会(Jack Ma Foundation)和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捐赠的1,400多万件中国制造的医用口罩、手套和其他防护装备。

埃塞俄比亚航空(Ethiopian Airlines)称,该航空公司的飞机率先与阿里巴巴的物流部门合作,在短短七天内将首批中国设备运抵54个非洲国家中的52个。

在津巴布韦、尼日利亚和苏丹等财政困难国家,一线医务人员经常几个月领不到工资,马云的捐赠在当地受到了欢迎。非洲高级内阁部长们在停机坪上排队观看在场人员卸下机上防护物资。中国国家电视台播放了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首架飞机从广州市起飞时与当地塔台工作人员的一段对话。飞行员说:“感谢中国。”塔台回应:“中非友谊万岁。”

马云和中国登上了全球各地的新闻头条,收获诸多溢美之词,而此前几周中国还被抨击为新冠病毒的源头。在上述合作成功后,阿比支持埃塞俄比亚航空深化与中国企业的往来。埃塞俄比亚航空从低迷不振的客运业务转向货运和物流领域。

去年12月初,埃塞俄比亚航空启动了与阿里巴巴的疫苗物流合作,计划每周飞行两个班次,将疫苗运往非洲和全球其他地区。阿里巴巴一位发言人称,该公司已进行一次试飞,正在与 “关键利益相关方”进行谈判,以确保航班顺利运输。

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的物流主管Fitsum Abady称,疫苗运输现在是该公司的首要任务。Abady称,这是生死攸关的使命。

物流运营商和分析师表示,疫苗分发行动很可能给这两家公司带来超出它们以往经验的挑战。他们表示,疫苗的物流要求比普通的冷链运输业务更加严格。他们指出,阿里巴巴的物流部门还担负着中间商平台的角色,把客户和第三方服务提供商连接起来,这样的运作使阿里巴巴面临风险,因为该平台可能难以监控整个递送过程。

与此同时,马云的商业帝国阿里巴巴已经受到中国政府部门的施压,此前马云发表了批评中国金融监管机构的演讲,这促使北京叫停了马云旗下的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蚂蚁集团已表示,正在遵照政府要求,对业务进行整顿。

不过,中国的疫苗分发计划仍在继续推进。在航站楼新建成的监控中心里将可跟踪中国的疫苗运输情况,与疫苗打包在一起的中国制造的传感器会持续发送有关包装内温度的最新信息。物流部门负责人Yibeltal Mariyam说,肯尼亚和南非等国家都在发出新的订单。

埃塞俄比亚航空(Ethiopian Airlines, EAIR.YY)的医药团队经理Bisrat Mariyam表示:“疫苗的推广不会只耗时六个月,在非洲各地发放这个疫苗将需要两年,还有可能更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以埃塞俄比亚首都的一处巨大、崭新的机场货运站为中心,中国正组建一个庞大的供应网络,目的是加快中国新冠疫苗的交付速度,并深化该国在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



 | Joe Parkinson / Chao Deng / Liza Lin

OR--商业新媒体

以埃塞俄比亚首都的一处巨大、崭新的机场货运站为中心,中国正组建一个庞大的供应网络,目的是加快中国新冠疫苗的交付速度,并深化该国在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

在该货运站的一端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冰柜,用于储存中国政府控制的中国制药公司交付的疫苗。另一端是一个控制室,里面有一墙的电脑显示器,中国和埃塞俄比亚的技术人员将在这里追踪每一批疫苗的温度。

据埃塞俄比亚航空(Ethiopian Airlines, EAIR.YY)的管理人员说,本周将有逾100万剂新的中国新冠疫苗经此地发放。这些管理人员以及乌干达官员表示,目前已发放了上万剂疫苗。埃塞俄比亚航空的管理人员表示,更多疫苗将通过中国科技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与该国有航空公司之间的合作运到这里。

这关系到中国软实力方面的潜在回报:一是可以收获需要低成本新冠疫苗的诸多发展中国家的政治家和人民的友好态度,二是可以赢得全球公共卫生守卫者的国家声誉。

数月以来,中国政府、国有企业和民营公司已经为从非洲到中东和拉美推广疫苗接种奠定了基础。他们建立起一整条供应链,从生产到分发过程的每一步都能够保持温度控制,并进一步打造中国政府宣传的“健康丝绸之路”。

公共健康专家、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的前中国区负责人叶雷(Ray Yip)表示:"如果他们运作得当,这对中国就是一个真正的双赢机会。”叶雷称,当美国和欧洲把注意力放在自家民众上时,中国能够像一个“穿上闪亮盔甲的骑士”一样出现。

特朗普政府之前致力于攒够可供国内使用的疫苗数量,并拒绝参加由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倡导的名为Covax的多国行动,该计划旨在提供足够多的疫苗,以便在2021年底前为20%的发展中国家人口接种上疫苗。总统拜登的团队已宣布向Covax提供40亿美元资金,其中的一半将立即发放。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早在去年6月就表示,非洲将会收到中国的疫苗。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今年1月对非洲五国进行了访问,他在新年声明中表示,在非洲发放疫苗将是中国政府今年的一项重点工作。

中国外交部在一份书面声明中称,中国正努力向60多个国家提供疫苗,有20多个国家已在使用中国疫苗。中国外交部称,在非洲,中国向赤道几内亚、津巴布韦和塞拉利昂提供了疫苗,并计划为非洲大陆另外16个国家提供疫苗。

非洲一些国家在分发疫苗上面临的困难最多,许多国家都缺乏适合接收和运输疫苗的基础设施。西方药企的两种领先疫苗(研究表明其有效性超过90%)均使用mRNA新技术,需要以极低温储存。本月的新研究表明,其中一种由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和BioNTech SE生产的疫苗可在普通冰柜中储存,而非超低温冰柜。

中国公司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 简称:国药集团)、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 SVA)和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CanSino Biologics Inc., 688185.SH.,6185.HK)生产的三种疫苗都采用较传统技术制成,可以常规冷藏方式储存,因此也更容易在发展中国家分发。

临床试验表明,这些中国疫苗的有效性介于50.4%-86%之间,高于WHO规定的50%门槛。但目前中国疫苗制造商公布的有关有效性计算的细节非常少。许多公共卫生专家对中国疫苗的数据心存疑虑,并提醒不要过早推进中国疫苗的接种,包括为老年人接种。

科兴在巴西的试验一度被暂停,但去年重新启动。之前有报道称一名志愿者自杀身亡。在那以后,没有出现疫苗接种者出现严重健康问题的报道。

康希诺的一名发言人不予置评。科兴和国药集团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国药集团董事长曾对一家中共报纸表示,其疫苗的接种者中没有人未出现严重不良反应。

疫苗外交


一些政策分析人士表示,中国面临在一个缺乏经验的领域过度承诺的风险。一次疫苗事故就可能对中国的声誉产生巨大影响。与此同时,中国14亿人口中只有3%的人接种了疫苗,并且分析人士称,中国疫苗制造商面临生产瓶颈。

此外,疫苗外交对中国政府来说也不是万无一失。中国政府培养了一批新型“战狼”外交官,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坚持自己的立场,与大大小小的敌人较量。在许多国家政府看来,这些外交官的激进行为破坏了中国政府之前通过捐赠口罩和其他个人防护装备来赢得朋友的努力。

但政府支持的智库中国南海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for South China Sea Studies)研究人员彭念称,对于接种中国疫苗的人来说,这将改变他们对中国的印象。彭念说,这种影响力很难通过大规模的建设项目或政府协议来实现。

早期疫苗交付和相关承诺显示出中国在全球各地建立的联系,包括其规模数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和水电及采矿等其他投资所触达的地区。使用中国疫苗的国家已承诺支持中国的全球利益。

已有十多个国家批准使用中国疫苗,欧洲的一些官员也表示将考虑使用中国疫苗。中国向摩洛哥、土耳其和埃及等地交付了疫苗。已公开接种中国疫苗的外国领导人包括,迪拜统治者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印尼总统佐科(Joko Widodo)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

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数据显示,中国疫苗制造商已签署向其他国家供应超过5亿剂疫苗的合同。据该公司的信息,印尼从中国获得的疫苗最多,签署了1.25亿剂科兴疫苗供应合同。

美国已经向辉瑞公司和Moderna Inc. (MRNA)订购了6亿剂获批使用的疫苗,并且如果其他疫苗能获得批准,美国也有相应的订购合同。

塞舌尔卫生部表示,该国从1月7日开始用阿联酋捐赠的5万剂国药集团疫苗为本国居民接种。5万剂足够为塞舌尔的一半人口接种。塞舌尔是印度洋上具有战略地位的国家,中国多年来一直试图阻挠印度在塞舌尔建立军事前哨的努力。津巴布韦卫生部2月15日发布推文称,该国收到了中国捐赠的20万剂国药集团疫苗。塞内加尔卫生部在一份网上声明中称,该国2月早些时候收到了20万剂疫苗。

冷链运输

据埃塞俄比亚和乌干达官员称,中国疫苗通过亚的斯亚贝巴的货运站运进来,首批目的地之一是乌干达。根据政府官员和医生的说法,以及《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的一份在乌干达卫生部内部流传的备忘录,约有70吨的科兴和国药集团疫苗在12月的最后一周抵达恩德培机场,随后被发放给坎帕拉北部一个工业园区里的员工以及一些乌干达高级官员。

中国国有医药巨头北方国际集团(Northern International Group)旗下子公司SinoAfrica Medicines & Health Ltd.位于坎帕拉的园区内,配备温度扫描仪的私人警卫和武警看守着一个最近翻修过的仓库。

除了3米高的围栏,SinoAfrica还安装了温控设施,用于储存中国的疫苗,准备在乌干达和整个东非分发。装有冰箱的运货车已经准备就绪。未来几天,他们将开始在坎帕拉内外运送疫苗。

在中国的冷链基础设施中,埃塞俄比亚是一个关键环节。去年12月,中国和埃塞俄比亚官员在亚的斯亚贝巴为非洲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African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举行奠基仪式。该中心占地9万平方米,主要由中国提供资金,由中国建筑公司承建。

中国经由埃塞俄比亚的冷链拥有一个在疫情早期经受过考验的样板。去年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Abiy Ahmed)和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Jack Ma)达成协议后,埃塞俄比亚航空(Ethiopian Airlines)向非洲国家分发了由马云公益基金会(Jack Ma Foundation)和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捐赠的1,400多万件中国制造的医用口罩、手套和其他防护装备。

埃塞俄比亚航空(Ethiopian Airlines)称,该航空公司的飞机率先与阿里巴巴的物流部门合作,在短短七天内将首批中国设备运抵54个非洲国家中的52个。

在津巴布韦、尼日利亚和苏丹等财政困难国家,一线医务人员经常几个月领不到工资,马云的捐赠在当地受到了欢迎。非洲高级内阁部长们在停机坪上排队观看在场人员卸下机上防护物资。中国国家电视台播放了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首架飞机从广州市起飞时与当地塔台工作人员的一段对话。飞行员说:“感谢中国。”塔台回应:“中非友谊万岁。”

马云和中国登上了全球各地的新闻头条,收获诸多溢美之词,而此前几周中国还被抨击为新冠病毒的源头。在上述合作成功后,阿比支持埃塞俄比亚航空深化与中国企业的往来。埃塞俄比亚航空从低迷不振的客运业务转向货运和物流领域。

去年12月初,埃塞俄比亚航空启动了与阿里巴巴的疫苗物流合作,计划每周飞行两个班次,将疫苗运往非洲和全球其他地区。阿里巴巴一位发言人称,该公司已进行一次试飞,正在与 “关键利益相关方”进行谈判,以确保航班顺利运输。

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的物流主管Fitsum Abady称,疫苗运输现在是该公司的首要任务。Abady称,这是生死攸关的使命。

物流运营商和分析师表示,疫苗分发行动很可能给这两家公司带来超出它们以往经验的挑战。他们表示,疫苗的物流要求比普通的冷链运输业务更加严格。他们指出,阿里巴巴的物流部门还担负着中间商平台的角色,把客户和第三方服务提供商连接起来,这样的运作使阿里巴巴面临风险,因为该平台可能难以监控整个递送过程。

与此同时,马云的商业帝国阿里巴巴已经受到中国政府部门的施压,此前马云发表了批评中国金融监管机构的演讲,这促使北京叫停了马云旗下的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蚂蚁集团已表示,正在遵照政府要求,对业务进行整顿。

不过,中国的疫苗分发计划仍在继续推进。在航站楼新建成的监控中心里将可跟踪中国的疫苗运输情况,与疫苗打包在一起的中国制造的传感器会持续发送有关包装内温度的最新信息。物流部门负责人Yibeltal Mariyam说,肯尼亚和南非等国家都在发出新的订单。

埃塞俄比亚航空(Ethiopian Airlines, EAIR.YY)的医药团队经理Bisrat Mariyam表示:“疫苗的推广不会只耗时六个月,在非洲各地发放这个疫苗将需要两年,还有可能更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利用疫苗深化影响力

发布日期:2021-02-22 16:07
摘要:以埃塞俄比亚首都的一处巨大、崭新的机场货运站为中心,中国正组建一个庞大的供应网络,目的是加快中国新冠疫苗的交付速度,并深化该国在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



 | Joe Parkinson / Chao Deng / Liza Lin

OR--商业新媒体

以埃塞俄比亚首都的一处巨大、崭新的机场货运站为中心,中国正组建一个庞大的供应网络,目的是加快中国新冠疫苗的交付速度,并深化该国在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

在该货运站的一端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冰柜,用于储存中国政府控制的中国制药公司交付的疫苗。另一端是一个控制室,里面有一墙的电脑显示器,中国和埃塞俄比亚的技术人员将在这里追踪每一批疫苗的温度。

据埃塞俄比亚航空(Ethiopian Airlines, EAIR.YY)的管理人员说,本周将有逾100万剂新的中国新冠疫苗经此地发放。这些管理人员以及乌干达官员表示,目前已发放了上万剂疫苗。埃塞俄比亚航空的管理人员表示,更多疫苗将通过中国科技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与该国有航空公司之间的合作运到这里。

这关系到中国软实力方面的潜在回报:一是可以收获需要低成本新冠疫苗的诸多发展中国家的政治家和人民的友好态度,二是可以赢得全球公共卫生守卫者的国家声誉。

数月以来,中国政府、国有企业和民营公司已经为从非洲到中东和拉美推广疫苗接种奠定了基础。他们建立起一整条供应链,从生产到分发过程的每一步都能够保持温度控制,并进一步打造中国政府宣传的“健康丝绸之路”。

公共健康专家、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的前中国区负责人叶雷(Ray Yip)表示:"如果他们运作得当,这对中国就是一个真正的双赢机会。”叶雷称,当美国和欧洲把注意力放在自家民众上时,中国能够像一个“穿上闪亮盔甲的骑士”一样出现。

特朗普政府之前致力于攒够可供国内使用的疫苗数量,并拒绝参加由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倡导的名为Covax的多国行动,该计划旨在提供足够多的疫苗,以便在2021年底前为20%的发展中国家人口接种上疫苗。总统拜登的团队已宣布向Covax提供40亿美元资金,其中的一半将立即发放。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早在去年6月就表示,非洲将会收到中国的疫苗。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今年1月对非洲五国进行了访问,他在新年声明中表示,在非洲发放疫苗将是中国政府今年的一项重点工作。

中国外交部在一份书面声明中称,中国正努力向60多个国家提供疫苗,有20多个国家已在使用中国疫苗。中国外交部称,在非洲,中国向赤道几内亚、津巴布韦和塞拉利昂提供了疫苗,并计划为非洲大陆另外16个国家提供疫苗。

非洲一些国家在分发疫苗上面临的困难最多,许多国家都缺乏适合接收和运输疫苗的基础设施。西方药企的两种领先疫苗(研究表明其有效性超过90%)均使用mRNA新技术,需要以极低温储存。本月的新研究表明,其中一种由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和BioNTech SE生产的疫苗可在普通冰柜中储存,而非超低温冰柜。

中国公司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 简称:国药集团)、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 SVA)和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CanSino Biologics Inc., 688185.SH.,6185.HK)生产的三种疫苗都采用较传统技术制成,可以常规冷藏方式储存,因此也更容易在发展中国家分发。

临床试验表明,这些中国疫苗的有效性介于50.4%-86%之间,高于WHO规定的50%门槛。但目前中国疫苗制造商公布的有关有效性计算的细节非常少。许多公共卫生专家对中国疫苗的数据心存疑虑,并提醒不要过早推进中国疫苗的接种,包括为老年人接种。

科兴在巴西的试验一度被暂停,但去年重新启动。之前有报道称一名志愿者自杀身亡。在那以后,没有出现疫苗接种者出现严重健康问题的报道。

康希诺的一名发言人不予置评。科兴和国药集团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国药集团董事长曾对一家中共报纸表示,其疫苗的接种者中没有人未出现严重不良反应。

疫苗外交


一些政策分析人士表示,中国面临在一个缺乏经验的领域过度承诺的风险。一次疫苗事故就可能对中国的声誉产生巨大影响。与此同时,中国14亿人口中只有3%的人接种了疫苗,并且分析人士称,中国疫苗制造商面临生产瓶颈。

此外,疫苗外交对中国政府来说也不是万无一失。中国政府培养了一批新型“战狼”外交官,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坚持自己的立场,与大大小小的敌人较量。在许多国家政府看来,这些外交官的激进行为破坏了中国政府之前通过捐赠口罩和其他个人防护装备来赢得朋友的努力。

但政府支持的智库中国南海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for South China Sea Studies)研究人员彭念称,对于接种中国疫苗的人来说,这将改变他们对中国的印象。彭念说,这种影响力很难通过大规模的建设项目或政府协议来实现。

早期疫苗交付和相关承诺显示出中国在全球各地建立的联系,包括其规模数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和水电及采矿等其他投资所触达的地区。使用中国疫苗的国家已承诺支持中国的全球利益。

已有十多个国家批准使用中国疫苗,欧洲的一些官员也表示将考虑使用中国疫苗。中国向摩洛哥、土耳其和埃及等地交付了疫苗。已公开接种中国疫苗的外国领导人包括,迪拜统治者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印尼总统佐科(Joko Widodo)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

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数据显示,中国疫苗制造商已签署向其他国家供应超过5亿剂疫苗的合同。据该公司的信息,印尼从中国获得的疫苗最多,签署了1.25亿剂科兴疫苗供应合同。

美国已经向辉瑞公司和Moderna Inc. (MRNA)订购了6亿剂获批使用的疫苗,并且如果其他疫苗能获得批准,美国也有相应的订购合同。

塞舌尔卫生部表示,该国从1月7日开始用阿联酋捐赠的5万剂国药集团疫苗为本国居民接种。5万剂足够为塞舌尔的一半人口接种。塞舌尔是印度洋上具有战略地位的国家,中国多年来一直试图阻挠印度在塞舌尔建立军事前哨的努力。津巴布韦卫生部2月15日发布推文称,该国收到了中国捐赠的20万剂国药集团疫苗。塞内加尔卫生部在一份网上声明中称,该国2月早些时候收到了20万剂疫苗。

冷链运输

据埃塞俄比亚和乌干达官员称,中国疫苗通过亚的斯亚贝巴的货运站运进来,首批目的地之一是乌干达。根据政府官员和医生的说法,以及《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的一份在乌干达卫生部内部流传的备忘录,约有70吨的科兴和国药集团疫苗在12月的最后一周抵达恩德培机场,随后被发放给坎帕拉北部一个工业园区里的员工以及一些乌干达高级官员。

中国国有医药巨头北方国际集团(Northern International Group)旗下子公司SinoAfrica Medicines & Health Ltd.位于坎帕拉的园区内,配备温度扫描仪的私人警卫和武警看守着一个最近翻修过的仓库。

除了3米高的围栏,SinoAfrica还安装了温控设施,用于储存中国的疫苗,准备在乌干达和整个东非分发。装有冰箱的运货车已经准备就绪。未来几天,他们将开始在坎帕拉内外运送疫苗。

在中国的冷链基础设施中,埃塞俄比亚是一个关键环节。去年12月,中国和埃塞俄比亚官员在亚的斯亚贝巴为非洲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African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举行奠基仪式。该中心占地9万平方米,主要由中国提供资金,由中国建筑公司承建。

中国经由埃塞俄比亚的冷链拥有一个在疫情早期经受过考验的样板。去年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Abiy Ahmed)和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Jack Ma)达成协议后,埃塞俄比亚航空(Ethiopian Airlines)向非洲国家分发了由马云公益基金会(Jack Ma Foundation)和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捐赠的1,400多万件中国制造的医用口罩、手套和其他防护装备。

埃塞俄比亚航空(Ethiopian Airlines)称,该航空公司的飞机率先与阿里巴巴的物流部门合作,在短短七天内将首批中国设备运抵54个非洲国家中的52个。

在津巴布韦、尼日利亚和苏丹等财政困难国家,一线医务人员经常几个月领不到工资,马云的捐赠在当地受到了欢迎。非洲高级内阁部长们在停机坪上排队观看在场人员卸下机上防护物资。中国国家电视台播放了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首架飞机从广州市起飞时与当地塔台工作人员的一段对话。飞行员说:“感谢中国。”塔台回应:“中非友谊万岁。”

马云和中国登上了全球各地的新闻头条,收获诸多溢美之词,而此前几周中国还被抨击为新冠病毒的源头。在上述合作成功后,阿比支持埃塞俄比亚航空深化与中国企业的往来。埃塞俄比亚航空从低迷不振的客运业务转向货运和物流领域。

去年12月初,埃塞俄比亚航空启动了与阿里巴巴的疫苗物流合作,计划每周飞行两个班次,将疫苗运往非洲和全球其他地区。阿里巴巴一位发言人称,该公司已进行一次试飞,正在与 “关键利益相关方”进行谈判,以确保航班顺利运输。

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的物流主管Fitsum Abady称,疫苗运输现在是该公司的首要任务。Abady称,这是生死攸关的使命。

物流运营商和分析师表示,疫苗分发行动很可能给这两家公司带来超出它们以往经验的挑战。他们表示,疫苗的物流要求比普通的冷链运输业务更加严格。他们指出,阿里巴巴的物流部门还担负着中间商平台的角色,把客户和第三方服务提供商连接起来,这样的运作使阿里巴巴面临风险,因为该平台可能难以监控整个递送过程。

与此同时,马云的商业帝国阿里巴巴已经受到中国政府部门的施压,此前马云发表了批评中国金融监管机构的演讲,这促使北京叫停了马云旗下的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蚂蚁集团已表示,正在遵照政府要求,对业务进行整顿。

不过,中国的疫苗分发计划仍在继续推进。在航站楼新建成的监控中心里将可跟踪中国的疫苗运输情况,与疫苗打包在一起的中国制造的传感器会持续发送有关包装内温度的最新信息。物流部门负责人Yibeltal Mariyam说,肯尼亚和南非等国家都在发出新的订单。

埃塞俄比亚航空(Ethiopian Airlines, EAIR.YY)的医药团队经理Bisrat Mariyam表示:“疫苗的推广不会只耗时六个月,在非洲各地发放这个疫苗将需要两年,还有可能更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以埃塞俄比亚首都的一处巨大、崭新的机场货运站为中心,中国正组建一个庞大的供应网络,目的是加快中国新冠疫苗的交付速度,并深化该国在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



 | Joe Parkinson / Chao Deng / Liza Lin

OR--商业新媒体

以埃塞俄比亚首都的一处巨大、崭新的机场货运站为中心,中国正组建一个庞大的供应网络,目的是加快中国新冠疫苗的交付速度,并深化该国在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

在该货运站的一端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冰柜,用于储存中国政府控制的中国制药公司交付的疫苗。另一端是一个控制室,里面有一墙的电脑显示器,中国和埃塞俄比亚的技术人员将在这里追踪每一批疫苗的温度。

据埃塞俄比亚航空(Ethiopian Airlines, EAIR.YY)的管理人员说,本周将有逾100万剂新的中国新冠疫苗经此地发放。这些管理人员以及乌干达官员表示,目前已发放了上万剂疫苗。埃塞俄比亚航空的管理人员表示,更多疫苗将通过中国科技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与该国有航空公司之间的合作运到这里。

这关系到中国软实力方面的潜在回报:一是可以收获需要低成本新冠疫苗的诸多发展中国家的政治家和人民的友好态度,二是可以赢得全球公共卫生守卫者的国家声誉。

数月以来,中国政府、国有企业和民营公司已经为从非洲到中东和拉美推广疫苗接种奠定了基础。他们建立起一整条供应链,从生产到分发过程的每一步都能够保持温度控制,并进一步打造中国政府宣传的“健康丝绸之路”。

公共健康专家、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的前中国区负责人叶雷(Ray Yip)表示:"如果他们运作得当,这对中国就是一个真正的双赢机会。”叶雷称,当美国和欧洲把注意力放在自家民众上时,中国能够像一个“穿上闪亮盔甲的骑士”一样出现。

特朗普政府之前致力于攒够可供国内使用的疫苗数量,并拒绝参加由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倡导的名为Covax的多国行动,该计划旨在提供足够多的疫苗,以便在2021年底前为20%的发展中国家人口接种上疫苗。总统拜登的团队已宣布向Covax提供40亿美元资金,其中的一半将立即发放。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早在去年6月就表示,非洲将会收到中国的疫苗。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今年1月对非洲五国进行了访问,他在新年声明中表示,在非洲发放疫苗将是中国政府今年的一项重点工作。

中国外交部在一份书面声明中称,中国正努力向60多个国家提供疫苗,有20多个国家已在使用中国疫苗。中国外交部称,在非洲,中国向赤道几内亚、津巴布韦和塞拉利昂提供了疫苗,并计划为非洲大陆另外16个国家提供疫苗。

非洲一些国家在分发疫苗上面临的困难最多,许多国家都缺乏适合接收和运输疫苗的基础设施。西方药企的两种领先疫苗(研究表明其有效性超过90%)均使用mRNA新技术,需要以极低温储存。本月的新研究表明,其中一种由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和BioNTech SE生产的疫苗可在普通冰柜中储存,而非超低温冰柜。

中国公司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 简称:国药集团)、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 SVA)和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CanSino Biologics Inc., 688185.SH.,6185.HK)生产的三种疫苗都采用较传统技术制成,可以常规冷藏方式储存,因此也更容易在发展中国家分发。

临床试验表明,这些中国疫苗的有效性介于50.4%-86%之间,高于WHO规定的50%门槛。但目前中国疫苗制造商公布的有关有效性计算的细节非常少。许多公共卫生专家对中国疫苗的数据心存疑虑,并提醒不要过早推进中国疫苗的接种,包括为老年人接种。

科兴在巴西的试验一度被暂停,但去年重新启动。之前有报道称一名志愿者自杀身亡。在那以后,没有出现疫苗接种者出现严重健康问题的报道。

康希诺的一名发言人不予置评。科兴和国药集团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国药集团董事长曾对一家中共报纸表示,其疫苗的接种者中没有人未出现严重不良反应。

疫苗外交


一些政策分析人士表示,中国面临在一个缺乏经验的领域过度承诺的风险。一次疫苗事故就可能对中国的声誉产生巨大影响。与此同时,中国14亿人口中只有3%的人接种了疫苗,并且分析人士称,中国疫苗制造商面临生产瓶颈。

此外,疫苗外交对中国政府来说也不是万无一失。中国政府培养了一批新型“战狼”外交官,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坚持自己的立场,与大大小小的敌人较量。在许多国家政府看来,这些外交官的激进行为破坏了中国政府之前通过捐赠口罩和其他个人防护装备来赢得朋友的努力。

但政府支持的智库中国南海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for South China Sea Studies)研究人员彭念称,对于接种中国疫苗的人来说,这将改变他们对中国的印象。彭念说,这种影响力很难通过大规模的建设项目或政府协议来实现。

早期疫苗交付和相关承诺显示出中国在全球各地建立的联系,包括其规模数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和水电及采矿等其他投资所触达的地区。使用中国疫苗的国家已承诺支持中国的全球利益。

已有十多个国家批准使用中国疫苗,欧洲的一些官员也表示将考虑使用中国疫苗。中国向摩洛哥、土耳其和埃及等地交付了疫苗。已公开接种中国疫苗的外国领导人包括,迪拜统治者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印尼总统佐科(Joko Widodo)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

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数据显示,中国疫苗制造商已签署向其他国家供应超过5亿剂疫苗的合同。据该公司的信息,印尼从中国获得的疫苗最多,签署了1.25亿剂科兴疫苗供应合同。

美国已经向辉瑞公司和Moderna Inc. (MRNA)订购了6亿剂获批使用的疫苗,并且如果其他疫苗能获得批准,美国也有相应的订购合同。

塞舌尔卫生部表示,该国从1月7日开始用阿联酋捐赠的5万剂国药集团疫苗为本国居民接种。5万剂足够为塞舌尔的一半人口接种。塞舌尔是印度洋上具有战略地位的国家,中国多年来一直试图阻挠印度在塞舌尔建立军事前哨的努力。津巴布韦卫生部2月15日发布推文称,该国收到了中国捐赠的20万剂国药集团疫苗。塞内加尔卫生部在一份网上声明中称,该国2月早些时候收到了20万剂疫苗。

冷链运输

据埃塞俄比亚和乌干达官员称,中国疫苗通过亚的斯亚贝巴的货运站运进来,首批目的地之一是乌干达。根据政府官员和医生的说法,以及《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的一份在乌干达卫生部内部流传的备忘录,约有70吨的科兴和国药集团疫苗在12月的最后一周抵达恩德培机场,随后被发放给坎帕拉北部一个工业园区里的员工以及一些乌干达高级官员。

中国国有医药巨头北方国际集团(Northern International Group)旗下子公司SinoAfrica Medicines & Health Ltd.位于坎帕拉的园区内,配备温度扫描仪的私人警卫和武警看守着一个最近翻修过的仓库。

除了3米高的围栏,SinoAfrica还安装了温控设施,用于储存中国的疫苗,准备在乌干达和整个东非分发。装有冰箱的运货车已经准备就绪。未来几天,他们将开始在坎帕拉内外运送疫苗。

在中国的冷链基础设施中,埃塞俄比亚是一个关键环节。去年12月,中国和埃塞俄比亚官员在亚的斯亚贝巴为非洲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African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举行奠基仪式。该中心占地9万平方米,主要由中国提供资金,由中国建筑公司承建。

中国经由埃塞俄比亚的冷链拥有一个在疫情早期经受过考验的样板。去年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Abiy Ahmed)和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Jack Ma)达成协议后,埃塞俄比亚航空(Ethiopian Airlines)向非洲国家分发了由马云公益基金会(Jack Ma Foundation)和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捐赠的1,400多万件中国制造的医用口罩、手套和其他防护装备。

埃塞俄比亚航空(Ethiopian Airlines)称,该航空公司的飞机率先与阿里巴巴的物流部门合作,在短短七天内将首批中国设备运抵54个非洲国家中的52个。

在津巴布韦、尼日利亚和苏丹等财政困难国家,一线医务人员经常几个月领不到工资,马云的捐赠在当地受到了欢迎。非洲高级内阁部长们在停机坪上排队观看在场人员卸下机上防护物资。中国国家电视台播放了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首架飞机从广州市起飞时与当地塔台工作人员的一段对话。飞行员说:“感谢中国。”塔台回应:“中非友谊万岁。”

马云和中国登上了全球各地的新闻头条,收获诸多溢美之词,而此前几周中国还被抨击为新冠病毒的源头。在上述合作成功后,阿比支持埃塞俄比亚航空深化与中国企业的往来。埃塞俄比亚航空从低迷不振的客运业务转向货运和物流领域。

去年12月初,埃塞俄比亚航空启动了与阿里巴巴的疫苗物流合作,计划每周飞行两个班次,将疫苗运往非洲和全球其他地区。阿里巴巴一位发言人称,该公司已进行一次试飞,正在与 “关键利益相关方”进行谈判,以确保航班顺利运输。

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的物流主管Fitsum Abady称,疫苗运输现在是该公司的首要任务。Abady称,这是生死攸关的使命。

物流运营商和分析师表示,疫苗分发行动很可能给这两家公司带来超出它们以往经验的挑战。他们表示,疫苗的物流要求比普通的冷链运输业务更加严格。他们指出,阿里巴巴的物流部门还担负着中间商平台的角色,把客户和第三方服务提供商连接起来,这样的运作使阿里巴巴面临风险,因为该平台可能难以监控整个递送过程。

与此同时,马云的商业帝国阿里巴巴已经受到中国政府部门的施压,此前马云发表了批评中国金融监管机构的演讲,这促使北京叫停了马云旗下的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蚂蚁集团已表示,正在遵照政府要求,对业务进行整顿。

不过,中国的疫苗分发计划仍在继续推进。在航站楼新建成的监控中心里将可跟踪中国的疫苗运输情况,与疫苗打包在一起的中国制造的传感器会持续发送有关包装内温度的最新信息。物流部门负责人Yibeltal Mariyam说,肯尼亚和南非等国家都在发出新的订单。

埃塞俄比亚航空(Ethiopian Airlines, EAIR.YY)的医药团队经理Bisrat Mariyam表示:“疫苗的推广不会只耗时六个月,在非洲各地发放这个疫苗将需要两年,还有可能更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