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比特币总市值突破1万亿美元,无疑激起市场投资热情,但还不等于满满的市场信心;这只会诱使套现,不会明显改变持有结构与交易结构。



 | 周子衡

OR--商业新媒体

比特币价格接续走高,价格突破了4万美元,更迈过5万美元的门槛,总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它是否正在成为一头“灰犀牛”?

作为数字资产,比特币价格走势并不能说明什么

比特币是数字资产,没有什么类似于股票或大宗商品之类的基本面可供分析。其价格从几个美分到几万美元,哪个水平是“合理”的?现如今,如果认为比特币价格过高或许被嘲笑,因为比特币自始就可被视为“泡沫”;如果宣称其将暴跌,便涉嫌扮演市场先知,甚会招致攻伐;如果笃定其将再冲高,自然会收获一众拥趸,与其如此,不如直接用脚去投票吧。

仅仅基于交易价格来讨论比特币的市场价值、地位甚或其走势,不仅片面,甚或可以说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把资产价格飙高解释为资产泡沫或虚拟性质,同借着价格飙升而大谈特谈其未来价值甚或信仰取向一样,这些说法本身就是某种“泡沫”……

从2020年交易市场整体表现来看,比特币呈现出高换手、高波动率的特征,也可用来说明比特币市场正从散户和大户市场转向机构市场的过渡阶段特征,也说明这个市场还远未成熟。从比特币的持有结构和交易结构来看,其距离较为充分与成熟的交易还差得很远。

资产结构比资产总量更值得关注

作为资产,比特币市场价格是由边际交易价格来标示的。边际交易价格飙升,往往被直接解读为比特币资产总量的价值飙升。如果比特币大多为机构而非个人所持有的话,持有机构的账面资产将因市场交易的价格上涨而大涨,从而提高整个经济体系的流动性,比特币对经济体系的影响就会极速放大。

去年秋天以来,美国有关方面推出了一系列有关数字资产的监管政策,诸如银行托管、信用卡联通,等等,可以说,这些措施大大拉抬了比特币的行情。今年二月,特斯拉购入15亿美元的比特币,类似标志性的事件,无疑直接推升了市场情势。

只有大量的机构投资者买进比特币,那些巨额持有者才会选择有序减持套现。简单说,比特币的价格最终是由巨额持有者的持有存量决定的,并非由现实的边际交易量所决定的。没有足够买盘,就无法唤醒巨量的卖盘。正是因为现实交易量并不大,即便价格不断拉新高,但是存量盘还是耐心满满。

比特币总市值突破1万亿美元,无疑激起市场的投资热情,但还不等于满满的市场信心,换言之,这只会诱使少部分的存量抛出套现,不会明显改变持有结构与交易结构。

究竟需要投入多少银行货币,才能实现比特币的全流通?

比特币仿佛是一巨大的“冰盖”,需要一定的“暖•流”才能使其完全融化并流通开去。所谓的“冰盖”是指巨额的比特币存量盘;所谓的“暖”是指交易价格的攀高,所谓的“流”是指银行法币的买盘。起决定作用的是,以银行货币支付的买盘量。买盘够大,存量盘才回渐次套现,价格够高,买盘才会维持住。比特币交易本是一个买方市场,但是,卖方的“耐心”或“团结”才是一个值得玩味与研究的现象。

一定是受到某种共同因素的作用,才使得巨量持有者之间自觉不自觉地保持着“默契”。根本来说,他们缺乏足够的变现压力,或许反而存在套现的风险……因此,即便价格一路攀高,也没有出现争相套现离场的局面。在市场交易结构方面,既有的比特币交易体系也更倾向于维系住高频、高换手率、高波动率,而又有限容量的交易局面,因为市场的极速扩容交易往往意味着相应的回缩。

现而今,没有任何一个资产市场呈现出类似于比特币市场交易的状况,也就是说,没有任何一个资产交易市场经历了如此剧烈的价格波动和飙升而不出现市场危机的。换言之,比特币资产交易危机只能出现在一个方向上,就是巨额存量的抛盘套现的漫压,一旦出现,根本不会有充足的银行货币接盘。

然而,当价格不断走高,抛压就会持续强化,特别是机构持有者增多后,其将放大高频交易量,增加波动性,这无疑增加了交易市场的脆弱性。缓解这种脆弱性的有效途径在于,扩大比特币的支付功能,诸如以比特币购买特斯拉,以及联通信用卡消费支出等。然而,这只是缓解,亦即起到了部分分流的作用,并非是在源头上有效地加以克服。如果考虑到比特币因价格高企而出现的拆细安排,情况恐将更为复杂。

比特币是否正在成为一头灰犀牛?

如果比特币的巨额存量主体作为永冻冰而不融化的话,那么,边际交易价格高企或剧烈波动所能带来危机损失是局部的,甚或对整个经济体系而言是微不足道的;如果巨额存量不再是永冻冰,而不断融化、拆细,蔓延与渗透开来,或许迎合了一些中央银行放水扩张的政策暖流,虽不致即刻掀起巨浪,但无疑深化了未来的金融动荡。

美国经济学家多恩布什在形容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时说道,“经济危机比你想象中要花更长时间才会到来,然而一旦到来,发生的速度比你想象中快得多。”

说到底,比特币是否正在成为一头灰犀牛?指的是,比特币巨额存量套现对于整个社会经济体系的影响,并非是比特币自身存在什么了不得的缺憾。正如郁金香一样,春夏花开似海,年年鲜艳欲滴,它可用不着去看荷兰人是否愁容满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比特币正在成为一头灰犀牛吗?

发布日期:2021-02-22 09:55
摘要:比特币总市值突破1万亿美元,无疑激起市场投资热情,但还不等于满满的市场信心;这只会诱使套现,不会明显改变持有结构与交易结构。



 | 周子衡

OR--商业新媒体

比特币价格接续走高,价格突破了4万美元,更迈过5万美元的门槛,总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它是否正在成为一头“灰犀牛”?

作为数字资产,比特币价格走势并不能说明什么

比特币是数字资产,没有什么类似于股票或大宗商品之类的基本面可供分析。其价格从几个美分到几万美元,哪个水平是“合理”的?现如今,如果认为比特币价格过高或许被嘲笑,因为比特币自始就可被视为“泡沫”;如果宣称其将暴跌,便涉嫌扮演市场先知,甚会招致攻伐;如果笃定其将再冲高,自然会收获一众拥趸,与其如此,不如直接用脚去投票吧。

仅仅基于交易价格来讨论比特币的市场价值、地位甚或其走势,不仅片面,甚或可以说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把资产价格飙高解释为资产泡沫或虚拟性质,同借着价格飙升而大谈特谈其未来价值甚或信仰取向一样,这些说法本身就是某种“泡沫”……

从2020年交易市场整体表现来看,比特币呈现出高换手、高波动率的特征,也可用来说明比特币市场正从散户和大户市场转向机构市场的过渡阶段特征,也说明这个市场还远未成熟。从比特币的持有结构和交易结构来看,其距离较为充分与成熟的交易还差得很远。

资产结构比资产总量更值得关注

作为资产,比特币市场价格是由边际交易价格来标示的。边际交易价格飙升,往往被直接解读为比特币资产总量的价值飙升。如果比特币大多为机构而非个人所持有的话,持有机构的账面资产将因市场交易的价格上涨而大涨,从而提高整个经济体系的流动性,比特币对经济体系的影响就会极速放大。

去年秋天以来,美国有关方面推出了一系列有关数字资产的监管政策,诸如银行托管、信用卡联通,等等,可以说,这些措施大大拉抬了比特币的行情。今年二月,特斯拉购入15亿美元的比特币,类似标志性的事件,无疑直接推升了市场情势。

只有大量的机构投资者买进比特币,那些巨额持有者才会选择有序减持套现。简单说,比特币的价格最终是由巨额持有者的持有存量决定的,并非由现实的边际交易量所决定的。没有足够买盘,就无法唤醒巨量的卖盘。正是因为现实交易量并不大,即便价格不断拉新高,但是存量盘还是耐心满满。

比特币总市值突破1万亿美元,无疑激起市场的投资热情,但还不等于满满的市场信心,换言之,这只会诱使少部分的存量抛出套现,不会明显改变持有结构与交易结构。

究竟需要投入多少银行货币,才能实现比特币的全流通?

比特币仿佛是一巨大的“冰盖”,需要一定的“暖•流”才能使其完全融化并流通开去。所谓的“冰盖”是指巨额的比特币存量盘;所谓的“暖”是指交易价格的攀高,所谓的“流”是指银行法币的买盘。起决定作用的是,以银行货币支付的买盘量。买盘够大,存量盘才回渐次套现,价格够高,买盘才会维持住。比特币交易本是一个买方市场,但是,卖方的“耐心”或“团结”才是一个值得玩味与研究的现象。

一定是受到某种共同因素的作用,才使得巨量持有者之间自觉不自觉地保持着“默契”。根本来说,他们缺乏足够的变现压力,或许反而存在套现的风险……因此,即便价格一路攀高,也没有出现争相套现离场的局面。在市场交易结构方面,既有的比特币交易体系也更倾向于维系住高频、高换手率、高波动率,而又有限容量的交易局面,因为市场的极速扩容交易往往意味着相应的回缩。

现而今,没有任何一个资产市场呈现出类似于比特币市场交易的状况,也就是说,没有任何一个资产交易市场经历了如此剧烈的价格波动和飙升而不出现市场危机的。换言之,比特币资产交易危机只能出现在一个方向上,就是巨额存量的抛盘套现的漫压,一旦出现,根本不会有充足的银行货币接盘。

然而,当价格不断走高,抛压就会持续强化,特别是机构持有者增多后,其将放大高频交易量,增加波动性,这无疑增加了交易市场的脆弱性。缓解这种脆弱性的有效途径在于,扩大比特币的支付功能,诸如以比特币购买特斯拉,以及联通信用卡消费支出等。然而,这只是缓解,亦即起到了部分分流的作用,并非是在源头上有效地加以克服。如果考虑到比特币因价格高企而出现的拆细安排,情况恐将更为复杂。

比特币是否正在成为一头灰犀牛?

如果比特币的巨额存量主体作为永冻冰而不融化的话,那么,边际交易价格高企或剧烈波动所能带来危机损失是局部的,甚或对整个经济体系而言是微不足道的;如果巨额存量不再是永冻冰,而不断融化、拆细,蔓延与渗透开来,或许迎合了一些中央银行放水扩张的政策暖流,虽不致即刻掀起巨浪,但无疑深化了未来的金融动荡。

美国经济学家多恩布什在形容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时说道,“经济危机比你想象中要花更长时间才会到来,然而一旦到来,发生的速度比你想象中快得多。”

说到底,比特币是否正在成为一头灰犀牛?指的是,比特币巨额存量套现对于整个社会经济体系的影响,并非是比特币自身存在什么了不得的缺憾。正如郁金香一样,春夏花开似海,年年鲜艳欲滴,它可用不着去看荷兰人是否愁容满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比特币总市值突破1万亿美元,无疑激起市场投资热情,但还不等于满满的市场信心;这只会诱使套现,不会明显改变持有结构与交易结构。



 | 周子衡

OR--商业新媒体

比特币价格接续走高,价格突破了4万美元,更迈过5万美元的门槛,总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它是否正在成为一头“灰犀牛”?

作为数字资产,比特币价格走势并不能说明什么

比特币是数字资产,没有什么类似于股票或大宗商品之类的基本面可供分析。其价格从几个美分到几万美元,哪个水平是“合理”的?现如今,如果认为比特币价格过高或许被嘲笑,因为比特币自始就可被视为“泡沫”;如果宣称其将暴跌,便涉嫌扮演市场先知,甚会招致攻伐;如果笃定其将再冲高,自然会收获一众拥趸,与其如此,不如直接用脚去投票吧。

仅仅基于交易价格来讨论比特币的市场价值、地位甚或其走势,不仅片面,甚或可以说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把资产价格飙高解释为资产泡沫或虚拟性质,同借着价格飙升而大谈特谈其未来价值甚或信仰取向一样,这些说法本身就是某种“泡沫”……

从2020年交易市场整体表现来看,比特币呈现出高换手、高波动率的特征,也可用来说明比特币市场正从散户和大户市场转向机构市场的过渡阶段特征,也说明这个市场还远未成熟。从比特币的持有结构和交易结构来看,其距离较为充分与成熟的交易还差得很远。

资产结构比资产总量更值得关注

作为资产,比特币市场价格是由边际交易价格来标示的。边际交易价格飙升,往往被直接解读为比特币资产总量的价值飙升。如果比特币大多为机构而非个人所持有的话,持有机构的账面资产将因市场交易的价格上涨而大涨,从而提高整个经济体系的流动性,比特币对经济体系的影响就会极速放大。

去年秋天以来,美国有关方面推出了一系列有关数字资产的监管政策,诸如银行托管、信用卡联通,等等,可以说,这些措施大大拉抬了比特币的行情。今年二月,特斯拉购入15亿美元的比特币,类似标志性的事件,无疑直接推升了市场情势。

只有大量的机构投资者买进比特币,那些巨额持有者才会选择有序减持套现。简单说,比特币的价格最终是由巨额持有者的持有存量决定的,并非由现实的边际交易量所决定的。没有足够买盘,就无法唤醒巨量的卖盘。正是因为现实交易量并不大,即便价格不断拉新高,但是存量盘还是耐心满满。

比特币总市值突破1万亿美元,无疑激起市场的投资热情,但还不等于满满的市场信心,换言之,这只会诱使少部分的存量抛出套现,不会明显改变持有结构与交易结构。

究竟需要投入多少银行货币,才能实现比特币的全流通?

比特币仿佛是一巨大的“冰盖”,需要一定的“暖•流”才能使其完全融化并流通开去。所谓的“冰盖”是指巨额的比特币存量盘;所谓的“暖”是指交易价格的攀高,所谓的“流”是指银行法币的买盘。起决定作用的是,以银行货币支付的买盘量。买盘够大,存量盘才回渐次套现,价格够高,买盘才会维持住。比特币交易本是一个买方市场,但是,卖方的“耐心”或“团结”才是一个值得玩味与研究的现象。

一定是受到某种共同因素的作用,才使得巨量持有者之间自觉不自觉地保持着“默契”。根本来说,他们缺乏足够的变现压力,或许反而存在套现的风险……因此,即便价格一路攀高,也没有出现争相套现离场的局面。在市场交易结构方面,既有的比特币交易体系也更倾向于维系住高频、高换手率、高波动率,而又有限容量的交易局面,因为市场的极速扩容交易往往意味着相应的回缩。

现而今,没有任何一个资产市场呈现出类似于比特币市场交易的状况,也就是说,没有任何一个资产交易市场经历了如此剧烈的价格波动和飙升而不出现市场危机的。换言之,比特币资产交易危机只能出现在一个方向上,就是巨额存量的抛盘套现的漫压,一旦出现,根本不会有充足的银行货币接盘。

然而,当价格不断走高,抛压就会持续强化,特别是机构持有者增多后,其将放大高频交易量,增加波动性,这无疑增加了交易市场的脆弱性。缓解这种脆弱性的有效途径在于,扩大比特币的支付功能,诸如以比特币购买特斯拉,以及联通信用卡消费支出等。然而,这只是缓解,亦即起到了部分分流的作用,并非是在源头上有效地加以克服。如果考虑到比特币因价格高企而出现的拆细安排,情况恐将更为复杂。

比特币是否正在成为一头灰犀牛?

如果比特币的巨额存量主体作为永冻冰而不融化的话,那么,边际交易价格高企或剧烈波动所能带来危机损失是局部的,甚或对整个经济体系而言是微不足道的;如果巨额存量不再是永冻冰,而不断融化、拆细,蔓延与渗透开来,或许迎合了一些中央银行放水扩张的政策暖流,虽不致即刻掀起巨浪,但无疑深化了未来的金融动荡。

美国经济学家多恩布什在形容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时说道,“经济危机比你想象中要花更长时间才会到来,然而一旦到来,发生的速度比你想象中快得多。”

说到底,比特币是否正在成为一头灰犀牛?指的是,比特币巨额存量套现对于整个社会经济体系的影响,并非是比特币自身存在什么了不得的缺憾。正如郁金香一样,春夏花开似海,年年鲜艳欲滴,它可用不着去看荷兰人是否愁容满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比特币正在成为一头灰犀牛吗?

发布日期:2021-02-22 09:55
摘要:比特币总市值突破1万亿美元,无疑激起市场投资热情,但还不等于满满的市场信心;这只会诱使套现,不会明显改变持有结构与交易结构。



 | 周子衡

OR--商业新媒体

比特币价格接续走高,价格突破了4万美元,更迈过5万美元的门槛,总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它是否正在成为一头“灰犀牛”?

作为数字资产,比特币价格走势并不能说明什么

比特币是数字资产,没有什么类似于股票或大宗商品之类的基本面可供分析。其价格从几个美分到几万美元,哪个水平是“合理”的?现如今,如果认为比特币价格过高或许被嘲笑,因为比特币自始就可被视为“泡沫”;如果宣称其将暴跌,便涉嫌扮演市场先知,甚会招致攻伐;如果笃定其将再冲高,自然会收获一众拥趸,与其如此,不如直接用脚去投票吧。

仅仅基于交易价格来讨论比特币的市场价值、地位甚或其走势,不仅片面,甚或可以说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把资产价格飙高解释为资产泡沫或虚拟性质,同借着价格飙升而大谈特谈其未来价值甚或信仰取向一样,这些说法本身就是某种“泡沫”……

从2020年交易市场整体表现来看,比特币呈现出高换手、高波动率的特征,也可用来说明比特币市场正从散户和大户市场转向机构市场的过渡阶段特征,也说明这个市场还远未成熟。从比特币的持有结构和交易结构来看,其距离较为充分与成熟的交易还差得很远。

资产结构比资产总量更值得关注

作为资产,比特币市场价格是由边际交易价格来标示的。边际交易价格飙升,往往被直接解读为比特币资产总量的价值飙升。如果比特币大多为机构而非个人所持有的话,持有机构的账面资产将因市场交易的价格上涨而大涨,从而提高整个经济体系的流动性,比特币对经济体系的影响就会极速放大。

去年秋天以来,美国有关方面推出了一系列有关数字资产的监管政策,诸如银行托管、信用卡联通,等等,可以说,这些措施大大拉抬了比特币的行情。今年二月,特斯拉购入15亿美元的比特币,类似标志性的事件,无疑直接推升了市场情势。

只有大量的机构投资者买进比特币,那些巨额持有者才会选择有序减持套现。简单说,比特币的价格最终是由巨额持有者的持有存量决定的,并非由现实的边际交易量所决定的。没有足够买盘,就无法唤醒巨量的卖盘。正是因为现实交易量并不大,即便价格不断拉新高,但是存量盘还是耐心满满。

比特币总市值突破1万亿美元,无疑激起市场的投资热情,但还不等于满满的市场信心,换言之,这只会诱使少部分的存量抛出套现,不会明显改变持有结构与交易结构。

究竟需要投入多少银行货币,才能实现比特币的全流通?

比特币仿佛是一巨大的“冰盖”,需要一定的“暖•流”才能使其完全融化并流通开去。所谓的“冰盖”是指巨额的比特币存量盘;所谓的“暖”是指交易价格的攀高,所谓的“流”是指银行法币的买盘。起决定作用的是,以银行货币支付的买盘量。买盘够大,存量盘才回渐次套现,价格够高,买盘才会维持住。比特币交易本是一个买方市场,但是,卖方的“耐心”或“团结”才是一个值得玩味与研究的现象。

一定是受到某种共同因素的作用,才使得巨量持有者之间自觉不自觉地保持着“默契”。根本来说,他们缺乏足够的变现压力,或许反而存在套现的风险……因此,即便价格一路攀高,也没有出现争相套现离场的局面。在市场交易结构方面,既有的比特币交易体系也更倾向于维系住高频、高换手率、高波动率,而又有限容量的交易局面,因为市场的极速扩容交易往往意味着相应的回缩。

现而今,没有任何一个资产市场呈现出类似于比特币市场交易的状况,也就是说,没有任何一个资产交易市场经历了如此剧烈的价格波动和飙升而不出现市场危机的。换言之,比特币资产交易危机只能出现在一个方向上,就是巨额存量的抛盘套现的漫压,一旦出现,根本不会有充足的银行货币接盘。

然而,当价格不断走高,抛压就会持续强化,特别是机构持有者增多后,其将放大高频交易量,增加波动性,这无疑增加了交易市场的脆弱性。缓解这种脆弱性的有效途径在于,扩大比特币的支付功能,诸如以比特币购买特斯拉,以及联通信用卡消费支出等。然而,这只是缓解,亦即起到了部分分流的作用,并非是在源头上有效地加以克服。如果考虑到比特币因价格高企而出现的拆细安排,情况恐将更为复杂。

比特币是否正在成为一头灰犀牛?

如果比特币的巨额存量主体作为永冻冰而不融化的话,那么,边际交易价格高企或剧烈波动所能带来危机损失是局部的,甚或对整个经济体系而言是微不足道的;如果巨额存量不再是永冻冰,而不断融化、拆细,蔓延与渗透开来,或许迎合了一些中央银行放水扩张的政策暖流,虽不致即刻掀起巨浪,但无疑深化了未来的金融动荡。

美国经济学家多恩布什在形容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时说道,“经济危机比你想象中要花更长时间才会到来,然而一旦到来,发生的速度比你想象中快得多。”

说到底,比特币是否正在成为一头灰犀牛?指的是,比特币巨额存量套现对于整个社会经济体系的影响,并非是比特币自身存在什么了不得的缺憾。正如郁金香一样,春夏花开似海,年年鲜艳欲滴,它可用不着去看荷兰人是否愁容满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比特币总市值突破1万亿美元,无疑激起市场投资热情,但还不等于满满的市场信心;这只会诱使套现,不会明显改变持有结构与交易结构。



 | 周子衡

OR--商业新媒体

比特币价格接续走高,价格突破了4万美元,更迈过5万美元的门槛,总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它是否正在成为一头“灰犀牛”?

作为数字资产,比特币价格走势并不能说明什么

比特币是数字资产,没有什么类似于股票或大宗商品之类的基本面可供分析。其价格从几个美分到几万美元,哪个水平是“合理”的?现如今,如果认为比特币价格过高或许被嘲笑,因为比特币自始就可被视为“泡沫”;如果宣称其将暴跌,便涉嫌扮演市场先知,甚会招致攻伐;如果笃定其将再冲高,自然会收获一众拥趸,与其如此,不如直接用脚去投票吧。

仅仅基于交易价格来讨论比特币的市场价值、地位甚或其走势,不仅片面,甚或可以说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把资产价格飙高解释为资产泡沫或虚拟性质,同借着价格飙升而大谈特谈其未来价值甚或信仰取向一样,这些说法本身就是某种“泡沫”……

从2020年交易市场整体表现来看,比特币呈现出高换手、高波动率的特征,也可用来说明比特币市场正从散户和大户市场转向机构市场的过渡阶段特征,也说明这个市场还远未成熟。从比特币的持有结构和交易结构来看,其距离较为充分与成熟的交易还差得很远。

资产结构比资产总量更值得关注

作为资产,比特币市场价格是由边际交易价格来标示的。边际交易价格飙升,往往被直接解读为比特币资产总量的价值飙升。如果比特币大多为机构而非个人所持有的话,持有机构的账面资产将因市场交易的价格上涨而大涨,从而提高整个经济体系的流动性,比特币对经济体系的影响就会极速放大。

去年秋天以来,美国有关方面推出了一系列有关数字资产的监管政策,诸如银行托管、信用卡联通,等等,可以说,这些措施大大拉抬了比特币的行情。今年二月,特斯拉购入15亿美元的比特币,类似标志性的事件,无疑直接推升了市场情势。

只有大量的机构投资者买进比特币,那些巨额持有者才会选择有序减持套现。简单说,比特币的价格最终是由巨额持有者的持有存量决定的,并非由现实的边际交易量所决定的。没有足够买盘,就无法唤醒巨量的卖盘。正是因为现实交易量并不大,即便价格不断拉新高,但是存量盘还是耐心满满。

比特币总市值突破1万亿美元,无疑激起市场的投资热情,但还不等于满满的市场信心,换言之,这只会诱使少部分的存量抛出套现,不会明显改变持有结构与交易结构。

究竟需要投入多少银行货币,才能实现比特币的全流通?

比特币仿佛是一巨大的“冰盖”,需要一定的“暖•流”才能使其完全融化并流通开去。所谓的“冰盖”是指巨额的比特币存量盘;所谓的“暖”是指交易价格的攀高,所谓的“流”是指银行法币的买盘。起决定作用的是,以银行货币支付的买盘量。买盘够大,存量盘才回渐次套现,价格够高,买盘才会维持住。比特币交易本是一个买方市场,但是,卖方的“耐心”或“团结”才是一个值得玩味与研究的现象。

一定是受到某种共同因素的作用,才使得巨量持有者之间自觉不自觉地保持着“默契”。根本来说,他们缺乏足够的变现压力,或许反而存在套现的风险……因此,即便价格一路攀高,也没有出现争相套现离场的局面。在市场交易结构方面,既有的比特币交易体系也更倾向于维系住高频、高换手率、高波动率,而又有限容量的交易局面,因为市场的极速扩容交易往往意味着相应的回缩。

现而今,没有任何一个资产市场呈现出类似于比特币市场交易的状况,也就是说,没有任何一个资产交易市场经历了如此剧烈的价格波动和飙升而不出现市场危机的。换言之,比特币资产交易危机只能出现在一个方向上,就是巨额存量的抛盘套现的漫压,一旦出现,根本不会有充足的银行货币接盘。

然而,当价格不断走高,抛压就会持续强化,特别是机构持有者增多后,其将放大高频交易量,增加波动性,这无疑增加了交易市场的脆弱性。缓解这种脆弱性的有效途径在于,扩大比特币的支付功能,诸如以比特币购买特斯拉,以及联通信用卡消费支出等。然而,这只是缓解,亦即起到了部分分流的作用,并非是在源头上有效地加以克服。如果考虑到比特币因价格高企而出现的拆细安排,情况恐将更为复杂。

比特币是否正在成为一头灰犀牛?

如果比特币的巨额存量主体作为永冻冰而不融化的话,那么,边际交易价格高企或剧烈波动所能带来危机损失是局部的,甚或对整个经济体系而言是微不足道的;如果巨额存量不再是永冻冰,而不断融化、拆细,蔓延与渗透开来,或许迎合了一些中央银行放水扩张的政策暖流,虽不致即刻掀起巨浪,但无疑深化了未来的金融动荡。

美国经济学家多恩布什在形容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时说道,“经济危机比你想象中要花更长时间才会到来,然而一旦到来,发生的速度比你想象中快得多。”

说到底,比特币是否正在成为一头灰犀牛?指的是,比特币巨额存量套现对于整个社会经济体系的影响,并非是比特币自身存在什么了不得的缺憾。正如郁金香一样,春夏花开似海,年年鲜艳欲滴,它可用不着去看荷兰人是否愁容满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