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拜登政府试图努力制定更全面的对华战略,但面临延续特朗普强硬路线的强压。新政府提出了野心勃勃的任务,称将更有效地应对中国挑战,但几乎未给出细节。



 | ANA SWANSON

OR--商业新媒体

拜登政府官员在上任的头几周就试图对中国采取强硬路线,将这个威权政府描述为对美国的经济和安全挑战,需要采取比特朗普政府更具战略性和更有计划的方式去应对。

他们还试图传递这样一个信息:尽管政府中会有许多奥巴马政府的熟面孔,但是对华政策不会回到十年前的状态。

这些早期的努力并没有掩盖拜登总统在试图制定对华战略时所面临的巨大挑战,而在当下的华盛顿,任何与北京的关系都被视为绝对有害。包括共和党议员在内的政治对手已经开始仔细审查拜登顾问们的声明,准备猛烈抨击任何旨在推翻唐纳德·J·特朗普总统对华惩罚措施的努力,这些惩罚措施包括关税和技术出口禁令。

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暂停了对拜登提名的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的确认,推迟了对她的确认投票,原因是她拒绝明确承诺将中国电信公司华为留在国家安全黑名单上。一些共和党议员还批评拜登挑选的驻联合国大使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在一家孔子学院发表演讲的行为。有人称该机构传播中国的政治宣传,并为中国在非洲的活动描绘了一幅美好的图景。

艾奥瓦州参议员查尔斯·E·格拉斯利(Charles E. Grassley)等几位共和党人上周也发表声明,批评拜登政府撤回特朗普政府期间提出的、要求大学披露与孔子学院之间财务关系的一项规定。孔子学院是为在美国学校教授中国语言和文化而设立的组织。

“拜登政府做任何被认为能给中国喘息之机的事情时,都会受到非常严格的约束,”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副所长、前美国贸易谈判代表温迪·卡特勒(Wendy Cutler)说。

特朗普的支持者认为,他采取了比前任们更为积极的方式来监管中国,重新启用了许多很少使用的政策工具,包括对中国商品征收高额关税,限制北京获得敏感的美国技术出口,对侵犯人权的中国官员和公司实施制裁,通过贸易协议从中国获得经济让步。

但特朗普的批评者,包括拜登政府中的许多人表示,他的一系列行政命令和其他行动前后不一、毫无章法,往往象征意义大于效果。

尽管特朗普在一些方面发布了严厉的惩罚措施,但特朗普对中国采取的许多行政行动都没有完成,或者漏洞百出。

咨询公司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和美国商会中国中心(U.S. Chamber of Commerce China Center)周三发布的报告显示,特朗普的政策可能使美国在某些领域的竞争力有所下降。该报告发现,特朗普追求的那种经济“脱钩”带来了高昂的成本,比如,如果所有美中贸易都要承受特朗普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的25%关税,到2025年,美国经济产出将每年损失1900亿美元。

荣鼎集团创始合伙人荣大聂(Daniel Rosen)表示,拜登政府在制定对华政策时,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政治或意识形态,也需要仔细权衡其政策对产业的成本。

“很明显,此时此刻,政治是第一位的,没有哪个领导人或有志成为领导人的人想在对中国强硬的问题上落于人后,”他说。“如果不同时考虑商业利益和国家安全利益,我们就无法为美国的利益服务。”

拜登政府称,通过在对华问题上更具战略性,它最终将比特朗普政府更有效。它提出了一项雄心勃勃的任务,不仅要打击其所说的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还要制定国家战略,帮助美国建立经济地位,更好地对抗中国的竞争。

国家安全顾问杰克·苏利文(Jake Sullivan)1月底在大西洋理事会上发言称,美国首先需要处理经济和种族不平等问题,以及对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清洁能源等新兴技术进行投资,以便“更新我们民主的根本基础”。

拜登还强调,必须与盟友和国际机构合作,以便实施更强硬的全球立场,这样企业就不会将业务移至海外,从而规避美国的严格规定。
据白宫通告,拜登于2月10日与习近平进行了首次通话,他在通话中谈到了维护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自由开放,并对北京的经济和人权做法表示了关切。

拜登已开始任命具有丰富对华经验的官员担任内阁成员。拜登政府提名的贸易代表戴琦(Katherine Tai)在奥巴马政府期间负责在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对中国提起诉讼,她承诺在执行美国贸易规则方面采取强硬立场。

拜登的高级外交政策顾问也支持批评中国做法的观点,尽管许多人认为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和气候变化等问题上双方有合作潜力。这些顾问包括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苏利文和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的“亚洲沙皇”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

被提名为商务部长的雷蒙多还将负责处理与中国的经济关系,特别是与科技相关的关系。尽管在提名确认听证会上,她对中国使用了严厉的措辞,但她拒绝承诺将华为列入政府黑名单,这引起了克鲁兹等共和党议员的批评。

预计将在美中关系中发挥关键作用的财政部长珍妮特·L·耶伦(Janet L. Yellen)在上个月的提名确认听证会上使用了强硬口吻,誓言要使用美国的“全套”工具来打击“非法、不公平和滥用”的做法。她还批评了中国窃取知识产权和补贴国有企业的做法,但她表示,她认为特朗普的关税不是贸易政策的“适当重点”。

关于如何将战略付诸实践,政府几乎没有给出具体细节,包括是否会实施特朗普推出的许多与中国有关的行政命令,比如对有军方关系的中国公司的投资进行新限制,以及对TikTok、微信和支付宝等中资应用的禁令。相反,政府表示将对特朗普的关税、出口管制和其他限制进行全面审查,然后再做出决定。

鉴于北京方面一直没能履行其购买数千亿美元美国产品的承诺,拜登及其团队将如何处理特朗普与中国的初步贸易协定成为了另一个不确定因素。拜登政府可能面临一个选择:使用协定里的强制机制(这其中将包括磋商以及对中国商品征收更多关税),还是让该协定完全作废。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高级中国商业和经济问题专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说,拜登政府有明确的政策目标以及大量可用措施,但还没有“搞清楚该如何将战略部署和战术结合起来”。

在美国与中国的竞争力方面,“还有许多要探讨的,”甘思德说。“他们会愿意参与这一讨论,进行全面分析,然后探讨出新东西吗?还是说他们会担心政治上遭遇反弹,就此收手?”

拜登与美国盟友联系更加紧密、以对中国施压的计划可能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在1月离职前不久的一次采访中,特朗普高级贸易官员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将近期中国与欧盟签订的一个投资协议称为此类多边合作将很难实现的“首个证据”。该投资协议是拜登政府不愿看到的。

卡特勒说,为了“分而治之”,中国政府已经加强了与新西兰和韩国这些美国盟友的关系。

中国已经走出了疫情早期的阴霾,变得更加大胆,该国的工厂和商业也超越了美国和欧洲。而在欧美,新冠病毒依然对经济造成损害。尽管在特朗普领导的动荡时期之后,中国领导人谋求重启与华盛顿的关系,但他们有时仍然会说出强硬言论。

在2月7日接受CBS新闻频道(CBS News)采访时,拜登表示两国“不需要有冲突。但将会出现激烈竞争”。

“我不会像特朗普那样行事,”拜登接着说道。“我们会将重心放在国际行事准则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拜登政府制定对华政策面临巨大挑战

发布日期:2021-02-18 17:54
摘要:拜登政府试图努力制定更全面的对华战略,但面临延续特朗普强硬路线的强压。新政府提出了野心勃勃的任务,称将更有效地应对中国挑战,但几乎未给出细节。



 | ANA SWANSON

OR--商业新媒体

拜登政府官员在上任的头几周就试图对中国采取强硬路线,将这个威权政府描述为对美国的经济和安全挑战,需要采取比特朗普政府更具战略性和更有计划的方式去应对。

他们还试图传递这样一个信息:尽管政府中会有许多奥巴马政府的熟面孔,但是对华政策不会回到十年前的状态。

这些早期的努力并没有掩盖拜登总统在试图制定对华战略时所面临的巨大挑战,而在当下的华盛顿,任何与北京的关系都被视为绝对有害。包括共和党议员在内的政治对手已经开始仔细审查拜登顾问们的声明,准备猛烈抨击任何旨在推翻唐纳德·J·特朗普总统对华惩罚措施的努力,这些惩罚措施包括关税和技术出口禁令。

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暂停了对拜登提名的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的确认,推迟了对她的确认投票,原因是她拒绝明确承诺将中国电信公司华为留在国家安全黑名单上。一些共和党议员还批评拜登挑选的驻联合国大使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在一家孔子学院发表演讲的行为。有人称该机构传播中国的政治宣传,并为中国在非洲的活动描绘了一幅美好的图景。

艾奥瓦州参议员查尔斯·E·格拉斯利(Charles E. Grassley)等几位共和党人上周也发表声明,批评拜登政府撤回特朗普政府期间提出的、要求大学披露与孔子学院之间财务关系的一项规定。孔子学院是为在美国学校教授中国语言和文化而设立的组织。

“拜登政府做任何被认为能给中国喘息之机的事情时,都会受到非常严格的约束,”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副所长、前美国贸易谈判代表温迪·卡特勒(Wendy Cutler)说。

特朗普的支持者认为,他采取了比前任们更为积极的方式来监管中国,重新启用了许多很少使用的政策工具,包括对中国商品征收高额关税,限制北京获得敏感的美国技术出口,对侵犯人权的中国官员和公司实施制裁,通过贸易协议从中国获得经济让步。

但特朗普的批评者,包括拜登政府中的许多人表示,他的一系列行政命令和其他行动前后不一、毫无章法,往往象征意义大于效果。

尽管特朗普在一些方面发布了严厉的惩罚措施,但特朗普对中国采取的许多行政行动都没有完成,或者漏洞百出。

咨询公司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和美国商会中国中心(U.S. Chamber of Commerce China Center)周三发布的报告显示,特朗普的政策可能使美国在某些领域的竞争力有所下降。该报告发现,特朗普追求的那种经济“脱钩”带来了高昂的成本,比如,如果所有美中贸易都要承受特朗普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的25%关税,到2025年,美国经济产出将每年损失1900亿美元。

荣鼎集团创始合伙人荣大聂(Daniel Rosen)表示,拜登政府在制定对华政策时,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政治或意识形态,也需要仔细权衡其政策对产业的成本。

“很明显,此时此刻,政治是第一位的,没有哪个领导人或有志成为领导人的人想在对中国强硬的问题上落于人后,”他说。“如果不同时考虑商业利益和国家安全利益,我们就无法为美国的利益服务。”

拜登政府称,通过在对华问题上更具战略性,它最终将比特朗普政府更有效。它提出了一项雄心勃勃的任务,不仅要打击其所说的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还要制定国家战略,帮助美国建立经济地位,更好地对抗中国的竞争。

国家安全顾问杰克·苏利文(Jake Sullivan)1月底在大西洋理事会上发言称,美国首先需要处理经济和种族不平等问题,以及对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清洁能源等新兴技术进行投资,以便“更新我们民主的根本基础”。

拜登还强调,必须与盟友和国际机构合作,以便实施更强硬的全球立场,这样企业就不会将业务移至海外,从而规避美国的严格规定。
据白宫通告,拜登于2月10日与习近平进行了首次通话,他在通话中谈到了维护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自由开放,并对北京的经济和人权做法表示了关切。

拜登已开始任命具有丰富对华经验的官员担任内阁成员。拜登政府提名的贸易代表戴琦(Katherine Tai)在奥巴马政府期间负责在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对中国提起诉讼,她承诺在执行美国贸易规则方面采取强硬立场。

拜登的高级外交政策顾问也支持批评中国做法的观点,尽管许多人认为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和气候变化等问题上双方有合作潜力。这些顾问包括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苏利文和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的“亚洲沙皇”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

被提名为商务部长的雷蒙多还将负责处理与中国的经济关系,特别是与科技相关的关系。尽管在提名确认听证会上,她对中国使用了严厉的措辞,但她拒绝承诺将华为列入政府黑名单,这引起了克鲁兹等共和党议员的批评。

预计将在美中关系中发挥关键作用的财政部长珍妮特·L·耶伦(Janet L. Yellen)在上个月的提名确认听证会上使用了强硬口吻,誓言要使用美国的“全套”工具来打击“非法、不公平和滥用”的做法。她还批评了中国窃取知识产权和补贴国有企业的做法,但她表示,她认为特朗普的关税不是贸易政策的“适当重点”。

关于如何将战略付诸实践,政府几乎没有给出具体细节,包括是否会实施特朗普推出的许多与中国有关的行政命令,比如对有军方关系的中国公司的投资进行新限制,以及对TikTok、微信和支付宝等中资应用的禁令。相反,政府表示将对特朗普的关税、出口管制和其他限制进行全面审查,然后再做出决定。

鉴于北京方面一直没能履行其购买数千亿美元美国产品的承诺,拜登及其团队将如何处理特朗普与中国的初步贸易协定成为了另一个不确定因素。拜登政府可能面临一个选择:使用协定里的强制机制(这其中将包括磋商以及对中国商品征收更多关税),还是让该协定完全作废。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高级中国商业和经济问题专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说,拜登政府有明确的政策目标以及大量可用措施,但还没有“搞清楚该如何将战略部署和战术结合起来”。

在美国与中国的竞争力方面,“还有许多要探讨的,”甘思德说。“他们会愿意参与这一讨论,进行全面分析,然后探讨出新东西吗?还是说他们会担心政治上遭遇反弹,就此收手?”

拜登与美国盟友联系更加紧密、以对中国施压的计划可能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在1月离职前不久的一次采访中,特朗普高级贸易官员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将近期中国与欧盟签订的一个投资协议称为此类多边合作将很难实现的“首个证据”。该投资协议是拜登政府不愿看到的。

卡特勒说,为了“分而治之”,中国政府已经加强了与新西兰和韩国这些美国盟友的关系。

中国已经走出了疫情早期的阴霾,变得更加大胆,该国的工厂和商业也超越了美国和欧洲。而在欧美,新冠病毒依然对经济造成损害。尽管在特朗普领导的动荡时期之后,中国领导人谋求重启与华盛顿的关系,但他们有时仍然会说出强硬言论。

在2月7日接受CBS新闻频道(CBS News)采访时,拜登表示两国“不需要有冲突。但将会出现激烈竞争”。

“我不会像特朗普那样行事,”拜登接着说道。“我们会将重心放在国际行事准则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拜登政府试图努力制定更全面的对华战略,但面临延续特朗普强硬路线的强压。新政府提出了野心勃勃的任务,称将更有效地应对中国挑战,但几乎未给出细节。



 | ANA SWANSON

OR--商业新媒体

拜登政府官员在上任的头几周就试图对中国采取强硬路线,将这个威权政府描述为对美国的经济和安全挑战,需要采取比特朗普政府更具战略性和更有计划的方式去应对。

他们还试图传递这样一个信息:尽管政府中会有许多奥巴马政府的熟面孔,但是对华政策不会回到十年前的状态。

这些早期的努力并没有掩盖拜登总统在试图制定对华战略时所面临的巨大挑战,而在当下的华盛顿,任何与北京的关系都被视为绝对有害。包括共和党议员在内的政治对手已经开始仔细审查拜登顾问们的声明,准备猛烈抨击任何旨在推翻唐纳德·J·特朗普总统对华惩罚措施的努力,这些惩罚措施包括关税和技术出口禁令。

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暂停了对拜登提名的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的确认,推迟了对她的确认投票,原因是她拒绝明确承诺将中国电信公司华为留在国家安全黑名单上。一些共和党议员还批评拜登挑选的驻联合国大使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在一家孔子学院发表演讲的行为。有人称该机构传播中国的政治宣传,并为中国在非洲的活动描绘了一幅美好的图景。

艾奥瓦州参议员查尔斯·E·格拉斯利(Charles E. Grassley)等几位共和党人上周也发表声明,批评拜登政府撤回特朗普政府期间提出的、要求大学披露与孔子学院之间财务关系的一项规定。孔子学院是为在美国学校教授中国语言和文化而设立的组织。

“拜登政府做任何被认为能给中国喘息之机的事情时,都会受到非常严格的约束,”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副所长、前美国贸易谈判代表温迪·卡特勒(Wendy Cutler)说。

特朗普的支持者认为,他采取了比前任们更为积极的方式来监管中国,重新启用了许多很少使用的政策工具,包括对中国商品征收高额关税,限制北京获得敏感的美国技术出口,对侵犯人权的中国官员和公司实施制裁,通过贸易协议从中国获得经济让步。

但特朗普的批评者,包括拜登政府中的许多人表示,他的一系列行政命令和其他行动前后不一、毫无章法,往往象征意义大于效果。

尽管特朗普在一些方面发布了严厉的惩罚措施,但特朗普对中国采取的许多行政行动都没有完成,或者漏洞百出。

咨询公司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和美国商会中国中心(U.S. Chamber of Commerce China Center)周三发布的报告显示,特朗普的政策可能使美国在某些领域的竞争力有所下降。该报告发现,特朗普追求的那种经济“脱钩”带来了高昂的成本,比如,如果所有美中贸易都要承受特朗普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的25%关税,到2025年,美国经济产出将每年损失1900亿美元。

荣鼎集团创始合伙人荣大聂(Daniel Rosen)表示,拜登政府在制定对华政策时,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政治或意识形态,也需要仔细权衡其政策对产业的成本。

“很明显,此时此刻,政治是第一位的,没有哪个领导人或有志成为领导人的人想在对中国强硬的问题上落于人后,”他说。“如果不同时考虑商业利益和国家安全利益,我们就无法为美国的利益服务。”

拜登政府称,通过在对华问题上更具战略性,它最终将比特朗普政府更有效。它提出了一项雄心勃勃的任务,不仅要打击其所说的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还要制定国家战略,帮助美国建立经济地位,更好地对抗中国的竞争。

国家安全顾问杰克·苏利文(Jake Sullivan)1月底在大西洋理事会上发言称,美国首先需要处理经济和种族不平等问题,以及对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清洁能源等新兴技术进行投资,以便“更新我们民主的根本基础”。

拜登还强调,必须与盟友和国际机构合作,以便实施更强硬的全球立场,这样企业就不会将业务移至海外,从而规避美国的严格规定。
据白宫通告,拜登于2月10日与习近平进行了首次通话,他在通话中谈到了维护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自由开放,并对北京的经济和人权做法表示了关切。

拜登已开始任命具有丰富对华经验的官员担任内阁成员。拜登政府提名的贸易代表戴琦(Katherine Tai)在奥巴马政府期间负责在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对中国提起诉讼,她承诺在执行美国贸易规则方面采取强硬立场。

拜登的高级外交政策顾问也支持批评中国做法的观点,尽管许多人认为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和气候变化等问题上双方有合作潜力。这些顾问包括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苏利文和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的“亚洲沙皇”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

被提名为商务部长的雷蒙多还将负责处理与中国的经济关系,特别是与科技相关的关系。尽管在提名确认听证会上,她对中国使用了严厉的措辞,但她拒绝承诺将华为列入政府黑名单,这引起了克鲁兹等共和党议员的批评。

预计将在美中关系中发挥关键作用的财政部长珍妮特·L·耶伦(Janet L. Yellen)在上个月的提名确认听证会上使用了强硬口吻,誓言要使用美国的“全套”工具来打击“非法、不公平和滥用”的做法。她还批评了中国窃取知识产权和补贴国有企业的做法,但她表示,她认为特朗普的关税不是贸易政策的“适当重点”。

关于如何将战略付诸实践,政府几乎没有给出具体细节,包括是否会实施特朗普推出的许多与中国有关的行政命令,比如对有军方关系的中国公司的投资进行新限制,以及对TikTok、微信和支付宝等中资应用的禁令。相反,政府表示将对特朗普的关税、出口管制和其他限制进行全面审查,然后再做出决定。

鉴于北京方面一直没能履行其购买数千亿美元美国产品的承诺,拜登及其团队将如何处理特朗普与中国的初步贸易协定成为了另一个不确定因素。拜登政府可能面临一个选择:使用协定里的强制机制(这其中将包括磋商以及对中国商品征收更多关税),还是让该协定完全作废。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高级中国商业和经济问题专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说,拜登政府有明确的政策目标以及大量可用措施,但还没有“搞清楚该如何将战略部署和战术结合起来”。

在美国与中国的竞争力方面,“还有许多要探讨的,”甘思德说。“他们会愿意参与这一讨论,进行全面分析,然后探讨出新东西吗?还是说他们会担心政治上遭遇反弹,就此收手?”

拜登与美国盟友联系更加紧密、以对中国施压的计划可能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在1月离职前不久的一次采访中,特朗普高级贸易官员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将近期中国与欧盟签订的一个投资协议称为此类多边合作将很难实现的“首个证据”。该投资协议是拜登政府不愿看到的。

卡特勒说,为了“分而治之”,中国政府已经加强了与新西兰和韩国这些美国盟友的关系。

中国已经走出了疫情早期的阴霾,变得更加大胆,该国的工厂和商业也超越了美国和欧洲。而在欧美,新冠病毒依然对经济造成损害。尽管在特朗普领导的动荡时期之后,中国领导人谋求重启与华盛顿的关系,但他们有时仍然会说出强硬言论。

在2月7日接受CBS新闻频道(CBS News)采访时,拜登表示两国“不需要有冲突。但将会出现激烈竞争”。

“我不会像特朗普那样行事,”拜登接着说道。“我们会将重心放在国际行事准则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拜登政府制定对华政策面临巨大挑战

发布日期:2021-02-18 17:54
摘要:拜登政府试图努力制定更全面的对华战略,但面临延续特朗普强硬路线的强压。新政府提出了野心勃勃的任务,称将更有效地应对中国挑战,但几乎未给出细节。



 | ANA SWANSON

OR--商业新媒体

拜登政府官员在上任的头几周就试图对中国采取强硬路线,将这个威权政府描述为对美国的经济和安全挑战,需要采取比特朗普政府更具战略性和更有计划的方式去应对。

他们还试图传递这样一个信息:尽管政府中会有许多奥巴马政府的熟面孔,但是对华政策不会回到十年前的状态。

这些早期的努力并没有掩盖拜登总统在试图制定对华战略时所面临的巨大挑战,而在当下的华盛顿,任何与北京的关系都被视为绝对有害。包括共和党议员在内的政治对手已经开始仔细审查拜登顾问们的声明,准备猛烈抨击任何旨在推翻唐纳德·J·特朗普总统对华惩罚措施的努力,这些惩罚措施包括关税和技术出口禁令。

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暂停了对拜登提名的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的确认,推迟了对她的确认投票,原因是她拒绝明确承诺将中国电信公司华为留在国家安全黑名单上。一些共和党议员还批评拜登挑选的驻联合国大使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在一家孔子学院发表演讲的行为。有人称该机构传播中国的政治宣传,并为中国在非洲的活动描绘了一幅美好的图景。

艾奥瓦州参议员查尔斯·E·格拉斯利(Charles E. Grassley)等几位共和党人上周也发表声明,批评拜登政府撤回特朗普政府期间提出的、要求大学披露与孔子学院之间财务关系的一项规定。孔子学院是为在美国学校教授中国语言和文化而设立的组织。

“拜登政府做任何被认为能给中国喘息之机的事情时,都会受到非常严格的约束,”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副所长、前美国贸易谈判代表温迪·卡特勒(Wendy Cutler)说。

特朗普的支持者认为,他采取了比前任们更为积极的方式来监管中国,重新启用了许多很少使用的政策工具,包括对中国商品征收高额关税,限制北京获得敏感的美国技术出口,对侵犯人权的中国官员和公司实施制裁,通过贸易协议从中国获得经济让步。

但特朗普的批评者,包括拜登政府中的许多人表示,他的一系列行政命令和其他行动前后不一、毫无章法,往往象征意义大于效果。

尽管特朗普在一些方面发布了严厉的惩罚措施,但特朗普对中国采取的许多行政行动都没有完成,或者漏洞百出。

咨询公司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和美国商会中国中心(U.S. Chamber of Commerce China Center)周三发布的报告显示,特朗普的政策可能使美国在某些领域的竞争力有所下降。该报告发现,特朗普追求的那种经济“脱钩”带来了高昂的成本,比如,如果所有美中贸易都要承受特朗普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的25%关税,到2025年,美国经济产出将每年损失1900亿美元。

荣鼎集团创始合伙人荣大聂(Daniel Rosen)表示,拜登政府在制定对华政策时,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政治或意识形态,也需要仔细权衡其政策对产业的成本。

“很明显,此时此刻,政治是第一位的,没有哪个领导人或有志成为领导人的人想在对中国强硬的问题上落于人后,”他说。“如果不同时考虑商业利益和国家安全利益,我们就无法为美国的利益服务。”

拜登政府称,通过在对华问题上更具战略性,它最终将比特朗普政府更有效。它提出了一项雄心勃勃的任务,不仅要打击其所说的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还要制定国家战略,帮助美国建立经济地位,更好地对抗中国的竞争。

国家安全顾问杰克·苏利文(Jake Sullivan)1月底在大西洋理事会上发言称,美国首先需要处理经济和种族不平等问题,以及对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清洁能源等新兴技术进行投资,以便“更新我们民主的根本基础”。

拜登还强调,必须与盟友和国际机构合作,以便实施更强硬的全球立场,这样企业就不会将业务移至海外,从而规避美国的严格规定。
据白宫通告,拜登于2月10日与习近平进行了首次通话,他在通话中谈到了维护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自由开放,并对北京的经济和人权做法表示了关切。

拜登已开始任命具有丰富对华经验的官员担任内阁成员。拜登政府提名的贸易代表戴琦(Katherine Tai)在奥巴马政府期间负责在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对中国提起诉讼,她承诺在执行美国贸易规则方面采取强硬立场。

拜登的高级外交政策顾问也支持批评中国做法的观点,尽管许多人认为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和气候变化等问题上双方有合作潜力。这些顾问包括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苏利文和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的“亚洲沙皇”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

被提名为商务部长的雷蒙多还将负责处理与中国的经济关系,特别是与科技相关的关系。尽管在提名确认听证会上,她对中国使用了严厉的措辞,但她拒绝承诺将华为列入政府黑名单,这引起了克鲁兹等共和党议员的批评。

预计将在美中关系中发挥关键作用的财政部长珍妮特·L·耶伦(Janet L. Yellen)在上个月的提名确认听证会上使用了强硬口吻,誓言要使用美国的“全套”工具来打击“非法、不公平和滥用”的做法。她还批评了中国窃取知识产权和补贴国有企业的做法,但她表示,她认为特朗普的关税不是贸易政策的“适当重点”。

关于如何将战略付诸实践,政府几乎没有给出具体细节,包括是否会实施特朗普推出的许多与中国有关的行政命令,比如对有军方关系的中国公司的投资进行新限制,以及对TikTok、微信和支付宝等中资应用的禁令。相反,政府表示将对特朗普的关税、出口管制和其他限制进行全面审查,然后再做出决定。

鉴于北京方面一直没能履行其购买数千亿美元美国产品的承诺,拜登及其团队将如何处理特朗普与中国的初步贸易协定成为了另一个不确定因素。拜登政府可能面临一个选择:使用协定里的强制机制(这其中将包括磋商以及对中国商品征收更多关税),还是让该协定完全作废。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高级中国商业和经济问题专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说,拜登政府有明确的政策目标以及大量可用措施,但还没有“搞清楚该如何将战略部署和战术结合起来”。

在美国与中国的竞争力方面,“还有许多要探讨的,”甘思德说。“他们会愿意参与这一讨论,进行全面分析,然后探讨出新东西吗?还是说他们会担心政治上遭遇反弹,就此收手?”

拜登与美国盟友联系更加紧密、以对中国施压的计划可能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在1月离职前不久的一次采访中,特朗普高级贸易官员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将近期中国与欧盟签订的一个投资协议称为此类多边合作将很难实现的“首个证据”。该投资协议是拜登政府不愿看到的。

卡特勒说,为了“分而治之”,中国政府已经加强了与新西兰和韩国这些美国盟友的关系。

中国已经走出了疫情早期的阴霾,变得更加大胆,该国的工厂和商业也超越了美国和欧洲。而在欧美,新冠病毒依然对经济造成损害。尽管在特朗普领导的动荡时期之后,中国领导人谋求重启与华盛顿的关系,但他们有时仍然会说出强硬言论。

在2月7日接受CBS新闻频道(CBS News)采访时,拜登表示两国“不需要有冲突。但将会出现激烈竞争”。

“我不会像特朗普那样行事,”拜登接着说道。“我们会将重心放在国际行事准则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拜登政府试图努力制定更全面的对华战略,但面临延续特朗普强硬路线的强压。新政府提出了野心勃勃的任务,称将更有效地应对中国挑战,但几乎未给出细节。



 | ANA SWANSON

OR--商业新媒体

拜登政府官员在上任的头几周就试图对中国采取强硬路线,将这个威权政府描述为对美国的经济和安全挑战,需要采取比特朗普政府更具战略性和更有计划的方式去应对。

他们还试图传递这样一个信息:尽管政府中会有许多奥巴马政府的熟面孔,但是对华政策不会回到十年前的状态。

这些早期的努力并没有掩盖拜登总统在试图制定对华战略时所面临的巨大挑战,而在当下的华盛顿,任何与北京的关系都被视为绝对有害。包括共和党议员在内的政治对手已经开始仔细审查拜登顾问们的声明,准备猛烈抨击任何旨在推翻唐纳德·J·特朗普总统对华惩罚措施的努力,这些惩罚措施包括关税和技术出口禁令。

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暂停了对拜登提名的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的确认,推迟了对她的确认投票,原因是她拒绝明确承诺将中国电信公司华为留在国家安全黑名单上。一些共和党议员还批评拜登挑选的驻联合国大使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在一家孔子学院发表演讲的行为。有人称该机构传播中国的政治宣传,并为中国在非洲的活动描绘了一幅美好的图景。

艾奥瓦州参议员查尔斯·E·格拉斯利(Charles E. Grassley)等几位共和党人上周也发表声明,批评拜登政府撤回特朗普政府期间提出的、要求大学披露与孔子学院之间财务关系的一项规定。孔子学院是为在美国学校教授中国语言和文化而设立的组织。

“拜登政府做任何被认为能给中国喘息之机的事情时,都会受到非常严格的约束,”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副所长、前美国贸易谈判代表温迪·卡特勒(Wendy Cutler)说。

特朗普的支持者认为,他采取了比前任们更为积极的方式来监管中国,重新启用了许多很少使用的政策工具,包括对中国商品征收高额关税,限制北京获得敏感的美国技术出口,对侵犯人权的中国官员和公司实施制裁,通过贸易协议从中国获得经济让步。

但特朗普的批评者,包括拜登政府中的许多人表示,他的一系列行政命令和其他行动前后不一、毫无章法,往往象征意义大于效果。

尽管特朗普在一些方面发布了严厉的惩罚措施,但特朗普对中国采取的许多行政行动都没有完成,或者漏洞百出。

咨询公司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和美国商会中国中心(U.S. Chamber of Commerce China Center)周三发布的报告显示,特朗普的政策可能使美国在某些领域的竞争力有所下降。该报告发现,特朗普追求的那种经济“脱钩”带来了高昂的成本,比如,如果所有美中贸易都要承受特朗普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的25%关税,到2025年,美国经济产出将每年损失1900亿美元。

荣鼎集团创始合伙人荣大聂(Daniel Rosen)表示,拜登政府在制定对华政策时,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政治或意识形态,也需要仔细权衡其政策对产业的成本。

“很明显,此时此刻,政治是第一位的,没有哪个领导人或有志成为领导人的人想在对中国强硬的问题上落于人后,”他说。“如果不同时考虑商业利益和国家安全利益,我们就无法为美国的利益服务。”

拜登政府称,通过在对华问题上更具战略性,它最终将比特朗普政府更有效。它提出了一项雄心勃勃的任务,不仅要打击其所说的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还要制定国家战略,帮助美国建立经济地位,更好地对抗中国的竞争。

国家安全顾问杰克·苏利文(Jake Sullivan)1月底在大西洋理事会上发言称,美国首先需要处理经济和种族不平等问题,以及对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清洁能源等新兴技术进行投资,以便“更新我们民主的根本基础”。

拜登还强调,必须与盟友和国际机构合作,以便实施更强硬的全球立场,这样企业就不会将业务移至海外,从而规避美国的严格规定。
据白宫通告,拜登于2月10日与习近平进行了首次通话,他在通话中谈到了维护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自由开放,并对北京的经济和人权做法表示了关切。

拜登已开始任命具有丰富对华经验的官员担任内阁成员。拜登政府提名的贸易代表戴琦(Katherine Tai)在奥巴马政府期间负责在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对中国提起诉讼,她承诺在执行美国贸易规则方面采取强硬立场。

拜登的高级外交政策顾问也支持批评中国做法的观点,尽管许多人认为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和气候变化等问题上双方有合作潜力。这些顾问包括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苏利文和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的“亚洲沙皇”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

被提名为商务部长的雷蒙多还将负责处理与中国的经济关系,特别是与科技相关的关系。尽管在提名确认听证会上,她对中国使用了严厉的措辞,但她拒绝承诺将华为列入政府黑名单,这引起了克鲁兹等共和党议员的批评。

预计将在美中关系中发挥关键作用的财政部长珍妮特·L·耶伦(Janet L. Yellen)在上个月的提名确认听证会上使用了强硬口吻,誓言要使用美国的“全套”工具来打击“非法、不公平和滥用”的做法。她还批评了中国窃取知识产权和补贴国有企业的做法,但她表示,她认为特朗普的关税不是贸易政策的“适当重点”。

关于如何将战略付诸实践,政府几乎没有给出具体细节,包括是否会实施特朗普推出的许多与中国有关的行政命令,比如对有军方关系的中国公司的投资进行新限制,以及对TikTok、微信和支付宝等中资应用的禁令。相反,政府表示将对特朗普的关税、出口管制和其他限制进行全面审查,然后再做出决定。

鉴于北京方面一直没能履行其购买数千亿美元美国产品的承诺,拜登及其团队将如何处理特朗普与中国的初步贸易协定成为了另一个不确定因素。拜登政府可能面临一个选择:使用协定里的强制机制(这其中将包括磋商以及对中国商品征收更多关税),还是让该协定完全作废。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高级中国商业和经济问题专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说,拜登政府有明确的政策目标以及大量可用措施,但还没有“搞清楚该如何将战略部署和战术结合起来”。

在美国与中国的竞争力方面,“还有许多要探讨的,”甘思德说。“他们会愿意参与这一讨论,进行全面分析,然后探讨出新东西吗?还是说他们会担心政治上遭遇反弹,就此收手?”

拜登与美国盟友联系更加紧密、以对中国施压的计划可能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在1月离职前不久的一次采访中,特朗普高级贸易官员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将近期中国与欧盟签订的一个投资协议称为此类多边合作将很难实现的“首个证据”。该投资协议是拜登政府不愿看到的。

卡特勒说,为了“分而治之”,中国政府已经加强了与新西兰和韩国这些美国盟友的关系。

中国已经走出了疫情早期的阴霾,变得更加大胆,该国的工厂和商业也超越了美国和欧洲。而在欧美,新冠病毒依然对经济造成损害。尽管在特朗普领导的动荡时期之后,中国领导人谋求重启与华盛顿的关系,但他们有时仍然会说出强硬言论。

在2月7日接受CBS新闻频道(CBS News)采访时,拜登表示两国“不需要有冲突。但将会出现激烈竞争”。

“我不会像特朗普那样行事,”拜登接着说道。“我们会将重心放在国际行事准则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