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今年春节,美国与中国的景象落差太大,让人容易对美国制度失去信心,但想要赴美留学的中国年轻人及其父母似乎未改初心。


2021年春节期间武汉街头的人流

 | 杨蓓蓓

OR--商业新媒体

iPhone上有没有一个设置可以屏蔽掉别人从中国发给我的人群庆祝春节的视频?在这些视频中,众人挤满了寺庙、购物中心、市内公园和小吃摊,大家戴着口罩,但除此之外似乎没有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

某位友人发来这样一段视频时,我正驾车行驶在芝加哥唐人街近乎没有人迹的街道上,去拿几个叠成塔状的泡沫塑料非接触式外卖盒;我们家的除夕年夜饭就全靠这些外卖餐品了。

我们庆祝这个节日是因为我的两个孩子是华人,我们曾在上海生活数年。但现在我们居住在芝加哥附近。在这座拥有270万人口的城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死亡人数目前接近5000人——超过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我知道中国的数字不可靠,但不至于相差那么多。)芝加哥最近重新开放室内餐饮服务,但统计数据使我们觉得,对于何时可以安全地与陌生人坐在一个房间里享用晚餐,我们无法相信我们当地领导人的判断力。所以我们只能退而求其次,用外卖的广式茶楼点心权当年夜饭。我们还没到家,这些点心就凉了。

今年春节恰逢另一个纪念日:我居家隔离满11个月了,而我那两个孩子拿着剪刀第七次给我理发。我属于COVID-19高危人群,已有一年没去美发店了。孩子们对于当理发师开始感到无聊,于是给我剃了一个平头。我们都对封锁厌烦至极,而看到中国的友人们围坐在烧烤店或者挤在泡泡茶摊位前,实在无助于改善我们的心情。

除了我应该学会自己包饺子、以便我能在它们还热气腾腾的时候就把它们吃下肚子,“一个春节两般景象”的故事还有什么教训吗?如果芝加哥的COVID-19死亡人数超过全中国,那么这对民主制度、各州的权利、西方个人主义和美国生活方式来说,都算不上一则好广告。如果一种制度无法阻止近50万美国人不必要地死亡,这种制度的价值能比病毒颗粒的重量高出多少?

这不是一个理论上的问题:它可能会影响到很多议题,比如近年来帮助支撑美国高校财务的中国留学生潮,会否因为美国的疫情失控、政治功能失调、反移民政策以及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而消退?

“我们没有看到这些因素影响中国本科生或研究生来美国的兴趣,”总部位于美国的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艾伦•古德曼(Allan Goodman)表示。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人数在10年期间增加一倍多,2019/20学年达到372532人;本学年尚无最终数字。

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国际学生办公室负责人吉特•瓦奈克(Geet Vanaik)表示,美国对新冠疫情的应对是“糟糕的”,但她补充说:“我不认为这一点在打消中国学生想要来美国求学的念头。最大的问题是他们还能来吗?”中国留学生一年来面临各种签证和旅行问题,导致许多人滞留在美国,还有不少人滞留在中国,被迫在线学习。

人在苏州的西北大学一年级新生Hannah Jiang就是其中之一:她一直在网上听课,由于中美之间的时差,有时得在半夜听课。她说,美国的情况“确实让我担心”,“但这不会改变我的计划,因为我从中学时代以来就一直这么计划”。

姓名缩写为“JC”的女子帮助中国孩子们准备在美国读高中。她说,她看到了“需求下降”,一些家庭可能让孩子休学一年,等待美国的疫情缓解。但他们的长期计划没有改变。“有些人甚至将自己的高中年龄的孩子送往第三国隔离两周,然后飞来美国,”她说。“他们仍然有信心,我认为他们将仍然会保持信心,除非疫情一直持续下去,或者有某个中国孩子在美国死于COVID-19。”

就我而言,我正在尝试培养一种信心,相信明年的茶楼点心将在我最喜欢的唐人街餐馆从手推车直接端上桌,而不用我再在路边提走已经凉了的点心。这让美国有将近一年时间走入正轨。我希望我的祖国能做到这一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从“一个春节两般景象”说起

发布日期:2021-02-17 10:16
摘要:今年春节,美国与中国的景象落差太大,让人容易对美国制度失去信心,但想要赴美留学的中国年轻人及其父母似乎未改初心。


2021年春节期间武汉街头的人流

 | 杨蓓蓓

OR--商业新媒体

iPhone上有没有一个设置可以屏蔽掉别人从中国发给我的人群庆祝春节的视频?在这些视频中,众人挤满了寺庙、购物中心、市内公园和小吃摊,大家戴着口罩,但除此之外似乎没有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

某位友人发来这样一段视频时,我正驾车行驶在芝加哥唐人街近乎没有人迹的街道上,去拿几个叠成塔状的泡沫塑料非接触式外卖盒;我们家的除夕年夜饭就全靠这些外卖餐品了。

我们庆祝这个节日是因为我的两个孩子是华人,我们曾在上海生活数年。但现在我们居住在芝加哥附近。在这座拥有270万人口的城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死亡人数目前接近5000人——超过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我知道中国的数字不可靠,但不至于相差那么多。)芝加哥最近重新开放室内餐饮服务,但统计数据使我们觉得,对于何时可以安全地与陌生人坐在一个房间里享用晚餐,我们无法相信我们当地领导人的判断力。所以我们只能退而求其次,用外卖的广式茶楼点心权当年夜饭。我们还没到家,这些点心就凉了。

今年春节恰逢另一个纪念日:我居家隔离满11个月了,而我那两个孩子拿着剪刀第七次给我理发。我属于COVID-19高危人群,已有一年没去美发店了。孩子们对于当理发师开始感到无聊,于是给我剃了一个平头。我们都对封锁厌烦至极,而看到中国的友人们围坐在烧烤店或者挤在泡泡茶摊位前,实在无助于改善我们的心情。

除了我应该学会自己包饺子、以便我能在它们还热气腾腾的时候就把它们吃下肚子,“一个春节两般景象”的故事还有什么教训吗?如果芝加哥的COVID-19死亡人数超过全中国,那么这对民主制度、各州的权利、西方个人主义和美国生活方式来说,都算不上一则好广告。如果一种制度无法阻止近50万美国人不必要地死亡,这种制度的价值能比病毒颗粒的重量高出多少?

这不是一个理论上的问题:它可能会影响到很多议题,比如近年来帮助支撑美国高校财务的中国留学生潮,会否因为美国的疫情失控、政治功能失调、反移民政策以及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而消退?

“我们没有看到这些因素影响中国本科生或研究生来美国的兴趣,”总部位于美国的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艾伦•古德曼(Allan Goodman)表示。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人数在10年期间增加一倍多,2019/20学年达到372532人;本学年尚无最终数字。

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国际学生办公室负责人吉特•瓦奈克(Geet Vanaik)表示,美国对新冠疫情的应对是“糟糕的”,但她补充说:“我不认为这一点在打消中国学生想要来美国求学的念头。最大的问题是他们还能来吗?”中国留学生一年来面临各种签证和旅行问题,导致许多人滞留在美国,还有不少人滞留在中国,被迫在线学习。

人在苏州的西北大学一年级新生Hannah Jiang就是其中之一:她一直在网上听课,由于中美之间的时差,有时得在半夜听课。她说,美国的情况“确实让我担心”,“但这不会改变我的计划,因为我从中学时代以来就一直这么计划”。

姓名缩写为“JC”的女子帮助中国孩子们准备在美国读高中。她说,她看到了“需求下降”,一些家庭可能让孩子休学一年,等待美国的疫情缓解。但他们的长期计划没有改变。“有些人甚至将自己的高中年龄的孩子送往第三国隔离两周,然后飞来美国,”她说。“他们仍然有信心,我认为他们将仍然会保持信心,除非疫情一直持续下去,或者有某个中国孩子在美国死于COVID-19。”

就我而言,我正在尝试培养一种信心,相信明年的茶楼点心将在我最喜欢的唐人街餐馆从手推车直接端上桌,而不用我再在路边提走已经凉了的点心。这让美国有将近一年时间走入正轨。我希望我的祖国能做到这一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今年春节,美国与中国的景象落差太大,让人容易对美国制度失去信心,但想要赴美留学的中国年轻人及其父母似乎未改初心。


2021年春节期间武汉街头的人流

 | 杨蓓蓓

OR--商业新媒体

iPhone上有没有一个设置可以屏蔽掉别人从中国发给我的人群庆祝春节的视频?在这些视频中,众人挤满了寺庙、购物中心、市内公园和小吃摊,大家戴着口罩,但除此之外似乎没有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

某位友人发来这样一段视频时,我正驾车行驶在芝加哥唐人街近乎没有人迹的街道上,去拿几个叠成塔状的泡沫塑料非接触式外卖盒;我们家的除夕年夜饭就全靠这些外卖餐品了。

我们庆祝这个节日是因为我的两个孩子是华人,我们曾在上海生活数年。但现在我们居住在芝加哥附近。在这座拥有270万人口的城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死亡人数目前接近5000人——超过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我知道中国的数字不可靠,但不至于相差那么多。)芝加哥最近重新开放室内餐饮服务,但统计数据使我们觉得,对于何时可以安全地与陌生人坐在一个房间里享用晚餐,我们无法相信我们当地领导人的判断力。所以我们只能退而求其次,用外卖的广式茶楼点心权当年夜饭。我们还没到家,这些点心就凉了。

今年春节恰逢另一个纪念日:我居家隔离满11个月了,而我那两个孩子拿着剪刀第七次给我理发。我属于COVID-19高危人群,已有一年没去美发店了。孩子们对于当理发师开始感到无聊,于是给我剃了一个平头。我们都对封锁厌烦至极,而看到中国的友人们围坐在烧烤店或者挤在泡泡茶摊位前,实在无助于改善我们的心情。

除了我应该学会自己包饺子、以便我能在它们还热气腾腾的时候就把它们吃下肚子,“一个春节两般景象”的故事还有什么教训吗?如果芝加哥的COVID-19死亡人数超过全中国,那么这对民主制度、各州的权利、西方个人主义和美国生活方式来说,都算不上一则好广告。如果一种制度无法阻止近50万美国人不必要地死亡,这种制度的价值能比病毒颗粒的重量高出多少?

这不是一个理论上的问题:它可能会影响到很多议题,比如近年来帮助支撑美国高校财务的中国留学生潮,会否因为美国的疫情失控、政治功能失调、反移民政策以及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而消退?

“我们没有看到这些因素影响中国本科生或研究生来美国的兴趣,”总部位于美国的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艾伦•古德曼(Allan Goodman)表示。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人数在10年期间增加一倍多,2019/20学年达到372532人;本学年尚无最终数字。

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国际学生办公室负责人吉特•瓦奈克(Geet Vanaik)表示,美国对新冠疫情的应对是“糟糕的”,但她补充说:“我不认为这一点在打消中国学生想要来美国求学的念头。最大的问题是他们还能来吗?”中国留学生一年来面临各种签证和旅行问题,导致许多人滞留在美国,还有不少人滞留在中国,被迫在线学习。

人在苏州的西北大学一年级新生Hannah Jiang就是其中之一:她一直在网上听课,由于中美之间的时差,有时得在半夜听课。她说,美国的情况“确实让我担心”,“但这不会改变我的计划,因为我从中学时代以来就一直这么计划”。

姓名缩写为“JC”的女子帮助中国孩子们准备在美国读高中。她说,她看到了“需求下降”,一些家庭可能让孩子休学一年,等待美国的疫情缓解。但他们的长期计划没有改变。“有些人甚至将自己的高中年龄的孩子送往第三国隔离两周,然后飞来美国,”她说。“他们仍然有信心,我认为他们将仍然会保持信心,除非疫情一直持续下去,或者有某个中国孩子在美国死于COVID-19。”

就我而言,我正在尝试培养一种信心,相信明年的茶楼点心将在我最喜欢的唐人街餐馆从手推车直接端上桌,而不用我再在路边提走已经凉了的点心。这让美国有将近一年时间走入正轨。我希望我的祖国能做到这一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从“一个春节两般景象”说起

发布日期:2021-02-17 10:16
摘要:今年春节,美国与中国的景象落差太大,让人容易对美国制度失去信心,但想要赴美留学的中国年轻人及其父母似乎未改初心。


2021年春节期间武汉街头的人流

 | 杨蓓蓓

OR--商业新媒体

iPhone上有没有一个设置可以屏蔽掉别人从中国发给我的人群庆祝春节的视频?在这些视频中,众人挤满了寺庙、购物中心、市内公园和小吃摊,大家戴着口罩,但除此之外似乎没有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

某位友人发来这样一段视频时,我正驾车行驶在芝加哥唐人街近乎没有人迹的街道上,去拿几个叠成塔状的泡沫塑料非接触式外卖盒;我们家的除夕年夜饭就全靠这些外卖餐品了。

我们庆祝这个节日是因为我的两个孩子是华人,我们曾在上海生活数年。但现在我们居住在芝加哥附近。在这座拥有270万人口的城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死亡人数目前接近5000人——超过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我知道中国的数字不可靠,但不至于相差那么多。)芝加哥最近重新开放室内餐饮服务,但统计数据使我们觉得,对于何时可以安全地与陌生人坐在一个房间里享用晚餐,我们无法相信我们当地领导人的判断力。所以我们只能退而求其次,用外卖的广式茶楼点心权当年夜饭。我们还没到家,这些点心就凉了。

今年春节恰逢另一个纪念日:我居家隔离满11个月了,而我那两个孩子拿着剪刀第七次给我理发。我属于COVID-19高危人群,已有一年没去美发店了。孩子们对于当理发师开始感到无聊,于是给我剃了一个平头。我们都对封锁厌烦至极,而看到中国的友人们围坐在烧烤店或者挤在泡泡茶摊位前,实在无助于改善我们的心情。

除了我应该学会自己包饺子、以便我能在它们还热气腾腾的时候就把它们吃下肚子,“一个春节两般景象”的故事还有什么教训吗?如果芝加哥的COVID-19死亡人数超过全中国,那么这对民主制度、各州的权利、西方个人主义和美国生活方式来说,都算不上一则好广告。如果一种制度无法阻止近50万美国人不必要地死亡,这种制度的价值能比病毒颗粒的重量高出多少?

这不是一个理论上的问题:它可能会影响到很多议题,比如近年来帮助支撑美国高校财务的中国留学生潮,会否因为美国的疫情失控、政治功能失调、反移民政策以及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而消退?

“我们没有看到这些因素影响中国本科生或研究生来美国的兴趣,”总部位于美国的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艾伦•古德曼(Allan Goodman)表示。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人数在10年期间增加一倍多,2019/20学年达到372532人;本学年尚无最终数字。

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国际学生办公室负责人吉特•瓦奈克(Geet Vanaik)表示,美国对新冠疫情的应对是“糟糕的”,但她补充说:“我不认为这一点在打消中国学生想要来美国求学的念头。最大的问题是他们还能来吗?”中国留学生一年来面临各种签证和旅行问题,导致许多人滞留在美国,还有不少人滞留在中国,被迫在线学习。

人在苏州的西北大学一年级新生Hannah Jiang就是其中之一:她一直在网上听课,由于中美之间的时差,有时得在半夜听课。她说,美国的情况“确实让我担心”,“但这不会改变我的计划,因为我从中学时代以来就一直这么计划”。

姓名缩写为“JC”的女子帮助中国孩子们准备在美国读高中。她说,她看到了“需求下降”,一些家庭可能让孩子休学一年,等待美国的疫情缓解。但他们的长期计划没有改变。“有些人甚至将自己的高中年龄的孩子送往第三国隔离两周,然后飞来美国,”她说。“他们仍然有信心,我认为他们将仍然会保持信心,除非疫情一直持续下去,或者有某个中国孩子在美国死于COVID-19。”

就我而言,我正在尝试培养一种信心,相信明年的茶楼点心将在我最喜欢的唐人街餐馆从手推车直接端上桌,而不用我再在路边提走已经凉了的点心。这让美国有将近一年时间走入正轨。我希望我的祖国能做到这一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今年春节,美国与中国的景象落差太大,让人容易对美国制度失去信心,但想要赴美留学的中国年轻人及其父母似乎未改初心。


2021年春节期间武汉街头的人流

 | 杨蓓蓓

OR--商业新媒体

iPhone上有没有一个设置可以屏蔽掉别人从中国发给我的人群庆祝春节的视频?在这些视频中,众人挤满了寺庙、购物中心、市内公园和小吃摊,大家戴着口罩,但除此之外似乎没有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

某位友人发来这样一段视频时,我正驾车行驶在芝加哥唐人街近乎没有人迹的街道上,去拿几个叠成塔状的泡沫塑料非接触式外卖盒;我们家的除夕年夜饭就全靠这些外卖餐品了。

我们庆祝这个节日是因为我的两个孩子是华人,我们曾在上海生活数年。但现在我们居住在芝加哥附近。在这座拥有270万人口的城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死亡人数目前接近5000人——超过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我知道中国的数字不可靠,但不至于相差那么多。)芝加哥最近重新开放室内餐饮服务,但统计数据使我们觉得,对于何时可以安全地与陌生人坐在一个房间里享用晚餐,我们无法相信我们当地领导人的判断力。所以我们只能退而求其次,用外卖的广式茶楼点心权当年夜饭。我们还没到家,这些点心就凉了。

今年春节恰逢另一个纪念日:我居家隔离满11个月了,而我那两个孩子拿着剪刀第七次给我理发。我属于COVID-19高危人群,已有一年没去美发店了。孩子们对于当理发师开始感到无聊,于是给我剃了一个平头。我们都对封锁厌烦至极,而看到中国的友人们围坐在烧烤店或者挤在泡泡茶摊位前,实在无助于改善我们的心情。

除了我应该学会自己包饺子、以便我能在它们还热气腾腾的时候就把它们吃下肚子,“一个春节两般景象”的故事还有什么教训吗?如果芝加哥的COVID-19死亡人数超过全中国,那么这对民主制度、各州的权利、西方个人主义和美国生活方式来说,都算不上一则好广告。如果一种制度无法阻止近50万美国人不必要地死亡,这种制度的价值能比病毒颗粒的重量高出多少?

这不是一个理论上的问题:它可能会影响到很多议题,比如近年来帮助支撑美国高校财务的中国留学生潮,会否因为美国的疫情失控、政治功能失调、反移民政策以及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而消退?

“我们没有看到这些因素影响中国本科生或研究生来美国的兴趣,”总部位于美国的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艾伦•古德曼(Allan Goodman)表示。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人数在10年期间增加一倍多,2019/20学年达到372532人;本学年尚无最终数字。

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国际学生办公室负责人吉特•瓦奈克(Geet Vanaik)表示,美国对新冠疫情的应对是“糟糕的”,但她补充说:“我不认为这一点在打消中国学生想要来美国求学的念头。最大的问题是他们还能来吗?”中国留学生一年来面临各种签证和旅行问题,导致许多人滞留在美国,还有不少人滞留在中国,被迫在线学习。

人在苏州的西北大学一年级新生Hannah Jiang就是其中之一:她一直在网上听课,由于中美之间的时差,有时得在半夜听课。她说,美国的情况“确实让我担心”,“但这不会改变我的计划,因为我从中学时代以来就一直这么计划”。

姓名缩写为“JC”的女子帮助中国孩子们准备在美国读高中。她说,她看到了“需求下降”,一些家庭可能让孩子休学一年,等待美国的疫情缓解。但他们的长期计划没有改变。“有些人甚至将自己的高中年龄的孩子送往第三国隔离两周,然后飞来美国,”她说。“他们仍然有信心,我认为他们将仍然会保持信心,除非疫情一直持续下去,或者有某个中国孩子在美国死于COVID-19。”

就我而言,我正在尝试培养一种信心,相信明年的茶楼点心将在我最喜欢的唐人街餐馆从手推车直接端上桌,而不用我再在路边提走已经凉了的点心。这让美国有将近一年时间走入正轨。我希望我的祖国能做到这一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