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越来越多业内大佬警告说,他们将无法获得足够的芯片来制造产品;包括芯片组和显示屏在内的智能手机关键部件的价格最高上涨了15%。


OR--商业新媒体

麻烦的苗头乍现于2020年之春。当时一场吊诡的大流行病给全球造成了初步冲击,先是压抑了需求,然后在经济重新站稳脚跟时,猛烈推动了互联网和移动计算行业。几个月时间内发生这样的转变,为可能是多年来最严重的半导体短缺埋下了祸根,而半导体是智能手机、汽车和电视等各种产品的核心部件。

据彭博新闻社2021年2月8日报道,在疫情爆发初期大幅收缩的汽车和电子产品制造商现在急于增加订单但遭到了回绝,因为芯片制造商忙于为苹果公司等智能手机巨头提供最大限度的供应。世界最大移动芯片出品商高通的掌门人Cristiano Amon本周发出“全面”短缺预警,原因是该行业依赖亚洲屈指可数的几家公司。

最近几周已有越来越多业内大佬警告说,他们将无法获得足够的芯片来制造产品。汽车制造商的芯片短缺似乎最为严重,并已促使美国和德国政府伸出援手。通用汽车在2021年2月被迫暂停三家北美工厂的生产,福特汽车正准备迎接短期产量下降20%。但是,最近有更多行业遭遇了短缺问题,凸显了Covid-19和iPhone 12等支持5G的新一批智能手机热销是怎样加剧困扰着整个消费电子行业的产能不足问题的。芯片短缺料将让单是汽车制造商的销售额就减少610亿美元,而对规模更大的电子行业的冲击可能要大得多,尽管这在早期很难量化。

作为高通主要客户的苹果公司最近表示,由于缺少组件,一些新款高端iPhone的销售受到了影响。欧洲的恩智浦半导体和英飞凌都表示,供应吃紧不再局限于汽车行业;这两家公司接近供应链顶部的地位使得它们可以纵览全球芯片流动状况。而且索尼上周三也表示,由于生产瓶颈,它在2021年可能无法充分满足对其新游戏机的需求。

“病毒大流行、工厂的社交疏远措施以及来自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和电动汽车的激烈竞争,正在导致智能手机组件供应陷入多年来最困难处境之一。”Strategy Analytics的分析师Neil Mawston称。他估计,在过去三到六个月中,包括芯片组和显示屏在内的智能手机关键部件的价格最高上涨了15%。

在2020年春季,个人电脑(PC)制造商属于最早发出短缺预警的那批,而联想集团在2021年2月3日呼应了这一警告。处于这一供应危机中心的是台湾地区及当地最大公司台积电——全球科技和汽车巨头的首选芯片制造商。在过去几年中,该公司花费了数十亿美元来确保自己始终处在半导体生产技术的最前沿,这一巨大的投入既让该公司得到了回报,也让它陷入了全球地缘政治争斗之中。

高通和康宁此前随拜登政府官员一起,与台湾官员和台积电等台湾地区顶级行业代表讨论了即将到来的风暴。台湾地区经济部长王美花告诉记者,双方反复强调了大家是相互依存的。美国几名高级官员和代表美国大型芯片制造商的半导体行业协会(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出席会议,凸显了形势的紧迫性。

当前的危机源于2020年叠加的几个因素。与全球大多数芯片设计商一样,高通把生产外包给了亚洲公司,其中最主要的是台积电和三星电子。这两家公司正日益成为生产最先进半导体的唯二选择。但是它们的产能需要与客户一道花费数年时间来规划、花费数十亿美元来建设,而Covid过后的5G手机和互联网的繁荣也让它们的客户措手不及。

行业高管还将问题归咎于过度囤积行为,囤货活动始于2020年夏季,主要智能手机和网络设备制造商华为开始囤积零部件,以确保自己可以渡过美国制裁大劫。在华为的带领下,2020年中国各类芯片进口额增至近3800亿美元,几乎占到全部进口的五分之一。

包括苹果在内的竞争对手担心自己的库存,也效仿了这种做法。同时,“居家”时代刺激了家用电器的销售,从价格最昂贵的电视机到价格最低的空气净化器,所有这些产品现在都配备了智能的定制芯片。台积电高管在该公司最近两次业绩电话会议中表示,客户为了避免不确定性而一直在增加比平常更多的库存,他们认为这种做法会持续一段时间。

Drop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产品官Will Bright说:“现在,一场芯片储备军备竞赛正在进行中。”Drop在耳机和键盘中使用定制芯片。撰文/Debby Wu、Vlad Savov、Takashi Mochizuki 

总之 在华为的带领下,2020年中国各类芯片进口额增至近3800亿美元,几乎占到全部进口的五分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全球手机、游戏机、汽车等行业集体缺芯

发布日期:2021-02-09 19:46
摘要:越来越多业内大佬警告说,他们将无法获得足够的芯片来制造产品;包括芯片组和显示屏在内的智能手机关键部件的价格最高上涨了15%。


OR--商业新媒体

麻烦的苗头乍现于2020年之春。当时一场吊诡的大流行病给全球造成了初步冲击,先是压抑了需求,然后在经济重新站稳脚跟时,猛烈推动了互联网和移动计算行业。几个月时间内发生这样的转变,为可能是多年来最严重的半导体短缺埋下了祸根,而半导体是智能手机、汽车和电视等各种产品的核心部件。

据彭博新闻社2021年2月8日报道,在疫情爆发初期大幅收缩的汽车和电子产品制造商现在急于增加订单但遭到了回绝,因为芯片制造商忙于为苹果公司等智能手机巨头提供最大限度的供应。世界最大移动芯片出品商高通的掌门人Cristiano Amon本周发出“全面”短缺预警,原因是该行业依赖亚洲屈指可数的几家公司。

最近几周已有越来越多业内大佬警告说,他们将无法获得足够的芯片来制造产品。汽车制造商的芯片短缺似乎最为严重,并已促使美国和德国政府伸出援手。通用汽车在2021年2月被迫暂停三家北美工厂的生产,福特汽车正准备迎接短期产量下降20%。但是,最近有更多行业遭遇了短缺问题,凸显了Covid-19和iPhone 12等支持5G的新一批智能手机热销是怎样加剧困扰着整个消费电子行业的产能不足问题的。芯片短缺料将让单是汽车制造商的销售额就减少610亿美元,而对规模更大的电子行业的冲击可能要大得多,尽管这在早期很难量化。

作为高通主要客户的苹果公司最近表示,由于缺少组件,一些新款高端iPhone的销售受到了影响。欧洲的恩智浦半导体和英飞凌都表示,供应吃紧不再局限于汽车行业;这两家公司接近供应链顶部的地位使得它们可以纵览全球芯片流动状况。而且索尼上周三也表示,由于生产瓶颈,它在2021年可能无法充分满足对其新游戏机的需求。

“病毒大流行、工厂的社交疏远措施以及来自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和电动汽车的激烈竞争,正在导致智能手机组件供应陷入多年来最困难处境之一。”Strategy Analytics的分析师Neil Mawston称。他估计,在过去三到六个月中,包括芯片组和显示屏在内的智能手机关键部件的价格最高上涨了15%。

在2020年春季,个人电脑(PC)制造商属于最早发出短缺预警的那批,而联想集团在2021年2月3日呼应了这一警告。处于这一供应危机中心的是台湾地区及当地最大公司台积电——全球科技和汽车巨头的首选芯片制造商。在过去几年中,该公司花费了数十亿美元来确保自己始终处在半导体生产技术的最前沿,这一巨大的投入既让该公司得到了回报,也让它陷入了全球地缘政治争斗之中。

高通和康宁此前随拜登政府官员一起,与台湾官员和台积电等台湾地区顶级行业代表讨论了即将到来的风暴。台湾地区经济部长王美花告诉记者,双方反复强调了大家是相互依存的。美国几名高级官员和代表美国大型芯片制造商的半导体行业协会(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出席会议,凸显了形势的紧迫性。

当前的危机源于2020年叠加的几个因素。与全球大多数芯片设计商一样,高通把生产外包给了亚洲公司,其中最主要的是台积电和三星电子。这两家公司正日益成为生产最先进半导体的唯二选择。但是它们的产能需要与客户一道花费数年时间来规划、花费数十亿美元来建设,而Covid过后的5G手机和互联网的繁荣也让它们的客户措手不及。

行业高管还将问题归咎于过度囤积行为,囤货活动始于2020年夏季,主要智能手机和网络设备制造商华为开始囤积零部件,以确保自己可以渡过美国制裁大劫。在华为的带领下,2020年中国各类芯片进口额增至近3800亿美元,几乎占到全部进口的五分之一。

包括苹果在内的竞争对手担心自己的库存,也效仿了这种做法。同时,“居家”时代刺激了家用电器的销售,从价格最昂贵的电视机到价格最低的空气净化器,所有这些产品现在都配备了智能的定制芯片。台积电高管在该公司最近两次业绩电话会议中表示,客户为了避免不确定性而一直在增加比平常更多的库存,他们认为这种做法会持续一段时间。

Drop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产品官Will Bright说:“现在,一场芯片储备军备竞赛正在进行中。”Drop在耳机和键盘中使用定制芯片。撰文/Debby Wu、Vlad Savov、Takashi Mochizuki 

总之 在华为的带领下,2020年中国各类芯片进口额增至近3800亿美元,几乎占到全部进口的五分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越来越多业内大佬警告说,他们将无法获得足够的芯片来制造产品;包括芯片组和显示屏在内的智能手机关键部件的价格最高上涨了15%。


OR--商业新媒体

麻烦的苗头乍现于2020年之春。当时一场吊诡的大流行病给全球造成了初步冲击,先是压抑了需求,然后在经济重新站稳脚跟时,猛烈推动了互联网和移动计算行业。几个月时间内发生这样的转变,为可能是多年来最严重的半导体短缺埋下了祸根,而半导体是智能手机、汽车和电视等各种产品的核心部件。

据彭博新闻社2021年2月8日报道,在疫情爆发初期大幅收缩的汽车和电子产品制造商现在急于增加订单但遭到了回绝,因为芯片制造商忙于为苹果公司等智能手机巨头提供最大限度的供应。世界最大移动芯片出品商高通的掌门人Cristiano Amon本周发出“全面”短缺预警,原因是该行业依赖亚洲屈指可数的几家公司。

最近几周已有越来越多业内大佬警告说,他们将无法获得足够的芯片来制造产品。汽车制造商的芯片短缺似乎最为严重,并已促使美国和德国政府伸出援手。通用汽车在2021年2月被迫暂停三家北美工厂的生产,福特汽车正准备迎接短期产量下降20%。但是,最近有更多行业遭遇了短缺问题,凸显了Covid-19和iPhone 12等支持5G的新一批智能手机热销是怎样加剧困扰着整个消费电子行业的产能不足问题的。芯片短缺料将让单是汽车制造商的销售额就减少610亿美元,而对规模更大的电子行业的冲击可能要大得多,尽管这在早期很难量化。

作为高通主要客户的苹果公司最近表示,由于缺少组件,一些新款高端iPhone的销售受到了影响。欧洲的恩智浦半导体和英飞凌都表示,供应吃紧不再局限于汽车行业;这两家公司接近供应链顶部的地位使得它们可以纵览全球芯片流动状况。而且索尼上周三也表示,由于生产瓶颈,它在2021年可能无法充分满足对其新游戏机的需求。

“病毒大流行、工厂的社交疏远措施以及来自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和电动汽车的激烈竞争,正在导致智能手机组件供应陷入多年来最困难处境之一。”Strategy Analytics的分析师Neil Mawston称。他估计,在过去三到六个月中,包括芯片组和显示屏在内的智能手机关键部件的价格最高上涨了15%。

在2020年春季,个人电脑(PC)制造商属于最早发出短缺预警的那批,而联想集团在2021年2月3日呼应了这一警告。处于这一供应危机中心的是台湾地区及当地最大公司台积电——全球科技和汽车巨头的首选芯片制造商。在过去几年中,该公司花费了数十亿美元来确保自己始终处在半导体生产技术的最前沿,这一巨大的投入既让该公司得到了回报,也让它陷入了全球地缘政治争斗之中。

高通和康宁此前随拜登政府官员一起,与台湾官员和台积电等台湾地区顶级行业代表讨论了即将到来的风暴。台湾地区经济部长王美花告诉记者,双方反复强调了大家是相互依存的。美国几名高级官员和代表美国大型芯片制造商的半导体行业协会(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出席会议,凸显了形势的紧迫性。

当前的危机源于2020年叠加的几个因素。与全球大多数芯片设计商一样,高通把生产外包给了亚洲公司,其中最主要的是台积电和三星电子。这两家公司正日益成为生产最先进半导体的唯二选择。但是它们的产能需要与客户一道花费数年时间来规划、花费数十亿美元来建设,而Covid过后的5G手机和互联网的繁荣也让它们的客户措手不及。

行业高管还将问题归咎于过度囤积行为,囤货活动始于2020年夏季,主要智能手机和网络设备制造商华为开始囤积零部件,以确保自己可以渡过美国制裁大劫。在华为的带领下,2020年中国各类芯片进口额增至近3800亿美元,几乎占到全部进口的五分之一。

包括苹果在内的竞争对手担心自己的库存,也效仿了这种做法。同时,“居家”时代刺激了家用电器的销售,从价格最昂贵的电视机到价格最低的空气净化器,所有这些产品现在都配备了智能的定制芯片。台积电高管在该公司最近两次业绩电话会议中表示,客户为了避免不确定性而一直在增加比平常更多的库存,他们认为这种做法会持续一段时间。

Drop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产品官Will Bright说:“现在,一场芯片储备军备竞赛正在进行中。”Drop在耳机和键盘中使用定制芯片。撰文/Debby Wu、Vlad Savov、Takashi Mochizuki 

总之 在华为的带领下,2020年中国各类芯片进口额增至近3800亿美元,几乎占到全部进口的五分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全球手机、游戏机、汽车等行业集体缺芯

发布日期:2021-02-09 19:46
摘要:越来越多业内大佬警告说,他们将无法获得足够的芯片来制造产品;包括芯片组和显示屏在内的智能手机关键部件的价格最高上涨了15%。


OR--商业新媒体

麻烦的苗头乍现于2020年之春。当时一场吊诡的大流行病给全球造成了初步冲击,先是压抑了需求,然后在经济重新站稳脚跟时,猛烈推动了互联网和移动计算行业。几个月时间内发生这样的转变,为可能是多年来最严重的半导体短缺埋下了祸根,而半导体是智能手机、汽车和电视等各种产品的核心部件。

据彭博新闻社2021年2月8日报道,在疫情爆发初期大幅收缩的汽车和电子产品制造商现在急于增加订单但遭到了回绝,因为芯片制造商忙于为苹果公司等智能手机巨头提供最大限度的供应。世界最大移动芯片出品商高通的掌门人Cristiano Amon本周发出“全面”短缺预警,原因是该行业依赖亚洲屈指可数的几家公司。

最近几周已有越来越多业内大佬警告说,他们将无法获得足够的芯片来制造产品。汽车制造商的芯片短缺似乎最为严重,并已促使美国和德国政府伸出援手。通用汽车在2021年2月被迫暂停三家北美工厂的生产,福特汽车正准备迎接短期产量下降20%。但是,最近有更多行业遭遇了短缺问题,凸显了Covid-19和iPhone 12等支持5G的新一批智能手机热销是怎样加剧困扰着整个消费电子行业的产能不足问题的。芯片短缺料将让单是汽车制造商的销售额就减少610亿美元,而对规模更大的电子行业的冲击可能要大得多,尽管这在早期很难量化。

作为高通主要客户的苹果公司最近表示,由于缺少组件,一些新款高端iPhone的销售受到了影响。欧洲的恩智浦半导体和英飞凌都表示,供应吃紧不再局限于汽车行业;这两家公司接近供应链顶部的地位使得它们可以纵览全球芯片流动状况。而且索尼上周三也表示,由于生产瓶颈,它在2021年可能无法充分满足对其新游戏机的需求。

“病毒大流行、工厂的社交疏远措施以及来自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和电动汽车的激烈竞争,正在导致智能手机组件供应陷入多年来最困难处境之一。”Strategy Analytics的分析师Neil Mawston称。他估计,在过去三到六个月中,包括芯片组和显示屏在内的智能手机关键部件的价格最高上涨了15%。

在2020年春季,个人电脑(PC)制造商属于最早发出短缺预警的那批,而联想集团在2021年2月3日呼应了这一警告。处于这一供应危机中心的是台湾地区及当地最大公司台积电——全球科技和汽车巨头的首选芯片制造商。在过去几年中,该公司花费了数十亿美元来确保自己始终处在半导体生产技术的最前沿,这一巨大的投入既让该公司得到了回报,也让它陷入了全球地缘政治争斗之中。

高通和康宁此前随拜登政府官员一起,与台湾官员和台积电等台湾地区顶级行业代表讨论了即将到来的风暴。台湾地区经济部长王美花告诉记者,双方反复强调了大家是相互依存的。美国几名高级官员和代表美国大型芯片制造商的半导体行业协会(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出席会议,凸显了形势的紧迫性。

当前的危机源于2020年叠加的几个因素。与全球大多数芯片设计商一样,高通把生产外包给了亚洲公司,其中最主要的是台积电和三星电子。这两家公司正日益成为生产最先进半导体的唯二选择。但是它们的产能需要与客户一道花费数年时间来规划、花费数十亿美元来建设,而Covid过后的5G手机和互联网的繁荣也让它们的客户措手不及。

行业高管还将问题归咎于过度囤积行为,囤货活动始于2020年夏季,主要智能手机和网络设备制造商华为开始囤积零部件,以确保自己可以渡过美国制裁大劫。在华为的带领下,2020年中国各类芯片进口额增至近3800亿美元,几乎占到全部进口的五分之一。

包括苹果在内的竞争对手担心自己的库存,也效仿了这种做法。同时,“居家”时代刺激了家用电器的销售,从价格最昂贵的电视机到价格最低的空气净化器,所有这些产品现在都配备了智能的定制芯片。台积电高管在该公司最近两次业绩电话会议中表示,客户为了避免不确定性而一直在增加比平常更多的库存,他们认为这种做法会持续一段时间。

Drop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产品官Will Bright说:“现在,一场芯片储备军备竞赛正在进行中。”Drop在耳机和键盘中使用定制芯片。撰文/Debby Wu、Vlad Savov、Takashi Mochizuki 

总之 在华为的带领下,2020年中国各类芯片进口额增至近3800亿美元,几乎占到全部进口的五分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越来越多业内大佬警告说,他们将无法获得足够的芯片来制造产品;包括芯片组和显示屏在内的智能手机关键部件的价格最高上涨了15%。


OR--商业新媒体

麻烦的苗头乍现于2020年之春。当时一场吊诡的大流行病给全球造成了初步冲击,先是压抑了需求,然后在经济重新站稳脚跟时,猛烈推动了互联网和移动计算行业。几个月时间内发生这样的转变,为可能是多年来最严重的半导体短缺埋下了祸根,而半导体是智能手机、汽车和电视等各种产品的核心部件。

据彭博新闻社2021年2月8日报道,在疫情爆发初期大幅收缩的汽车和电子产品制造商现在急于增加订单但遭到了回绝,因为芯片制造商忙于为苹果公司等智能手机巨头提供最大限度的供应。世界最大移动芯片出品商高通的掌门人Cristiano Amon本周发出“全面”短缺预警,原因是该行业依赖亚洲屈指可数的几家公司。

最近几周已有越来越多业内大佬警告说,他们将无法获得足够的芯片来制造产品。汽车制造商的芯片短缺似乎最为严重,并已促使美国和德国政府伸出援手。通用汽车在2021年2月被迫暂停三家北美工厂的生产,福特汽车正准备迎接短期产量下降20%。但是,最近有更多行业遭遇了短缺问题,凸显了Covid-19和iPhone 12等支持5G的新一批智能手机热销是怎样加剧困扰着整个消费电子行业的产能不足问题的。芯片短缺料将让单是汽车制造商的销售额就减少610亿美元,而对规模更大的电子行业的冲击可能要大得多,尽管这在早期很难量化。

作为高通主要客户的苹果公司最近表示,由于缺少组件,一些新款高端iPhone的销售受到了影响。欧洲的恩智浦半导体和英飞凌都表示,供应吃紧不再局限于汽车行业;这两家公司接近供应链顶部的地位使得它们可以纵览全球芯片流动状况。而且索尼上周三也表示,由于生产瓶颈,它在2021年可能无法充分满足对其新游戏机的需求。

“病毒大流行、工厂的社交疏远措施以及来自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和电动汽车的激烈竞争,正在导致智能手机组件供应陷入多年来最困难处境之一。”Strategy Analytics的分析师Neil Mawston称。他估计,在过去三到六个月中,包括芯片组和显示屏在内的智能手机关键部件的价格最高上涨了15%。

在2020年春季,个人电脑(PC)制造商属于最早发出短缺预警的那批,而联想集团在2021年2月3日呼应了这一警告。处于这一供应危机中心的是台湾地区及当地最大公司台积电——全球科技和汽车巨头的首选芯片制造商。在过去几年中,该公司花费了数十亿美元来确保自己始终处在半导体生产技术的最前沿,这一巨大的投入既让该公司得到了回报,也让它陷入了全球地缘政治争斗之中。

高通和康宁此前随拜登政府官员一起,与台湾官员和台积电等台湾地区顶级行业代表讨论了即将到来的风暴。台湾地区经济部长王美花告诉记者,双方反复强调了大家是相互依存的。美国几名高级官员和代表美国大型芯片制造商的半导体行业协会(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出席会议,凸显了形势的紧迫性。

当前的危机源于2020年叠加的几个因素。与全球大多数芯片设计商一样,高通把生产外包给了亚洲公司,其中最主要的是台积电和三星电子。这两家公司正日益成为生产最先进半导体的唯二选择。但是它们的产能需要与客户一道花费数年时间来规划、花费数十亿美元来建设,而Covid过后的5G手机和互联网的繁荣也让它们的客户措手不及。

行业高管还将问题归咎于过度囤积行为,囤货活动始于2020年夏季,主要智能手机和网络设备制造商华为开始囤积零部件,以确保自己可以渡过美国制裁大劫。在华为的带领下,2020年中国各类芯片进口额增至近3800亿美元,几乎占到全部进口的五分之一。

包括苹果在内的竞争对手担心自己的库存,也效仿了这种做法。同时,“居家”时代刺激了家用电器的销售,从价格最昂贵的电视机到价格最低的空气净化器,所有这些产品现在都配备了智能的定制芯片。台积电高管在该公司最近两次业绩电话会议中表示,客户为了避免不确定性而一直在增加比平常更多的库存,他们认为这种做法会持续一段时间。

Drop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产品官Will Bright说:“现在,一场芯片储备军备竞赛正在进行中。”Drop在耳机和键盘中使用定制芯片。撰文/Debby Wu、Vlad Savov、Takashi Mochizuki 

总之 在华为的带领下,2020年中国各类芯片进口额增至近3800亿美元,几乎占到全部进口的五分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